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川西行》--天空与红色的诱惑

10
天台山 (杭州) LV.9
2016-11-05 21:36 765/4
  • 出发时间/2016-10-09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目录

一、川西行于我
二、旅途故事
1、色达的诱惑
 1)初识佛学院
 2)大经堂
 3)观景台
2、觉姆的世界--亚青寺
1) 自然条件的恶劣
2) 觉姆的世界
3) 供养者的心路
3、甘孜
4、近观贡嘎
1)亚哈还是子梅
2)阿布其人
3)夕照贡嘎
5、再去亚丁
6、川西老茶馆

一、川西行于我

       去川西于我而言,无疑是一种挑战,因为海拔太高,一到高原我就会有胸闷、心跳加快的现象。可是,大美川西如同大美新疆对我的诱惑,新疆北疆海拔低,已去过多次,川西稻城亚丁在退休后去过一次,有反应,吃速效救心丸坚持下来了,后去过一次丹巴中路牛背山,海拔不太高,基本没事。但是,我没去过色达亚青,看到老大同学拍的一片红的色达片,我也想去看看,看看色达亚青的那片世界,看看那片湛蓝的天空,看看那片绛红色的诱惑,看看喇嘛觉姆的生活,看看他们究竟靠什么支撑生活,想感受一下他们的精神世界。
       10月8日,我们一行4人从杭州出发,飞抵成都,住在出城较方便的西门。为防万一,我们在成都准备了车载小型氧气机。红景天、肌苷等抗高反药物早已提前10天开始服用。妞爸、猴王、花姣和我。
9日晨,用完早餐,开始自驾朝317挺进。设计路线12天,317进,318出。实际旅行10天,删除了海螺沟,提前2天回成都

       第一天计划行程400公里,到观音桥住宿。途经汶川,昔日的重灾区如今已成一个新型的现代小都市,除了钟楼静静地矗立在原址,述说着当年的遭遇,其它遗迹已荡然无存。经过理县薛城已是中午,找了一家看上去门面比较大的和谐山庄用中餐,结果歪打正着,薛城镇政府和镇老年协会在饭店里给全乡老年人过重阳节,这个乡的老人基本为藏族和羌族,属于阿坝州。令人感动的是全体老人就座用餐,而镇上的陈书记和老年协会的会长始终站着为老人们服务,这一点就连经济发达的浙江也做不到哇!80岁以上的老人胸前都带一朵大红花,表情乐呵、满足。我们点了4菜一汤,价格非常实惠,150元不到。其中有花椒鸡块,妞爸吃了赞不绝口,一路惦念,只是之后在路上再也没吃到如此美味的鸡块,妞爸爱好烹调,一直念叨回去要学做这道菜。

       317国道在峡谷中穿行,路况没有318好,特别是从马尔康到观音桥路段,年久失修,非常颠簸。到达观音桥后入住圣喜得大酒店,通过电话联系订房,免除佣金,只要260元,这是镇上最好的酒店。我们上年纪的人希望住得舒适一点,对吃饭没什么要求,所以一路酒店基本都在200多元一间。观音桥镇因观音庙得名,我们请酒店联系一辆微面,150元送我们往返观音庙。观音庙位于山上,山高路窄,交会困难,包车还是需要的。观音庙很壮观,只是天色已晚,拍了2张外观照片便离开了,山上海拔3600M,也不宜久留。镇上海拔只有2600M,今天实际上我们是做适应性过渡,明天到色达便是4000M的海拔了。

二、色达的诱惑

                                        1)初识佛学院
     色达县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北部,平均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距色达县城20余公里处,有一条山沟叫喇荣沟,顺沟上行数里的山坡上建有数千间赫红色的木屋,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几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也称色达佛学院。色达佛学院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之一,与亚青寺都是位列前茅的大型寺庙。佛学院由法王晋美彭措于1980年创建,初期只有30余人,一九八七年班禅大师亲自致函色达县政府,正式批准在这里成立佛学院,并赐予了“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校名。佛学院分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为6年,特殊学位需要13年,每天早课,下午课,有时还有晚课。学员通过各学科的单科考试,立宗论和口头辩论考试及格的,学院可以授予堪布(法师)的学位。佛学院有不少汉地显宗学生,故也设汉经院,由堪布用汉语讲经。
    我们的车开到佛学院山脚下的停车场就不能再往里,停好车,转乘公交到达位于半山腰的佛学院车站,一下车,恢弘的色达佛学院一片红景象扑面而来,亲临其境,比之前电脑上看到的景象更令人震撼,山坡上密密麻麻的木板小红房夹杂着一缕缕夹缝中生长着的青草,小路上走着的一群群披着绛红色僧袍的喇嘛觉姆,真是色达山河一片红!色达的喇嘛觉姆们很忌讳游客拍照,当他们用袖子遮脸时你不能再拍,因此,我们经常只能拍背影或偶尔抓拍。

大经堂

已是下午一点,我们还没吃饭,找到车站附近的小商店,有卖类似馕的大饼,每人买了一个,隔壁还有面条,是同一家的,吃完饼和面条,看到一辆丰田沙漠王空车,上前一问,此车是青海果洛寺的,来此邀请高僧去青海果洛寺参加法会。经过沟通,司机把我们载到大经堂,因为他要接的法师就在大经堂。
    喇荣沟基本呈东西走向,有三个经堂,坐北朝南,坛城位于北坡东端最高处。沟南面的山坡上住觉姆,沟北面山上住喇嘛,互不交集,经堂也分开,一号经堂位于中间,不对外开放,二号、三号经堂位于一号经堂两边,对外开放,脱鞋入内参观。二号经堂前是个小广场,经堂内外都有僧人在念经。广场对面就是餐馆。因不想脱鞋入内,就在门口拍摄。人各有志,信仰不同。来此学习佛法的大多为藏人,藏传佛教都是修来生,虔诚至极,佛学院只给很少的费用,大多是靠家庭的供给。
    要在佛学院参观,一切靠人力,几乎没有平地,每条小道都是上坡下坡,年轻人没问题,像我们这种上年纪又有高反之人爬坡何其难?自己车不能上山,佛学院又没有公共交通,还因安全问题而禁摩,我们只能搭一段算一段。拍完经堂区域的片子我们又拦了一辆佛学院的微面准备回到公交站,喇嘛司机好心,问我是否想去坛城,当然想啊,看着高高在上的坛城,就我的体力在海拔4000M以上的高度再要爬坡是不敢想的,司机拉着我们下到沟底再往坛城方向开,可开到1/3就开不上去了,因为修路,上面有工程车。无奈,又将我们送回到公交车站,我们找到开店的藏胞,帮我们联系到摩托车,从另一条路送我们上山,到佛学院对面的山坡上,这里不是拍全景的地方,但却是拍佛学院正面的地方,此时天高云淡,倒是拍白片的时光,也当做记录吧!

     下午4点,我们坐公交车下山,回到自己车上,高原的天气瞬息万变,刚刚晴空万里,一下子下起冰雹,到5点仍不见晴,妞爸不想再等到晚上拍夜景,担心晚上道路安全。我们此行定下一条规则,安全第一不冒险。于是,打道回府,开到20公里外的色达县城入住。 
    国庆过后的色达县城到处显得冷清,本地人基本不在外就餐,因为游客稀少,许多像样的餐厅都关门,找到一家稍微像样一点新开业的川渝饭店,菜肴质量和理县薛城、观音桥镇的餐馆无法相比。
    我们入住在色达格萨尔商务酒店,房价220元,酒店房间比较新,热水也足,但被子很短,房间有空调和电热毯,县城海拔3800M,晚上心跳比白天快,要靠吃速效救心丸缓解。

                                                      观景台
       在网上看到过色达的全景片,位置说得很悬,在成都也问过钱老师,但还是被左右问题困扰,搞不清机位,其实到了佛学院一看就一目了然。拍全景的观景台就在佛学院西头的山顶,这样整个喇荣沟、佛学院景观尽收眼底,无高反、体力好的人可以从沟底爬上去,有台阶,汽车不让上,自己体力不济,无法爬高。天无绝人之路,在山下停车场认识了色达司机扎西,他说可以从后山一条路送我们上山,200元钱,摊到每人也就50元钱,这样就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10月11日晨7点雨停,联系好扎西,我们7:30到达佛学院停车场,扎西开着五菱微面把我们从后山送往观景台.通向观景台的路是泥泞土道,昨夜下了一夜雨小道就更糟,车已经不能再开,好在车不能前行之处已基本是平地,我们步行前往.这里已是山顶最高处,离观景台也就100米距离.到达观景台眼前呈现的景象确实令人震撼,这是从喇荣沟的西头山顶看全景,沟底,山坡上,南北东三面山坡上密密麻麻盖满了红色小木屋,如众星捧月般围着3座大经堂,清晨的炊烟袅袅升起。才近三十年时间,这条沟竟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佛学院,宗教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佛学院的凝聚力
       色达佛学院的学生人数网上无从查考,政府官网也没有,但在我们到达前三个月,甘孜州政府相关部门已为佛学院的宗教事务在洛若乡驻扎了3个月,包了圣域宾馆几个房间,听司机扎西说,将来色达佛学院的人数要控制在5千,只留四川籍的学生,青海西藏的学员都将被劝返,可见这里起码有几万人众,年轻年老都有。
       色达已靠近青海,周围没有工业也无农业,一路走过看到的就是一些牦牛在吃草,在这样的环境下能有多少就业岗位?县城的服务业也主要依赖旅游,而且旅游季节有限,天一冷游客就很少来。对人类而言生存总是第一位的,在佛学院求学虽然物质条件简陋,但能吃饱饭,还能学文化知识,听讲经,大家在一起,有人关心你 ,口口相传,自然而然人越聚越多,感觉是信仰加提供生存和学习条件吧。学成之后学员可以回到当地寺庙出家,当堪布(法师)。
       喇荣沟山坡上的小木屋都是学生自建,通电,水要靠背。他们吃素,饮食简单。厕所是公共的,建在山坡上,清晨倒塑料马桶。除了上课辩经,他们也下山,公交车上也常有觉姆喇嘛乘坐。因为语言不通,和他们交流很难,基本靠肢体语言。他们的生活简单,和外面的世界也无往来,因此生活也很平静,他们每天就干一件事:修行,他们一辈子也干一件事:修行。色达的世界是他们生活的一切。在停车场看到几个喇嘛觉姆,由家长接往县城,大概是城里前来学习的,为数不多。
       从观景台到坛城并不是网上所说的那么远。一路都是平地,无需爬坡,像我这样的体力都能走到,没有难度。坛城是转经的地方,和藏区其他转经台并无两样,只是这里的位置是在山上而已。
    10月11日上午10点,我们依然从后山乘车下山到停车场,出发去亚青寺。

三、觉姆的世界--亚青寺

       亚青寺创建时间和色达佛学院相近,与色达佛学院是齐名的大型修学地。由大圆满龙钦、龙萨两大传承祖师喇嘛阿秋仁波切于1985年主持修建。阿秋仁波切圆寂后现由众生怙主阿松仁波切主持 ,亚青寺与五明色达佛学院都属于宁玛派寺院。
       一开始的行程里没有亚青寺,和成都钱老师咨询后建议我去亚青,因为亚青寺的环境与色达不同,是河流环绕觉姆岛、因为亚青寺住着上万个觉姆,一些年轻的觉姆很漂亮,也是从钱老师那里我知道了原来觉姆就是尼姑。就这样,我们的行程里有了觉姆岛,有了亚青寺。
      从色达出发到甘孜只能绕道炉霍,因为近路走县道,路况很差需时比远路还久,连当地司机都不愿走,我们选择走国道,翁达-炉霍-甘孜-甘白路-亚青寺,全程约350公里,晚上7:30才到达。炉霍境内在修隧道,一切车辆必须翻一座大山,四川境内多大山,不知道这座山名,是原来废弃的老317国道,路况极差,弯道多,大货车多,一辆槽罐车翻不过去,硬生生把路堵死,山上乱成一团,车被堵1个半小时,最后在几位管理者(?没统一着装)的指挥下停放货车,让小车险象环生地擦着大车和山崖边的土堆挤出包围圈,赶到炉霍县城附近已是下午2点半。饥肠辘辘,在一处名叫炉雅苑的新开黑心店里用餐,因为希望在白天赶路,只有节约用餐时间。大家都被堵车,刚从山上下来,饭店客人挤在一块,小饭馆忙不过来,不奢求炒菜,青菜西红柿鸡蛋煮筒面,就因为事先没询价,老板竟然要收我们25元每碗,好黑心哦,我告诉他我可以付你100元,但会把你这家店在网上曝光,最后收了我们4碗面80元,返程时在炉霍城里排骨面只要13元,量足味好。

       离开炉霍县城前往甘孜的途中要翻越罗锅梁子山,山大,但不险,途经卡萨湖,今天下午的高原天空有阳光出现,在川西北苍茫大山环抱中的卡萨湖显得十分美丽,一种荡气回肠的雄浑又不失妩媚之美,卡萨湖南面山坡上有一大群建筑物遗迹,是觉日寺旧址。1936年刘伯承将军长征经过,率红军战士到此作客,寺庙住持扎日活佛带全寺僧人为红军北上筹措粮草,并收留了一批小红军。在此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如今走到此处依然是渺无人烟,想想当年红军路过时该是何等荒凉? 
       路过甘孜县,但不需进城,直接转入省道甘白路,即甘孜白玉县的公路。

                                       自然条件的恶劣
       亚青寺行政区划属于白玉县,在白玉县昌台区阿察乡境内,但离白玉县城122公里,很远,离甘孜县城102公里。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翻完大山,说实在话,究竟这102公里中有多少山路我们也不清楚,按常理分析快到亚青寺时应该是平路。果真如此,一辆SUV单车上山,进入甘白公路后很快开始走山路,中间翻了2座大山,一一座海子山(海拔4410米),路面还好,是油路,一座卓达拉山(海拔4798米),几乎都是砂石路,山高路险,弯道窄,因为在挖隧道,这条路基本没人管,全程处于半废弃状态,看远处沙鲁里山脉风光无限,层层叠叠、寸草不涨,只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猴王开车比较稳,妞爸再三念叨安全第一,我好像没感到什么害怕,人的命天注定么,在海拔4500M处还降下玻璃记录了一张。不过这条山路晚上不建议行车,危险系数太高。很幸运,下山后还是黄昏,赶到亚青寺,找到亚青寺宾馆是晚上7:30。

       亚青寺只是一座寺庙,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基础设施极差,离两个县城翻山越岭还得100多公里,最好的住宿就算是亚青寺宾馆,是寺院所办,其中有几个单间带独立卫生间。为了这几个房间我半个月之前就电话联系,隔几天叮嘱一回,160元一间,只能住一人。房间位于3楼,海拔近4100M,爬一次3楼如同爬一次山,走2步歇一歇,箱子是宾馆的人帮助拿上去的,房间陈旧,墙壁斑驳,没有空调,有电热毯,卫生间没有热水,每屋发一个大热水瓶。有一个陈旧的电热水壶,在这个海拔下哪怕找包里的一点点东西都显得很费劲,要消耗很多体力、气喘。放完行李去餐厅吃饭,宾馆的餐厅不错,尽管是素餐但味道不错分量很足,4个人点了4个菜居然吃不完,价格也很便宜。只可惜明天餐厅关门,否则还可以继续吃。
       亚青寺当地水质不好,即便烧开也不能喝。要用自带的矿泉水煮开喝,晚上烧完水,保温杯泡好,然后就是洗脸洗脚的节目。卫生间是蹲坑,年纪大的人动作都要慢慢来,不能猛使劲。做完这一切,已经精疲力尽,晚上躺下心跳102下,心就跟要跳出来一样,速效救心丸含下,渐渐缓解。这一路上最艰苦的旅馆就是在亚青寺。

10月12日早晨6点,重点节目是上山拍全景。我们沿着宾馆右边的路开车上坡,亚青寺在修路,开到封道的地方停车,打着手电开始上山。亚青寺的山坡很矮,而且是缓坡,走一会儿就到,看见菩萨像回头就能看到觉姆岛全景。亚青寺建在章台大草原中间,四面环山的草原湿地上,地势开阔,海拔4100M多,我们架好脚架,等待光线。早晨已在房间里泡了方便面吃过,身上有点热量,穿着羽绒服羊毛裤基本就可以御寒,山坡大,摄影人三三两两,并不密集,可以轻松拍摄。很奇怪,晚上高反厉害,白天在户外基本没感觉。今晨的朝霞很壮观,不在觉姆岛上方,等光线照到觉姆岛上已比较晚了,但还是漂亮。岛内炊烟渐起,四周曲水河环绕,大经堂就在山坡下的桥边,2座桥通向岛区,岛内的小屋密密麻麻,是觉姆们自己建的,中间有一条路,面积约0.15平方公里。岛内住觉姆,岛外住扎巴(出家男众),人数共有2万余众。
山上拍摄时遇到广东的一队自驾影友,他们原本出来3辆车,其中一辆车上的人在炉霍就开始高反,不敢继续,回广州了,真是可惜,其实坚持一下也就过来了。
晨拍结束,我们下山来到大经堂。

                                               觉姆的世界
       从山坡上下来就是转经台,前面就是阿秋和阿松仁波切的大经堂,在一个院子里,创始人阿秋现已圆寂,觉姆们手捧贡品常去祭奠。现任阿松仁波切的经堂非常忙碌,每天讲经,觉姆很多,很难挤进去。我不想脱鞋,又想看看经堂内部,就挤到门槛那里,也可以看见里面的一切,经堂很大,里面密密麻麻坐满觉姆,每人跟前都摆着酥油做的供品,法师模样的人在讲经,时不时有2个人上去接受法师的指点等动作(咱也看不懂),仪式很多。我用长焦吊了几张后退出。大经堂的院子不小,这里是亚青寺的中心,觉姆的世界,亚青寺的觉姆不同于色达,平静友好,对拍照不是那么排斥,觉姆们背着双肩包,手捧酥油做的如同宝塔般的物件,问当地懂汉语的人,告知是念经用的,她们早早脱掉鞋,进入经堂听讲经,这些觉姆有些很年轻有些年老,都很虔诚,她们每天的功课就是做这些。亚青寺是苦修,房子更小,物质条件更苛刻,还要进行百日闭关修行,亚青寺的山坡上和觉姆岛的屋顶高处三三两两放着火柴盒小屋,每年入冬后,觉姆们就会在天亮时分进入这个如箱子般大小的小屋,打坐修行,静心思考,日落以后才能出来。修炼通过的可获得仁波切的成就印证,回到家乡寺庙出家。来此修行的觉姆,少则要居住三五年,多则十来年。有些年老的觉姆会在此终老,在她们的信念中,修来生是终极目标,从年轻时便为此奋斗,她们中文化很低,许多是通过在寺庙学习才获得文化知识。所以,在川西藏区的寺庙,不只是传经,还送文化,这是一个集体组织,能送温暖,送温饱,尽管物质贫乏但能供人生存下去。亚青寺有网站,接受捐赠,这里也有几百汉族僧众。

为了近距离看看觉姆们的居住环境,我们沿着曲水河开车到桥边,走进觉姆岛,我就近钻入密密麻麻的觉姆屋的小巷内,小巷很窄,弯弯曲曲,但都能走通,房子很矮,院子很小,每家面积也就5平米左右,都有门牌号和消防标志,有一家没人,我只在屋外拍照,有一家有人,征得同意,我入内参观。房子虽小,但收拾整齐,地上铺着藏区的彩色地毯,屋子其实就是个卧室,一边靠墙睡觉,一边靠墙放着被子。我四处找厨房,没找到,经过比划,她明白我的意思,把门完全打开,指着进屋门边地上一个电炉,原来电炉就是她用来煮食物的炊具。她们的物质生活非常简单,也就是酥油茶加糌粑,后来在新都桥认识的阿布也告诉我们藏民的生活方式。

                                          桥头偶遇供养者
       离开阿松仁波切大经堂后我们来到通往觉姆岛的桥头,拿出机子正准备拍过桥的觉姆,突然看到有几位年轻姑娘和2个藏族小伙子拖着几个大编织袋上了桥,在桥头摆开麻袋,经上前交流,得知几位姑娘来自上海重庆,2个小伙子是她们在四川的接应,几位姑娘长得很漂亮、水灵,其中一位是诸暨姑娘,在上海工作,当瑜伽老师,她告诉我,她们经常到亚青寺来,是专门来供养觉姆的,这次带来一些妇女生活用品,有毛巾、牙刷牙膏、橡胶绒里手套、卫生巾、小茶饮等,专门在觉姆岛桥头发放。听到年轻姑娘的话语、看着满满几大编织袋的物品,心头一阵震撼,眼睛一阵发热,差点留下眼泪。在当今这种物欲横流、自私至极的社会,姑娘们的举动如同一股清流注入这污浊的社会,她们的举动使我感到中国社会有希望,这些年轻人就是中国社会道德净化的希望。她们的思想境界很高,回答我们:我们为这些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是我们的福祉。经过的觉姆们围在桥头,每人获得一份用品。她们领到物品时脸上流露着满满的喜悦,那些毛牙刷牙膏质地都很好,平常她们舍不得买,在交通落后物资匮乏的亚青寺也买不到。其中也有不和谐音,有个别觉姆拿到用品后将其放在不远处桥栏杆上又挤进人群再去领,我看到后反馈信息给姑娘,并帮助制止重复领取行为,别辜负了姑娘们纯洁的好心。可见,即便在崇尚信仰的地方,同样需要规矩。事后加了姑娘的微信,发现她们除了供养觉姆,还帮助当地的孩子与城市的扶贫人士结对助学。所做之事,功德无量。

四、甘孜

下午1点,我们回到亚青寺宾馆加热了自带方便米饭,吃完饭,结束亚青寺之行往甘孜开拔。在宾馆楼下看到2个小喇嘛趴在茶几上做功课,字迹工整,很认真,全然不顾宾馆人来客往的影响。藏区的寺庙在这些人烟稀少的地方除了传经,还教授知识,履行部分学校的职能,色达佛学院如此,亚青寺亦如此,所以才能兴旺发展。后来我们去的甘孜寺也是如此。正当我们离开之际,做善事的姑娘们也来到亚青寺宾馆,她们今晚将住在这里。

                                                   甘孜
    从亚青寺原路返回,沿甘白路走100公里回到了317国道,进入县城。甘孜县有1300年建制历史,县城海拔3390米。1936年红军曾驻扎甘孜,红四方面军和六军团在甘孜曾举行了长征历史上有名的甘孜会师。
    甘孜不是旅游城市,住宿不紧张,我们没有提前预定,只在网上浏览了一下,进城现找,看到康巴宾馆很不错,一看就是政府的宾馆,院子如操场,很大,种满花草树木,刚开完扶贫会议,经谈价格,260元给我们,房间是中央空调,温暖舒适。从亚青寺宾馆过来,就像一下子从旧社会迈入了新时代啊!桌上有完整的一份水果,是前面政府会议的代表留下的,他们纹丝不动,我们却享受了,好脆的苹果,离开成都后就未吃到过了。这是真正的宾馆,海拔又不高,才3400M,我们洗头洗澡,缓解在亚青寺的疲惫。听宾馆的人说甘孜寺今天有法会,我们开车前往,甘孜寺坐落在乡间的山上,路不好找,等到达时法会即将结束,警察告诉我们,明天还有。天下着雨,傍晚我们开始找吃晚饭的地方,一过国庆,川西北游客稀少,和色达县城相似,很难找到像样的餐厅,找到一家夫妻店,上菜很慢,房间阴冷,这顿饭等得拔凉拔凉的,吃完赶紧回到温暖的宾馆房间,这是我们一路条件最好的宾馆。

                                                        甘孜
    10月13日:今晨我们7点出发,去甘孜寺拍法会,其实法会9点才开始,早去是为了拍小喇嘛。听钱老师说甘孜寺做饭用大铁锅,小喇嘛在翻搅的镜头很可爱,我们也想去试试。到达甘孜寺山下警察还没上班,我们的车长驱直入一路上山开到甘孜寺门口。天空下雨,我们直奔厨房,只见小喇嘛们围着灶台,等着师傅往茶壶里灌酥油茶,然后往大经堂里送给做早课的师傅。小喇嘛确实可爱,但挺难拍,因为他们动作很快,等你选好机位他们早已走了,不是摆拍没人等你。
       厨房挺大,是老式的泥地,里面黑乎乎的,一边是烧酥油茶的灶台,一边是做馒头的案板,煮饭在露天的大锅。平常甘孜寺也有四百来人吃饭,今日举行首届法会,邀请世界各地高僧前来,人数就更多,外面搭起大棚,有信众为喇嘛提供自助餐。甘孜寺属于格鲁派寺庙,是霍尔十三寺的第一寺。我们随着送茶的小喇嘛进入老的经堂,喇嘛们坐在那里念经,我们悄悄地拍摄记录,互不影响。甘孜寺有2个经堂,老的这个是他们念经所用,高大古老,新的经堂是现代化的如同新的大会场,里面音箱、麦克风、一应俱全,每个座位上都放有座签席,会场前面放有2个三脚架、摄像机,这个法会是全场录像的。9时许,出席法会的各地高僧陆续步入经堂就坐。门口几个小喇嘛可爱至极,最小的喇嘛只有9岁,刚来1个多月。他们不止在寺庙学经,还学语文、数学,各种知识,由学历高的法师授课。甘孜寺离县城近,小喇嘛的生活条件比亚青寺好很多,他们还能在寺庙门口的小卖店买些休闲果吃。
       参加法会的各地高僧还能领到费用,妞爸看到管理人员给每人发1百元钱。信徒们不能入内,在门口膜拜。藏区的信众真多啊!
       拍过会场、大铁锅,我们于9点半下山,此时警察已经上班,为法会的举办管理着交通,通往甘孜寺的上山道路已被封,车停在停车场,人只能步行上山,而我们捷足先登,已完成拍摄返回了。

       上午我们将从317到炉霍转S303经道孚前往新都桥,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开始行走在成熟的、条件较好的旅游路段上,今晚准备赶到新都桥住宿,路程也就400公里。在炉霍城里一家面馆点了排骨面,排骨里加了花椒,很香,量足,才13元钱,岂是那个路边黑心店炉雅苑能比?其实车开进城里也就几分钟,而且是去S303的顺道。
       车沿着303开,一路风光旖旎,路边就是鲜水河,炉霍道孚的民居不同于其他藏民居,主要由棕白两色构成,白色的屋顶、主墙,木结构处多用棕色颜料染涂,其间配以红色、蓝色图案,色彩艳丽,很有特色,但我还是没找到制高点拍全景。八美到塔公路段在修路,无法拍摄,连各日玛村也进不了,赶到塔公天色不好,草草拍了一张。
 到新都桥已天黑,入住在渝新大酒店,这家酒店条件好,房间大,棉被舒服,卫生间设施好,值得推荐。13日晚上260元,14日旺季调价300元。早餐简单但很对胃口,只是宾馆对面的蓝天酒店菜差价高,吃2餐都很难吃,那个肉片食材很差,无法入口。前台小张不错,帮我们联系了包车,明日去雅哈垭口。

4、近观贡嘎

                                        亚哈还是子梅?
       看贡嘎雪山有5处地方,离贡嘎山最近的地方叫子梅梁子,直线距离5公里,但路非常难走,从新都桥往返单程就要3个半小时,若住在上木居藏民客栈,条件非常差。雅哈垭口离贡嘎雪山20公里,垭口比较宽,看到的山峰丰富,单程距离只要1个半小时。一般从新都桥出发的客人都选择雅哈垭口,还可以顺道游甲根坝。小张帮我联系的司机叫扎西,以前长年跑这几处,他现在深圳打工,说好由他老爸阿布帮我们开车,扎西极力建议我们不要去子梅,建议我们去亚哈。原本定好转一圈,去子梅,可夜里心跳厉害胸闷极不舒服,可能是白天堵车时走了一长段上坡路耗氧过度的原因,加上到新都桥因为海拔只有3500M心理放松就没太在意,连氧气瓶也没拿到屋里。折腾一夜,心想,万一在子梅发病可真是叫天天不应,早晨大家一商量决定放弃子梅梁子,选择亚哈垭口。我们10月14日上午10点出发,朝着甲根坝开进。大家都很喜欢甲根坝这个乡,房子朴素整洁,周边都是树木,人少,一切都显得很宁静。 

事后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在雅哈垭口遇到四川本土的资深专业摄影师,带着助理,带了几个专业镜头,就在亚哈垭口盯着拍,他说子梅垭口没有什么,就一个梁子,而且低。他们都选择在亚哈垭口拍。因为路程短,从甲根坝走来一路停停拍拍,还经过钙化坡,到达亚哈垭口无需再爬一步山,旁边有帐篷,可以在帐篷里休息,人一点也不累,在帐篷里喝茶等待日落。

                                              阿布其人
        阿布约50多岁,长得很帅,原来是新都桥镇的书记,2年前已退休。他家就住在渝新大酒店隔壁,儿子在深圳工作,自己退休后开着一辆起亚狮跑越野车,接待去看贡嘎山的游客。他家条件很好,渝新大酒店的房子是阿布贷款盖的,租给渝新经营。租金也很低,阿布说看中他们能经营。他老婆长得也很清秀,开着小店,家里还养着18头牦牛。媳妇在家带2个孩子,宾馆的前台姑娘小黎告诉我阿布的2个孙子孙女长得很漂亮。阿布非常善良,话不多,车开得很稳,一路上去甲根坝乡认识的熟人也多。在他们家的小卖店买了一些面包、饼干当路餐。离开甲根坝进山后路况很差,全是坑坑洼洼的碎石路基,阿布说,去子梅垭口的路比这个还要差得多。

                                      夕照贡嘎
       今天风大,蓝天白云,亚哈垭口比较宽,抵达时一排贡嘎雪峰呈现在眼前,千姿百态,看得非常清楚。天气给力,好几位本地人在日落前赶到,一位重庆的摄影师说他来过这里9次,今天遇到最好的天气。傍晚时分月亮升起,太阳尚未落下,日月同辉,此时大家都安静下来,风也变,大家都在按动快门,变换角度,刚到时拍的打底片可以删除了。有一座雪峰特别像睡美人,我的机子里留下最多的就是这座雪峰。直到太阳下山后10多分钟,我们才收工打道回府,回到新都桥晚上8点多。今天的包车600元,非常值。感谢阿布,让我们的旅途多了许多内容。

10月15日:今晨早餐后我们行李装车,出发去塔公方向拍田园光影,新都桥的景点很散,分上下午景,我们只有早上时间,就去了塔公方向,拍到10点离开,前往亚丁方向。2012年曾走过稻城亚丁,当时在修路,一早从新都桥出发赶到理塘已天黑,之后全是夜路。如今稻城亚丁已成成熟的旅游点,高尔寺山、剪子湾山都已通隧道。中午便赶到雅江,在国道边的聚源鱼庄吃饭,老板娘很会经营,点了雅江鳕鱼,肉汁鲜嫩,汤汁鲜美,价格不贵,大家吃得开心。午餐后开始翻山,川西的山大,说是隧道,其实还要开很多山路,拐很多弯道才能进隧道,是盘山公路加隧道的模式,免去爬山顶的路程而已。大山一座连着一座,翻完剪子湾,又该翻越卡子拉山,山体更大。卡子拉山顶风光依旧,气势磅礴,游客都在观景台拍照留念。猴王开始犯困,我这个替补司机开始上阵。318国道路宽车少,虽然拐弯多,但只要转弯速度慢一点就没啥问题。一路盘山、下山,开到理塘理塘之后将转到S217往稻城方向走,猴王醒了,方向盘交回。在川西行车,加油站是很大的问题,许多加油站没有95号汽油,连理塘也不例外,赶到桑堆,是个个体户加油站,几个熊孩子在那里管着,态度恶劣,没有开水,卫生间极脏,担心坚持不到稻城,只有先加200再说。赶到稻城,在河边赶上最后一抹阳光照到青阳树梢,抢了2张,太阳下山,我们也直奔亚丁而去。如今的亚丁已成闹市,街道两旁全是大大小小的饭店,车满为患、人满为患,一路堵车。我们订的旅馆在景区售票处旁,在街上吃完晚饭,再去饭店住宿。今天是周六,饭店里也是座无虚席,连上厕所也要排队,亚丁的商业化已太厉害了。

5、再去亚丁

                                               亚丁景区
    因为去过亚丁,景区对我已无神秘感,如同走流程。清晨起床,旅馆的车送我们去售票处,赶7点钟第一班车进景区。售票处内人声鼎沸,黑压压地站满各个角落。门票150元,我们60岁以上可以减免70元,大巴票不减,120元。如今的龙同坝已没有客栈,大家统统住日瓦镇上,坐一个多小时的景区大巴车到扎灌崩,再走500米上坡路在冲古寺换乘电瓶车(往返80元)到达洛绒牛场。过去需要骑马到扎灌崩,现在不用了。电瓶车已有一半是全封闭的,我们赶上了,避免了寒冷。从冲古服务区到洛绒牛场一共有7个站,总长6-7公里。数字从小到大。在洛绒牛场可拍央迈勇和夏诺多吉神山,然后沿着栈道往下走,风景最美的是在7站到5站之间,然后就是第一站冲古草甸。沿途可拍摄央迈勇、溪流、草甸,其实走到第五站就可上车,因同伴已往4站走了,我也只能跟进,虽然是往下走,但路线长,也是累的。从第4站坐电瓶车到第一站冲古草甸,草甸的风光依然美丽,只是游人很多,这里已是个旅游景点,没有任何猎奇、震撼可言,下次不会再来。
    下午3点我们离开亚丁,乘车返回日瓦华思旅馆。在酒店解决了方便牛肉米饭,前往稻城
    到达稻城约晚上6点,入住在稻之梦酒店,通过电话预定,只要220元无早。这是一家住宿型酒店,房间可以,卫生间淋浴没有隔断,位置极好,楼下全是饭店、小吃店商业网点。稻城的电力供应很紧张,晚上会停电,店员说到明年就会好,政府已着手在提升改造电力设施。
    10月17日:今晨我们早起先去县城桥头去拍青杨林,拍摄条件极好,架好脚架,人在车上躲着,等光线出来再拍。10月稻城的清晨还是挺冷的。桥头遇到几位余杭来的游客。

                                                        返回成都
       晨拍完成回到酒店,早餐在楼下吃鸡汤面,餐后即退房开拔。今天开始返程,赶到康定住宿,海拔低,离成都又近一些。
      中饭依然赶到雅江吃鱼,和店老板打了电话,约下午3点到达。一顿饭有鱼有肉片,才130来元,老板娘还送了我们一碟新炸的花生米。
       中饭后依然我开车,让猴王打盹,到达新都桥小桥流水人家拍摄处天色已晚,随便按了二下,车交还猴王,我们开始翻越折多山,下了折多山便是康定,在新区找了西康情缘大酒店,房价只要258元,是豪标,含早。第二天无东西拍,7点半早餐8点半出发返回成都
都说天全的路难走,在修路。修路没遇上,车流量很大,通行缓慢倒是真的,车辆多,尾气超标,一路乌烟瘴气,全没有川西山脉蓝天白云的景象。中午在天全国道旁饭店吃面,下午继续赶路。回到成都下午三点多,送完氧气瓶,到入住酒店附近洗车,然后搞自身卫生,洗去一路尘土,至此,2016四人组川西行宣告结束。一路尘土一路歌,收获满满,感受颇多,荡涤心灵,劳其筋骨。且等回杭后整理图片记录旅程。
        晚上成都朋友请我们在宽窄巷用餐,上来的菜肴几乎都喜欢,喜欢成都的小吃,喜欢宽窄巷的情调,餐后一路逛街,看见冰激凌想吃、看见老酸奶又想吃,就这样4人一路吃回酒店。

六、川西老茶馆

                                                  观音阁老茶馆
 10月19日:我们是今晚的航班,上午去了彭镇观音阁茶馆。
       彭镇老茶馆属于双流县,离机场只有半小时车程,茶馆位于老街上,门口无牌子,十分破旧。茶馆总面积300多平米,由前后两间教室大小的屋子连接而成,屋内的大梁和屋顶都是木质结构。屋内没有窗,阳光从两屋屋顶连接处的人字梁空隙处倾泻下来,正好打在烧水用的老虎灶上——这是茶馆里最明亮的地方。老虎灶上摆着五六个结满水垢的铁质烧水壶和几十个排列整齐的青白色盖碗茶杯。打赤膊带围裙的伙计正在灶上泡茶。灶头上还蹲着2只煨灶猫,总是眯着眼睛在睡觉。地上是泥地,高低不平,一愣愣的。这里体现的是一种五六十年代四川老茶馆的文化。茶馆中许多物件都是文革的遗留物,墙上的大字报和毛泽东像。来喝茶的都是镇上的老人,来造访的都是外地人、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人和来拍纪录片的摄像师。因为网络的传播,茶馆变得很有名,成为摄影圣地,无论是茶馆本身还是茶馆里的老茶客,都因其浓浓的人间烟火感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早上、下午都有摄友前来拍摄,茶客每位1元,摄友泡茶每位10元,中午可以叫隔壁餐馆送面送菜。门口有剃头挑子,掏耳朵的,推拿的,生意挺旺。
       而茶馆老板李强,则是故事的主角。李强是1965年生人,七八岁开始便跟着母亲跑茶馆,母亲是当年镇上1号茶馆的职工,他的童年和少年几乎都在茶馆渡过。最后终于接下茶馆,只想着怎么把茶馆做好,又保留传统,长着圆圆的脸,带着圆圆的眼镜,穿梭于茶客、摄影人之间,当你举起相机,他会告诉你最好的拍摄点,会叫你怎么拍他的茶馆,拍那些老人。李强告诉我一句非常中肯的话:“你可以在我的茶馆里随便拍老人,不要惊动他,随便拍,但绝对不能给钱。因为一旦给钱,明天全镇的老人都会知道这个镇上哪里最赚钱,便会蜂拥到这里,互相之间还会攀比、算计,哦,原来喝茶还可以赚钱,那这个茶馆就完了。”之所以那么多影友愿意去这里也是因为李强的坚守和规矩,这里没有摆拍,递支烟是可以的。当你对一位老人感兴趣对着他拍时,他很高兴,认为你们喜欢他,会做出各种动作让你拍,很自然。对比绍兴安昌那位摄影模特儿,完全的摆拍,以此为职业,千人一面,去过安昌便会对这种片子不屑一顾。
       在茶馆门口看到一位四川媳妇带着澳洲洋丈夫也来泡茶馆,洋先生很享受茶馆的氛围,还请门口杨氏颈腰椎的推拿师傅捏肩部,腰部。游客也尝试掏耳朵。日复一日,老茶馆上演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四川老茶馆文化场景,几无变化,不同的是多了时尚的、体验生活的、扛着“长枪短炮”的年轻游客、演员和摄影爱好者。
      下午3点,我们离开茶馆到机场,此次川西行,以色达开篇,以老茶馆收尾,有人文有风光,内容丰富,不虚此行。

                                                                                              田 野
                                                                                  2016年10月29日于杭州

本篇游记共含14763个文字,7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写得好,照片也拍得好,细细看了收藏了。

2016-11-06 19:29

谢谢!若是无高反,还会再去。那位诸暨姑娘告诉我博爱小学的事情,可惜路途遥远,否则真想去看看。

2016-11-06 22:39

刚好想去这儿玩呢~你的游记帮了我好多~么么哒

2016-11-08 18:25

能对蜂友有帮助最好。注意带防高反得药,一路顺利!

2016-11-08 22:4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