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青海囧行 之 玉珠多舛

22
MessageTang (ShangHai) LV.7
2016-11-06 22:41 376/9

        春节前夕,TT返沪,诸山友小聚。时隔慕峰登顶已过五年,席间提出找座六千米级非技术性山峰活动下筋骨。雀儿山一直是我想去看看的地方,早已计划前往。由于阿顾此前已登顶,遂否,改为昆仑山玉珠峰。众人商定七月底成行,后因所找登山团队转战慕峰,故又延期至十月初。怎奈TT八月份自行前往,阿顾、阿华九十月份都无暇,祥子十月初要送老婆出国,最终出发时间定为9月23日,只有我和祥子两人成行。

第一天 ~~ 格尔木的羊脖汤

      出发前一天的晚上,独自下饭馆饱饱吃了一顿,算是给自己践行。后面的日子,我将吃不下、睡不着了。

        9月23日中午,祥子如约来接我,玉珠峰登山活动由此开始。

        格尔木,是青海省第二大城市,是青藏线进入西藏前的最后一座城市,也是距离玉珠峰最近的城市。三十万人口,却拥有12万平方公里的城市,可见地广人稀非同一般。由于格尔木机场只有西宁西安的直达航班,其它地方过来,都必须由上述两地中转。虽然我们23日11点半就开始踏上行程了,可直到21时许,我们才抵达格尔木格尔木机场是我目前见过最小的机场,除了停机坪与航站楼之间是腿走,还有就是一个房间就搞定了行李提取、值机、安检等功能。机场到市区只有十几公里,本想直接打车进市区,却遭遇黑心出租漫天要价,后又乘大巴进市区,再打车到酒店。由于格尔木机场航班少,没有公交系统,机场大巴根据抵达航班发车,时间不确定。市区去机场,只能打车,一口价30~50不等,就看你人品了。
        晚上十点多钟,办妥酒店入住事宜后,我们在格尔木八一路上溜达,寻觅可以果腹的地方,无意之中走进回人的店,喝上“羊脖汤”。应算是冬季大补汤吧,汤鲜肉嫩,还有虫草。价格也不菲,一锅汤一百大洋。

        回到酒店后,开始与本次登山活动组织者(时宇、王宁)交流行程安排及注意事项,其中着重提醒青藏高原由于植被较少,所以空气的含氧量远低于同等海拔的平均含氧量,即六千米只有七千米的含氧量。这么一交流,却发现赚大发了。此次登山队员就我和祥子两人,协作和队员的配比是1:1,这可是豪华团队才有的待遇。对登山装备以及过往经历做了些交流后,定于第二日上午10点乘车出发,前往西大滩适应四千米海拔。

第二天 ~~ 青藏线的西大滩

        闲聊至深夜一点多,各自休息。这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奔波,也顾不上房间没热水洗漱,草草打理完便倒头睡下,一觉至早上八点多。醒来,却发现起早了,因为这里北京时间八点,天才刚刚亮。磨叽、磨叽至九点多才出门觅食,寻得一回人店,要了一份牛杂汤,几个包子和油饼,份量十足,就是味道和口感太粗糙了。汤不鲜,料嚼不透。最后,还剩了大半碗。虽然青海也吃面食,终究没法和山西陕西相提并论。

        早饭吃完回酒店打包上车,车子是辆皮卡,连司机五人,所有行李都只能塞在车斗里了。可怜我的登山包,就这么裸露在风尘卜卜之中,卸车时已惨不忍睹了。格尔木市区有许多驻军大院,每个院门口都有很高减速带,逼着你不得不缓慢的颠过去。
        格尔木至西大滩130余公里,开车需要三个小时左右,因为那条著名的青藏公路是双向两车道,且没有紧急停车带的狭窄通道。青藏公路的主角是各式加长、十几个轮子的大卡车,日夜不息的行驶在青藏公路上。若有幸,你会青藏公路上看到上百辆军车依次开过,不幸的就是你超不了车了,慢慢跟着吧。沿途会经过一些人造景点,还有所谓的昆仑神泉,可惜没兴趣去欣赏了。
       西大滩(海拔4100米左右)是青藏公路上不多见的一块平缓宽广的峡谷地带,位于玉珠峰的北坡。若是从北坡冰川攀登玉珠峰,即是从这里出发。若是南坡攀登则需要绕道数十公里至南坡大本营(海拔5100米左右)。有西就有东——东大滩是个军事禁区,很少有人得知里面的情况。据说不久前西大滩刚刚完成军事演练,这里的空地上住满了演练部队,现在已经全部撤走了。后来遇到的事情,证实这里的确是演练场所。

         我们中午十二点半左右抵达西大滩,据说入住的是这里饭菜最好的一家店,叫啥名字忘了。刚下车的时候,我还帮着一起卸车,可过了会发现有些气喘,明显力不从心了。由此开始数日的煎熬,气喘、头痛、头晕、鼻干等,只是基本的症状,后面逐步演变出各种高反表现。这家店的饭菜的确还是算可口,至少午饭时,我还吃了一碗饭,喝了两碗汤。这是我登山期间唯一一顿正常的饮食了,此后就胃收缩了。
        为了适应海拔,当天需要在西大滩休息,适应海拔的最好方式就是不停的喝水,以及减少运动。吃完午饭,周边溜达了会,所谓溜达,就是跑个几百米排排体液。房屋前后是光秃秃的高山,中间一条青藏公路穿过,不时一团乌云飘过,再来阵鬼风,吹的你满嘴的沙子,在这里待一天就足以让人憋闷坏。实在无聊了,只好上床睡觉,摸着凉飕飕的被子,也只好和衣而睡,用体温去征服被子的寒气。
        一觉醒来,也才下午四点多,然后便是躺着床上喝水玩手机,直至晚上七点多晚饭时间。此刻,我已经胃收缩了,只喝了碗汤。其它饭菜实在难以下咽,除了高反的原因,还是有就是切中要害的酸辣口味。平常就忌口的味道,高反时再遇到,那真的是雪上加霜!为了更好的适应高海拔,饭后便围桌子喝水闲聊直至晚上九点多。晚十点是锁门时间,直至第二天晨八点才开门,期间我们只能在屋内,不能外出,所以九点多,纷纷外出溜达。

第三天 ~~ 窝头似的玉珠峰

        因为水喝多了,凌晨一点还是起夜了。透过窗台看着青藏公路上那些大卡车依然川流不息,西藏就是通过这些大卡车日以继夜的输送,维持着现有的物质生活。虽然青藏线是三条进藏公路中最好的一条,但依然是事故频发的一条。
        此后陆陆续续又醒来几次,每一次起夜,除了水喝多的原因,还有头痛、头晕,以及鼻干引起的呼吸困难。晨八点多洗漱的时候,方才发现鼻腔已淤积大量血块了。此后十多天,鼻腔一直有淤积血块,每次清理又会有新的出血,直至我离开青海方才恢复。
        午饭的时候,我吃了半碗米饭,也算是逐步适应了。饭后我们便装车,前往玉珠峰南坡大本营。三十多公里的青藏公路,十多公里的土路,估计一个半小时。土路的路况可以用摇头晃脑来形容,一路颠簸可以让你把肠胃清理干净。在即将抵达大本营前,一个颠簸让我脑袋直接撞到车顶,原本没啥的脑袋,顷刻间晕乎起来。昨日从格尔木出来,青藏线一路颠簸,也就一路晃悠过来,未想今日一记重拳。撞击后,我下缩身体,直至两膝紧紧抵住前排座椅。如此,我躲过后面几次较大的颠簸。此刻,我想起了葛优躺。

        下午五点多,抵达大本营,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玉珠峰。咦,不是说馒头山么?咋变成窝头山了?既来之,则安之吧。把驮包放进帐篷,铺好垫子,拿出睡袋,收拾好睡觉的地方,便四周溜达。这一溜达感觉到乏力,寒气逼人,返身回帐篷翻出驮包中羽绒服,给自己保温。本想进活动帐休息,正逢时宇和王宁倒腾刚带来的取暖炉,帐篷里弥漫着煤气味,我便搬把椅子在外面晒太阳。
        由于此次登山队就四人,时宇他们不让祥子帮忙干活,无聊的祥子一个劲的找我说话,不搭理他便扯我衣服。此后数日一直如此,感觉就像喝醉酒话多的那种类型。不会他高反就是话多?此前登慕峰时没发现他如此,不过那时人多,我也不挨着他帐篷。聊及此事时,祥子会说“阿顾来了话更多”。哈哈,可惜阿顾没来,不然会有更多精彩的。一个半小时,从4100米到5100米,给谁都需要时间适应,更何况我都已经五年没上高海拔了。

        晒太阳的时候,祥子找来血氧仪自测了下,80多,我也测了下,76血氧含量,感觉不错,慕峰第一晚我是68。可后来发觉,这玩意真不是玩意。第二天血氧含量就只有53了,然后发现每个指头都不一样(小拇指高于其它手指),再然后第一次显示值会比最终稳定值高出二十多,反正最后就是每天自娱一工具了。
        王宁是位山西大厨,烧了一手好菜,我感觉比那家店强。大本营第一顿晚饭,烧了四菜一汤。我吃了半碗饭,一碗汤,胃口不错。饭后大家在活动帐里看电影,挑了半天选了《寒战2》,我受不了帐里的煤气味(用煤炭取暖),不时出来透透气。后来蹲在帐篷口取东西时,穿着羽绒服有些笨拙,站的猛了些,接连狂吐,我也不记得吐了多少口,反正胃里的都吐完了才算完事。好在吐的瞬间我转身了,帐篷么事,检查了下衣服,啥也没沾上。做了个深呼吸,感觉轻松多了,然后,慢悠悠的走进活动帐篷,告知他们我吐了,各方面感觉舒服多了。高海拔活动,最忌讳的就是隐瞒身体不适,那样会在高原疾病不期而至的时候,让人措手不及,无法及时救治或提前采取措施。
        第一天到五千多海拔,强制到深夜十一点之后才可以入帐休息。好在我呕吐后,人也不困乏,轻轻松松看片到十一点,之后便各自回帐休息。第一晚是最难熬的。

第四天 ~~ 吃吃睡睡的一天

        由于高反的原因,入帐后没多久我便迷糊着了。凌晨一点起夜,头疼、鼻干、脖酸各种不适缠绕着我,此后迷迷糊糊,睡睡醒醒,再睡睡醒醒,直至天亮。由于大本营的气温还没有零下,所以帐篷内壁全是冷凝水,睡袋口也是布满水珠。出帐第一件事便是晒睡袋,打开帐篷各个通风口以便透气。

         今天的计划是大本营休整,也就是吃吃睡睡,发傻充楞。大本营的三餐安排是10点左右早饭,14点左右是午饭,19点左右晚饭,所以吃饭睡觉完全打乱了平常的节奏,再加上头晕头痛,完全是一种迟钝状态。由于高反胃口奇差,早饭只就着榨菜喝了一碗米汤。水煮蛋、馒头一个没吃。吃完早饭磨叽了一会,便躺进帐篷蒸桑拿了,直至午饭方才出来。午饭用汤泡了半碗饭,吃了几口素菜,完全接受不了荤菜味道。饭后喝水闲聊时,时宇找来苹果。此时,我来胃口了,可是,吃完一个苹果,那肚子就有受凉的感觉了。磨叽了会,我还是回帐篷躺着去了。躺了会,帐篷外便是风起云涌,太阳躲猫猫去了。
        傍晚时分,时宇提出到周边山坡上找手机信号。五年前在慕峰大本营,每天气喘吁吁的爬两百多米山坡发微博,现在我可没那份兴趣了。一开始我拒绝了,可后来时宇道出真实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我们是否有体能胜任后续的运动。为此,我们开始寻找手机信号之行。时宇耍了个心眼,没有直接上山坡,而是绕道山坡的最东侧,也是最陡一个坡面,顺带在此练习了各式上下坡的脚法。来回走了几趟后,方才上坡去寻找手机信号。可惜,信号没找到,找到也用不了,因为不是电信的客户。据说青藏线上,电信的信号最好,移动其次。后来在柴达木盆地,也是如此。虽然冰川融水此时已经减少,斜坡上还是有许多积水地带,导致我们不时满脚的泥巴,所以每到有积雪或有流水的地方,我们就要清洗下鞋子。
        闲聊过程中,时宇告知这里常有各种武器试验,前面山坡上还有残骸。后来在我们回大本营的路上,果然遇到一件很新的人工制品,看外表很像火箭推进器,结果一查缩写,还真是推进器的意思。可惜那玩意太重,没人愿意搬回大本营。

        晚饭我照样是汤泡饭半碗,饭后开始为明天的冰川训练做检查工作。我和祥子分别拿出带来的冰镐、冰爪、上升器、安全带、扁带等装备,进行简单的穿戴并进行调节。玩户外十多年,积攒了不少装备,唯独没有上升器。好在顾老爷慷慨赞助一个上升器,还有鸟的防风手套。后来这手套还被王宁调侃了一番,因为鸟的手套售价两千多,而他用的才两百多。"鸟人"不好做啦!检查完装备后,继续影视娱乐项目“釜山行”,半夜醒来时,总是在想起那些画面,所以后来拒绝看恐怕片了。
        这一夜本以为会睡的好些,却没想到是我此行最痛苦的一夜。由于衣服做的枕头未能贴合脖子,导致脖子发酸,直接加重头痛。凌晨一点多,我就这么被痛醒了。这一夜没有再睡睡醒醒,而是一直醒着,一直在调整姿势,不停的按摩揉捏脖子,不停缓解鼻腔的干燥。

第五天 ~~ 第一次冰上芭蕾

        经历痛苦的一夜,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适应高海拔运动,五年前爬慕峰时,可没有这么多症状,思绪良久未得知。出帐后,照例帐篷透气,晒睡袋、羽绒服,释放一夜的凝水。
        早饭照例是米汤榨菜,美味啦!饭后发现头痛的症状减轻了,只是还有些晕。今天是进入大本营的第三天,原定计划是冰川训练,以熟悉冰雪地段的路绳行走。所以早饭后便开始将冰雪行走需要的各种装备打包。等吃完午饭后,便前往冰川训练。午饭我还是只吃了半碗,不过出发前,我抓了几颗冬枣。目前状态下,也只有冬枣最合胃口了。
        冰川距离大本营有一个小时的河滩路,河滩有几百米宽,布满了冰川融水裹挟下来各种碎石。

        今天天气晴好,阳光直射,冰雪表面反射很强。坐在雪地上,笨拙的穿好全套装备后,把自己用上升器挂在路绳上,沿着雪坡向上行走。每隔十多米便是一个冰锥固定点,所以每走到此处还需要戴着厚实手套进行主锁和上升器的解锁、挂绳、扣锁的操作。好在阿顾借我的手套是五指的,要是并指的我就得脱手套操作了。下坡行走到是一根绳子到底,没有冰点,也不需要操作上升器,只要用主锁把自己挂在路绳上即可。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脚跟踩实了,别摔跤。即使摔跤了,也要记得如何及时制动,避免滑坠。不管上下坡,一定要分开腿,别被脚底的冰爪刮破衣服,如此等等要领。来来回回走了三四趟,顺带拍了一些宣传照之后便觉得无趣,而改去攀冰了。

        攀冰的地方位于冰川边缘,冰舌的中间位置,属于冰雪混合地带。在时宇和王宁做上方保护设置的时候,我发觉眼睛发痒、流泪、怕光。由于今天只是冰川训练,所以出来的时候我只带了新买的太阳镜,并未佩戴雪镜,未想就一个多小时让我雪盲了。此后,我便闭着眼或背着冰川,避免雪盲加重。

        在攀冰准备工作完成后,告知众人我眼睛的情况,并提出放弃攀冰。王宁的一句“太遗憾”,促使我迷糊着眼睛完成人生第一次“冰上芭蕾”。每年有许多人,专程飞四川攀冰,而且攀冰课程费用不菲。现在我有机会,却放弃,的确太遗憾了。不过,我也只迷糊着眼攀了一次,太不舒服了。之后,我便看着他们三人来来回回,以致多次之后他们也无聊起来了。人少,的确不热闹,再加上我这个闷葫芦。

        迎着夕阳返回大本营,从沟谷直接上到经幡的山坡。在沟底远远看看到经幡不远处有两个石堆,还竖着碑。想起2000年5月那两支登山队,五位山友在此殒命。不知这两块碑,又是纪念谁的。由于忌讳的缘故,我并没有提及此事。愿所有山友都能够顺利登顶,平安下撤!

        顺利的完成今天的训练计划,身体感觉也还不错,除了有些头晕,还有指甲的颜色有点发紫。
        由于受不了活动帐篷的气味,吃完晚饭后稍坐片刻,我便在帐外玩起了相机。繁星点点的夜空很美,可对不了焦,也无法预先构图,瞎拍了十几张,总不能拍出银河的璀璨。第一次拍银河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在拍夜空的时候,发现玉珠峰山脊上有个闪光点,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步往下移动。晚上十点多还下山,说明出事了。虽然能看见灯光,却有几个小时的路程,大家只能好奇的等待。后来才知道是今天上山的一支队伍里有人高反严重,连夜从C1营地下撤,直接送到海拔四千多米的不冻泉去了。
        拍完夜空,我便钻进帐篷准备睡觉了。鉴于昨夜脖酸、鼻干的问题,特别进行了预处理。做枕头的衣服被我卷成一条,直接垫着脖子。找了一张湿纸巾,直接盖在脸上,以确保鼻腔的湿润。希望今夜可以一觉到天亮了!可是,可是竟然因为呼吸不畅,凌晨时分被憋醒了,鼻腔里异常干燥。一摸纸巾,干了。这一夜勉勉强强睡了几段完整的觉,而不是迷迷糊糊的醒着。

第六天 ~~ 玉珠,我来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没有风,阳光灿烂,是个登顶的好日子,希望明天能一样。按照计划是爬升到海拔5600米的C1营地,为明天凌晨冲顶做准备。早饭后,各人便忙着将攀登用的放进登山包,不用的物品全部装进驮包,清空宿营的帐篷。在我们打包的时候,来了辆车,下来几个穿迷彩没戴衔的人,站在大本营远眺玉珠峰。见我们准备上山,过来闲聊玉珠峰,顺带我们也问了他们关于捡到金属制品的事,验证了推进器之说。十二点的时候,我们收拾妥当正式出发了。可惜,忘了拍出征照了,到是和实验人员合了个照,自己却没留下影像记录。

        经过一个小时的河滩路,抵达山脊路起点,在此稍作休息吃几块饼干就算是午餐了。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天起风了,雪籽开始飘落,此后便是狂风裹挟雪粒横飞。山脊路上,毫无遮挡的暴露在风雪之中,唯有低头走路,侧着身子躲避风雪的肆虐。

        在半山腰的时候遇到昨日上山的老者问路,当时他正沿着山坡往冰川一侧陡坡移动。赶紧把他叫过来,指给他下山路线。老者没有戴帽子,拉链也开着,头发夹杂着雪粒,提醒他戴帽子,反应有些迟钝,问及向导所在,也含含糊糊。看着他沿我指的路线走下去,那段路下山很清晰,不会迷路的,我也继续往上爬了。后来我陆续遇到他的队友和向导,也就不再担心啥了。越往上爬,风雪越大,山脊越陡峭。在山脊路的顶端,也是接近C1营地的地方有一段,山石矗立的路段,石头突兀在山体表面,行走时需要小心磕碰绊倒。在这里遇到昨日上山的山西队,个个裹得严实也不知谁跟谁了,从他们的步伐看,其中有几个已经不稳了。
        当我耗时四个小时抵达C1营地的时候,帐篷已经搭建好了,一顶五人帐,足够我们四人舒舒服服的躺着了。祥子此时已早早躺在里面,钻进睡袋了。C1的风很大,云层也很厚,四周白茫茫,无啥可看,我也躲进帐篷了。

        钻进帐篷给自己选好位置,用膝盖把突出的部位给压下去,勉勉强强搞定一块还算平整的斜坡。铺好垫子,拿出睡袋,换上羽绒服,我也气喘吁吁的躺着了。好在C1营地有手机信号,虽然速度很慢,但终究可以看看外界都发生了啥,也好打发躺在帐篷里的时间。

        由于只有一个反应堆,所以我们四个人只能轮流吃,我因高反没有胃口,提出最后一个吃。期间聊起了新闻,玩起了自拍,发了微信,等我吃完已是晚上八点多了。由于计划凌晨一点起来,所以要早些睡,晚上九点多我们便开始入睡。多人帐虽然暖和,但起夜是件麻烦的事,特别是睡中间的人。虽然我给自己的铺位进行处理,没有因之前各种问题影响睡眠,可起夜还是让我早早醒来。本想憋着至大家都醒来,未想祥子最先憋不住了,既然大家都醒了,顺带我也解决下吧。半夜十一点多,帐篷外漆黑一片,天上的星星微弱的看见几颗,风依然裹着雪籽横飞。在帐篷口穿脱高山靴时,发觉系带的很麻烦,穿脱时间长,而且太容易导致气喘,真后悔一开始没有定购收缩带的高山靴。

第七天 ~~ 窝头变月牙了

        凌晨一点多,我们陆陆续续坐起来,开始为即将冲顶做准备。王宁为我们准备的速食粥,可就在传递的过程中,我的泡面桶翻了,全洒在睡袋上了,粥也只剩下一小半了。这已经是我不知多少次在帐篷里打翻锅碗瓢盆了,心疼二十张老人头的睡袋呀。好在粥只洒在我的铺位上,没有影响他人,不然,我是赔还是不赔了?哈哈。。。用纸巾简单清理了下,也只能如此了。吃完剩下的粥,才将铺位清理干净,能装袋的都装袋,以便下撤的时候直接装包走人。湿漉漉的睡袋也顾不了了,直接装袋,之后一直没有拿出来晒,直到回上海后一个礼拜,方才有太阳晒了一会。
        凌晨三点多,帐篷外依然漆黑一片,风较之前更大了,透过灯光已然是白茫茫的了,若是白天在山脚看到,这便是旗云。此刻周边啥也看不清,唯有跟着前面灯光,踩着脚印,低头走路。

        离开C1营地后,王宁问了几次,这样的行走节奏是否可以,我都说没问题,因为此刻的节奏,对我有些慢,好几次我都差点踩到前面祥子的脚,不得不停歇片刻。走在身后的时宇,提醒我节奏太快,我也没当回事。可时间长了之后,我便开始供氧不足了,走个二十多步便要停下做几个深呼吸,如此便拉开与前面的距离。时宇见状便走到我前面,要求跟着他的节奏走,压制我行走的速度。在跟着时宇的节奏时,我明白了如何控制节奏,那就是每走出一步,便停下来深呼吸两三口气,再走下一步,如此往复,通过呼吸次数控制行走速度。按此方法,走了一百多步,我也不需要停下来深呼吸了。此后,我几乎没有主动停下来调息。

        控制呼吸,埋头走路,不知不觉来到玉珠峰的绝望坡。由于近日风雪大,此前设置的路绳已找不到了,所以我们采用结组方式爬升到玉珠峰顶。先是在坡底放下背包,轻装爬升。最后一段路的时候,王宁、祥子、我三个人便用扁带相互扣在一起了,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了。时宇则在绝望坡底的时候便返回C1营地,为我们的凯旋,烧水去了。祥子一米八几的身高,走个三四步,才会停下调息,这可把我害苦了。首先节奏完全不同,其次他那一步也不是我那一步。开始我还紧赶慢赶跟上,后来让他走一步调息一次,也不搭理我,干脆拖着我走吧。哈哈。。。 祥子硬生生被我拖停下来了,这也就有了距顶峰数十米地方休息的镜头。也正是在这地方,我才第一次注意到时间“九点一刻”,我们从C1出来近五个多小时,方才距离顶峰咫尺之遥。

        此后我们一鼓作气登上峰顶,踏上峰顶的瞬间,发觉根本不是想的样子。收集玉珠峰资料的时候,传说玉珠是个馒头山,在BC的时候,看玉珠峰就像个窝头,反正都会认为峰顶会比较平坦。上来之后发现是个弧线形峰顶,有点像月牙,而我们上来的位置,正好月牙的牙尖,前后都是陡坡,必须走到月牙的腰身,方才有块相对宽的平台,也就是这个平台矗立着玉珠峰标志。我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打开微信,为即将举行毕业二十周年聚会录制祝福视频,然后是为亲朋,可。。。可。。。手机断电了,放怀里捂一会重启,没几分钟又断电了。另一边拍完登顶照的祥子,一个劲催促下撤。由于接近峰顶的绝望坡比较陡峭,俗语“上山容易,下山难”,所以王宁坚持等我一起走。无奈之下,我只能下撤,留下些许祝福在心里。

        上午十点左右,我们开始下撤,下山的速度相对快些,人也不太累,一口气走到绝望坡底,取上之前放在那的登山包。此刻,祥子早已下撤很远,变成个黑点了。由于剩下的路程没啥陡峭路段,积雪较厚,滑坠风险较小,且可目视C1营地,我建议王宁先走,以便回去做撤营准备。之后,我便一个人冰雪中沿着足迹缓慢下行。
        在一个小凹面的地方,出现两条足迹,一条往右侧冰川方向的陡坡,一条直奔C1营地方向。我选了C1方向,可不知多远足迹消失了,此刻低智商的我,继续直奔C1而行,由此我开始逐步陷入雪壳地带。山体表面的积雪,已经冰冻起来变硬,而表层下面还是松软的积雪,所以每一脚都是砰一声,然后塌陷进过膝的雪地。一边举步维艰的挪动脚步,一边四周搜索可能的足迹。由于阳光直射,雪面反光,难以发现雪面的差异,唯有继续直奔C1营地方向。拔一次,陷一次,累了我就干脆坐在雪地看风景,意外发现冰镐插出的洞洞,竟然蓝莹莹的,会不会是"蓝冰"了?哈哈。。。 

        在C1营地几百米外的一个凹面,我终于发现右前方有不平整雪面,形成一条线,走近一看,是足迹,还是硬雪地。下午一点多,回到C1营地,他们三人正躺着休息了。
        本想直接装包走人,三人非要我进帐休息会再走,无奈只得麻烦的脱下高山靴,钻进高山帐。祥子将他背上来的苹果留了一半给我,而我背的那个苹果昨晚就被消灭了。此刻,对于跋涉近十个小时的我,那是一份清甜可口的美味。记得登顶慕峰下撤到C1的时候,我把预留苹果连核都吃了。一边享受苹果,一边聊起我陷入雪壳地带的事情。这时才发现,祥子也陷进去过,后面赶上来的王宁把他带回正确的路线。时宇还提及以前有队员陷阱去后,没力气走出来,便直接滚雪球般,滚出来的。呵呵,看来我不是唯一了。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开始撤营下山。上山用了四个小时,按照下山速度是上山的两倍,初略的估算需要两个小时到达大本营。可我忽略了那一个小时的河滩路是平面,速度不可能提升的,最终我耗时三个小时,最后一个抵达BC营地。风卷残云消灭了他们留给我的五片哈密瓜。如同第一天徒步到慕峰大本营,一气呵成吃了10瓣西瓜一样,爽。。。
        由于上山前已将驮包收拾妥,下山后登山包也不用再打包,休息片刻之后,直接装车走人。晚上九点抵达格尔木,到酒店简单洗漱后,祥子即前往机场连夜赶飞机回沪,只是他需要在西安机场睡一夜,再乘坐第二日晨航班,等他抵达上海也是第二日的中午了,这就是格尔木的交通,也是顾家男人的模子。
        送走祥子后,我去了他推荐的那家面馆,点了份炒面。本想一整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应该狼吞虎咽,结果炒面太辣,而我嘴唇开裂,无法承受辣之痛,只好弃之未食。买了两瓶水便回酒店休息,等待明天,开启另一段旅程。
       由于登山提前一周,导致国庆期间没有安排,而我也不想回沪发呆,所以早早计划自驾柴达木盆地。这个教科书里听过的名字,这个千里戈壁盐碱地,这个西北的聚宝盆,我来了。。。

ps:文中图片来源队友,版权为各自所有。
    感谢极限探险的时宇、王宁,以及戎老爷在此次活动给予的帮助!
完稿于2016年11月

本篇游记共含10074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城。会。玩。

2016-11-07 16:59

2016-11-07 16:59

2016-11-07 21:40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11-08 11:26

引用 wendyfengliyun 发表于 2016-11-07 16:59:18 的回复:

城。会。玩。

回复wendyfengliyun:  瞎玩

2016-11-08 15:07

引用 xiao柒 发表于 2016-11-07 16:59:27 的回复:

回复xiao柒:

2016-11-08 15:08

引用 丛林赤枫 发表于 2016-11-08 11:26:02 的回复: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回复丛林赤枫:回忆,是老化的表现

2016-11-08 15:0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2016-11-10 15:18

引用 MessageTang 的图片:

2016-11-17 16:1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