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TMB (3) 塞涅山口与维尼河谷的库马约尔

  • 出发时间/2016-08-28
  • 出行天数/11 天
  • 人物/一个人

在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的营地的一晚,外面狂风呼啸了一整宿,呼呼的风声不停地拍打着窗户,吵的我醒了好几次。
早晨6点多,宿舍里的其他徒步者就开始陆续起床,进行简单的洗漱和装备整理了。估计是因为起的比较早,大多数人都感觉有点没睡醒,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在水池边刷牙洗脸,然后缓慢地移动到餐厅去吃早饭。
不出所料,早饭依旧还是相当粗糙的黑面包、奶酪、果酱和满是渣滓的劣质咖啡。然而这都是一上午所必需的能量,所以也只能在一片片拿起来就直掉渣子的黑面包片上抹上厚厚的一层黄油,想办法尽量多吃一点。
吃了早饭,有部分心急的人就直接出发了,而更多的徒步者留在餐厅里做一些拉伸准备活动。我简单活动了一下,推开门出去想感受一下温度,刚一出门就被一阵狂风吹了回来。

上图就是早晨7点半的营地景象,呼啸的狂风和恹恹的天色,这哪里是8月份的欧洲,分明是北京冬天凛冽的西北风天气。于是我重新整理背包,把能穿的东西全穿在身上——速干短袖、皮肤风衣、外面加一件omni-heat自发热软壳、再加冲锋衣、戴上半指手套……希望一会出发后能暖和一点。

由于昨天晚上在营地碰到了中国同胞,所以今天我不用一个人独自出发,而是四个人组队。今天的路程稍微有一些辛苦:我们从TMB线路南端的Refuge du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营地出发,直接向东走难度更高、但距离更近的衍生路线Col des Fours(地图中虚线部分),到达La Ville-des-Glaciers冰川村,而后向东北方向爬升至Col de la Seigne塞涅山口,穿过法、意边境,最终到达意大利境内的Refuge Elisabetta营地。

从卫星地图上看,我们上午需要走红色的衍生线路,很明显红色线路距离要短一些,但由于是高海拔线路,气候和地形都要显著难于标准线路。而后下降到谷地后向东北方向的塞涅山口爬升,之后再缓慢下降到山谷中,到达营地。

寒风丝毫没有减小的迹象,看着旁边几个不知冷暖硬逞强穿一件薄外套的老外被冻得体如筛糠,我暗暗庆幸自己出发前添加衣物的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了。虽然风很大,不过主要是从我们的侧后方吹过来,有登山包隔着,比直接顶着风走还是要强了不少。沿着缓慢的上坡慢慢向上走了半个小时左右,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有积雪的小平台,旁边一块大石头上用红色油漆写着“Col des Fours 2665m”。这里风力陡然增大,加之所有人都没配备冰爪,大家都被风吹的在布满积雪的小坡上来回出溜,狼狈不堪地继续往前推进。

从满是积雪的Col des Fours山口向东侧,也就是前进的方向望去的景象。
跨过Col des Fours山口后,路线开始沿着山脊缓慢下行,刚才还呼啸的狂风,不知是因为地形原因,还是天气原因,一下子小了很多。随着海拔高度的不断下降,路两旁的植被也丰富了起来,从一开始的不毛之地,到稀疏的草甸,再到野花盛开绿意盎然的斑斓世界,景色越来越绚丽。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也从山后面露了脸,气温迅速地升高。于是我把之前穿在身上的厚衣服都换了下来,穿着短袖大步前行。

下降途中的风景,蓝天白云绿草野花,还有远处若隐若现的雪山。
走了差不多2个多小时,我们下降到了一个叫Village de Glacier(冰川村)的地方。不过这地方可看着真心不像个自然村——稀稀落落分布的几栋小平房,还有一些储存牛奶的罐子和类似牲口棚的设施,感觉这里分明就是个放牧基地而已。在一个小木屋旁的庭院里,居然还散养着五六只走地鸡。一旁有几个日本来的徒步者,笑容满面地对着那几只鸡指指点点,口中发出阵阵“哟西哟西,噢莫西洛依”的感叹。看来在抗战神剧里,那些鬼子进村后撵着老乡家的鸡满屏幕乱窜的镜头,并非横店导演们的杜撰,而是真实反映了太君们对走地鸡的无限喜爱之情啊。

在Village de Glacier冰川村路口的路牌。可以看到,从这里开始,爬升大概两个半小时,即可跨国Col de la Seigne塞涅山口,进入意大利境内。而中途路过的Refuge des Mottets是我们计划吃午饭的营地。

冰川村口的存放柴火的小屋。小径右侧一大片平缓的绿地实际上是牧场。
离开冰川村后,沿着缓和的上坡径直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到达了Refuge des Mottets营地。我们在这里吃了午饭,稍作休整后,向着塞涅山口开始进发。这一段路其实并不难走,只需要沿着路标,蜿蜒上升即可。然而早晨刚刚经历过的大风又在此地重现了——而且这次更甚,居然是迎面顶风。走了也就几分钟,我就冷的受不了了,又再次地从包里倒腾出厚衣服,一件不拉地全都套在了身上。

向着塞涅山口攀爬的路线有点乏善可陈:一方面是确实没什么风景,周围要么是稀疏的草地,要么干脆就是光秃秃裸露的岩石,刚才还清晰可见的雪山这会也淹没在了厚厚的云层中不见踪影;另外一方面就是大风,呼啸而过的寒风毫不留情地吹打着艰难前行的徒步者们,每个人都深埋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下,一步一步地慢慢向上走着。明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腿似灌了铅般的沉重,却不能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就冷的不行,只好强忍着疲劳继续前行——人生大概也是如此吧,每个人都被各自的命运驱使着,向着宿命的彼岸行走着。事业、生活、家庭与感情的羁绊裹挟其中,好似身上的行囊一般,沉甸甸压在自己的双肩。有些勇敢的人们向着雪山、冰川攀登而去,有些成功,有些成仁;而我们大多数人能做的,也只是仰望和感叹雪山冰川的绮丽与绚烂,在旁边矮一点的高地上,略显茫然地找寻着自己的路。有些时候我们在路上会遇到其他的有缘人,也许能够结伴而行一段,可是太多的时候因为想去的地方不一样,或是行走的速度差了太多,最终也只能分开……

就这么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低着头爬山,居然感觉时间还过的挺快的,不知不觉就爬了将近2小时,很顺利地就到达了塞涅山口。这个山口是法、意边境所在地,可以看到界碑。整个山口是比较平坦的地面,估计是由于常年大风和低温,这里基本是寸草不生的纯砂石地面。意外的是我在这里还发现了三处营火的痕迹,居然有人在这种大风口生火露营,想想也是够拼的了。

翻越了塞涅山口之后,我们就正式进入了意大利,离当天的营地Refuge Elisabetta就比较近了。从山口下去开始,沿着阿尔卑斯山的一条狭长的低地,叫做Val Vény维尼河谷。这一段路真的是我这几天以来走过的最漂亮的谷地,没有之一。

如果说前两天走过的几个山口好似气势恢宏的交响乐一般雄壮而又充满力量,那维尼河谷就犹如那婉转的小夜曲,灵动而秀丽。在这里,刚才还肆虐的寒风与毫无生气的荒原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蜿蜒在碧绿青草之间的小路、点缀在山野之中的岩石、还有淙淙流淌的冰川泉水。天上的白云快速地变换着各种形状,在太阳的照射下变化出各种奇幻的光影效果,有一种在看用高速摄像机拍摄的户外纪录片一样的感觉。我拿着相机,几乎是每走三四分钟就要停下来一次拍照。去营地一个小时的路,我愣是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完,实在是舍不得与这美景分离。

在当天的营地Refuge Elisabetta向北望去的景色,那将是我们第四天要走的路。在阳光的照射下,阿尔卑斯山的巨大阴影宛如一幅大幕般,渐渐地笼罩了维尼河谷。新的一天,又将是怎样的呢?
Refuge Elisabetta营地的住宿条件其实有点糟糕,竟然是四十五个人一个大屋子,三层的硬板穿,每层睡十五个人,床板之间的距离之近,让我感觉这并不是营地,而是停尸房。不过看在营地有速度极快的wifi和各种意大利美食的份儿上,我们还算心情不错的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四天的路程相对来说比较轻松,比起第三天来说要容易得多。首先,我们要继续在维尼河谷中向北前行一段,而后我们要爬到谷底东边的一处高地上,好能更清楚的看到Glacier du Miage米亚奇冰川。而后我们继续向东北方向前进,从高地慢慢下降到意大利的著名滑雪小镇Courmayeur库马约尔

从卫星地图上看,这一天的行程难度不算太大,不过值得注意的是,Glacier du Miage米亚奇冰川(就是那个图正中间长的像个奇怪的犄角的大滑梯一般的东西)上面根本就没有冰盖,而是光秃秃的板岩。后来的实地观测也证实了这一点。
早晨出发之后,发现天气并不算太好,云层很厚,完全没有太阳。不过对徒步的影响并不大,我们照常出发。

一开始出发的路比较平坦,路两旁的草丛里,居然偶然还能看见一两只阿尔卑斯土拨鼠在探头探脑。只可惜我为了减轻重量,单反只带了超广角镜头,没法拍到土拨鼠可爱的身影,只能盗一张同伴的照片了 ^_^
走了一阵之后,在河谷的南侧伸出来一条上山的路,TMB的线路指示是要上山。实际上如果要到达库马约尔的话,沿着维尼河谷的低地一直向东走去就可以很轻松的到达。但是上山走高地的目的,是为了看到雄伟的Glacier du Miage米亚奇冰川和勃朗峰照相辉映的样子。就如同下图一般:

网上的米亚奇冰川资料图。那条狭长的、尽头处有分叉的大滑梯,就是米亚奇冰川。说是冰川,但是由于地球气候变化,在好几百年前,这条冰川上的永久性冰盖就几乎消失殆尽,变成了光秃秃的板岩和沙砾,残存的冰川也在逐渐萎缩变小。目前冰川上的那点冰砾,基本是靠冬季降雪和高山上不时发生的雪崩来补充。冰川下的那个可怜兮兮的一滩水,叫Lac du Miage,其实这个比游泳池大不了太多的一滩死水,也因为上游冰砾的匮乏而逐年快速干涸着。米亚奇冰川的上方,高耸入云的就是海拔4810m的勃朗峰。由于在意大利这一侧的勃朗峰坡度较大,因此不像勃朗峰法国一侧有丰富的积雪,使得这座雄伟的高山少了一些妖娆,多了一些硬朗。
怀着期待的心情,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爬山之旅。这一段虽然坡度不陡,但是路况较差,脚下有一点打滑。结果要命的是,我的登山杖由于用的年头比较多了,卡扣有点失灵,好几次用力的时候卡扣突然松开,害的我差点摔跟头。
就这样闷头爬了将近2个小时,我们登上了一个名叫Arp-Vieille Supérieure的小山包,这就是观察米亚奇冰川的地方。然后,眼前出现的景象就直接让我骂出了声来。

我们看到的就是上图的样子,心里真有如一百头草泥马飞奔而过,整个人恨不得犹如指示牌上的那个标识那样,一头倒栽葱下去。合着老子吭哧吭哧走了一上午,就给我看这破玩意?满山谷的大雾,阴沉沉的天空,惨白的冰川板岩和完全不见踪影的勃朗峰……心情顿时极度不爽了起来。
继续往前走了一小段平路,开始下行,前往今天的目的地库马约尔。这段下坡路让我这一天第二次骂出了声:狭窄而曲折的小路布满了尘土,一脚踏上去土飞起来半米高,陡峭的下行线路漫长而看不到尽头;故障不停的登山杖让我摔了两次跟头——还都准确无误地滑进了土堆里;路两旁的树林倒很是茂密,但随着海拔的降低,气温迅速高了起来,一边吃土一边汗流浃背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在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状态下,连滚带爬的下行了1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进入了库马约尔。得益于出众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交通环境(有缆车直接穿行勃朗峰,同时著名的勃朗峰隧道的终点也在这附近),使得库马约尔成为了意大利境内有名的滑雪胜地和冰川矿泉水产地。

进入库马约尔之后,可以看到镇中心还立着前几天举办的UTMB环勃朗峰越野跑大赛的标识。
UTMB是一个在我看来完全不要命的一种比赛,选手们要从Chamonix-Montblanc出发,沿着基本和TMB徒步线路一样的路程,轻装快速跑玩170km左右的山地,中途会路过库马约尔。整个过程基本没法休息,据说在某些营地,选手会补充一些水和能量食品后,睡上5、6分钟然后爬起来继续……我查了一下,2016年的UTMB女子组冠军的成绩是23小时50多分钟。正畜生!这些鬼佬果然是一些未开化之精力过剩的蛮族。此外,UTMB之下还有一些其他级别的赛事,比如基本等同于半程UTMB的CCC赛事(Courmayeur-Champex-Chamonix)等等。
既然到了繁华的镇子上,突然有种“终于回归了人类社会”的感觉,自然要改善一下食宿条件。于是我们入住了之前预定的宾馆、好好洗了个澡,用镇子里的自助洗衣店把满是泥土的脏衣服洗好烘干后,悠然自得地在镇子上逛起街来。不愧是滑雪胜地和徒步基地,整个镇子上的商业街,一大半都是户外用品专卖,而且价钱竟然比卢森堡的还便宜。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对Black Diamond的轻型登山杖,从明天开始,终于不用再被那故障不断的老旧登山杖折磨了,开心!

本篇游记共含5089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一直想去一直都没去,拖延症简直无可救药了

2016-11-07 19:32
相关目的地:   欧洲
438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阿尔卑斯山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3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