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鳌太,上天的眷顾

1
蒲公英 LV.16
2016-11-09 20:03 39/0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500RMB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08月29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0月的1号-10月的7号,
我计划去鳌太。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一切顺利!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前言

  每个驴友心中都有一个鳌太。
  鳌山到太白一线,为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因秦岭中国南北分界线,其气候比一般高山地区更复杂且多变,一天有四季,常年出现狂风、大雨、冰雹、暴雨、浓雾、冰雪等恶劣天气。鳌太穿越是指纵贯鳌山--太白山这一秦岭主脉的穿越线路,路途共要翻越17座3000米以上的高山,是秦岭山区最为原始和最为自虐的顶级穿越线路之一,是中国最艰难的五大徒步线路之一,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

  从知道鳌太那天起,就对其心生神往,经常会看鳌太的帖子,然后想:如果我能去走一次鳌太,此生无憾啊! 
  鳌太的终点太白山是旅游景区,那次去太白山北南轻装穿越(跟鳌太比就是小儿科),碰到穿越鳌太归来的驴友们,擦肩而过后,我回过头一脸艳羡的站在那儿看着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
 那个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上天是如此的眷顾我,竟能让我的梦想成真。

缘起

  我相信人与人是有缘分的,人与山也是有缘分的。
  十一本来计划跟风姿一起去洛克线,后来因为机票的原因放弃。距离十一假期只剩一个半月了,找了几天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路线。然后风姿跟我说:要不带你去鳌太吧,我觉得你应该能走下来,你不一直想去鳌太吗?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和鳌太的缘分到了!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也同时知道挑战自己体能极限的那一天到了!
  在济南出差的时候加了一个爬泰山的QQ群。领队风姿刚第一次穿越鳌太结束,风姿认为任何人只要通过锻炼把体能提上去都可以去走鳌太的。这种想法影响了我,我买了两个沙袋每天绑在腿上爬楼梯。
  后来爬泰山认识了风姿,渐渐相熟,风姿偏爱鳌太,后来又自己solo了一次。所以万一走不下来害他陪我下撤,我也不会良心受到太多的谴责。

团队介绍

  此行原本是树哥、风姿和我,在塘口的时候捡了刘儿、旋仔和大琛。如果用金钱来比喻体力,我是一个穷人,他们都是有钱人。
 
  我在上山之前斤斤计较着各项装备的重量,连充电宝都重新买了个很小很轻的,再加上炉子和气罐都是蹭风姿的,所以我的背包是30多斤,其他人的都是50多斤。他们背着水果、鸡蛋、油、肉上山,真是有体力就是任性!

   上山之前的照片,那个时候树哥和风姿约着鳌太结束后去华山,我打算去宝鸡玩。后来鳌太结束后我们都改签了火车票第一时间回家!!!

  5号早上东源营地的照片,左起大琛、旋仔、树哥、风姿,后排是我和刘儿。

  理论上一个队伍有领队和收队,但是十一山上人很多,其他人体力好又有独行的能力,出发没多久就不见踪影了。所以风姿就算是收队-收我一个人。

树哥:定下去鳌太后没多久,风姿跟我说他找了个大神:百公里毅走16小时,环泰T60 8小时。我不关心这些数据,又看不懂,我问风姿:树哥到了山上会不会嫌弃我走的太慢了把我们扔了啊。事实上树哥确实没有跟我们一起走,他每天几乎都是第一个到营地的帮大家占地盘。树哥带到山上两个鸡蛋,把其中的一个鸡蛋给我下面条吃了。树哥走鳌太跟逛景区似的,一手拿相机一手拿仗,边走边拍~
 
刘儿:据说刘儿以前是骑行的,事实上除了风姿我和其他人的交流并不多。刘儿背了一大袋子的肉丸子,还有水果,而且他居然不用手杖,虽然他愿意把肉丸子和水果分给我吃,我还是很嫉妒!不过刘儿太内向了,不爱说话,这个需要跟你风姿哥哥学习下。每次休息的时候,我先喘口气,然后赶紧掏出东西来吃,喝水,再拍两张照,等我忙活完了就该出发了。而风姿只要旁边有人就开始跟别人聊天,满山就没有他不认识的,爬个山什么八卦都知道了。
 
旋仔和大琛:很有梦想的两个小朋友,还在念大三。他们不想问家里要钱,靠自己打工的钱买装备,很让人感动。有天晚上我窝在睡袋里听旋仔和风姿谈他的梦想,后来我跟旋仔说你将来事业会很好的。旋仔估计当我是鼓励他,但是我那么说是有根据的,现在的社会如果要做底层的工作(例如程序员)可能需要聪明或者个人能力强,但是越往上走(项目经理或者更高)越需要综合素质,而且我个人认为人品比手腕更重要。4号晚上我又冷又累到筋疲力尽,就拜托他俩给我下面条,那个时候下着雨大家都冷,但是他们做好的第一锅面条是端给我,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可以做到先人后己,我还是很佩服的。希望在未来的人生路上可以保留这份真诚,不要走着走着就改变了最初的模样。
 
风姿: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之前我们爬泰山的时候,那次强度挺大,有个队友就有点掉队了,上山之后我们按计划还要走很远的路下山,风姿把我们交给另一只队伍他比较熟悉的领队后,自己护送那名队友下山了。其实到了泰山上就已经是景区了,人很多,而且那个队友也不是很弱,只是因为上山的那条路坡陡路长。那次事给我印象很深,还有其他的事,所以我跟风姿去鳌太不是相信我们的友情,而是相信他的人性。
   一个非常严厉的人,他会非常照顾队友,但是绝对不惯着别人毛病。他后来跟我说:“你去鳌太吃喝帐篷睡眠保温系统都自己背负所以才决定带你的。你要一开始就打算让我帮你背着个背那个。我就算不去也不会和你一起去的。男的帮女的可以,但是作为女的不能有这种想法。”
  所以每天我都在这样的对话中度过:
  “既然上山了就别把自己当女的,我也没把你当女的看”
  “走呀,别停”
  “你不要总想着各种理由停下来”
   “我发现一不跟着你,你就不好好走路”

我:引用风姿的话客观评价
“你体力偏弱是肯定的,速度快了消耗体力大。长距离徒步匀速前进是最节约体力的”
“你不跑步不会分配体力。你觉得走的不快但实际快了。我跟你走,我都觉得累。”
“实际情况就是你走的对你自己来说过快,累了以后脑子里潜意识找各种理由停下。各种理由:吃东西,说话,照相,提裤,喝水,反正就是走不动了” 

出行准备

  决定十一去鳌太后,风姿就开始各种指挥我:列清单让我买装备;逼着我下载鳌太的轨迹;让我多看鳌太的游记、山难。我问风姿:你不怕我看完了不想去了吗,风姿说:如果你意志不够坚定被吓的不去,那也就别去了。

  然后就是各种督促:你锻炼了没?装备买了没?装备都测试了吗?没测试过的装备不准带上山。
 
  那阵风姿基本上每天都给我发帖子,我看到各种人在鳌太上花式被虐,有天我终于忍不住问风姿:你说实话吧,是不是不想带我去鳌太上了?然后他才消停,改每日一更天气预报了。
 
  风姿是希望我能提前拉链,但是我突然出差直到28号才回北京。回京后因南北气温差异太大又感冒了。29号晚上我浑身无力的收拾行李,我知道感冒了去高原危险就给风姿打电话,风姿说:你要是感冒没好就别来西安了,还可以省车票,你要是感冒不好就算是跟到塘口我也不会让你上山的。
 
  那晚睡觉前我吞了一片白加黑,沮丧的钻到被窝里想着:难道我跟鳌太竟然是没有缘分的?30号早上我在阳光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满血复活一点感冒症状都没有了。。
 
  然后我给朋友留下信息坐上了开往西安的高铁。

  1号下午1点40分,我终于站到自己梦想的起点。

10.1

  塘口-火烧坡-2900营地,1点40出发,7点20到达。

  太白县塘口村的程秀才家是鳌太线的最后一个补给点,之后就要进入无人区,一切靠自己了。鳌太在户外的知名度有多高,程秀才以及他家的拖拉机知名度就有多高。
 
  早上叫了个滴滴顺风车在西安火车站接上树哥和风姿后开往塘口,十一的旅行大军把我们堵在高速路上,到程秀才家已经快到一点了。在程秀才家吃了点面条,学着别人称过包后,坐着程秀才家的拖拉机来到了此次徒步的起点。

  今天的终点是2900营地,从1700的海拔一路拔升到2900,算是给驴友一个下马威,第一天都熬不过去的话还是尽早下撤吧。
 
  秋天是最美丽多彩的季节,更何况是鳌太呢,一直都在赶路没怎么拍照,随手拍两张。

  到2900营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营地早就挤满了人。树哥先到的,找了很久才找到地方让我们勉强把帐篷搭上,但是地面是斜的,我总是滑到帐篷尾部。营地不舒服加上第一次露营,一夜没怎么睡。 

10.2

  2900营地---盆景园-螯山大梁---导航架---药王庙---荞麦梁(麦秸岭)-水窝子营地,7点20出发,5点多到达。
 
  正常的路程是第一天到达盆景园营地,我们第一天半天的时间只能到2900营地,所以今天要把2900营地到盆景园大概2个小时的路程赶回来。
 
  柔和的晨光中,金黄树叶的色彩特别迷人。我掏出手机打算拍几张美美的照片,一转头看到风姿门神一样站在那儿黑着脸看我。风姿说要赶路,拍照又耽误时间又浪费体力,我就被他押着老老实实的走路了。

  走在我们前面的妹子,风姿让我控制步速离她越来越远,等她停下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超过她了。我的参照目标不断在换,周围的人也渐渐从2900出发的人变成盆景园出发的人了。 
 
  一路的拔升之后就是跑马梁了,跑马梁顾名思义是可以跑马的,但是其实就是相对翻山越岭来说比较平的路,跑马的程度还是到不了的。
 
  快到跑马梁的地方停下来休息,我吃东西拍照玩了好久(超过半小时了)风姿还不走,一直念叨着树哥他们怎么还不来,如果再不来他得回去找找。我问风姿为什么要回去找树哥,树哥无论是户外经验还是体力都是远高于风姿的,风姿说他看不到树哥不安心。
 
  最后决定刘儿和我先走,在药王庙等他们。本来我也是想好好走路的,但是天气太好、风景太美,我冲着天空喊:好想拍照啊!刘儿就让我回头,给我拍照,然后我们就开始一路走一路玩。 

给刘儿拍的照片。

  鳌太上有人迹的地方都很稀奇,这个现代化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啥。

  以风姿他们的体力很快就追上我们了,我正想坐在这个石头上摆个姿势,就被风姿抓了个现行。风姿阴着脸说:我以为你都快到药王庙了,结果居然还在这儿玩!!

  药王庙,大部分人在此休整,为接下来冲顶麦积岭积攒体力。

  麦积岭,仔细看大山中小小的人。一路都是在海拔3000米多的地方翻这种山,一座又一座。 

  终于爬上了麦积岭,让我休息一下。

  翻过麦积岭后又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水窝子营地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已经媲美乌龟了,就跟风姿说:你看营地就在那儿,我肯定不会迷路了,你自己先回营地吧。

  等我一步步挪到营地的时候,其他的人帐篷都搭好了开始做饭了。吃过饭以后我又活过来了,在营地里溜达,看看别人都吃什么,还爬到后面的山上看星星(其实是为了找地方上厕所)。天空远处密密的铺满了繁星,我抬头看着近处星空中的一颗颗小星星冲我眨眼睛,低下头看着一顶顶五颜六色的小帐篷,想着我终于可以站在鳌太上,走着那些游记中一遍遍重复的地方,一切的疲倦烟消云散。
 
  第一天山上的人还可以被分散到好几个营地中,第二天几乎全部集中在水窝子营地了,有个扎帐篷的地方就不错了,我的帐篷下面有个大坑。不过不怕,我那有着“户外席梦思”之称的充气垫既保证了温度又让我感觉不到任何营地的不适。
 
  我的充气垫600克,又轻又小又暖和,唯一的缺点就是价格太贵,海淘的价格1000左右,是北京的驴友大猫借给我的,我跟大猫之前并不认识。
 
  我原本的睡袋黑冰G700不够暖和,想买个新睡袋。在济南时认识的子龙把他朋友哎哟介绍给我。哎呦是冰焰户外羽绒装备的老板,他觉得我已经有个睡袋了没必要再买一个,就让我买了个小被子,这样睡袋+小被子的组合可以适合10度到-20度的环境。哎呦不但把商品打折卖给我,还把他打版用的羽绒裤借给我(我一直怀疑哎呦做生意到底能不能赚钱,他总借给别人东西),知道我没气垫后又替我跟大猫借气垫。
 
  大猫跟我素不相识,但是他说哎呦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借我气垫、风绳,还帮我买装备。我拿着一堆借来的装备心想:如果我不把鳌太走下来都没脸回去见人!
 
  我为什么那么热爱户外,因为这里有最纯净的大自然和最真情的小伙伴!

10.3

  水窝子营地- 梁1峰- 梁2峰- 梁3峰-2800营地,7点40走,4点半到。

  今天理应是最轻松的一天,正常的路线也不用赶路,翻过3个大山N个小山就到了。但是刮着不知道几级的大风,我100斤背着30斤的包如果站在那儿不动妥妥的会被掀翻在地,如果站在垭口上直接就会被吹到山下了。
 
  我除了走路还得拼力去保证自己可以直立行走,每一步都走的艰辛,风吹的呼吸都不顺畅,理应恢复体力的平路都处于消耗的状态。被大风掀翻几次后终于在最后一个拔升中间坐地上起不来了,风姿冲过来问我:你冷不冷,头疼不疼。被风姿逼着吃了个士力架,虽然很不想吃那么甜的东西,但是也知道那么大的风如果不靠行走产生热量,我们俩个很快就会失温!
 
  好不容易爬上顶,又走了个看不到尽头的大下坡终于到达了2800营地。2800营地可以扎营的地方很多,树哥让旋仔在岔路口等我们。那么大的风也不知道旋仔在那里等了我们多久,而且那阵大琛找不到了。旋仔把我们送到营地才去找他的小伙伴,大琛在3200营地给我们每个人都占了地方。
 
  2800营地的风很大,有树的地方还可以挡点风,我们的营地就在几颗小树中间^_^,幸好树哥到的早。我又冷又累实在吃不下干巴巴的山之厨了,就跑到树哥那儿说:树哥给我下个面条呗。树哥说:好好好,你等着,我给你和风姿下面条,我再给你放个鸡蛋。风姿很兴奋的喊:在鳌太上吃鸡蛋,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啊!

  树哥和风姿都是双人帐,我的帐篷是自由之魂的恩冉,一个很小的隧道帐。那天的风非常大,树哥把风姿叫过去要跟他混账,想让我睡风姿的帐篷,因为我的帐篷被我搭的软趴趴的。后来风姿又说让我睡他的帐篷,他睡我的小帐篷。虽然我坚持睡自己的帐篷,但是真的是很感动。

10.4

  2800营地-金字塔-塔1峰-塔2峰-塔3峰-西塬-九重石海-东塬,不到7点走,接近6点半到。

  百度上查的鳌太总共翻过17座山,比较高的几座是麦积岭、梁1、梁2、梁3、塔1、塔2、塔3和九重石海。九重石海是鳌太最难的一关,听名字就是知道了,每一层石海都让能让人爬到绝望,竟然还有九层。而今天要过塔1、塔2、塔3和N座小山之后,还要翻九重石海。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一场鏖战,我比风姿规定的时间早起半个小时,把士力架翻出来放到腰包里。风姿非常担心我走不到东塬,就让我把多余的食物都扔了,尽量减轻包的重量。我一边打包一边跟旋仔他们强调:今天看到我的时候一定要多给我拍几张照片,我今天肯定一点点玩的时间都没有了。
 
  收拾完毕后,大家比之前几天提早出发,首先就是一个大的拔高。爬山、走石海,不知走了多久,问风姿过了塔1吗,风姿说正在过呢。后来又走了很久,我想多休息一会,风姿很严肃的跟我说:我就明确的告诉你,现在还没过塔1呢!心里恨恨的想:你这个大骗子,之前明明告诉我过了。
 
  太阳渐渐的躲在云层后面了,山上开始起雾了,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如果我们翻不过九重石海基本上就是被困西塬了。
 
  快到塔3的时候风姿就开始一边走一边找水源,找到水源后风姿说他打水需要挺长时间的,我想上厕所就先走了。我找地方上完厕所,站在路上等风姿不来,又从包里翻出厚帽子把衣服都套上了风姿还不来。大雾中,我一边跺着脚一边等风姿。终于风姿来了,说他已经把水袋都打满水了,这样如果我们过不了九重石海也不用担心西塬营地没水了。风姿做了预留方案,万一我走不动了就露宿西塬营地,但是对我来讲九重石海是无论如何都要过的,因为我大姨妈马上就来了,耽误一天,有可能就走不出去了。
 
  接下来一路无话只是走路,我也不要求休息了。在距离九重石海还有半小时路程的地方,我们简单休息一下,吃了点东西补充能量。下午两点钟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九重石海下面,抬起头看不到顶,欲哭无泪。
 
  风姿把我的手杖收起来了,石海中用手杖不安全,并且这个石海是攀爬的多,他只留了他的一根手杖在外面。但是每层石海中间的路不用杖支撑借力的话我已经走不动了,接下来的整个石海攀爬过程就是我用杖的时候把风姿的手杖拿过来,不用的时候再还给他。我想让风姿再拿出来一根手杖他自己用,风姿让我不用管他。
 
  那个石海真的很难,而且之前已经走了7个多小时的路了,我真的很想停下来或者走的慢点,但是天越来越暗,气温越来越低,我不走风姿就得陪我在那儿冻着。没有退路只能上,走不动了就吃士力架。

  有些痛苦是再多的语言也无法描述的,有些感动同样是再多的语言也无法描述的。到了徒步的第四天了,大多数人的包已经轻了很多,风姿让我把多余食物都扔了,但是他自己的一点没减,还要多背8斤水,就是为了保证我们万一被困了西塬能够坚持下去。我真是很难想象风姿背负50多斤是怎么不用手杖爬石海的,也不知道那么冷的天他是怎么在冰冷的水中把水袋一点点灌满。
  
  风姿很多次在我筋疲力尽的时候问我是不是恨他把我带到鳌太上,我每次都想反问他是不是后悔带我走鳌太。之前一个朋友跟我说:你跟着两个那么强的人,压力会很大的呀,我当时还笑嘻嘻的说不会呀。到了山上就知道了,确实压力很大:很多事情是为了将就我,如果没有我第三天他们可以继续赶路住在3200营地或者更往前,那样第四天就不会这么辛苦;队里的人都帮我搭过帐篷,除了我都打过水。
 
  终于熬到了九重石海终点,风姿问我要不要休息,我摇摇头赶紧赶路。走了一段路后问风姿还有多久到营地,风姿说已经走了四分之一了,看我一眼又改口说三分之一。又走了一段我停下来问风姿:你跟我说实话,到底还有多远。风姿说过了九重石海后还要走两个小时的路到东塬营地。真的,在山上哭没用,钱没用,什么都没用,再怎么累路还是要走,再怎么绝望还是要坚持。
 

  美丽的树挂代表着如何冷的天气。 

  终于可以看到营地了,可是怎么也走不到,天空中还下起了小雨。最终到营地已经6点半了,树哥3点到的,旋仔他们5点到的。他们已经搭好帐篷烧好水了,我赶紧问他们要热水,也顾不得是别人的杯子拿起来就喝。
 
  看到旋仔他们在下面条就问可不可以帮我下点面条。他们煮好第一锅后端过来给我吃,我让他们先吃,我等下一锅。第二锅煮好后,他们端过来给我,站在旁边说:姐的口味一定是清淡的,我们没放那么多盐,你先尝尝。 
 
  那天我跟风姿说我失温了想博取点同情,风姿说:不可能,就你穿的最多。的确,那个下雨的傍晚,我穿的最多,旋仔和大琛穿着很少的衣服在雨中瑟瑟发抖,给我煮面条还要照顾我的口味。有的时候想起鳌太就会忍不住泪流满面,我被这个世界如此温柔的对待。
 
  睡觉前吞了一片白加黑,问风姿要了发烧药和消炎药,保温杯里装上热水,很害怕的钻到了睡袋里。

10.5

  东塬-万仙阵-雷公庙-跑马梁-大爷海-大文公庙-小文公庙-天圆地方索道下山,快8点走,接近4点到。
  早上起来发现自己还活的挺好的,也没感冒。把帐篷拉开个缝想看看外面天气,太冷了,赶紧缩回到睡袋里。其他队友陆续起床了,过了一会风姿叫我起床,他怎么喊我都不吭声,然后风姿说:看来你今天是不想回西安了,吓得我赶紧起来。早上又蹭了旋仔和大琛一顿面条开始出发了。
  打包是件粗鲁的事情。
 

  那个时候天真的以为都过了九重石海到了东塬,一切苦难都结束了。
 
  出发没多久开始下小雨,雨越下越大,我也渐渐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了。再后来雨变成了雪,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而下,四周白茫茫一片,舞动的雪花间看不到路的尽头。
 
  几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大爷海,也进入了景区,我却越来越没力气了,好不容易撑到了大文公庙。大文公庙之后的路是整个鳌太路线中最简单的,基本上全是平路,景区中的路也没有石海什么的。之前我就是在这条路上无比艳羡那些走鳌太归来的人,在鳌太上我也曾幻想我终于走在这条路上会是什么样子,不曾想却是如此狼狈不堪。
 
  那个路很窄,我慢慢的挪步,后面的驴友喊:前面走的慢的让一下,我就赶紧靠边站。后来一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我就主动让路,我被一拨拨的人甩到后面。风姿要帮我背包,但是我知道那个时候背包和不背包对我来说没有差别,背着包还能暖和点。

  走不了多久就需要停下来休息,风姿再也不催我了。有一次休息的时候,他帮我把雨衣上的结冰拍下去,说:我帮你减负了一斤,可是我已经笑不出来了。每一次上坡哪怕很小的一个坡对我来说都很艰难,风姿就再后面推我。再难的路也有尽头,终于到了小文公庙,我让风姿先去买索道票、排队,很怕当晚赶不到西安,我急需一个热水澡。
 
  在鳌太上无论多难我都咬着牙坚持,风姿说以我的体力能把鳌太走下来真不容易,可是我翻过了那么多的山却在平路上再怎么咬牙都没用了。索道站前最后一个坡,不到2层楼高,我站在下面瞪着那个楼梯心想:如果我身体好好的岂会把你放在眼里,可是我却只能走两三个台阶就靠在扶手上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看到风姿了,风姿说:我对不起你,索道站7点才关门,你看那边风景多好,我给你照个相吧。我无力的摇摇头,指指索道站,我只想早点下山回西安,一刻都不想停留。这是我鳌太上最后悔的事,风雪中的鳌太是如此的妖娆美丽。

  下了索道后,在景区的车上,一个同样走完鳌太的妹子发微信给她朋友诉苦,说她感冒了,我就把一板感冒药给她让她分给其他的队友。也许她回去后会跟小伙伴详细描述此次鳌太行,但是只有我才真正懂她的艰辛。
 
  风姿和我终于坐上了几乎是最后一班回西安的车。其他人已经到西安了,树哥帮我们订好房间,大家约好一起吃个晚饭,但是我实在没精力吃饭了,下车就回宾馆休息了。
 
  我站在浴室中,当淋浴喷头中的水变成热水时,我的眼泪也几乎随之而下。洗完澡后,我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吃着泡面,觉得人生是如此的幸福。
 
  我很感激上天的眷顾,虽然我们风雨雪都经历了,但是大风是在强度最小的一天,雨雪是最后一天,我的身体不适也是最后一天。鳌太也许是太艰苦了吧,不断有扔人事件发生,今年十一又有人被扔了,而我却能全程都有人陪着。最感恩的是我被鳌太折腾成那个样子,我想着晚上回去至少也得吃个感冒药吧,谁知道洗完热水澡后啥事都没有了。

后记

也许有人不明白我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别的女人旅行是这样的。

我的驴行是这样的

  我只想说人生路上所有的苦都不会白吃,所有的罪都不会白受。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绝望是无法深刻理解为什么要勇敢和坚强。
 
  我把鳌太上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谨以此篇献给我有缘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人生路上有很多选择,可以说无论怎么选都是错,也可以说无论怎么选都是对,每条路上都有不同的风景,风景中总会有荆棘,但是只要你笑着坚持下去,一切都会过去。
 
 2010年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爬北京的香山,包是别人背着的,中间不知道休息多少次好不容易爬上去了,最后腿疼又让人把我扶下来的。我把自己从那么娇气的人变成今天的样子,只想告诉所有人:如果你想,你会比我做的更好!

关于驴行

  近几年越来越多驴友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很多时候是可以避免的。
  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他们走洛克线的时候碰到一姑娘带着个零上15度的睡袋,吃喝帐篷都不带的就去了,洛克线现在晚上最低温度都达到-10度了。
  鳌太毕竟是个强度挺大的路线,但是我看到很多第一天还没走多远就很走不动的人。

  虽然可能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个自不量力的人。但是首先十一去鳌太风险性很小,会有很多商业队,他们有专业的向导以及相对完善的保障救援措施。如果遭遇恶劣天气,无论是前行还是下撤,我们都可以跟着商队脱险。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们被困在山上,所以我们的食物多备了超过一个礼拜,睡眠系统也是照着零下20度准备的。去除客观的危险性和主观上我不高反这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十一的鳌太就只是对体力、耐力和毅力的考验了。

  其次,我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的路线。小五台比鳌太难度小很多,一般人去鳌太前会先去小五台拉链。但是鳌太5天的行程是对人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精神上的折磨对我来说几乎就没什么伤害,除了生病等身体上无法承受的情况下,我是不会轻言放弃的。而且我对自己的耐力和毅力非常有信心,到了第三天别人开始疲惫的时候我还是跟第一天的状态差不多。所以我对自己能走下来鳌太是非常有信心的。
  相反,小五台体力稍微好些的人就能坚持下去,并且小五台有个非常长且陡的大坡,下坡是我的弱项。我如果去小五台跟的是中等水平的人都有可能被拉爆。
  十一去鳌太我不会犹豫,但是去小五台的话,十有八九是犹豫一下不去了。

  户外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和挑战,但是,任何事情都不值得拿生命去冒险。

本篇游记共含9882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