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历经四季 有惊无险 五日马背穿越阿勒泰喀纳斯地区 (中)

24
克拉拉_Y (上海) LV.7
2016-11-06 20:52 340/8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作者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感谢小伙伴们分享部分照片!#

#(上)篇传送门:http://www.mafengwo.cn/i/6256676.html #

世外丛林

上回说到虽是一夜风霜雨雪,小伙伴们晨(懒)起(觉)后精神抖擞地出发,踏上第二天的穿越之路。

插播下装备。那天我机智(无可奈何)地决定把所有能穿的都层层叠叠地穿上:黑科技速干打底衫+保暖内衣+连帽小开衫+软壳(拉链可以一直拉到帽子)+优衣库羽绒服(是的,有帽子)+硬壳冲锋衣(当然有帽子)+头巾X2+围巾+绒线手套+连裤袜(我没有秋裤,摊手)+马裤+冲锋裤+袜子+球鞋+防水鞋套。从那一刻起,算上马术头盔的话我时刻带着5只帽子,如果再加上用头巾折的帽子以及驼包里藏着的绒线帽...

如此全副武装的一大严重后果就是,每天晚上烤火的过程极其忙碌:先暖手,再暖身子,与此同时依次烤鞋套、鞋子、脚、手套、围巾、头巾,以及,帽子... 一边烤还要一边跟着风向绕着火堆转,要不然这烟分分钟让人感动到泪流满面。曾经有一天晚上,牧民的炉火台竟然有豪华配置——烟囱,然而如此宝物必定是被各种颜色型号尺寸的袜子攻占了的。幸好每晚钻进睡袋的时候我已经吃得饱饱的了,要不然闻到被烟熏得香喷喷的自己(&CZ),还真不知道从哪里(and/or谁)下口比较好~~

此处要非常严肃而诚恳地,表扬CZ!!!她非常有先见之明地买了两幅防水鞋套。由于是马背穿越,全程仅很少的徒步行程,所以我们都穿了普通的球鞋而不是登山鞋(容易卡在马的脚蹬里哦)或马靴(毕竟要徒步)。在风雨交加、严寒霜冻的多重考验下,这两幅鞋套立下了汗马功劳。除了严(尽)防(量)死(少)守(漏)雨雪露水外,更是挡住了凌冽寒风(彼时球鞋的透气口简直是要命的设计啊),并在骑马淌水过小溪流的时候提供全方位防侧漏,最终在到禾木前的雪+泥地徒步大下坡后鞠躬尽瘁... 

出发!整个山头已经完全被雪覆盖了,银装素裹,但非妖娆。那是旷野秘境的大气,只叫人觉得自己渺小无知。下山沿途积雪逐渐褪去,蜿蜒着下坡后两边的树林越发茂盛,山道尽头竟是一片平缓的河岸。河边的小木屋瞬间吸引了我的眼球。住在那里白天看着树影斑驳,晚上听着潺潺水声,像是世外桃源般的享受呢~ 不,怎么能说“像是”呢?其实这几天我们完全就是在世外桃源呐。此时不正是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白桦林麽?虽然金秋时节已无芳草落英,但安适祥和的氛围让人不舍离去。过桥以后(咦,难道是传说中的卡尔桥?)我们继续在林中兜兜转转,虽然不是阳光明媚,但金黄色的林子给我们带来了暖洋洋的懒意(或者是因为睡得少穿得多?)大家都是闲庭信步。我歪在马背上跟西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说说阿勒泰的赛马和他家的毡房,还学习了特别有艺术感的哈语里的“马”——发音是A-rr-t。那会儿时间仿佛是静止的。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接着我们开始大段大段地上坡。像马帮前一天预告的一样,这段路不太好走。路窄,石块多,坡度大。我们贴着悬崖前进,之前的那条河就在山脚下曲折环绕。冲锋裤在鞍子上有点滑,杀马特发力上陡坡时我的pp总往后溜,我只好一直紧紧地夹着杀马特的肚子并且用力蹬住脚蹬。

那天一大早刚上马的时候,就觉得杀马特的步态怪怪的,似乎左右两边迈的步子深浅不一。叫几个马夫看了看,又不见什么端倪。(没错没错,我那时候依然没有搞清楚该问谁...)后来小叶子说前一天他们忙着撬小木屋的时候,杀马特钻空子跟它的某个小伙伴打了一架。真是血气方刚的很嘛。小叶子还神秘兮兮地说,杀马特是唯一的种马。扯咧!西麦帮主早就说了,这队里所有的马都是做了手术哒,所以都听话得很呢。

上坡的时候,杀马特偶尔会停下来,心理建设一番,然后猛地往上一窜。开头我以为是它前一天打架受伤的缘故,后来才知道人家就是这习惯,展现矫健身姿前喜欢酝酿一下小情绪,我也就不急着催它了...

走到一处较开阔的山口时,队伍下马吃午餐(以馕为主的各种干粮和自带零食)。当时已经快两点了,不过这样的作息倒是跟我熟悉的西班牙人作息差不多。马夫们把马松松地拴在石块上,大家则依着小坡散在各处,还互相吆喝着投食分享。我和CZ正好在最远的一端,放眼看去,咱这群小伙伴们颇有一些匪气呢

简单修整后,我们就继续往山顶走。坡越来越平,但是空气也越来越冷,渐渐地光秃秃的石块和泛黄的草甸重又被雪覆盖了。这次突如其来的寒潮就像是专程赶来欢迎我们的,山上的雪还都是松松的,倒也不太滑。马队在白白的雪地上留下了一行黑色的墨迹。零星又飘起了一点小雪,伴随着些许雾气。

下午3点多,走到最高处时,突然听到有人惊呼:有信号啦,移动的有信号!从前一天进山起,我们的手机就都没有信号了。很多人都发了个“五天后见”的朋友圈。这会儿一听说有信号,大家赶紧给家里报平安。我也抓紧时间给爹妈发了张现场照片。只来得及说我们在雪山顶上,很美(再收了一条我娘转发的“早晨吃鸡蛋对身体好还是坏”的链接)就再度失去了信号... 后来,听说有一位小伙伴在那时还上了下京东,膜拜

离开手机信号这种现代人类文明的基本标志后,突然觉得一阵寒意。西麦在边上特别雪中送炭地说,我们现在要开始下山啦,到底下就没那么冷了呢。我满怀期待地回味起早上的林子~

继续走了个把小时。雾气越来越重,几乎已经看不见什么残存的植被了。白色的山,白色的空气,白色的天。实在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疲惫加寒冷,小伙伴们大多保持着沉默。我觉得膝盖和大腿特别冷,手指也快冻僵了。所谓高处不甚寒。虽然视线中依然有小伙伴们亮色的冲锋衣和双肩包,但却觉得莫名的孤寂。高度和寂寞是天生一对。总有一些时候,不管身边有多亲的人或者多少人,你却觉得只有自己。像跛足道人唱的,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曾经多年独自生活的经验告诉我,这时候,紧一紧围巾会特别温暖。

我开始觉得有些蹊跷。西麦不是说过了垭口就下山吗?怎么我们走了老半天依然在山上?放眼望去,几乎只有白色。范范开始提醒大家不要一直盯着雪地看,小心雪盲。气氛越发沉重,几乎不再有人说话了。大家都把脖子尽量地往冲锋衣里躲。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

难不成,我们迷路了?

自从心里第一次萌生这样的疑虑后,我这双鱼座的脑洞就收不住了,内心的A、B两个小人开始轮流唱戏。一个说在深山雪地中迷失一场实在是无与伦比的经历,太值了!另一个说我们刚刚给亲朋好友们报了平安,这会儿就要永久失联了么?这也太狗血了吧!那小伙伴在京东买的东西要怎么办?新闻报道起来,岂不是有很多话题可以炒作和渲染?XXX的微信在X点X分发出了最后一条给家人的信息,但是他却再也没有收到亲人的回复... (呸呸呸)我们在布尔津的那天晚上,大巴司机就说新闻里讲,有四个徒步的在新疆山里迷了路,其中两个女生一直没有找到,这两天突降寒潮,恐怕凶多吉少...

路过一处牧场围栏的时候,马帮让我们停了下来,但是不下马,向导要去探探路。天啊,这大雾之下的雪山里360度无死角白茫茫一片,他们探路的过程中别再迷了道找不着我们呐!

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寒风特别冷冽。高山顶上,一点遮蔽都没有。马匹的鬃毛上早就结起了冰霜。它们非常默契且经验老道地调整方向,逆风而立。我感觉到自己的腿在打哆嗦,不,我看见自己的腿在打哆嗦。我更加紧紧地贴近杀马特,感受它的体温。我们的团队真的棒极了!在大脑都快变成冻豆腐的情况下,依然没有一个人散布消极言论。小伙伴们在女神的妈(健身教练,女神是她13岁的儿子,户外经历特别丰富,全程没有撒过一次娇!)的带领下在马背上做起了各种局部热身活动。范范大声说着,一定要动起来,失温麻烦就大了!为了身心健康,大家玩起了“嘿咻”(类似“两只小蜜蜂”)。令我几近奔溃的是,来来回回好几轮,偏偏总是到我边上就跳过,我一次出拳的机会都没有。求各位大侠给我留条活路啊!

向导回来了,一番激烈讨论后,大家又排成一排走走停停。西麦在我边上小声地说,这雾大的很嘛,他们山里所有的路都认识,但是现在看不到路了嘛。每走一小段,我们都会停一下,等马帮几个人分别去不同的方向探路再接着走。他们踏雪四散,扬起一片片白雪纷飞。每次他们回来都用哈语激烈讨论。虽然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我们能感觉出他们的意见并不一致。讨论一结束,四下里就只剩风声和自己的心跳声。雾越来越浓,身前的小伙伴和马匹越来越模糊。突然别克骑着他的“野马”奔跑着从队尾到队首,马蹄声和他的喊声划破迷雾。他轻松俏皮地叫着,姑娘小伙子们不要担心啊,虽然我不认得路,但是我相信我的马儿能把我们带出去!

启程前,曾说过这次由于全程无信号,领队会带一个紧急情况下使用的卫星电话,可以定位并呼叫救援直升机。于是我和CZ问过范范,能不能打个卫星电话。倘若真的是叫来直升机救援,虽说穿越失败,但也是很有(拉)趣(风)的呢。然而,范范一脸冰霜地说,没有直升机,因为连卫星电话都没!有!信!号!(那时候我竟然还想到了没有鱼丸,没有粗面的梗,脑洞也是够大...)

虽然知道这样的户外行程,一定会发生些意料之外的事。比如营地情况和想象中不一样,装备中途掉落,有人或者马受伤等等。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的是,由于提前到来的寒潮,竟会遇上我从不曾见过的大雾,继而在空中花园里迷路!我悄悄地问西麦,他们之前有没有在这山里走失过。他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从来没有过嘛,现在实在是看不见路!

事后算来,在这片茫然中我们最多不过迷了三四个小时,那时却觉得像是一个世纪般长久。有两件事后来小伙伴们讨论过很多次。首先是马帮说,这次出来我们没看见花园反而都受苦了,一定玩得不尽兴,后不后悔?对此,全团所有人都坚定地毫不后悔。恰恰相反,从户外找虐的角度来说,这次可是尽兴到登峰造极!我们相信很快我们就会把当时的痛苦和紧张当作故事来讲(就像我正在做的)。

另一件事,我也一直在想,那个时候自己到底怕不怕。有很多人事后都说,其实当时内心已经临近奔溃,生死之事在不少人的脑海中都曾闪过。但是当下所有人都强忍着,全无抱怨或唉声叹气,用意志力支撑着走出去的希望!当时我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跟寒冷做斗争,力争20个指头/趾头一个都不丢在阿勒泰,所以关于那时心路历程的记忆反而略微有些模糊。能确定的是,我曾经想过,以这样的方式在这种出游的时候就此销声匿迹实在太可笑了,所以我一定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还很清晰地考虑过,我们有15个团友,7个当地人,其中2个是经常走这条线的向导,大家身上还剩4天的干粮和水、甚至还有半头风干羊肉,帐篷和睡袋都齐备,我还有好几个暖宝宝在驼包左侧的拉链小袋子里,而且,我们还有28匹马呢!除非继续连着4天以上大雾封山,或者夜里碰到成群的狼,不然其实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好吧,或者有一头专门看上我了的熊)。

要说真的危险,那就是与大部队失散吧。好在前面的向导、驼队和小伙伴的马儿们在雪地上踏出了一条狭窄的小道,杀马特这时候也自然是不会再去另辟蹊径了。只要踏着前马的脚印就好。可是,用不了太久天色就会完全暗下来。雾已经浓到我只能看清前面的两三匹马,再远就是一片混沌。CZ恰好就是那第三匹。队伍越走越长,大家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开。所以当我突然发现,无论怎样用力都看不到CZ那只裹着荧光绿色防水罩的登山包时,我突然感觉到从身体里传向大脑的那种恐惧。在一片沉寂中,我扯着嗓子大吼了一声:前面的走慢点~~~ 然后听见前前后后此起彼伏地传着这句话,我就稍微放心了些。别克也在边上连声说,走得紧一点,迷路不要紧,失踪不可以。

紧接着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一 个 都 不 能 少 !!!平日里开玩笑时常说的话,那一刻是如此的真实。

迷径通幽

在第n次探路后,马帮最终决定沿途返回找地方扎营。事实证明这是个不能更正确的选择。队伍沿着之前踩出来的小道往回走。半个多小时后,一个转弯,突然马道走到了尽头,三面环山,左前方是一片大下坡,似乎有个谷地。杀马特站得直直的,怎么都不肯再往下走。两名向导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让我们下马,徒步直插下去。那会儿视线所及依然很模糊,思路也早冻成了浆糊。我被其中一个马夫拽着,一路抓住坡上的灌木从(什么叫抓住救命稻草我就是在那时候懂得的),起初还是一步一滑,后来就连滚带爬地一路向下。反正穿的都是防水的,摔在松松的雪地上也不是很疼,就是形象差了点嘛。

终于踏到平地的那一刻我喘了口大气,这一小段速降(P降)其实还挺刺激有趣的呢。等站直了一看,哇,这竟是一片小溪边的山谷!这里简直就是扎营圣地啊!坐北朝南(我猜的),背后有大山挡风,三面树林环抱,面前就是水源,没过脚踝的雪盖住了溪边的石块,雾气幻化成仙气。在这片开阔的平地,我们可以舒舒服服地搭帐篷也可以放马。咦,说到放马,我这才发现杀马特竟然已经卸了鞍子在小溪边吃草了呢~ 刚才那一阵下坡,我完全没空顾及到它,真不知道那时的糗样是不是被它尽收眼底。

我和CZ在小溪边拍起了照片。回家后细看,照片上我鼻子被冻得通红,好像用力一碰就要掉了。可是我张开了双臂,笑得那么开怀,哪里像是刚刚经历过迷途窘境的人呐!真心膜拜马帮兄弟们,竟然能在迷雾中找到这么个巧夺天工的幽谷作为今日完美的营地!要是在这里呆一整个冬天,怕是能得道修仙了吧!先前心中的阴霾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小伙伴们也都陆续到了,真可惜我们光顾着自己嗨,没有拍下他们下山的英武身姿 这时有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可是范范一米八多的个子把卫星电话举得老高,东南西北转了两圈,各路神仙都拜完了,依然还是没有信号...

西麦和范范在小溪边开始讨论明天要怎么办,是继续往前还是撤退。撤退就是原路返回,未免太过可惜。可是如果继续向前,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完全无法预测明天是否能赶到原定行程的位置。人积极起来真是拦都拦不住(消沉的时候呢?),我突然觉得今天是冥冥中注定要我们在这里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明天,自然是新的一天啦!于是我们决定暂停讨论,趁天完全黑下来前先搭帐篷吧!

要知道,虽然看上去是一片平地,搭帐篷却没有那么容易。首先要避开马(&马粪),那会儿它们可是完全散放着。其次,得清雪!我们捡了不少树枝,但最后发现效率最高的还是直接用脚扫,反正过会儿总是要去烤火的。把积了二十公分高的雪推开后,“平地”像卸了妆一样,露出真实的颜值。不过,那些个坑坑洼洼,左倾右斜的小坡之类的,对我们来说都完全算不上事儿了。总比躺在山顶寒风迷雾中强100倍吧!事实上,从那一天起,很多人的口头禅里都加了一句:这算啥,小事儿!

说来,一片坦阔大地也不尽是好处,最直接的困难就是上厕所。虽说没有厕所就等于遍地是厕所,可是总不能像自由奔放的马儿们一样随心所欲吧?于是只好拉帮结派地往远处走,途中还得跨过被雪装扮起来的那些坑爹的小溪的小支流们,更要时刻留心马匹们留下的肥料,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尽头的林子里,找棵大树,环顾四周...然后,咳咳,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感觉早没影了...

那天大家都特别累,时间又较晚,于是一致通过西麦的提案:吃大锅泡面+馕!想想都要流口水呐!还记得前一晚那口煮羊肉汤的大锅吗?对啊,还没洗呢于是拿来煮泡面就是绝世美味的羊肉高汤底啊!毕竟是在野外用石头架起来的灶台,比起昨天小木屋的炉子又逊色了不少。于是等到水烧开感觉又已经过了一个世纪。我们七八个人围着锅,很自然的形成了一条泡面流水线:拆泡面的,下泡面的,拆调料包的,下调料的,收垃圾的,烧垃圾的,煮泡面的,尝味道的,配合默契,没有瓶颈工序很快一整箱泡面都下到了锅里,是的,整整一箱哦!

付出劳力的自然也就更快地得到回报啦。我和CZ第一拨拿到了香喷喷的羊肉汤香辣牛肉面,再掰一块馕泡进去,亚克西!那天确实走得累了,精神也受到了长时间的考验,不少小伙伴都在帐篷里窝着,懒得起身。可是泡面嘛,吃过都懂的,只要有一个人在吃,那就必定是所有人最终都抵挡不住诱惑。于是那天晚上山谷里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就是一坨一坨的小伙伴们,带着头灯,单手托碗,蹲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吃泡面、吧唧吧唧地啃着馕

呃,明媚阳光后竟然又一次...

20161005

第二天一早,半睡半醒间听到有重重的脚步声在帐篷边巡逻,感觉这脚踩得特别重,难不成是大王派来巡山的?稍微清醒点后,突然觉得帐篷外这隐约的身影似乎太高大了些吧!这好像根本就不是人,是马啊!

脑袋探出睡袋时,突然觉得睁不开眼睛,隔着帐篷都可以感受到外头的阳光明媚!我瞬间振奋,一骨碌爬起来。钻出帐篷后,忍不住深呼吸了两口。冰冰的空气清新极了,带着山谷和溪流(&马粪)的味道让整个人都精神舒爽。

出帐篷觉得营地特别宽广开阔,再一看昨天乌压压那一队马竟只剩下零星的几匹,难道都奔向自由了?西麦满不在乎地指着远处说,嗯,都去山上吃草了嘛,一会儿叫兄弟们去捉马。大惊!它们可不是在我们昨天徒步下来的那个坡上,而是在遥远的山头上。我开始只当是那两座山没有完全被雪覆盖,用相机拉近了焦距才看到,原来马儿爬山吃草的本事也不比山羊弱呐!

马斯洛说了,人吧,在环境条件恶劣的时候,只要生存,其它无欲无求,一旦满足了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后,就会自动地去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比如那天大清早(已经是周末早午茶的点),在吃了暖暖的羊肉高汤红烧牛肉面后(对,是另一箱),某些爱干净的孩子就开始辛勤劳作了:西麦用烧到温热的最最洁净的雪山溪水刷洗起了那口万能大锅!更神奇的是,他随口嘀咕一句,有洗洁精就好了,竟然就有小伙伴从自己的魔法口袋中变出了一罐冻得厚厚的魔药!然后我和CZ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西麦里里外外地把锅子刷到锃明瓦亮,锅盖也是闪闪发光!我俩好歹都是独立生活过的妹子,自信就算不是家务小能手也起码是洗惯了锅碗瓢盆的。可是这个跑马溜溜的小哥,洗起锅子来的这两把刷子实在是令我们佩(瞠)服(目)至(结)极(舌)。(我伙呆,忘了拍照,只有小叶子在前晚的火堆遗址跟泡面碗一起留了个影。)

小伙伴们被各自的乐观精神互相感染着。没有一个人提请撤退。女生们忙着用溪水洗漱装扮,更有人拿出了神器—电动牙刷!虽然不知道这天晚上或者第二天一早还能不能洗脸,大家还是涂上了厚厚一层护肤霜,甚至防晒霜,就差敷面膜啦!

于是前一天上京东的小伙伴大揭秘,在山顶她可是为大家买了太阳呢,隔天配送到货哟!

尽情享受了一把山谷中的阳光后,我们依依不舍得离开这美轮美奂的“避难所”。捉马的时候,马帮发现了一条更好走的路,于是终于不用再手脚并用地爬昨天那个陡坡。之前雪雾一色下的山上是一片白茫茫,此时蓝天浮云下的雪地则是冰清玉洁,纵观磅礴,细节婉约。

没走多久,顺着向导的马鞭,我们看见远处几行来来回回的蹄印,深浅不一。那不正是我们昨天书写下的迷茫嘛?这些随笔与我们今天新踩出的坚定的脚印交相呼应着,在每个人心里也都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很快我们就走到了昨天错过的岔路,与我们徘徊不决的地方其实离得很近。但是雾气太重,路边的石块被完全淹没,就这么与我们玩了个别具一格的捉迷藏。

终于走上正道后,每个人都情绪高涨,嘹亮的山歌此起彼伏。虽然此时天边再次飘来了乌云。马帮兄弟们显然也都松了口气,和我们一起拍下连他们都不多见的深山雪景。大家欢庆着,比到终点时还兴奋欢乐得多。调皮的小叶子带头站到了马背上,高高地扬起马鞭,其他几位也都不甘落后,围成个半圆集体站上马背,当真是帅出了新高度! (你们要是看上了照片里的哪位小哥想要联系方式的,就吱一声儿哈~)

然而,所谓乐极生悲。

在阳光下狂欢(懒散)久了,自然就被乌云咬住了尾巴,随后赶到的就是我们熟悉的白色恋人:浓雾。可能是我们又爬升了些高度,雾气再度笼罩。而且,为了不重复昨天的戏码,老天爷非常识趣地多加了一段鹅毛大雪的新戏。真下起雪来倒也没昨天冷。我这孤陋寡闻的南方人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片的雪花,起先还有点窃喜。又长见识了呢不过五分钟后,前面小伙伴的头盔和双肩包就已经基本被雪覆盖。我开启震动模式,在马上不停地抖抖手啊抖抖脚,以免变成个雪人...

东北妹子说,这次来得值,阿勒泰空中花园附赠东北林海雪原,而且这样的雪景在东北旅游也难得一见,因为这样的天气估计得封山啦!

就这样,路边的石块重新躲起了猫猫,我们又一次陷入了白色的迷茫!

马帮重启探路+讨论模式。西麦皱着眉头叹气,哎,应该早点出发的!(没事没事,晚上看到锃亮的锅子我们还是会很高兴的)这一回迷路心情比之前更复杂。因为有了前一天的经验,以及对马帮的信心,似乎完全不曾怀疑过我们终将化险为夷。却又恰恰因为前一天的迷茫和一上午的明朗,似乎更加抗拒再度迷路这个事实。就好像前一天已经证明自己在3小时的煎熬后可以考出100分,而且上午刚刚庆祝过,下午又要重回考场考同样的科目,何必呢... (学生党注意,此乃严重逻辑错误!就算是一模一样的考题,就算你都答得对,也有可能涂错答题卡的格子啊...)

在我们意识到又一次找不着道之前,曾走过很长一段平路,四周只有一望无边的白。就在百无聊赖之际,一棵独自迎风屹立的(松?)树突然映入眼帘。它身着白色的披风,挺拔地站立在临近山顶的斜坡上,注视我们从来处来,到去处去。任日月沧桑,四季变换,树叶的颜色和多少不断轮回,从面前走过的众生换了一拨又一拨,它始终这么静静地看着。

一切都会过去。朗日晴空或漫天飞雪。你喜爱的或憎恨的。让你高兴的或使你忧愁的。《听我说》里治愈那个患循环情绪情感障碍的国王的魔戒上,刻着的就是这句话:一切都会过去的。(嗯啊,我在给自己翻译的书打小广告 一直都记不住这本书里五十个故事的顺序,但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其中的某一则。)

在暴风雪中坚信一切都会过去的,其实并不难,难在风和日丽时依然铭记一切都会过去。

跟前一天不同的是,那会儿时间尚早。于是马帮决定跟着直觉走走看。当队伍里最终传来“走对了”的欢呼时,大家又如释重负地小嗨了一把,把各位马帮兄弟从头到脚夸了一遍!

途中经过原本前一晚的目的地,恰尔巴斯高山营地。出发前看别人的游记和照片,被这里的名字和遍布山头的野花小草深深吸引,可以说是全程最令人期待的营地。如今看见那片围栏和小屋时,我们却都是一副傲娇脸,哦哟,我们的迷之谷比这里灵光一万倍呢!

我们还在嫌弃这片营地的普通时,两骑快马飞身而出,不知跑去了哪里。我们慢吞吞地边吐槽边下山。这次是真的下山啦!不知什么时候,左手边出现了一条小河,马帮领着我们去河边的一间小木屋吃午饭(下午茶)。进门才发现,两名先遣队员已经在屋子里为我们生好火,此时正烧着一壶开水呢。一股暖流入人心呐!于是我们一大票人杵在屋子里,愉悦地分享了各种干粮和零食(我带的张君雅小妹妹特别受马帮兄弟欢迎呢)

信马由缰 吃肉喝汤

我们吃饱喝足烤暖身子,再上路时马儿们脚步都轻快了不少。(咦,哪里不太对?)个把小时后竟然看见几幢砖墙小楼!似乎是林场工人的宿舍。不过这大雪纷飞的天,里头已经没有人了。马帮绕过去看了看,说是我们住不了(是这次的锁你们撬不来了吧?嘿嘿)

看来这片区域原先是牧场和林场的大部队所在。一路上木屋子不少。下午6点前后,我们又经过了一个营地。天气依然阴冷,所以天色也早早地暗了下来。马帮纠结是不是就地扎营,在经历了令人身心疲惫的两天后,今天早点休息调整一下。

七个马夫一溜小跑,踏上右前方的小坡。他们面向远山,并肩而站,扬起马鞭。哇塞,这指点江山的气概真是帅得不要不要的(迷妹脸)。可惜我按下镜头的手慢了两秒钟,最左侧的西麦和白龙已经拉回马头调转了马身。

马夫与我们商量,快马加鞭再走一个小时去下一个营地行不行,因为他们担心中途的某些山路明天会被更厚的雪覆盖。革(游山)命(玩雪)的乐观主义和大无畏精神指引着我们,尽管有些小伙伴已经膝盖剧烈疼痛,大家还是一致同意继续向前!

为了赶在天黑前到达营地,马帮吹起了口哨,把马队赶得一路小跑!我和CZ终于得到了释放。几天来一直在恶劣条件下走山路,或者是在林子里闲庭信步,这下终于可以撒丫子狂奔啦。哈萨克马的脚蹬放得都比较长,不走快点很难从马鞍上站起来(马术用语称作“打浪”)。跑起来以后才勉强可以站起来一些。不过哈萨克的马夫们好像都特别淡定,跑得再快也都是稳稳地坐在马背上。这跟我们在上海的马场里练习时很不一样。上海大多都是英式骑乘,对打浪的基本功要求很严格。小碎步和小跑时都要求打浪的时候pp尽量离开马鞍,挺直腰背。为了更好地骑(耍)乘(帅),有些教练要求从一开始就练习左手单手持缰,右手职鞭。话说从新疆回来后去上海的马场,真是一百个不习惯,感觉满满都是套路,无比怀念新疆的自由奔放。

咳咳,扯远了。毕竟那天是大部队第一次跑起来,马夫们比我们还紧张。一会儿吹吹口哨,一会儿又拼命大喊:抓好缰绳抓好马鞍子,跑慢一点!你说为什么我们不喊“吁~~”?额,语言不通啊!哈萨克马可不是听着“驾”和“吁”长大的(不过他们听得懂带新疆口音的go go go!)小跑了一会儿,别克骑到我身边,赞许有佳地说,哟,你可以的嘛!我向他撇去一个得意的小眼神儿。于是...他对着杀马特重重地吹了声口哨... omg!只听到小叶子在后面喊,喂,你慢一点!

跑着跑着,地上的雪不见了,露出了厚实的草甸。是图尔盖草原!就这么颠儿吧颠儿吧的,一个小时不到我们就顺利抵达了马帮们精挑细选的升级版营地——有两间小木屋耶!可惜,还没兴奋完就发现其中较小的那间屋顶严重漏水(雪),没法住人。当晚女生在大间睡大通铺(几块并排的木板,还是要用防潮垫和睡袋,于是练就了在睡袋里换衣服的新技能),男生(携家属)和马夫们继续露营(可怜某个小伙伴的帐篷半夜被马临幸,还好只踩弯了地钉,哈哈)

那天晚上西麦把剩下的羊肉全都煮了,说要给我们好好补补元气。等待香喷喷的羊肉汤揭盖的两个多小时里,我们围着两堆火,技术娴熟地烤着全身衣物,天南海北地畅谈说笑,频频有人泪流满面(风 +烟)。能坐的木桩子数量有限,白龙诚意出借一条腿给CZ坐。她倒是客气起来,看上去是坐着,其实是用练深蹲的姿势勉强坚持了一阵,很快还是选择了站票。别克(愧疚于之前的恶作剧?)把他的大皮袄借给我穿。沉颠颠的大衣又厚又长,几乎拖到了地上,立刻把我变成了一只步履蹒跚的企鹅。伸手去接羊肉汤碗的时候,甩了老半天才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真的不是我手短!!)。一口热汤下肚,疲劳尽散,满血复活!

(下)篇预告:雪地徒步 流血事件 暗夜奇袭 

本篇游记共含10561个文字,4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克拉拉_Y 的图片:

太棒了

2016-11-07 10:32

引用 summer 发表于 2016-11-07 10:32:01 的回复:

太棒了

回复summer:谢谢!

2016-11-07 10: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11-07 10:56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2016-11-07 12:26

引用 gaoliz 发表于 2016-11-07 12:26:03 的回复: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回复gaoliz:有啊有啊 还有(下)没写呢

2016-11-07 12:2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lizeng 发表于 2016-11-07 10:56:27 的回复: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回复lizeng:嗯嗯 以后年纪大了还可以慢慢回味

2016-11-07 12: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妹砸你们太棒啦,写的也好好

2016-11-09 08: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漫唱逍遥 发表于 2016-11-09 08:06:57 的回复:

妹砸你们太棒啦,写的也好好

回复漫唱逍遥:被表扬了好开森

2016-11-09 08:2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