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理又多了一个故事】不只是攻略,不只是游记

23
大当家 (长沙) LV.11
2016-11-10 11:10 601/5
  • 出发时间/2013-11-07
  • 出行天数/6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大理的了解始于金庸的武侠小说,总觉得大理卧虎藏龙,天龙寺里住着的全是皇家人。
它在文学作品中与我相识,在尘世中与我结缘,最后停靠在了我的思想中——成为我理想的生活态度。

对我来说,大理是一片生活地,除了安静和朴实,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东西。
能不打扰就不打扰。

距离我离开大理已经三年了,三年了我时常有回想的时候,也时常将我想再去看看的冲动掐断。因为害怕回到那里,便再也不想回到城市的生活。
理想和现实的距离,在看到大理的那一瞬间会被夸大。
 
现如今的生活与三年前有什么分别?恍惚只有一日更比一日沉重。但若是说要扎根于大理,却还未到时候。城市,还有未断的尘缘,还有应尽的责任。
 
我忽然想起来一大段话,借古讽今,拿来为当下概括。
“食中山之酒,一醉千日。今世之昏昏逐逐,无一日不醉,无一人不醉,趋名者醉于朝,趋利者醉于野,豪者醉于声色车马,而天下竟为昏迷不醒之天下矣,安得一服清凉散,人人解酲。”
 
如果还有那么一个可以藏巧于拙寓清于浊的地方,应该就是大理了。
很多东西汇聚在那里,变成一种包容的生活。

可以说,大理不应该只仅仅被当作一个地方来对待。如果你决定去到那里,我建议你至少呆一个礼拜以上,因为喜欢大理都是从一个礼拜以后开始的。
你不在这里生活,应该感觉不到什么。

 
 
大理又称佛国,所以这里最难讲的而又最普遍的,就是一个缘字。
缘自一线牵,既是劫又是福,在所有人身上种下种子。

历史上的段氏大理,曾有多位君主出家为僧。大理古国是一个信封佛教的政权,似乎也有不爱江山一心向佛的传统。如今千百年过去了,这样的传统变成了平常的生活气息。

我见过不少的人在这里吃斋念佛,视钱财名义如身外之物。他们当中有好些是功成名就的角色,大理最终成了他们急流勇退的归宿。
 
妙香佛国的大理
风如天地梵音,花如迦叶了悟,雪茹明镜无尘,月如轮回人生。
 
来到这里的每一位有心人都会成为一位诗人,无心的人或可成为出家人。

但我们不必借助想象,不必借助《天龙八部》的桥段,来欣赏现实之中的大理古镇。因为现存的大理古镇始于明朝,原址早在建国初期被毁,我们所见的南门城墙也仅是八九十年代重建,城门上的“大理”二字为郭沫若所题。

 
 
跟真正意义上的大理相去甚远,想来十分可惜。

历史上的段氏大理,都城为羊苴咩城,遗址位于今天大理古城西北靠近三塔寺的方向。现在大理古城以北不远处的桃溪南岸,还残存部分羊城城墙。


从位置来看,大理地处云南中西部,平均海拔2100米左右,属于低纬度高原。

气候一年四季光照充足,辐射强,所以来大理旅游首先需要注意防晒,尤其是环洱海骑行这样的户外项目,稍不留意便会遍体鳞伤。

 
 
昼夜温差较大,白天喝茶晚上喝酒。

一年四季并不分明,有“四时之气,常如初春,寒止于凉,暑止于温”的说法。也有说大理一年只有两季,一是风季一是雨季,夏半年雨水丰沛,冬半年干燥多风。
至于说哪个季节更适合去大理,也应该是个人的喜好而已。
 
我唯一联想到的场景,便是回到一个白族人家的小院里,烧火做饭,打盹儿,与串门的友人交谈……
最舒适的美景,都与慵慵懒懒的生活状态有关。
所以云下的日子,特别慢。

无论哪个季节,都会有云陪你。

 
 
风花雪月,是大理的金字招牌。
 
这四绝景的来源,据说是民间流传的一幅对联:

上关花,下关风,下关风吹上关花;
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

横批“风花雪月”。
这样的说法不知真伪,但我倒愿意相信,因为源自民间的风雅更符合这个地方的气质。
这个地方,除了生活,都是身外物。


 

下关,是苍山洱海之间的主要风源。如歌长风,用晦而明。将来自城市醉心于名利的远方客人吹醒,感受着清风拂面,脚底也似生风,两袖也似清风。
真正的旅行,莫过于如此。
临风而立,以智慧剑,破烦恼贼。
 
下关风的得名,源自这里一个奇特的现象。下关的奇特地形,导致风在这里先升后降,迎风而走,风却从背面吹来,若人戴帽,反倒落到身前。
妙。
故称下关风。
 
下关,既是大理市的新城区。


 
上关,是大理的一个镇。

古镇位于苍山脚下,有大片的草原空地,加之大理适宜的气候条件,尤其适合花木生长。一年四季,草不枯,花不绝,一片花海。
养花也成了这里很多人的生活日常,从小镇里面四通八达的巷子走一遭,你便会发现很多人家都用鲜花做装扮。
在古镇通往才村的阡陌小路,或是洱海边的大片草场,各类野花竞相争艳,令人陶醉。

 
 
随手一摘,都是礼物。

 
苍山雪,一年四季都有。
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会知道,古镇下雨过后苍山便会戴上帽子。一条界限分明的雪线,将苍山完美地分割成两种风景。
雪线以上,白雪皑皑。雪线以下,郁郁葱葱。

苍山平均海拔三千五百米左右,苍山十九峰中海拔超过四千米的有七座。
从山脚爬上山顶,可以十分明显地感受到气温的变化。所以,如果你做好了爬山的打算,首先需要带好厚衣服,不然上去了有可能下不来。
身体敏感的,还有可能出现高反。
不过,对于大部分普通游客而言,一般能爬到玉带路已经是极限。爬到这里便走不动了,只好返程。

 
  
当年我们一行四人爬到玉带路,体力不支,寻找下山的路半天找不到,最后经当地赶马的人指点,一路循着马粪下山。深感不易。
不过,哪怕只是到了玉带路,大理全城已经尽收眼底,高高的苍山与蓝色的洱海相互映衬,实在不虚此行。

 

洱海月,在才村码头便可一观。

每逢十五,月亮从对面的山头升起,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不多时便完成一个洱海月的全城。

风推着洱海水,击打着码头,就着明月下酒,十分惬意。
也可以从才村租一条小船,熟练的老艄公摇着撸,船从一片水草中冲出。
漂向洱海的中央,岸上的房屋早已不可见,只剩下点点灯光。
那种感觉,吟得出诗,却说不出话来。

 
 

大理是大自然的得意作品,除了它的风花雪月,它还拥有太多。

就连它的云,每天都有所不同。如果你来大理,我觉得必须有一天拿来浪费,哪里也不用去,就呆在小院里。望着天空中的云,变换着姿态,不知不觉一天便沉下去了。
这样的日子,有可能是你这辈子最慢的生活。


 

洱海,是一个百去不厌的所在。

 

拿起你的手机,举起你的单反,任何一个毫无拍照功底的人,都会在这里排出绝佳的风景。
沿着环海路骑行,看遥远的地平线消失在天际,看草场绵延到远处的苍山。你可以随时停下来,把单车放在一边,去感受洱海边上的风裹杂着水的气息。

我们所要的自由,不过如此。

 
我觉得你一定会心动于这样的旅行,开着吉普车在洱海边兜风,一边旅游一边拍照。文末再推荐,看官仔细点。

 

双廊,距离大理古镇大概三四十分钟车程,是观赏洱海风景的绝佳位置。
这里有一张刷爆了所有人朋友圈的照片,一张桌子。

 
相对于这些赫赫有名的地方,大理古镇反而更容易叫人忽视。

大理的旅游开发比较晚,长期以来并不像它的邻居丽江一样全国闻名,更多的人只是从这里路过,然后去到丽江
这是大理的幸运,它可以晚一点被商业化,得以有更多一点的时间被朴素地保存。

 
大理,本来就适合在这里生活,而不是猎奇似的近距离观察。这样的观察会让它毫无美感。
遇到了这个时候的大理的人,是一种幸运。因为我们谁都知道,随着一拨一拨的口碑和一拨一拨的旅游营销过后会是什么。

三年了,我不知道那里真实地发生过什么?

 
朋友告诉我说,游客开始增多。
也有朋友说,据说要开始收古镇维护费。
也有去年爆出来的新闻,人民路独特的景观——摆地摊,将被取消。
……
 
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大理最大的变化,可能是我们要由随意自如的感受变成细心的发现。我们所理解的开发,有时候反而变成了一种阻挡和失味,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我想,像我一样喜爱和怀念大理的人,吸引我们的除了这里最自然的风景,更是这里的生活。

大理古镇的第一个星期,我觉得这里毫无特点,甚至连凤凰小镇那样给人乍见之欢的惊艳都没有。
大理,给任何人的第一印象应该是个素人。
 
一个星期以后,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里。
来了不想走,走了想再来。是这个城市最普遍最深情的告白。
 
只要我们在这里停留多过一个星期,我们甚至可以叫出很多条狗的名字。它们从每个不同的巷子里窜出来,领着它们的主人。我们与它们的主人含笑点头,寒暄交谈。
这个镇子,只要一个星期,便会驱赶走所有陌生的感受。
这里的朋友喜欢串门,喜欢聊天,喜欢集会,喜欢成群结队,喜欢载歌载舞。
如果你愿意相信兄弟相逢三碗酒,这里便是一个江湖。这个江湖,没有落草为寇,没有愤世嫉俗,都是平常人家平常事。

 
你在这里呆的越久,越有机会接触到这里的每一个仪式。
去赶集去讨一些当地的旧衣物,去参加本地朋友的红白喜事吃到纯正的八大碗,吃到火烧猪的生猪皮,去朋友家买菜做饭出席他们的小型音乐会……
 
大理最擅长的,就是把每一天过成节日,每一位陌生人当成朋友。
 
所以很多朋友有一种病,一种大理瘾,他们像候鸟一样,季节性地回到这里。和他们的老朋友重逢,重温旧梦。然后和老朋友一起,喜迎新朋友,摆酒设宴接风洗尘。
 
 
转眼间,三年已过。
我一直没有回到那里,总觉得唯一能做的,便是能少去一次便少一次。更因为我知道,总归有一天会再去看看的。
 
因为,我还有生活在那里的朋友,还有约好在那里重逢的朋友。
 

 
索性再讲一个故事。

因为我知道,如果大理打动你,如果你去了大理,如果你踏上了去往洱海的路,你一定会遇上他的。

我们都叫他东北大哥,以现在流行的叫法和很多人的年纪,更适合叫他东北大叔。
 
一位将近五十岁的人。
既然叫他东北大哥,他自然来自东北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中学地理课本上说到的黑河腾冲线吗?这条从东北延伸到西南的人口密度区分线,又被称为胡焕庸线。
而我把这条线叫做东北大哥的迁徙之路,因为这条线基本就是他的运动轨迹。
 
前两天,大哥给我打电话说,大理这边空气挺好的,其他各方面的生活环境都不错,所以就不打算回老家去了。

一位将近五十岁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令我十分吃惊。安土重迁的思想可以说深入了这一代人的骨髓,而他居然可以在自己身上克服。
 
13年的时候,东北大哥的儿子考上了昆明的一所大学。爱子如命的他在跟妻子商议之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跟在儿子身边照顾他,就近找一份工作。
从遥远东北,到同样遥远的西南。漫长的陪读之路,便这样开始了。
 
机缘巧合,亲戚朋友的介绍之下他来到了距离昆明不远的大理,想谋一份事业。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即将步入知天命年纪的东北大哥,竟然选择了摆地摊。跟很多在大理人民路上摆摊的年轻人不一样,大哥是把这作为了生活的全部营生,它不是一种短暂的体验,不是对生活的回避,而是畅想着依靠从路边的方寸之地开始,从生活中杀出一条生路。
 
即便身在大理,大哥也与很多在这生活的人有所不同。
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我也可以想象得到他身上承载着的压力。
 
13年年底的时候,我来到大哥居住的院子,与大哥相遇。
虽说同住一家院子,接触和交流的机会一直很少。他每天早出晚归,似乎是在这个慢节奏的大理古镇开始朝九晚五的生活。
每天早上出摊,我们有可能还没有起床。傍晚收摊,我们可能已经在院子里点燃了篝火摆好了啤酒。大哥基本不参加我们这样的仪式,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他一心忙于生活。
 
这样的觉悟,也是在我如今回想起来猛然得出。
 
他包着头巾,穿着宽松的裤子,脚蹬布鞋,乍一看像是个藏身于此的高人。他步履轻盈,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精神,不了解的人以为他是在向生活讨巧。
 
刚开始摆地摊的时候,收入并不稳定,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以这种方式留了下来。
云下的日子清闲,但他却一天都没有好好享受过。就连那台摆摊用的小三轮,也是得益于朋友的赠送。
 
他每天早晨从大理古镇的东门出发,在去往才村和环海路的交界处停下,摆摊。
如果你去过大理,你说不定见过。

傍晚收摊的时候,破旧的小三轮根本无法骑上坡,他只能一路推回来。个中辛酸,只自知。

大哥摆摊主要卖些帽子和头巾之类,供环洱海的朋友防晒用。这门生意,很受天气影响。大风一刮,帽子头巾吹得满地跑。遇到下雨天更糟糕,这些东西全然没有销路。
 
可是下雨天也不能没有收入,儿子的学费生活费,自己的生活开销,都摆在眼前。
大哥因时制宜,想到了雨天去卖雨伞和雨衣。
每逢下雨的时候,他便蹬着车往返在各条路上,遇到有需要的人便上前询问。
 
最好的时候,卖出去过17件雨衣。
这也是一天的好收成。

 
大理的生活,这样跌跌撞撞地开始。不多久,嫂子也在老家买断了工龄,奔赴大理。从此以后,夫妻不离一起摆摊。
这又是一件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嫂子有病在身,每个月都需要疗养。所以在大哥的生活稍有好转的时候立马接过了嫂子,他不仅需要照顾自己的儿子,也需要照顾自己的妻子。
 
昆明不远,儿子放假的时候经常来到大理。家人团聚,虽说过程清苦,但是结果却是令人欢喜。
这是大哥的初衷。
 
三年多的时间,很多人去了大理,也有很多人离开了大理。有人在这里生活了一阵子,最后被迫离开。而东北大哥,却在这里顽强地生活了下来。
三年的时间里,他一直蹲在才村和环海路的交叉口,靠着这些简易的装备做着简单的交易。
三年的时间,他每天遇到各种不同的路人,他热心地帮他们指路,介绍大理的风景。
三年的时间里,他受人帮助,也帮助别人,他在心里记住了很多的贵人,也成了很多游客的指路人。
 
大哥的人生,真的就是一条路和一个路口。
 
三年的时间,他改变不了东北口音,但是他却开始对天上的云了然于心。他说,现在他可以从天上的云推断出当天的天气,然后告诉那些路过的人。
这是他做生意必备的技能,也预示着他与这片土地开始交融。
 
每一位路人在他的眼前停留驻足,与他攀谈,都能感受到他的热情。可他们唯独永远不能感受到他的生活之路。
可敬可叹。
 
三年多的时间,我一度以为他早已离大理而去。大理虽好,应该不是属于他的久居之地,因为大理养人不养志。
粗俗一点来看,东北大哥,既需要养人也需要养志。
 
三年过后得闻他还生活在那里,我十分震惊,觉得他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工程。
他靠一个地摊,养活了一家人。
 
要说大理是佛国,如此,可信。
 

  
三年多的时间弹指一挥,大哥的儿子即将大学毕业。全家人开始面临一个新的问题,是去是留?
权衡再三,大哥做出了一个更加坚韧的决定:决定留在大理发展。
于是才有了我们三年后的这一通电话。
 
大哥对我说,回过头来看,突然觉得自己对儿子的教育方式是失败的。
他投进去手上的积蓄,置办了敞篷吉普车,一心想带着儿子做出一番事业。这一次,他决定大胆地从地摊上跳出来,筹划着一款吉普车环洱海的游拍业务。

 
 
大哥说,这个决定下得十分艰难,但是这个决定既然做出了就不打算回东北去了。
他说他更愿意将这一次的投资看做一次实验,最终即便没有赚到钱,但他也希望对儿子能有所锻炼。
这一次,东北大哥的初衷不再是养家糊口,而是希望对儿子进行一次与社会接轨的再教育。
 
一次大手笔的投资,投资到了儿子身上。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思想观念转变,古人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他也终于从养儿子,变成了培养儿子。
 
留财不如留技。
 
我忽而一想,东北大哥在大理的三四年,不也正如一场修行。
他在这个路口蹲守三年,只为一个接引。

从最开始的一场巨大的迁徙,到在大理生活下来。好像是一场神明的点化,要让他突然领悟到该如何对待孩子。
如果他不来到这个有福之地,是不是今天他依旧走在一条错误的路上。
人生在世,祸福所依。
所有最后的觉悟,才使得所有的过程变得有意义。三年多时间摆地摊,每天都在重复简单的动作和言语,跟那些每日在寺庙中打坐念经的和尚,又有什么分别?
 
这么一想,这陪伴儿子的四年,也是自我修为的四年。
如今大哥的举动,正是昨日之事的智慧之果。
 
又回到朋友随心写下的四句——风如天地梵音,花如迦叶了悟,雪茹明镜无尘,月如轮回人生。
果然,大理处处都是禅意。
 
此时此刻的东北大哥,已然能断大理天空的云,能测风雨,那么距离知天命也就真的不远了。
 
此时此刻的我,想回到大理的心情无比急切。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在他身上领悟到的一切,说与他听。
  
而此时此刻的你,如果正在大理,或是一心想去大理,记得找到这位东北大叔。让他告诉你大理的天气,让他开着他新买的吉普车带你去环洱海。
他就是大理的活攻略。
 
但是记得不要让他讲故事,因为生活太重,我们太年轻。

 

(有缘大理见,个人微信917566279,原创游记,如有其它用途请联系。欢迎各位爱大理的朋友前来咨询,指正)

本篇游记共含6787个文字,3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11-10 21:25

引用 panpanter 发表于 2016-11-10 21:25:38 的回复: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回复panpanter:人肯定多,早些年还好,现在也是被流行起来了

2016-11-12 21:43

哈哈我和楼主差不多时间去的,也许还曾经擦肩而过!

2016-11-14 20:00

引用 jiojia 发表于 2016-11-14 20:00:53 的回复:

哈哈我和楼主差不多时间去的,也许还曾经擦肩而过!

回复jiojia:那还真说不准

2016-11-14 22:36

那个吉普车的求联系方式

2017-03-04 16: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