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三月 中國雲南行旅之 墨江

5651
chen05266 (台中) LV.38
2016-11-02 15:39 7639/795
  • 出发时间/2016-03-2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400RMB

2016三月 中國雲南行旅之 墨江

20160320墨江 (聯珠鎮) 文廟

墨江位於昆明普洱之間,離前者約270公里。會在那裏停留,並不是為了資料上介紹的兩個旅遊主因,其一是北回歸線經過之地,另一則是雙胞胎之城。對我而言,這兩個理由都不如"中國唯一的哈尼族自治縣”這個人文因素吸引我,畢竟,哈尼族的老祖宗是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氏羌人呀。
由於我們希望離開碧溪之前還能到另一個村莊逛逛,所以一早就又順著小學後頭的山路上爬,我們發現到與昨天不同方向的小山路,可以走到另一個村莊,繞著村後上頭的茶園邊,竟然可以遠眺整個碧溪古鎮的全貌,這也算是美好的意外收穫了。

臨行前,特地去找了音樂老師及八角樓下雜貨店裡的大哥告別,老師和大哥一邊握著我們的手說著再見,一邊硬是往我們懷裡塞自家的茶;望著這兩個只認識兩天卻已離情依依的朋友,我想著,碧溪古鎮古老精緻的八角樓雖樸質溫婉令人難忘,但世代居住這裡的人們散發出來的真摯情感,才是溫暖刻鏤人心的火種。
搭公車回到聯珠鎮已近中午,我們一下車就發現到老車站旁的街道與之前不同,這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攤販,我們兩個驚喜的互望,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趕集嗎?和玉兩雙眼睛緊緊黏在街道兩旁遮陽傘下的流動攤販和來回穿梭詢價的忙碌人影,我們招了輛計程車直奔雙胞酒店,放好行李就又馬上出門,搭車時發現我們的酒店離老車站不遠,路也不複雜,基本就都是在回歸大道上,所以直接步行了過去。
走進趕集區,發現趕集時間只到中午,大部分逛街採購的人潮已散去,只剩下三三兩兩像我們這種純逛街看熱鬧的遊客和一些撿便宜的家庭主婦,有些攤販甚至也開始做起最後的清潔收拾工作。雖然如此,我們還是饒有興致的盯著那些玲瑯滿目的貨品,一堆堆號稱自家採的各種山產、蜂蜜,看的我們不用吃就已亢奮升天了。我們在一輛小餐車上買了幾個現做現賣色澤鮮艷的蒸粑粑,忙碌的老闆娘性子很好的一一說明著,粉黃色是玉米粉、紫色是紫米粉、黃褐色的則是蕎麥,後來證明真是便宜好吃又健康,給他們好幾個讚。

墨江文廟是我們認為唯二能證明聯珠鎮這塊山城還有些歷史文化的地方(另一個是他郎清真寺),由於不是位於大路邊,所以必需招呼好幾次當地人之後才找到,最後一次問當地人的位置就在文廟的圍牆外,老先生指著圍牆好笑的告訴我們,就在這裡,害我們也不小心笑了出來,哈。
文廟佔地不大,不過光在門口看他那幾個台階上拔地而起的山門,精巧之餘氣勢亦屬非凡。裡面各座建築在逐漸陡升而起的山坡地上巧妙安排的恰到好處,沒有過多的炫耀,有的只是真誠呈現了古人對孔老夫子的無比敬意。

古樸的過廊、已見褪色的紫氣屋簷、鑽天遮蔭的古樹,這裡是少數幾個一進門就能感覺到迎面撲來寧靜氣息的文廟之一,再加上沒有收費,這邊的人都將文廟的某個角落當作自己或朋友之間的秘密花園。幾個蹲在泮池邊牆角下的小男孩,正在為上演西遊記的一幕小聲分配著角色,拾階而上,經蒙館下方的樹叢旁,幾個抽著菸的中年男子則忙著拿自己家的畫眉鳥相互鼓弄著,試著鬥鳥,不過顯然他們家的畫眉只想臨窗休憩,根本不甩主人們的命令。再往上走則發現好幾個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團團坐在過廊下的桌椅上,興致勃勃的抽著撲克牌,一切在寧靜中顯得生氣勃勃;最頂端大成殿的木門上了鎖,我們在心底向孔老夫子致了意,隨後又緩緩散步在這個喧鬧市區中難得的清靜之地。
文廟大成殿最前方階梯上,有一個石獅守門的雕刻群,大小石獅裂開嘴笑呵呵的憨厚模樣,很是逗人喜歡,石獅家族姿態各異,從鬃毛、牙齒,甚至背上的脊梁骨,都以不同的花紋和形象生動的呈現,讓人駐足甚久,不覺莞爾。

在酒店附近的小吃店簡單吃過晚餐後,我們沿著回歸大道欣賞著城市的夜景。太陽廣場上有許多應該也是飯後遛食的人們,一群群擺動雙手跳舞的男男女女,正專注地搖動著身體,手腳並用踩著音點的專注模樣,很是活力十足,三三兩兩的小撮小撮人們,溫馨地一起玩耍嘻笑著,看的出來經濟條件應該是進步許多,很多人都有足夠的心思和體力來為平淡的生活加味了,而看到這樣物質條件的進步所帶來在精神生活的提升,心裡不知為何,突然很為他們感到快樂;或許是打心裡認為,人,就該這樣活著,無論白天步調如何匆忙、工作如何繁重,在太陽落下夜幕升起那一刻,都要設法為自己打造一個心靈和肉體都得以休憩的小角落。

0321哈尼勐簸村、他郎清真寺

墨江縣城真的不大,如果只將眼神定駐在幾條主街圍成的市區。所以,我們今天決定想辦法擴展眼裡墨江的幅員。因此,便宜好用的公交車再度成為我們的最愛。
和玉背著兩個隨身包,簡單的早餐後就順著龍泉路走到哈尼大道,一早的哈尼大道已經繁忙的漫天飛塵,我們被迫不得不戴上口罩,彼此對望了一下,突然覺得好像兩個傳染病隔離病患,不禁笑了出來。而此時的我們,還不知道下一刻即將前往的目的地;實在太隨意了,哈。
綠色車皮的3路公車終於在灰塵淹沒我們之前來到,上車一看,一人車資只需一塊錢,我們按慣例直接給他坐到最終站。下車前先跟司機確認了回頭上車地點,兩個人便搖搖擺擺往更遠處迤沓而去。
兩人在煙塵瀰漫中緩步前進,正在想怎麼都沒路可彎進村莊,滿頭黑髮是不是已經變成土黃山丘的問題,老天爺讓路邊出現了一個舊舊的也是佈滿塵土的指示招牌”勐簸哈尼生態村”。終於得救了,我們想也不想的直接轉進叉路,招牌上說到村莊只要2.5公里,我們不知怎的反倒走得有些累,可能是連日來太操了,沒怎麼休息吧,體力好像有點下滑了,噗噗。

勐簸村口兩側都是養殖魚塭,過橋的魚塭邊豎了牌子請各位家長不要讓小孩靠近,否則自行負責,我想之前可能發生過意外吧。
這是個不到100戶的哈尼小村莊,除了少數幾棟水泥二樓磚屋,大部分的房子都還是較古老的夯土磚堆砌而成,整個村莊高高低低的散佈在河谷的一側山坡,特別有味道。最可愛的是,這地方的雞鴨鵝幾乎都對人們沒甚麼警覺性,我們拿著相機在牠們身邊鑽來晃去的擺弄姿勢,硬是沒讓一隻家禽移動尊臀,就好像我們兩個大人兒純粹不存在,真不知說甚麼好。
村莊附近都是茶山,村里人可能都外出工作了,所以久久才會有幾個人影閒閒晃過我們身邊,感覺人的數量比雞鴨鵝還少,顯得相當清靜。
我們在村口路邊發現一口哈尼族形式的水井,看它靜靜地躺在村外的田邊,想到現代人都已使用自來水了,水井的任務大概就剩下節日時才會出現吧,不知為何突然有些凋索之感。

拍照時,一位背著孩子的哈尼婦女好奇的靠了過來,知道我們前來旅遊,便熱心的介紹起村子的概況。
這個村莊果然都住的哈尼人,除了種茶以外,他們也希望發展觀光,去年申請到扶貧基金,在原遊客中心斜對角,增蓋了一棟兩層樓的遊客中心,外觀已完成,這段時間正在作內部裝潢和擺設。裡面有幾個工人,進去時正好他們的休息時間,知道我們是來玩的,一個工頭樣的人很熱情的拿出一本印製精美的哈尼族文化書籍,興奮的跟我們聊起他們的文化,還有書裡的主角是誰誰誰的親戚,原來這些工人同時也都是村莊裡的居民,大家都是幾十年的親戚朋友,感情好得很,看到這裡還存在這種大家族般的濃厚情感,內心甚是為他們高興。

跟大家哈拉完後,我們還想繼續往更山裏頭逛去,原來帶領我們的那位小哈尼媽媽又熱心的指引著我們相關路線,又因時間快到中午,她還熱情的邀請我們到家裡吃飯,讓我們相當感動,不過,因我們已自備午餐,所以還是沒去打擾。
我們沿著山路上行,鄉村的路是純粹的土路,沒有一丁點的水泥或柏油,感覺只有牛車和機車才能走在上頭,而路邊就是綿延而去的茶園,或許是接近中午、天氣太熱的關係,山坡上的茶園見不到一個採茶的人影,整座山就我們兩個外地傻子頂著太陽穿梭山路間,有時想想,玉跟了我這個白癡真還挺累的呀,哈。
接近山頂時,一根大樹枝被擺在地上擋住了去路,我偷偷跨了過去張望了好一會兒,原來再過去的山路已崩塌,沒辦法走人了。我們就在茶園旁的階梯找了個陰涼樹蔭,拿出乾糧和吃了好幾天感覺永遠都吃不完的酸角,晃蕩著雙腳聽著手機的音樂,情侶般的靜坐在這天邊的山間。

休息好後,兩人沿著土路判斷著之前小哈尼媽媽指點的路線,猶豫的走上一條往下的小土路。兩人邊走邊聊,這時路邊出現了一群放養的水牛,四五隻灰色的水牛大大小小的,一家人般擠在一起,正無聊的霸佔土路用尾巴趕著蒼蠅,一副悠閒農村景致。不過,隨著我們從遠處逐步靠近,原本懶散或趴或臥或躺極具清閒模樣的水牛一家開始警覺起來,全部-真的是全部-撐起龐大的身子,衛兵般一一挺直站立著,看著牠們亮起荔枝般大的眼珠子緊緊跟著我們轉,我們瞬間相當程度的體會到甚麼叫做”沉默的壓力”了,哈,真是可怕呀!總覺得只要我們的動作稍微誇大稍有逾矩,就會面臨牛群的憤怒追趕。看到這般緊張情況,我們立馬輕手輕腳的、面帶微笑的、態度尊敬的、速度緩慢的,小孬孬般縮著背脊無聲移動,嘴裡緊緊低聲重複著”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的開始穿越。
被10隻大牛眼死盯著的感覺真是緊張無限,我們低聲討論起萬一牛群突然發飆時的逃生路線,幸好這個路線最終沒派上用場,水牛一家終究認可了我們夫妻溫文無害的高尚氣質,大方開了一條生路,真是謝天謝地呀,哈。

回旅館一番休息後,我們下午又出現在早上那個公交站牌,只是這次是要搭反向車,一樣是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不過好笑的是,公車走沒多久就抵達最終站,下車一看,居然就是那個北回歸線標誌園,哈,這下子沒到此一遊一下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離開園區後,我們這閒閒二人組繼續在鎮上遊盪,我突然想找個制高點給聯珠鎮來張全景,誰知,找來找去都被建築物擋住,反倒是發現了遠處天際線下畫著一座清真寺的輪廓,這下子可勾起了我們的興致。於是,和玉兩人邊走邊問路,一個多鐘頭後終於來到高大的他郎清真寺前,這時,兩條腿其實已經有點痠軟無力了,感覺挺自虐的,哈。
清真寺很是宏偉壯觀,寺前廣場一旁用粉筆在黑板上簡述了清真寺的緣由,以及回教徒在這塊土地上的努力與貢獻,我們也是此時才注意到,聯珠鎮古名他郎,也因此,這裡才會叫做他郎清真寺;而我們住的旅館”雙胞大酒店”也是有錢的回教徒投資蓋起的。

我們在清真寺後的空地歇息,鳥瞰了一下鎮上的街景,讚嘆了一下清真寺的高大壯闊後,就很庸俗的下到路邊的清真寺餐廳打理起晚餐,這可是我們此趟雲南之旅,第一次有機會走進看起來應該算是正宗的回教餐廳呀,無論如何必須得把握的,是吧,哈。
我們是在掛著”回回清真雜菜雞”招牌的餐廳用的餐,在點菜處問了一下穿拖鞋折起褲腳的老闆,他看到我們就是小兩口,戰鬥力鐵定嚴重不足,好心的建議不要點他們的特色菜”雜菜雞”,問他原因,他指了指包廂內桌上一個大臉盆,我和玉驚嚇的吐了吐舌頭,天哪,兩個人光吃一盆雞也吃不完,就大方地接受了旁邊靠過來的老闆娘的建議,點了一隻紅燒魚、一盤當地苦菜和一碗強烈推薦的青菜丸子湯。魚還好,我們覺得最特殊的就是那碗湯了,搞了半天,丸子是豆腐用手工捏實捏出來的,難怪吃起來Q彈十足,再加上連根烹煮的新鮮大茴香,實是清香美味。
這天回到旅館,兩個人洗完澡只剩下癱在床上按遙控器的力氣了。

本篇游记共含4383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