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雨崩独行记——终于见到你

宣传篇

一、上有天堂 下有雨崩

        爱一个人就带她去雨崩吧,因为那里是眼睛的天堂;恨一个人也带她去雨崩吧,因为那里是身体的地狱。到底是怎么样的天堂和地狱,能让大家对她爱恨交加,却又备受青睐。
       
        在雨崩村有这样一颗石头,上面刻着这样8个大字。

        雨崩村位于云南德钦县云岭乡境内,地处梅里雪山背面,地理环境独特,人烟稀少,全村只有20几户人家,自古只有西当、尼农两条人马驿道通向外界,进入雨崩村,需徒步或骑马18公里,并翻越3700米垭口。雨崩村有上下村之分,上村可以通往攀登卡瓦格博的中日联合登山大本营、冰湖,而下村通往雨崩神瀑,沿途可以看到古篆天书、五树同根的奇景。这里被誉为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也是香格里拉的缩影。
   
       以上附下雨崩村视频链接上中下。
       雨崩村的故事(上):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3MDQwNzQw.html?from=s1.8-1-1.2&spm=a2h0k.8191407.0.0
       雨崩村的故事(中):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3Mjc1MDAw.html?from=s1.8-1-1.2&spm=a2h0k.8191407.0.0
       雨崩村的故事(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3MzEyNjg0.html?from=s1.8-1-1.2&spm=a2h0k.8191407.0.0#paction

          雨崩村,这座高原原始村落,就这样依偎在梅里雪山怀里,安详而静谧。

二、雪山之神——卡瓦格博

        梅里雪山有十三峰,是藏传佛教的朝觐圣地,主峰卡瓦格博在藏族民间更充满宗教意味,位居藏区八大神山之首,处于世界闻名“三江并流”地区,海拔6740米,是云南省的第一高峰,是全世界公认最美丽的雪山,被誉为“雪山之神”。藏族语意里,卡瓦格博,不单指最高的山峰,而是统指耸立的数座雪峰。
      

      卡瓦博格的日照金山雄伟壮观,但高原天气变幻多端,卡瓦博格常年被浓厚的云层遮盖,能否目睹其尊容,全靠人品和缘分!

       早在1902年,英国登山队就曾首次挑战卡瓦格博。自1987-1996年,日本美国及中日联合登山队相继向卡瓦格博峰发起挑战,均败下阵来。 1990年11月至1991年1月, 17名中日联合登山队员试图登顶,结果全部罹难,成为世界登山史上的第二大惨案。
       2000年,这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雪山得到法律保护,被明令禁止攀登。至此,卡瓦格博将是世界的净土,没有人类足迹,成为永远的处女峰。
       卡瓦格博: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I1MzcwODY4.html

游记篇

一、我和雨崩有个约定

        2015年9月,对自己爱之深,恨之切,所以想拖着疮痍的身体,抚着贫瘠的心灵,去雨崩村转山流浪,去挑战高原持续徒步的身体极限,去体验原始村落的淳朴与荒凉。我想去雨崩村吃着青稞饼,喝着酥油茶,每天和遇见的村民友好地问候“扎西德勒”;我想在卡瓦格博神山下,听着寂静的村落里偶尔传来马脖上清脆的铃铛声,躺在星空里,枕着月亮入睡;我想伴着鸡鸣狗吠声慵懒地起床,双眼惺忪地推开窗户,披头散发对着雪山刷牙……
        于是,经过一个月的精心准备,搜遍网上的雨崩村徒步攻略,约好陈同学,定好了2015年10月17日成都香格里拉的机票,计划了不定期的雨崩徒步之旅。可能好事需要多磨,临近出发,因为工作原因,徒步计划被迫取消。而我,却一直耿耿于怀……

         无奈退掉的机票……

         我欠雨崩一个约定,虽然我知道,去一次未必能有幸看到雨崩的美景和卡瓦格博的真容。后来,徒步雨崩,拜见神山,沐浴神瀑,这似乎更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信仰,而我坚信,我一定会去……

二、雨崩之殇

          2016年9月,我终于又有机会去我神往的雨崩村。一个人进藏区,一个人高原徒步,一个人疯,一个人野,一个人去流浪……不管是对我人生安全亦或是身体承受能力的担忧,所有的劝阻,都那么苍白无力,我心已定,去意已决! 趁年轻,我要把生活折腾成我想要的模样!

1 、 成都-香格里拉

         2016年9月2日,我终于开启了为期10天的香格里拉独行之旅。下午五点下班,六点出发,一人一包,一箱一相机,奔赴机场,准备搭乘晚上8点半直飞香格里拉的飞机。
         周五下班高峰期的成都车水马龙,大街上熙熙攘攘,拥堵的交通只能让出租车蜗牛般前行。临时改变线路,司机把我放在省体育馆地铁口,乘地铁到锦江宾馆,再坐机场大巴,终于在7点半慌慌忙忙到达机场。一个人在机场,小箱大包,小鹿乱撞般寻觅着托运口,这时背后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肩膀,猛然回头,当时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原来是猴哥特意请了假奔赴过来为我送行。瞬间有些不舍这座城市,做个小女生挺好,我却偏要去千里之外折腾。

        如期,飞机8点35起飞,10点过降落在香格里拉迪庆机场。PS:如你所见,迪庆机场就是这么小,小得几分钟就可以解决下飞机、取行李,出机场这些琐碎事情。不用下楼,不用坐电梯,出门就可以打车。

        出机场,搭乘滴滴前往事先预定好的“驴院”青旅。一路司机特别热情,主动介绍了当地美食及景点,到了北门车站,小车进不去,便给客栈老板娘打了个求救电话。晚上11点的北门车站荒凉破旧,完全没有都市的繁华喧嚣,反倒颇有小村庄偏僻气氛。
         两三分钟后,一位皮肤黝黑,头戴棒球帽的中年大叔,毫无征兆地横刹在我面前,“走吧,小美女!”大叔笑着说。联系客栈一直是老板娘接电话,在这偏僻的地方,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突然杀个男人出来,说实话,当时傻了,心想,不会一下飞机就遇到劫财劫色的吧。大叔看我退了两步,神情疑惑,才解释说:我是驴院的。这才彼此会心一笑,把行李箱和书包都交给了大叔,搭乘摩托入住。

        入住驴院2楼,大厅在客栈后方的小山包上,需要爬几步楼梯才能上去。老板娘穿着厚厚的睡衣在吧台招呼客人,几个年轻零星地坐在11点的大厅,或吃炒饭,或看书,或伴着音乐索性懒散地躺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大叔停好摩托,帮我把行李和书包提到房间(其实我是谢绝的,但大叔太热情)后直接来到吧台给大家献唱一首《偏偏喜欢你》,甚是好听!老板娘听说我明天一早就走,索性连押金都不收了。

         洗完澡没来得及转换高原模式,直接穿着短裤,夹着凉拖,挂着相机,来到大厅感受青旅的文艺气氛。

        大叔听说我明天要去雨崩徒步,担心我一个人不安全,热情地建议我在香格里拉县城休整一天,后天跟客栈其他去雨崩的小伙伴结伴而行,我自然是谢绝的,因为我已经等了一年了,迫不及待。

        快回去穿厚一点,别感冒啦。大叔可能实在看不下去,好吧,晚安 ,香格里拉

2 、 香格里拉-德钦-飞来寺

        早上七点半起床,8点收拾好到大厅退钥匙。老板和老板娘都还没有起床,老板娘的妈妈在厨房做着早饭,听说我要雨崩,老人家只说了一句:孩子,注意安全。感觉很窝心有没有!天公不作美,退了钥匙出来就飘起了小雨,这个旅程从一开始就像被下了魔咒一样,注定风雨兼程。临别回头,发现客栈大厅的墙体外立面竟如此创意……

        背包托行李,前往300米远的公交站台搭乘3路公交直达香格里拉汽车站。昨晚飞机上结识的周哥已经在汽车站帮忙买好了9点20分前往德钦的车票,这才有闲情悠然领略这座高原城市清晨的恬静。

           虽然天空不时飘着细雨,心情却无比美丽。

          出门便遇到骑行的驴友,加油。

        身后一辆拖拉机驶过,驾驶员是一位年约30的当地小伙,衣衫布满尘垢,却不时回过头来望着我笑,只可惜我也只顾着望着他傻笑,忘了拍下这灿烂的笑容。而这种当地人纯真朴实的笑脸,也不时出现在接下来的几日行程中。

        顺利搭乘3路,10多分钟就到了香格里拉汽车站。进车站,门口拉生意的私家车师傅看我一个人拖箱背包的,友好地说了一句:小姑娘一路平安!安检时,人还没有过安检口,前方的当地小伙已经帮忙把行李取了下来,感觉藏民朋友们真的很友好呢。

          香格里拉汽车站就是有点小,候车厅才这么大。

          一人、一包、一箱、一相机,就这样,搭乘9点20大巴,奔赴德钦县。

        刚出县城,就经过纳帕海-依拉草原,雨季后的草原,大部分地方都被海水浸没,天气雾蒙蒙,本计划雨崩徒步回来单独计划一天游玩纳帕海-依拉草原,没想到在大巴车上几分钟就已经绕完整个景区,决定回来放弃此景。

          随着海拔增高,开始出现轻微耳鸣现象,天气逐渐放晴。

           一言不合就塌方。

            听说昨天被埋的大货车。

           中途休息,心情就是美美哒。

            你并不知道前方转弯后等待你的是何等风景。下面这条江就是只在课本里认识的金沙江咯。

           来到白马雪山最佳拍照点。9月的白马雪山积雪很少,云层较低,只能看到部分山腰上的冰川。

          到底海拔4292M垭口,气温降低,风力增大,司机特意停车让我们下去拍照留念。

           雾蒙蒙,冷飕飕,似仙境般。

         风就是这么大,吹得经幡肆虐舞动。

        经过四小时高原山路,下午1点半到达德钦县城。大巴司机帮忙联系了一辆面包车,半小时车程,下午两点把同车前往飞来寺的7个小伙伴送达飞来寺。

          成功入住飞来寺“守望6740”客栈。飞来寺第一晚,我和来自江西的93年小妹小黄共住3人间。

        客栈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正对海拔6740m的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坐在客栈露天阳台上的摇篮椅上,可以正面守望卡瓦格博,故而得名“守望6740”

          刚到客栈,烈日当空,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晒得人睁不开眼。

          遥望对面卡瓦格博,只能看到山脚的积雪。海拔6740米是什么概念,躲在云层深处的卡瓦格博到底还有多高,我并没有概念。

        如果说"守望6740"有什么遗憾,那就是露台旁边的这根电线咯,严重干扰摄影,不过客栈自带观景露台,相比客栈旁边的80元飞来寺观景平台还是要实惠很多,所以在这家客栈在各游记中多次被推荐。

       在艳阳下淋着细雨,坐在露台摇篮椅上,感受着高原上的怪诞天气,守望对面的卡瓦格博,期待拨开云雾见天日的那一刻……

        初次见面,卡瓦格博略显羞涩,一直藏在浓厚的云层中,整个飞来寺时而艳阳高照,时而细雨纷飞,近3小时守望,始终不见卡瓦格博半点轮廓。

           随着海拔递增,整个梅里雪山呈现多种植被地貌。

        傍晚时分,号召了今天入住“守望6740”的驴友们,一起在客栈享受了一下当地的牦牛火锅,味道自然很棒!不过酥油茶个人感觉就是都市奶茶兑水后的稀释品,不过仁者见仁,同桌的其他两位女生觉得很好喝。

        晚饭过后老板说晚上8点为大家播放《卡瓦格博》纪录片,于是开始了影片前的痛苦洗澡遭遇,而且接下来的几天证明,高原上想洗个舒服的热水澡,真的很奢侈,“守望6740”也难辞其咎!气压低、水温低,全程都是小水流冷冷地从身上流过……抹上泡沫后,才懂后悔洗澡已来不及。

         洗完澡,穿上抓绒衣、冲锋衣,美美地敷着面膜,和小伙伴一起观看《卡瓦格博》纪录片,对卡瓦格博更是心生敬意,今天没荣幸目睹梅里全貌,明早若有日照金山便好。但是,看今天这大雾蒙蒙,阴雨纷飞的节奏,怕是无幸!

        客栈老板帮忙联系了明早去西当的面包车,青旅的好处就是你可以和来自五湖四海的小伙伴结伴而行,明天拼车的驴友分别来自广东江西成都,etc.
        晚安飞来寺,电热毯真是个伟大的发明,不然在香格里拉睡觉真的会被冷成狗。

3 、 飞来寺-西当-雨崩村

         早上6点半,闹钟响起,忘了昨晚飞来寺的刺骨冷风,穿着睡衣凉拖,直接跑到露台。果然,大雾笼罩,别说山腰,连山脚都看不到。好吧,滚回被窝去,毕竟日出时间是7点左右,万一半小时后拨开云雾了呢?

        卡瓦格博就是这么神秘,7点还是深藏不露。整个飞来寺已经苏醒,日照无望,只能收拾行李,到街上寻觅早餐。

         雾太大,大得你可能都想象不到你面前是一座神圣高大的雪山。

        百米远处白色迎宾塔所在位置 便是飞来寺观景平台。早上的飞来寺香火缭绕,牲畜悠闲地在大街上游荡。

        据说这是驴在吃奶,简直就是人来驴不惊!

        飞来寺第一顿早餐真是不敢恭维,豆浆如同洗碗水般难喝。9点集合,拼车前往雨崩徒步起点西当。

         高原山区公路如预料般蜿蜒盘旋,左甩右甩,必要的时候只能抱着前排的靠背咯。

        小伙伴们一路兴奋不已,藏家司机也很热情,乐此不疲给我们介绍他们的神山卡瓦格博和当地习俗。例如转山途中,遇到玛尼堆一定要顺时针绕玛尼堆走过,绝对不要逆时针;再如去雨崩神瀑一定要去雪水瀑布下走奇数圈,千万不要走偶数圈,还要把衣服脱得尽可能少,尽量不穿雨衣,让神水从头上流下,洗去全身的污秽。时值9月,高原气温已然只有10多度,小伙伴们不禁惊问:冰冷的雪水淋过全身,不冷吗?不会感冒吗?淳朴的藏族人认为,每个人都有罪过,来梅里雪山转山的人都是来赎罪的,都是心地善良的,所以神山卡瓦格博会保佑每一个虔诚的人,不仅不会感冒,还可以驱除病痛。

        途中经过景区购票点,雨崩景区的门票已经由210元套票改为80元单独门票+5元保险,真是可喜可贺!

        沿着澜沧江,听着高原天籁之音,受教传奇的藏民信仰,不觉间,安抵徒步起点西当村。此时的西方,又开始烟雨蒙蒙!

        我们来自天南海北,也并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却有着同样的爱好。徒步第一天。大家精神抖擞,光鲜亮丽,与藏家司机大哥合影时,心里默念一句:我争取不活成野人出来……

        本想排个毒,为接下来不知道几个小时的徒步准备。临别时,问了下司机大哥,哪里有厕所,却被回答震惊了😲😲😲,“心中有厕所,便无处不厕所”。不禁想起网上说的女生徒步雨崩,建议带把雨伞,以备入厕时遮掩。好吧,我承认我确实也带了,但是像我们这种文艺女青年,终究还是一路委屈了自己,憋着憋着也就忘了

        去雨崩,你只能选择徒步或者骑驴。素不相识的小伙伴结伴而行,齐头并发。我们一行的几个人有两个美女选择了骑驴,不是美女的我自然是徒步啦

       上午10点开启徒步之旅

       虽然没有艳阳高照,但还是走得直冒汗,气喘吁吁,每走10多分钟就得停下来喘气休息,1个小时走一公里的节奏,我也是服了。

       西当线沿途并没有什么靓丽的风景,除了休息亭和玛尼堆。一群骑驴大军浩浩经过,他们直奔终点的风景,而我更享受沿途挑战、征服自己的乐趣。

          这些年,西当线进雨崩村的路已经有所修整,道路更宽更平缓,沿路绿色垃圾桶成为唯一不便的指路牌。

        与上图负重的周哥一路结伴,走走停停,彼此鼓励,重复翻过一段又一段这样的上坡路。每一段上坡路都走得气喘吁吁。

       偶遇两个去雨崩村转山的藏民家庭,去梅里朝拜是藏民的信仰,所以他们都带上了自家的小孩,包括肚子里的baby。   2个藏家小女孩,5岁多就跟父母出来转山,想想城里同龄的小孩,有木有觉得她们很可爱!

       下午一点,大概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路过一个休息站点。有驴友开始放弃,陆续选择骑马。周哥建议雇一匹驴负责驼背包,我们继续徒步。我自然想挑战到底,考虑到要出全程的价钱而且等驴从起点走上来,按照当地人速度算也得等1个多小时,便成功说服周哥奋勇直前,背包到底,为了日后吹不完的牛逼!

         原始森林的大树……

       休息亭又遇藏家小朋友。我们全副武装,登山杖,遮阳帽,太阳镜,冲锋衣,徒步鞋……却远不及轻装上阵的4个月准妈妈走得快,顿生敬意!

         背后的大山,半山腰就是昨晚住的飞来寺,转山绕水,走了四个多小时,起点就在对面。

           藏家小哥从高原森林中找回的松茸。

        只是这个藏家小哥一路调戏人家,真的不太讨喜。每次只有我一个人时,他就会追上来问:小美女你有男朋友吗?小美女我当你男朋友嘛!小美女跟我走,我带你去森林里找松茸……最后,宝宝毛了,直接说:我结婚啦,孩子都打酱油啦然后追上同行的周哥,再也不敢掉队独行!

           顺时针绕过玛尼堆。

           下午三点,抵达举世闻名的方便面墙。

           一路最珍贵的非水莫属。在方便面墙和周哥一人续了一杯白热水,5元一杯,小贵。

           休息片刻,补充干粮,偶遇可爱的小松鼠。仔细找哦,就在下图。

             随着海拔增高,沿途的经幡也逐渐增多,感觉离海拔3700米的南宗哑口越来越近。

         本来想在下图大树根后排个毒,让周哥帮忙把守。结果藏家小哥追上来,不懂音乐,让他先走,非得等我们一起,我竟无言以对。

         终于抵达南宗哑口。

          遇到一位可爱的胖大叔,由于体重超标,必须雇两匹驴轮流驼他。

           前方有个休息棚。

         怎么感觉像是难民窟

         至此,我们已经走了12KM的上坡路,完成进村的2/3路程。开始下坡啦,胜利在望。

         下午六点安抵雨崩村观景平台,下面就是雨崩村了,雪山脚下,群山怀里,纯洁又葱绿,安详而静谧。这一刻,眼前的景色让我感动得欢呼雀跃!

           视野上方,白茫茫的,全是冰川。

          可惜走到这里,相机没电了,照片完全不能记录雨崩村的美丽。

          最后半小时下坡,手脚并用,开始冲刺。

          六点半安抵雨崩村,结束第一天8个半小时徒步之旅。

         雨崩上村

        昨晚飞来寺同住的小黄早些抵达,并入住雨崩上村间隔时光客栈,宝宝一心想要入住最佳人气客栈“徒步者之家”,于是把行李暂放在雨崩上村,苦苦寻觅了15分钟,晚上7时许,在雨崩上村与雨崩下村中间找到徒步者之家。

        又傻冒般气喘吁吁爬坡回到雨崩上村,告知队友,庆幸的是同行的周哥毅然同意再走15分钟,入住徒步者之家。来回三趟,终于入住传说中的最佳观景客栈。

         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老板华姐名不虚传,热情大方,直呼人家95年的成都宝贝。徒步者之家不负胜名,观景绝佳,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推开窗户,上看雨崩上村,下看雨崩下村

        入住观景房。

         推开窗户拍雨崩上村。

         雨崩下村。

           同时,徒步者之家独聚超大观景平台,最佳星空拍摄地哦。

        只是天公不作美,傍晚时分,雾气加重,笼罩梅里,再次无缘雪山真容。不过坐在平台荡着秋千,守着上下村,享受着这种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觉得此生足以!

        雨崩上村,冰湖方向。

           雨崩下村,神瀑方向。

        晚饭和隔壁周哥共用徒步者之家的高原鸡,鸡是用脸盆大小的容器盛放的。至于味道,我只吃,不点评,毕竟高原原始村落里能吃上热饭就不错咯。

          土锅鸡,至今不知道是烧的还是炖的。

           至于价格,也并不可爱。

         最难忘的,还是雨崩村的洗澡经历啦,喷头严重堵塞,50度以上的热水弱弱地,勉强从喷孔流出,淋在身上的感受就是,全身整体冷的发抖,局部烫得开跳。长痛不如短痛,只能无奈用毛巾淋着厕所的水龙头把水浇在身上勉强洗了个澡。啊,多么傲娇的人呀,沦落到如此地步。

        洗完澡就一个感受……冷!冷!冷!然后在门外找了个不知道干过啥的脏盆子,在烧水器里接了点热水,烫了个热水脚。全身酸痛,预防性喝了一包感冒药,得电热毯相助,度过艰难的雨崩村第一夜。

4、雨崩村-大本营-冰湖-大本营-雨崩村

         七点闹钟响起,满心期待,躺床上推开窗户,上下村一样,云雾缭绕,依旧不见雪山全貌。看不到山顶,自然没有日照金山。只是如愿,听着清脆的铃铛上,对着神山刷了个牙。

          早饭在华姐家吃了面条,也只能说20元管饱,味道不点评。(说好的番茄煎蛋面呢?)

         咦,另外还有三位小伙伴在此吃面条。

        两碗面条饱餐后便和周哥及其他三位吃早饭的驴友一起,出发向冰湖前进,开启雨崩村第二天18公里高原徒步之旅!

        华姐把我们送到门口,送我们去9公里外,海拔3800米的冰湖去劈柴喂马周游世界!

          经过雨崩上村。

        猜猜它们是同一个爹生的吗?

          原汁原味的生活,淳朴的村民,黝黑的皮肤,亲切的口音,无论遇到男女老少,他们都会友好地问候:扎西德勒!

         冰湖就在云烟深处。

          初始2小时是上坡路段的原始森林,如画般奇美。

         至今没有研究懂下面两种处处可见,甚至出门一不小心就会踩上的便便,哪一款是驴屎,哪一款又是牛屎。也不知道哪位仁兄这么有趣。

        云雾缭绕,草木葱绿,驴马不惊,此番美景,大概只能梦里曾相遇。

          一路走走停停,天空淅沥沥下起小雨,五人队伍刚开始就走失了,剩下我和周哥两人结伴而行。

          捡块石头,堆在玛尼堆上,许下心愿。

          路中有只松鼠挡道。

            周哥问我怎么这么喜欢钻树洞,好吧,这样可以显得我瘦。

          冰冰凉的雪水从山顶流下。

           休息厅又遇小松鼠,它在吃我手里的白巧克力。

         胆儿太肥了吧。

           又在吃我放好的白巧克力。

        好奇心害死猫,竟然用登山杖去掏树洞,小心掏出一条蛇之类的东东。

           神奇的树瘤,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起初还有灌木丛遮挡,降雨增强,只能穿上雨衣。幸好背了一把雨伞,借给周哥遮雨啦。

          满满的,都是玛尼堆。

        雨忽下忽停,刚脱下的雨衣又得穿上,如此反复,山路湿滑,雨衣也不透气,这条路走得好辛苦,但每一步都是对自己的征服!

           终于,下午1点半,经过4.5小时跋涉,终于抵达海拔3500米的笑农大本营。不禁联想起1990中日联合登山队在此扎营的山难。

            远处半山腰的冰川便是冰湖所在之地,看似眼前,却又足足让我们快马加鞭跋涉了1个小时。

        当地藏民在大本营卖牦牛奶,15元一碗,香浓醇厚,绝无添加。

             雨崩村就是一个一下雨就让人崩溃的地方,只能是泥水和着屎粪一起踩。

          下午两点半,耗时5个半小时,绕过最后一个放满纸币的玛尼堆,终于安抵海拔3800m的冰湖。

         冰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翠绿剔透,湖面及周边也没有冰川,只有雨水拍打着雨衣和那响彻灵魂的雪水白花花如眼泪般成束流下的声音。

        周哥迫不及待走下去,而我还久久伫立,欣慰地喘着气,满怀敬意地注视着眼前的雪水,湖水。

      满山玛尼堆。

        雪水哗哗流下,即使在50米外的距离传唤,你也可以放100个心对方听不到。

        如此近距离靠近冰川,任由雪水溅落在脸上,润湿衣帽。

         蹲下虔诚地堆了一个玛尼堆。

        随后,一个旅行团抵达冰湖。听领队说他一周前上来,冰湖周边都是冰川,只是这周下雨增强,冲掉了暗冰。但是于我,经过5个半小时跋涉,跋山涉水,能亲眼目睹冰湖的尊容,已然是肃然起敬。

          由于下雨持续增强,下山湿滑,所以冰游玩40min后,下午3点10分,开始返程。

           快马加鞭,连跑带跳,用时3小时20分。傍晚6点半,终于抵达山脚。下山本来就伤膝盖,再加如此速度,抵达山脚时双腿已经微微颤抖,肌肉酸痛。

           扛着双腿经过回雨崩上村的最后一段灌木丛,一股恶臭飘来。越往回村的路上走,愈发浓烈难忍。

        终于找到万恶之源,几只野猪,两只狗正在撕扯早上那屁死马。此情此景,可能真的只有电视里动物世界会播放,十分血腥,可自己还得闪着双腿经过案发现场。

       下图是早上拍的死马,下午被开膛破肚的现场,请自行想象。

        又见雨崩村,又遇勤劳淳朴的雨崩村民。

        雨崩村的女人也能修房子,戴红帽那位便是。

        实在走不动了,村口搭乘村民的拖拉机回村,生平第一次……

          最后这个胜利的姿势,做得好像只剩一口气

        晚上7时许,安抵雨崩上村,饥寒交迫,想想在徒步者之家的两顿饭,心有余悸。果断和周哥在雨崩上村的间隔时光客栈饱餐一顿。 

        间隔时光客栈家的狗,猛地想起刚才它参与了树林分尸案,立刻敬而远之!

        这家菜味道不错,客流较大,加上高原气压低,炒菜慢,两个人,三个菜,等了一个多小时,幸好事实证明,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饭后,继续拖着两腿回到徒步者之家。华姐对我今晚又要洗澡表示很惊讶,怕我像昨晚洗澡那样狼狈,热心用针把喷头堵塞的细孔全部刺通,我才有幸畅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只能说感激涕零。

          经历第二天10小时徒步,纵然精疲力尽,夜无星斗,仍然心怀期待入睡。

5、 雨崩-神瀑-雨崩

       早上7点,闹钟如期响起,双眼惺忪,推开窗户,失望至极,非但没有日照金山雨崩村反而淅沥沥下起下雨,这意味着今天的神瀑计划将取消。

        也罢,睡个回笼觉,准备今天就在村里感受高原农村生活。

        躺在床上看雪山,品读不知名驴友在客栈窗户旁留下的字样。

         9点,天空放晴,隔壁周哥发来信息:起床,去神瀑。于是满血复活,收拾行囊,背上干粮,还特意带上矿泉水瓶,9点半出发,去神瀑沐浴神水去了。

          晚上见,徒步者之家。

          徒步者之家的餐厅。

           高原天气就是这么任性,雨忽下忽停,

        半小时后,10点到达雨崩下村,村里的狗都这么好客吗?

          雨崩下村果然别有一番风情。

      羊群。

           整整半小时,完全沉醉在雨崩下村如诗如画的风景中。上午10点半许,继续前行。

         比起昨天的一路攀爬,今天的神瀑之路可以说平缓太多。经过昨天高强度10小时18公里徒步,今天的14公里显得太轻松。

        只是一路人品很差,1点过在这里补充干粮,飘渺细雨直接开始纷飞,前方第二个房子便是最后一个休息点了,神瀑就是浓烟深处。

         临近神瀑,最后1小时路程,天气逐渐放晴,经幡和藏民留下的随身之物越来越多。

          神瀑就在前方。

           回头看看一路走上来的路,好像自己来自云烟深处。

            最后半小时,又开始下雨,可能神瀑就是要用他变幻莫测的鬼天气来考验每一个前来朝拜的人吧。

        无所谓啦,马上就要沐浴神瀑,看到淋过神瀑的驴友在最后的亭子里脱衣服,全身湿透,衣服可以拧水,鞋子可以倒出水来,于是决定脱掉了冲锋衣,留一件干衣服返程穿。

          也就是在脱衣服的那么两分钟时间,天空放晴,神瀑上空瞬间亮开,马上抓起相机,拍到最后几秒美景,之后又淅沥沥下起雨来。

       下午两点,4个半小时之后,海拔3400米,终于等到你。雪水融化,顺势成瀑布流下,雨崩人称之为“神瀑”。

       已经淋过的驴友,满脸刺激和酸爽的表情。想起当地村民说的去神瀑沐浴一定要虔诚地在神水之下走奇数圈。于是问了几位大哥,他们都走了3圈,并劝我最多走3圈,别走多了,体力会不支。我还真纳闷为什么走久了会体力不支,难道是太冷吗?但是驴友说你会冷得不知道冷。那又是为什么呢?

       以为很轻松,自己马上进去淋了一下,才发现太高估自己。雪水冰冷刺骨,如此大落差打在身上痛感十足,关键是神瀑之大,走到一半又冷又痛,还缺氧,没转出来就已经傻住了,停了几秒后才缓过神来,无奈放弃,从中间杀了出来。

           周哥上来,又带着我,拿着瓶子,重新走了一圈。下图隐约有点彩虹。

            图中神瀑下的黑色人影是周哥,黄色雨衣便是本人。

       取得胜利品归来,嘴唇已经冷得发乌,冷过之后便不知道冷的感觉,尽管穿了雨衣,但从头皮到鞋里,五一幸免,都经历了神瀑的洗礼。当地村民说,把神瀑的水带回去洒点在家人身上,能祛除病痛。虽然知道带不上飞机,还是正儿八经把这瓶神水背回了雨崩村。

         风之大,大得雨衣全部膨胀起来。

         全身找不到一块干的布,突然想起上山路上,问一个下山女生淋神瀑的感受,她说内裤都湿啦,当时还笑,现在还真是那么回事。

         神瀑的神力远超我想象,没有准备备用衣服,幸好没有穿着冲锋衣去淋水,倒掉鞋子里的水,简单拧一下裤腿、袜子上的水,脱掉湿透的T恤,并悄悄挂空档穿个冲锋衣,开始往回走。湿漉漉,冰冰凉的衣服粘在身上,已经到了“无所谓、不存在”的地步,自己离野人也就不远了。

             下午四点半,两小时后回到雨崩下村。

         下午5点,历时7个半小时,完胜14公里神瀑之行,回到雨崩村徒步者之家,此时的天空只有蓝天白云,如此净透。

         洗个热水澡,徒步去雨崩上村间隔时光客栈大餐后回来,夜色笼罩,最后的雨崩村之夜,终于拨开云雾,雨崩村终究披星戴月而来。

          浩瀚星空下,  观景平台上,免费给周哥当模特。

         好运当头,繁星来报,看来雨崩眷恋,相信明早离别之晨,会有缘梅里雪山全貌,目睹日照金山。晚安,最后的雨崩之夜。

         PS:一直没有决定好出雨崩村是原路走安全的西当线还是相对危险但别有一番风景的尼农线,今天在神瀑下遇到的几位驴友因为明早要走尼农线出,所以相约为伴,明早9点,雨崩下村集合,尼农线出雨崩村。

6、 雨崩-尼农-飞来寺

       昨晚的星空只是安慰, 可能注定无缘卡瓦格博,最后一天早上醒来,天空飘起小雨,开始担心下雨天出尼农会不会有危险。雨崩下村传来情报,可按原计划出雨崩,雨下不大就相对安全。

          最后的早晨,任性地把脚放窗户上,对着雪山。

            神瀑浸泡过的徒步鞋还是湿漉漉的,只能把保鲜袋套脚上,背上神水,冰冰凉上路。

         再见,让我欢喜让我伤悲的雨崩。无奈调侃自己为雨神,一来雨崩,村里就天天下雨,今日离别,开始艳阳高照。早上8点半,徒步者之家客栈饱餐一顿面条,开始去雨崩下村与驴友汇合。

        半小时后,9点抵达雨崩下村。

         雨神要走了,雨崩放晴咯。

        和一群汉子开始了18公里尼农线徒步之旅,同行的是一个支付宝公司的员工团队,他们分别来自支付宝成都上海北京公司。他们的领队是当地藏民,熟知尼农线路。

        有领队就是方便,大家都还埋头大步向前走时,领队在前面突然叫停大家,并吩咐我们成列队靠里停靠。不一会,前方转弯来了几批马,人马得以安全错路。后面来摩托车、马匹都得亏领队耳听八方。

          又一次被叫停,站在队伍后面的我以为又是马匹什么的,等了很久都不见前面来马匹,迷糊半天才得知前方马蜂窝挡路,必须得一个一个小心通过。

          宝宝比较幸运,安然无恙,只是这两位兄弟遭了秧,被马蜂袭击咯,领队就是专业,还备了药膏。

        雨崩,我回头对你微笑。

          秋意渐浓,深秋时节应该会美到爆吧。

         沿途都是尼农大峡谷,前半段流水哗哗,气势磅礴。

          不自觉走在了队伍前面。

          在沿路藏民家买了5根金刚藤,只是买了之后,领队才对我说我买贵了几倍,好吧,为什么当时不制止我呢!!!

         遇到转山的藏家妇女和小孩,小朋友说扎西德勒特别可爱。

         马也是神了,无人驾驭,还会自主避让路人,自己跑坡上坎儿

        这位就是藏民领队了,什么都好,就是爱沾花惹草,一路挑逗人家,一会儿要主动帮我背包,一会儿要拉着小手走,一会儿要背我走,不经意间还会突然一下帮我捋一下吹乱的头发。disgusting……此处还想把我拉上大石头合影,算了吧,藏族男人也那啥咯吧。

        尼农峡谷第二段风貌,开始吹风。

           绝壁小道,下雨天建议放弃尼农线。

          雨崩河。

          一路负重,又热又渴,一路虔诚地喝完昨天神瀑接的神水。毕竟已经背着走了一大半尼农线,也上不了飞机。

        尼农峡谷第三段风貌,开始吃灰,别有一番西北荒漠的味道。

         眼下就是澜沧江,前方桥下便是终点。

         雄赳赳气昂昂,沿路澜沧江

             看,乱石堆下白色小点就是等候的面包车,胜利在望,此刻好像从乱碎石堆上滚下去。

            偏偏要费尽周折,抓紧脚趾,安抵山脚。

        下午两点半,6小时完胜18公里,抵达尼农村,支付宝公司包了一个车,剩下三人,正好一辆面包车差三人,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上车,下雨,走人,去飞来寺。

          上车留影纪念,这是胜利者应该有的英勇造型,满脸沙尘,头发似枯草般乱飞,果真把自己活成了野人。

             下午三点抵达飞来寺,独自入住“守望6740客栈”,艳阳高照,迫不及待去洗了个热水澡,洗洗刷刷一个半小时后,又坐在观景露台守望卡瓦格博。

           今天卡瓦格博可见度比进雨崩前好很多,但还是看不到全貌。

            月亮出来了,明早会有日照金山吗?

           傍晚时分的飞来寺。

          晚上和同住守望的两位马来西亚的姐姐共进晚餐,非常投缘的三人聊天说地,半英半中,畅聊旅游那些事,分享中国马来西亚旅游攻略。很荣幸作为出雨崩的人,为两位即将挑战雨崩的外国姐姐提供宝贵经验,两位姐姐没有雨衣,没有水杯,没有徒步鞋,却不惜兴奋地在夜幕中的飞来寺采购。

7、 飞来寺-德钦-香格里拉

        好吧,不想解释,为什么来德钦前后6天,一天都看不到日照金山,看不到卡瓦格博,再见,或许再也不见。

        就像这位骑行的大哥一样,一路艰辛,有酸甜,有遗憾,却又今生难忘。

           早上九点半,客栈老板帮忙找了一辆去香格里拉的面包车,搭车走上离别之路。

            从4292哑口开始,由于海拔大幅降低,加之自己有轻微耳炎,宝宝开始饱受折磨,耳心刺痛,严重耳鸣,连吞口水都会耳心刺痛的感觉,估计很多人都不会懂。

          下午两点半司机把我放在了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北门车站,自己拖箱走了十分钟左右,再次入住驴窝客栈。温馨如家!

        放下行李,马上去香格里拉汽车站买了明早9点10去白水台的汽车票。回来五点左右,实在精疲力尽,有强迫症的我(不洗澡不能上床),邋遢兮兮直接裹着冲锋衣倒在房间凉床上昏睡过去。

          直到晚上七点,被活活冷醒,独自背包去独克宗古城觅食。

          刚到古城门口,便被当地独具特色的广场舞吸引了一个多小时,真的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男女老少,飒爽多姿,让人流连忘返。

            一时兴起,接着游玩了古城里的龟山公园。

          龟山公园里,全球最大的转经筒,众人齐力,我也去推了三圈。

          接着游玩了古城里的一家画廊。

             画廊里,用放大镜看唐卡佳作。

           画廊里陈列记载了2014年损失惨重的香格里拉大火。

           终于,逛到一家满墙便利贴的小吃店,有食欲了。

              青稞面,鲜热牦牛奶。

           饭后10点,回到客栈,洗漱睡觉。

8、香格里拉-三坝乡-白水台-香格里拉

           对于今天来回8小时,游玩时间只有半小时的白水台之行,客栈老板娘是极不推荐的。但是,来香格里拉就是为着一种不知名的信念和执着,就像明明到飞来寺已经下雨,却还要坚持徒步雨崩村一样。

           早上慌忙之中打的到汽车站,搭乘9点10分的汽车出发。

           一路甩呀甩,绕呀绕,晒呀晒,终于3个半小时后,于中午12点40抵达三坝乡白地村东巴圣地——白水台。时间紧迫,当天回香格里拉的汽车只有下午两点左右的一班,只有一个小时游玩时间,2点前必须返回山脚,在路边等返程车经过。

          昏昏沉沉去离山脚50米远的路边小亭子里买了门票,折回开启白水台之旅,然后从一开始,就没有检票的人存在。

        白水台位于哈巴雪山麓,距香格里拉县城103公里,海拔2380米。它是由于碳酸钙溶解于泉水中而形成的自然奇观。含碳酸氢钙的泉水慢慢下流,碳酸盐逐渐沉淀,长年累月就形成台幔,好似层层梯田,被称为"仙人遗田",面积约3平方公里,它是我国最大的华泉台地。

           走上白水台。

          太阳出来啰勒!

         当地村民说,白水台景观随季节变化,现在水质偏蓝,稍冷季节呈白色。

        沿着这个“最可爱的仙人遗田”走下去,邂逅一位可爱的当地老大爷。 热情的大爷连忙挥手叫我靠近,并提示往下看,说这边才是最好景点,门票上的景观就是爬上这颗树拍的。

           话刚说完,大爷就开始身手矫捷往树上爬,担心大爷安全,还没制止住他,大爷已经蹭蹭上去了

          大爷让我把手机给他,他在树上帮我拍白水台最佳景观。

           你在树上拍我,我在你手机里拍你,一次美丽的邂逅,互成风景。

           大爷在树上取的景,果然是最佳视角啊。

         看到大爷爬的树下放着这些可爱的石头,大爷说这些石头是有年龄的,每经过一年的四季更替,白水台地下沉一点,形成一层,石头都是白水台地下石,是地理专家来勘察是挖出来的。大爷还把石头贴我脸上,让我感受白水台冰冰凉的体温,

         好吧,能与可爱的大爷相遇便是缘分,20块向老人买了正中间这块石头。回去路上一数,真是缘分,12层,刚好12年一个轮回。

         沿着大爷指示的路往上寻找白水台源头。这位大爷摆拍后,还要看我给他拍得帅不帅。,大爷,你怎么这么自恋呢?

           神奇,以为这就是源泉。

         上来发现两位大爷在此守候。和之前的两位大爷一样,这两位大爷也有顺序地问了一下:小妹来自哪里?哦,成都的小美女呀!一个人吗?哇,你好厉害……

            两位大爷说,他两中间的这一潭绿水才是真正的白水台之源。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大爷让我手舀了一捧清泉,果然甘甜可口。

           一点半了,天气转阴,10分钟开始往山下冲。

           山脚的当地妇女。

          当地妇女在马路边卖灵芝,100元,这么大一个,就是这么任性。

        一点四十,到达山脚,果然又开始下雨,当地妇女友好地让我在摊位伞下躲雨,还掰了小半截手里的煮玉米给我吃,本来还担心没洗手,妇女的手还有点黑,但实在盛情难却,更何况还没吃午饭,于是友好地回赠了一根德芙白巧克力。

            两点,返程车如期路过,蹭蹭跳上车,回香格里拉。下午6点,安抵香格里拉汽车站。6点半回到古城,饱食一碗牦牛肉盖饭和牦牛酸奶。

           吃完继续一人在独克宗古城闲逛,在月光广场观赏表演。

          回客栈路上,忍不住自拍,看看自己到底浪成了什么模样。

       10点回到客栈,老板有点吃惊:“你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没坐上返程车,今晚住白水台呢。”跟老板分享了今天的白水台之旅,老板还是摇头说不值得,坐了一天的车,就玩了一个小时,还买了根本用不着买的所谓的门票。

         说到这里,重点来了。老板听说明天我要去松赞林寺,一时兴起,把松赞林寺逃票秘诀告知了我。大概就是松赞林寺的大门,早上6点半以前大开,随便进入,7点保安和售票员开始上班,只要7点前不被巡逻的保安撞见就行,即使撞见了,和里面的喇嘛正常聊天,他们也不会管。好吧,但是宝宝不好意思谢绝咯,没那胆子。老板还来劲了,你没有必要花一百多买票呀,就像你今天买的白水台门票一样,都是没必要,明早5点过在客栈打车过去就行了,住你隔壁的情侣明天也要去,你们一起吧。

         好吧,既然都这么野了,一个人出来挑战了自己以后可能都不会挑战的高原徒步,那就再野一点,干点坏事吧。

9、 香格里拉-松赞林寺-独克宗古城

        早上5点半,闹钟响起,收拾行李,和隔壁情侣出门打的。整个香格里拉县城还在沉睡,不许抵达松赞林寺。果然大门敞开,轻松逃票。

         只是一进门,就被放开的狗跟上了,机智如我,把手里的饼干扔向远方,就这样,再见,没节操的松赞狗。

          松赞林寺还未破晓,连喇嘛诵经的声音都没有。天空飘起小雨,冷冷清清,一个人溜达在松赞林寺的大小巷子里,好吧,再美的寺庙日出都与我无缘。期待破晓,跟随寺庙导游,瞻仰松赞林寺博大精深的佛学文化。

          游荡中,偶遇一位喇嘛大叔,嘀咕了半天,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是寒暄,然后才突然开窍,原来喇嘛是叫我跟他走,去烤火。和尚应该都戒色吧?应该安全吧?毕竟天没亮,还下着雨,我也没地方躲啊也是佩服自己,屁颠颠独自跟着喇嘛走了。喇嘛大哥每经过一个门就关一个门,心里数着,一个关了三个门,终于来到烤火的地方,他的房间。

            这名喇嘛名叫取店,不仅提供火炉,还提供热水。我就这样坐在他对面,听着他念经,虽然完全不懂。

          突然取店停下来,说我笑着望着他,他不好意思念了。于是,取店开始给我看他的身份证,喇嘛证,分享他在松赞林寺的日常生活,最后竟然拿出个Ipad说要加我微信。现在的和尚太能玩儿了。取店告诉我,喇嘛和和尚是有区别的,要看文凭,研究生及以上才有资格当喇嘛,不然只能是和尚(其实他只是和尚)。临近8点,每天这个时候,取店就要去大殿念经,于是和他一起离开他卧室,外出游玩松赞林寺。

            松赞林寺已经破晓。

           噶丹·松赞林寺是云南省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也是康区有名的大寺院之一,还是川滇一带的黄教中心,在整个藏区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被誉为“小布达拉宫”。松赞林寺又称归化寺,距中甸县城5公里,寺庙依山而建,外形犹如一座古堡,集藏族造型艺术之大成,又有“藏族艺术博物馆”之称。

           出来刚开始自由行十多分钟,烦人的雨却大的人没法出门,于是又在一座殿楼里躲雨。

            在寺庙大殿最高处远眺群山怀里,5公里外的香格里拉县城。

        终于雨过天晴。

         出来就遇到导游带团讲解,于是跟着团一起,感受藏传佛学及松赞林寺的源远文化。

         殿里的每一个柱子都是由一颗生长了2000多年古木做成。出于对宗教的敬重,殿内没拍一张照片。但是我先后跟了三个导游,游了三遍松赞林寺,听了三遍不同风格的讲解,尤其是临别时,遇到的第三名导游的讲解,幽默风趣,从松赞林寺的每一个庙宇,每一尊佛像的由来寓意,到松赞林寺的鼎盛,到文革时被破坏,再到所有喇嘛被逼还俗,上百喇嘛齐聚躲在梅里雪山下隐居10年,再到重建松赞林寺至今,每一个细节,让人醍醐灌顶。

             12点,天气晴朗,离开寺庙,开始沿着环湖栈道不同角度取景拍照。

           对面半山坡写着松赞林寺中文及藏文字样。

        一位重庆大姐,热心肠到一定要帮我拍一张照,还帮我设计了如下两个姿势,盛情难却,其实宝宝已经精疲力尽了,紫外线也大得睁不开眼。拍完照后,大姐还要留一个我的电话和名字,何必呢?大姐,出来玩,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但我还是难于拒绝。

             两只可爱的晒太阳的小猪。

             小伙伴们,下图右上角就是藏民晒青稞的现场版。

             下午两点,结束一天的游玩,在景区门口搭乘3路公交回香格里拉县城。

              发现自己越来越接地气,越来越适应当地环境啦。

          回到独克宗古城,下午三点,古城里餐馆都还没有到营业时间,于是背包采购两小时后,来到一家餐馆坐等营业。

             香格里拉最后的晚餐,一个人吃这么多,现在想想,当时怎么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10、 香格里拉-成都

           下午6点就要飞回成都。最后一天,睡了个大懒觉,在客栈收拾行李,然后中午出门,4小时游玩古城迪庆红军长征博物馆和迪庆藏族自治州博物馆,其实已经心不在焉,身在迪庆,心在蜀了。

              出来一个人浪了10天,颓废成这样,宝宝也是想我大成都了。

            最后,又去龟山公园推了一下转经筒,结束了10天的香格里拉独行记。

          四点回到客栈,拍了一张墙上老板娘的靓照,搭乘客栈老板的摩托车,到古城门口打的去了机场。

         再见,香格里拉

小结

         一路风尘,赴时光之约。 25岁这一年,终于了实现了自己的心愿,一个人来了一场为期10天的高原徒步之旅。有很多遗憾,也有难能珍贵的人生经历。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或将闲云装进行囊,或将故事背负肩上,我愿执着追随心中的远方。或许有一天,我老得走不动了,泛着倦舟归来,再与儿孙细细翻阅,重读当年那个任性女孩淡而不俗的一生。

本篇游记共含18506个文字,39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一字不落地看完全文,赞美之词:有种!不仅仅是文章写得好,更重要的是女孩都那么勇敢,作为男人,简直无地自容,期待我的雨崩之旅能够早日实现,并请美女多多指点

2016-11-14 11:56

人生的意义真的就在于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啊。

2016-11-14 13:54

这样的旅行,挺有意义!

2016-11-14 16:25

强悍的娃娃

2016-11-20 01: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魑魅魍魉 的图片:

你后面的人。。。好诡异

2016-11-22 17:1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