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终于来到雨崩:迎着太阳雨,伴着彩虹桥,向梅里雪山走近

18
罗通行 (西城) LV.7
2016-11-06 00:21 235/1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9000RMB

雨崩这个名字真的挺美的。”
“是啊,音好听,让人联想到的画面也是偏远、古朴的村落。”
“你怎么想着带我来雨崩呢?”
“因为亲爱的说过想来啊。”

雨崩,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名,我曾在心里仔细揣摩着它应有的模样。只是当我真正身临其境时,我已不记得是何时从何处听闻它的。我听说它是徒步者的天堂,却不知道它藏在横断山区下陷的盆地里,要走近它,我将走过金沙江澜沧江,走在横断山区三江并流腹地隆起的高山和深切的峡谷里。我更不知道,途中我会经停香格里拉,有幸看到独克宗古城的晚霞和夜景。
 雨崩村位于云南梅里雪山东麓德钦县云岭乡境内,四面群山簇拥,是一个藏族村落。雨崩雨崩河为界,分为上雨崩村和下雨崩村。上雨崩依山而建,地势较高;下雨崩则坐落在一个小小的开阔的盆地里。目前进入雨崩尚无公路可通,有西当方向和尼农方向两条驿道,需徒步或者骑骡子。从西当村到雨崩上村需上坡6.1公里,下坡3.3公里,翻越3700米垭口。从尼农村至下雨崩需要沿着深切的峡谷、贴着崖壁走15公里左右,爬升1000米左右。

一路上,大约是这样的风景

前记


位于梅里雪山的缅茨姆峰和五方佛峰脚下的雨崩村有三条一日徒步路线,一条从上雨崩村出发,穿越原始树林,翻过笑农垭口,走过亚高原草甸,终点是卡瓦格博峰下的冰湖。第二条从下雨崩村出发,沿着神瀑河穿越密林逆流而上,终点是五方佛峰旁边的神瀑。第三条从下雨崩村出发,爬升1400多米至海拔4480米的高山,终点是静静守护在这高山草甸上的神湖。
自2日下午3时从西当徒步进雨崩村到6日下午4时沿尼龙峡谷出雨崩至尼龙村,这四天里,白天我们穿过原始树林,越过高山草甸,登临冰湖、神瀑和神湖,晚上,我们睡在宁静的雪山脚下,银河从对面的雪峰之巅泻到我们客栈的瓦顶上。这四天里,我们远离城市的喧嚣,彻底置身在西南深山壑谷里,早出晚归,白天行路,夜来睡觉,生活简化至最简单、素朴的面貌。 
这样的生活经历不易得到,所以我要将它们记下来。

网上找到的参考路线是这样的:

我们用双脚走出的路线是这样的:

行前先了解藏区习俗

尊重藏区民族宗教习惯,不要非议地区政治风俗。不要用手指指人或者山水寺庙。(在白马雪山去往雨崩盘山路上,我们停车远眺梅里雪山时,有藏民朋友刻意过来教我们怎么表达对神山的敬意。双手合十,对朝雪山,心中祈祷,表达对神圣雪山的敬意之后,再向雪山靠近。)
在高海拔地带酥油茶的高热量高脂肪成为无可替代的食物或饮料,要尽量学会喝酥油茶。(在香格里达一家耗牛火锅店里喝到了浓郁的酥油茶,偏咸;回程再去探访时喝到的似乎是安多奶茶,偏甜,味道不及酥油茶。)
尽量在玛尼堆的左边走过,或者顺时针(而不是我们习惯的靠右行);有时候长长的经幡会挂的很低,不要跨过经幡,应该用手拨起经幡,从下方钻过去。(我们尽量从左边绕过每一座玛尼堆,用手扬起每一道经幡。)

装备

药品类:板蓝根、白加黑、盐酸小檗碱片、诺氟沙星胶囊、风油精、云南白药喷剂、创可贴(用上了两样,风油精用来涂跳蚤盯的包,创可贴用来贴被鞋磨伤的脚)
食物类:士力架巧克力若干、压缩饼干两块、方便面(三桶)、牛板筋、阿胶蜜枣、红牛两罐(有一罐不知掉到哪去了)、水杯两个(一个保温杯、一个塑料杯)。
背包:60L大背包一个,25L小背包一个。
鞋:各一双scarpa高帮防水户外徒步鞋。一双轻便鞋。
袜子:三双。
功能性打底内衣裤一套:打底衣物主要负责排汗。
冲锋衣裤一套:雨季,肯定要带;也可穿雨衣,但雨衣不透气排汗。
软壳衣裤一套:不下雨户外衣物的首选,保暖、防风、透气、速干。
轻薄羽绒衣一件。
登山杖各一对、头巾、眼镜布、移动电源、手电、充电器、钥匙。
摄影:5D2机身+16-35镜头、5DSR机身+24-70镜头、三角架、数控线(忘带了,只好用自拍延迟来解决)、WIFI功能存储卡两张(便于随时导入手机查看分享)、电池三块及充电器。
洗护:唇膏、防晒霜、面霜、洗面奶、毛巾、简易洗发水沐浴露套装。
现金:5000元。
证件:身份证、信用卡。

交通

香格里拉-德钦,184公里,班车6-7个小时到达德钦县。现在班车情况是:8:20,9:20,12:00,14:30每天班车从香格里拉汽车站出发(香格里拉客运站咨询电话:0887-8223501;0887-8222972)。(包车从香格里拉德钦在国庆期间要1000元左右。)
德钦-西当:德钦客运站每天7:00和15:00有两班到西当村的班车,票价20元左右/人,车程约1.5小时。去雨崩村人多的话也会继续送到西当温泉,班车随意性很大。包车:从德钦到西当包车约200元/车,可议价。
西当-雨崩村:从西当可徒步或骑骡子到上雨崩,大约需要4-5小时。
以及雨崩村全境:只能徒步,或租骑骡子,较贵。
尼农村-德钦县城-飞来寺:拼车30元/人。包车200元左右。

费用

机票:往返机票*2=6180*2=12360元(提前4个月订好)
汽车:香格里拉至西当温泉拼车300+尼农至飞来寺拼车60+飞来寺至德钦包车40+德钦香格里拉大巴120+香格里拉客运站至独克宗古城15+独克宗古城至迪庆机场30=565元
住宿:独克宗古城1晚258+雨崩上村2晚1960+雨崩下村2晚1056+飞来寺1晚566=3840元
吃喝:独克宗古城晚餐200+德钦午餐150+雨崩上村2早晚餐300+雨崩下村2早晚餐300+飞来寺晚餐150+独克宗古城晚餐150=1250元
门票:金沙江大拐弯24*2+雨崩64*2=176元(之前金沙江大拐弯、飞来寺、雨崩、明永冰川是捆绑售票,要200多块;目前已可分开售票,且不知什么原因全是8折)
其他:零食特产200
合计:18391元。

1:北京—重庆—香格里拉

北京没有直达迪庆香格里拉的航班,很多人选择先到昆明大理丽江前往,由于我们的目的地只有雨崩,于是选择了经停重庆转机迪庆的航班,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远离城市与喧嚣,直抵雨崩
北京飞往重庆,从高空往下望并无多少新奇之感。快到香格里拉时,从机窗俯瞰,白云底下是绵延的群山,河流如黄色的绸带缠绕在山间。那是金沙江澜沧江或者是怒江?两人忍不住嘀咕起来。这三条江名字都气势恢宏,它们在云南西北迪庆自治州并行流过,所以这里有著名的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

靠近香格里拉时,感觉飞机刚刚好就在群山之上贴身而过,然后钻入两侧山峰的峡谷间,仿佛只要机翼稍微倾斜就会触到山坡上的树。飞机终于穿过峡谷,掠过一片湿地,水中铺满绿草浮萍,似乎有牛群点点,不知是纳帕海还是普达措。总算平安抵达了香格里拉机场,地面温度没有想象中的冷,穿过廊桥,同行的人们隔着玻璃给航站楼上的“香格里拉”几个字拍照。
在等待行李的时间,拨通了客栈的电话,老板惊讶我们到的比预想的早,表示立即出发前来机场接我们。取好行李,走出机场,清冷的空气中夹着凉风,凌乱的头发在空中摇摆,白云飘荡在天边,虽然开始觉得有些冷,但没有像天气预报中的有雨,已经让我们足够欣慰了。

香格里拉机场很小,广场上也没有许多人,少数藏民司机悠闲地吆喝着,笑脸闲言,透着敦厚和淳朴。在冷风中等了十来分钟,司机接上我们,寒暄过后,我们问起直接去雨崩的途径,司机说拼车很困难,整个客栈没有其他旅客第二天准备去雨崩的,包车太贵得1000以上,最经济实用的办法只能是坐班车了,早上8点多从客运站出发,下午2点左右到德钦,再包车去飞来寺、雨当温泉。第二天的行程一时无解,只好到时再看了。
经过一段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逐渐向独克宗古城靠近,香柏树客栈位于古城入口处,狭窄弯曲的街道车来人往,客栈比想象中的还要整洁干净宽敞,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古城中央的龟山公园和转经筒,映着下午斜阳的光芒。

简单洗去一路的风尘,试探性地用滴滴发了一个明早7点出发前往西当村的拼车行程,盘算着如果拼到就是运气太好,拼不到就老老实实坐班车吧。然后,带上相机、三角架,步行到古城走走,客栈老板说古城龟山公园开放到晚上10点多,夜里灯光亮起,会更美。
我们俩踱步在古城的街道,说是古城,其实木结构的房屋都像是新的,因为几年前的一场大火,将独克宗古城夷为平地,珍贵的文化遗产成为了真正的历史,重建的建筑虽然竭力重塑原来的风格,但已没有了苍老的年代感。每座房子基本都已商业化,各式店铺、酒吧、咖啡馆充斥其间。古城很小,绕过几条街道就来到了中间的龟山公园,台阶、庙宇精巧肃穆,提着相机走在台阶上,喘的厉害,难道才这点海拔就有高反,那未来的几天可咋办。
山顶龟山寺香火缭绕,转经筒金光灿灿,道旁的土墙已斑驳,我们虔诚地参拜寺庙中的佛像,顺时针拉着重达几十吨的转经筒转动三周,从观景台望向香格里拉城,灰青色的屋顶层层叠叠,此时便有点古城的味道,天边晚霞微露,映照着远处消失的地平线。
绕着龟山寺转了一圈,依台阶而下,看着往上爬的人们都气喘吁吁,看来大家都一样。广场上人潮涌动,站在白石小桥上,夕阳已映红了半边天,灯笼高挂,城楼耸立,霓灯骤起,似乎有点西域风的意境。

还是早上在北京吃过早餐,急于去客栈推荐的耗牛火锅店吃饭,我们匆匆拍了几张风景,便向热贡艺人阁耗牛火锅店走去,传说这是一家物美价廉的店。我们点了小份火锅,底料、耗牛肉、蔬菜都是配好了的,再点了一份耗牛肉饼和一壶酥油茶,我俩对耗牛肉饼赞不绝口,觉得浓郁的酥油茶完全不像网上说的难喝,火锅反倒成了配角,量很大,然而我俩居然全部吃完了,并盘算着从雨崩出来时再到这里饱餐一顿,事实上我们后来竟然真的来了。

吃的太饱,我们又晃悠悠走向龟山公园看夜景。路上有藏民司机发小卡片问是否需要包车,我们说想第二天一早去雨崩不知是否有拼车的,师傅说有些难,最靠谱的估计还是去做班车了,我们谢过,议论着这里的人们真淳朴,即使不用他们的服务,也热情地给我们推荐更多的选择,还没有被商业化渲染成为唯利是图的奸商小贩。
走回公园广场,虽然这里比北京标准时间大概要晚两个小时,但夜幕已完全降临,台阶和寺庙亮起了灯,闪耀在漆黑的夜空里,描画出清晰的轮廓,支好三角架,尝试着拍了几张夜景。

我们再次拾阶而上,站在转经筒的观景台望望夜幕下的古城,灯火没有预想中的通明,拍出的照片一般。这里的夜晚有些冷,我们继续转了一圈,准备往回走。漫无目的地在古城街巷中穿行,遇到有意思的小店就进去瞅瞅,一家叫作“时光与树”的店卖些书、明信片和纪念品,《消失的地平线》中英版共20元,我们想着回来时买套回去品味。另一家制作出售唐卡的店让我们深深震撼,画工如此精密细致,以致于一幅画就需要用几个月的时间,一笔一笔勾勒轮廓、描绘色彩,最终形成惊艳绝伦的唐卡。店里有两个工匠正聚精会神地绘制唐卡,墙上挂满了色彩斑斓的成品,一侧还陈列着曾被大火烧毁的遗迹,想象着民间艺术的精粹在火焰中化为灰烬,我们不住惋惜。在唐卡画院停留欣赏了许久,我们往客栈走,路上拿起手机惊奇地看到滴滴拼车的短信,竟然有车主回应我们第二天去往雨崩的行程。
通过微信跟车主沟通确认,我们预备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出发,并邀请他来客栈共进早餐。

2:香格里拉—西当村—雨崩上村


徒步数据:西当温泉(2635m)—6.1km,3h—南争垭口(3729m)—3.3km,1.5h—雨崩上村(3200m)

客栈的早餐8点才开始提供,我们初听觉得好晚,以为是因为这里的悠闲的生活方式,但想想时差似乎也并不需诧异。早上7点多起床,洗漱完从楼下接到拼车的车主小伙伴,车主网名叫病毒,是从贵州一路自驾过来的,我们三人将一同驱车前往雨崩
香格里拉早晨的天灰朦朦,冷风轻轻地吹,8点多出城的公路上已车满为患,有成队的车开往稻城亚丁等地方。我们的车驶上214国道,往来的车渐渐稀疏。路过名气很大的纳帕海湿地,远处水面腾起薄薄雾气,平坦辽阔的草原绵延无边,近处用高高的木架支着收割的稻草,只可惜路边电线太多,我们也没停留,只能远远地一瞥纳帕海的风景。

车盘上了上山的路,路在金沙江深壑峡谷之上的山腰间,一直开向峡谷衍生的方向。车上放着赵雷和许巍的歌,空灵的声音,忧郁的民谣,写实的歌词,与这般天地、这般旅行的氛围极其贴切。
天气渐渐晴朗,温和的阳光透过偶尔散开的云,照射着山峦。穿过峡谷,经过一座桥,深黄色翻腾着的金沙江出现在我们眼前,似乎是裹挟着褐黄色的泥沙,奔腾而下,气势汹汹。一路过了好多座金沙江大桥,在奔栏子镇一路沿着金沙江边逆流而上,路边偶尔有些破旧的村落,或依水而建,或临坡而立,像是一场雨就会把满坡的房屋冲刷下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面对贫瘠的土地、不能饮用的金沙江水,一定过着清幽艰苦的生活吧。

天渐渐放晴,待过了奔栏子,到达金沙江大拐湾,阳光已有些刺眼。诺大的观景台没有几个人,踩在木质的平台和走廊上,吱吱作响。观景廊盘旋而下,每个适宜的角度都有环形的观景台供游客瞭望拍摄,滚滚金沙江水绕过对面的山,形成一个巨大的标准“Ω”形状,涛涛江水向南方奔涌而去。

急着赶路的我们,在大拐弯处短暂停留后,继续出发,白马雪山隧道还在施工当中,不过幸好没开通,我们得以沿着白马雪山无尽迂回的公路盘旋而上,一侧是突兀的岩壁,一侧是陡峭的悬崖,远处是矗立的山峰,层峦迭障,越往上,视野越好,滇西北开始向我们展示最原始自然的风光,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一面将依次呈现在我们面前。
来到白马雪山垭口,下车走几步似乎有些呼吸急促,头晕晕的有要高抬的感觉。环顾四周群山,有些山坡上点缀着红黄树木,有些光秃秃的露出红褐色的岩石,有些铺着舒缓的高山草甸,更远处似乎能见到山尖上闪耀着的白雪。

在暖阳高照下,一路的风光无限,无数次忍不住摇下车窗,举起相机朝着对面的雪山、石壁、村落按下快门,留下路上最美的风景。经过噶丹东竹林寺时,遥望对面山坡上可以看到有名的东竹林寺,不过因为隔的有些远,只能看到白色的塔尖。

中午12点多的时候,来到德钦县城,德钦坐落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山坳里,小城依山而建,层层叠叠的楼房占满了整个山坳。我们找了家餐馆,又来了一顿耗牛肉火锅,想着雨崩村可能条件艰苦,尽可能地往多了吃。
饭店老板告诉我们,从德钦出发慢的话大概1个半小时能到西当温泉。事实上我们走了2个小时,还是在病毒开车比较快的情况下。这里必须提一下,病毒开车实在开的太好了,又快又稳,能超车的都超,不能超的绝对不超,特别注意行车安全,让平常坐快车极没安全感的亲爱的也觉得一路完全不用担心。
一路都是风景,看到极致的美景时我们会找个安全的地方停车拍照,俯瞰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仰望冰雪覆盖昂然挺立的雪山,在蓝天白云下阳光洒满山间,天公作美,赏心悦目。

经过飞来寺,来到入滇藏线入藏的交界处,左拐去往雨崩方向,道路突然变得又窄又陡,还好路上车辆极少,路也像新修的,很平整。下到最底处,澜沧江横亘在我们面前,江水跟金沙江一样混浊暗黄,两岸壁立千仞,江水滔滔南流。

雨崩景区入口处买好门票,走过一段正在修建的砂石土路,经过西当村,沿着乡间水泥路,经过7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汽车能够到达的最深处——西当温泉。从这里开始,我们将只能靠自己的双肩扛起行囊,靠双脚翻过山岭,去向我们的目的地雨崩村。
停车场有告示下午4点半禁止游客进山,我们抵达时已是3点半,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大概需要走6个小时左右。上山入口处许多马和驴子,满地的动物粪便,让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刺鼻气味。我们扛上背包,迅速启程,道路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狭窄,足有两三米宽,可能是近年拓宽的,路边的竹筐垃圾桶也早已换成了绿色的塑料桶。沿路立着电线杆,电线杆有编号,从1号开始,待到100号时,正好到达最高点南争垭口。

路很好走,我们也完全没有任何高反的迹象。我们走的快,不时超越骑驴马的游客队伍,也不时见到对面返回来的马队。我们用“扎西德勒”愉快地跟人们打着招呼,依照藏民的习俗从左侧绕行路遇的每一座玛尼堆。随着渐渐深入山林,各种奇异的植物随处可见,有的杉树笔直挺立高耸入云,有的树巨大无比,还有一种树上挂着苔藓类植物,听说是金丝猴的最爱,高山杜鹃、红桦树遍布其间,折断倒地的各种树木到处都是,保持着它们自然生长或消亡最原始的姿态。

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便来到了南争垭口,铺天盖地的经幡挂满整个山岗,能够深切感受到宗教习俗强烈的冲击力和存在感。可能前些日子下过雨,垭口有些路段泥泞不堪,也许这才算得上传说中难走的路。

我们希望赶在天黑前到达雨崩,一路除了喝了点水,没有吃别的补给,也没有坐下来停留,只是迈着步子,看着风景,聊着天,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雨崩。下山的路走的更快,翻过山岭,离梅里雪山更近了一些,穿过浓密的树林可以望见卡瓦格博主峰的雪顶。下坡开始变陡,路上不少碎石土,但我们依然加快了脚步,来到雨崩村检票点,检票点工作人员会给一张5元的券,可以在入住客栈抵5元的住宿费。检票点旁边有个观景台,从二楼看雨崩村的视野正好。
宁静的雨崩村安详地躺在山谷中,雪山庇护,群峰相拥,绿树成荫,流水环绕,屋顶炊烟袅袅,一派世外桃源田园山居的气息。

雨崩村以雨崩河为界,一分为二,上边是雨崩上村,下边是雨崩下村。走进雨崩上村,家家都是客栈,处处人声鼎沸,十一期间正是这里最热闹人多的时节。我们的住宿在雨崩上村,但其实接近雨崩河交界处,寻了好久,折返了一段路,天色已暗下来,在夜幕中又下了长长的坡,终于到达了我们预订的客栈。
先点好了晚餐,回房间简单洗漱后,穿着厚衣服来到餐厅,与车主病毒小伙伴一块吃个晚饭,几个简单的蔬菜已然很知足了,足以抚慰我们一路的奔波。我们吃着聊着,谈起一路的感受,未来几天的行程,第二天开始我们将各奔不同路线了。

吃完晚饭,走到客栈门外,抬头仰望夜空,满天的星斗,编织成一张星光闪闪的网,撒满整个天际,耀眼的银河,横亘在山谷之上,星光璀璨。村里的灯害有些大,我们约好晚一些出来拍银河。待各家客栈的灯熄灭,只留下路上的太阳能路灯,我们裹着羽绒服,带着三角架,来到客栈前的平地。此刻的银河更加明显,从对面缅慈姆峰顶上的土星和射手座发端,像一座星桥横跨在两边的山峰之间,牛郎织女星隔河相望。有位驴友坐在椅子上,时而低头搜索着手机上的云图,时而仰头寻找着天上的星座。我们跟她一起,对照着识别出许多平常用肉眼不易察觉的星座。我们从浩瀚的星空中找到了巨蟹座、海王星等等,每找到一个都会欢声雀跃,像发现宝贝的小孩子。不觉到了深夜,天渐渐凉起来,平地里只剩下我们俩,于是我们挽着腰,仰望着银河,留下星空下的合影。

3:雨上崩村—笑农大本营—冰湖—雨崩上村


徒步数据:雨崩上村(3200m)—4.3km,3h—笑农大本营(3608m)—1.5km,1h—冰湖(3864m)—5.8km,4h—雨崩上村(3200m)

冰湖难度不算大,我们并不需早起,起来拉开窗帘,整面墙都是落地玻璃窗,能够看到对面的雪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加光辉圣洁。吃早餐时人们说早上七点左右的时候日出的光芒刚投射到雪山时,看到了日照金山的景象,那是朝圣者万般期待的礼遇。

吃完早餐,换好衣服,带上装备,我们出发前往雨崩徒步第一条路线——冰湖。以雨崩村为中心,共有三条一日徒步路线。从雨崩上村出发,穿越沙棘林、松树林、亚高原草甸、原始树林、遍布玛尼堆的河流,翻过笑农垭口,经过90年代被雪崩摧毁的中日联合学术登山大本营,碧蓝色的冰湖出现在眼前,冰湖由梅里雪山卡瓦格博主峰万年冰川融水汇集而成,是虔诚的藏民信徒心目中的神山圣水,不得喧哗,不容亵渎。

冰湖的水碧蓝如洗,数条冰川水汇聚而从的瀑布从山顶倾泻而下。我们试图绕冰湖一周,跳跃着越过瀑布水冲刷出来的水道,走到冰湖水的出口时,由于水太深而且水流急,已无法跨越过去了。虽然有人脱鞋光脚趟水而过,但我们觉得这样对藏民心目中的圣水不敬,而且也不太安全,就原路返回了。

冰湖已聚集了许多人,四周遍布玛尼堆,形态各异,见证着冰湖的四季变幻。据说早两个月的时节,冰湖中盛满了未消融的冰,所以才有冰湖的名字。由于雪山冰川极易发生雪崩,冰湖在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是不能靠近的。想想大自然神奇的力量,人类站在雪山脚下,确实显得缈小微弱。

返回经过笑农大本营,在木头搭成的简易房子里歇息一会。我们买了份蛋炒饭,并品尝了下现煮的耗牛鲜奶,炒饭很硬但能充饥,牛奶也没有特别的味道,新当作体味当地风俗了。
回到树林时,从雪山飘来的白云忽而变成细雨,飘散下来,追赶着返程的人们。快到雨崩上村时,雨倾盆而下,几乎要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出门时的好天气让我们完全没有防备,淋得半湿后我们终于来到村里,躲在一处屋檐下避雨,村长家的让我们进屋躲雨,看着雨暂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我们进屋坐到火炉旁,听屋里人聊着琐事。

还好雨没下太久,我们湿漉漉地回到客栈,换装后准备到楼下吃顿好点的晚餐,犒劳下辛苦一天的身体。正好有一家东北来的一家三口正在跟老板商量着吃什么好,于是我们一块定了吃一顿松茸炖土鸡。一小时后再回到餐厅,一大锅美味已准备就绪,再加了几盘鲜嫩蔬菜,下到火锅里,甭提有多好吃了。我们边吃边聊,述说着各自的旅行经历,旁边桌一位独自一人吃着火锅的上海人士大声说着他的传奇经历,他是一家企业的创始人,但不喜欢城市的生活,所以每逢节假日就一定要出来走走,几乎去遍了大江南北的各个地方,雨崩他已经来过三次了,离了婚独自一人,想去哪就去哪,这种洒脱的人生倒也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或承受的。
我说起昨晚的银河拍的不怎么成功,于是上海朋友教我几个小窍门,要将白平衡调到手动档,参数设置为3500左右,并用遮光罩挡住地面的光害,于是这一晚拍到的银河确实要好看多了,虽然与亲眼所见的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4: 雨崩上村—雨崩下村—神瀑—雨崩下村


徒步数据:雨崩上村(3200m)—1.6km,0.5h—雨崩下村(3054m)—5.4km,3h—神瀑(3657m)—5.4km,2.5h—雨崩下村(3054m)

去往神瀑的路线比较简单,我们懒懒地睡了一大觉,悠闲地吃完早餐,收拾行李,开始去往雨崩下村先到客栈办理入住。跨过雨崩河的桥泥泞不堪,桥下冰川水激流而下,走在桥上便能感觉到一阵寒意。

七彩梅里客栈位于雨崩下村靠近村口的位置,去往神瀑和神湖都比较方便。简单准备,我们便从雨崩下村出发,一路沿着神瀑河逆流而上,红豆杉下的石板路铺成缓缓上坡,由108条圣水汇聚而成的冰川水奔流而下,像念着藏传佛教的经语,随着山石的跌宕起伏抑扬顿挫。我们尽量从左侧绕行每一个玛尼堆,俯身钻过每一道五彩经幡,双手合十淋沐着神瀑虔诚的转圈,既然身体在雪域圣境中游走,何不让心灵也经受信仰的洗涤。

在快要到达神瀑的时候,偶遇到了在北京曾经一块户外的驴友小黑,他已定居昆明,此次带着一支队伍一路从昆明过来,一两年不见了倒都没什么变化,聊起彼此的近况,也都过得充实。到神瀑前,我们合影留念,下一次再见,不知何时呢。

关于神瀑有个传说,朝圣的人们到达神瀑后,必得顺时针绕瀑布三圈,并在心中祈祷,若得神山护佑,瀑布的水就会变大。犹豫了片刻,我们还是换上雨衣,双手合十来到瀑布下,瀑布水流忽然加大,将我们衣服浇的湿透,水巨凉无比,我们回到边上抖掉身上的水,不敢再来第二圈。看着一位外国爸爸脱掉上衣,把几岁小女孩的衣服也脱掉只剩条短裤,然后扛着就往瀑布冲,冰凉的水淋在他们身上,小女孩大声尖叫着,父亲全然不顾,一直转完三圈后才上岸来,小女孩居然不哭不闹,反而嬉笑如常。在来神瀑的路上,我们见到了好几次这家三口,妈妈是中国人,小孩是混血,小女孩一路自己走过来,乐在其中。我们惊讶于这样的家庭亲子教育方式,这在中国家庭几乎无法想象,但我们也希望将来这样培养孩子。

神瀑返回的路也没有任何难处,除了接近瀑布的一段路,几乎全程有铺好的石板路,走起来轻松简单。返程我们走了条支路去往禅修洞,有条转经洞路线,洞口只容瘦小身材的一人通过,排在我们前边的人钻了好久才通过,而我们算是比较灵巧地顺利穿行通过,虽然当身子夹在洞口,双手匍匐向前时,确有一种经历生命中之绝望的感觉。

回到客栈,用完晚餐,晚上到二楼露台上吹了会冷风,给家里打了几个问候的电话,看银河的视角不是很好,于是我们回屋准备好洗漱早睡,我们预想明天将是艰难的一天。

5: 雨崩下村—草甸牧场—神湖—雨崩下村


徒步数据:雨崩下村(3054m)—4km,4h—高山草甸牧场(4200m)—1km,1h—神湖(4480m)—5km,3.5h—雨崩下村(3200m)

原准备早上6点出发,客栈老板提醒我们那时天还没全亮,深山中看不见路,建议我们7点出发即可。我们6点多起床,吃了炒饭和面条,买了一瓶红牛,带上雨衣,做好一切准备。7点出门时,天空中飘着微微的雨,抬头一望,惊奇地发现一道彩虹挂在山头,多么难得的缘分,能在雨崩看到彩虹。

于是,迎着太阳雨,伴着彩虹桥,我们从雨崩下村出发,沿着山脊,一路陡升,钻过红叶林、武侠风竹林、松树林,翻过高山草甸,看着白云从脚下升起,化成细雨迎着阳光洒下,抵达此行的海拔最高处4480米的山顶,望着澄澈的神湖水宁静守护在这里,异常详和地看这世间人来人往。


我们从早上出发,一直登顶神湖,一路上都只有我们两人,在神湖边逗留了许久,绕神湖走了一圈,从高处俯瞰草甸和远处的群山,有种天地苍茫的辽阔和雄壮。回去的路上,一共见到的旅行者也不过十人,有一支队伍还是由一位当地的向导带路,神湖一直被驴友们认为是一条既艰难又容易迷路的路线。我们全程下来一共用了9个小时,客栈老板惊讶于我们的速度,说他们自己也要走10个小时左右才能完成。我们为自己的壮举感到自豪的同时,确实也已有些疲惫,还好一路美景相伴,步步皆景,美不胜收。

6:雨崩下村—尼龙大峡谷—尼龙村—飞来寺


徒步数据:雨崩下村(3054m)—10km,5h—尼龙村(2000m)


雨崩村的最后一晚,我们得以好好修整。只是半夜闯入房间的巨大飞蛾把亲爱的吓得不轻。夜里下起雨来,打在屋顶上,我们就这样枕着雨声入梦。早上起来,雨停风驻,阴中有晴,又是一个适合徒步的天气。我们感叹整个行程天气实在太给力,要是真如天气预报的天天阴雨,必然会给我们带来诸多不便,而且也无法欣赏到雨崩最美的一面。

吃完早餐,阳光从窗户洒进来,我们倚窗看了会书,舍不得离开这原始的村落。直到上午10点来钟,才依依不舍地从雨崩下村出发,沿着尼农河顺流而下,踏上松软的泥土路,穿过沙棘林,跨过三座小木桥,经过崎岖不平的青石路,沿途瀑布飞流,在狭窄的悬崖绝壁间与马队擦身而过,5小时20公里下行至尼农村。一路风光无限,路上险象环生。

尼农村停车场,可以拼车前往德钦或飞来寺,30元一位,但得凑够人,或者包车200元左右。我们跟一对包车的小夫妻说好,给了他们60块说好送我们到飞来寺。出门在外,很多事情需要灵活处理,如果我们坚持等着以凑够拼车的人,不知道要再等多久。到飞来寺需要经过德钦县城再折返回去,包车小夫妻似乎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我们一道去了沿途一座据说非常灵验的寺庙,是所有朝圣路线的起点。许多人手持佛珠,围着白色的寺庙转圈祈求平安,庙里似乎还有些宗教仪式,我们也绕寺三周以示对宗教文化的尊重。

路过德钦城,到飞来寺观景台下车,上坡步行至飞来寺观景天堂酒店,酒店位于最高处,视野比观景台还好。办理入住时原先预订的大床房已满,经交涉给我们免费升级到了套房。我俩第一次住豪华的套房,被屋内的奢华程度惊到了。皮质的实木大沙发,两个卫生间,一个超大的浴缸,客厅和卧室朝外的一堵墙全是玻璃,拉开窗帘,梅里群峰就在眼前,我们不禁觉得只在这里住一晚有些可惜了。

酒店的晚餐略贵,份量有些大,我们点的不少,青稞馕特殊香软好吃,反正我是吃撑了。酒店自己也有一个观景台,但夜晚吹着风实在有些冷,刚出门我们就缩回来了,在酒店大厅,有些卖手工艺品的小店,亲爱的想着买一些小手工艺品带回去给班上在运动会上获得团体奖的孩子们,真是一位好老师呢,不远千里给学生们捎上的礼物,希望能让孩子们感念老师的良苦用心。

回到房间,泡上两杯茶,啃着从雨崩中摘来的小野苹果,我们坐在沙发上看了个电影,已不记得电影叫啥名了。早晨起来,拉开窗帘,传说中的日照金山神奇地出现在我们面前,金色的朝阳洒在梅里雪山之巅,如神奇的佛光普照。当地人传说,见到日照金山可遇不可求,需要缘分,看到了一年都会好运相伴。虽然不太相信这些美好的愿望,但此时此地,能够见到,一切都是刚刚好。

7: 飞来寺—德钦县城—香格里拉—北京

早上起来吃完早餐,我们准备出发乘车经德钦香格里拉。飞来寺观景台的大巴车要9点半才有,而且排除的人估计有些多,我们选择了包个面包车前往,40元到达德钦客运站,客运站到香格里拉的班车比较多,9点前到达售票窗口后只能买到9:45出发的车了,看来还是提前预定下比较好。不过时间过得也快,我们看会书,很快就可以乘车返程了。

坐车虽累,我们都很享受沿途的风景,这样的风景即使再从眼前重播几遍也绝不会看厌。一路痴痴地望着窗外的风景,一路回味,我们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雨崩,悄无声息地又离开了雨崩雨崩,原以为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靠近了才知道原来已经与外界并无两样,只是多了些淳朴、敬畏和信仰。我们用短暂的四天时间,徒步31小时62公里,想要最真实地体会这里最原始的模样。枕着屋檐打雨声,遥望日照金山,迎着太阳雨,伴着彩虹桥,穿过森林与竹海,越过溪流和木桥,登临高湖与冰川,看银河星光璀璨,我和你一起,转山转水转佛塔,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本篇游记共含11718个文字,30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人生的意义真的就在于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啊。

2016-11-07 15: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