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路向西北——为额济纳胡杨

39
沈敏 LV.6
2016-11-13 04:04 269/3

        初次听说内蒙最西端的额济纳旗有一片广阔金黄的胡杨林时,我正在内蒙最东面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快乐地撒着野。没有经过任何刻意精心的设计,二十天后,我竟然已经在奔往额济纳的路上。这种由极东而极西的超大幅度跨越,着实令我始料未及,又着实让我狂喜万状,临行前,忍不住在QQ空间里潇洒留言:一路向西北,狂飙突进,如影随形。正是怀揣如欧洲“狂飙突进”文学运动般的浪漫主义情怀和自由释放的精神,我们出发了,努力去寻访胡杨。
        初衷是为了金色胡杨,又似乎不只为金色胡杨。在11天时间里,我们先后历经四川陕西宁夏、内蒙、甘肃青海六省区,行程近万公里,一路所见所摄尽是别样的风情,一路强烈感受的亦是别样的心情。

        黄河壶口本不在此行计划之中,但我脑海里留存多时的《黄河绝恋》中宁静在从天而降的黄河之水中振臂呼喊的健康、绝美的定格时时撺掇着我。在我的强烈坚持之下,好吧,我们去壶口!车行在富县到壶口之间刚刚试开通的高速公路上,往来无车,只有我们。位于陕晋之间的壶口瀑布,在怪石嶙峋、陡然收窄的河道间,黄河之水惊涛滚滚、浊浪拍天、烟尘漫卷,颇有纵横捭阖、大气磅礴、排山倒海之势。我于是也激动地模仿宁静在著名电影桥段中的经典动作经典了一回,是否同样健康、绝美另当别论。哈哈,壶口!我终于来了,不虚此行!
        从壶口到延安,行走在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的离离塬上,窑洞依稀,地貌依然,只是沟沟坎坎间已然被绿色植被所覆盖,多了些生态改善的喜悦感,少了些黄沙厚土的沧桑感。这样也好。我们在夜幕里穿行,夜过南泥湾,点点星火中,只是两山之间狭窄地带的一个略为空旷的村庄。遥想当年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竟然滥觞于这样一个极不起眼的小村庄,不禁为之肃穆。夜宿延安,灯火阑珊。第二天赶了个大早,去寻访宝塔山。天光尚早,天色不好,只能在浓浓的晨雾中满怀敬仰地远眺革命圣地宝塔山了。匆匆忙忙间,满足了我潜在的红色情结,成就了一段难忘的“红色之旅”。

        为了探访大夏故都统万城,一个看似并不太远的目的地,我们屡次问路,数次走错路,甚至车陷毛乌素沙漠。幸有当地几个铺设石油管线的工人热心相助,我们才得以出险。费尽周折,几经辗转,走过通向大夏王朝的阳光故道,却原来统万城就在那里,静静地守候我们。统万城是公元5世纪东晋十六国时期匈奴首领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的都城,寓“统一天下,居临万帮”之意,曾长时间内据为北方重镇,城池巍峨,水草丰美。这座千年古堡位于陕西靖边,屹立于毛乌素沙漠边缘。此时,漠风朔朔扑面,满目蒿草凄凄,竟是寒鸦飞渡,遗址几乎湮灭于沙漠。这里不是那些人声鼎沸的景点,没有什么关注度,没有游人,只有我们一行人和一个纪录片摄制组在拍摄。统万城残存的白色城堡历经1600余年的时间销蚀和风沙侵蚀,已是千疮百孔,早就分不清哪些是建造时留下的设计孔洞,哪些是漫漫风尘所留下的风蚀遗迹。作为草原文化与中原文化交融、渗透、汇聚最具典范的例证,作为一个消逝了的民族遗留给历史的特殊见证,统万城在雄浑沙漠中以废墟的方式直面沧桑,屹立不倒,让我们唏嘘感叹不已。

        统万城因用特殊的“蒸土法”以白土筑就而成,因此被当地人称为“白城子”。当是巧合,我们在内蒙额济纳旗寻访的另一处古城是“黑城”。黑城是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建于公元9世纪的西夏政权时期。城墙用黄土夯筑而成,残高约9米,城围保存较为完好。城外西南角,留有一座土坯构建的圆顶清真寺,墙体斑驳脱落严重,当年的神圣庄严已荡然无存。西北角的城墙上,耸立着五座大小不一、高低不等的覆钵式佛塔,风蚀剥落过后亦是印痕斑驳。这五座佛塔就是黑城的独特标志。城内原有的街道和主建筑依稀可辨,四周古河道和农田的残貌仍保持原有轮廓。流沙不仅推进到了城墙的外缘,并早已肆无忌惮地漫过城墙,堆覆起几近和城墙一样高的几处沙丘。大风起兮,风过留痕,沙丘表面铺满了流水般的波纹。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沙丘上那些线条流畅、布满韵律的流水纹熠熠生辉,掩埋在沙中的陶瓷碎片、瓦当残片隐约可见、晶莹透亮,整个黑城通体呈现出一派彤红的光晕,和周围的巴丹吉林茫茫大漠融为一体。

        黑城属于居延文明的一部分。令古人任弱水三千当只取一瓢饮的居延海也以特别的方式生动诠释并延续着居延文明。阿拉善额济纳旗的居延海是古弱水的归宿地,史前就是西北最大的湖泊之一。历史上的居延海水量充足,湖畔是美丽的草原,有丰沃的土地,早在汉代就开始了农垦历史。这里也是人文荟萃之地。相传道家之始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后即抵达此处,并在这里得道成仙,因而居延海湖心透着隐隐的紫色,被誉为流沙仙踪。西汉的骠骑将军霍去病、飞将军李广,进攻匈奴时都曾在居延泽饮马休整。由于水源枯竭,上世纪60年代以来,居延海持续干涸,绿洲严重萎缩,周边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大片白茫茫的荒沙和碱漠已成为飞沙扬尘的发源地之一。近年来,随着大规模调黑河水入湖,居延海又恢复了部分水面。穿越单调乏味的茫茫戈壁和漫漫沙漠,大风不时挟卷起一股股粗粗细细的尘沙在柏油路上游走飘荡,如同照进残酷现实的理想光辉,给空洞绝望的景致平添了几抹生动和亮色。一条笔直起伏的大路把我们从高处引向居延海。俯瞰居延海,水面波光潋滟,光芒四射,给人以无穷想象空间的湖水幽蓝得神秘,静谧得深邃。水岸丛生着大片大片的芦苇,长势正茂,白色的苇絮在微风中轻舞招摇,柔软如绵。苇海里有几头温顺的骆驼正不时悠闲地探头探脑,极富拟人化表情。黑色的水鸟们忽而自在地潜凫在蓝沁沁的水中,忽而贴着水面一飞而起,自由舒展地漫舞长天。包着鲜艳头巾、穿着蒙古长袍的女人们站在蒙古包旁动情地哼唱,戴着蒙古毡帽、腰佩蒙古短刀的男人们拉着马头琴,旋律绵长、音调悠远的蒙古长调在空中回旋。蒙古包前粗砺的戈壁沙石上印满密密的、深深的车辙,整齐舒缓,流畅自如,正如历史留给居延海的各种深刻印记。然而,居延海始终是寂寞的。
  

        此次塞外西行,似乎不只为金色胡杨,但初衷究竟是为了金色胡杨。在美丽的额济纳,我们与美丽的胡杨共赴了一场感天动地的生死邀约。
        额济纳的胡杨是美丽的,美丽到令人窒息。每年9月底到10月初是胡杨最辉煌的季节。一夜骤寒把成片的胡杨林染得金黄,染成火红,炽热欢快、热烈纯粹的色彩,在湛蓝的晴空下怒放,宛如热辣辣的阳光一般明艳,宛若沙漠中熊熊燃烧的火焰。金色的阳光穿透斑驳的黄叶洒落下来,炫目的光晕照亮了整个世界,整个胡杨林在浅黄、橙黄、金黄、火红里狂放着、绚烂着、惊艳着,大开大合,大起大落,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滞。浓郁的秋色秋韵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最写意的挥洒,淋漓酣畅,大喜大悲。
        胡杨的生命是短暂的,短暂到惹人心痛。当胡杨把美丽辉煌到极致时,也是它行将谢幕之时。它的精彩演出是那么仓促,仓促到甚至不足短短的一个星期,一场秋风,落英缤纷,一树的绚烂便化作了满地的金黄。瑟瑟秋风中,每片叶子努力绽放出最耀眼的璀璨,把生命竭力炫染到荼靡,漫天飞舞的落叶以至纯至净的灿烂金黄谱一曲凄美而苍凉的悲歌。举首问天,只剩苍老颓废的枯枝把原本澄澈清朗的一整片蓝天撕扯得支离破碎、满目凄惶。额济纳的胡杨用短暂绚丽的生命凄婉纯情地演绎了最令人黯然神伤、写满聚散离合的秋天意境。
    

    额济纳的胡杨是坚韧的,坚韧到让人喟叹。胡杨是一个坚强的树种,它从来选择在干旱缺水、风沙肆虐的严苛自然环境中生存。活着,就千年不死;死后,也千年不倒;倒了,仍千年不朽。在一片因过度缺水干旱而致死的怪树林中,曾经枝叶茂盛的胡杨林在这里尸横遍野。但,哪怕枯死,它们依旧枯枝向天,枝干遒劲,以各种顽强不屈的形状保持屹立,站成姿态。甚至一些原本已经枯死倒下的枝干上又生出新的枝叶,焕发出一线生机。额济纳胡杨在多舛命运面前,以倔强的性格、不屈的精神谱写了悲壮不朽的传奇,不由得让我们顶礼膜拜!千年不倒,胡杨有泪。
        借用曾经熟悉的一句话:如果你爱他,就和他去额济纳,额济纳的胡杨能让你领悟什么是生命大美大爱的极致。如果你恨他,就和他去额济纳,额济纳的胡杨会让你参透所谓人间一切的臻美至爱。
     

   从额济纳返程的一路,我们便沉浸在炫目的金色胡杨所营造的心灵穿透和视觉震撼的强烈眩晕里,并把这种眩晕无形中投射到此后一路的景致里,始终激动着,始终亢奋着。
        到敦煌,每个普通人都虔诚地怀着艺术家的气质和对历史的无比崇敬在意念中摩挲莫高经卷,拂抚西域飞天。在夕阳西照下热切拥抱巍峨雄浑的嘉峪关关城和绵延不迭的明代长城。在妩媚魅惑的祁连初雪里满心欢喜地亲密接触满川白的绵羊黑的牦牛。在高崖满壁红灿灿的秋色和山间的浓浓迷雾中盘旋愈越巍巍秦岭。最终,在2011年9月到10月间,我们用十一天十夜,行程近万公里,纵横六省区,完成了一次壮阔的西部大穿越,浪漫奔放,自由无羁。
        It's yesterday once more!

本篇游记共含3663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11-14 12:50

支持一下

2017-01-08 19:11

鼓励一下

2017-01-08 19:1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