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清洁旅行 –念念尼泊尔山间徒步 2011年ABC 2012年ACT

155
suixi LV.6
2016-11-06 16:26 1058/2

尼泊尔徒步回来已经好几年了,深深念念,我无意再叙述行程了,仅仅是写一些旅途的花絮以记录自己走过的路以及彼时的心情。

喜欢徒步、爬山这种旅行方式,过程可以吐出身体里的浊气,呼吸新鲜的空气,对整个身体的内分泌调节很有好处,特别喜欢高原早晚清冽的空气。

2011年11月
进入安娜普尔纳峰保护区徒步

尼泊尔,堪称山地发烧友的天堂。
整个喜马拉雅山脉区域是不过度开发,不通公路,所有出行都是靠一双腿,物资也是靠人驮进山上,尼泊尔很穷,但人民安贫乐道,简单清净!友善、不浮躁。

尼泊尔徒步很自虐,虽然身体很累,但内心是喜悦的,回来时人很呆,一路的人文风景都在脑海发酵,回味留恋。

深爱旅行这种偶尔的奢侈生活方式,去过发达国家,享受过夏威夷的沙滩阳光美食,用力呼吸过新西兰的湿润干净空气,领略过俄罗斯充满活力与自由的艺术景致以及金碧辉煌的宫殿、东正教教堂的洋葱穹顶,唯有这里,深深念念这片土地,没有肉吃,对食物无法执着,只有低头走路,抬头、转身看风景,最大收获是行脚的感悟。

有人说:“如果你期待一下飞机就能看到精美绝伦的木雕窗户、巍峨耸立的佛寺、还有美艳动人的沙丽,那么保准在迈出机舱门的第一步就会失望。没有比加德满都机场更简陋的国际机场了,光是那漫天尘土和低矮破败的楼房,就让人觉得进入了落后的农村。但是,只要你挨过那泥泞、颠簸的机场路,就会进入到一个飞舞着音乐与神灵的国度。起床就能看到雪山,到处都是便宜干净的小旅馆,可以在开满紫红色鲜花的餐厅院子里,要一壶奶茶,抱上一本书,在太阳下打个盹……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样的假期美好的呢?”

博德纳大佛塔(Bodhnath Stupa),我能在佛祖诞生的国度长点智慧吗?

佛教距今2500多年,由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的蓝比尼)王子乔达摩·悉达多所创。西方国家普遍认为佛教起源于印度,而印度事实上也在努力塑造“佛教圣地”形象。这使得很多人产生佛祖降生在印度的错觉,这让尼泊尔民众一向不满。

晨曦中的博卡拉,被雪山环绕,是多条尼泊尔知名徒步线路的起点和终点。

Pokhara–Nayapul起步。

起步不久,心情雀跃

棠哥与当地小孩玩耍

暮色四合的村庄,总有一盏温暖的灯光等着你。

天气很好,一大早就能看到金山,是对我们起步的一种视觉奖励。

Tikedhunga(海拔1500米),早上在清凉的农家小院露台吃早餐。感受乡村的宁静。

不可想像,翻山越岭,穿越原始丛林,爬过一座一座高山,up-down,up-down。原来自己是可以,每天走6个小时,完全可以做得到。

一路高山梯田与农舍。

喜马拉雅山脉总长度的三分之一位于尼泊尔的境内,这个国家拥有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山有8座。这里被誉为徒步者的天堂,有着世界上最多、最好、最美、最完善的徒步线路。

一路的高山杜鹃花树,春天开满花一定很美。

下午4点到达Ghorepani(海拔2874米)。今天海拔上升1300多米,房间的玻璃窗正对着道拉吉里雪山。客栈太阳能热水被木子用完了,轮到我洗时水龙头流出来的全是冷水,冷得我哆嗦了好久腰才能直起来。

大家勤快地洗衣服呢。

Poon hill(3210米)
世界最佳观景台,看道拉吉里雪山的最佳位置,同时可以看到安娜普尓纳(Annapurna)群山、鱼尾峰(Machharba,又名Fishtail)和尼尓吉里雪山。

4:30早起从Ghorepani(海拔2874米)上山观日出,起步时十分寒冷,全副武装由头包到脚,走十多分钟就全身发热,出汗,在山顶平台等待日出前又冷得不停哆嗦,山顶小店5点开始煮茶,喝着热腾腾的black-tea,由头暖到脚,等待日出东方的那份期待,刺眼的太阳喷薄而出的喜悦,彼时的心情与彼时身边的人,都是雀跃的!

和煦的阳光

看完日出回到Ghorepani 住的小客栈吃早餐,9点开始再出发。

长成乔木的杜鹃林

上山走到了一个视野很好的高地平台,可看到几座雪山。也可以回头看到昨晚住的客栈(蓝屋)以及清晨观日出的 poon hill 。

继续下到谷底午餐,下午5点到Chuile,这天走了12小时,海拔由3210米降至2235米,一路都是茂密丛林,溪涧,寄生的藤蔓也很多,植物品种也很丰富。

今天从Ghorepani到Poon hill 再到Tadapani到Chuile,翻了两座山,穿越无止尽的阴暗丛林从山顶直入谷底,再上山,下山,非常崩溃,累坏了、腿酸得须蹒跚才能爬上客栈房间了。

一天走了两天的路,没有经验,第二天没有好好休息。

祈福的玛尼石

原始丛林

入住这家旅馆。
旅馆朝东南,早上柔和的光线洒满整个大厅。

Chuile(海拔2235米)这家旅馆,有一个超级温暖的铁皮炉子,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聊天。早上的光线柔和温暖,超级喜欢,有一个大平台,对着山谷,可以看到雪山。
尼泊尔徒步,如果对自己要求不高的也可以走两天找个有感觉的山间小旅馆呆着,也很享受。

路过小女孩的家,歇了一会。

滚落河谷的巨石

Chuile客栈出来以后就一直沿着庄稼地下降到山谷的河边,过桥,等着爬坡再直线上升近1000米的海拔到Chhomrong村,中午膝盖已经隐隐作痛了,坚持走到村顶。下山左腿又痛到一拐一拐了。勉强磨蹭到sinuwa。两天的up-down-up-down。左腿已经发出警报需要休息了。

学习按自己的节奏走就好了,停下小息,喝茶(有咖啡,柠檬茶,姜茶选择)。

在Sinuwa客栈,大厨鹏哥亲自掌勺,椰菜炒土鸡,犒赏一下。

吃了鸡肉补充了能量,睡醒继续出发。

日出

在Sinuwa(海拔2340米),Sherpa客栈房间对着山谷,向阳,睡在床上暖洋洋的,两面墙是玻璃,可以俯视整个山谷,早上可以观日出,夜晚又可欣赏山顶Chhomrong村的夜色。小院子里挂满了多肉植物,花基金盏菊恣意怒放,来回住过两晚,早上会被诵经声唤醒!客栈的佣人早起,清洗花器,剪下鲜花安放在一间经堂,点燃香薰,一边唱诵一边洒水,洒遍一楼的花园、大堂、走廊!

房间的窗户对着山谷

旅行回来,你会发现一些细碎的记忆都是路上曾经呆过的客栈留下的。

在这里的山间徒步简单充实,贴近自然,风景随自己的步伐在眼前一一掠过,路上,每走1-2个小时就有村庄茶屋可供小息,喝杯咖啡、奶茶、或者柠檬茶,你也可以停下脚步住下,洗漱晒衫看书发呆。茶屋可以提供吃住,这就是尼泊尔的神奇魅力,你无需驮着装备在路上走,也无需住帐篷,除非你参加专业的徒步公司安排的服务。

依山而建的Chhonrong村


由于右腿膝盖走伤了无法同速跟着队伍,木子给了我一个拥抱就转身走了,把我一人扔在异域异乡的bamboo。我很无奈,心情很低落。孤独感笼罩着自己,下午还下了雨。我叫自己适应它,看了一会书,就到旅馆的大厅烤火,遇到从广州来的梁生,跟他聊天,心情好了很多,晚上睡觉我怕黑,房间的隔音很不好,左边房间是日本人,右边房间是白种人。感觉有人睡在身旁,也好,有安全感。终于可以安心睡了。

Bamboo(海拔2335米),顾名思义,真得是很多竹子,在这里,竹子与雪山同样可以在同一组镜头出现,这里的山谷很阴湿,印度洋的暖湿气流下午就会沿着山谷升上来,山上会起雾,太阳一下山,气温马上就下降!

喜马拉雅宾馆(Himalayan hotel海拔2840米),这段路程会经过几处雪崩槽沟。

这里是通往安娜普尔纳峰保护区的门户,这段徒步线路是最容易发生雪崩的地方。


照片来自鹏哥棠哥木子

鱼尾峰大本营(Machhapuchhare Base Camp),海拔3720米。

随着海拔升高植被已由丛林变为低矮的高山草甸。

雾气上升将山谷笼罩起来。

360度雪山环绕的安娜普尔纳峰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海拔4130米。

到达ABC大本营的喜悦与满足。

喜欢这种灵魂附上躯体的旅行。
曾经想过我的上一世是否是藏区匍匐、磕长头的修行者?阿弥陀佛!

日照金山

由于腿伤提早两天下山,我在Jhinu(Hot spring)的小旅馆住了两晚,这里有天然温泉位于山谷中,从旅馆出发还需要走30分钟的下山路,谷底有一条奔流的河,岸边有三个温泉池,男女共浴,我只能穿着T 恤泡。多天来的辛苦,在这里竟然有一个天然的温泉让我洗去一身的疲劳,阿弥陀佛。

木子和鹏哥棠哥为了尽快下山与我团聚,一天时间从Sinuwa赶到Jhinu。

按耐不住的喜悦

鹏哥在厨房忙着。

为了庆祝成功徒步ABC,晚上加餐了。

一路阅读的棠哥。

从ABC大本营回到温泉旅馆,大家都很放松,泡完温泉就洗衣服。

走累了,尽管晚上有点萎靡,但起床看到太阳,雪山,就又充满能量了。

很享受旅途

很多落石

加德满都–泰米尔的手工小店

位于加德满都的猴庙,佛塔既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尼泊尔最神圣的藏传佛教圣地,山顶已被猴子们占据,是佛教与印度教并存的寺庙。

巴克塔普尔(Baaktapur,老名叫巴德岗),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是中世纪加德满都山谷的三座城邦之一。也是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座。

巴德岗的鹏哥,从山上下来已经瘦了一圈。

这个门楣木雕叫陀兰尼。

等待一个不归家的人吗?

精美绝伦的木雕

我们住的Sunny guest house,位于塔乌玛蒂广场北端的绝佳位置,建筑本身就是极有风味的纽瓦丽设计,房间有非常精致的木雕格子窗,屋顶有一家出品不错的餐厅。

集市

上学的姐妹,精灵可爱

巴德岗古城的小巷尝过这种蒸饺(Momo),当地人叫喜马拉雅味道,只有探访过尼泊尔山地的你才会嗅出它的气息。

Sunny客栈的钥匙牌和餐厅的餐牌也是纯手工的

Sunny cafe 餐厅,木子点的酸奶与三文治。

博卡拉尝过非常好吃的重芝士披萨

这种木雕小圆几可以拆卸重装,后悔没有买一个回来。

博德纳佛塔(博大哈)
亚洲最大的佛塔。临走的一天从巴德岗坐公共汽车到这里,傍晚时分感受过佛教信众的虔诚,在金色佛塔上的佛眼的注视下,巨大的塔基旁,满是手摇转经筒、嘴里吟唱佛咒的藏民在转塔。

博德纳(Bodhnath)村是尼泊尔藏族社区的精神信仰中心,村里的绝大部分居民都是藏族流民,同时,这座佛塔也吸引了许多夏尔巴人,他们是16世纪移居尼泊尔西藏部落的后裔,在这里你也会看到许多身穿栗色长袍的西方修行者(亲眼目睹了行大礼拜的信徒)。

Namaste,打扮靓丽的尼泊尔少女,估计准备走亲戚了。

2012年10月开启第二次尼泊尔徒步

——安娜普尔纳峰环线(Annapurna  Circuit  Trek)。

喜欢在山间行走,没有车流人流,没有喧嚣嘈杂,喜欢这种简单的旅行。走累了在茶舍里叫一杯奶茶或咖啡,也可以是柠蜜,这些都令我念念不忘。召唤我再次踏上尼泊尔这块土地,虽然加德满都脏、乱、毫无秩序,一刻都不想停留,但是山上的宁静、对高原雪山的执着令我一再地前往。
旅行回来的回味留恋,碎碎念念,大抵就是旅行对我的滋养

加德满都包车到Besisahar(海拔800米),住在这家小旅馆。旅馆主人拾金不昧的精神令我们很感动。木子的钱包不慎漏在旅馆的房间,当发现遗失时背夫帮忙电话联系旅馆老板,老板找到夹在床垫与墙壁的缝隙里的钱包,为了节省我们的时间,雇摩托车将钱包送到我们起步的地方。实在太感谢了。

虽然汽车已经可以开到Chame,但还是建议从bhubhule起步。沿途一路的梯田、稻谷金黄金黄的,满怀秋收的喜悦。

坐Local  bus到达徒步起点Bhulbhule。

背包都是60升以上,除了换洗衣服,保暖衣裤,洗漱用品、睡袋外,带在路上还有这些食物:

红糖、姜茶(普洱茶)、咖啡
麦冬、沙参、花旗参(泡水喝,防止高反)
麦片、葡萄干、果仁、奶粉
巧克力、牛肉干、饼干
罐头、榨菜、公仔面
海带、紫菜、虾米、瑶柱(有机会就用来煮汤)
红枣、枸杞、姜(鹏哥用来煲鸡汤我们喝)

丹麦来尼徒步的女孩一起步就扭伤脚了,估计旅行计划只能泡汤了,假期只能留在客栈休息等待脚伤复原,我们的背夫在逗她唱歌呢。

安娜普尔纳峰大环线,囊括了低海拔到高海拔的风光。从海拔800米左右的pokhara一步步上升到海拔5416的Thorong-la pass,再一步步回到Pokhara,海拔落差大,一路上的植被、地貌种类非常丰富,水稻与雪山可以在同一组镜头出现,垂直高度的变化带来的不同体验-田园风光(梯田)、河谷、森林、草甸、雪山、湖泊。

虽然我不是很有钱,但是我可以有这样奢侈的机会去欣赏旅行这门艺术!我为有这种福气而高兴😃

这条线路沿Marsyangdi马斯扬第河峡谷而上。

由世界自然基金会和马亨德拉国王尼泊尔基金会在1986年创建了安娜普尔纳保留区计划(ACAP),这个计划的概念非常简单: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条件,合理控制旅游业的发展,保护自然遗产和发展当地居民教育,(所有的资金来自于国际代表和旅行者所花费的门票)

一个国家公园并不能完全保护安娜普尔纳。同时,还需要给当地老百姓建立保留地。安娜普尔纳保留计划成为喜马拉雅山脉地区保护工程的一面旗帜。

我们住的Bahundanda村的客栈,非常舒服,村庄周围都是梯田,种着水稻,稻子黄了一层又一层。

很多人无法理解我总是去尼泊尔徒步,你只要来过必定欲罢不能喜欢上,你会什么也不用想,时间、费用都不是问题,慢慢的走慢慢看,迎晨曦送晚霞,能够达到这种状态到底是一种什么福气。

阿弥陀佛!

对面山体修的公路

木子见到baby 都想抱抱

大环线上要经过很多座桥

到达Tal 村子前要爬一个要命的坡。

Tal(海拔1700米)村民在河谷聚居,这里从前曾经是一处湖底,马斯扬第河迤逦而行。

鹏哥在这里准备我们的午餐,有自带罐头鱼,感恩。


Timang(2610米),看马纳斯鲁雪山(Mt.Manaslu)的最佳位置!我们在风景最好的屋顶露台喝茶吃饭,雪山背景,阳光灿烂,把行装全部脱下晒太阳。

Timang村有着怒放的鲜花来衬托雪山的伟岸。

Mt.Manaslu,玛纳斯鲁,世界第八高峰,海拔8156米!

行走在如此壮美的景色中,夜里醒来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

快到Chame了。

Marsyangdi,马斯扬第河两岸峡谷。

这种山间徒步旅行,我称它为洗身,洗心运动。
一路上我会不停流鼻水,放屁,这是排出浊气,促进身体内循环一个很好的过程。
心灵上的触动是通过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体会路上食物稀缺来放下对饮食的执着,从而感悟对金钱、衣物、财产、朋友家人的贪执也是要学习放下。 

在山上徒步,人会变得简单。只要耐得住寂寞、有体力、不赶时间,身上的疲劳是可以承受的。

Chame 到 Dhukur pokhari(海拔3200米),鹏哥与背包客、背夫进行的高山足球赛。

在Chame看见漂亮的安娜普尓纳ll。

Annapurna安娜普尓娜,世界第十高峰,海拔8091米!
山体有5座主山峰,有“收割之神”之称,频繁雪崩、俨然一把大镰刀、大砍刀。将攀登者的勇气和身体摧残殆尽,恶劣多变的天气,复杂的冰雪地形,登顶死亡率却居14座8000米高山的第一!

尼泊尔,喜马拉雅山横亘在国土的北面,原住民的安贫乐道(当地人都非常贫困,仅能维持最低生活水平,且90%都是穷人),他们过着简朴的生活,守着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食物只有土豆、米饭,肉类很少,养的鸡舍不得吃。

置身在这清澄的土地里,幸福的燃点可以很低,我们平日不屑的一碗鸡汤在彼时可令我们欣喜若狂。

绿宝石一样的湖水

只有爬上了高地Ghyaru村,你才能看到人面雪山下的Lower pisang村有多美。

高山峡谷,非常壮美

一路听着琼英卓玛唱诵的《行者》,很想知道她在哪个寺庙修行?我可以在路上邂逅尼师吗?

喜欢听她的歌,琼英卓玛是尼泊尔Nagi寺院的一名僧人,她的歌曲,几乎没有一点高音。她所有的吟唱都是和佛教有关,曲调是那么纯净、动听,不带一丝尘世间的浮躁和喧闹,实在是陶冶性灵,安宁身心的妙音。

从Lower pisang 过桥上 Upper pisang 再要走一段路,再过桥开始爬一个绝命的海拔上升700米高的坡,无数个“Z”字路等着我们,到达pisang-Ghyaru村(海拔3670米)时要花两小时,我们选择走这段高路,事实上这里已经进入大环线风景最精华的地段了,可以看见漂亮的安娜普尓纳ll,还有人面雪山,走得异常辛苦。

英明选择,高路风景非常美

鹏哥与玲伶爬得脚步浮浮,龇牙咧嘴,痛并快乐着

阿弥陀佛

2012年大环路上除了收获风景,最大收获是路上行脚的感悟,觉得自己需要整理的东西太多,太多,家里衣橱的衣服,厨柜里的杯碗蝶;心灵上的不良习气,还有如果身体能够放下几斤肉就更加完美了,还是执着自己的身体!
想想有一天,医院病床就是生活的全部,床边的小柜子怎样装下我家里的心头好?

一路的风光、植被和人文景观很丰富,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平复它们给予我的冲击!一两年都在我的脑海发酵!

平日里也会不时想起自己曾经探访过的这些山间小道以及散落其中的村落,那种温暖会在心里一点一点的化开。

这些年,经常在喜马拉雅山区域流连驻足,受到寺庙、佛像、经幡、转经桶、玛尼堆、酥油灯、神山圣湖、观音菩萨心咒-六字真言的加持!   因缘让我有机会有福气拥抱佛法的智慧。我愿用此生学习,做一个具足正见的悉达多的追随者。

Upper pisang至manang(high way)
大环线风景最精华的地段了,一路雪山相伴,从安娜普尓纳ll-lll,在人面雪山的注目下行走。

父亲要有静候花开的耐心。

在山间徒步,可令人远离迷惑,只有在这种清净环境下踽踽独行,你才有机会去仔细地审视自己,每天营营役役地忙乱,身体处于不饥不饿的麻痹状态已经很久了、心里麻木僵硬得越来越没有悲喜感,散乱的心无处安放,我们总习惯想拥有的比需要的多,而无法拥有时就会紧张焦虑。这种持续受折磨的贫困心态在生活中无处不在,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日益变小的身体体量与日渐膨胀的欲望之间的失衡。

如果降低欲望、放弃方便的山间生活都能体验到的快乐,那么银行存款就无需太多了,如果我们快乐的概念是超越世间的喜好与欲望,而不只是名利的追求,那么佛法也许就是你寻觅的东西。

听闻佛法开示已经很多年了,在这里发现自己的心变得一点一点的柔软,开始会注意到身边一些细小的美好,学习佛法令我慢慢觉察到自己的问题。

喜欢拜读宗萨蒋扬钦哲的著作,他教我如何成为一个具足正见的佛教徒。

以下是宗萨仁波切的话,说得很好,自己也会经常检视自己。

“假如我有80岁命,在剩下的30多年里,我需要多少条牛仔裤?我想15条就够了,假设你正在编写预算、规划人生,你必须先要记住:死亡可能来得更早,但问题是,当我们逛街时,我们花钱花得像是自己还能活上一千年似的!”

中年之后,人要开始有行脚的感觉,而不是紧紧守住已经拥有的事物,这并不是指事业或成就,而是精神意识,我们要开始在精神上出门,去看那些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物。
是时候把心稍作调整,去学习“容许不完美的事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

由Ghyaru到 Ngawal (海拔3660米)的山路风景绝佳,有助于我们适应高反。

马航的失联让我想到无常,我们总以为搭乘的飞机一定顺利起飞而且平安到达。这种无常开示每天都在自己的身边上演。
没有人会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来得更早。
不管你拥有多少,死亡可以在任何时候打击你,而且他不受贿赂。

马南谷地的居民主要从西藏迁移而来,有明显的蒙古人种特征,信奉藏传佛教,家里都供奉达赖喇嘛像。村头村尾都建有白塔、转经桶墙!树上都高挂经幡!

在这种环境下,你会呈现一种安静的状态。

一路念诵佛号,每经过村头村尾的转经筒墙,都虔诚地抚摸。祈愿我们的旅途平安顺利。

路上的简餐,客栈煮的麦片+苹果,添加上自带的黑加仑子干,还有点的蘑菇披萨(吃过最好吃的pizza),高原的野生菌,吸收了日月精华。

鹏哥最喜欢吃的西藏面包,因为合他胃口的食物不多。

鹏哥在Lower pisang村的客栈煮给我们吃的牦牛肉烧土豆,椰菜汤。

部分信奉印度教的尼泊尔人视牛为圣物,不吃牛肉(牛是湿婆神的使者)。

我们点的尼餐

背夫们在用餐。
标准尼餐Dalbhat,包括一碗豆子菜汤、白米饭和咖喱味道浓重的土豆,腌小菜和一点点肉块,每人一个盘子,盛放主食和蔬菜,用右手抓着吃。

晨曦中苏醒的Ngawal村(海拔3660米),被群山拥抱,我竟然可以到达,并在这里住了一晚
西藏尼泊尔,总喜欢那些隐藏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小村落,遗世独立,宁静和谐,总想把自己放空在这个时空里多一些时间。

迎着晨曦下地劳作的农妇。

晚霞总要追逐落日

马南下面的hongde 村有救援机场。笔直的路是飞机的起跑线吗?(机场开通了往返博卡拉的山区航班,每周两班,价格是US$107)

Pisang的高、低路在Mungji 汇合,继续前行就是马南了。

步履还轻松

雪山下high tea。

一个日本来的背包客,一路雇个背夫背着他的吉他(有钱任性),在Ngawal跟他住同一家茶屋,晚上在厨房的火炉旁弹吉他难听死了,装逼最好是自己背。

快到Manang马南了,在这一高海拔地带生活的人们以放牧牦牛和种植庄稼为生。

我们下午2点到达大环线重镇–马南(海拔3540米),镇子不大,20分钟镇头可以走到镇尾,这里被Annapurna lll和Gangapuma雪山环抱其中,但这里有直升飞机飞回博卡拉,我们一到客栈住下马上洗热水澡,洗头,洗衣服,想把一路的疲劳洗掉。

鹏哥一边喝着咖啡,抽着雪茄,一边晒太阳☀。

木子在洗衣服,之后就感冒😢了

高原的阳光把我们的手晒得分不出男还是女了

玲伶的背夫,年龄才23岁,鹏哥戏称伶是他的中国妈妈。

感谢一路相随走过的背夫,没有他们,我们无法在如画的风景里徜徉。Namaste

我们决定下撤了,留下一点遗憾等下次来。

马南周边有很多短途线路可以去感受雪山环抱,可以在这里休息几天。

不是一定要过Thorang  la  pass。重点是感受过路途的艰辛,看过壮美的风景,体悟到人生真谛。

去Tilicho  lake,可以走一天的路去看风景。

西藏吉隆峡谷已经有公路到达尼泊尔的朗当地区。下次可以徒步朗当高地了。

累了,躺一会。

尼泊尔阿妈
你可以在她的脸上看到积年累月辛劳背后却是绽放着的笑容。

悬崖上正在修建道路

阿底峡是印度最伟大的佛教学者之一,他用很棒的方式描述。他说:“有八件事情让人软弱”,意指世间八法或我们所落入的八种陷阱:

希望受到赞美;不希望受到批评
希望得到;不希望失去
希望快乐;不希望痛苦
希望声名远播;不希望默默无名或受到忽视

这世间八法十分重要,我们应该熟记在心,那么就可以不时检查我们是否落入其中任何一个陷阱,或甚至是全部。检查是否落入任何一个这类的陷阱,是我修习的核心基础。

它们很容易记:
毁与誉,得与失,苦与乐,讥与称。

因此我们检视自己是否落入任何这类的陷阱,我掉进全部这些陷阱,尤其是第一个:希望受到赞美。我总是喜欢被赞美,那是我最大的弱点。我相信这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上。微小、肤浅、无用、可笑的赞美之词,就能让我们变得非常软弱。批评亦然,几句荒谬、毫无意义的批评,能带来永远的伤害。

我们在悬崖修建的公路行走

加德满都谷地的纳嘉科特(Nagarkot)

在旅馆的大露台晒着太阳,吃着披萨,喝着咖啡,这里也许是最惬意地观赏喜马拉雅山脉日出、日落的最佳地方。

这里周边有许多4-5小时的徒步环线,如果不想太自虐的你,可以找家小旅馆住下,每天走一天可以来回的线路,你将沉浸在风景如画的山坡而不能自己,沦陷在开满芥末花的田野及乡村农舍中。

纳嘉科特的一班学生,天使一样的面孔。

本篇游记共含9527个文字,2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我也想学习学习拍照技巧了

2016-11-07 10:56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11-07 13: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