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讳莫山河如城深

23
渊染 (沈阳) LV.4
2016-11-10 16:14 248/4
  • 出发时间/2016-10-27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000RMB

未知行色赶风尘

在一些身体与心理痛苦的煎熬中,自然不会对生活有任何企盼。恰是要离开时,谈不上怀念,却要挥手作别。憋得太久,要出去透口气,我这样告诉自己,没有很多时间,只有一周左右,这会是一场折腾的旅行吧,我太清楚不过。在路上一切都好。晚上到杭州

临安秋雨落生烟

辗转到西湖边,已经是半夜了,此时的西湖毫无妙处可言。。。这是给我的第一印象

湖边住下,第二天早便赶到灵隐寺边,放下背包,买了灵隐寺的门票和地图,租了讲解机,进了景区大门,摆弄着讲解器,在耳边很不舒服,进门先看到了大肚弥勒佛和两处小佛塔,此时还能听到讲解,逛寺院的游人渐多,便渡过小溪,向飞来峰上行进,路遇翠微亭,三两游人在歇脚。

向山上进发,丛林中,回头望,可见背后的寺庙黄墙黛瓦,悠然闲淡,待会见。

登上飞来峰顶,显然山势轻缓,视野受限,再往山深处行走,路过危险标识,反倒激起了猎奇心理,都是有路的,何苦不许去。在常规的景观小路上不能满足内心的期待,是猎奇的一大缘由。走不了多远,便看到一男子站立在高巍的岩石上远眺,等我到了那群岩石,好呵,眼前是一汪湖水,如果不是西湖,相隔这么远又怎会如此开阔。

原路返回,花不得多少时间,又返回了翠微亭,此时开始有同学在写生了。再向下越过溪水,在主干路上游走,到了永福禅寺,并没有宗教信仰,寺庙见了好多,记不得名号和之间有什么差别,看到茶院内的小茶田,甚喜,喝茶吃斋就是这个院落了吧。

一处旧竹引幽泉,泉水漫过石岚,汇入小湖,湖水清澈,锦鲤怡然。

寺院里的喵都有了禅意。

院墙上都长满了藤蔓,无声无息,胜有游人也满不在意。

在这悄怆幽邃的十月末还能见到安然盛开的淡雅花朵心里无限的温暖涌上来。

墙外芭蕉...

这四个字反映了追求的心境,纵然在浮世间受尽辛苦,也要泰然处之。

灵隐寺内的三个禅寺,我只去了永福一个,反而心无庞杂贪多的念头,越爱上了这方净土。

充满禅意的上衣,棕紫色宛若一座寺院的外墙的色彩,一条黄色飘襟悬在外面生风。

孩子牵着手下台阶

品了永福龙井,还附和着隔壁桌的大哥,一起叫小服务生接外面竹筒幽泉流水煮来泡茶。吃了素斋,四个素菜一个小菜,清香淡雅。品茶才能吃斋,捆绑消费,不过后来人讲一讲也没见他们喝茶便可以吃28/位的斋饭了。其实反而喝些永福自产的龙井茶,驱驱寒气,在这景区里敞开窗的清幽茶苑中,融入了自然。

下午便去逛了西湖,苏堤旁的黑猫警长。蹲坐在三叉树窝上。

断桥不断

从苏堤绕过断桥走到距离雷峰塔两站地的样子,饥寒交迫,腿开始迈不开步子,坐车去了知味观味庄杨公堤店,吃了清淡留香的片儿川,一屉汤汁外溢的小包子,酥脆可口干炸响铃,滑嫩酸爽的宋嫂鱼羹和一瓶酸杨梅汁。味蕾和视觉得到满足,外带了东坡肉就回去休息了。

没有身在实处,很难感受地图和游记叙述的位置关系,身在灵隐,才知道三天竺是另外的地方,另日,早起,坐上324去逛九溪十八涧,车隔半小时,等个十分钟就来了,看看站牌,九溪烟树(九溪十八涧)、云栖竹径、三天竺都在一个方向,一条路上呢。在我前一日去西湖的路上,便听到有人推荐九溪十八涧,有乾隆步道,还有本地人买茶的龙井村,恰好也是我之前功课想要去的地方。出了灵隐,第一站叫立马回头,古时车马驿站的雄远辽阔顿时穿越。

走了4里路,就到了九溪烟树,这水的灵性像极了九寨沟,深秋的树木黄了分叶子,倒映在潭中。

上了桥便看得见佛石坞,所谓坞,理解就是四面高中间凹下的地方,佛石坞是小悬泉,小家碧玉,清新秀丽,沿着古旧的台阶,能登上八觉亭,八觉,我想可能是错知错觉,忽知忽觉,一知一觉,不知不觉罢,查了才知道是一、欲觉,二、瞋觉,三、恼觉,四、亲见里觉,五、国土觉,六、不死觉,七、族姓觉,八、轻侮觉。再延上面,没了台阶,只能跟着户外的山路行走,到了峰顶,眺望远方。不愿下山,继续向里行进,竟通到了山里的步道,这样走不丢了。几个岔路选择一个,为了不偏离来时的规划路线,下了栈道到了乾隆路,再远走,到了杨梅岭,村庄都是品茶休憩的院落,瓦片与白墙交相,徽派的建筑风格。辗转,到了通公车的山路,到满觉陇和龙井村还有几站地,坐了公车,到了龙井公园,向上走几步就是龙井村,有农家大伯邀去喝茶,顺便推销龙井茶,个人并不懂茶,大伯讲了些,再实践些,竟也入些门道了。龙井村一条路直下便通了九溪十八涧。石子路上,简单原始的快乐充斥着,喧嚣抛去尘世。

多的这样的石砌过河,应该有九个,要不然为甚叫九溪?

来回进出九溪都能看到的之江路钱塘江。

路上遇到的山茶

出九溪入云栖,中午在云栖小筑吃过午饭,热涔涔了,竹径并不是丰茂的绿色,反而有些萧瑟,干冽的风中,再不能往日的风姿。路上介绍的各色花草在十月末是绝不会争奇斗艳的。见一古装粉饰的女子,竹路复古成了一千年前的野径。

岁月古朴落华灯

乌镇是给情人准备的,两个人牵着手,尽情的迷失。河水在灯光中婀娜妩媚。错落的屋檐,灯火雀跃映出的窗棂、桨声回荡的河床。西栅的别致在于夜半的灯火,住在景区内的民宿中,古街上静静等着灯缓慢的关掉,店里的客人散尽,整个古镇都装在一个人的胸怀。

东栅只有西栅的四分之一,原住民是特色,相比于西栅适合游人参观,东栅更多了些人情。一些破败一些原始,倒是让人轻松快活了很多。石板路更加厚重...

漫溯新安深渡水

重庆宜昌游览三峡的水路是我最期待的旅行之一,没有坐过游船,想象着恣意徜徉在江上,青山碧水,无尽的惬意。这一次我将美妙奇幻寄托在新安江上,要去黄山,选择从千岛湖发往安徽深渡镇的轮渡。从乌镇返回杭州汽车站买了最近一班到千岛湖的汽车,将近三个小时的行程,下了汽车直接坐上7路公车到达千岛湖游客码头,距离坐船的千岛湖客运码头步行十分钟。这次无非是幸运的,第一,晚上从乌镇回来到杭州中心客运站已经是四点多,如果像网上所说要去杭州汽车西站坐车是来不及的,两个客运站相隔要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其次,到达千岛湖比想象要早,刚好赶上了最后一班到码头的公车,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第三,网上所说7路转4路才能到码头的,线路一定是重新修改,才如此方便,在游客码头,酒店不少,多是清洁安静,非节假日价格多是100块多些就很好了。11月毕竟是淡季。第二天晨起,船票是上了船才买的,六十块。

船逐渐驶出码头,向更广阔的水域去,先到达的便是千岛湖,即新安江水库,之后才进入新安江。水位浅时小岛常年在水下浸润的岩石裸露出来,鹅卵黄。路过水面上的小灯塔,看孤帆远影,天空阴沉的很,时而飘着雨丝,朦胧的意境里,兴奋的睡不着觉,尽管前一天才睡了5个小时而已。

江岸开始出现很多白房子,有观赏价值,算是为了开辟水路观光而特意打造的景观,山上有潦草的小屋,反倒找到了一些徽州原住民的影子。古色古香蔓延而来。船开始在好多小镇的码头停留,刚靠上岸,众人协力快速上下船,便马上驶离了码头。

水势在此处转了个弯,冲刷出一大块滩涂,植被鲜嫩嫩的,江面很宽,汽艇在江面盘旋着。近处蜿踞的江,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环抱,小镇错落有致的民房,下次要在这细致的看一看这个带给惊喜的小镇子。

徽州山色竞苍穹

非要到屯溪老街吃顿徽菜不可,饱饱地踱去黄山汤口小镇,深渡转由歙县是可以直达黄山汤口镇的,反倒是去了市区再转几经周折。徽州人家土锅巴,臭鳜鱼,一品锅,毛豆腐。

山下住了一晚,新国线景区大巴上山,买了云谷寺索道票,上到始信峰下,两天都雾气弥漫,能见度不高,身在山中,天气既然如此,并不深觉遗憾,只是未能有幸览黄山全貌。不同的天气下有不同的韵味,也加深了下一次的期待。梦笔生花,猴子观海,过了排云亭,就进入了西海大峡谷,一环上二环下,奇峰怪石都隐藏在浓雾中,山涧里清幽怡人,一座峰刚好挡住了浓雾,看清了另一座峰的模样。中国的泼墨山水画大成我想黄山功不可没,下到谷里三溪口,没有坐地轨上山,选择了陡峭的上山路上到天海,过步仙桥,这一段路花费了三个小时,在我看来也是西海大峡谷原始古朴的经典美,青色的台阶长了些绯绿的苔藓,堆积些无人打扫的落叶,小径的娴雅清秀不请自来。正因为是陡峭的山路,这一段鲜有游人,也无人顾暇打扫。路上清雨淅沥,汗气从里面蒸腾,雨水从外面浸润,湿了衣衫,攀爬时爽快,一旦停下来休息便有些浸透骨肉的寒凉。时晴时阴,天青欲雨,雨落幽峡,想到的只是修哥醉翁亭里“山间四时”这句。

上到天海,到了白云宾馆,把床位房换成了高级房,烘干些衣服,洗个热水澡,睡个安稳觉,第二天早上雾气弥漫,到光明顶没有看到日出,薄雾越积越厚,始终没能散开。观日出的人都喊着三点的时候还月明星稀,以为自己能赶上好运气,遗憾的说今日必是要下山的,我在山间也是第二日了,无论如何也要下山了,我还年轻还要再来,并不觉此沧桑。但凡没有运气见到的,不是缘分未到,只是缺少等待,急匆匆的来,渴盼着能见到奇珍异境想必是很困难的。不过是要走走,江南无尽的阴雨天都赶上了,在九溪鞋和裤子打透了,在这又何必迁怒于天气呢。在路上,放空了自己,并不觉得获得了什么,又缺失了什么。下山故意没有按照指示牌回宾馆吃早餐,不小心找到了通飞来石的路,这石头是从红楼梦里面飞来的吧。帮遇到的旅友拍了几张,谁知之后攀爬天都峰又会遇到,后返回宾馆。

吃了早饭,养精蓄锐,身子骨还是有些疲惫的,西海大峡谷之宏伟绮丽磨砺身心,对于每一个攀爬上来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第二天要挑战的是天都峰,算不上挑战,我并没有觉得我可能失败,我来不为了征服,是相信自己的脚力罢,路上经过百步云梯,看到挑山工挑着石头向上,后爬上了天都峰,鲫鱼背上一位大爷年过七旬,聊一聊,他说在有生之年这一次再来黄山,以后就不会来了,忽觉人生悲壮,他把三脚架架在鲫鱼背的一端,一支架在栏杆外的山石上等着雾散云海。我对天都峰的最初印象来自小学课文,鲫鱼背如果没有栏杆一定是勇敢的人才敢攀爬的,如果不是因为浓雾看不到山下,那一定是更加恐怖的体验。过了鲫鱼背很快到了天都峰顶,这一天是要放晴的,一阵风刮过去,迷雾被吹散,在这正午,阳光洒下来,暖洋洋的,初露云海的端倪,这是天都峰带给我的礼物,至此,我更觉得山间无憾。

下天都峰多得是这样的台阶,倾斜有80度,为了容纳脚的宽度,只能凿成倾斜的角度。如果从慈光阁上山,是要经过这段惨绝人寰的陡峭山路的,每看到半路人问山上是不是好走些我都要调侃说,不很陡峭,不过80度而已。再向下走就遇到了天都峰的山门,2019年,莲花峰开放,届时,天都峰关闭,这扇门就要长久的封闭五六年之久了。

走到山下回望黄山,纵情于山水,放浪形骸,山中二日留下很多美好,也期待以后见到它更多或妩媚妖娆、或雄浑苍莽的姿态。

慈光阁的千僧灶,可千僧在哪里,那些隐没于江湖的游侠为甚消失在现代文明,他们是又藏匿于更加悠远宁静的山谷中了么。

黄山至此,乘上新国线到黄山北站,转去武汉。可以看到,黄山脚下汽车线路发达,可以到达很多地方。

楚天极目望龟蛇

天气也刚刚放晴,住在黄鹤楼下,歇歇脚,也不洋洋洒洒的奔走,日上三竿,起,吃过热干面,登上黄鹤楼,晴川历历,汉阳奕奕,黄鹤楼本就离江不远,登上楼顶,视野开阔,极目江天。夜晚,穿过户部巷,坐上长江轮渡,去对岸闲逛。看到烟草店内橱窗里摆放了几十种之多的黄鹤楼烟,很是壮观。第二日,走在黎黄陂路,参观武汉中共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设计巧妙,一下子回到了民国时期。

福建同学总是说生吃地瓜,作为北方人并不能理解,看来红薯和地瓜真的是两回事,脆脆的,多汁。

奔赴机场的路上刚是夕阳西照,偶尔看到浑圆的橘阳散出光辉,到了机场,办好登机牌,过了安检,在候机厅,窗外则是火烧的云朵绵延天际。大武汉,每天不一样。

雲雨散尽野天旷

没有很多时间,一周都是很艰难才争取到的,这并不是一个人的旅途,我还拖着同行的伙伴,我在东北,他在西南,他生了重病,治病一年时间,瘦了几十斤,走不能很远,爬几阶就很累了,吃东西要一直擦鼻子,病灶的消除使鼻翼里面变得空荡稀薄,很容易掉东西出来,由于咀嚼肌、咬肌肌腱的断裂,不能张大口只能喝粥吃面条,吃些小块软烂的菜,言语很费力,左侧面颊又因为病灶突出而鼓起来了。职业原因,出来的机会是有限的,每一次都值得珍惜,反倒不会觉得被拖累,旅途的意义有二,通过闲不住的翻滚折腾清空积压的心情,作为陪伴一起到陌生的地方览阅。
出来之前,家里和他都知道可能又有复发,此时,距离上次终结的治疗只有一个多月,不敢想象,他是如何做出顶着这样的风险出来的决定。我把行程发给他,他少用微信少讲话,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杳无音信,要上飞机前联系他,他默默地已经是在赶往杭州的动车上了。在两个人都未涉足的城市里,悄然相遇,是一种不能言语的默契,是一言为定的执著,我没有再因为各种原因更改行程而他懒得多言便直奔旅途。看起来没有约定,可在心里都已经俗成。
在西湖不远的平海路上第一眼,我看见他,瘦骨嶙峋,一年持续的摧残,看这样状态,都已经心满意足。整个路上,我们都不避讳谈论这些问题,有些也会一笔带过,而后给予他和自己一个美好的设想与期待,路上的一切都是我定,尽量选择方便的住宿和简短的交通,以便不会太累,我并不因为照顾和怜悯选择停留和陪伴,路上的分合和不同的所到之处才能让两个人的旅程充满不同的精彩和印象。
在灵隐,我逛永福,他逛灵隐,他起得晚些,体力差,一起吃附近的楼外楼,一定要点上一碗羹汤之类,可惜难吃,吃得不好。下午逛西湖,天气很凉,我穿着单衣,把外套借给他,至少我的体脂足够抵层外套,可他不行。
乌镇是他想去看的水乡代表,晚上到,他状态差,到宾馆便躺下了,我先去买了粥借了勺子带回去给他,再自己出去拍了西栅夜景和他分享。第二日走了半晌便去东栅坐上游船,再兜转回来。
他说为了这次出来特意在家做了体能锻炼,否则他每天都是躺着看电视。如果他在房间里蜗居了一天,和在家一样闲适,晚上我就一定要带他到新的地方去,折腾对于不堪折的生命是最好的对抗。这样,总可以走走。
轮渡上的的新安江使我们无限快乐。痴情的望着江水,青草岸往后退,江上不时飘着雨丝,船舱里空气淡泊。
黄山是我和另一个同学登的,想要他去翡翠谷转一转,天气冷些,他藏在客房里休息一天。晚上在合肥转高铁,因为前车高铁晚点,只剩下二十分钟,在候车厅里匆匆买了两碗永和大王的面,争取了晚饭。走路都是匆匆,不能饿肚子。
不会故作强颜欢笑,也不会有忧愁袭卷。本来是恬淡的快乐,怎么会被什么冲得更淡呢。
武汉的黄鹤楼,他爬到一半就体力不支了。不能勉强,何苦在意登顶的意义,望到的江除了角度不同而已,黄鹤楼所处的山已经很高了。
武汉我们只逛了黄鹤楼,第二天一起买了周黑鸭。送他到汉口站,晴天,阳光直射暖的有点微微发汗,我喜欢这样的天气,离别一点都不会有过多的缱绻,回身后的一个人也不会显得太过悲凉。卸了重,反倒瘫了下来。祝福会不会显得苍白无力。希望西南的天气晴,希望东北的温度高。希望在人生的旅途都能够久一点,多看看这尘世,纵有不顺意,但有好人间。

此行前想着可能会走合福高铁线路,爬好多山,三清山武夷山庐山黄山尔尔,放弃了,回来看,改走了与之垂直的另一条路,那下次,可以一起登这些山么?!

此行是去年毕业约定未果后的补足,2014年冬室友们准备考研后走起,无奈毕业前春暖花开他找工作,我路过看他,在他的城市一起兜兜转转,甚是快活,上山看江景,古镇喝茶,吊脚楼里散步,商业街前打望。而后我启程再完成额外的十多天行程。他一直记得一年前的情景,这次临行的一句是又差点爽约了,见面再说,我已经能猜到些。见面的第一句便是验证性的苍白解释。两个人交流着并不沉默。至少都是积极乐观的,尽管有些无力。

此行没有遗憾,也不嗔怪时间太短。这样心有所甘,相对无白,默不作声,目光直视,交互想法。

边忙着边整理思绪,得知复查病情加重的消息,还是有些黯然,不知道他下一步如何选择,相距甚远,鞭长莫及,前路安好。自己一个人撑着,好像共同走过的路都还没有走到尽头。待春至,缓缓来,迟迟归。

归,烦杂若云雨散尽,心若旷野。  
说不尽,道,一语凝噎。。。

本篇游记共含6366个文字,1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11-11 10:26

引用 savyzhang 发表于 2016-11-11 10:26:06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savyzhang:在路上大都是相似的,只是但凡人间有烟火,就有相聚别离。

2016-11-11 10:46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11-14 10:56

引用 lizzy_yuanlj 发表于 2016-11-14 10:56:10 的回复: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回复lizzy_yuanlj:说走就走,真很难,可能还是有樊笼的才叫生活。束缚总有,只要有机会还是要出去走走。

2016-11-14 18: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