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自游北海道— 登机前的回忆(2)

22
王宪平 (无锡) LV.7
2016-11-04 13:49 202/3

此刻,已在上海浦东候机大厅了。
候机闲着,最好的方式是阅读。我有意翻出存在手机里的旧照片,打开22年前第一次去日本的记忆。

那天傍晚,飞机按时在冲绳机场着落,我们一行三人,各自拖着行李,来到了机场门口。机场不大,临街而建,与当下现代的的浦东机场相比,可谓简陋。
我眺望四周,好奇地傻眼了:眼前何为如此清爽,宛如一场大雨后被风吹干似的。人行道上一尘不染,像被抹布刚刚抹过;路两旁错落的小楼房一点不时尚,墙面和屋顶上的瓦片却出奇干净,像刚用水枪和刷子冲刷了好几遍。在当时的国内,我已司空见惯了街道上的状态,两者对比,内心不禁一震。
没几分钟,负责接机的日本客商就到了,大家彼此寒暄后,他们提议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垫垫饥,再去酒店。早已饥肠辘辘的我们当然求之不得。正想拖行李走时,他们示意,用不着拖箱带包的,餐馆就在斜对面。建议行李放在机场大厅靠左的地上。这下让我们面面相窥,疑惑不解地望着他们,似乎在问,可以吗?不怕偷?他们摇手示意,忙说“No problem,no problem。" 客随主便,就半信半疑把所有随身行李放在一起,堆成了一团。然后,我一边随着大家走出机场大厅,还一边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担心那一堆无人看守的东西。
在去餐馆的路上,日商告诉我们,冲绳是一个小岛,四面环海,离中国台湾近,人口不多,偷窃被视为一件大逆不道之事。一旦发生,成本很大,几乎没有再生存下去的可能。
听了这番话,心才有点安。
一个小时后,走回机场大厅,远远就看见那堆东西原样伏躺在那里,一直吊着的心才落了地。

晚饭后,已十点了。和日商道别后,我们散步酒店周围,走到一条横街马路边,红灯亮了,没有车辆来往,只见两位穿着入时的日本妇女静静地等候在对面。绿灯亮了,才走了过来。
这个细节现在看来,不足挂齿,当时对我触动很大,在想,何时我们也能这样?
时过境迁,今非昔比。
不过,在公共环境文明方面,80后的觉醒比我们50后来的早。记得一次,和儿子逛街,我无意将口香糖剥下的糖纸扔在了地上,被上初中的儿子看见,他马上说:“爸爸,怎么可以这样?快拾起来!”。我有点尴尬,正要去拾,他走向前去,弯腰拾起来,移步找到不远的垃圾桶扔了进去。
在这方面,80后影响50后。因为50后经历了文革十年。

那次给我印象较深的,莫过于日本男人饭后喝酒方式。
日本人的正餐,一般只喝一点清酒或啤酒之类的。饭后,去那种小酒屋,才开始真正意义上喝酒!让我好奇的是,他们会一家换一家地喝,一晚上最多换三家。这些小酒屋聚集在街边的公寓楼里,里面有许多,招牌挂得奇彩异样,琳琅满目。日本男人们喜欢去那儿借酒消愁取乐,或朋友好几闲聊,或与侍女调情,或发生异恋别情,或独自喝闷酒……,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儿绝非色情场所。
也许那时日本经济强劲,人们消费正旺,所以,日本客商招待我们,可谓豪情四射。
一天晚上,在东京横町一带,等换到了第三家时,已是深夜了。记得那晚,一进门,迎面是一位半老徐娘,风韵依旧的女子,一看便知是妈妈桑。她一边照应我们,一边招呼屋里其他侍女,一一出来和我们打过招呼,好一番热闹寒暄。也能猜出,陪我们来的日商是这儿的老主顾。
聊得欢时,突然,那位妈妈桑通过翻译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话,“你们那儿的女人做爱时,会不会发出叫声?”
一下把我愣住了,脑门轰地热涨了起来。
也许她感觉到了我无语窘相了,就自问自答起来。
“听说是不叫的。”她笑眯眯缓缓地j呷了一口洋酒,继续说:“也许你们是一大家人住在一起,房子不大,隔音不好,不敢叫。再说,中国女人在这方面的害羞是出了名的,那还有意思叫。久而久之就不会叫了,是吗?”。
那个年代,人们的性意识是非常保守,私下里忌口此类话题,加上出国前严格的政府教导,我哪敢接她的话茬。
烛光里显得格外抚媚的她,斟满了自己的酒杯,抿嘴一笑,伸过酒杯,示意和我干一杯;我也把酒杯倒满,举了过去,然后“叮”地一声,彼此一口而尽。
接下去,她无不自豪地说“我们日本女人和你们的不一样。只要做爱,无论在什么场合,都毫无顾忌,声嘶力竭,大声地叫,叫个不停………”
日本是一个两性关系宽松,人情丰沛,充满诱惑的世界。
那天晚上回到酒店已凌晨两点了。送我们到酒店的日商还要做地铁两小时到家里,当天早上九点还要准时来接我们。我估算了一下,他们在家睡觉的时间不过三四个小时。
日本人有着超强的吃苦忍耐性。为了某事,可以连续几天不睡不喝;即便困极了,也会不分场合,倒地就睡;睡醒了,立马起来,一点不含糊。那几天,他们连续几天接待我们,从早到晚一个个精神抖擞,没流露一点儿倦意。因为,他们民族有这么一个信条:我们的身体越累,意志和精神越昂扬。
……
第一次日本之行,成了我对日本感兴趣之缘起。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次去日本的第一站是冲绳,陪我们日商中有一位船务大老板,高高大大,蓄着胡子,出手阔绰,气度不凡,开着德国豪车,有点儿黑社会佬大模样,不过待人和善。他让我们坐上他开的游轮,迎着阳光,吹着海风,朝着钓鱼岛方向……
今天想来,有点遗憾当初没登上。要是登上的话,在上面唱一首国歌,举一下国旗,才爽毙!
……
凡是没说的,都是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凡是秘密,都会说的—只是说的时间和方式不同。

候机大厅的广播响起了,全日空NH972航班开始登机了。
准时的话,今天下午2点22分在东京羽田转机,4点到达北海道函馆
好吧,我们北海道见!

本篇游记共含2199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酒后那段,很有意思

2016-11-04 16:43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11-04 20:26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11-07 11: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