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足尖丈量巴黎 之 1 - 死在巴黎

21
魏无心 (黄浦区) LV.4
2016-11-16 21:41 124/4
  • 出发时间/2014-09-25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9000RMB

前言

2002年的初秋,我收拾了行囊,将一本《带一本书去巴黎》塞进了自己沉重的箱子,然后,带着它们飞往法国
一去,就是数年。

后来我写过一个几万字的连载,《巴黎日记》,记述了自己的法国生活。那是我已经不那么青春的岁月,但是依然充满了悸动。巴黎就是我的一本日记,满满的都是欢乐、泪水、喜悦与伤感。
这是欧洲大陆我最爱的城市,它无比丰盛。
巴尔扎克曾说过:“世界何尝不是一座剧院?”这句话用来形容巴黎,也正合适。
它华美、奢侈、精致,有时却又虚荣得让人厌倦。它是一座不可思议的舞台,在人类群星闪耀之时,几乎所有闪闪发光的名字都曾经登上过这座舞台。

记忆中的巴黎,有废寝忘食的课程,挥汗如雨的打工;有眼睛与心灵的饕餮盛宴,也有遭遇抢劫时的恐惧。无论如何,巴黎是特别的,它曾是我的家,我的城市。

这一次重返,我和同伴们既去了那些曾经早就踏足过的景点,也走了一些当初身在其中却从未去过的地方。
我会将自己的巴黎行程分享给大家,同时也会将一些多年前曾经去过而这次来不及再度拜访的地方,一起写出来。
这就是,用足尖丈量巴黎吧。

再说一下这次旅程总的基本信息吧:
日期:2014年9月25日-10月12日,共计18天
同伴:我(魏无心)、Soyota(我的同事)、未来小瘦子(Soyota的同学)
行程:巴黎、卢瓦河谷城堡(图尔)、圣米歇尔山安纳西尼斯旺斯、鲁普、阿维尼翁阿尔勒
费用:除了购物之外,所有的必要费用(包含机票、住宿、餐饮、门票、纪念品、明信片邮票等),每人约1.9万元。
相机:Canon SX60 HS(长变焦一体相机)、Sony Nex-7(微单)

巴黎行程路线,私家小推荐

这是一个6天的巴黎行程规划,我们这一次基本上就是按照这个路线来玩巴黎的。考虑到两位初次去法国的同伴,所以这个行程基本上囊括了巴黎大多数精华景点。规划的原则是,第一,值得去;第二,每天参观的路线基本上都可以步行到达,当天的景点之间相距都不太远,每天使用的地铁票尽量不超过3张。当然,6天,对于巴黎来说,其实远远不够……


DAY 1
凡尔赛宫(半天)——拉雪兹神父公墓——圣丹尼大教堂

DAY 2
巴黎春天百货(登顶)——老佛爷百货——(午餐)——巴黎歌剧院——旺多姆广场——杜乐丽花园——皇宫Palais Royal——Vivienne长廊(下午茶)——玛德莱娜教堂(参观,晚餐后在这里听音乐会)

DAY 3
西岱岛花市——巴黎圣母院——圣礼拜堂——新桥——(巴黎古监狱)——巴黎市政厅——蓬皮杜艺术中心——卡纳瓦雷博物馆——孚日广场——雨果故居——玛黑区

DAY 4
(逛街购物)——圣马丁运河——Angelina下午茶——卢浮宫(可选择周三晚上参观卢浮宫)

DAY 5
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大、小皇宫——亚历山大三世桥——协和广场——橘园——卢浮宫后面的Rue de Rivoli 购物—奥赛博物馆(可选择周四晚上参观奥赛)

DAY 6
罗丹美术馆——荣军院——盗梦空间桥(比阿盖姆桥)——埃菲尔铁塔——夏约宫——吉美博物馆——奇迹金币圣母院——圣米歇尔(晚餐)

这是攻略中规划的巴黎行程,实际在旅行中基本上按照这个行程走了,其可行性还是蛮高的。当然,后来根据实际情况还是略有调整,毕竟,这在旅行中总是难免的。

巴黎旅行实用攻略

交通:

1. 公交票
单次地铁票1.7欧/张,10次票(也就是一次买10张单次票)13.7欧
天票(1-2圈小巴黎范围,可通用于地铁和公车,限一天内使用)好像是6.5欧
周票:我没有仔细研究,有需要的同学可以去参考其他的法国或者巴黎游帖子。

2. 地铁、公交车、出租车
巴黎的地铁大多在清晨五六点开始行驶,直到午夜前结束。超过12点就需要乘坐夜班公交车了(普通公交车通常晚上八九点就结束了),一般是半小时或者更长时间一班车。
租车大多需要预定,在街上直接拦召基本上是打不到车的。不过,在火车站、机场,倒是有排队的出租车,不需要预约也能打车。

安全:

巴黎的治安一直是一个话题,2002年圣诞节我第一次到巴黎的时候,借助在93省我的初中同学家,结果遭遇抢劫,受了一身的伤、狼狈不堪地回到我当时居住的南锡
一年后,我搬到巴黎,从此对安全问题非常在意。其实多加小心之下,巴黎并没有那么可怕,后来我再没有被偷窃、抢劫过,直到返回国内。

总结一点经验如下:

1. 不要选择住在18、19、20区以及大巴黎的93省,也就是巴黎的北部和东北部都不要住,那里是有色人种聚居地,非常不安全。相对来说,巴黎的西面和南面就比较安全,尤其是6区、16区,晚上12点走在街上都是没问题的。

2. 地铁是盗窃高发地,在地铁上一定要护好自己的包,尽量不要在地铁上玩手机,尤其是当你站/坐在车门旁的时候,不要掏出手机,以防到站时小偷拿了你的手机就跑。

3. 结伴同行时,不要光顾着聊天就忽视了包袋;而同时,尽量不要在深夜独自外出。晚上走在街上,要时刻保持警惕,特别要注意身后,不要让陌生人离自己太近。

4. 不要打扮得过于招摇,避免浑身戴满首饰、提着名牌包袋。穿得低调一点,不容易引起注目。同时,尽量少在地铁上看地图,别时时刻刻表现得像个迷茫、无助、没有警惕感的外国游客。

住宿:

以前我还从来没有在巴黎住过旅馆,当年住在巴黎的时候,有外省的朋友过来玩,我一般都会介绍他们住在里昂车站、蒙帕纳斯车站附近,这两个车站所处的区域还比较安全,而且火车站附近一般都有很多一星、两星小旅馆,价格还比较合理。

这次到巴黎,一行三个人,也就不好借助朋友家了,于是我们选择了airbnb

最近一年来,airbnb好像忽然在中国的驴友当中火了起来,今年长假,同事们纷纷出国度假,无论是去美国法国还是西班牙,大家不约而同都在airbnb上找住处。

优点是,房子充满了家庭氛围,很舒适,很温馨,而且也可以自己做饭。通常可以选择比较好的地段,比起同等地段的旅馆来说,同样价格的airbnb房子更大、设施更完备。

至于缺点……没有服务员打扫,所以离开时要尽量保持房间的清洁、整齐,以免被房东差评。还有就是需要在预定的时候就马上付款,不像旅馆时check in或者check out时候才付钱。

其他,似乎也没什么缺点了。

来说说我们在巴黎住的两家airbnb吧。

强烈建议,在巴黎选择民宿的时候,里昂火车站、蒙帕纳斯火车站附近和凯旋门附近为首选。我们这次就分别住在这后两个地段,因为机场大巴一共四条线,其中一条去歌剧院(那区域太贵),一条是去Orly机场,剩下两条机场线终点站然就是蒙帕纳斯火车站(当中停靠里昂车站)和凯旋门了。

住在机场大巴能够到达的地方,就能乘坐大巴来回机场和旅馆了。价格虽然比RER快线要贵一些,但是轻松、方便,不用提着沉重的行李在很少有电梯的地铁车站里折腾,贵一点绝对是值得的!

让我们开始第一天的旅行吧。

话说,我和Soyota离开卢瓦河谷,乘坐火车到达巴黎,并且顺利入住了位于15区蒙帕纳斯火车站附近的airbnb民宿,房东Diwa向我们解释了家中的各种设施以及注意要点之后,就告辞了,把她这个温馨的公寓留给了我们。而不多时,刚刚自广州飞来巴黎,并且乘坐机场大巴线顺利到达的未来小瘦子,也终于和我们胜利会师了。

三个人先分别煮了一碗泡面,美美地享受完中饭之后。决定分头行动——Soyota和小瘦子去凡尔赛宫,而我则准备去拜访那些“死在巴黎”的人们。

凡尔赛宫我在10年前就去过了,对那里的印象比较一般。一来人太多,于是什么欣赏的心情都没了;二来,波旁家族的国王们,尤其是建造凡尔赛的路易十四,品位都那叫一个闪瞎人眼,比中国那位以俗气闻名的乾隆爷还不如呢;三来,凡尔赛的花园是太过规整的法式园林,我不是很喜欢被剪成整齐立方体的树木,所以对凡尔赛一直没有什么再游的兴趣。

不过,无论如何,凡尔赛宫总归是欧洲最华丽、规模最大的皇家宫殿,对于第一次去巴黎的人来说,还是很值得一去的。建议一大早就去等开门,或许排队的人可以少一点。

走出我们住的民宿,拍了一张大门。

这就是我们住的公寓楼,建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

走在去往蒙帕纳斯火车站(地铁站也在那里)的路上,远处那幢高楼就是“蒙帕纳斯塔”,大约是巴黎除了埃菲尔铁塔之外,最高的建筑了。

它造完之后,当然也毫无意外地遭受到了各种口诛笔伐。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它,够工业够平庸够冰冷,就像一根鱼骨,刺在巴黎的咽喉里,慢性疼痛。

总要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才有趣嘛。

第一章 灵魂安息之所

公元261年,基督教传教士丹尼与他的两位追随者,因为在巴黎“传播异端邪说、蛊惑人心”而被当时高卢地区的统治者——罗马人逮捕,在被送进饥饿的狮子所关押的笼子、可狮子却拒绝吞下他们之后,丹尼与同伴被砍了头。后来,他被封为圣者,成为巴黎的主保圣人。而他们被砍头的地点,成为“殉教者山”(Mons Martyrum),今天,我们把这里叫做蒙马特高地(Montmartre)。

传说中,圣丹尼与同伴们被天使赋予了神奇的力量,在行刑后的第二天,他们重新站了起来,捧着自己的头颅,走到小溪边,洗净了血污,然后又走了数公里,来到一个小村庄。在那里,倒了下来,死去。这个小村庄如今就是小巴黎边缘的圣丹尼,而在圣徒死去的地方,法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哥特式大教堂矗立起来。
公元2014年,巴黎之行的第一天,我独自乘坐地铁来到圣丹尼大教堂。这不是我第一次造访,而重返的理由很简单——就如林达在《带一本书去巴黎》中所说的那样,读懂巴黎就读懂了法国。而要读懂巴黎,就应该从这座城市的灵魂安息之所开始。

圣丹尼,是国王们长眠的地方。收起了旌旗,放下了马缰,抛掉了长剑,也松开了握住权杖的手。尘归尘,土归土,无论生前是野心勃勃,还是爱美人不爱江山,最后都回到上帝的光芒之下,安息于圣丹尼的庇护之中。

法国历史上最近1000年的42位国王、32位王后、63位王子与公主以及10位王国著名人物,都安葬在这里。于是我们在卢瓦河谷的城堡里曾经“看到”过的那些君主——第一位信奉基督教的法国国王克洛维、瓦卢瓦王朝的“圣贤”查理五世、“文艺复兴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爱恨情仇了一辈子的亨利二世与凯瑟琳•美第奇王后,以及在法国大革命中被砍了头的路易十六与玛丽•安托奈特王后……最后都归宿于此。

纪念陵墓的雕塑大多表现了君王们生前最后一段时光的模样,于是这里有臃肿憔悴的亨利二世,瘦骨嶙峋裸身而死的路易十二,同样状态落魄的还有伟大的弗朗索瓦一世与克劳黛王后,因为基督徒们相信,无论生前如何显赫富贵,死时都同样病困交加面对上帝的裁判。

最大的例外大约是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他们身着华美的朝服,神态安详地跪于祭坛前祈祷。法国人在国王掉了脑袋、大革命结束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又开始怀念着这位性格温和、曾试图给庶民更多权利以缓和阶级矛盾的悲剧国王,连带着他那位据说曾因不知民间疾苦而说过“嗟,何不食蛋糕”的玛丽王后,也成为了后世的《绝代艳后》。

林达曾言,“遗憾的是,那些葬在圣丹尼大教堂的大多数法国王室成员们,虽然躺在那里,却依然没有懂得圣丹尼”。他们中的大多数,一生都没有明白过法国人后来所追求的“自由平等博爱”,不过,或许拉雪兹神父公墓中的某些人,他们已经懂得。

这一天的第二个目的地,是王尔德、肖邦、大卫(画家)、普鲁斯特、毕沙罗、罗西尼、玛利亚卡拉丝、伊迪丝•琵雅芙(小鸟歌后)、吉姆•莫里森和伊夫•蒙当们长眠的地方,这里甚至还有《小王子》的作者圣埃克苏佩里和他的太太之墓,虽然“小王子之父”驾驶他的战斗机一去不复返、消失在天空里,所以,大概是个衣冠冢?

11年前我第一次去拉雪兹的时候,是阴冷下雨的冬日。陵园中一片萧肃,连同我的双腿都在瑟瑟发抖。冒着寒雨也要挣扎着爬过去,我是为王尔德而来。

这个爱漂亮的、嘴巴刻薄的英国男人,曾经一篇《少年国王》就把十几岁的我看得眼泪汪汪,从此封为偶像,至今不渝。

只是在巴黎度过人生最后阶段的王尔德,却没有那么光鲜亮丽。他因“与男性发生有伤风化的行为”而在英国入狱,1897年恢复自由后,对英国失望透顶的他移居巴黎,生活潦倒。要靠朋友们的资助,才能整日游逛、喝酒。

1900年9月,疾病让他卧床不起,神智混乱,他曾经说过“连死亡都那样绝美”,但其实死亡的过程一点都不漂亮。身体红肿,全身疼痛,呼吸沉重,他用香槟送服鸦片来止疼,直到最后口鼻流血而死。

但是每个人都爱他。

博尔赫斯臆想过自己可以成为王尔德的朋友,他甚至幻想自己也能死在王尔德死去的地方,阿尔萨斯旅馆的16号房间。“情敌”斯托克据说由王尔德受审这一震惊英国的事件获得灵感,而动笔写下了吸血鬼小说《德库拉》。张爱玲1990年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还引用了王尔德的名言:“好美国人死了上巴黎。”

王尔德的墓就在大路边,比谁的都明显。墓碑是一个飞翔的埃及男人像,据说刚制作完成时墓地园方觉得不雅而把它遮盖了起来,数年后才重见天日。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万里迢迢地跑来拉雪兹,无论男女,拿出包里颜色最艳的唇膏给自己涂上,然后在墓碑上留下自己的吻。

这个说过“男人啊越变越老,绝不会越变越好”,以及“坏女人给我麻烦。好女人使我厌烦”的男人;比孔雀还傲娇,喜欢穿着天鹅绒外套,在扣子眼里插一朵百合花的男人;钟情于花朵、落日和希腊美学的“细腰蜂”,大约是世界上获得爱与吻最多的人。

离开前我去了吉姆•莫里森的墓。

位置并不起眼,不过堆满了鲜花。如果说全世界的粉丝们来到王尔德目前是为了献吻,那么大门乐队的粉丝在这里则为了吐口香糖。我也默默往嘴里放了一块,嚼软了,吐出来按在了墓边那棵树上。

旁边坐了一白一黑两个年轻人,晃荡着长腿,一边弹着吉他一边笑眯眯地唱:
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
This is the end
My only friend, the end ...

巴黎的灵魂安息之地,这里是The End,但也是The Beginning。内心某种想法与愿望的初始,又一段人生历程的起点,也是我重返巴黎之行的开端。

1. 拉雪兹公墓

这是巴黎市内规模最大的公墓,也是下葬名人最多的公墓。这里以艺术家、音乐家、演员居多,而离开我们住处不太远的蒙帕纳斯公墓,则是巴黎“最文学”的公墓,那里长眠着萨特、波伏娃、贝克特、苏珊·桑塔格以及波德莱尔。

墓园有两个大门,我们是从北面那个进入,再从南门出来。这样一路上主要是下坡路,更省力。进门后,就有一块指示牌,上面是墓园的平面图,所有的名人墓全部标注了数字,旁边则注明了数字所对应的名字。

整个墓地植物葱茏,秋天更是美丽。
其实即便不是名人墓地,也同样很值得欣赏。

像这些“小房子”通常都是一个家族的小“礼拜堂”。

以上照片是用遥控器自拍的,独自出行、依靠自拍的痛苦,我这次也算体会到了。

下面的这个家族,大概来自俄罗斯

游客并不多,所以格外有氛围。
每条道路都有名字,秋日阳光下,并不觉得阴森。

许多墓前还摆放了鲜花,放了铜牌——我们来看望你,XX,你永远的朋友。

这一次,我不像上一回来拉雪兹,尽可能多地拜访名人墓地。我只为了再见王尔德、肖邦和吉姆·莫里森。

去见王尔德的路上,与我同一个方向的朋克少女们。

奥斯卡·王尔德,他的墓地就在最显眼的大路边。

这里也是访客最多的地方,人们默默地在这里拍照、静坐。如今他的墓被一层玻璃板罩起来了,再要献吻没那么容易了,墓园工作人员想必也是清洗唇印到烦躁了,干脆谁也不让亲了。

坐下来,在心里与他聊会儿天。
有人用手机放了一小段音乐,声音飘飘渺渺的,并不清晰,但或许他已经听见了。
有这么多人爱他,或许躺在那里的这个人,心里挺得意吧?

离开王尔德的身边,去找那个性格温柔内向的波兰人,肖邦。

一路上的风光。

有些家族墓地,虽非名人,也雕刻得极为精美。

拉雪兹还葬了一些法国“烈士”,比如二战中牺牲的地下抵抗组织成员。
这位女士便是。

La Memoire Necropolitaine似乎是一个协会,专门负责收集19、20、21世纪葬礼文化的摄影图集。

墓园中心有一个广场,肖邦的墓地就在附近。

这里安葬着弗雷德里克·肖邦,来自华沙的钢琴诗人。
他的父亲是法国人,旅居华沙任中学法文老师,母亲是波兰人。在肖邦心中,波兰一直是唯一的故乡。不过,在他20岁那年,还是告别了亲人,怀揣一只装有故乡泥土的银杯子,来到了巴黎
很快,他就被巴黎所吸引,称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
这位性格温和腼腆的双鱼座年轻人,在巴黎交友、成长、恋爱、出名。(以下部分内容参考自百度百科)

1848年,肖邦在巴黎举办了他人生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其后因肺结核病复发无法继续演出和授课。1849年10月17日,在他巴黎的家中去世,终年39岁。
肖邦曾希望在他的葬礼上演奏莫扎特的《安魂曲》(我个人觉得《安魂曲》真是莫扎特最伟大的作品,也是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但是莫扎特《安魂曲》的大部分选段是由女性演唱的,举办肖邦葬礼的教堂历来不允许唱诗班中有女性。

葬礼因此推迟了近两周,最后教堂终于做出让步,允许女歌手在黑幕帘后演唱,使得肖邦的遗愿能够达成。有将近三千人参加了10月30日举行的肖邦葬礼,演唱者还有著名的Luigi Lablache——这位意大利歌剧演唱家,堪称音乐家们的“灵魂送行者”。此前,Luigi曾为1827年贝多芬的葬礼演唱安魂曲,为1835年贝利尼的葬礼演唱Lachrymosa。

根据肖邦的遗愿,他被葬于巴黎市内的拉雪兹神父公墓,下葬时演奏了钢琴奏鸣曲2号B小调(Op. 35,1839年,这也是他最受欢迎的作品)中的第三乐章——《葬礼进行曲》。
虽然肖邦被葬于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公墓,但他要求将他的心脏装在瓮里、移送华沙,封在圣十字教堂的柱子里。柱子上刻有圣经马太福音的6章21节:“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拉雪兹神父公墓里的肖邦墓碑前,总是吸引着许多参访者,即使是在死寂的冬天里,依然鲜花不断。后来肖邦的学生简.斯特琳(Jane Stirling)将波兰的一罐泥土带到巴黎,洒在肖邦的坟前,使肖邦能够安葬在波兰的土地下。


Vivant Denon 德农

原名Dominique Vivant Baron Denon (1747年1月4日–1825年4月27日),法国作家、艺术家、外交官和考古学家。他曾是卢浮宫博物馆的首任馆长,曾经写下过著名的《上下埃及之旅》(1802年),奠定了现代“埃及古物学”的基础。

去过卢浮宫的同学们应该都记得,卢浮宫有三大馆,其中之一就是德农馆。

他的墓就在肖邦的对面,隔着一条小道相望。

最后来到吉姆·莫里森这里。

大门乐队的这位主唱,并不是个简单的美国摇滚歌手,他是歌手,也是诗人。莫里森早年入迷于尼采、兰波和杰克·凯鲁亚克的作品,并以自己的能力把它们与歌词相结合,使他成为史上最有艺术才华、最有影响力的创作歌手之一。

他的疯狂酗酒、吸毒,现场歇斯底里的表演,与他的才华一样出名。1971年7月3日,莫里森死于自己巴黎住处的浴缸里,时年27岁,成为“27岁俱乐部”又一位名人。

所谓“27岁俱乐部”是指由一群过世时全为27岁的伟大摇滚与蓝调音乐家所组成的“俱乐部”,其成员有数十位,最著名的有:布莱恩·琼斯、吉米·亨德里克斯、珍妮丝·贾普林、吉姆·莫里森与科特·柯本。2011年,英国女歌手艾米·怀恩豪斯的去世,为“27岁俱乐部”又增加了一名伟大的成员……

人们不远万里来到这儿,默默地在莫里森的墓前吐一块口香糖。
他如果活到今天,或许也是这样白发的年龄了吧?

我也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那块。 


弗朗西斯·科波拉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现代启示录》的开头,就是这首大门的《The End》,从此让我认识了吉姆·莫里森和The Door。

而在这里,拉雪兹秋日的暖阳下面,这首歌被弹唱得如此轻快,天堂里大约没有酒精和卡洛因,莫里森不知道会不会喜欢这样欢乐的演绎呢?

离开时,拍下了这些从世界各地前来拜访莫里森的人们。

离开的南门,其实是拉雪兹的正门。

从大门前的这条街,可以一直望到蒙帕纳斯塔。

沿着公墓旁的道路,走向地铁车站,这条街道的人行道,似乎也显得格外幽静、安宁。

拉雪兹神父公墓(Cimetière du Père-Lachaise)

公墓有北门和南门,最好是从北面的Gambetta地铁站进门,而非南面的拉雪兹Lachaise站,因为北方坡度高,从北向南基本是下坡路,省力得多。参观完毕之后,从南门离开,步行5分钟即可到达地铁M3号线拉雪兹Lachaise站。

交通:地铁M3号线,到Gambetta站下车。

门票:免费开放

2. 圣丹尼大教堂

离开拉雪兹神父公墓,开始巴黎第一天的第二个目的地,依然是墓地……

圣丹尼大教堂,堪称巴黎的“国王谷”,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君主,几乎都是在这里加冕登基,死后也葬在这里。

(这次过去,外立面正在修,所以包起来了)

前面我曾经说过,小巴黎边缘的圣丹尼,是巴黎首位基督教主教圣丹尼殉道死去并且下葬的地方。在公元3世纪的时候,圣丹尼的陵墓是高卢-罗马式的,那时候巴黎还在罗马人的统治下呢。

4世纪之后,陵墓上建起了巴西利卡式大教堂,这种长方形的教堂,参照了罗马的民用建筑,以大理石柱与木顶修建而成,其名字的含义有“朝圣”之意。是那个时代最流行的式样。

754年,当时的法国君主培班·勒·布莱(Pepin le Bref)在圣丹尼修道院(中世纪时,圣丹尼是最著名的法国本笃会修道院)加冕,从此之后,大部分的法国国王和王后都被安葬在此。

到了12世纪,时任圣丹尼修道院院长的苏热(Suger)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他主持改建了圣丹尼大教堂,让它成为法国哥特教堂的最早的代表作。

苏热院长凭借当时新兴的哥特式建筑技艺,让圣丹尼大教堂焕发异彩。
玫瑰花窗与建有尖形交叉拱肋的拱顶,使教堂沉浸在一片缤纷的光影之中。

13世纪的时候,圣路易登上王位,他对圣丹尼大教堂再次进行改建,逐渐形成了今天的风貌。

这位圣路易很值得一说,他是法国卡佩王朝的君主路易九世(1214—1270年),12岁就当上国王了(1226年),他的爹路易八世早早就向上帝报到了。

少年国王受到母亲影响,是个极其虔诚的基督徒。他每天做两次弥撒,就寝前念50遍《圣母经》,午夜起身参加神甫在教堂举行的晨铸。每次做完弥撒之后,他会接受任何国民的申诉,并亲自审理案件。甚至还仿效耶稣给门徒洗脚的举动,他会亲自给穷人洗脚。

他自己掏钱或利用公款建立医院、救济院、招待所、盲人院及赎身妓女的住所,每次视察时,每天总要供给120个穷人的饭,其中3人可以和他一同进餐。他还服侍过麻风病人吃饭。

在中世纪的欧洲,要成为一个模范君主至少应具备以下条件:虔诚的基督教信仰、参加十字军东征、执法公正等,而他具备了以上的全部。所以,他被奉为中世纪法国乃至全欧洲君主中的楷模,绰号“完美怪物”。

路易九世最后病死在十字军东征的途中,后来被基督教封圣,成为“圣路易”。

我们在巴黎旅行期间,正值今年是圣路易诞生800周年,有一个关于他的纪念展览,就在巴黎西岱岛上的古监狱进行。可惜时间有限,我们就木有来得及去看。不过在圣丹尼大教堂,我也拿到了一些有关他的宣传手册(见下图),照片里那3张小票,就是巴黎地铁单次票。

圣路易对巴黎来说,还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是他,让巴黎成为中世纪欧洲大陆最繁华的城市,让哥特艺术在整个巴黎兴盛起来。

他还鼓励文学、艺术、教育,据说他就是著名的巴黎索邦大学的创始人。在圣路易统治的时代,外国留学生云集巴黎。他所提倡的宫廷艺术风靡整个欧洲,由他改建的圣丹尼大教堂,以及兴建的巴黎圣礼拜堂(就是那个完全被彩绘玻璃窗包围的梦幻礼拜堂,后面会说到)成为当时欧洲最“时尚”、最有影响力的建筑,被无数后世的国王们所模仿。

圣路易的统治时期,法兰西王国的政治及经济称霸欧洲,被称作“圣路易的黄金世纪(golden century of Saint Louis)”。而法国国王在欧洲的君主们当中也占据头把交椅。虽然后来他所热衷的十字军东征,在后世来说还是颇有争议的,但是在中世纪的欧洲,圣路易的确堪称完美君主。

圣丹尼大教堂的前部,如上面的图片所示,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哥特式大教堂。

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后部,主祭坛后面,就是国王们的陵墓了。教堂本身是免费的,但是参观国王陵寝需要买票。

从检票口进入教堂后部,首先看到的就是左手边的这两对大脚丫。他们属于伟大的文艺复兴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和他的王后克劳黛。

整个陵墓的全景是这样。这里不仅有着国王和王后夫妇,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

这张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好像是国王达哥贝特的陵墓,公元639年他下葬的时候,就是在这个位置。
旁边还有圣丹尼本人的遗物。

下面的雕刻非常精美,都是基督教历史上的圣徒或者耶稣的门徒像。

话说,早期的时候,国王们下葬,就是在教堂里面,挖开某块石板,在地上掏个洞,直接把国王的遗体埋进去就好了……具体场景见下图。后来,才在埋遗体的地方上面做个卧像,标记一下底下的君主。

这一片有14具死者卧像,制作始于1263年,由圣路易(路易九世)下令完成的。

作为一代伟大君王,圣路易想凭借此举来彰显自己的卡佩王朝的正统统治地位,显示其与之前的墨洛温王朝、加洛林王朝都是一脉相承的。

圣路易之后数十年,卡佩王朝就终结了,开始了法国历史上最辉煌的瓦卢瓦王朝时代。关于瓦卢瓦王朝,前面我在《足尖丈量法国》的帖子里,介绍卢瓦河谷城堡之时,就说过蛮多啦。著名的路易十二、弗朗索瓦一世、亨利二世、亨利三世什么的,全是这个王朝的哈。

而在圣丹尼,还有一位瓦卢瓦王朝的著名统治者——查理五世(1337年1月21日-1381年9月16日)。

查理五世有“圣贤”之称,他扭转了英法百年战争第一阶段的战局,把法国从打不过英国的不利局面中拯救出来,使得法国在他手上获得了复兴。

查理五世与王后的卧像,是墓葬塑像史上第一座正式的肖像,之前那些都不像本人的哈,只具有象征意义。从查理五世开始,这些雕像都是根据本人的外貌来制作的了。所以,他的卧像那里,永远是围绕游客最多的,有义务讲解员在这里为游客讲解,有些讲解员年纪都很大了,但是知识面很渊博——其实,我的理想就是,退休之后做一个博物馆义务讲解员,哈哈。


从查理五世雕像旁边的楼梯上去,就进入教堂后部的“圣路易礼拜堂”。

这里有一座非常著名的雕像——路易十六与玛丽·安托瓦奈特的祈祷像。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头脑发热的革命群众将封建制度的最大象征——国王与王后都送上了断头台,当时就是在今天的协和广场那里,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被砍了头。

国王与王后的最后时刻都保持了他们作为贵族、王室的尊严,玛丽王后在登上断头台时不慎踩了刽子手一脚,她还立即道歉说:“抱歉,先生。”

所以,大革命结束之后,冷静下来的巴黎市民们又开始怀念起性格温和的路易十六。后来,波旁王朝一度复辟,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八登上王位之后(路易十七通常指的是路易十六的儿子,不过他10岁就病死了,实际上并没有真的当上过国王),就把路易十六与玛丽王后的遗骸迁过来,并且修建了这座雕像。

从圣路易礼拜堂的栏杆,看向对面,进门时所见的弗朗索瓦一世与王后克劳黛陵墓。


圣丹尼大教堂的后堂,被称为苏热修道院。正是在12世纪的苏热院长手里,圣丹尼才称为一座哥特式大教堂的。

苏热修道院的各个小礼拜堂之间并没有墙体,而是由巨型彩绘玻璃创造出一座永恒的光影之墙。

这些彩绘玻璃非常出名,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得以幸免,不过后来还是遭到严重损毁,直到19世纪时候才被重新安置、修复完成。


后堂的礼拜堂里有墨洛温王朝的国王与王后们。

墨洛温王朝,或叫梅罗文加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481~751年),是一个在欧洲中世纪的统治法兰克王国的第一个王朝,相传以创立者克洛维国王的祖父——法兰克人酋长墨洛维的名字命名。其领地包括大部分高卢, 也就是现今的法国,统治时期间于公元5世纪至8世纪之间,最终被加洛林王朝所替代。

墨洛温王朝的第一位国王克洛维,是法兰西第一位信奉基督教的国王。他和王后,以及其两个儿子都葬在这里(儿子们是19世纪迁过来的)。


离开后堂,来到北耳堂(南耳堂就是弗朗索瓦一世、查理五世的所在)。

亨利二世和凯瑟琳·德·美第奇的纪念陵墓就在这里,建于1560-1573年间。

陵墓汲取了意大利雕塑的手法(凯瑟琳王后就来自意大利,她一生都钟情于意大利式风格的建筑和意大利艺术),特别表现在使用不同颜色的材料方面。

雕塑是当时著名雕塑大师日耳曼·皮隆(Germain Pilon)的作品,的确是圣丹尼这些陵墓中,雕刻得最生动的之一。

看,这些衣服的褶皱,让大理石看上去都是那么柔软。

下面这张图片,是亨利二世的王冠。

这位痴情爱着比自己大20岁的戴安娜·德·普瓦捷的国王,还没有他的情人活得长,40岁就死了。

说到亨利二世的死亡,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预言家诺查·丹玛斯。1556年,当时已经很出名的诺查·丹玛斯应凯瑟琳·德·美第奇王后的邀请来到巴黎,王后召见了他,并且密谈了2小时。

据说诺查·丹玛斯就国王之死做了四行诗,亨利二世对他的预言不感兴趣也完全不相信,不过还是赏赐了他100金币。

结果,1559年,亨利二世真的以诺查·丹玛斯预言的方式,莫名其妙地、不可思议地死了——他在为自己女儿结婚的庆典上,与卫队长蒙特马利表演比武。结果,蒙哥马利的短矛(还有一种说法是,蒙哥马利的剑断了,这把断剑)刺穿了国王的头部。

可怜的亨利二世还木有当场死亡,整整被折磨了10天之后去世。

据说诺查·丹玛斯还对凯瑟琳王后预言过,“你的儿子们都能成为国王”,并且在见到少年时期的纳瓦尔的亨利时,对这位害羞的小男孩说:“你将来会成为国王。”后来,这位小少年就变成了亨利四世……


关于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大家可以自行百度之,他的预言书好像在国内还出版过。

总之,这位先生应该是西方历史上最出名的预言家,据说他还准确预言了诸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上台等等。不过也一直有争议说,他的预言书中所写的也未必都是他本人预言的,有些说不定是后人为了增加其神秘性,而在书籍出版的时候添加上去的。

当然,对我们来说,最“幸运”的是诺查·丹玛斯书中所说的世界末日——1999年7月的某一天,这件事情并没有实现。

关于世界末日,他写的原文如下: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莫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还有过这样一段描述:

“七千年另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 

到那时我的预言与威胁 

将到此结束” 



后人及其研究者对这两句诗作出如下这种解释:

“如果7000年(犹太教历20世纪末)时,‘另一种物体’将把王国组建..... 那时我的大预言也就到此结束(变得无效了)” 

我在网上帖子中曾经看到网友对此说过:

“20世纪末”,和那条世界末日的预言时间上有吻合之处,诺查丹玛斯预言的是1999年7月,可以理解为20世纪末。到了诺查丹玛斯所预言的世界末日的那一天,已经有另一种物体把王国组建了,他的预言也就无效了。 

到了那个时刻,预言结束了,自然那条世界末日的预言也变得无效,世界也将不会灭亡了。

所以,1999年7月我们人类之所以不会灭亡,完全是有“另一种物体”出现,而使预言无效,才不会灭亡。 

这另一种物体所指也许就是,那些乘坐不明飞行物UFO频繁降临地球的天外来客。


日本广濑谦次郎先生作为预言研究者之一,提出了一种大胆的设想:

“所谓‘另一种物体’,也许是一种生物突变体。” 他指出,所谓突变体就是“因突然变异而改变了遗传因子的人--新的人类。”

同时,广濑这样认为,它也许“不是突变体,也不地球人类,而是地球人之外的‘另一种’宇宙生物。它可能为挽球地球的危机而来。”因此,只有那些乘坐飞UFO,才是诺查丹玛斯说的“另一种物体”。 



总之,有可能世界末日其实已经到来了,不过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外星人拯救了。

也有可能人类目前已经如《黑客帝国》所说的那样,实际上已经被某种力量操控了,我们目前所感知的生活,并不是真实的生活,而仅仅是“大脑的感知”,实际上这个世界或许已经灭绝了……

谁知道呢?!

站在北耳堂的楼梯台阶上,向下看到路易十二与安妮王后的陵寝,两人的形象十分落魄,都是瘦骨嶙峋地裸身而死。

因为在基督教教徒看来,即便尊贵如帝王,死时都是老病交加,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不论什么出身,什么地位,最后大家都是同等地面对上帝的裁判。

整个纪念陵墓的样子是下面这样的,用意大利加哈赫大理石制作而成。
石墓置上则是路易十二与安妮·德·布列塔尼王后生前正在祈祷的情形。

围绕着石墓的雕塑,非常精美。

圣丹尼教堂,还有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入口就在后堂的楼梯下面。
这个地下室才是大部分国王真正的葬身之所,地面上那些大多是纪念陵墓和卧像。

这个房间里葬着7-10世纪的王子们。

这几个小礼拜堂,介绍了圣丹尼大教堂的历史,以及断头的圣丹尼大主教的故事。
圣丹尼本人的陵墓就在地下室。

这里是波旁家族的礼拜堂,从亨利四世到路易十七,在这里都有纪念陵墓和衣冠冢。

亨利四世 ↓↓

公然宣称“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路易十五 ↓↓

这里还存有一个小罐子,里面是一颗心脏,属于路易十六的儿子——路易十七。

关于路易十七这个从未真正登上过王位的小王子,一两百年来一直有很多传说。官方记载,说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被砍头后,小少年路易十七在10岁的时候也病死了,根据欧洲王室的传统,他的心脏被保存在地下室的波旁王朝礼拜堂内。

不过,民间一直传说他其实是死遁了,从此隐姓埋名,消失于江湖……

可惜,这只是群众美好的愿望(法国人民后来还是很怀念路易十六滴),前些年法国科学家通过DNA技术检测了这颗心脏,证明了就是路易十六的儿子。

波旁王朝国王们的骸骨,实际上都在这里,一直到路易十八为止。

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君主们的遗骨都被革命群众挖了出来曝尸荒野(这种习惯看来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啊!),后来大革命结束、波旁王朝复辟,登上王位的路易十八又将这些遗骨搜集回来,重新落葬于圣丹尼大教堂。

地下室的中心区域,就是圣丹尼和他的两个追随者的墓。
公元3世纪的石棺,非常简朴。里面还有几尊5-6世纪早期君主、王室成员的石棺。

离开地下室,重新回到教堂内。再欣赏一下这座早期哥特艺术的代表作品。

虔诚的信徒。

至此,圣丹尼大教堂的参观就差不多结束啦。
出口处还有一个小的展厅,里面有圣丹尼的模型,并且滚动播放大教堂的介绍录像。

走出教堂大门。

再回味一下圣丹尼的建筑本身。

美食:海鲜连锁店La Criee


晚餐与当年在法国时的室友兼闺蜜相约,地点就在我们住处不远的蒙帕纳斯火车站附近。
这一带有蒙帕纳斯塔,有大型SHOPPING MALL,还有一家老佛爷百货的分店。各条分叉马路上,林林总总的餐馆比比皆是。
看过我当年在天涯的连载《巴黎日记》的同学,应该都知道我这位亲密室友杜云。她嫁在了法国,不过每年还是都会回国探亲,所以我们并不算分别了太久。只是,多年来这还是头一回我们再次在法国相聚。
她推荐了吃海鲜为特色的La Criee。这是一家连锁店,性价比比较高,海鲜种类也不少。

晚上6点才正式开门,我们算是第一批进店的客人。

布置不算豪华,不过到处都有鱼的图案装饰,表明了店铺的海洋特色。

我们每人要了一个Menu,包含前菜+主菜+甜品。

送的面包看起来不大起眼,味道却还不错,外面焦脆,里面柔软。

 杜云的前菜:马赛风格鱼汤,配奶酪。鱼汤碗后面那一碟,里面就都是奶酪丝。

我的前菜是牛油果蟹肉Tarter。所谓Tarter,就是鞑靼,这里特指一种餐食的做法——将各种食材剁成泥,然后混合在一起,装入模子做成厚饼状,再倒出来。有一道著名的法国菜,鞑靼牛肉,就是生牛肉碎,上面再打一个生鸡蛋。有些餐厅会将生鸡蛋事先与生牛肉泥混合之后做成形状再端上来。鞑靼牛肉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不过我这道牛油果蟹肉鞑靼,就一定会受欢迎。入口很清爽,牛油果又相当丰腴,其实这一份下去就能半饱了。

在供应海鲜的餐厅,还很流行吃这种海鲜拼盘(Plateau de fruits de mer),同样有小、中、大号的区别。
两个人的话,吃一个小号拼盘就够了。一个金属盘子里面堆满了碎冰,上面放上各种海鲜。通常会有甜虾、生蚝、海螺等品种。

再来说说我们的配酒,吃海鲜自然要配白葡萄酒。
我们点了Sauvignon blanc,是一种性价比比较高(不贵),同时也比较好入口(不涩)的白酒。

法国餐厅的酒通常有很多种毫升可供选择,每人一小杯的话,就是40ml左右,两个人胃口好的话,也可以点200-300ml。总之,不必点一整瓶,喝不完浪费。一般来说,有约定俗成的几种规格,可根据需要来选择。

接下来是主菜。
杜云的是鱿鱼须配薯条。味道有点点咖喱口味,鲜香扑鼻,入口爽脆。

我的主菜是两种烤鱼的组合,分别是黄花鱼+海鲈鱼。
味道差别其实也不太大,海鲈鱼是法国非常常见的鱼料理食材,黄花鱼相比之下肉质会再细嫩一些。

配菜是奶油烤土豆,以及拌沙拉
当时我已经很撑了,其实烤土豆真的很香很好吃,但是我也只能吃下一半了。

最后是甜品。

我的是各种奶酪的组合。
法餐当中,向来是把这种小份奶酪也当做甜品的……但是,你们都知道我有多饱了,所以勉强吃下了两小块,其他的就用我随身带的保鲜袋打包回去,第二天当早饭了。
(再次强调,保鲜袋的重要性。)

我对奶酪的接受度还是可以的,包括膻味比较重的山羊奶酪,也能吃下少量。
la criee家选择的奶酪基本上味道都不算重,有些还是夹了果仁碎的,很香,总之我都能吃。Soyota和小瘦子就要接受度弱一些了,尤其是山羊奶酪,完全吃不下去。

杜云的甜品是巧克力挞+冰淇淋。

这一餐两人吃了58.5欧,刷卡的,一般也就不给小费了。

本篇游记共含15368个文字,9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着楼主的游记好羡慕,我上个月出行的游记还在草稿箱呢

2016-11-18 11:25

引用 我乐我勇敢 发表于 2016-11-18 11:25:22 的回复:

看着楼主的游记好羡慕,我上个月出行的游记还在草稿箱呢

回复我乐我勇敢:我也还没有写完,还在继续更新中。

2016-11-18 22:20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11-21 16:54

谢谢支持和关注哦!

2016-11-24 21: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