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青海囧行 之 探秘柴达木

15
MessageTang (ShangHai) LV.7
2016-11-13 20:02 175/2

第八天 ~~ 迷失了那仁郭勒

        昨日雪山登顶后,当天赶回了格尔木,吃没吃好,睡也没睡好,早早就醒来了。由于昨日太累,都没好好洗漱,醒来,先去冲一把。洗去尘垢,洗去疲乏,也洗去我鼻腔里多日的血块,然后,然后便血流不止了。由于山上洗漱不便,一直没有好好清理鼻腔,这回有水了,结果却是如此。此后几天,每次清理血块,便都是。。。
        洗漱后,翻出登山包里剩下的干粮,当作早餐,然后,便开始整理包裹。从登山模式切换到自驾模式,把自驾不需要的物品全塞进驮包。这么一整理,忙活到十一点多。此时,接到许靖从西宁发来的消息,开始登机了,估计下午一点抵达格尔木。估算了下时间,赶紧把包裹收拾妥当,给祥子留言,索取登山的视频。十二点冒头,我便退房,准备前往机场取车。在酒店大厅巧遇时宇、王宁,简单寒暄后,便便匆匆作别。
       十二点半,许靖来电,飞机提前到了。接着祥子来电,刚抵达上海,关于视频的事情,稍后处理,并提醒我,格尔木机场有一测速点,超速罚款2000大洋。一个超速两千大洋,这也算穷疯了吧!后与出租车司机闲聊此事,对方告诉我格尔木市区有三个这样的测速点,这直接导致我在格尔木市区不敢超40码。
        格尔木只有一家全国连锁的租车公司,门店也仅有机场这一个点。抵达机场后,联系租车公司,办妥手续,并询问了下路况,以及交通管制情况。工作人员直接告诉我,机场测速点,最好时速20码通过,这更加让我不敢开快了。
        出发前的各项准备都搞定,可肚子还空着了。与忙着加班的许靖一商量,决定先绕道郭勒木德镇解决午饭,顺带找找银行,因为许靖同志只带了500大洋出门旅游。由于不知道测速点的位置,所以一路上都保持30码速度,导致一路被大卡车超越。在郭勒木德镇主干道,终于发现了那个2000大洋的测速点,因为车屁股后面跟了一串当地车。在郭镇一回人店简单吃了些面汤,嘴唇干裂不适合吃别的。郭镇是格尔木西行第一个乡镇,各种物资补给,都必须在此之前搞定,因为下一个乡镇在一百八十公里之外了。下午两点多,一人一支冰棍,折返西行,踏上了柴达木之旅。 今天的目的地是那仁郭勒沙丘,估计里程在两百五十公里左右,之所以是估计,因为地图上找不到。
       路边的树叶已一簇簇的变黄,迎着阳光显露出金灿灿。由于道路狭窄,不便停车,只能饱眼福,无法拍照了。沿着303省道一路向西,过了收费站后,道路两侧便是空旷的盐碱地。路北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荒地,路南荒地的尽头是昆仑山脉,白色的山顶,在蓝天的衬托下,格外美丽。道路上的车辆很少,几分钟才会有辆车经过,越往西越少。如此宽广开阔的视野,很难用镜头记录。

        一路上走走停停,只要看到地貌稍有变化,便驻足看看。本想绕道走近雪山,开进去几公里后便无路可走了,只能远眺。由于之前翻阅资料得知,这里的胡杨林比较低矮,有些像灌木,所以也就没有进景区。空旷区域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两个小时内,景色基本没有啥变化,所以这一天基本没拍啥。中灶火是格尔木出来的第一区间测速终点,也是安全检查站。平常遇到测速都是单点,而这里还有区间的,即根据你进去和出来的时间,计算你平均速度是否超速。由于一路走走停停,所以不用担心。本地人会在区间测速点之前驶下路基,绕过测速点。谁让这里算是荒地了,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这里的安检和青藏线上的不一样。去玉珠峰时,司机把大家的证件统一拿去办理,而这里要求每个人下车去刷卡、拍照。难道因为这条路通新疆么?

       下午六点左右,我们到达格尔木出来的第一个乡,乌图美仁,蒙古语“长长的河流”,一个以农牧为主的农牧乡,也是我们此行唯一一个农牧乡。祁漫塔格和昆仑山的雪山融水由此流往东西台吉乃湖,这个乡也由此河流得名。晚上八点天才会黑,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决定在乌乡采购吃喝进沙丘,今夜在沙丘露营。乌乡虽说是个乡镇,可只有乡镇机关坐落于此,以及路边的一排低矮的店铺,提供过往的吃喝,没有住宿。因为是农牧乡,本地一千多位居民散布在4.5万平方公里的辖区内。在此耽搁了一个小时,太阳已快要落下了。那仁郭勒沙丘,一个连本地人都不知晓的地方,我们只能凭网络资料自行去搜寻。过了乌图美仁河的八座大桥,看见“庆华矿业”广告牌的三岔口左拐。仅凭这一点线索,我们一个一个去求证。八座桥就是303省道的桥,而且每一个都编号了,这很好证实。可“庆华矿业”广告牌却一直没看到,直到第二天开出303省道,我们也没有看到。由于柴达木盆地正在修建通往新疆的火车线路,所以303省道多处被截断成工地了。乌乡出来时就遇到一个,一不留神,超速了,也不知道那摄像头拍了没。过了八座桥后,铁路工地也过了两三处,还是没有看到广告牌。天渐渐黑透了,即使找到,我们也没办法连夜进沙丘了。晚上八点多,在去塔尔丁的岔路口停车休息,补充下热量,商量如何安排今晚。一是回乌乡,来回多开一百公里,且乌乡没有住的地方。二是继续西行,花土沟镇两百多公里,冷湖镇三百多公里,基本都是凌晨时分才能到。最后,我选择连夜西行,开到哪算哪,总之不能停在这路边。既然定了连夜西行,那就得好好补充体能,打开今天采购的袋子,有面包、酸奶,还有各式水果。青海酸奶吃过很多种,这次发觉带黑糯米的口感很好。可惜,回来后就忘了是哪种了。
       继续西行一个小时,终于在甘森发现一个加油站,西侧停满了车子,有吃饭住宿的店,可那个店看看就不愿走进去。晚上九点多,把车停在加油站的东侧,空旷荒凉的一侧,决定在此过夜。由于一路走走停停,以及区间测速限制,260公里的路,却开了七个小时。一个人开车太累了,很快我便在座位上睡着了。由于担心安全问题,十一点多的时候便醒来。不知何时,一辆加长卡车挨着停,挡住我们与加油站之间的视线,下车看看了周边,随即把车挪挪了下,以便看见加油站的灯光。此后, 迷迷糊糊的睡睡醒醒,直至天亮。

第九天 ~~ 冷湖真的很冷

       清晨八点,天终于亮了。这里的夜晚很冷,冷醒了几回。依仗就近加油站,打开空调取暖,暖和些了便关了,冷醒了就再开空调,如此往复多次,等到天亮,已消耗一大格的汽油。下车活动筋骨时,发现车屁股不知何时躲进一辆SUV,这车还真会找安全感。既挡了风,又被其它车辆包围着。
        进加油站把车喂饱,也顺带泡了桶面了。在如此清冷的早晨,吃上热乎乎的泡面,也算是幸福了。跟加油站人员打听那仁郭勒沙丘,依然是无人知晓,打听庆华矿业广告牌的岔路口,告知那条路封了,也说不清具体在哪。最后商定,继续西行,放弃找寻那仁郭勒。
       今天的计划是看鄂博梁雅丹地貌,宿冷湖,估算里程三百多公里。甘森出来后,路两侧都是空旷的盐碱地,荒凉的大地寸草不生。柴达木盆地虽然地广人稀,但许多地方都有名字,甚至在无人区也有许多地名。柴达木盆地里最多的人员不是居民,而是各种矿业公司、石油公司、铁路工人、卡车司机等外来人员。如昨日路过的中灶火有检查站、加油站、热泵站,但没有居民。甘森有加油站、热泵站、矿业公司,还有外来人员开的简易店铺,也没有居民。
       在茫崖湖附近,远远看到一条便道,直通远方的祁漫塔格山。乏味了限速80公里的省道,临时决定开进便道,走到雪山更近的地方。几公里后,便被一条长长的土堆阻隔了前进的方向,这是在建铁路的路基。沿着路基找到一个斜坡,开上斜坡后远远的观望雪山。远处成片的沙丘静静的趴在那,可我无路前行。
       折返303省道不久,意犹未尽的又开入便道。可这条便道并没有走进荒野,只是绕过前方的测速点。由于303省道的路基比较高,尝试两次都没有把车开上来。第一次直上,车轮刨坑了。第二次斜切,怕翻车,开了一半又开下去了。无奈之下,只有沿着便道继续前行。好在没多久,走到便道尽头,一处相对低矮的路基,可在上到路面的时候,还是蹭底了,这是柴达木盆地第一次刮底盘,相对后来说,这只是小儿科了。
       驶出303省道不久之后,便来到茫崖(老茫崖),这里仅有一个路政养护的院子和矮小的店铺。为了大家更直观的感受,也为了解释在甘森为啥没有住店,特地在网上搜索了几张照片,只有茫崖的,没找到甘森的照片。

       以上便是茫崖真实情景,也是柴达木盆地普遍存在的路边店。看着拐弯饭店的照片,想起当时路过时的一个问题。道路两侧都是荒地,为啥不能拓宽下道路,改变下这个近似90度的弯道了,这可是国道呀!
       过了茫崖后不久,便进入柴达木的典型地貌——雅丹。柏油路在望不到边的盐碱地里穿过,四周都是灰色的,凸显着苍凉。一时兴起,开进便道,结果却是灰头土脸。便道上厚厚的尘土,随着车轮泛起,弥漫几米高,再从车顶慢慢滑下。坐在车里,透过玻璃,你会清晰的看见泥土颗粒慢慢滑落。

       驶入305省道后,路两侧便是空旷的盐碱地,一两个小时都没色彩或轮廓的变化。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测速点前,停车休息了。早上九点从甘森出来,一路游玩至此已是午间一点了,再加上夜间迷迷糊糊才睡那么一会,实在疲乏。打开车窗吹吹风,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就算是午饭了。歇了半个多小时方才上路,直奔鄂博梁。

       下午四点多,终于抵达鄂博梁核心地带。从305省道可远远望到凸起的山丘,可开进去却花了一个小时,20公里的距离真不假。路很难开,搓衣板路,癫的直打颤。路不是直线,来回几个之形路线,无形之中增加了距离。上下陡坡、急转、沙地各种路况组合,想快你也快不了。
       在快要抵达的时候,却发现有两辆车停在路口,路边守着五六个人。在这荒凉远离人烟的地方,陡然冒出这么多人,还真的很好奇。停车,拉长焦,放大,看到人群里面还有两个小孩,这才放心前行。抵近一看,这些人根本不像游客,怎么会到这里待着了?继续前行,把车开到土丘顶部,拍了会照片,没有继续深入戈壁腹地。一进一出也就二十分钟左右,返回到路口时,那两辆车不见了,直至驶回305省道,也再也没见到。戈壁滩最大的特点就是无遮挡,天气晴好,可以看见十几公里外。那两辆车应该还在戈壁滩里没有出来,至于开哪去了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自然风化的形状像啥?

        开车回到305省道,停在路边,把昨日购买的🍉消灭了。在此干旱的荒漠里,吃着🍉也是幸福死了。
        下午六点多,终于抵达冷湖了。这是我们此行遇到最现代化的城镇,远比紧邻格尔木的郭镇设施齐全。宽广的道路,高耸的路灯,每个路口都有摄像头,单单镇口就有三个加油站。可。。。可。。。视力所及范围内看不到一个人,冷清的有些可怕。
       冷湖蒙古语:异常冰冷的湖泊,原为无人区,五十年代发现石油后开始建设。在镇子的中心位置,开着几家店铺,吃饭住宿都有。由于这里气候环境恶劣,生活日用品都是从三百多公里外的敦煌运过来,所以这里的物价可与大城市齐肩。先是进了家回人饭馆,冷漠的店主看上去有股凶相,找个由头换了家汉餐馆,老板却告知关门了。晚上六点多就关门?这也太早了吧。店家推荐了黄焖鸡米饭,价格不菲,一份排骨饭38大洋。闲聊得知,这里的人放假都出去了,所以冷冷清清。
       本想吃完饭去拍夕阳,等开车出去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回宾馆休息,看看冷湖最好的宾馆是啥样。房间很大,感觉是两个房间打通的,一间卧房,一间洗漱间,这是第一次见到洗簌间和卧房一样大的标间。房内设施有些陈旧,门窗有些破损。
       洗漱的时候发觉,脸上也开始成片的脱皮了。嘴唇干裂,死皮翘起,脸上死皮如同白癣,这样的面孔也是够吓人的了。好在,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简单的涂抹润肤膏后,便睡去了。

第十天 ~~ 戈壁留我过夜

       房价包含了早餐,花样到是简单,对我来说米汤、包菜足矣。一连喝了六碗米汤,把这两天欠缺的都补回来了。饭后便又去采购补给,以备露营所需。从店家闲聊之中得知,这里没有本地居民,所以节假日大家便离开,这里的蔬菜、水果等等,都是从敦煌运过来,所以没有新鲜的蔬菜水果。

       早上九点左右,我们出发了。今天的计划是东西台吉乃湖之间的“水上雅丹”,从冷湖过去有四条路线,第一条,从冷湖沿210省道至东台收费站,再沿315国道至西台湖,路线将近四百公里,其中有一百多公里的折返。路况最好。第二条,从冷湖沿305省道返回至昨日315国道交叉口,再沿315国道至西台湖,路线三百多公里,路况一般,且有一半路程昨日走过。第三条,从冷湖沿茶冷县道至茶冷口,然后沿废弃315国道至210省道交叉口,再然后沿210省道至东台收费站,余下路线同第一条,茶冷县道和废弃315国道为非铺装道路。第四条,从冷湖沿茶冷县道至茶冷口,然后沿废弃315国道至西台吉乃湖,路线两百多公里,路线最短,耗时最长,路况最差,景色最美。

       当行至茶冷线的岔口时,210省道是新铺沥青公路,茶冷线是车轮碾压出来的沙石路,鉴于昨日戈壁滩里行走经历,判断茶冷线会很颠,车速也会很慢,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选择了210省道,也就是第一条路线。道路北侧是赛什腾雪山,南侧是一马平川的戈壁滩,而我在中间的黑色公路上,以百公里时速飞奔。正在享受这飞驰的感觉,突然许靖说了一句“好像还是戈壁的景色更美”。戈壁滩远处有一座土丘,在阳光的称托下,显得格外神秘。“那回去走茶冷线”,“我不知道”,“若是走茶冷线,我就把车给你开,反正不会有警察查驾照”,“我有选择恐惧症”,“人生就是种经历”,说完这句话,我就刹车掉头,返回茶冷线岔口了。第一条路线,随即变为第三条路线了。
      在岔口停好车,提醒开车注意事项,便由许司机把我们带入这两百公里的戈壁滩了。从岔口驶入约半小时左右,我们发现前面有一片倒坍的房子,房屋规模之大,足以令人震惊。在这环境恶劣,杳无人烟,毫无遮挡的风口,竟然有可容纳万人居住的房屋。走近之后,方才看到这块碑。

       这个因石油兴起的城镇,又因石油走向没落。注入多少年轻人的热血,又奉献多少青春年华。当许靖发出这组图片时,立即引起一同学的关注,因为这里是他的出生地。石油基地离退休的人员都回到敦煌,而年轻人更多的离开了西北这块土地。
      离开遗址之后继续在一马平川的戈壁滩里前行,四周有雪山,有土丘,可就是望山跑死马,只能远远的观望,不知何时才能抵达。戈壁滩虽然是平整的,可道路却不是那么适合高速。许靖一直以20公里左右的时速前行,下午一点钟,距离茶冷口还有六十多公里。为了抓紧时间,换成我来开,可破烂的道路,只能锁定在40公里的时速,再快就要准备呕吐袋了。

       戈壁滩上的沙石路,虽然很颠,也开不快,但至少不用担心车子趴窝。进入雅丹地貌群之后,道路就由砂石路变成泥土路了。有许多地段,卡车驶过后,车辙印很深,导致车辙印两侧挤出的土比较高。为了避免剐蹭底盘,我只能把车轮对着凸起的路面行驶,这样速度会慢些,可不用担心陷车了,后来在浮土路段也是如此。

       当车行至雅丹地貌边缘,我见路面较好,便让许靖来开,未想由此进入浮土区域,开始与陷车博弈了。在宽广平坦的地面,浮土会被风吹走,而在雅丹地貌复杂的地方,由于有避风港的效应,会有大量尘土堆积在地面,而堆积的路段基本都是拐弯+上下坡的位置。在浮土路段,一脚踩下去,那只能看见土,不见脚了。遇到的第一处浮土是右转+上坡,看车辙印,浮土有腿肚高,提醒许靖稳住速度,车轮对着凸起浮土,如法炮制,开过几个浮土路段。为了保险起见,后面的路段就由我来开了,这也为后来走废弃315国道增加了胆量。

       走出浮土路段时,车子外表已经惨不忍睹了。由于扬起的尘土如同从车顶下泄一般,整个车子外表被包裹厚厚一层。这种路段一定要关闭门窗,空调使用内循环,不然就等着吃土吧。

       下午四点左右,终于抵达茶冷口。四周空无一物,仅仅是个地名而已。茶冷口至南八仙210省道有四十多公里, 至西台吉乃湖的315国道有七十多公里,多开三十公里废弃315国道,就可以少跑两百多公里省道。茶冷县道,我们已经开了一百多公里,这废弃的国道,再差也不会比县道差吧。抱着这个心里,我们直奔西台湖而去。从第一条路线,变为第三条路线,现在又变成第四条路线。即路线最短,耗时最长,路况最差,景色最美。
       国道,至少时铺装道路吧?再年久失修,也会是碎石路吧。可这废弃的315国道就是土路,如同茶冷线一样,是车轮碾压出来的道路。坑洼、沙土一样不少,即使如此,我还是保持时速40码,确保天黑前能够抵达国道。当车开到一里坪时,一个左急转弯,丝毫没犹豫就转过去了,因为路很清晰。开了十几分钟之后,发现此路是通往铁路工地。翻阅百度导航,才发现刚才的急转弯处应该直行,由此便掉头,走向难忘记忆了。
       一里坪左转弯路口,继续直行约十分钟左右,在我们即将驶出废弃315国道时,在一处不起眼的沙地陷车了。这处路段看上去很平缓,路上车辙印很清晰,可就是车子开上去后,慢慢的停下了。油门踩到底也没能让车轮动起来,反到是变速器高温报警了。
       下车查看,四个轮子前都有不同程度的积沙,也就是横着两个手指的高度而已,第一次感到车辆动力不足。沿着车辙印走到沙地尽头,发现了几块之前陷车使用的纸板以及石块。 这块沙地路段大概六七十米长,而我们车陷在中间位置,进退维谷。无奈之下,刨沙、推车。找了许多工具,最后发觉矿泉水瓶挺好使的。把瓶底割掉,抓着瓶嘴刨沙很顺手。我们把纸板、柚子皮、碎石,能用的都用上了,也只能刨一段,开一段,再陷一会的节奏。后来,我觉的力气比较大,就换了许靖来开,我推车。这回的确开的远了些,可没一鼓作气开出去。当我再次跑到后面推车时,纹丝不动。跑到前面查看究竟,右前轮原地打转,已经刨出一个坑,半个车轮陷进去了。这回是真的没戏了,只能另寻它法脱困了。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多,天也昏暗了,遂决定第二天徒步寻求救援。

       天色渐暗,夜风已起,钻进车里清点了食物,还可以吃两顿,再加上登山剩下的路粮,还有四瓶水,足够坚持一天的了。鉴于昨夜冻醒的经历,翻出登山用的保暖物品,分配妥当,可以安心的睡了。两个手机,移动有信号,联通一路上都没信号。发了微信,报备自己的位置,以及状况,一切就看明天了。

第十一天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远离尘世,困于荒漠戈壁,这一觉到是睡得安稳。夜间醒来,透过挡风玻璃看见满天繁星,静谧寒冷的夜晚,置身荒漠戈壁,不失为感悟人生之所。
       天渐亮后,下车检查后随车工具,以及牵引装置。一个套筒扳手、一个简易千斤顶、一个备胎、一个警示牌和灭火筒,其它皆无。牵引槽只有一个螺纹洞,没有牵引环。

        八点多出发,前往一里坪寻求帮助,即是昨天左急转弯的地方。昨天路过时,看到破落的院子有人居住迹象。根据昨日路过时间估算,应该有几公里的距离,也是离我们最近的人迹,若不然就只能徒步十几公里至315国道了。
       出发半小时后抵达一里坪,找到一个废弃院落,寻得一把铁锹和十多平方的毛毡,遂决定返回自救。为了更多的了解周边情况,又走向另一个院落。在急转弯的路口,我们看到一辆载满各种指示牌的铲车从铁路工地方向驶来,上去挥手招停。向铲车师傅说了情况,可由于我们没有牵引环,铲车师傅也帮不了我们。有铁锹和毛毡,我相信可以自救,遂向铲车师傅告别。

       回去的路上,风渐大,抬头就是一嘴的沙子,只能侧身行走。回到陷车处,昨日清晰可见的车辙印已荡然无存,车身四周堆积更高的沙子。有了铁锹的帮助,很快就清理车轮前的沙子,甚至我还把发动机下面也清理了,以免底盘触地。本以为这回可以脱困了,发动车子试了下,还是纹丝不动,可能由于右前轮的坑太深了。这时不仅风大,沙子打在车身上沙沙作响,天空灰蒙蒙,已无法在车外停留了。打开车门瞬间,沙尘弥漫车厢,迅速钻进车内关上车门。
       沙尘暴太大,已无法自救,第二次自救就这么失败了。中午11时,我发出求助信息,询问在没有牵引环的情况下,如何安全拖拽?这个提问至今无解,回来后搜索了很多资料,也没合理方案。在诸多朋友提及随车工具时,我再次查找,最终在随车工具的暗格之中,找到那个可爱的牵引环。用套筒扳手,把牵引环牢牢的拧到车屁股上。风沙太大,为了避免意外,还是两人一起去了一里坪,寻求铲车师傅的帮助。

       当来到一里坪的第二个院落,发现空荡荡,院子比第一个大,前后两个,前院停了几辆工程车,却没有人。一个一个房间敲门都没有人,敲完了前院去后院,最终食堂找到正在吃饭的工头。介绍了我们的情况,却被这位工头一顿数落。他们也怕陷车,工程车陷阱去,就更没办法出来,而他们也没拖车工具。工头数落完就走了,我们失落的不知何去何从之时,其它工友安慰我们,“先吃点东西,过会安排辆车帮我们拖。”
       他们是从山西来此修建铁路的,已经三年多了。现在铁路建好了,过几天他们就撤了,原来住第一个院子的都已经走了,我们要是再晚几天就找不到人了。我们陷车的地方经常性的陷车,所以他们自己开通一条便道,通往新315国道,也就是那条通往铁路工地的路。他们的水是从一百多公里外马海村运过来的,吃的、用的是从两百多公里外大柴旦运过来的,因为那是最近的村镇了。由于山西人,所以他们的午饭是炒面,感觉就是炒碎馒头,可口感的确像炒饭。也许我饿了吧,两碗炒面,还有三碗银耳羹。和食堂的大姐聊了会天,铲车师傅过来催我们赶紧出发。
       走到前院,正见工头安排铲车和皮卡去帮我们,上前表示感谢,随后坐上皮卡,跟着铲车前往陷车地点。与皮卡师傅闲聊得知,在这里三年,他们皮卡的四驱已经跑坏了,很多地方也不敢随便进入。正在说话的功夫,皮卡就陷住了,好在挂了倒档就退出来了。鸣笛,呼叫前方的铲车回来。铲车在前面清理道路,皮卡跟在后面,就这样一路抵达废弃315国道931公里处。两次徒步前往一里坪求援,路上都看到930公里界碑,估算我陷车的地方应该是931公里左右。
       铲车开足马力清理道路,倾倒十几铲的沙土后,方才靠近车尾,此时才发现这里的沙土堆积超过了膝盖。挂上钢缆,上车点火挂档,就这样慢悠悠的被拖出来了。
      上前感谢铲车师傅,硬塞给他两张老人头,师傅一再谢绝,在我“好人,应有好报”的坚持下,方才接受。此后,师傅一直带着我们返回到一里坪的岔口,并告知通往铁路工地的便道如何开到315国道。临别前,我们把车里仅有的一袋水果全送给他,希望他代为感谢其它好心人。

       铁锹、毛毡就留在了原地,希望对后来的车辆有所帮助,至少树立的铁锹比较醒目吧。

       离开一里坪后,风小了,沙子基本没有了,道路很好走,不用担心沙土陷车了,毕竟这条路工程车比较多。保持时速40码,想尽快回到国道,仅在几处陡坡处才减速。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在距离315国道两百多米的一个上坡,嘭的一声,剐底盘了,这次与以往不一样。下车查看,路中间凸起土中藏有石头,如同脑袋般大小的石头。底盘护板已经严重变形,耷拉下了前半截,没有液体滴漏,点火发动也无异响。本以为问题不大,继续前行。几米的距离,便不得不停下来,剐蹭的声音特别大。想了多种办法,都没有效果,最后用编织带将耷拉的底板扣在车身上。驶出土路时没啥感觉,上了国道,那个风噪声,不得不下车检查。检查一圈无果后,把带子再系紧。忍受风噪的声音继续上路,从20慢慢提速至60,相安无事。保持这样的速度继续前行,希望能尽快找到修车的地方。路过西台吉乃湖时,也无心观赏美景了。最终40公里后,抵达中信工区。中信是一家依靠西台湖而生的企业,主要提炼湖水各种元素。原本的无人区,就这样冒出现代化的厂房,周边都是依靠厂区讨生活的人。道路一侧停满维修的装卸车,见个空隙开进去,找来师傅查看,得到的结果是,没地坑,也没升降机,自己找个铁丝扣一吧。无奈只能自己趴在地上,用铁丝把底板牢牢的扣在车架上。有了铁丝的固定,我再也不用担心半路掉底板了。
       在中信工区加满油,又顺带买了些吃的,准备前往水上雅丹。出发的时候,风沙渐大,也不知是我们开进沙暴区,还是沙暴飘过来了。越往前开,沙暴越大,以至于十几米外已看不清了。每当路过风口,车身会一瞬间的晃动,沙粒打在车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的声响。透过黑色路面看见沙子,或横扫而过,或随风起舞,感觉就像雪花一样。为了确保安全,打开双闪,打开远光灯,视野特别差的路段,还间断性的鸣笛。如此提心吊胆的的往前行驶。

        鉴于沙暴如此大,啥风景也看不到了,遂放弃去水上雅丹,直接去70公里外东台湖收费站,看看那里是否可以留宿,以避开沙尘暴的肆掠。为了弥补水上雅丹的遗憾,找几张网图,以慰失落。

      傍晚六点左右,抵达东台湖收费站,周边的低矮破落店铺,都紧闭门窗,这么大的风沙,谁还开门做生意呀?看着那些饭馆,也的确不想进去,可去哪了?大柴旦180公里,格尔木260公里,考虑到明天我们还需要回到格尔木,所以干脆直接去格尔木,只是这天、这路,不知何时抵达了。坐在车内,看着窗外的沙暴,吃吃喝喝算是晚餐,也为后面的旅途积蓄能量。鉴于前面几十公里的经历,此后胆量也越来越大,最后保持100公里时速前行。一个多小时后,发觉前方是静怡的日落余晖,身后是铺天盖地的沙暴。四个半小时,两百多公里,我们穿过了沙暴地段。

      本以为就这样告别了沙暴,一个小时后,在去格尔木的高速上,再次被沙暴横扫。漆黑的夜晚,只见灯光里全是沙子,看不清路面。神经高度紧张,两眼紧盯前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眼累了也不敢多眨。在超车道,突见路中间有掉头指示牌,赶紧减速驶入行车道,就怕对向有车掉头驶入这边的超车道。高速怎么会有掉头标志了?一直没搞明白这个问题,后来也没机会去看看了。
      晚上九点多,终于抵达格尔木,八个小时,近四百公里,这一路开来,真的很累。走进焖锅店,美美的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四天以来第一顿美味。

       回到酒店清理一身的尘土,鞋子里灌满了沙子,倒不干净了。脱下的袜子,漂洗了五六边,依然能在盆底看见细沙。只能先简单清洗,回去之后再好好的处理了。鞋子没有替换的,只能暂时换袜不换鞋了。

第十二天 ~~ 荒废的一天

       清晨醒来,许同学继续加班,而我找地修车、洗车。经过昨日沙尘暴的洗礼,车厢内外已是厚厚一层灰土,洗个车要30大洋,这或许在水资源丰富地区够洗两三次了,可这还是当地便宜的价位。找到当地规模最大的修车厂之一,70大洋卸下底板整形,再装回去,试了试车,异响基本没有了。忙完这些,已是中午十一点多。
       原计划昨日应该到大柴旦泡温泉,今天去可鲁克湖和托素湖后,再回到格尔木。现在提前回来,不知怎么安排余下的时间了。翻出地图,南部昆仑山脉刚下来,西部乌图美仁刚去过,北部大柴旦来回三百多公里,东部诺木洪来回两百多公里,太远也不想去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随之就近,去了当地最有名的牛肉汤馆解决午饭,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自制酸奶十分可口,牛肉汤,味不是那么鲜,肉不是那么嫩,汤特别的咸。

       午饭后,在地图上随便指了一个唯美的名字"红柳沟",就去那看看吧。想象很唯美,现实很戏剧。跟着导航的指引,我们抵达了“格尔木戒毒所”。
       离开格尔木东行不久便发现四周空荡荡,一马平川,地形没有起伏,色彩没有层次,也不想开两百多公里去诺木洪,连着开几天的车有些累了。改道北行,去察尔汗盐湖,来回也就一百公里多一些些。
       根据百度导航的指引,前往察尔汗盐湖。在高速公路岔口,我们选择了国道,稍后导航提醒即将抵达收费站。一眼望去,公路上没有任何建筑,何来收费站?过了几百米后,发现收费站曾经留下的痕迹。收费站应该拆了很多年了,为何导航没有更新?此后,也没有找到地图标志的“万丈盐桥”。
       察尔汗盐湖被厂区建筑包围着,游客可以免费进入厂区抵达湖边,门卫不会阻拦。由于昨日沙暴影响,天空灰蒙蒙,适逢国庆假日,游客也多。盐湖并没有想象中的美,也许夕阳西下时会比较美吧。

        沿着国道折返,在来时的路边觅得一小湖,反而觉的此处比盐湖更有美感。金黄色的草地簇拥着清澈的湖水,以及岸边白雪一般的盐渍。

       晚餐时,觅得当地最有名的回人烤肉店,各式烤串,包厢格局,到有些特色。自制酸奶,好像每一家店都有,味道比包装销售的好太多了。烤肉是肥瘦搭配,吃多了还是有些腻的,此时喝一杯咸茶水,清理下口腔,油腻感顿消。

       回酒店后,发现昨晚刚换的袜子里全是沙子,脚丫里也积聚不少,看来只有回去之后,换了鞋子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这也导致我回去后出现脚趾麻木的问题,过了一个月方才恢复。医生朋友给我的解释是,毛细血管壁受损所致,过段时间就自然恢复。

第十三天 ~~ 最美的景色在离别

       今天就要离开格尔木了,利用还车前的时间,我们去了格尔木西边的河西农场。自驾出发的那天,我们发现那里有林荫道,有农田。随之,就有了柴达木之行的第一批绿色组图。

       格尔木,待了几天,都还没好好看看了。回到市区后,我们在大街上随意的走着,无意之中,在儿童公园,发现此行最美的景色。后来由于赶飞机,没有办法发掘它更多的美,只能匆匆而别。

       晚上九点,踏上返程飞机,抵达西安时已经半夜十一点多。由于第二段飞机起飞时间是早上八点,所以就准备睡在机场了。本想直接进候机厅休息,因为我的两个航段是隔日的,格尔木没有给我的行李安排直达,所以我只能到行礼提取处坐着。
      半夜两点多,机场安保清理旅客,就这样我们又被赶出机场大厅。后来在机场的交通枢纽大厅觅得一位置,安睡至晨六点。再次值机、托运、安检,和许靖同学告别,一番折腾后,再次踏上返程客机。托运时竟然告知行李超重,格尔木出来时好好的,难不成睡了一夜长肉了?好在不用我补钱,超就超吧。

PS:感谢老范同学接机,使我不用再背起超重的驮包
完稿于2016年11月

本篇游记共含12060个文字,8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专顶新帖,手动点赞!

2016-11-15 12:26

引用 juans 发表于 2016-11-15 12:26:44 的回复:

专顶新帖,手动点赞!

回复juans:

2016-11-17 16: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