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只有真实奔跑的人,才能感受到风

  • 出发时间/2016-09-15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1500RMB

“有人说,如果不知道回去哪里,心就如同无根的兰花。口号和概念组成的世界,使人忘却根本所在。情感变幻无常,却是突破规则界限得以让人接近自我的稀少机会。喜悦,抚慰,需索,依赖,分隔,决裂,性爱,自我发现,寻找,放弃,宽恕……种种组成试图让人明心见性。时间有限,追索生命的诚意和真实,比什么都重要。”

初到景德镇,多是会被那杂乱不堪的市容搅破心中原本温润的瓷都之梦。
 
我也不例外。行走在景德镇,地级市和城中村的格调充斥着中心区。我着实惊讶于这里会是承办国际览会之地,会是吸引着诸多国内外陶瓷高手驻足甚至居住的景漂遍地、老外扎堆的所在。
 
但若确是喜欢中国文化,细细用心体悟这座城时,她的魅力竟如同从泥化瓷的过程般,慢慢呈现,并摄人心魄。

1. 瑞坊

瑞是我们在景德镇认识的第一个瓷艺者。
 
天台风肆虐,不知大雨何时能息,驶在高速路上,我们决定在Airbnb上找一家既能玩陶又能住宿、且离乐天市集不远的工坊,以确保不虚此行。瑞的宅子看上去完全满足功能。我们就这样结缘了她和她男友。

对瑞的工坊的印象,也如同对景德镇的印象,是个拨云见日的过程。你会随着对它了解的深入,慢慢体会到它的独特与美丽。这是一个城中村内的四层简屋,屋外的院子里堆满了高高低低的架子,密密麻麻晾晒着还没上釉进窑的原坯们。瑞和她的男友就在这里制瓷,包括拉坯、上釉、烧窑的一系列环节。

据说景德镇全市有近20万人从事陶瓷行业,其间有3000多个作坊和工作室。几年前的一个大的急单,使得瑞和男友仓促间租了如此面积不小的楼房。随着近两年瓷业销量的普遍萎缩,这样规模的工坊显得有点不能物尽其用。期间,以瓷交友的惊喜时有发生,玩瓷也非一天两天可以尽兴,所以这座小楼也成为朋友留宿的地方。于是瑞想出将二三层改造成民宿,把之前单纯的瓷器工坊改造成是既能生产又能玩瓷制陶、喝茶会友的地方。而交到朋友则是这种复合模式的最大目的所在。Airbnb上,瑞和她男友的这个民宿瓷艺工作室收获了不少好评。

我们到达瑞坊正值大雨滂沱的中秋之夜,道路泥泞,冷夜无光。对初来乍到者并不好找的位置,几乎耗尽了我们自驾七小时后的最后一丝气力。

预定的三楼卧室,旁边就是客厅。瑞男友的父母在沙发椅上看着电影,看到我们到来急忙探身招呼,质朴而热情,老迈却亲近。一只小白猫在被瓷器装饰的搁架下闲庭信步,安之若素。

第二天天气放晴,室外的阳台,丝竹弦瑟,杯盏案几,是个三五好友小楼品闲茶的所在。心之所向,境由心生。看山河有尽,岁月无涯。在朦胧的清晨,慵懒的午后,温煦的黄昏,阑珊的夜晚,这里一样能倦了流光,醉了画框。

眼前的情景淡然如初,却深情若许。我们对瑞坊的印象逐渐好起来。

在瑞坊驻留的半天一夜,我们也邂逅了新抵工坊探望女儿的瑞的父母。瑞有个不错的小城家境,可以做个公务员朝九晚五,在父母眼里回城的生活在物质条件上要好过当景漂几倍,不用纤纤玉手拉坯打磨,不用在灰粉飞扬的工作室尽染尘埃,更不用完全靠自己打理生活的全部。但瑞笃定:我喜欢陶瓷,所以我喜欢待在景德镇。我会为我的选择负责。父母心疼地说,瑞从小没吃过苦,反而说现在制瓷的生活吃吃苦觉得挺好。
 
景德镇是一个在制瓷方面任何一个工序都能找到精美制作者的城。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爱瓷之人义无反顾地选择在这里驻居的最大原因。有个外国瓷艺家曾这样坦陈,“在世界陶瓷界,景德镇对外国人就像灯塔一样,凡是做陶瓷的都想来这里。”世界其它主要产瓷区的手工陶瓷技艺都已式微,唯独景德镇还保留一整套技艺和工匠,让全球的陶瓷艺术家们能够实现自己的创作灵感,继续自己的艺术之梦。瑞也是其中的筑梦者之一。

瑞坊是家。在这个家里,有瑞喜欢的一切,凡而不俗,简而沁雅。瓷琴字画,诗酒棋茶。瑞说正在一步步把工坊改造得更加宜居,装扮得更有格调。“其实家并不需要营造什么,家是日积月累的生活痕迹。它体现主人的喜好和品味,如果你为家付出,它便会会慰籍你的心灵且毫无保留。”家,永远是未完成的作品。兼做民宿的工坊,也因此而有魅力。

 “追求理想,顺便赚钱。保卫传统,守望家园。”名为“半亩方塘婺源佬”的微博上这样描述心境,怕是说出了很多景德镇瓷艺者的心声。在近两年经济不景气的日子里,镇上哀鸿遍野,没有方向的人们大多苟且一时。瑞和男友在保持经济独立的同时,也在琢磨着如何将陶瓷和其它生活方式复合起来,开创一条瓷器新路。男友无奈地说,2014年及其之前的日子,他们是在追求艺术的理想中天马行空,生活行云流水。而2015年市场的急转直下使压力骤现,当原先的所爱沦成生计,精神上的乐趣被点点蚕食,更多呈现身心的是制作的枯燥与艰辛。

我深知这种情绪,深知不可让兴趣所在成为谋生之术的道理。然而,正如罗曼·罗兰所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当你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他们的脸上虽有疲惫,但却闪烁着野生微茫的青春力量,让人看到久违的单纯和美好。

她没有精心修饰的妆颜,没有华贵奢侈的物品。教我们制陶时,我望着瑞沉浸其间的表情,看到一种如瓷般的平静和美丽。“多读书、多旅行、勤恳工作、善待他人、热爱天地自然、珍惜一事一物。自然有人感受和尊重你的价值。”

晚上,我躺在坊的床上,环视着单论物质条件还并不算称道的四壁,对川说,我觉得瑞是幸福的。生而为人,瑞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并磨心砺志,不惧沧桑。

2.瑾瓷

邂逅瑾,是在周六雕塑瓷厂内的乐天市集。
 
让曾经在上个世纪末颓败的景德镇活成今天有创意的样子,乐天陶社和乐天市集功不可没。市集上优秀创意的瓷器栉比鳞次。而瑾的瓷,且称“瑾瓷”吧,我尤其钟爱。

瑾瓷,以白底手绘花卉植物为基调,将类似水彩的晕染效果展现在瓷器绘画中,清新淡雅,又不落俗套。这种釉下彩对绘画经验要求很高,瓷上绘画的颜料色彩没有通用颜料那么丰富,烧制完成也会比初期绘画时的色彩有较大差别。瑾的彩绘,表现出类似水彩的融合、流淌和斑斓之感,柔美灵动,清新雅致。既传递出东方传统的江南灵秀之致,又与西方现代的时尚感有所结合。

曾在手机里存过友人小叶子在英国观赏的同以植物花卉为主题的瓷器绘画,于是当场翻出来与瑾分享。存在手机,是因为欣赏那色彩斑斓的大自然在素雅白瓷上的光彩绽放,而与瑾看,是因为类似水彩的流淌效果让我感觉瑾瓷更为超逸,更胜一筹。
英国的一家瓷器店(法国瓷器品牌Gien):

我边翻边向瑾谏言,为什么不做现场绘制呢,像英国的这家店啊,会吸引更多人驻足。瑾脸上略带一丝腼腆,笑答,我这个是釉下彩,画好后要上釉才能进窑烧制、成品如是;而你看到的英国的那个是釉上彩,是在烧制好的盘子上作画,所以她能现场绘制我却不能啊。我进而问及釉下彩和釉上彩的区别,才知釉下彩的瓷器摸上去是平的,颜料不会凸起、更不会脱落,并且无毒可以作为食物的容器。而釉上彩多是用在纯装饰的器物上,因为颜料本身多含有有毒成分,不宜作为盛放食物的容器;且其色料并没有与釉料融合,所绘制的纹样会凸出釉面,摸上去凹凸不平,颜料相对容易脱落。
可以盛放食物的釉下彩瑾瓷:

另外,釉下彩对绘制经验要求更高,因为颜色在烧制前后差别较大。前一天我们刚刚绘制釉下彩的盘子时,也听人说过烧制后色泽通常会变暗变浅。而釉上彩的颜色则几乎没有变化,绘者对色彩更易控制。虽然釉下彩对色彩控制要求更高,瑾直言,这带来惊却亦常带来喜,无论成败,每次开窑都会有不可预知的收获。这是一种很奇妙也很让人享受其中的感觉。

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中说,“一般人不能领略这个尘世生活的乐趣,那是因为他们不深爱人生,把生活弄得平凡、刻板,而无聊。”而尘世的美和乐趣,是靠心来发现诸多并不起眼的小确幸。正所谓阅尽人生就是生活,享受细小,才是快乐。瑾醉心于大自然花花草草,用彩色水墨将它们的情感绘制于瓷,将一个个幸福细节凝固留存。

3. 安塑

邂逅安,是在瑾之后,同一天的乐天市集上。

注:上面一张图片出自淘宝网一卖家网页。

称安的瓷作“安塑”,是因为安的瓷更像雕塑。闯入眼帘的一匹匹小马,一只只蜷卧的猫咪,无不让人叹而喜之。尤其是白而泛青的颜色,有如玉石的温润与雅致,东方式的灵性而自然的柔情,清风徐来。这是传统景瓷与时尚的趣味相结合的作品。简洁却精确的造型,成就了栩栩如生的姿态。也正因为这份精到,这作品中沁出一丝禅意。

安也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后做过记者、室内设计师,一年后辞职去了清华美院读研。短短的接触让我对安的履历并不十分了解,网络的力量让我得知更多:2007年,安参与“Global Table”项目的作品被挪威卑尔跟国家艺术学院收藏;2010年,参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合作之“Go Global”项目;2011年,作品《自然赐予的净福》在“FRANZ AWARD 2011”中从全球20多个国家近700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国际银奖。“一开始想着毕业了可以做老师,哪知道越学越喜欢,最后反而不想再当老师,只想玩陶瓷了!”于是,2012年安又回到景德镇,成立了个人工作室。

在成立工作室之前,安也在内心纠结,寻思着这种创业方式是否能维持下去。做瓷是她的内心挚爱,景德镇中国瓷艺水准最高和最便利的地方,那里有来自全世界的瓷艺家同行。但如果留在大城市做更加商业化的艺术,可能物质生活的水准远比在景德镇高。不久后她旅行到日本的一个著名陶艺村,发现那儿的游客很少,那里的人就安静地做着陶瓷,简单而幸福。人之所以烦恼多是在于有过多的执着,把很多东西看得很重。倘若只是维持工作室的基本生存其实并不困难,于是安一下子释然了:“其实人活着,真正需要的东西并不多。”当心能够平衡和完整时,人只需要人而珍贵的东西。而行李越多,自由越少。走得太远,常会忘记为什么要出发。

塑如其人。安塑如安的气质,明净,安然,并隐隐沁出一份孤独的香气。独处是种能力,并非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具备。“人在寂寞中有三种状态。一是惶惶不安,茫无头绪,百事无心,一心逃出寂寞。二是渐渐习惯于寂寞,安下心来,建立起生活的条理,用读书、写作或别的事物来驱逐寂寞。三是寂寞本身成为一片诗意的土壤,一种创造的契机,诱发出关于存在生命、自我的深邃思考和体验。”安显然是这第三种状态,安塑便是这状态的副产品。这是塑瓷,也是修心。

“蝉鸣,午后雷阵雨,俯身采摘西红柿嗅闻到的芳香,风吹过时树叶掠动,清晨竹叶尖端的露水,孩子的笑容,一朵即将开至沉堕而不自知的花,一个以此遗忘世界的亲吻,以及黑夜中无人知晓的泪水和心碎……所有本真的存在令人内心振颤。没有其它人世的方式,能比这些更使人觉得美和哀愁,更能感受到生存的谦卑和尊严。”这段就好像在描述我眼中的安的世界。

每天,安静淡然地做着陶瓷,素烧、打磨、补水、上釉、进窑、磨底……制瓷器是慢生活。每道看似简单的工序,都能让安乐在其中。安说,最大的快乐还是莫过于每次去开窑:每次早上走在去开窑的路上,心中都有一种要摘果子的幸福感。

有人说,人生大概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拒绝一目了然的人生,将自己放逐于各种可能,遍地花开,山河浩荡”;另一种则如穆旦所言,“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生活”。前者波澜壮阔,起伏跌宕;后者淡定趋简,坦然净静。远离车水马龙的名利场。瑞坊,瑾瓷,安塑,属于后者的格调。无数的她们,循着内心所向坚定前行,平凡却诗意,素朴而动人。

“只有用心灵才能看得清事物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的确,时间有限。追索生命的诚意和真实,比什么都重要。




注:部分文中图片来源于在景德镇邂逅的瑞、瑾和安的微信朋友圈。特表谢意。

---------------------------------------------------------------------

如果喜欢,可关注微信公众号:自在CAREFREE
微信公众号:自在CAREFREE
微信号:zizai_carefree
欢迎留言、提问、建议。

纵情山水,执意诗书。 关注文化,分享亲身徜徉的自然/人文之旅、生活方式的实用指南。 原创,由建筑设计出身的“坐看云起”和“川”夫妇共同创办。热爱大化自然和灵性人文,喜欢找寻不一样的玩法,探索故事,直面内心。大约两周更新一次。

查看或关注公众号,可更及时、阅读更多唠叨的内容。如果喜欢,可以长按下面的图片存至手机,再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右上角的“相册”,继而选择刚才存的这张图片,即可加关注。

本篇游记共含4982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已收藏,好喜欢楼主的线路

2016-11-15 15:24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11-21 14: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