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西藏》愿你我即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

13
路人甲 LV.2
2016-11-06 11:12 206/2

        这趟出行本无计划,就这样没做准备的出发了,带着对自己生活的无限否定,踏上这段西藏之行,像是对自己最后的救赎。
        因为休假前一直比较忙,连准备背包等一些物品,也是到了临行前的下午提前下班一个小时去置办的。准备得仓促,只有一个背包,一部相机,一个脚架,几件衣服,一本书,就出发了。
        晚上七点,背上背包,朋友把我送到火车站,分别后就踏上了一个人的行程。
       因为是临时起意,提前也没有做计划看攻略,下面的行程尽量用图片去叙述,图片一部分来自相机,一部分来自手机。

下班回家简单的收拾一下,七点钟从家里出发。

临沂北站,人比较少。

到了徐州站,在火车上,偶遇这位前方的青年,他也是一个人出行,以前去过西藏,并一路给我讲了许多关于西藏的事,这一趟他一个人去新疆,在徐州站,我们握手分别,一个往南,一个往北

这趟列车从上海始发,途经苏州南京徐州郑州西安兰州西宁格尔木那曲,然后到达拉萨

火车晚点到达,此刻没有一点困意

终于可以昏睡,也没人打扰,列车敲击铁轨的声音丝毫没有影响睡眠,就这么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坐到窗边看看风景。

途经甘肃

火车在兰州停靠,睡了一天一夜,下车透透气

在火车站下车买了一包兰州留个纪念,想起了宋冬野的歌: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

第二天的晚上九点,到达西宁站,过了西宁,是一个爬升的过程,海拔上升比较快,所以要下车换乘供养列车,火车头也换成了内燃机车头。

换乘的时候列车都停并排停着,所以也比较方便,不用走太多路。

找到自己铺位,放好背包,接水的时候看到制氧机在工作,心里踏实多了。

因为第一次来高原,提前也没有做准备,这一夜还是睡的有点忐忑,还好没有什么身体反应,醒来时天刚亮,已经不少人起来看日出。

高原的日出有别于海边,没有那么强烈,显得更温暖。

车厢里大家陆陆续续都起来,醒来看到高原的云层雾气就在旁边还是挺兴奋。

山上大大小小的洞里都是土拨鼠,有的出来翘着头望着疾驰的列车。

吃过早饭后,列车继续疾驰,偶然看见了几只藏羚羊,大家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拍照,有人说已经到了可可西里

途经可可西里,跟影片里描述的一样,能够体会到“生命禁区”的含义。

一望无际的高原,只有列车在疾驰,坐在窗边,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享受一个人路上的感觉。

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基本平行修建,一路上会看到不少运送货物的卡车,可能是大家习惯川进青出的原因,也可能是到了进藏季节的尾声,青藏公路上自驾的车辆看见的非常少。

途经藏北草原,一路上看见很多放牧的牧民和一群一群的牦牛。

一顶帐篷,一辆汽车,牧民们可能一年只进一次城,卖了牦牛,采购一年所需家用,然后把剩下所有的钱捐给寺庙。我们不要去评价这种做法,更不要去评论这种信仰,去西藏之前确实不能理解,在西藏待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大体能够体会。

在高原上,青藏铁路本身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高原天路。

美丽的草场,远处的羊群,湛蓝的溪水,不用刻意的去构图,随手按下快门都是一幅画。

遗憾没能到牧民家里看看,在这种没有网络没有wife的生活里,似乎与世隔绝的生活里,是否少了一些城市的浮躁,多了些内心的安宁与坚定。

画面里的两个人,白色衣服的是智成师傅,佛家人,非常热情质朴的一个人,因为聊天时他不愿多提起,所以不对他多做介绍;后面的小姑娘,十几岁,自己一个人去西藏,这一路上总不乏遇到一些让人感到佩服的事儿。

途经措那湖,措那湖,位于安多县城西南20公里处,位于念青唐古拉山昆仑山山脉之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海拔高度4650米,面积约300平方公里。

措那湖也是藏族的神湖之一,高原上的明珠

近处的湖水清澈见底

火车翻越5072米的唐古拉山垭口,此处氧气稀薄,只有平原的百分六十,这既是青藏铁路的海拔最高点,也是世界铁路海拔之最。车厢里很多人因缺氧已经开始嗜睡,我也躺下睡了个午觉,不停的做噩梦,索性坐起来,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发现别人也有同样的状况。

一路上都想拍一下火车过弯时的车尾可相机伸不出去。

下午,经过旅途的劳顿和缺氧,车厢里很多人倒下了,走廊里唧唧咋咋嬉闹的孩子也听不见了声音,听说躺了一整天,洗手间里不时会听见有的人在呕吐,大家好像都喝多了一样,车厢里安静了许多,列车员来送了吸氧管,很多人插上了。

因为没有提前吃红景天,所有还是有些担心,尽量放慢了走路的步伐,还好身体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反倒下铺的哥们儿提前吃了一周的红景天,头疼吐的厉害,这事可能也是因人而异。我隔壁铺位的是一位来自南京的导游,她带的东西很全,药品,葡萄糖等。我问她是不是经常来西藏,她说也是第一次,只是提前做足了准备,一路上她也没有什么反应,年龄只有二十几岁,却挺照顾大家,给这个送药,给那个冲葡萄糖,让车厢里的我们在他乡感受到了温暖。

到达安多站,海拔4702米,火车没有停站。

到了那曲站,火车停靠十几分钟,大家下车透透气,虽然那曲站海拔有4513米,空气却异常的清新,因为是下午,能感受到凉意,下车像是进了冷气房,清新而又透彻。

高原上一会儿晴天一会儿雨,火车的左侧黑云压城,而右侧又是晴空万里。

不久,一处雪山出现在视野里,这是一路上见到的第一座雪山,很多人忍着头疼也站起到窗边看看。

摩托车,牧民的主演交通工具

这可能是牧民大户,星星点点的黑点全是牦牛。

经过两天两夜的行驶,火车终于到了拉萨,下了火车,脑子一片空白。

拉萨站进出站的列车很少,所以站外很冷清。

站在拉萨火车站外,跟自己合了个影。

火车站外很多出租车,装满了人就走,这时拉萨夜幕降下,下起了小雨,如此刻的心情。

从这儿开始了在拉萨的生活。

租车把我送到了平措,提前在网上定的客栈,听说是拉萨最火的一个客栈,在比较繁华的地段,购物和出行比较方便,离大昭寺五六百米,离布达拉宫一千多米。平措有新老两个店,分别在马路的两侧,我选择了老店。

放下行李安顿好,到楼下大堂找吃的,碰巧遇见霖霖特穆尔,她也刚到不久,一个热情的阳光的姑娘,她告诉我,楼顶能够看见布达拉宫,我点了份晚饭后,气喘吁吁的爬到楼顶,看到了远处的布宫。

第二天早上,阳光照进房间,起床吃过早饭后背上相机,往大昭寺方向走着。

拉萨确实是日光城,阳光特别明亮,透彻。城市南北并不长,两张图片便是南北两侧。

客栈离大昭寺很近,穿过八廓街就到了,站在大昭寺广场。

看到大昭寺外磕长头的藏民,我才明白了为什么那坚定的信仰从此会深入骨髓,永志不忘。

拉萨城内会常看到有这样的狗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任凭身边人流穿梭,它们都懒得抬头看看,享受着拉萨的宁静。

附记:"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磕头朝圣的人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是为"身"敬;同时口中不断念咒,是为"语"敬;心中不断想念着佛,是为"意"敬。三者得到了很好的统一。"磕长头"分为长途(行不远数千里,历数月经年,风餐露宿,朝行夕止,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执著地向目的地进发)、短途(数小时、十天半月)、就地三种。"磕长头"为等身长头,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磕长头的信徒绝不会用偷懒的办法来减轻劳累,遇有交错车辆或因故暂停磕头,则划线或积石为志,就这样不折不扣,矢志不渝,靠坚强的信念,步步趋向圣城拉萨。 

大昭寺是藏传佛教信仰者心中的圣殿,是许许多多藏族信徒跋山涉水,不辞千辛万苦,不畏千难万险而来朝拜的地方。当你进入西藏,无论是在来拉萨的途中,还是在环绕着大昭寺的转经道上,你总能看到那些衣着简陋,甚至有些篷头圬面磕长头的人们。他们有的年世已高,步履蹒跚;有的脸似古铜,写满苍桑;有的身体已勾曲着,难以站起;有的两鬓如霜,手若老树,但他们依然将双手高高举起,一丝不拘地三步一扣首,行进在礼佛的路上。

买了张票从右侧游客通道进了大昭寺。

大昭寺内不允许拍照,跟随祈福的藏民转完寺内后,来到楼顶平台,楼顶大多是游客拍照,很少有当地藏民会上来。

背着相机时常会有游客请求帮忙拍照。

漫步在大昭寺中会发现,这里的人们对佛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这里很少能看到汉族地区那些土豪们一掷千金的场面,就是用来敬佛的钱款也多是一元一元的,很少看到百元面值的钞票。然而人们更多的是满怀虔诚与崇敬,在佛前深深地匍匐下身去,表达的是敬意,没期望有太多的回报。甚至有许多藏民是从家里用暖水瓶提来一壶酥油茶,恭恭敬敬地添加到佛前的酥油灯里,就连外来的游客也有些人愿意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佛的敬意。因此在西藏的佛寺中到处都弥漫着酥油的味道,就像是人们对佛的信仰,在不经意间充满了人们的生活,此刻似乎理解了牧民们的信仰。

拉萨没有超过布宫高度的建筑,在大昭寺楼顶,能够清晰的看见布宫。

大昭寺广场上的一位喇嘛,当时觉得他很像一位电影演员,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像谁。

出了大昭寺,在八廓街溜达着,在街边的餐馆里点了一碗牦牛肉水饺。

北京东路两侧,传统的藏式建筑。

转山,转水,转经

布宫后的龙王潭公园

每天都会有很多藏民来这里转经。

光明甜茶馆,在八廓街上,拉萨比较有名的一家甜茶馆,离客栈很近,过后的一段时间,有空就会来这里喝茶。

这里喝茶的人以当地藏民为主,并没有景点餐馆的感觉,很地道。

炒面,甜茶

晚上布宫的夜景值得去看

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并没有嘈杂的感觉。

忽然想起大话西游里的一句台词,紫霞仙子和东洋武士站在城楼上,看到远去的至尊宝说:远处那个人,他好像一只狗啊。

到了拉萨以后一直没有喝到酥油茶,这一天早上起来,和客栈的小伙伴一起在八廓街的巷子里找了个小餐馆,吃了早餐喝了一壶酥油茶

拉萨街景

下午来到西藏博物馆,了解一下西藏的历史

晚上的大昭寺广场格外好看

晚上围着大昭寺转经的人依旧很多。

带着孩子来朝拜的,随手抓拍了一张

玛吉阿米,比较火爆的一家餐厅,说曾是仓央嘉措约会情人的地方。

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在大昭寺的后面。

晚上拉萨的街上人和车都不是很多,在这儿再也不用担心堵车。

准备去一趟珠峰,和客栈里的朋友一起拼团包了一辆车,大清早准备出发

等待取边防证,珠峰、阿里地区都需要办理边防证,路上才可以通行。

一路行驶,出了拉萨城,途径雅鲁藏布江

戴着鸭舌帽,专心喝奶的姑娘叫zr,今年19岁,大二学生,一个人从广东过来,在客栈里做了一个月的义工,这次和我们同车去珠峰,全程高反最小的一个。

也许因为没吃早饭,也许因为路过雅鲁藏布江的时候下车跑了一会,到了岗巴拉山的时候就有些头晕,连相机都不想举起来。

辗转到了羊卓雍错,人们常叫她羊湖,美,和图片上看到的一样。

近处的羊湖

这哥们儿,我们后车唯一一个跟我们有互动的,长相自带喜感,拍照时候总有他,后面也还有他的靓照。

这张照片我冲印了出来,挂到了家里照片墙上

来自湖南湘潭的“耳朵”,一位成熟随和的姑娘。

午饭后,路过卡若拉山

溪水特别的凉,但看到这风景,能平静下来

继续赶路

路过一个村庄,家家都有晒的牛粪

走了一段搓板路,有种肺都被颠出来的感觉

天气说变就变,和人一样,刚刚还是晴天,又下起了雨

路上遇见下雨塌方

雨水把山上的泥土冲下来,已经淹没了大半个马路,还好我们的司机师傅是藏族人,很有经验,果断冲过来了,轮胎在泥水里打转的时候,我举起相机抓拍了这么一张,他说在晚一会我们可能就过不去了。

才一会儿,天又放晴了

雨后的青稞麦田

下午,到达日喀则,需在这里住一晚

日喀则是去珠峰的一个中转,上去和下来的人一般都会在这里住一晚,在客栈里遇见几个刚下来的年轻人,听他们说,前一天刚有一个年轻人在珠峰挂掉了,被抬走了,听到这儿心中还是会有一些忐忑。

日喀则住了一晚,海拔和拉萨一样,所以没有什么不适,早饭后出发,我还是一部相机,一件冲锋衣,氧气、大衣我都没带

一路上路过一个个小村庄

一路上会有很多这样的安检站,车上人员都需要下车,到里边刷身份证通过

司机则需要领限速条,然后在下一个站点交限速条,不能提前到达,否则就是超速

老李,一位穿着凉鞋上珠峰的大咖

,318国道,五千公里处

徒步的藏民

到了珠穆朗玛保护区,离大本营还有一百多公里

阳光晴好,天气微凉

是的,这哥们儿又出现了

在近五千的海拔,大家还是舍命一跳

始终不知道他叫什么,但他始终自带笑点

中午在定日县城吃了顿饱餐,到了珠峰大本营吃的就少了

午后,到达珠峰大本营本北大门

一路环山公路蜿蜒而上,远处喜马拉雅山脉

在如此高的海拔,荒无人烟,除了偶尔的车辆,基本见不到人,途中却遇见这唯一一位徒步的英雄。

翻越了一座座山脉,行驶了一个多小时

车行驶着,不停的转弯,海拔上升,车上的人大多有些不适,不再说话,耳朵已经睡了,好像ZR并无感觉,依然望着窗外

行驶了有两个小时左右,停车,大家下车活动,拍拍照,这会都活过来了

珠峰脚下住着几户人家

到达绒布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在这儿也还有个帐篷安检站

远处云雾中,依稀可以看见珠峰

下午六点,到达珠峰大本营安顿在卓玛家的36号帐篷

大本营连串的帐篷,这个季节已经是大本营的尾声了,听说不久就会下雪了,大本营的帐篷也都会撤走了

安顿在二号营地,去一号营地需要乘营区的车,一路的石渣路,开了好长一段

到达珠峰一号营地

大本营的小山丘虽然不高,但在这海拔爬上小山丘还是会喘的很厉害,眼冒金星

一号营有几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晚上不准留宿,只有这几顶帐篷,估计是登山队的

天暗下来,起了风,飘起了小雨,吹的经幡哗哗的响,气温骤降,手机揣在兜里都冻关机了,只穿着一件冲锋衣,冻的手都疼

远处的珠峰已被云雾包围,天上飘着小雨,很多人说来珠峰是靠缘分的,珠峰常年会被云雾遮挡,能不能看见珠峰,要看有没有缘

在这儿为一位朋友挂了条经幡,听说风吹动经幡,每飘动一次就是诵经一次,把祝福写在经幡上,随风每飘动一次,就是祈福一遍,看着那条飘扬的经幡,也算完成了一桩心愿。

乘车回到大本营,帐篷里卓玛生起来了火炉,牛粪烧的很旺,大家围着火炉,帐篷里很暖和。

天黑前,帐篷外有人呼喊能看见了,拿起相机出去拍了几张,终于看见了珠峰的一角

十点,天完全黑下来以后,大家陆续躺下了,背了一路的三脚架只为拍这儿的星空,拿着脚架出了帐篷,天气特别冷,呼吸会有白雾,不开手电伸手不见五指。

这种星空、银河,好像只有小时候才见过

远处已经可以完全拍到珠峰

架起相机,在星空下划出一道道光轨,拍到一点多,冻麻木了也还是不愿回去

回到帐篷,整个人快冻僵了,帐篷里火炉晚上是要熄灭的,怕燃烧耗氧,帐篷里缺氧厉害,盖了两床被子还是没有一丝暖意,头开始昏昏沉沉,很难入睡,对面的老李睡不着,一会起来坐着一会起来走走,听说一夜没睡。

清晨起来天刚亮,已经完全可以珠峰,珠峰的壮美让人激动

珠峰上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帐篷邮局,可以在这儿寄明信片,邮戳会很有意义

从珠峰下来,车上睡了一整天,这一天发生了什么甚至现在都记不起来,只是下午到了日喀则,洗了个澡以后整个人才活过来,然后和耳朵他们一起出去找吃的

日喀则,看当地人玩骰子,他们会摔的很响,赌的东西也好像是贝壳类的东西

这个以前只是在课本里见过

远处的扎什伦布寺,班禅的行宫。

日喀则的街头很热闹。

找了一家藏餐厅,这几天终于吃了顿像样的饭。

还是一壶酥油茶

这儿的藏火锅

青稞酒,虽已戒酒,还是倒了一杯尝了一下味道,像饮料又有点像鸡尾酒,算是不错

这时候能够静下来

满山的转经筒,转完一圈要一个多小时

这一夜在日喀则睡的比较轻松,清晨起来,大家带着满满的状态,赶回拉萨

路上有一段已经下过雪,这时才是八月份

雅鲁藏布江

快回到拉萨了,也不再着急赶路,大家下车望着远处的雅鲁藏布江,悠闲的晒着太阳

司机师傅是藏族当地人,他带我们找了一家非常好吃的火锅,两大盘肉,就吃饱了一桌人,也是这顿饭,让这一桌人后来成为了朋友。

雅鲁藏布江边,湍急的河水流过峡谷

路边有藏民卖野生山桃,和栗子大一点,很好吃

回到拉萨以后,享受着一个人在日光城的时光,吃饭,溜达,晒太阳。

日光城

清晨的布宫

布宫内部不允许拍照

布宫是拉萨的最高建筑,站在布宫看拉萨

布宫后的格桑花

还是不能免俗的掏出五十块钱拍了一张

抓拍这一张朝圣。

晚餐我们一起约在蒲巴仓餐厅,可惜没吃上石锅鸡,需要提前几个小时预定才行,老李去跟他们交涉,说只要给我们做就行,餐厅老板很负责任的告诉我们,做不了,制作的环节不能省。

这一天晚上,大家聊了很多,成年人就是这样,有些事在心里憋太久了。

第二天起床后,打车去吃措姆凉粉,听说特别好吃,司机师傅说快雪顿节了,这是藏族最盛大的节日,全城都要放假,说应该等到雪顿节后再走。

十一点多才开门,排队排了第一个

他们家凉粉,酸奶,凉粉饼都很好吃,酸奶比内地的酸很多

下午和耳朵,老李,竹子,悠闲的逛了一下午,坐在刚吉餐厅,看着大昭寺,然后点了一大份这儿最好吃的牦牛肉包

回到平措,睡了一会,越是要走了,越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大厅坐了一会,给朋友寄了几张明信片

明天就要走了,非常不舍,晚上和老李他们一起在平措楼顶酒吧坐了一会,聊聊相聚,聊聊分别,摇骰子,我输了,输了要唱首歌,唱出了内心。(老李,竹子的父亲,一位幽默的像哥们一样的长者,对生活比较有想法,交流中总能说到重点,待人诚恳)

起的最早的一天,吃过早餐,最后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再来。

花生还在架子上熟睡,背上行囊来不及告别…

本篇游记共含6853个文字,30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2016-11-07 20:26

2016-11-07 21:2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