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年放风一次——青海甘肃外加甜蜜蜜

16
xchjian (烟台) LV.6
2016-11-07 21:17 208/6

按习惯来说,每一次旅行在成行之前都是有过一番打算的。但通常有两种例外的情况,一种是有意或无意迫于无奈的说走就走,另一种则是放下一切随君天涯。很荣幸,这一回我比较接近于后者。

出发之前

昱儿放假了,作为老师职业独有的福利我也只有眼馋的份。昱儿说去趟江西不过瘾,还想要跟着姐姐去趟青海。我说为啥要去青海,昱儿说是姐姐要去,她作为蹭游的没得选。那好吧,你去,我就陪你去。
起初还是比较顾虑的,一男两女的组合,不知姐姐是不是会介意。不过一想,难得的机会,介意就介意吧,尽量不虐狗就是了。。。然而。。。。

关于旅行方案的制定还是颇费了一番周章的,起初计划是青海甘肃的经典大环线。可忽然了解到一个情况,姐姐是外籍,青海部分藏区是无法住宿的,大环线就走不成了。于是暂定小环线,在路上决定后续的行程。
与此同时,姐姐的住宿也是问题。在西宁,涉外宾馆是唯一的选择,为了找到一个性价比相对较高的住宿环境,我和昱儿研究了整整两天时间。望着满屏全是青海西宁的通话记录,心里还是挺满足的,跟心爱的姑娘一起做一件事,感觉还是很幸福的。最终,西宁宾馆选作两个姑娘抵达青海的第一站。

接下来就是选择交通了,我在烟台,两个姑娘在郑州。本来计划一个人火车晃悠去西宁算了。忽然听闻两个姑娘不是一趟航班,我立刻感到此行不会孤单
买了去郑州的机票,昱儿立马改了跟我一起去西宁的航班。
请好年休假,准备好行李,考虑到七月末的青海比较凉爽,而甘肃又是暴热,一套长袖运动服,一套短袖运动裤和小衫,带好在泰山给昱儿买的小玩意和相机,准备出发了。

1,烟台——郑州

出发当日烟台暴雨,不晚不早正好在我从单位出发之前的时间下了,顷刻间街道成河。去车站赶车的时候鞋子完全被泡。计划是去青岛流亭机场坐晚上去郑州的航班,在中途的收费站我买了一双拖鞋。一路想尽办法把泡水的鞋子空干。
我半开玩笑的问昱儿,穿着拖鞋上飞机会不会被赶下来,昱儿居然真的担心起来并让我查了百度,弄得我也担心真的会被赶下去。然而一查,穿着睡衣也是可以的,更不用说拖鞋了。
在流亭机场又见到了我家门口沙发厂的广告。唉~对个广告也能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自己想来也是无语。
晚上在郑州机场附件定了一间胶囊,第一次住胶囊旅馆,之前听昱儿说起过,似乎听起来还不错。到店一看,不禁感叹还好定的是横仓。对于我这大块的体形,以后应该很难再选择这样的住宿了。老板倒是挺热心,帮我把泡水的鞋子挂在空调室外机上晾着。可惜当晚郑州比较闷热潮湿,鞋子也很难干。
就这样,带着对胶囊旅馆的一点新奇,还有对明天鞋子的一点担心,更有明天跟昱儿相见并一起出发的期待,我睡着了。

2,郑州——西宁

早晨起床,果不其然,鞋子依然湿透的样子。退了房,老板送机。我在机场肯德基排队买早餐。在机场这样的环境,肯德基自然成为性价比最高的餐饮选择。排了半天,队没排到,昱儿先到了。又见到姑娘的面庞,又听到姑娘的声音,又拉到姑娘的手。刚刚排队沮丧的感觉,此时心里一暖~
队也不排了,取登机牌过安检。进入候机室发现有家麦当劳并且没人排队,整上一份充饥。一路匆匆也没带只杯子,昱儿给我带了只柠檬杯,又高又大,这一路全靠它。
跟昱儿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方便飞机上看风景,我指着下面飞过的飞机说,看有飞机飞过去了。昱儿因为没戴眼镜到处找也找不到,接着就说我鄙视她的视力。白天做飞机就是这样的好处,足够高的高度下俯瞰大地,山川河流尽在眼底,从东部丘陵到中部平原再到西部山峦重叠。据说从拉萨飞往尼泊尔可以飞越珠峰,俯瞰喜马拉雅,不知道哪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飞机降落在曹家堡机场,下了飞机一股凉爽的风吹的我俩打了个寒颤。在大巴上套上了外套,然后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司机,太热了,开空调吧。。。我俩对望而哭笑不得。
进入市区后打车去了西宁宾馆,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发现来来往往大厅里大多数是来旅游的游客,看着他们身着羊绒衫、冲锋衣,一时让我俩有种季节错乱的感觉,七月底,从28度的烟台出发,到37度的郑州汇合中转,来到18度的青海。好吧,我爱你,中国



安顿好了姑娘的住宿,也该安顿一下我了,我定下住石坡街的西凉驿。换上长衣长裤,费力羊劲终于找到躲在一个院子里的西凉驿青旅,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人不多,气氛也不浓厚,远不如其名字那种豪放又充满历史感的韵味。只求晚上能多一些吧。昱儿帮我把床单被套整好,看着她忙活的样子,若有妻如斯,夫复何求啊。把带了一路的那双泡水的鞋子凉起来,昱儿感觉气味不对,果然,好臭。。。想来也是,烟台的瓢泼大雨把下水道都给鼓泡了,掺着下水道污水的鞋子有点味道再正常不过。
我俩出去找午饭吃。根据攻略查的内容,似乎可以选择的并不多,我们已经做好七天顿顿牛肉面的准备。在莫家街听昱儿的话买了双舒适的洞洞鞋,换掉了脚下的硬板拖鞋。在后面的旅行中,这双洞洞鞋成为我此行众多装备里最大的功臣,下得了盐湖,上得了鸣沙山。找了半天马忠也没找到,便找了一家也带马字的小饭馆,其实去一个地方吃饭选择小摊子或者小饭馆是有道理的,当地味道通常于此体现。吃了两碗手抓面,它的汤味道非常好。一份甜醅(到了甘肃又听到这玩意叫甜胚,看来不光是发音有区别,理解上也是不一样的。去过西部的人应该都吃过,一种微发酵的青稞或燕麦米酒,跟南方的米酒酿不同,这玩意发酵程度比较轻,青稞或燕麦还是有嚼头的。)还有一份粳米酿皮,口感不错。同时我们还要了份自制酸奶,这里做的酸奶味道比市面买的要香醇很多,也酸得多,口感浓烈醇厚,来西宁是可以尝尝的。
昱儿在朋友圈发了篇炫凉的说说,惹来仇恨一片。不过确实,穿着长袖到处跑还不出汗。
吃过饭,我俩溜达去了东关清真大寺。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伊斯兰教,听阿訇讲着伊斯兰教义,对比了一下佛教和基督教以及当前世界的局势,感觉宗教的本质还是差不多的。伊斯兰教崇尚自然,不崇拜具体神灵,却有一位先知穆罕默德。而穆罕默德过世后因未指定哈里发,而导致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教分裂为逊尼派和什叶派,直至因现在分歧而产生的战乱未停止。无论哪个宗教都会有分歧,像基督教的天主、东正、新教,佛教的汉传、南传、藏传,关键在于教众心目的信念,崇尚谁的教义就会成为谁的教徒。所以,只有导人向善的宗教才会长久流传。昱儿倒是记得很认真,把好多都写进了游记里,喜欢感性的姑娘。
阿訇说晚上六点有礼拜,我们想亲耳听一下召集信徒做礼拜的钟声。可惜我们刚吃了碗炮仗面天就下起雨来,只能打道回府。路上吃了两个肉葱油饼味道不错,冒雨排队买呢。回到青旅,看着刚刚有些晾干的鞋子又被淋湿,我一阵无力。

晚上,姐姐到了,这是我见过昱儿的第一个朋友。原本想一起研究一下旅途的行程,似乎又想不出有啥好的方案。原本想让司机再找一个人凑成一车分摊下费用,但第四个人却爽了约。昱儿的身体也有些不适,可能初到新的环境不大适应。晚上回青旅的时候又路过莫家街,当灯头亮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马忠就在我们寻找的地方,但是门头拆了装修,才没有发现。帮昱儿买了些东西我回到了西凉驿。
晚上的西凉驿还算有点人气,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旅行的内容,有的在回味内容,有的在制定明天的计划。我想拉个人跟我们凑个车,却没有找的合适的人选。作为马蜂窝和去哪网上在西宁人气最高的青旅,感觉还是跟拉萨的差一大截。

3,西宁——黑马河

今天最出彩河的不是黑马河,而是倒淌河,成为了两个姑娘一路的梗。
起早出门找吃食是我旅途的良好习惯。早就听闻羊牛杂碎汤是西北早点的一大特色,果然青旅门口就有一家。又辣又烫的杂碎汤下肚,全身毛孔都在舒张,咬上一口青稞面饼,再来一口汤,这种感觉。。。
我发现从西宁敦煌这一路上的小餐馆,只要喝汤都是送面饼的。这种搭配好啊,有点像南方米饭白吃。
吃完早餐琢磨给两个姑娘弄点啥,在馍馍铺买了块糕和两个烧饼,本来打算在买两份豆浆,可做到第二份的时候封口机坏了,只留下了一杯。突然看到有牛奶醪糟,给姑娘整上两份。后来走到才知道牛奶醪糟是兰州的小吃,可为啥老板确是个四川人,并且味道也要比兰州的好一些。这块糕是比较有特色的,分层颜色不一且又甜又咸还有椒盐。
收拾好东西昱儿就来了,司机带着他的儿子充当第四人,其实看到车还是挺纠结的,一辆福克斯,我们三人坐后排,苦了昱儿挤在中间。一路的风景两边都看不清。

就这样,算是正式开始旅途了。两个姑娘吃着早饭,满满的牛奶醪糟汤随着车子的颠簸吃的我们一惊一乍的,生怕洒了出来。
走到路边一个小山坡,山坡上布满牦牛和山羊,路边停满了拍照的车辆。这是出门见到第一个蓝天白云绿草地,加上满山坡的牛羊,两个姑娘兴奋跑过去拍照。昱儿说她就喜欢这种远离城市和工作,蓝天白云的景象。

路上第一个景点是丹噶尔古城,这是一个缺乏人气的古城,大小倒是与大理古城相当,但旅游热度程度远逊之。走走停停再看看路边的小摊,两个姑娘居然被一条大雪橇犬所吸引。果然姑娘都爱大型犬。在这里我们补给了一些水果,一个西瓜和一些小西红柿。然而这个西瓜却直到登上前往敦煌的火车才被消灭掉。
因为日照强烈,昱儿建议我买顶帽子,我听话买了一顶藏式草帽。果不其然,这是我此行除了那双洞洞鞋外的第二大功臣。
日月山,传说是大唐与吐蕃的分界线,传说文成公主进藏的时候在这里打碎日月宝镜,日镜摔落在山的东面,月镜摔在西面,古时的传说自然不可考,但按照大唐与吐蕃的关系和日月的大小来看,日镜确实应该摔在属于大唐的东面。
远远望去,日月山上只有两个亭子,一个日亭一个月亭,听司机师傅说日月山和倒淌河都是私人开发的景点。我们感觉意思不大且时间略赶,匆匆在外面看上一眼就离开了。
一路的绿色山坡和牛羊让人看得心里舒畅。7.8月的青海确实是旅游的旺季,沿途景点游人如织。包车旅游在当地也成为产业,包车司机之间也是相熟,一路上几乎每个景点我们的司机都会遇到相熟的同行。

关于倒淌河,其实在出发之前我是对这个景点有研究的,奈何去了发现完全是另外一个景象。青翠的草地搭配宝石蓝的蜿蜒河流完全不在。可能是刚下过雨的缘故,一条澄黄的小河躺在草地上,周边全是搭建的蒙古包帐。不过这里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免费穿民族衣服拍照。或者可以理解为这是个自助照相馆。既来之则安置,各种摆拍走起~

离开倒淌河就来到了第一个大目的地——青海湖。对于青海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能是长期呆在海边的原因。我打趣的跟昱儿说,青海湖边跟烟大东门海边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长草的,一个是不长草的。我尝了尝青海湖的水,咸水湖的含盐量跟海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茶卡这样的盐湖除外。
青海湖边留下了一张非常美的照片——我背着昱儿找了张相,还得亏司机师傅的怂恿。
不得不说青海日照强度非常高,不到一上午的功夫我的手臂和脖颈就火辣辣的疼。这辈子第一次抹防晒霜的经历就在这里了。作为一个粗俗的男人一直以抹防晒霜为耻,但抹过之后。。。诶~还真好用。。。后续的日子为了保证皮肤不被晒伤,全靠昱儿的防晒霜。

// 中间隔了好长时间没写这篇游记了,发生了不少事情,我来到了西藏,将在此进行一年的工作和生活。昱儿催了我好几次写游记,严重拖延症患者的我今天终于再次敲起键盘。

傍晚我们到了住宿的镇子——黑马河。这是个季节性人口流动很强的镇子,每年的五月到九月是它最热闹的时间,也是卖东西最贵的时候。司机推荐我们尝尝当地的特色,我们选择了炕锅羊排。一小盘羊排没啥肉,洋葱倒是比较多,价格128,旅游季节,我们也认了。司机倒是单独吃饭,后来发现原来司机带我们去的饭馆、酒店都是给司机提供免费食宿的。似乎是当地旅游业形成的一种行规或者默契,虽然有点被强买强卖和那只出羊毛的羊那种感觉,但比起跟心爱的姑娘一起出来,这些也就不算什么了。

晚上住宿在黑马河的一家帐篷旅馆,司机跟老板似乎认识,给我们了一些优惠(100收70)。在草地上搭起帐篷,里面摆放四张床,两两挨在一起。地上铺着防潮垫,门是薄不锈钢板做的,非常锋利,开关门需要小心避免划伤手。当晚天气不算好,阴天有阵雨,我们担心明早的青海湖日出会泡汤。后来发现这个担心有点远,眼前的风吹着帐篷哗哗响,能不能睡好都是个问题,并且气温低的要命。姐姐说好怀念郑州的37度,不过在西宁的时候貌似谁说的终于离开了37度的郑州~。我和昱儿在草地上散步,说起晚上的羊排,我们不约而同的说其实吃碗面的可以,进而说到价值观和消费观的相同,也是我们能走到一起的一个原因。
我们住的帐篷离厕所比较远,厕所的门似乎不大结实,并且被风吹得摇摆不定。终归三个字“不方便”。晚上住宿的人多了起来,有个团体点了一只烤全羊。我们只有看着的份,一群人围绕着烤全羊跳起舞来,心想至于这么乐么,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点酸的意思。当时一只羊2200,上周同事发起的活动在堆龙德庆县一只1800,比起旅游旺季,似乎价格算公道。就这样,我们伴着风吹帐篷的呼啸声,进入梦乡。

4、黑马河-茶卡盐湖-祁连

夜半起来上厕所,望着漫天的乌云,大叹日出无望。果不其然,早晨起来没有太阳。早起洗漱,早饭10元套餐,一个馒头一碗粥加一些咸菜。两个姑娘睡得似乎不大好,早饭吃的也不多。吃过早饭,接着上路了。目的地茶卡盐湖。一路上又路过青海湖边,这段路看到的湖水颜色不一,应该是深浅不同的关系,越看越像烟大的海边了。茶卡盐湖离黑马河并不远。中途经过一个加气站,司机去加气,我们在旁边等着。当再次上路的时候,发现昱儿的手机不见了。回想刚才加气的时候,似乎是落在下车等待的地方。司机立马掉头回去找,幸好中间没有人发现被落下的手机,手机就静静的躺在加气站门口的石板条上,我们曾坐在这里。从这以后,我跟昱儿从互相提醒一下有没有落下东西,变得神经质般的忽然惊坐起,手机在不在!姐姐一脸无语。

这天是个好天气,之前担心的擦卡盐湖的天空之境效果似乎不存在问题了。然而天公作美人却作死,下车时偏偏鬼使神差的放弃变焦镜头带上很少用上的定焦镜头。心想拍人物么,得虚化效果好一点,但却没有想到天空之境的效果只能远观才有,定焦完全拍不出来。进出盐湖有趟小火车,从西宁的青旅还是,我就听说了这个魔性的小火车,因为班次少且人多,我们还是徒步走进盐湖。然而,至今还心心念念的见个小火车就问能不能坐人。
盐湖确实是个没有见过的自然景观,过高浓度的卤水长年攒下的盐层造就了各类大小奇观,并且在盐湖上形成了各种溶洞,溶洞边侧有非常漂亮的盐晶组成的晶花。昱儿指给我看,让我拍一张。我却没发现其中的美,傻咧咧的拍着溶洞。溶洞见我这么欣赏它,便邀我踩下一探究竟。给两个姑娘拍照的时候,后退不慎一脚踩空跌进溶洞,小腿的伤疤恐怕短时难以消除了。昱儿心疼的帮我挽着裤腿,嘿嘿~有姑娘心疼的感觉真好。

进入盐湖景区,有很多用盐堆起来的雕像,有佛像也有人像,且人多为蒙古人,似乎其中一个是成吉思汗。一直存在一个疑问,茶卡是藏语,为啥会有蒙古人的雕像。直到昨天读完一本《藏族简史》才了解到自隋唐以来,蒙古人与藏族人一直相爱相杀,直至清朝中期,甚至文青们所推崇的小清新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也是一段狗血的蒙藏斗争中的牺牲品。两个民族的渊源极深,尤其在青海地区。茶卡盐湖还有个蒙古名字叫达布逊淖尔,本身茶卡镇属于的乌兰县是藏族和蒙古族混居的地方,其历史渊源可想而知,有蒙古人雕像也就不奇怪了。

从茶卡盐湖出来,我跟昱儿一人吃了一个肉夹馍充当午饭。昱儿挑选了几个盐雕,小心的包装好带回家。下午四个小时的车程前往祁连县。中间停下来等待同行的车辆,我便把在盐湖湿透的裤子放在后备箱盖子上晾晒,然而刚晒不久,一场雨突至。
沿着山边的公路,另一侧祁连草原的风景宁静又空灵,草原上的田鼠肥圆又没有尾巴。司机是个懂得摆拍照姿势的家伙,为此昱儿在后续的路上总嫌弃我不会安排POSS。翻过大冬树垭口,晚上才到了祁连县城,住的地方离县城挺远,起初是抱怨的,有种被坑的感觉,但住下后感觉是个好地方,环境安静优雅,价格并不贵,出门便能看到牛心山。住下后司机拉着我们出来找吃的,也没啥经验,起早听说祁连的酥油不错,一直想带姑娘品尝一下酥油茶,然而两个姑娘兴致似乎不高,拉萨的酥油茶都是茶粉冲的,这里估计也是,便放弃了。我们选了个土火锅和一份炒面片,面片硬又小,很好奇是怎么做出来的。
吃完晚饭,下起雨了,也没了逛祁连县城的心思,回去休息。

5、祁连——张掖

早起我醒的比较早,一出门便看到了被云带环绕的牛心山。拍过几张照片后,到旁边的村子里走走。让我意外的是这个村子居然以穆斯林为主,村口的田地种植着青稞。西北地区的民族混杂在这里确实得到了证实,惯性的思维很难让人将青稞酥油跟穆斯林联系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谁规定穆斯林不能放牧种青稞做酥油了。

我偷偷摘了两穗不太成熟的青稞,西藏的雪顿节是在九月份,青海应该更早一些。我摘的青稞穗已经处于灌浆期了。回去不久两个姑娘就起床了,吃过了早饭,前往卓尔山景区。我们三个尝了一下青稞穗,其实跟麦穗感觉差不多,昱儿说甜。司机鉴定了一下,确实是青稞。必须是青稞啊,麦穗在灌浆期是昂着脑袋的,这货是耷拉着脑袋的,这点差异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卓尔山是个好地方,可以说是全程景色最美的景点了。七月底气温适宜,日照虽然强烈但不会感觉到灼热。层次分明的油菜花和青稞田极富美感。远处的雪山和近处的丹霞地貌又相得益彰。从山上俯瞰祁连县城,突然有种塞上桃源的感觉。这里拍的照片也应该是全程拍照最多的地方了,两个姑娘说可以在这里生活一年半载,我说可以待一两个星期。然后就被鄙视审美疲劳了。

离开卓尔山,按照三日的路线应该返回西宁了。然而我们决定让司机送我们去张掖,姐姐有些犹豫,被我俩说服了。跟司机谈妥了价格,便向张掖进发。
路上顺便订了张掖的青旅,车沿着盘山公路行走着,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在翻越祁连山祁连山的北麓就是甘肃地界了。民乐,一个种满油菜花的地方,不少人在此驻足拍照。下车休息一会,吃个烤土豆。
临近张掖的时候我们司机带我们在路边的西瓜摊吃了点西瓜,厚皮还不便宜。我们买了一个小的,打算留在后面的路上吃,尽管在路径丹葛尓古城时买的那个还没吃。张掖这边向日葵不少,想拍出一张向日葵花海的效果似乎又嫌不够多。
到了张掖,在青旅放下行李,司机送我们去丹霞景区,因为似乎是司机第一次来张掖,走了不少冤枉路。还好,在傍晚时到达丹霞,也是游览丹霞最适宜的时间。景区门票如果从网上购买的,是要在售票口换票的,我们吃了个亏,昱儿还提醒了我一下,我自信的说不用,结果就坑爹的又排了一遍队。

七彩丹霞景区很大,五个景点有通勤公交车。每到一个景点需要爬上爬下,把两个姑娘累的够呛。其中三号景点是看日落的好地方台阶和廊道挤满了人,还有土豪专用的玩具热气球。
丹霞地貌总的来说是比较别致的景色,在一个粗犷的基调上实现了多种色彩的交融,较为符合西部的气质。但若抱着最求新颖的态度去看待,又会显得千篇一律,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出了景区我们联系了青旅的车。晚饭跟车上几个小伙伴一起品尝了一下当地的特色卷子鸡。其实就是鸡块炖拉皮,不过味道还是可以的。昱儿这几天略显水土不服,不宜吃辣。可这菜还是有点辣。我到时挺喜欢喝的菠萝啤,似乎大家都挺喜欢,要了一瓶有点少。
晚上回到青旅,两个姑娘回屋睡觉。老板娘跟我抱怨半天说我订的房间有问题,害她多留了一间房,影响了一单生意。明明是她听错了好么。。。回房间休息,明天前往敦煌

6、张掖——敦煌

早晨起床退了房间。我们徒步去火车站,姐姐需要取票,我们便稍微提前了一些。去一家快餐店吃了早饭。便踏上了前往敦煌的火车。昨晚一起吃饭的一位四川大姐也在车上,她要前往嘉峪关,我正要游说让她跟我们一起先去敦煌,然后再玩回来。昱儿提醒了我一下,我们是三人团体,随便拉人入伙不合适。女人果然小气~
这趟火车是甘肃的丝路旅游专列,有几个特色主题车厢,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同时,此段路程也是我此生最春光明媚的一段旅程。

傍晚到了敦煌,我们在沙洲夜市订了青旅。打车从车站前往青旅,顺便在路上买了敦煌的门票。因为没有预约,只能有临时票四个窟,全票有8个窟。取票的时候昱儿跟司机聊天,司机的外甥在烟台航院读书,好厉害~
到了沙洲夜市,跟想象的不大一样。夜市不大,倒是因为旅游旺季人流不少。先找到青旅住下,顺便看了一下旅游路线。订了西线一日游的团,我们就出去逛夜市,找吃的去了。
夜市上姐姐看上一款西域风情的鞋子,跟老板研究半天。昱儿看上几个冰箱贴。夜市上小玩意不少,像个景点纪念品集合地,夜市后半截就是各种烧烤小吃了。到了敦煌就听说当地的驴肉黄面不错,我们决定找一家尝尝。在路边遇到一对老夫妻,准备打听一下。刚打招呼时,大爷一句“你找哪个单位?“让我忽然有种回到80年代的感觉。当问到哪家驴肉黄面好吃,大爷一句神回复“哪家有名哪家不好吃”。最终去了最近的卜记,原来传说中的驴肉黄面,就是一碗高碱的凉拌黄面配上一盘驴肉。

回到青旅,我打算出去找找药店,给昱儿买点消火的药品。走了两个路口,打听了一家三口的路人,终于找到了一家还在开门的药店。不得不说,这边的天黑的真晚,晚上很晚了其实天才黑了不久。回去的时候昱儿去宿舍找过我,我去找她的时候她也不在,有点电视里苦情剧的意思。找到她的时候,有种想立马拥入怀中的感觉。
深夜姑娘都睡了,我自己蹲在青旅大厅,借了青旅的电脑处理一下单位的事情。悲催的我在旅途中还要兼顾工作,抬头看见窗外指示灯一闪一闪的AP,CMCC的信号真TM好。但当时心里却有种轻松的感觉,在这样的环境中相比平时的办公室,果然效果不一样啊。

7、敦煌西线一日游

早晨起来,我转了转周围的环境。买了些水果准备路上吃,同时给两个姑娘带了早点——羊肉粉丝汤。味道还是不错的。
这一天是我参与过的各种旅行团中最惨的的一天。西线的景点包括敦煌古城——西千佛洞——阳关——玉门关——汉长城——雅丹地貌。
七月底的敦煌烈日当头,户外温度近40度。我们带了一桶矿泉水,果断不够喝。
早晨在沙洲夜市口等大巴车。上车遇到以为腿脚不灵便老人,居然是威海石岛的,出来周游全国已经两三个月了。据说还在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遇到过班禅。不过我听他口音着实不像威海人,可能是后来迁过去的吧。昱儿说敦煌古城其实就是个小型的影视基地,没错。听说新龙门客栈就是在这拍的,都是摆设的景物没有啥历史遗迹。而阳关、玉门关和汉长城则实打实的是历史遗迹了,遗留下来的仅剩下一个土堆。阳关几乎已经被风化殆尽,现留的关门口也是后来修缮而成。玉门关倒是有点不一样,玉门关的后面则是一片水草丰美的绿洲,与关前的荒漠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在玉门关景点门口,昱儿在一个垃圾桶旁边啃着西瓜,昱儿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吃西瓜就能看出这一点。看着姑娘认真吃西瓜的表情,让人不忍催促。汉长城绝对是个拍照就走的地方,两个姑娘连下车都懒得了,派我代表去拍张走人。
在西千佛洞我们花了不少时间,因为是限人数的,不得不排队等待。与莫高窟相比,这里的塑像和洞窟都相对较小,可能是因为开凿多为有一定经济百姓,相比莫高窟的官家开凿确实少了一份大气。还有张大千在这里的涂写,大概名家的”到此一游”可以称为景观,百姓的就是破坏文物了。回到了车上,发现全车人怨气很重,尤其司机。原来因为限人数的关系,全车人除了我们四个,其他人都没有下车浏览。司机因为未跟我们住的青旅确认我们缴费足额又不得不在这里等我们。为此感到庆幸,幸亏青旅老板没把费用的事倒腾利索,不然我们就被抛弃在路上了。据说此前有过案例,游客因为等待进入西千佛洞观看而被抛弃在景点,且投诉无果,司机谈到此事也满不在乎。由此可见,敦煌旅游乱象。让我感到不解的是,司机是如何做到让全车旅客不参观这景点的。
去雅丹的路上非常颠簸,晚上八点多到达雅丹,正好赶上日落。雅丹地貌堪称神奇。凛冽的风加上沉积物累积的岩石,就像雕刻刀加上石膏,被自然风化成各态的景致。怀抱着爱人看最美的日落,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奢侈,有种想将时间定格成永恒的感觉。
回去的路上也是一路颠簸。下半夜两点回到青旅,洗澡,睡觉,我们三人疲惫不堪。这一天,我感觉肚子好像小了。

8、月牙泉、莫高窟——嘉峪关

早晨起来,我打算找找周围的邮局。我有出游给自己邮寄明信片的习惯。有了昱儿,就多了一份。可在邮局看了半天,也没有喜欢的明信片。觉得先买早餐再说,在肯德基排着队,昱儿说要喝豆浆。我又转到市场买了早餐带了回去。吃过早饭,便坐上公交前往月牙泉、鸣沙山。原来这两个景点就在市区五公里不到,有公交车可以直达。景区门口一家商店大姐很拽的推荐我们买鞋套,说是白天沙子很烫,我们便每人买了一副。
果然,沙子是很烫的,但是鞋套也是很捂脚的。看着骆驼队伍在鸣沙山下行走,若不是太多游人,着实有种画里的感觉。据说鸣沙山和月牙泉最美的时间是在傍晚,可惜我们时间不够了。爬山的路是铺在沙子上的绳梯。昱儿在前,我在后。昱儿从两腿往上爬逐渐变成手脚并用,爬到半截抬头一看,还有那么远。最后,我在后头推着她,终于爬了上去。姐姐倒是脚步利索,一会就上去了。在上面拍了几张照片,便开始下山,昱儿几乎是坐着沙子滑下来的。
下山后浏览了一下月牙泉,在泉边的亭子里坐着休息了会,吃了点水果。月牙泉大概从三十年代开始干涸,后期都是靠人工补水保持。毕竟是维持千年的景观,沙漠里的一道风景线,更是千年丝绸之路的一颗明珠。
因为感觉捂脚,下山时我把鞋套扔掉了,悲剧的事情就发生了。走出景点的时候还是需要途径一段沙子,沙子进到鞋里,烫的我不得不小跑过去。
中午回到青旅,买了个西瓜当午饭。然后匆匆的写了明信片,交给老板帮我们邮寄。我跟昱儿写上地址,然后互相交换写上相对对方说的话。

到了莫高窟,才知道莫高窟的出名,排队的人摆开长蛇阵。敦煌市区至莫高窟有几十公里远。景区有大巴车专程接送。大巴车的候车点还有雾化的加湿系统,可见敦煌多么炎热干燥。//说起干燥,在拉萨也是饱受干燥之苦,抿一下裂了七八道口子的嘴唇。。哎。。
车上遇到一位烟台大学的老师,这几天频遇老乡,这真是天南地北山东人。因为是临时应急票,智能看四个洞窟。结合西千佛洞所看到的民开洞窟,加上莫高窟的官开洞窟。可以想象当时官民重上佛教并开凿洞窟的风俗是多么盛行。后来在来西藏的过程去过四川博物馆、西藏博物馆都有藏传佛教及莫高窟的记录。想来也是,吐蕃在唐朝的时候势力范围已达沙洲、凉州,也就是现在的敦煌武威。藏传佛教在五代十国之后的敦煌传播盛行也理应如此了。

游过了莫高窟,也就是离开敦煌的时候了。但在此之前必须尝一口久闻大名的羊肉焖饼,期初看蚂蜂窝推荐的胡羊焖饼,但走来走去也没有找到那家店,无奈下就近找了一家羊肉焖饼。一份价格很贵,吃起来感觉性价比不是很高。老板说她的做法是敦煌本地的传统做法,胡羊焖饼是张掖等地外来的。也不知道是外婆卖瓜还是确有其事。出租司机给我们推荐的是一家焖饼王,但太远了。
吃过饭把剩下的打包,回青旅拿行李时在沙洲夜市买了两包沙杏干,分了昱儿一包,回家煮杏皮水。赶往火车站前往嘉峪关

这里再夸一下甘肃的丝路专列,普通K字头的价格,舒适程度高于动车二等座。久闻嘉峪关租车司机坑爹,到了嘉峪关打车去青旅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的,不过最终还好,价格还是比较公道的。青旅住下,已经很晚了,夜色温柔,人更温柔。

9、嘉峪关——兰州

早起与往常一样,在青旅周边走走。找到一家早点铺子,给两个姑娘带些早点回去,昨天还剩的羊肉焖饼,看起开似乎还可以,我和昱儿还是吃了一些。
收拾好行李打车去嘉峪关景点,还是得先跟司机谈一下价格,一开口要的还是比较狠的。
嘉峪关的游客服务中心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各种服务比较到位。存下行李就买票入园了。
整个嘉峪关景点比较大,浏览下来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整体看起来还是比较符合天下第一雄关的气势,尤其关城后面的古长城,搭配上更远处的祁连山,有那么个塞外苍莽的气势,明信片上更有一副冬季雪后的相同景观,雄关气势更显。
昱儿则更关注景区里的花,一个爱花又认真的姑娘在这一路上把这份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心里感觉暖暖的,遇上这样一个姑娘,着实幸运。

在景区出口处,像其它景区一样有好多小摊贩。昱儿则挑了几本小人书跟摊主讲价起来,叔叔喜欢小人书。
取了行李,我俩跟往常一样的习惯买了明信片互相写给对方。时间比较紧,姐姐有点着急了,催促起我们。
急火火的投寄到景区外的邮筒里,拦了辆出租车就奔火车站。

嘉峪关兰州有高铁,沿途会经过门源油菜花海和山丹军马场,一路的景色被网友称为中国最美高铁路线。后来,昱儿在微信里看到了这条软文,很自豪的说,姐已经看过了。
高铁一路经过好多隧道,每条隧道出口都会出现一道山谷和一条小河。我起初没在意,当拿起相机准备拍时0,可当我准备拍时,山谷依然是山谷,小河也是小河,可惜跟前面未拍到的景色相差甚远。

傍晚时分到达兰州,在火车站看到一些小摊卖吃的,感觉不干净就没买。到了订的酒店,姐姐却不能顺利入住,不得以找了一家青旅。路上昱儿饿了,有点后悔经过小摊时没买点吃的。在出租车上问了几家好吃的拉面和面片,参考意义并不大。
青旅是一家民居改的,看起来很不正规。在敦煌时买了个白兰瓜一直带到兰州。在厨房切瓜时,一掀菜板,十几只大小不一的小强跑了出来。昱儿看我闷闷不乐,也知道我的心思。我没有住在这里,住在后面的快捷酒店。
晚上逛了一下夜市,找到了之前出租车司机说的大胡子面片。味道不错,不过跟期待的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夜市人很多,昱儿吃了一份脑花。

10、兰州一日游

兰州很难想象它的城市是如何规划建设的,就像小孩子摆放的积木,见缝插针,毫无规划可言。早晨起来到青旅楼下等昱儿起床,被魔性的点读机广告虐了好半天。我俩一起去吃了碗牛肉面,对它评价并不高。兰州的牛肉面有白萝卜的,其它的地方可能不多。
姐姐起床后一起去了大众巷,在马子禄牛肉面旁边的杜记甜品和茹记烤肉吃了些东西。杜记甜品号称百年老店,我们要了份灰豆子、甜胚、鸡蛋牛奶醪糟等,其实味道感觉一般。茹记的杏皮水很好喝,比敦煌的要好很多,烤肉也不错。

在大众巷一家特产店,我买了一盒三炮台和一罐百合心,三炮台放在家里到现在也没喝完,百合心倒是很好吃,回家不久就消灭干净了。昱儿买了一盒土蜂蜜回去送给了外公,姐姐买了一些黑枸杞。
逛了一下黄河大铁桥,沿着黄河边走了走。虽然生活在山东,并且在黄河口上了四年学,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黄河

回到青旅拿上行李,便打车去坐机场大巴。大巴买票的师傅一口威海口音,听着真是亲切。我和昱儿想跑厕所,但车马上就要开了,但还是三急重要。我们跑着找厕所,后又匆匆赶回,赶得及时,车还没开。
兰州中川机场果然号称中国最远机场(来西藏才知道,其实最远的是西藏昌都),大巴跑了一个多小时。机场等了好半天,被告知航班取消。这是我和昱儿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时,太好了,不用半夜坐这红眼航班回去了。
航空公司安排的酒店,两人一间,自己住需要补单房差。两个姑娘一间,我和一个莱阳的伙计拼了一间。

11、兰州——郑州——烟台

早上大巴车来的比较早,两个姑娘还没起床。上演了一出急火火的赶车戏码,两个姑娘很不满意,房卡直接不退了,反正没押金。这张房卡现在还躺在我书桌抽屉里。到了机场发现其实来的比较早,早饭都没发呢。
一人一份盒饭,吃完就该登机了。
登机后姐姐自己选座坐在了前面,我俩坐在一起,要了一条毯子,珍惜这趟旅程最后的时光~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在郑州下飞机,两个姑娘到达,我过站,在通道里跟昱儿吻别。
中午到达烟台,直接去了单位。昱儿下午也去单位加班。

后记

其实回来后有点失落的感觉,主要是因为分离。大概昱儿也会有一些相同的感受吧。十一期间昱儿来烟台,在荣成的天尽头,她不愿意去拍照,后来我恍然悟到大概是不愿一起走到尽头的原因吧,即使我说看错了,那是无尽头,她也不去。这个家伙原来比我还迷信。
就旅游而言,当这一趟走完总觉得少点啥,其实是少了塔尔寺。算了,找个时间再去看看吧,来西藏的这些日子已经逛遍了拉萨大小的寺庙。
让我想起了去年写的那篇游记,佳人在侧,不忍远离。寒假昱儿就来拉萨了,我要带她去玛吉阿米,给她讲仓央嘉措的爱情故事。

本篇游记共含12794个文字,4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11-08 17:2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11-10 15:16

正在考虑出行呢 不知道那边什么季节去最好

2016-11-14 11:51

期待跨年 从16走到17 一路一起

2016-11-20 15:22

引用 woleile 发表于 2016-11-14 11:51:03 的回复:

正在考虑出行呢 不知道那边什么季节去最好

回复woleile:夏天,7月下旬最好

2016-11-21 12:04

引用 昱儿-_652 发表于 2016-11-20 15:22:19 的回复:

期待跨年 从16走到17 一路一起

回复昱儿-_652:

2016-11-21 12: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