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在你一辈子到不了的地方,见到你见不到的人间天堂——洛克(木里-亚丁)穿越线游记

16
不不 (杭州) LV.4
2016-11-07 15:31 156/3
  • 出发时间/2016-11-08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000RMB

前言

        当所有人走到藏别牛场的时候,都停下了匆忙的脚步,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眼前的景象让人窒息。脑海还在飞速运转,满世界搜索一个词来表达,却又无功而返,任何词藻都那么得苍白无力。片刻,清醒后,拿出相机,其他队伍的无人机也在低空掠过,人们费尽心机得想把这一切告诉世人,它就是传说中的洛克线。

        最近热映的爱情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让亚丁景区成为一个热门景点,也将亚丁的迷人风光展现给广大的观众。而洛克线(木里-亚丁)则是汇集的亚丁的所有精华,白水河、神山、牛场、海子和星空一路相随。从过了牛奶湖下到亚丁景区,一路上我一张照片都没拍,可能是因为那天天气不好吧,又或许是有了前几天的铺垫,已经习惯了这种景色。

线路简介

        简单介绍一下洛克线,洛克线指的是从四川凉山木里县穿越至甘孜稻城亚丁景区的一条徒步线路。美国探险家洛克曾经徒步考察的最经典线路,香格里拉一词由此而来。他曾在和朋友的信件中这样说,“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在医院冰冷的床上。”
        1928年3月,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他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
        1933年4月,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以此约瑟夫•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尤其是洛克贡嘎岭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的探险经历,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世外桃源”称之为“香格里拉”,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亚丁的这条线路,就是后人所说“洛克线”。

队员简介

        黄哥和莫大侠,一对走遍世界的上海老驴。按照黄哥的说法是他们是先国外再国内的玩法,从瑞士德国南非肯尼亚,从南太行、武功山云南雨崩徒步都遍布他们的足迹。

        周,一个长得很像李代沫的自驾和摄影达人。家里光相机就有十几部。开过318和滇藏线。目标是能开车沿着中国的边界线走一次。

        袁野,一个重装走过零下27度的腾格里沙漠的医生。有了他,我们一路都安心了很多,毕竟队伍里有个医生是多么有安全感的一件事情啊。

        不不,也就是本人了,找不到独照就拿张合影凑合一下。带队走过千八、鳌太。国外去过7个国家。登山商业队登顶过云南哈巴雪山(海拔5396m),自主登顶过青海玉珠峰(海拔6178m)。

行程内容

D1(2016.09.28) 成都

        黄哥和莫大侠已经直接飞到了西昌等我们。周和袁野凌晨3点才到的成都,小睡一下,就起来一起出门去逛一下这座全国最休闲的城市。人民公园、宽窄巷子和锦里是这一天里的主要目标。
        在锦里,周问我:为什么不把相机拿出来拍照?我一笑:相似的地方还去得不够多吗?突然想起有个段子:在中国,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条街,人山人海,全是游客,以老街的名号,以文艺的名义,千篇一律的卖着从义乌批发来的工艺品,卖着臭豆腐、烤鱿鱼和奶茶,这条街在北京叫作南锣鼓巷,在上海叫田子坊,在杭州叫河坊街,在黄山屯溪老街,在南京叫夫子庙,在厦门鼓浪屿。那么在成都叫宽窄巷子和锦里。
        在成都,也只有火锅能进我们的眼帘吧

D2(2016.9.29)成都西昌木里

        凌晨3点到的西昌,没错,就是那个卫星发射基地-西昌。周和袁野兴致都很高,我们就去品尝了一下红油抄手,那味道现在都在回味。
        早上和黄哥、莫大侠汇合一起坐大巴前往木里,一车有一半的乘客是来徒步洛克线的。路上遭遇各种意外,撞车、塌方,有惊无险得到达木里县城。

D3(2016.09.30)木里-嘟噜村

        凌晨3点出发,没错,你没看错,又是凌晨3点,周和袁野连续3天没睡过好觉了。木里到嘟噜村有200公里左右破落不堪的省道,越野车大概9个多小时能到。但当地警察和路政在这段时间有针对得打击非法包车进嘟噜村的行动,要求驴友只能坐班车进水洛乡再转车进嘟噜村。要避开检查只能选择半夜出发了。后来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多么明智。我们大概中午11点半就到达嘟噜村,花了8个半小时。而坐班车进来的从早上7点出发,直到半夜12点才到的村子,花了17个小时。进村的道路是由造水电站才修的路,已经不能用破落不堪来形容了,就没有一小段是平整的,一个坑接着一个坑,一路车震到村子。
        村民保留着最原始朴素,小孩子友善得和你打着招呼,从他们的笑容里看到了希望。你会卸下城市里的包袱,慢下节奏,细细得品尝这村子里的一点一滴。

        这时天空出现光晕,我们在藏寨的楼顶打着现代的斗地主,白水河崩腾穿过村子,山谷间飘荡着回声,好一派祥和的景象。

        周提议去远处的寺庙看一下,当作接下来几天徒步的热身。看着估摸半个小时的行程,我们整整走了一个钟头,大山迷惑了我们的判断,我们只当这是个小小的历练吧。
        嘟噜寺依偎在半山腰上,寺前是一个玛尼堆,黄哥说绕着玛尼堆顺时针走三圈能实现你的愿望,我们祈祷接下来的几天能有好天气。

D4(2016.10.01)

        徒步的第一天,今天行程比较轻松,海拔从嘟噜村的2445米上升到营地的3220米。早上从村长家要了只老母鸡带上路,从木里采购的50个苹果和60个鸡蛋也被装进了麻袋里。其他队伍投来羡慕的眼神,纷纷表示要蹭饭。

        让车子载我们到徒步的起点,中午11点半才开始了我们接下来5天的徒步行程。从嘟噜村到今天的营地一直是顺着白水河向上爬升。刚走不久就看到麦子前段时间留下的路标。

        由于是在藏区,每到重要的河岸或者垭口都能看到经幡。白水河在阳光和两旁植物的映射下显得碧绿碧绿的,听马夫说他们会在农闲的时候到河里掏金沙,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收入。

        大家加快脚步,向着今天的营地进发。我们这次徒步选择的是轻装,大包和行李都交给马帮,自己只携带一顿午餐和路上要喝的水。随着海拔的上升,牦牛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他们望着这些陌生脸庞,迟疑着:你们打扰到我的生活了。

        下午3点,我们到达菩萨洞,菩萨洞其实是个大瀑布,算是路上一个标志性的景点。我们今天的营地就在菩萨洞上方几百米处。到达营地已经是下午4点,大家状态都很好,兴致很高得开始扎营烧饭。莫大侠还专门给我们展示了她的独门番茄蛋汤做法。我看了下在马上颠簸了一天的老母鸡状态还不错,决定留到明天再享用。没想到半夜来了只黄鼠狼把鸡咬死了,它还想把整只鸡叼走,幸好我们用绳子绑着鸡的脚,那只蠢货只叼走了鸡的头。

D5(2016.10.02)

        今天行程从菩萨洞营地(3220m)到杂多巴垭口下方营地(4200m)。早餐是米粉,软了不烂,配上老干妈绝对是美餐一顿。早上8点半出发,继续沿白水河逆流而上,途中需要过好几次河,河上有独木桥,其中2座把队员难住了,还好有马夫帮忙顺利通过。

        约莫11点半,我们终于走出森林,到达藏别牛场,第一座神山夏诺多吉伫立在眼前。洛克线第一天展现给我们的是白水河的灵动。而今天他把牛场的广阔,神山的威严展现给了我们。

        白水河从牛场中间蜿蜒而过,神山冰川的化水滋润着大地,哺育着生命。大家停下了脚步,相机快门不断的跳动,袁野甚至穿过小木桥走到了牛场的中央。人民都在赞叹,原来这里才是人间最后的“香格里拉”。

        背靠神山夏诺多吉,远处的央迈勇微微露出了他的顶峰,仿佛在向我们召唤。现在还不到深秋,牛场边上的树木叶子还没变红,想必过段时间这里肯定更加迷人。

        经过3个小时的爬升,终于到达了草瓦通牛场,看到很多人在这里扎营,我们以为今天的营地到了。对讲机呼唤马夫旦珠,得知还得继续爬一段坡,队员们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飘过。

        下午4点到达杂多巴垭口下方营地,海拔4200m,袁野和周出现了高反。大家也没了昨天的兴致,今天的饭菜就交给马夫帮忙了。袁野早早得躲进了帐篷,没想到没过多久就呕吐了,所幸精神状态还不错,喝点葡萄糖吃了散利痛就睡觉了。晚饭是土豆炖鸡配白米饭,味道鲜美。晚上8点出帐篷,看满天繁星,一条银河划过天际。城市里呆久了,看到星星都是奢侈,更何况是这样的景象呢。

D6(2016.10.03)

        今天行程从杂多巴垭口下方营地(4200m)到新果牛场(4280m)。早上6点多就被马夫喊早了,出帐篷收营,不出意外得看到了日照金山。早餐是昨晚留下的鸡汤烧面条,面条糊了,大伙将就得吃了点,还好每个人还煮了两个鸡蛋,美味。袁野还是什么都没吃,不过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早上8点,迎着朝阳出发。

        今天的行程相对前两天要累很多,因为要翻越一个大垭口——杂多巴垭口(4760m)。从出发开始就是一路上升,很快就到达垭口底下,垭口的左侧就是杂多巴山,右侧是夏诺多吉,翻过垭口再走一段路就能看到第二座神山央迈勇。

        11点半,到达杂多巴垭口,这里正好是背阴面,晒不到太阳略冷,赶紧下撤。一路下坡,由于天气很好,远处的路况看得很清楚,路也不算难走,几乎没有陡峭的地方。路上的风景还是那么得赞,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下午2点到达万花池牛场,也就意味着最后翻一个100多米高的小垭口就要到今天的营地了。可是就是这个小垭口才是今天大家最困难的地方,因为前面的路程已经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大家几乎是爬个二三十米就要休息一次。咬牙到达小垭口,天空开始下起了雪子和冰雹。远处的太阳笑眯眯得说这是送给你们的见面礼。

        下午4点到达今天的营地新果牛场,海拔4280m。新果牛场是个极其漂亮的营地,就在神山央迈勇的脚下。晚饭是腊肉炒土豆、黄瓜炒蛋和洋葱炒蛋,在野外能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简直是奢侈。

        每天晚上的保留项目就是拍星空,到了高海拔,相机电池有点不给力,每天都要用掉一格电,每次拍星空都是拍两张草草了事。

D7(2016.10.04)

        今天行程从新果牛场(4280m)到蛇湖营地(4480m)。今天注定是艰难的一天,要到达全程最高点黑海垭口4770m,还要翻越无数个小垭口。早餐是稀饭配榨菜和各种小菜,袁野终于开始吃了点东西。黄哥和周也表示高反比较严重,头很痛。其实高反才是洛克线最难克服的地方。

        不过一上路大家就来劲了,看来美景的诱惑还是很大的。今天主要绕着央迈勇走,一上来就是碎石路横切,碎石比较滑,大家走得小心翼翼。远看横切路及其壮观。

        不知不觉的,中午12点就翻过了黑海垭口,垭口底下是今天的第一个海子——黑海。其实海子就是湖的意思,是藏区历代相传的叫法。

        过了黑海,两旁的景色仿佛人间地狱般,可能是背阴面的缘故吧,山体光秃秃的没有植物。翻过一个小垭口,嘟噜海就出现在脚边,蓝天倒影在湖边上。

        可能是景色比较苍凉的缘故,大家今天的脚步比较快,翻过最后一个蛇湖垭口往下走,一条碧绿的彩带从山体间划过,远处的央迈勇和仙乃日衬托着她,已经视觉疲劳的大家又找到了一个新的刺激点——蛇湖。

        从垭口到蛇湖边的路比较陡峭,蛇湖有两个营地分别位于她的两个脚上,因此有两条路往下,我们找不到向右边的路就顺着石头堆往下走。下到湖边,央迈勇再次露出了他的脸庞,而第三座神山仙乃日像个少女害羞得躲在薄纱后面。

        到达营地扎好帐篷,天空再一次开始下起了雪子,这次的雪子下了很久,很快营地变成了白色的海洋。我们躲在牛棚里吃火锅,恩没看错没看错,是火锅,午餐肉配各种蔬菜粉条,再加上麻辣火锅底料,想想都流口水了。周和袁野早早得躲进了帐篷,头痛难受得表示对美食没有一丝的兴趣。

D8(2016.10.05)

    今天行程从蛇湖营地(4480m)到达徒步的终点亚丁景区。今天是整个行程的最后一天,也是最轻松的一天,一路下坡至亚丁景区。
        早上起床发现雨雪已经停了,天气是阴天不算糟糕。早上8点出发翻越最后一个小垭口下去就看到牛奶湖。来到牛奶湖边,这时候已经有些游客从景区上到牛奶湖了。天气不佳和游人增多,草草拍两张照片,连五色海都没上就开始下撤了。一路伴随游客的注目礼,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群,感觉终于从天堂回到了人间。我转山转水只为遇到最美的你——我的洛克线。

本篇游记共含4971个文字,10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1-08 12:19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11-08 13:26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2016-11-14 1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