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雨崩——弥补遗憾的隔世桃源

  • 出发时间/2016-04-22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500RMB

前言

2012年辞职途搭走西藏,起点在飞来寺,住在飞来寺的觉色滇香国际青年旅社。在青旅认识了在雨崩开客栈的新加坡人—阿乐,他“诱惑”我去雨崩,当我把朋友送到德钦坐班车去大理返回青旅后,青旅的人跟我说,阿乐到处找我一起去雨崩,但找不到我,他就和其他人一起回雨崩了。我当时还在纠结要不要去,因找到一起搭车进藏的伙伴—老汪,便进藏了,遗憾了,没去雨崩
在今年的2月份决定4月底(23/04-02/05)走滇之西南—昆明大理瑞丽芒市盈江腾冲,不知为什么越是临近出门的时候,我却兴奋不起来,有点不想出门的想法,这不是我的作风。为什么呢?在21/04晚上,我睡不着,一个晚上我都在想我要不要带登山鞋、冲锋衣出门呢,突然冒出想去雨崩的想法。在22/04临时改变了行程,买了23/04昆明丽江的机票,到丽江和聪聪汇合,走雨崩

人物

聪聪,也叫鬼仔,为人仗义,被情所伤辞职进藏。
被藏传佛教的虔诚感动,差点就出家了。
但因未能看破红尘,情根未断,
只能继续在尘世浮沉。

鸡丁,青海西宁城市里长大的藏民,
基本被汉化了,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男生。
他是聪聪在香格里拉青旅的舍友,
订好23/04拼车去飞来寺的,但睡过了,只好延期再去。
所以说,这就是缘分,就这样我们遇上了,便一起去了雨崩

正文

D1 广州—昆明—丽江—香格里拉

22/04下班后回家马上重新收拾行李,冒雨出门。凌晨抵达昆明,因买了早上7点飞丽江的票,只能在机场露宿一宿,就这样一宿赶四城的节奏,到达丽江。在丽江客运站和聪聪汇合,买去香格里拉的车间,因为丽江德钦的车一天只有一班,7:40,我是没法赶上这班车的,所以选择去香格里拉转车去德钦。抵达香格里拉后就差10分钟,赶不上去德钦的班车,只能在香格里拉住一宿。

到达香格里拉,赶不上到德钦的班车,便向着独克宗古城的方向走去,在我的印象中客运站离古城不远,问了路人,说,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我们便径直往前走,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还没到古城,找了家店吃了碗米线后,决定直接坐1路公交车去古城。结果下一个路口就到古城了。我也是醉了。所以在藏区不要相信他们说的一下子、几分钟,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下子、几分钟,但对我们就是1、2个小时的事情。
到达古城,我们入住了蓝天国际青年旅舍。因2014年香格里拉的大火事件把原来的蓝天国际青旅也毁了,现在的蓝天是重新修葺后重开的,所以一切都很新,都挺好得,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浴,而且感觉床的质量特别好。
在青旅放下行囊,因下雨天的关系,我原本是不想外出的,但聪聪想去看看雨中的独克宗古城,我们便一起去外面转了一圈,看看世界最大的转经筒。
因为一路颠簸赶路,海拔的升高,气温的变化,而且我还有点感冒,所以到达香格里拉的时候,不断的咳嗽,有点头晕脑胀,我感觉我有点高反了。吃了聪聪的感冒药,早早就去和周公子约会了,希望明天能好起来!

我是雨神,我把广东的雨带到了香格里拉!!

D2 香格里拉—飞来寺

晨起状态不错,昨晚的不适全无,只是有点咳嗽,看来聪聪的药挺管用的。
吃了那一口咬不到馅的花卷式小笼包,我们便向飞来寺出发。
走在滇藏线上,找不到熟悉的路况。
这几年滇藏线修得很好,没有土路了,
从前的坑坑洼洼也不见了,所以这一带的路况很好。

D3 飞来寺—上雨崩村

晨起看日照金山,却遇浓雾。
看来我的人品真不咋点
但没关系啦,日照金山不是这次行程的重点,
而且我已见过日照金山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杯面桶的最好归宿
成就了独特的杯面桶艺术

从二月份开始每天走路3、4KM上下班,自以为体力还行,
但走在雨崩的路上,一路泥泞,气喘吁吁,还被嫌弃拖后腿。
累死老娘了,姐就这速度,爱咋咋的。
好歹姐姐也是个美少女,不要把我当汉子训好吗。

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想下图这家伙是怎样把下图的洗衣机背进雨崩了。

D4 上雨崩村—冰湖—上雨崩村

今天天气好晴朗啊,可以看到日照金山,看来姐姐的人品还挺好的
也许是看到日照金山太兴奋了,居然发生流血事件。
鸡丁走出房间时,因叉错脚差点滑下楼梯,手抓门框,被门框的钉子抠破了手指。
他一手按着手指快步走到主楼找聪聪和我帮忙包扎。
而我当时刚进了WC办”大事“,聪聪就在门口问我要创可贴,还叫我快点出来。
我当时以为是聪聪用剪刀剪胡子剪破皮,问我要创可贴。
我说,我随身带的创可贴昨天给了那个徒步进藏的北京小伙子,让他们去找披头。
而且我“大事”还没办完了。
鸡丁用颤抖的声音说,潘姐,不急,你慢慢来。
想到他们是不好意思去麻烦披头吧,所以我的“大事”办了一半就出来了。
出来看到洗手盆和地上都是血,这么多血,这哪是创可贴可以解决的。
而鸡丁一边吸烟镇痛,一边按着手指。
其实当时的鸡丁都疼死了,烟还是聪聪给点的。
这么大的伤口,我自己看到都怕,手都抖得没法给他上药。
聪聪看到我的手都抖成这样,药都快抖地上了,
他便接过我手上的药,给鸡丁上药止血。
止住血后,披头给他包扎。
收拾好鸡丁的手,我们仨食过早饭,便出门去冰湖了。

笑农牧场,即登山大本营,
在1991年1月,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以此为登山大本营,
要登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博格,
遇到雪崩,全体失踪。
三年后在距离遇难点30公里的冰川——明永冰川,出现失踪人员的尸体。
据说只要日本人进入雨崩就会起大雾,不见天日。
所以当地有这种说法:想知道雨崩的天气,就要看有没有日本人进来

看来神山的爱国意识很强啊!!

这老外刚从冰湖回来,鞋袜都湿透了,
在这歇歇,顺便凉凉袜子和鞋。
他也是住在披头的间隔时光客栈,
因为来冰湖没带墨镜,
回去后有轻微的雪盲,
眼睛很红,一直流眼泪。
所以到雪地行走,一定要戴墨镜,
不仅要耍酷,更重要是要好好地保护眼睛!!

D5 上雨崩—神瀑—尼农大峡谷—飞来寺

因为昨天的流血事件后鸡丁去爬冰湖,
行走时间长,手指充血,疼。
所以今天他就不和我跟聪聪去神瀑了,
他就在店里歇着,再跟小颖一起去下雨崩跟我俩汇合,
走尼农,出雨崩!!
神瀑是卡瓦格博尊神从上天取回的圣水 ,能占卜人的命运,还能消灾免难,赐恩众生。
藏传佛教信徒朝拜梅里雪山,必定沐浴雨崩圣瀑。

因为今天的行程比较赶,出门的比较早,披头两口子还没起床,
也不好意思叫醒他俩,我们吃了点干粮就出门了。
出门后给披头发了个信息告别。
在中午的时候,我们从神瀑回来,在下雨崩跟小颖、鸡丁汇合,
见到了给小颖送别的披头,也给我们正式送别!
披头,再见,我们相约秋季的雨崩
记得带我们去神瀑露营,感受雨崩的秋色!

在出尼龙的路上遇到马帮,
以前雨崩的所有物资都是靠马帮这样运到雨崩的,
但这几年随着旅游的旅游业的发展,
从西当到上雨崩修路了,可以允许当地人骑行摩托车及当地人开皮卡运物资。
当这样的山路,即使请我搭摩托车,我也不敢搭,
那是冒着被抛飞下山的危险。
看着那皮卡在45°,5米长,2米宽的下坡路倒连续的急转弯,我脚都抖了。

在路上遇到来自广州的骑行山路的自行车爱好者,
他们从广州飞到昆明租车自驾来到尼农,把车停在尼农,骑行山路。
遇到他们,我才知道,骑行爱好者的爱好是不一样的,
骑行川藏线是很多骑行爱好者的梦想,
但山路骑行爱好者是不一样的,他们只骑行山路,
不在水泥路、油柏路上骑行,不与汽车共道前行,
因为那样很危险

走在尼农峡谷这一段,最好带上帽子,预防落石砸头

后记

雨崩回来差不多半年了,
因为懒癌发作,一直拖着,
现在终于写完了,松口气了。
雨崩,我们相约在秋季!!!

本篇游记共含2964个文字,3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1-04 15:34

我也要学学写游记了,为楼主的行动力鼓个掌。

2016-11-04 19:26

引用 胖嘟嘟 发表于 2016-11-04 15:34:13 的回复:

回复胖嘟嘟:谢谢

2016-11-05 19:40

引用 bomboom 发表于 2016-11-04 19:26:32 的回复:

我也要学学写游记了,为楼主的行动力鼓个掌。

回复bomboom:谢谢,这是可以尝试的,也算是个自己的回忆吧

2016-11-05 19:41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11-07 01:04

引用 marydada 发表于 2016-11-07 01:04:03 的回复: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回复marydada:谢谢!

2016-11-07 09:13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11-07 09:57

引用 快乐老男孩 发表于 2016-11-07 09:57:06 的回复: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回复快乐老男孩:谢谢,这没什么羡慕的,你也可以的,只要你愿意。

2016-11-07 10:2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