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梵高的画布——小城阿尔勒

22
Mo_Ami (上海) LV.9
2016-11-02 14:28 198/3
  • 出发时间/2016-05-01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0RMB

关于阿尔勒,也关于梵高

“在我们心里或许有一把旺火,可是谁也没有拿它来让自己暖和一下,从旁边经过的人只看见烟筒里冒出的一缕青烟,不去理会……人们必须守护那把内心的火,要稳着点,耐心地等待着,有谁走来,挨近它坐下——大概会停下来吧?”

在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文森特·梵高如是说。
 
1888年2月,35岁的梵高从巴黎南下,经过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勒(Arles),被这里的阳光、空气、色彩所吸引,在阿尔勒定居,并在拉马丁广场租下“黄房子”欲组建自己的画室,甚至还邀请了好友高更来与他同住,最终因性格原因两人决裂,梵高割下自己的左耳垂,高更回到巴黎后拒不再见梵高。梵高在阿尔勒停留了十五个月,就他短暂的一生来说,这是一段不短的日子,并且在这里,绘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部分画作,多达300幅。可以说,阿尔勒见证了梵高名副其实的“黄金时代”。

普罗旺斯首府艾克斯搭乘西行的火车,经由马赛转车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阿尔勒,这里是法国东南部缔属于普罗旺斯大区罗纳河口省的历史艺术名城,早在公元前46年,古罗马帝国凯撒大帝统治下的阿尔勒成为退伍军人定居城市,建于同时期的古罗马露天剧场和古罗马圆形竞技场证明了当时这里的繁荣已远超周边其他城镇,散布于城市间的古罗马遗址无声地袒露着这里由古老向中世纪文明过度的痕迹。

从小小的阿尔勒火车站出发,步行经过残破的千年廊柱、漫步于古老的罗讷河畔,一幅古罗马时期的画卷在你眼前展开——位于城市中心的古罗马圆形竞技场(Amphitheatre),建于公元前一世纪,可容纳两万人,当年这里作为恐怖的人兽竞技场,曾见证古罗马帝国的兴衰。沿着锈迹斑斑的铁制扶手爬上二层,背靠古老的罗讷河,至今仍旧延续着古老传统的古竞技场,于每年九月开展的斗牛活动依旧吸引着大批现代观众。我们达到竞技场时,正赶上当地学生在上体育课,能想象吗?在两千年历史的古竞技场上体育课,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但老城就是老城,既有着老城的坚持,也有着老城的随意。

同样始建于公元前一世纪的古剧场(Arena)是阿尔勒的另一著名地标,千年不倒的廊柱和疮痍满目的石阶标志着它们伫立在此的时光,坐在这些石阶上,眼中浮现出古罗马的奴隶们,是如何在不借助任何机械工具的情况下,一块块垒起这壮观的台阶,又将多少人的鲜血和尸体踩在脚下,才铸成了这眼前的壮丽。剧场建成于公前12年,那是新世纪即将到来的时刻,这里曾是何等的人潮汹涌,而如今空无一人的剧场舞台,仿佛还在上演着那世纪末的剧情。

圆形竞技场外面是当地人的集市,卖纪念品的小店门前支起桌布、瓷器的摊子,颜色都是南法的明黄,像极了梵高笔下的向日葵,阿尔勒的向日葵之所有特别有名,也是拜梵高那些全世界最贵的《向日葵》所赐。荷兰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和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曾在2014年合力展出两幅梵高的《向日葵》,据称两幅画作的拍卖价格均在一亿英镑左右,不知若梵高在世,将会作何感想。毕竟他在有生之年只低价卖出过一张画(《红色的葡萄园》),而且终其一生穷困潦倒。

来到阿尔勒的梵高,开启了他生命最旺盛的创作周期,既好像是为了重生的凤凰涅槃,也仿佛是到了弥留的天鹅之歌,他晓得自己时日无多,开始拼命的创作。从那时起,阿尔勒的麦田里、空地上、吊桥旁、农舍间,到处可见夹着画板的红发如火焰在燃烧的梵高,在这里,也同时燃烧着他炽烈的生命。人们反应他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也不讨人厌,是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家伙,他知道自己生命的重量和维度,经不起那些生活的琐碎。他没有钱,也没有朋友,于是他将自己全部的热情投身于那乡村、野地、星空,观察着他眼中与众不同的大自然,并将那些自然元素投射在他色彩失衡的明艳画板上。

来到阿尔勒的梵高,开启了他生命最旺盛的创作周期,既好像是为了重生的凤凰涅槃,也仿佛是到了弥留的天鹅之歌,他晓得自己时日无多,开始拼命的创作。从那时起,阿尔勒的麦田里、空地上、吊桥旁、农舍间,到处可见夹着画板的红发如火焰在燃烧的梵高,在这里,也同时燃烧着他炽烈的生命。人们反应他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也不讨人厌,是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家伙,他知道自己生命的重量和维度,经不起那些生活的琐碎。他没有钱,也没有朋友,于是他将自己全部的热情投身于那乡村、野地、星空,观察着他眼中与众不同的大自然,并将那些自然元素投射在他色彩失衡的明艳画板上。

《亚尔疗养所的庭院》创作于1889年4月,是梵高割掉耳朵以逃避疗养院后住进的医院,位于阿尔勒城南,从医院的二楼俯瞰下去,同样的角度,同样的庭院,同样的大树,院子里依旧种着艳丽的鸢尾,和当年没有什么不同。这里现在是梵高中心(Espace Van Gogh),一楼有卖梵高纪念品的商店,二楼有上课的教室。梵高医院曾经在二战时被毁,现在的样子是根据梵高画作重现的。

1888年定居在阿尔勒的梵高走进了位于Forum广场的兰卡散尔咖啡馆。明黄色的咖啡馆外墙给了梵高无限的创作灵感,远处夜晚的星空和周围暗淡的街景突出了咖啡馆的明亮灯光,于是他画下了这幅给人极强视觉冲击力的《夜晚的露天咖啡座》,“一家咖啡馆的外景,有被蓝色夜空中的一盏大煤气灯照亮的一个阳台,与一角闪耀着星星的蓝天;夜间要比白天更加有生气,颜色更加丰富。”当年的咖啡馆已不复存在,重建后的咖啡馆外墙依旧保持着梵高画上的明黄,连遮阳篷也是按照画上的样子复原的,并改名叫“梵高咖啡馆”,唯恐每一个路过的人不知道它的来历,不过我更愿意相信这样做是担心哪天又回到此地的梵高认不出它的模样,虽然这里的菜色真的乏善可陈。

阿尔勒的吊桥》是梵高在同一年路过罗讷河上的一座吊桥时的所见,这里距离城中心有3公里的距离,因而我们来不及驱车前往。原桥在二战中被毁,现今在别处重建的吊桥依旧呈现被拉起的姿态,同画作中一致,并不再作为渡河使用。

"那是在蓝色天空下,一辆小马车正通过的一座吊桥,和天空同色的河水、绿草,橘色的河堤,还有一群穿着各色衣服的浣衣妇女。"——梵高对此画的评价

这座因梵高的到来而声名鹊起的小镇似乎处处都留下梵高生活过的影子,尽管他当年的到来或者离开都是那么不引人注目,不能说今日的阿尔勒欠梵高一个人情,毕竟这里曾给了他无限的灵感。梵高在37岁的人生中曾数度更换居住地,并在每个让他感到舒服的城市里小住,绘出大量的画作。在他有限的生命里,他经历的这些城市却几乎没有一个人记住他的名字,他被当地人视为怪人、疯子;然而,仅在他去世十几年后,本该被人遗忘的一片死寂的梵高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观,那些他住过的城市、走过的街道、睡过的房间、用过的画板,都争相为自己曾经是梵高生命的一部分而陷入无尽的狂喜……虽然在梵高的一生中,他从未有机会成为这些城市的真正主角。

自画像上的梵高不说话,只留给我们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那是割了耳朵的梵高,在麦田里开枪打了自己的梵高,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梵高,一个人走向命运深处的梵高。代替他说话的,是那些占据了全世界美术馆最好位置的梵高的画,那是梵高的证明,不被人理解的热烈,以及他始终信仰的希望。

关于音乐

特别感谢:莫扎特交响曲No.40
 1st Movement

本篇游记共含2868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2016-11-02 16:26

引用 kona_gao 发表于 2016-11-02 16:26:56 的回复: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回复kona_gao:嗯嗯,我也是这样

2016-11-02 17: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11-07 11: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