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瑞士阿尔卑斯传统村庄

19
上海潔潔頭 LV.5
2016-11-16 05:54 168/4
  • 出发时间/2016-10-07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Val d'Annivers瓦尔黛尼维山谷”是我先生的出生地,山谷隶属瑞士瓦莱州“Sierre西耶”市,自2009年1月1日,山谷中所有的小村庄被合并成一个区并称“d'Annivers 黛尼维”。
“Val d'Annivers瓦尔黛尼维山谷”是瓦莱阿尔卑斯山脉的一部分,山谷居民被称为“Anniviards阿尼维亚人”。根据社会学者的研究,这个名称来源于“穿梭于山谷和平原之间的季节性居民或移民”,其另一个解释为”行走在山路的年月”。在此山谷的阿尔卑斯山脉中有5座高于4000米海拔的山峰,并被统称为”Les cinq 4000—5个4000”。山谷人民淳朴善良,性格坚韧却不彪悍。

作为一名“山谷人”的中国媳妇,我非常热爱我的第二故乡----这片美丽的山区和淳朴热情的山谷人民。今有故人来访,我理应把他们带到这片山谷,让家乡的朋友也能认识瑞士的山村和它的传统文化。

我先生发小的父亲是山谷中“Mission密西庸“村庄里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今年已86高龄,曾代表瑞士参加过冬奥会平地雪地速滑比赛,也曾是瓦莱州州署警局的一名警长。我们约定10月6日清晨去拜访他,听他讲述山谷的历史和故事,并参观他的牛棚和他饲养的奶牛。
那日清晨我们早早出了门,日出的光芒将前日的阴云渐渐拨开,远处的山峦已沐浴蓝天的洗礼。我们的车沿着“Val d'Annivers瓦尔黛尼维山谷”的盘山公路蜿蜒而上。清晨9点左右,秋日的太阳还未爬上山头,几缕阳光却已迫不及待地从几座山峰的缝隙处肆意沁入山谷。我们的车子忽而转入阳光洒满的山路路面,忽而转入被群山遮挡着阳光的阴暗山面,眼前的山景也因光线变化而众像万千:时而悬崖陡峭遁入峡谷,时而山景开朗宛如桃源。我们在一路惊叹中开到了密西庸村庄里的唯一一座餐厅。

进入餐厅,我们这一群中国人着实把老板娘惊吓了一跳,她可能是第一次在村里见到那么多的中国人。和她寒暄之后她才记起5年前我曾和先生与孩子们在她的餐厅用过晚餐。
落座后大家点了咖啡和羊角面包,谈笑中我们喝着咖啡等待老人的到来。10点左右村里的老人们陆续来到餐厅和朋友们聚会聊天,这是他们每日清晨的固定活动,早起散步后来咖啡厅聚一下,拉拉家常,老友们都在,那这一天就过的舒坦顺心了。

终于,我们等待的那位老人推门进入餐厅。人未落座,洪亮的声音却早已穿透整个空间。Armand Genoud  阿尔蒙.哲诺,这位古稀老人,满面红光,白发苍苍,依旧矫健的步伐和结实的身板让人不禁联想当年他那健将风采。
握手入座后聊了各自家人的现状,随即我向他介绍了来自上海的朋友。这或许是老人一生中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来自遥远东方的中国人。他非常兴奋地拉着我的手说:原来一直以为中国人特别的矮小,可现在看来你们也都是人高马大的呀”。。。着实可爱的一个开场白。

我们围着老人开始听他叙说村庄的历史:
阿尔蒙.哲诺1930年出生在Mission密西庸村庄的一户普通农家,家中上下共9个兄弟姐妹,他是长兄。当年村里有170余村民(现在常驻居民为80多人)。阿尔卑斯陡峭的山峰非常不利于农耕,所以长期以来当地主要以畜牧业为主。村民的食品结构为奶酪,黑麦面包,腌牛肉,土豆和各种豆类。当年因为生活贫困,大部分孩子读完初中便辍学回家帮助父母放牛养家。当时每户家庭的生活来源主要依靠牧牛(奶牛和斗牛),每个家庭拥有十几头奶牛和羊,春夏秋三季把牲畜赶到阿尔卑斯高山放牧,家人跟随并入住山上的畜牧小屋,每天挤出的牛羊奶便制作成奶酪并储存为四季的主要食品之一。随着季节的变化,他们把牛羊群逐渐往低处的山坡赶,直至冬季把牲畜赶到村里的牛棚过冬,这也就是瑞士著名的“牧人节”的来历和“行走在山路的年月”的出处。 每年每个家庭会卖一头牛来换取现金,当年一头牛的卖价是800瑞郎(现在为3000瑞郎),在当时,这笔数目能供一个家庭一年的购物周转需求,也是村民们唯一的一个现金收入。村名们每年底会杀一头牛并把牛肉腌制作为之后一年的食品之一。

贫困的生活让当年的人们对家庭和宗教信仰有着强烈的依赖和推崇。家是他们的根,宗教信仰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他们相信家人和上帝对他们的保护,也将宗教作为对事物正确与否的判断依据。当年每个村庄都有一位村长,牧师和教师,他们三位是村里的掌管者。

当年每户人家都拥有各自的一座小木屋,屋内设有1间卧室兼起居室,1间厨房和1间储藏室。村里还建有共用的谷物堆放木屋,通常的形式为底层牛棚,2层谷物堆放间,顶层为衣物间(存放节日着装),每个村庄还拥有各自的学校,村委会和村民集会地点,通常三者合并在一栋小木屋里。

20年代前村民们还从未见过汽车,当时的泥路只有1米多宽,以牛车通过的宽度为准。1923年时开进过第一辆汽车,50年代初整座山谷只有区区5辆汽车。1890年密西庸村庄建造了第一座旅馆,1956年铺设了第一条3米宽的水泥路,同时开始了旅游业并建造了第一座滑雪缆车站和3条滑雪道。

旅游业的开启打破了山谷人几百年的传统农耕生活方式,年轻人开始放弃畜牧业并转入酒店行业,更有一部分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去到他城寻找发展的机会。阿尔蒙.哲诺也是在那个时期离开了村庄来到了Sierre西耶”并当上了瓦莱州州警署的一名警察,当年他24岁。在西耶市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组建了家庭。
现今瓦尔黛尼维山谷的畜牧业以外包的形式延续着。村名们雇用外来工来放牧牛羊,每个放牧人看管50头牲畜,每月的工资为5000到6000瑞郎。村里的常驻居民大多为老人,年轻人都外出学习或工作。外来工挑起了传统农耕的所有事务。为了共享资源,现在的牛棚为几个邻村共同管理,每个室内牛棚以20头牛为饲养基准数量,并安装了最现代化的自动挤奶和饲养设备。

阿尔蒙.哲诺退休后回到自己的家乡,他买了20头奶牛并在自己的阿尔卑斯牧场放养和制作奶酪。每天清晨他会去看他的牛并和它们说说话,他说每头牛都有各自的名字,并在出生时受过洗礼,这些牛也和村民一样得到上帝的眷顾和保护。村里的老人以这样的方式重温了从前的时光,并把传统又再一次得到了延续和传承。

喝完咖啡,阿尔蒙.哲诺带我们参观了小村中心最古老的一群木屋建筑。我们恍如回到了100多年前瑞士的旧时光,那日的阳光也似乎散发着历史的温暖。老人告诉了我们每座木屋的作用和年代,我们似乎翻开了一篇历史典故。他是如此熟悉自己家乡的一草一木,每一句话语中都传递了他对家乡的热爱和对上帝的信仰,这种信仰支撑了他在旧时艰苦生活时的坚定信念,这种信仰也让他对现如今富裕生活的珍惜和对上苍的感激。

随后我们有幸参观了阿尔蒙.哲诺的古老酒窖和他的百年冰川酒。这种酒为瓦莱州的独有特色,几乎每户人家都在地窖内存有这种百年陈酿。在已有百年历史的椭圆形木酒桶内留有百年前放入的当地白葡萄酒,每年的秋季再注满新鲜的白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在酒桶中慢慢的发酵着,也慢慢的将历史封存在了百年的酒窖中。空气似乎凝固了,浮游在昏暗空间的尘埃慢慢交织着爬满蜘蛛网的木梁,一切似乎都静止了。。。冰川酒就犹如它的名字那般清澈冰爽,百年的酿制在口中存留着无比的芳香,这,或许就是历史的味道。。。

一上午的行走让阿尔蒙.哲诺稍感腿脚的乏力,他告诉我因为年轻时的运动让他的膝盖有所受伤,也阻碍了他每天步行的数量。但除此之外,他眼不花耳不聋,日常生活完全自理。中午我们一起用了午餐,老人胃口极好,酒量也极佳,他说在瓦莱州有句俗语:葡萄酒是老人的牛奶,所以他们无法离开葡萄酒,那是他们的生命之泉。

我们无法阻挡历史的前进和文化的演变,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类的最初生活方式极为相似。我们依靠大自然的馈赠来生存并繁衍下代,历史存留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有回忆,还有尊重和维护。就如阿尔蒙.哲诺所说:在瑞士,现代的旅游业正在逐步削弱人们对自然的敬畏和感情,历史被遗忘,传统在消失。他和村里众多年长者正在极力维护阿尔卑斯传统小村庄的文化。 他说:我们因该引导旅游者对瑞士传统文化的认识但不应该去迎合他们的喜好而改变我们的传统。

注: 此篇游记被刊登在了2016年11月13日的“上海旅游时报--旅游周刊 / 专栏“中,感谢旅游时报编辑的厚爱和推荐。

本篇游记共含3317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11-16 11:27

^_^,幸好那天我们一行人有3人是拿着“大炮”极的相机,我其实也没拍多少, 因为要专心给朋友们翻译老爷爷的故事。。也多谢朋友们提供的美照和老爷爷提供的珍藏图片。。

2016-11-16 18:10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11-21 11:52

其实也是在多年后才真正完全适应瑞士的生活,这个过程是一个蜕变的体验。我现在觉得其实所有人都可以把心放下来感受生活的变化和快乐,哪怕每天只是一小点。。。谢谢你的留言

2016-11-21 18:3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