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海牙之行

12
梁冶s (北京) LV.9
2016-11-07 22:39 87/2

很遗憾我们的海牙之行只有短短不到两小时的时间。这已是我第二次来荷兰。第一次是在初春,行程中没有海牙,让我遗憾良久;孰料仅隔数月,我再次来到了荷兰,而且仍赶在了夏末——欧陆最和煦的季节。

这一次来和上次有些不同——手里多了本书,是吴季松的《看世界》。记录欧陆六国的这一本,封面的照片正是海牙。那天我们从阿姆斯特丹郊外的酒店直接出发,驱车仅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海牙。这是座与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同时闻名于世的城市,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最初,这里是荷兰贵族们的狩猎地。13世纪成为皇家行宫,后来为总督的住地。1580年荷兰最早的议会会议在这里的“内院”宫殿中举行,以后逐渐发展成为荷兰的政治中心。19世纪初,荷兰的首都迁往阿姆斯特丹,但皇家官邸、议会、首相府和中央各部仍设在这里。

我想中国人知道海牙大多是因为国际法庭的缘故,至少我最初对海牙的印象便是由此得出。本以为国际法庭该是在海牙市中心很醒目的位置上,高大亮堂,周围视野开阔——其实不然。我们并没来得及在市内太多逗留,便匆匆擦着城市的边驶进了郊区的森林里。但车停下的时候,我仍为视野里的那座宫殿震撼了。隔着大铁门,越过宽阔的绿地,和平宫(国际法庭)矗立在一片绚丽祥和的色彩中。它的高大是自然的,它的威严也不容质疑,然而它的美却令人无法预料。实实在在地望着这座宫殿,它那每一个细节都那么精致。尤其是处于森林的环抱中,那清幽的气质,高贵的本色,让人无法不将它视为一件艺术品。

从国际法庭离开,我们直接去了北海边。城市只是一带而过,这让我感到有点沮丧。本来按书上写的,用一个小时贯穿城市走一遍直到海边,应该才是最令人愉快的选择。不过我们来并不是旅游,时间有限,也就只好尽量睁大眼睛,尽量将一切都装进眼里。但北海边的渔妇像我是不能错过的。

吴季松用作《人类从这里走向海洋——吴季松看世界(西欧)》封面的,就是这张北海边翘首企盼家人归来的渔妇的照片。他在书里写道,这位渔妇,不论她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她已成了无数普通渔妇的代表。你看她矗立在北海边,双手环抱在胸前,翘首望着远方的海,眼神里有的是惦念,有的是焦急,有的是期盼。或许她正在等出海捕鱼的丈夫,或许是她的儿子,或许两者兼有之。风撩起她的裙脚,不知她在这里已等了多久……

抓住我心的正是这座小小的塑像,资本主义社会中少有的纯朴的望夫石。它没有名字,当我问路时问起,有的人还并不确定是否有这么座小小的像。我们的车停的位置离这里其实还有很远,团长说在北海边活动十五分钟。我立即冲下车,问了路,急忙向渔妇像跑去。沿着北海边的沙滩公路,望着岸上城市边的建筑,搜寻一条街的尽头,一座以教堂尖顶为背景的海边渔妇像。终于来到像前时,我长舒了一口气。当时风很大,我匆匆照了几张照片,便又赶忙跑回停车的地方。

终于不枉来过一次海牙了,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地坐回车上时,我对自己说。北海在我们身后渐渐消失在陆地以下,我们迎着扑面而来的欧陆气息,一路向南,往布鲁塞尔驶去。






更多旅行攻略和资讯,欢迎大家扫码或长按关注本人公众号。

本篇游记共含1245个文字,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好美的照片,文字再多点就更好啦

2016-11-08 18:36

像个相册,有没有介绍?

2016-11-14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