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那三千里江山(朝鲜篇)

28
沈敏 LV.5
2016-11-15 01:40 475/4


        那年冬天,暴雪之后的东北,我从长白山长春,经延吉停留半天,专程包车到50公里以外的图们,为的是看一眼图们江对岸的那个朝鲜。雪后初晴,天空碧蓝,阳光朗照,蜿蜒的图们江冰封雪冻,江心浅滩几处枯枝在清晨的雾气中凝结成滢白剔透的雾凇,在微风下精灵般颤动。
        以图们江中线为界,对面是朝鲜。冰雪覆盖下的朝鲜三千里江山肃杀沉寂,大片白雪下裸露着斑驳的黄土和山石,荒凉原始,冷气袭人。对岸朝鲜咸镜北道的南阳工人区(相当于南阳市),好像中国的任意一处北方村落,沿山地河流间狭小的空间散落着稀稀朗朗的低矮破旧的房屋。透过长焦镜头拉近的口岸大楼正面是大金、二金的著名照片,笑容可掬地直面我们,但却威严得直逼人心。从中国口岸大楼高高的顶层俯瞰,连接两国的跨江大桥笔直地通过,桥的正中央是国境线,国境之内的桥面清洁干爽,朝鲜一侧的桥面冰雪湿滑。国力之差距竟于此窥见一斑,我不禁哂然一笑。
        但依然不改的是初衷,终归要去朝鲜,深入探访这个世界上封闭得最神秘的国家,看看那里的人民,他们还好吗?9个月之后,我竟然真的去了朝鲜,在各种不理解甚至善意的嘻笑中。



        启程那天,金三胖已将近30天没公开露面,这对于好在媒体飙风头的他极不寻常,此时,关于金三胖、关于朝鲜的各种言论正甚嚣尘上。如朋友所说,我总是在最关键的时间去最关键的地方。不管怎样,朝鲜,我来了。
        第一天行程已半,导游要求每个家庭代表说说为什么要来朝鲜,谈谈初见朝鲜的感想。我基本上谈了些还算由衷的想法:“小时候,我们几乎唯一能看到的外国电影就是朝鲜电影,《卖花姑娘》、《金姬和银姬的命运》、《摘苹果的时候》,朝鲜在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所以来看美丽的金达莱花。看到这里风景秀丽、环境优美、社会安定、人民祥和,满足了我的童年愿望。”其实,这只是能够说出来的那一半,而不能说的那一半,你懂的。
        以后4天,在导游加司机加摄像加安全员的前所未见的接待阵容中,特别是在安全员的全程似松实紧的密切管控下,我们所能见到的朝鲜尽管并不是完全真实的朝鲜,但毕竟看见了一些,看到了一些。这个朝鲜,和我们最初的想象相同又不同。可以理解的是,在多年的政体困厄、国际封锁、物质匮乏中艰难跋涉的朝鲜,已经尽意呈现给游客以美好的一面。而我亲眼所见、主观体验的是一个我认为尽可能客观的朝鲜,无意美化、也无意丑化和矮化这个特殊国家,我眼里的真实的朝鲜和我们大家的想象确实有太多的相同又不同。
        登上高丽航空JS152航班就算进入了朝鲜国土。空姐美艳大方,中文标准,配餐是三明治加水,和国内航班没什么区别。一中国大哥吃了两个三明治之后向空姐再要一个,空姐不好意思地说没有了,表情有点尴尬,但一转身还是递上了一个。这哥们儿简直是要把朝鲜人民往死里吃的节奏,想想还有多少老百姓们正缺衣少食啊。屏幕上牡丹峰乐团长得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漂亮女演员们用标准的笑容和雷同的动作热闹而单调地演唱了一个多小时,听若干首歌就如同听一首歌一样,我有恍然一悟的感觉,哦,这里是朝鲜
        2个小时后,飞机准备降落。机场附近的公路上竟然扬尘漫天,我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韩战或越战时期。下飞机,上摆渡车,车窗外的景象是大开眼界、前所未有的震撼。平壤机场正在扩建,参建的全是军人,劳动基本靠人工,大型机械也有,但不多。在红旗招展、标语飘扬的工地上,军人们以建制为单位,热火朝天地大干快上。他们脱光了膀子,筛土的筛土,推车的推车,大大小小的土方已堆砌整齐,而且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刀劈斧削般整齐。一旁,军装整齐地集中挂在衣架杆上,上面还搭了防尘的塑料布。摆渡车扬起的尘土迅速扩散,顿时模糊了视线。
        平壤机场很小,航班也不多,这一个时段就我们一趟航班,全部安检完成却用了将近2个小时。这一方面说明效率低下,一方面也说明检查得仔细。我带的一本期刊被认真翻检了一遍,单反相机也被要求打开验看,我当然什么也没敢拍。刚才那壮观的劳动场面返程时没有再看到,没能拍到也只能遗憾了。



        平壤整个城市是经历了战争后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全面推倒重建的,建设创意大胆超前,现在看来虽然有些陈旧,但仍然不失沉稳大气。新建的体育场馆和教师公寓颇具现代感,甚至还有类似于北京三里屯soho的高楼。高达105层的世界第一烂尾楼柳京饭店,从1987年开始修建,其间因为资金问题和政治原因,包括德国凯宾斯基集团在内的投资者们来来往往,停停建建,目前外立面玻璃幕墙已全部完成,正在进行内部装修,据说2年后可以开门迎客。大街宽阔笔直,车辆很少,都是进口车,包括奔驰、比亚迪和现代,新款老款都有,也有偏斗摩托和拖拉机。每个大一点的红绿灯口都有漂亮的女交警执勤,她们是从全国各地挑选来的。导游自豪地说平壤主要有5种公共交通工具:地铁、有轨电车、无轨电车、公共汽车,还有少量的出租车

        凤凰卫视一档节目说,深达地下100余米的平壤地铁是中国停建部分北京地铁援建的,这一点导游没有提。据资料显示,平壤地铁确实是上世纪60年代由中国提供大量技术、资金、人员建设的,而且是那个特殊的60年代。但朝方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这一事实,甚至连电梯等设施上中国制造的铭牌在建成开通之时就已被全部抹去。不过,导游爱卿花了很长时间讲述中国人民的抗美援朝,很有感情地讲述了她所了解的志愿军英雄们的故事,并带领我们向中国人民志愿军纪念碑敬献鲜花。纪念碑庄严屹立,气氛凝重肃穆,我们缘于内心的崇敬和感慨。中朝两国关系史从来纠缠深厚又尴尬微妙如此,我等不能深刻领悟。


        上下班高峰期,人们骑着自行车,不徐不疾地走在路上,甚至还看到几个年轻人边走路边看书。经常会有三五成群的人们在街边滞留,但又不像等车的样子,他们轻松闲聊着,人民的精神状态看上去比较松弛。天黑了,透过窗口往各个房间里看,灯光很昏暗,陈设很简陋。记得看过一幅卫星拍摄的照片,幅员辽阔的亚洲大陆,中国韩国是一派灯火辉煌,朝鲜区域却是深深的黑暗,光明被撕裂了,美好由此陷落。一路行来,除了平壤机场和宾馆的卫生间,所有公共卫生间设施完好,并且大多是抽水马桶,但都没有水可以冲,旁边修有大大的储水池,显然缺水已不是一时半会儿。
        平壤街上的年轻美女多长得饱满漂亮,高挑有气质,经过刻意打扮,妆容还算精致,但因为水果吃得少,脸上长着隐隐的暗疮。朝鲜原来可是盛产苹果啊,为了满足粮食需求,大量的果树被砍掉种粮了。朝鲜男人全体惨不忍睹,一路上根本没看到帅哥,个个长得精廋焦黑。包括板门店给我们讲解的年轻军官,也是小眼睛黑皮肤,虽然不帅,但超级自信,对头天仁川亚运会女足决赛的中国裁判相当不满。真所谓南男北女,帅哥都被南韩的金秀贤李敏镐玄彬们占尽了风头。朝鲜大龄剩女不少,据导游爱卿说都在等着南北统一嫁南韩的帅哥呢,她也在等。导游还说,等南北统一了,北方人民就能吃上水果了。听到这话时心内有酸楚,真不知道这是幽默呢还是幽默呢还是幽默呢,就勉强当它黑色幽默吧。为了朝鲜的剩女们,为了朝鲜人民的水果,我祝愿朝鲜人民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韩国水果也是以进口为主的。


        朝鲜是山地国家,耕地有限。收获季节,公路和远山间的平地铺满了金灿灿的稻谷。这里的人民不应该缺吃少穿啊。但连续多年的大旱,大量稻米又被用作出口换取外币,所以粮食始终紧张。他们的口粮和所有东西一样都定量凭票,探亲访友都要自带口粮。路上看到很多民众来来往往,背上都背着不小的背囊,应该是随身携带的口粮吧?在粮食紧张如此的情形下,给我们提供的饭菜也算丰盛了。有鱼有肉,有火锅有炒菜,有米饭有面包,每顿还有啤酒,管好管饱,比国内跟团游的伙食有诚意多了。开城那顿著名的“金餐”,铜碗铜碟大大小小十余个,都是些小菜凉菜,260元加的高丽人参鸡,鸡小汤少,确实没有吃饱。但都没有埋怨,因为朝鲜人民已经尽力热情接待我们了。


        在万寿台金日成、金正日铜像下的小树林里,看见了一个捡枯叶的孩子,据导游说是完全自发的,并长期坚持,但我怎么看着有人为安排、手工作秀的感觉呢。有个短暂的机会我们行走在大同江畔的街心公园,红花绿树,绿化很不错,体育健身和休闲设施健全。两个中年人在打网球,一队年轻人在打排球,有几个还光着脚。有老两口悠闲地坐在长椅上闲聊,手拉着手,恩恩爱爱。还有几个中老年妇女和着旁边男人嘴里哼出来的曲调跳着慢舞。一个年轻人拿着本书在专心阅读,身旁停着自行车,很有画面感。几个埋头读书的孩子被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打扰了,有两个孩子还主动和我们打招呼,眼里流露出好奇。


         在朝鲜,重教育好学习风气极盛,人民的受教育程度较高,朝鲜教育也都全额免费。高中毕业后,大学、当兵、入职是朝鲜年轻人的选择。导游爱卿就是在平壤金日成大学学习了中文,原计划到外交部谋职,可惜当年没有名额,转而分配做了导游。爱卿的穿着讲究有品质,还背着GUCCI的包包呢。朝鲜人的工资普遍只有三、四百块钱人民币,大学教授可以拿到800多,足见教育的受重视程度。
        平壤通往开城到板门店的高速公路笔直通畅,但路面不平整,老化严重,也没有封闭。路边不时有长途骑车的人在树荫下歇脚,偶尔也会看到个别头上顶着包裹的人,但这种传统方式已属少见。沿途农村的住房都集中修建在缓坡上,看上去干净整齐,也比较新。和生活物资实行配给一样,朝鲜的住房也是全部配给,农村的住房也是分配,有平房有楼房,老年人喜欢选择平房,年轻人多数选择楼房。


        进入板门店军事管理区,只能勉强容纳两辆车通过的是数公里狭窄通道,两侧建有数米高的厚重高墙,每隔一段距离,上置几吨重的大石块,下有垫石,如有情况随时可以取下垫石、推倒石块形成重重路障。修建在三八线上有几栋简易房,分别归朝鲜韩国各自管理,只有中间那栋房屋,为双方谈判磋商所用。桌子中央的麦克风线就是三八线,在这个房间之内可以任意走动,自由穿梭在南北韩之间,只是通往韩国一侧的大门紧锁,门内两侧还站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屋外用水泥修筑的三八线朝方一侧,重兵把守。每逢朝鲜这边有游客时,韩方必然大门紧锁,游客全部清场,士兵全部撤退,反之亦然。


        最后,我想讲一个朝鲜家族的故事,这个故事和数十年的朝韩历史纠缠不清。这个故事是朋友成哲家族的真实经历,成哲现在在韩国
        上世纪30年代,为避战乱和饥荒,成哲爷爷背着1岁的成哲爸爸,从韩国江原道逃到中国东北的一个小山村,在这里安顿下来。20多年后,成哲爸爸成为从小山村出落的第一个大学毕业生,娶了美丽温柔的成哲妈妈。成哲妈妈是随成哲姥爷在抗日战争期间从朝鲜元山来到中国东北的。作为抗日知识分子,成哲姥爷在东北开办了启蒙学校,宣传抗日,鼓动朝鲜民众抗日救国。朝鲜光复后,成哲妈妈一家人回到了朝鲜故乡。却不料,安稳日子没过上几天,朝鲜内战爆发了,美国人武力介入,成哲姥爷不幸被美国鬼子杀害。伤心欲绝、惊恐万状的成哲妈妈一家又避难到中国,从此在中国长期定居。成哲的几个舅舅都是参加了中国解放战争的革命者,大舅舅牺牲在解放长春的战役中,二舅舅解放后在政府机构任职。文革中,成哲二舅被打成了特务,批斗、坐牢,受尽摧残。出狱后,二舅一家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潜过图们江,又回到了朝鲜。成哲二舅家的表哥长得又高又帅,在朝鲜人民军特种部队担任职务,本应很有前途,但因为卷入一宗贪污20吨大米的案件,被判了20年徒刑。表哥在狱中表现很好,后来被减刑释放。出狱后,表哥的生存空间和政治际遇急剧恶化,还随时面临更加严苛的打击,极端无奈之下,顶着杀头之罪,成哲表哥带着全家老小成为了脱北者,最终辗转逃到韩国。现在,成哲表哥一家已在韩国安定生活了10多年。
        提起这段血泪坎坷、颠沛流离的家族史,目前定居韩国,混合了南北韩基因的高大帅气、沉稳坚毅的成哲,单眼皮大眼睛里有一注深邃的光,他紧抿嘴唇,唏嘘不已。将这个小小家族的历史放大,归置于朝鲜民族的历史河流,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至今的不到百年间,朝鲜民族确实背负了太多的艰难困苦与痛楚难堪!

        离开朝鲜前的最后一个黄昏,夕阳西下,红霞满天,我们在主体思想塔的制高点俯瞰平壤,大半个城市镀上了暖暖的金黄色,散发出异彩。这情景无异于我曾经俯瞰过的任何一个城市,甚至比我以往俯瞰过的任何一个城市都多了几分温情和暖意。环绕平壤城,大同江水在静静流淌,如果真的能够天下太平、世界大同,即便是和而不同,我心足矣。
        但是,太阳虽然照亮了大半个平壤,城市的一半却隐藏在深深的阴影里。毕竟,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朝鲜,尤其是不完美的。
        我们归国10天之后,金三胖露脸了,他和全世界捉了个大迷藏,试图挑战些什么。朝鲜什么都没有改变,但也许一切都会改变。























本篇游记共含5284个文字,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2016-11-15 21:25

引用 davidhwei 发表于 2016-11-15 21:25:58 的回复: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回复davidhwei:目前去朝鲜只能跟团哦

2016-11-16 05: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11-21 11:51

2016-12-04 22:01
相关目的地:
32422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