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摄阿拉斯加

19
陈医生 LV.5
2016-11-19 08:33 628/4
  • 出发时间/2016-06-09
  • 出行天数/16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38000RMB

        从Alaska回来有些日子了,第一次在蚂蜂窝写所谓的游记,主要记叙在Alaska所见所闻和及时的感想,附带一点行程攻略。Alaska之大之美根本无法在短短的十几天领略,也无法完全用文字和照片表达和描述,如果可能,还是请各位读者略过此篇亲自去Alaska走一走。

行前准备篇

      为什么是Alaska?
      在去Alaska旅行之前、之中、之后,遇到许多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他们总是满脸惊讶地向我提相同的一个问题——“Why Alaska?”,言下之意,世界这么大,什么地方不能去,即便去美国,美东美西可玩之地多了去了,为何选择偏远的飞地Alaska?说真的,我没有认真仔细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躲清静吧。”我说,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答案。
      我所在的上海是一座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城市,一个纷繁骚动、每天都在改变的城市,就其繁华程度和现代性来讲,与纽约东京巴黎伦敦相比丝毫不落下风,但我始终觉得这座生于斯长于斯的母亲城市缺少一份自然从容、安详宁静的田园特质,无处不在的紧迫和压力,充满了不安和焦虑。从大楼办公室窗户远眺,目之所及无非是由钢筋水泥构筑的现代城市“森林”,走在路上双耳充斥的是人声的喧嚣和车流的鼎沸,空气中弥漫着雾霭和尾气,早七晚五在地铁站随滚滚人流往来穿梭,难得一见蓝天和白云,每天都在两点一线地来回奔波,重复着同样的工作,人几乎异化为社会机器上的一个部件,这样的日子过久了难免心生疲惫,但吾辈也是凡胎一个,不可能摆脱这样一种生活状态,从此“背包走天涯”,毕竟还要一日三餐,肩负家庭的责任,于是,短暂的“逃避”,找一个“远离尘嚣”的地方“躲清静”便成为向往,那里没有电话,没有微信,没有考核,没有SCI,没有人情世故的纷扰,只有蓝天,阳光,大海,雪山,河流和森林,当然还有可爱的动物。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那无疑就是Alaska。
      百年之前,美国著名旅行家、作家、环境主义者及野生动物保护运动的早期领袖John Muir(约翰·缪尔1838.4.21—1914.12.24)就在一篇记录他在Alaska旅行感受的日记里这样写到:
      ——You should never go to Alaska as a young man because you'll never be satisfied with any other place as long as you live. And there's a lot of truth to that。 
      ——永远不要在你年轻的时候去Alaska,因为自此之后,无论你身居何地,在你有生之年你再也不会有满足感,这是箴言。
      还好,在我决定去Alaska做一次深度旅行的时候,自己早已过了John Muir所谓的“愣头青”的年龄。

      Alaska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多变的气候环境、丰富的旅游资源以及生态多样性每年吸引着全世界无数户外爱好者,正如LP的 Alaska专辑封面所显示的那样,Alaska的魅力在于她能够提供给旅行者所有他希望在旅行过程中体味到的元素,雪山,冰川,苔原,草甸,丛林,河流,极光,野生动物,小木屋,永远也看不到尽头的公路,天空和海洋,当然还有美食……,而自驾Alaska则是唯一能够将上述诸多元素串联融合在一起的旅行方式。
      记住,一定要自驾
      在上海话里,Alaska的发音接近“阿勒世噶”,照字面意思理解即“我们的世界”,既然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当然无法拒绝。
    
      目的地决定之后,接下来就是制定详细的行程。
      美语中有句俗语,把Alaska一分为二,德克萨斯就是美国的第三大州,足见Alaska面积之大。由于Alaska地广人稀,景点分布分散,从北冰洋之畔的Deadhorse至太平洋之滨的Valdez,距离超过800miles,好在美帝是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设施了得(后面会提到),Alaska绝大多数景点基本都有高速公路抵达,即使有些地方偏远如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也有Air Taxi可供选择,因此到Alaska旅行的最好方式是自驾。当然跟团游不需自己动什么脑经,省心省力,但有些景点和游玩项目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团游行程中的,如Homer的海钓,Katmai看熊,Air Taxi在冰川降落等,而这些又绝对是Alaska的精华所在。而坐游轮去Alaska当然很舒服,但很多深入内陆的景观就不得不放弃,这对不远万里、花大力气和大价钱好不容易来一趟Alaska的国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对于像Denali Hwy和Dalton Hwy这些充满野性略带冒险的公路,一般旅行社避之唯恐不及,所以要想全方位的体验Alaska之美——唯有自驾
      因为Alaska太大,可玩的花样又多,譬如Fishing、Kayaking、Air Cruise、Wild Animal Viewing,Hiking等等,如何在短时间内样样兼顾少留遗憾颇为费神。因地理位置及气候条件的限制,Alaska的最佳旅行时间只夏秋两季,5月-9月,冬天除了看极光和滑雪基本不适合旅行,像Denali国家公园和保护区每到冬季会关闭,野性的Alaska 8 Hwy从十月到次年五月因为暴风雪也常常封闭,著名的Katmai国家公园的棕熊则基本进入冬眠期,根本不可能看见,所以Alaska旅行季基本上从六月初开始至九月底结束,而七、八两月则是旺季,所有与玩、吃、住、行相关的费用都是一年之中最高的,且不易预订,特别是住宿,种种考虑,最后把出发日期定在了六月九日,整个行程时间安排16天。
      行程确定之后,首先就是订机票,因为早有打算,故从年初起就一直关注着上海——Anchorage来回机票的价格,发现票价变化不是很大,六月的票价基本都在6500元左右,之后票价就一路飙升,从七月开始所有航空公司的机票就没有低于一万元的,多方比较之后,最后在Unite Airline的官网上订了机票,6464元/张,价格还能接受。由于国内没有直飞Anchorage的航班,单程至少中转一次,最简便且最省时的是选择Seattle中转,然后飞Anchorage,但这样预算会增加许多,时间上也就省了4-5小时,性价比不是很高,我们的UA航班经停San Francisco,转机时间稍长有10小时45分钟,而抵达San Francisco的时间是上午,正好可以一日游。
      住宿确定是最难的,因为行程稍有改动,住宿地点就会变动,计划在Anchorage住一夜,然后前往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待两天,由于Denali国家公园里只有露营不提供住宿(实际上要在公园住宿也是可以的,后面会提到),只能在公园附近找住地,同时又不能离公园太远,很难找到符合要求的住宿,最后是两天分别住在不同的酒店,增加了来回奔波劳顿,接着再前往Fairbanks住两夜后,再南下前往Valdez住一夜,接着前往Seward住四夜,返回Anchorage飞Katmai国家公园住两夜,最后再回Anchorage租车前往最后一站Homer住三天。原计划是将Homer的三天置于Katmai国家公园两天之前,这样就避免了走回头路,而且还省去了中间还车租车的环节,但是无奈Katmai国家公园实在是太热门了,越是临近七月住宿越难订,七、八月如果不提前半年根本就订不到,所以最终把Katmai提前到19、20日两天,中间走回头路并把自驾分为两段,两次租车还车。建议驴友如果打算去Katmai看熊,最好提前半年就预订。
      最后需要预定旅行中所有的游玩项目,比如Denali公园的门票和观光Bus票,由于Bus座位有限,建议行程确定之后早点购买,特别是一早出发的车票很容易卖完,我只订到当天9:15分发车的Bus票,出发如果晚,只能压缩在公园内的活动时间,空中巡游Mount McKinley的机票也要预订,这个活动很热门,而且极易受到天气的影响,至于Katmai国家公园的门票、机票、住宿是一个Package,建议提早半年预订,公园内Lodge不多,旺季会非常抢手,另外Homer海钓,Seward的Cruise,Valdez的Kayaking也需要提前要预定,我们就是没有预定Kayaking,到了以后再想订已经没有空位了,最终没有去成Kayaking,留下一点小小的遗憾。
      http://www.alaska.org 这是Alaska州政府的官网,上面几乎可以找到有关旅行中所需要的一切信息。
    
         

      关于出行装备 (六月)
      1.防水冲锋衣裤一套(Fishing、Air Cruise、Sea Cruise、Bear Viewing、Hiking、Kayaking等都需要)
      2保暖抓绒衣裤一套
      3.一次性内衣裤若干(旅行途中大多数住处都无法洗衣服)
      4.Gore-Tex徒步鞋+徒步袜(走路的时间其实不多,但Glacier Hiking需要)
      5.拖鞋 
      6.洗漱用品,牙刷、牙膏、沐浴露,洗浴毛巾(可以在Anchorage的超市购买)      
      7.拖线板,转换插座,充电线。
      8.帽子,最好是带有防蚊罩的,六月,Alaska的蚊子超级厉害。
      9.防炫雪地眼镜,Denali空中巡游+冰川降落,冰川Hiking需要。
      10.汽车轮胎修补套件(自驾,特别是准备走Denali Hwy和Dalton Hwy最好带在身边,以防万一,特别是八、九月份自驾者,原因后面会提到,我是从国内带去的,也可以在Anchorage超市购买)
      11.圈子面,榨菜,老干妈若干(不习惯西餐的人必备)
      12.背包,最好每人一个,可以些放随身用品。
      13.手机卡,某宝上可以买到,最好是AT&T的卡,信号最好,但是在国家公园,大多数高速途中依然没有信号,用手机Google地图可以全程导航,只要在出门前将目的地设置好,开启就可以,为预防手机没电,带一个点烟器可以随时充电。
      14.防水塑料袋,可以放护照、行程单、驾照、钱等。把所有的行程,酒店预订单,机票预订单,国家公园预订单,活动项目预订单打印在A4纸上,带在身边,或制作成PDF文档放在手机里,不要在线查阅,有可能网络信号不好而无法打开。

      Alaska旅行必备App
      1.TheAlaskaApp,有关于Alaska的详细介绍,Guide Book,Weather等
      2.Alaska 同上 有See and Do, Eat and Drink等
      3.Booking 基本上可以订到旅行中所有的酒店
      4.Hotels.com 行程中Seward的住处Booking上没有订到,在Hotels上订到。
      5.租租车美国自驾比较实用
      6.蚂蜂窝自由行,这里面可以找到许多Alaska自驾的帖子
      7.Google.map手机版,可以把所有目的地地图预先下载好存储在手机,当然,在国内准备你就要成为翻墙党。
      8.天巡旅行,在上面可以查看机票,同时可以比价    
      9.旅行翻译官,吾等不懂英语者必备
      10.TripAdvisor 大众点评基本就是抄袭这家的,用来找餐馆非常方便,适合不适合中国胃就另说了。     
      11.myTracks,有没有想过记录你所有运动的轨迹。
      12.汇率计算器,剁手党的必备。

      如果可能,出发前请购买一本Alaska Tour Savor(见上图),99美刀,里面有Alaska吃、住、行、玩各种Coupons,绝对超值,特别是有些活动如Guided Hiking,Fishing,Kayaking,Boating,Rafting,都有买一送一的赠券,也有租车折扣券,以及Denali之星和酒店折扣券。本人事前准备了一本,可是在Fairbanks的时候遗失了(具体怎么遗失的到现在还想不起来),为这事一直耿耿于怀至今,仔细算一下损失了至少好几百美刀呢。
      摄影器材:
      最好带两部相机,途中看到美景时随手拿起来就可以拍,省却频繁调换镜头的麻烦。有能力的话最好入手一支400mm F2.8定焦,因为在Brooks Fall拍棕熊,在Anchor Point拍白头鹰,在Resurrection Bay拍虎鲸和座头鲸用70-200mm F2.8实在是有些吃力,但手持400mm定焦拍摄需要超级强大的臂力,Canon 这款定焦可不是一般的重。超广角这次基本没用到,本来还想着拍星空,傻傻的不知道六月的Alaska午夜12点天空还亮着,根本不可能拍到星空和极光。

      Alaska概况
      Alaska是美国土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州,比位列第二的德克萨斯州的面积两倍还要大,超过我国的新疆自治区。Alaska与美国本土并不直接接壤,如果想从美国本土经陆路到Alaska必须经过其北方邻国加拿大(需要签证),从西雅图自驾到Anchorage的里程超过2400miles,需要一周的时间。
      Alaska东接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行政区和Yukon行政区,北临北冰洋南部的Beaufort和Chukchi海,西面隔着Bering Strait即白令海峡与俄罗斯的远东相望,南面就是西北太平洋。 Anchorage只Alaska州最大且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但并非其州政府所在地,Alaska州的州政府位于该州南部的小城Juneau朱诺,因为地处偏僻,不在此行安排中,如果坐游轮从西雅图温哥华出发海上巡游Alaska,则Juneau 是必经的一站。Anchorage是Alaska州的经济、文化和旅游中心,也是Alaska州的交通枢纽,无论是从美国本土还是从世界其它地方蜂拥而至的游客进出Alaska基本都要通过Anchorage的Ted Stevens国际机场,Anchorage的城市人口约三十万,占整个Alaska州人口的40%。

       在美国Alaska被称为最后的疆土,这片广袤无垠的蛮荒之地是许许多多富有冒险精神的美国青年最后的精神家园,John Muir、Samuel Hall Young以及后来的Jack London,Jon Krakauer都曾先后侵浸于这片土地,汲取养分,然后创作出伟大的作品,特别是Jack London的荒野系列小说,对Alaska内陆Yukon River地区有着详细而逼真的描述,而小说的主人公也非人类,而是生活在这原始荒野的动物——狗和狼。个人认为,如果想更深入的了解这片土地,阅读这些文学作品不啻是一个便捷的途径。
       小说《The Call of the Wild》by Jack London
       小说《White Fang》by Jack London
       小说《The Sea Wolf》by Jack London
       纪实《Travels in Alaska》by John Muir
       纪实《Alaska Days with John Muir》by Samual Hall Young
       传记《Into the Wild》by Jon Krakauer
   

Alaska 花卉

Alaska 花卉

Alaska 花卉

Alaska 花卉

Alaska山川

Alaska冰川

Alaska冰川

Alaska冰川

Alaska 动物

Alaska 动物

Alaska 动物

 Alaska 动物

 Alaska 海洋

Alaska 海洋

Alaska 海洋

Seward 小镇,Alaska

Homer小镇,Alaska

第一天

      2016-6-9
      Day 1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From Shanghai to Anchorage

      上午10点赶到PVG浦东国际机场(提早两小时),UA柜台前已经排起了长龙,没想到六月赴美旅行的人这么多,排队Check In超过一个小时,导致后面过海关和安检有些“急吼拉吼”,现在还不是七、八月份的旅游旺季,在此提醒那些不是持有头等舱机票的驴友,还是老老实实的提前3小时去办理值机,以免耽误行程。
      UA航空的值机柜台在PVG的T2航站楼中部。
      12:10 航班UA858准时起飞。  
      目的地: 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旧金山国际机场SFO
      飞行时间11小时35分钟。
      从地理上来说,Alaska是美国中国最近的一个州,但中国大陆与Alaska之间却没有直航航班,大多数飞往Anchorage的航班都需要在美国西岸或内陆的几个城市转机,位置最近且最省时方便的转机地点是Seattle,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节省银子),我们选择的UA858航班是在美国西岸城市San Francisco转机,停留时间巨长,10小时45分钟,由于上海和San Francisco之间有15小时时差,这样我们飞抵San Francisco的时候才上午8:45,正好可以一日游。整个飞行途中航班提供两餐,另外还有两次饮料,不过不要对UA的机餐抱什么奢望。

San Francisco 天际线和 Golden Gate Bridge

      当地时间上午8:45,航班顺利抵达SFO。
      San Francisco大概是中国人最熟悉不过也最喜欢不过的美国城市,难怪放眼望去超过四分之一的路人有着一张中国脸。按照汉语的习惯,多数美国城市的汉语名字是根据英语发音直接写成汉字,如New York译成纽约而非新约克,Boston译成波士顿,Washington译成华盛顿,Seattle译成西雅图,唯独San Francisco汉译叫旧金山,把一个美国城市和中国人最喜欢的金子联系在一起虽有其独特的历史原因,另一方面也足见中国人对这座城市的偏爱程度。

 城市之光书店——San Francisco的文化地标

      在我看来San Francisco是美国西海岸乃至全美最具人文特质的城市,自由率性不像东部城市那样古板老套,许多文学作品和好莱坞电影均以这座城市为背景,五十年代末至整个六十年代滥觞于整个美国的轰轰烈烈的反传统反文化运动如:Beat Generation,Hippie Movement,Blue Notes和Rock & Roll等就始于这座城市,至七、八十年代泛滥至全球,并影响了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整整两代人,至今Columbus Avenue 261号的“City Lights Bookstore & Publishers”还是美国文青的精神家园,上次游San Francisco的时候,特意抽空去了趟书店,假装文艺一把,买了Jack Kerouac的On The Road和Allen Ginsberg的The Fall of American,至今是我的枕边书。至于电影,Woody Allen在2013年拍摄并获得Oscar最佳影片奖的Blue Jasmine就是以旧金山为背景来展开故事叙事的。

      按美国法律,所有国际航班入境美国第一站必须接受全面安检,包括人和行李,我们下机后先去了行李转盘提行李,排队接受入境安检,然后过移民关和海关。移民官只问了一个问题,旅行时间多长,回答两周就过了。海关官员连行李都没有看直接盖章放人。
      入境、入关完毕,想先把行李托运掉,但是UA飞Anchorage的航班还没有开始值机,在911之后,美国机场已不设行李寄存的地方,只能带着行李在旧金山一日游。旧金山机场的Car Rental非常好找,租车大楼与机场候机楼之间由轻轨连接。从到达大厅出来后,左拐乘升降梯到达四楼,直接去轻轨站,上了轻轨列车后看到站名Car Rental下车即可。一路指示标记非常清楚,不会搞错,返程还车后也是按原路返回候机大厅。
      出发前在租租车上预定了Alamo公司的SUV一辆,向工作人员出示提车单和驾照(上海的驾照上有英语翻译,加利州允许中国游客使用中国驾照,所以用不着驾照翻译或公证),用信用卡挂账,然后按要求电子签名画押就可以拿到钥匙和租车文件,租车文件上写有停车位的号码,直接步行到Alamo车库找到停车位就可以直接把车开走,非常方便。
       由于办事人员粗心,错把别人的提车单给了我,自己当时也没有注意看,结果在出车库的时候被拦,管理员认真地看了我的租车单子,然后对我说,“It’s not your car!”。我是一头雾水,管理员指着租车单名字一栏,我仔细一看,果然是完全不搭界的老外名字,只能先把车停在一边,再返回租车柜台,一番交涉,重新开单签名后搞定,然后一路开车去了金门大桥和Sausalito。途中借道Marine Blvd,随便看了一下著名的渔人码头。

 旧金山天际线,拍摄于Sausalito的Bridgeway

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离开金门大桥很近,沿着渔人码头的Marina Blvd一直往西开,然后在Palace of Fine Arts Theatre附近驶入101 Hwy,跟着车流,一会儿就驶上金门大桥的引桥。选金门大桥和Sausalito作为一日游的景点是因为一来景点离机场比较近,交通便利,二来红色的金门大桥几乎已是San Francisco的城市名片,不去金门大桥就好像没有到过San Francisco。

由北向南驶过金门

      金门大桥有几个观景点,桥南侧的Fort Point,桥北侧是Vista Point和Battery Spencer,另外在Sausalito南端的Point Cavallo也是。由于一天当中光线方向会随时间变化而变化,上午以在Fort Point,Vista Point和Point Cavallo观桥最佳,下午则在Battery Spencer观桥为好,因为顺光,大桥比较明亮,当然这需要天气配合,假如天气作美,大桥的朱红色和海湾的深蓝色正好相得益彰,再配以城市为背景,拍出的照片比较好看。另外,Point Cavallo是在大桥桥面水平之下,为仰拍,在Vista Point则是平视,而在Battery Spencer则是俯拍大桥,角度不同照片的效果也截然不同。

在桥北的Vista Point拍摄,可以看到桥面上川流不息的车流。

下午,在Point Cavallo拍摄,逆光,背阳面比较阴暗。

下午,在Point Cavallo拍摄

        从Vista Point出来后,再次驶上101Hwy,到下一个辅路口右拐,驶出101,开到坡下面的小镇Sausalito只需5分钟。中午的Sausalito游客如织,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好不热闹,沿马路店面一侧可以泊车,但所有的付费停车位早就车满为患,最后在一处沿海岸的停车场内停车,3刀/h,在自动操作机上付款,打印出收费单,切记必须将收据单子放在车子挡风玻璃后面的显眼处。

Bridgeway 大街, Sausalito

 Bridgeway大街, Sausalito的高级住宅区

      Sausalito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就是沿海的一条大街Bridgeway,一侧全是各式商店、餐馆和临海别墅,沿马路可以泊车,有自动收费桩。另一侧是大海,一条长长的步道沿着海岸线蜿蜒曲折,放眼望过去,旧金山湾一览无余,晴朗的天空下远处城市的天际线清晰可见。

红嘴海鸥翅膀下隐约可见的城市天际线。

旧金山

      Sausalito是从一个游艇俱乐部的码头逐渐发展起来的旧金山高级住宅小区,集旅游、休闲、观光、餐饮为一体。中午在一家名叫Angelino 的意大利餐厅午餐和休憩,坐在路边的餐座上,靠着椅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吃海鲜面,一边看海景,游客在海边散步,红嘴海鸥在海湾里绕来飞去,不时有红色旅游大巴穿街而过。如同海鸥一样眺望海湾对面的San Francisco,城市仿佛是用铅笔在蓝色画布上勾勒出的清晰的线条,海天一色。喝一口咖啡,舔舔大拇指上的奶油,打一个饱嗝,随意地按快门,看到的都是景,惬意不过如此。

面朝旧金山湾的餐厅

      Angelino Restaurant —— 典型的意大利装修风格,外观带有地中海蓝,在Sausalito的餐厅中排名第十七,地址:621 Bridgeway,Sausalito,CA 94965-2247。

      午餐点了海鲜意面,海鲜Pizza,蔬菜Salad,和饮料。
      海鲜面看上去很诱人,但是不适合中国人的口味,中国人吃海鲜面讲究的汤料要足,要有海味的鲜字,而意大利海鲜面吃上去太干,奶油味倒是蛮重的。

      海鲜Pizza也不符合中国人的口味,饼倒是很脆有咬劲,但上面的鱼又咸又腥,看颜色像金枪鱼。这两样东西在口感上我觉得还不如上海街头早餐的葱油饼和葱油拌面好吃。

 餐后沿着Bridgeway散步,一路欣赏美景。

用这么大的面具来装饰露台,很有想法。

豪宅配豪车。

      Bridgeway另一边沿着海堤修建了步道,一直可以走到住宅区,各式住宅依山势修建,绿树丛中相互掩映,是面朝大海,头枕波涛的绝佳地。

      沿着这木桥往山坡上走就到了居住区。

      下午3:00开车返回机场,顺道去了金门大桥西北侧的Battery Spencer,小小的景观台挤满了人和车,插针的地方都没有,由于这里是单行道,如果没有停车位的话只好走人,幸好有一辆车离开,留出空位。

      Battery Spencer是一个观赏Golden Gate Bridge和海湾的绝佳地点,位置比大桥桥面高,且在下午是顺光,所以俯视大桥的时候,红色的大桥桥身在蓝色的旧金山湾海水的衬托下,看起来要比来时更加漂亮。

 旧金山进门大桥北侧引桥

在 Battery Spencer 拍摄

在 Battery Spencer 拍摄

    驾车通过引桥,通过大桥,进入市区,前往机场。

 高低起伏的旧金山市区街道。

      返回机场途中遇到一点小麻烦,借车的时候和 Alamo 说好是满油满还,可一路上就是没有看见加油站,快到航站楼的时候远远看一家涂着绿色的加油站,立马停车准备加油,一看加油枪口不对,再看加油站标识,是Natural Gas,一问才知道我们错把天然液化气当成汽油了。也真是,这里管汽油叫Gas,管天然气也叫Gas,这让我们这些外乡人如何分得清!最后只好先把车开回到机场,还车时告诉验车小哥说没找到加油站加油,小哥倒也客气,说没关系,让我们放心走人,他会处理一切,到时候多算几升油就行了,结果二天后收到银行短信,扣款33刀,扣掉过桥费6.5刀,这点油竟然要26.5刀,胸闷!
       重新在UA柜台值机,托行李,UA说我们已经在浦东机场值过机了,只需把行李交给她们就可以了,机场安检把门的竟然是一个裹着头巾的穆斯林美眉,安检程序相对简单,在浦东机场时需要把所有电子产品取出来,而北京国际机场则需要把相机镜头也取出来一个个过X光机,这里老美只是把背包、外套和皮带过一下X光扫描机,人过安检门,警铃不响就pass,整个过程也就4-5分钟。   
      旧金山安克雷奇需5个多小时,有一小时的时差。7:35pm UA1257航班准时从旧金山起飞,前往Anchorage。
      我们的Alaska之旅正式拉开序幕。

       飞离 San Francisco 已经是夜晚了,起飞后不久,飞机就进入茫茫一片夜色之中,靠着椅背瞌睡,一觉醒来,透过机窗发现机翼下已经是一个冰雪的世界了。
       

      23:18pm 航班准时到达Anchorage国际机场。
      Cook Inlet的海水波光粼粼,像被太阳点燃的一束火焰。         
      飞机降落的时候,从舷窗望出去,Anchorage还没有完全天黑,落日正挂在远处天际线上,绚丽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倒映在海水里随着波浪荡漾,整个城市笼罩在晚霞之中,美到极致,这就是高纬度和低纬度的区别。

      太阳正缓缓落到Mount Susitna 和 Alaska Range的北侧,一大片天空和云彩映出金色,夜色之中依稀可以看见 Anchorage。

Anchorage机场

       下飞机后,先去了大厅提行李,然后按照机场指示牌去租车大厅。安克雷奇机场的租车柜台就在航站楼的东南侧,从到达大厅下自动扶梯到底层,向右转穿过一个长长的过道就可抵达,非常便捷。
       在租租车上预订了Hertz公司的丰田四驱车一辆,结果最终拿到的是新款的Nissan Path Finder,车子还算新,才走了一万六千多miles,特地查看了一下车子轮胎,车胎几乎看不出磨损,因为计划要走Denali Hwy和Dalton Hwy,轮胎最为关键,到时候万一爆胎后果就严重了。车子三排座位,放倒第三排座位后比较宽敞,放三个大箱子和三个背包一点问题也没有,十天的租车费+加上各种保险也才人民币8812元,价格算是公道。

      取车后直接去了酒店,Americas Best Value Inn,地址:4360 Spenard Rd, Anchorage, AK 99517。

       Americas Best Value Inn
      第一天入住非常顺利,算上时差将近34个小时没有合眼,实在是有些疲劳,赶紧洗洗睡觉。

第二天

      2016-6-10 
      Day2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From Anchorage to Denali 

      早上独自一人先去Wal-Mart备货。自驾的好处是自由,想几点出发就几点出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就是一日三餐没法准时准点,质量也不可能像下馆子。对我来说旅行的目的就是看风景,最不在意的就是怎么吃和吃什么,只要有美景,汉堡三明治就可以打发一整天,但有家人同行就不一样
      Anchorage的Wal-Mart,地址:8900 Old Seward Hwy,从酒店开车过去一刻钟。第一次去美国的大型超市,布局和国内差不多,但食品超级丰富,东西好又便宜,一加仑装的牛奶仅三、四刀,这价格大约只是国内光明优倍牛奶的三分之一,各种肉类价格低得让人咋舌,各式冰淇淋4.5-8刀一个,浓浓的奶油味巨好吃,国内卖数十元的哈根达斯体量还不及其四分之一,要不是自个儿血糖高,我TM吃、吃、吃!有这么多便宜又好吃的东西,难怪马路上遇见的大胖子比比皆是。
      采购了矿泉水、牛奶、面包、肉肠、水晶虾、水果等两天的口粮,结账时发现是自助,先看了老美操作,然后依样画葫芦,在收银口放入纸币,接着扫描每件商品上的条形码,水果是扫描一个,然后乘上总数,当然输多少数目完全靠自觉,没有人监督,待全部扫描完毕后按Enter键,等吐币口吐出找头,就可以提货走人。

      这里我强烈建议喜欢吃虾的朋友一定要买一盒Alaska冰镇虾尝尝,见上图,价格折合人民币也就一百来块,一共45个,510g,这种虾经过预处理,去虾头和虾壳,去了背部的虾肠,仅虾尾留有小部分虾壳,让你可以直接手拿着吃,老美想得可真周到,虾肉是熟的,估计汆过热水后马上冰镇冷却,肉质松弹有韧性,非常新鲜,盒子中间是蘸酱,酸酸甜甜,取一个虾蘸上酱放入嘴里,味道你自己想象吧,反正后来我是每趟去超市就要带一盒回来。

      在Americas Best Value Inn简单早餐后,驱车前往Talkeetna,这是今天首个目的地。在Talkeetna,计划将要搭乘K2 Aviation的Air Taxi飞越Mount Denali并在冰川降落。

      Talkeetna是从Anchorage到Denali途中必经的一个小镇,它是Denali的门户,早期拓荒者的居住地,就坐落在Susitna River的东岸,离Mount Denali的直线距离比Denali公园大门还要近,不过Talkeetna算不上正儿八经的景点,一般Alaska旅行者都不会把它作为一个目的地,只因为K2 Aviation的Office 在Talkeetna小镇,而我们在K2预订了空中巡游Mount Denali并在冰川降落的套餐,约定时间是下午3点,公司在邮件中要求我们在下午2点准时赶到Office办理登机。
      具体预订手续请查询K2 Aviation的官网: http://www.flyk2.com。
      由于是第一天在Alaska开长途,不熟悉道路交通情况,途中遇到美景还要随时停车拍照,所以早早出发。Anchorage市区很小,穿过市区后沿着Glenn Hwy 1即Alaska 1Hwy向北,不一会就看见一座跨河大桥,Knik Arm Bridge,Knik River河面在这里变得非常宽,河水缓慢,向西注入Cook Inlet,大桥附近没有看到临时停车点,不敢乱停车,所以没有留下照片,过桥之后,高速公路折向西北方向,由Glenn Hwy 1转到George Parks Hwy 公路,一路前往Talkeetna。
      George Parks Hwy简称Parks Hwy也叫Alaska Route 3,是连接Anchorage和Fairbanks的一条主要高速,全长323miles,很多人错以为这条高速之所以叫Parks Hwy是因为途中要经过Denali State Park(州立公园)和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国家公园),实际上这是巧合,这条公路之所以被命名为Parks Hwy完全是为了纪念已故的前Alaska州州长George Alexander Parks,与公园无关。很是佩服老美修的高速路,依山傍水、蜿蜒曲折的公路总是沿着景色最美的地方修建,使得开车人从来不觉得疲劳,而在每一处最佳观景点都预留有停车位,并且在数英里之外就有醒目的标识牌提醒司机减速慢行不要错过,标识牌被设计成一个蓝色的照相机Logo,Logo下面标有至景观停车处的距离。

      在Alaska官网-高速路栏目下可以查到Alaska主要公路景观标示,见图。所有蓝色符号标记都是一处景观点,有详细的介绍,但是要把这次自驾所要走的公路经过的每一处景点做一番攻略,然后在旅行过程中实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天阴沉沉的,远处的云层很低很厚,根本看不见太阳。第一天开车,我丝毫不敢大意,两眼紧盯着路标和限速标识,生怕超速或驶过头,早就耳闻Alaska的警察非常厉害,看着没人影,实际上就躲在哪棵树后面,你一旦超速,他们马上会现身,罚款更是没商量。其实Alaska的警察还是蛮可爱的,最后一天和一位Park Ranger打交道,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这是后话。
      我是一路紧张地向前开,突然看见前面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Pickup,一对老年夫妇站在车边,手里高举相机对着远方,顺着那方向再一抬头,远远地看见前方道路拐弯处沁绿色针叶林的上方横空有一座巨大的雪山赫然挺立,山体之巨大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天微蓝,山顶上的雪泛着白光,树梢上有一些云带,在这个距离上根本不能判断山的高度,莫非这就是大名鼎鼎的Mount Denali或称Mount McKinley,顿时内心一阵喜悦,正担心这样的天气是否能够目睹北美最高峰时,她就出现在了眼前,真是“梦里寻她千百度,默然抬头那山就在灯火阑珊处。”
      立马抬脚踩刹车,急停车子于路边,惊醒了一车还未倒过时差的人。
      “啥事体?”
      “Denali山峰!”
       我来不及解释,赶紧熄火下车到后备箱取相机。

北美第一高度——麦金利峰

      看着镜头里的Mount Denali,刹那间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Mount Denali对于Alaska的原住民来说其神圣地位有如圣城Jerusalem对于犹太人,那是他们的“圣山”,即便美国联邦政府曾一度把山名改为Mount McKinley,当地人则依然坚持把她称为Denali,Denali在Alaska人的心目中意味着山之巍峨高大,绝非一人名所能涵盖,而我们在到达Alaska的第一天上午就能目睹这座洁白而美丽的雪山,难道是幸运之星高照吗?须知对远道而来的游客来说,只有25%的机会可以看到Mount Denali。     
      我指着前面的山峰用蹩脚的英语问两位老外,“Denali?”
      “Sure,it’s Denali Peak!”
      老夫妇头也不回地回答,他们也在忙着拍照。倒是老夫妇的大狗耐不住性子,朝我“旺、旺、旺”地嚷个不停,像似打招呼。

 Mount Denali,摄于Willow Lake小镇附近公路旁。

    天依然阴沉的,灰白色的云密布天空,远远地有些分不清到底是雪山还是云朵,唯有Mount Denali努力从云层中探出她那巨大的白色山体,仿佛是要招呼远道而来的的客人。   

 在Willow Lake 湖边拍摄的Mt Denali

在Willow Lake 湖边拍摄的Mt Denali。

      这段公路是George Parks Hwy 中的一段缓坡,右侧是一个停车观景点,左侧经Alexander Ave进入一个名叫Willow Lake的小镇,距离Anchorage大约70miles,Parks Hwy沿着小镇右侧拐过一个弯继续前往Denali。再往前开一点,左手边可以见一个湖,Willow Lake,小镇就是以这个湖命名,湖边停了几辆车子,沿湖是一些低矮的灌木丛,站在湖边可见对岸雄伟的Mount Denali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Alaska州有八个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Alaska Range贯穿而过,北美第一高度,海拔6195米的Mount Denali就坐落在这个保护区内。 Mount Denali也叫Mount McKinley,或者McKinley Peak也叫Denali Peak,两者均指同一座山峰,可以混用,McKinley是官方的叫法,1896年一位到Alaska的淘金者将此峰命名为McKinley,借以支持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William McKinley,后者果真在当年的大选中胜出,于1897年正式担任第25任美国总统,但不幸的是William McKinley好运不长,在其第二任期中被刺杀身亡,1917年,美国国会正式批准将这一山峰命名为Mount McKinley,汉译麦金利山,而Alaska原住民并不买美国政府的帐,特别是Koyukon族把此山峰叫Denali已有数百年历史,依然坚持这一传统名称未变。Denali在Athabascan语系中意思是 “The High One”。
       一年前美国政府也做出了改变,为保护当地原住民的传统文化,在2015年的8月奥巴马总统访问Alaska之前,国会将包含这一山峰的地区名称改回为Denali国家公园,改Mount McKinley为Mount Denali。
       Denali峰外形似一圆锥体,为一巨大的独立山体,峰顶终年为雪覆盖,山顶空气含氧量和气温较位于赤道同等高度的山峰要低许多,这对于登山者来说是一个严峻考验。2015年通过精确测量发现Mt Denali 峰顶的积雪厚度有4.5m,同年美国国家大地测量局将Denali主峰的高度去掉积雪的厚度修正为6190.5m。
       Denali公园通常有两种玩法,一种是从地面,另一种是从空中。K2 Aviation就是一家拥有空中巡游Denali 国家公园资质的公司,服务出色,在做攻略时朋友极力推荐这家,事实证明确实名不虚传。
        一路上没敢多停车观景,生怕迟到,下午一点钟提早赶到了Talkeetna, K2 Aviation的Office并不难找,高速路边有一块巨大的牌子指示Talkeetna,拐进小路,过一条铁轨就可以看见K2 Aviation的广告牌,一幢木屋就是Office门前一大块碎石地是停车场。

 K2 Aviation,Talkeetna

      红色小木屋就是K2 Aviation的Office,Office的右侧就是机场,不时有小型飞机频繁地起降,螺旋桨发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游客很多,大多在耐心等待自己的tour。
      游客也可以预订从Anchorage出发的Denali Tour,K2 Aviation会派车前往酒店接送,自然价钱要比从Talkeetna出发贵一些。

      走进Office,向柜台小妹出示了预订邮件,小妹说现在还早,我们这批要两点半才可以办手续。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出门开车前往附近的一个景色不错的小湖转转,地址:Christiansen Lake, Talkeetna, AK 99676。

       跟着导航,很快就到了Christiansen Lake,湖并不大,四周绿荫环绕,湖水清澈见底,静静地湖面像一面镜子,景色倒映在水里,非常漂亮,环境优美而宁静,这样的小湖在Alaska比比皆是,随处可见。湖边有一户住家,门前码头停着数架水上飞机,一看就知道是专门用来观光的。和主人打过招呼,我们就在湖边散步,主人忙自己的活去了,只有主人的一条大狗跟着我们,像是盯梢,吃光了我们从上海带去的鲜花饼。

      2:30,我们回到K2 Aviation,还是那位小妹查看了我们的预订单然后说:“很抱歉,你们不走运,因为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云层厚,Denali Peak完全为浓云遮蔽,为安全起见,你们预订的Grand Tour With Glacier Landing无法执飞。”
      我一听头都大了,心凉半截,什么意思?这么大老远来到这里就这个结果,难道就这么回去不成?刚才在路上我们还看到Mount Denali,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怎么天气就差到不能飞了呢?
      “现在飞不了,待会儿天气转好是否可以再飞?” 我问,我想等等看,反正离天黑还早,是否还有机会,总不至于现在就放弃。
      小妹说,“恐怕今天下午的天气都是如此。” 看到我越来越沮丧,小妹继续说:“可以选择改飞Denali Flyer,否则就只有改期或退款。”
      我问:“天气不好,Denali Fly 是否可以Glacier Landing?”
      小妹回答说:“那倒不影响。”
      我问,“那这差价怎么办?”
      小妹说,“放心,飞行结束后再找我,我会把差价退换给你。”
      话说到这份上,我当然只能接受,漂洋过海赶到这里来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坐飞机到Denali Mountains转转,难道就因为起了点云雾就放弃,岂不可惜,不过内心未免有些不甘。下午的天气确实不好,中午时分在Willow Lake小镇附近惊鸿一瞥目睹了Mount Denali 皑皑素身之后,一路到Talkeetna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

      我们预定的是Grand Tour with Glacier Landing即图中红色线路,飞行时长1小时30分钟,335刀/一人,如果冰川降落,需另加85刀/一人,总时长2小时,因为在冰川上降落和起飞要15分钟,另外15分钟是让游客在冰川上自由活动。现在因为天气原因改飞图中橘黄色的观光线路,飞行时长由2小时变成1小时45分钟,冰川降落和活动时间不变。

     六月虽然是初夏时节,但Alaska还是比较寒冷,Office外的花坛却开满了各式鲜花,娇艳万分。

       签字画押确认后,每人先称体重,然后再露台上穿上专用雪套,雪套是专门为在冰川上活动设计的,直接套在鞋子的外面就可以了,一来可以保护自己鞋袜和脚,防冻保暖,二来也防止了游客把外面的泥土或植物带到冰川上造成生态破坏。然后游客跟着Pilot来到停机坪,Pilot按照每一个人的体重,分配座位,如此可以保持这架小型飞机的重心平稳。我被安排到Copilot座位。在一番飞行安全讲解(听不懂)之后,Pilot启动引擎,飞机在跑道上慢慢滑行,加速,然后腾空而起,向远处的雪山飞去。

     游客们都穿着厚厚的保暖衣服、滑雪衫,而机长却一身短打,丝毫不感觉寒冷。

      Talkeetna小镇离Denali国家公园的大门口还有150 miles,开车需要三小时,但是坐Air Taxi从空中直接飞往 Denali Mountains 却不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在空中可以看到地面上看不见的风景,飞越地面行车不可能抵达的地区,与苔原、雪山和冰川来一个近距离接触。
      飞机逐步爬升,随着高度增加,视野越来越宽阔,地平线不断向远处退移,小飞机随着气流一路颠簸,透过驾驶室脏兮兮的舷窗看出去,一切都好像蒙在一层细纱之下,河流,针叶林带,苔原,铁路,公路都交织在一副画中。

Talkeetna机场

    图中所见的铁路是从Anchorage至Denali,Denali之星就运行在这条线路上,公路是Parks Hwy,从Anchorage一直到到Fairbanks,河流就是Susitna River。

 Susitna River and Bridge
      有很长一段飞行路线是沿着这条大河,Susitna River。

      Susanna River 发源于Denali Mountains 南侧的Susitna Glacier,在由Alaska山脉和Chugach山脉构成的狭长山谷之间一直向南流,在Anchorage西侧约30miles处注入Cook Inlet,Susitna在当地语中意为“Sandy River”,难怪从空中看河水有些泛黄。

      空中俯瞰George Parks Hwy,汽车像一个只小蚂蚁。

Susitna River

 Susitna River

    从空中可以看到Susitna River一直延伸至连绵的山脉之中。

     飞机飞临山脉,可以清晰地看见冰川在山谷的谷口渐变为河流。

      飞机慢慢飞入Denali Mountains上空,群山环绕,漫漫无边,视野的尽头一片白茫茫,分不清是天,是云,还是山。机头右下方出现一条巨大的冰川——Tokositna Glacier。
   

       Tokositna Glacier 位于Denali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发端于Mount Hunter 的东侧,然后转向其南侧,长度约25miles。从这个角度看,天气晴朗的话,Mount Denali就应该在其右侧不远处,Mount Hunter就在Denali Peak的左侧。可惜云雾遮断了一切。

 Tokositna Glacier

Tokositna Glacier

 Tokositna Glacier

       第一次从空中俯瞰冰川,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仔细观察,可以看见冰川表面并不十分光整,宛如水面起了涟漪一般,又像巨大的丝绸起了褶皱,这并非山谷内风力造成的结果,而是冰川各层移动速度不均形成的冰的褶皱。在狭长的山谷中的冰川因为重力流的作用,愈接近谷底的冰川受阻于基岩流速愈慢,整条冰川由于速度差异导致冰川断层,而断层间的水平方向的剪应力使得冰川表面隆起形成复杂的褶皱,同时越深的冰川因为密度大,受压而气泡少,这样就可以吸收红黄等波长较长的光,而散射蓝光等波长较短的光,所以看起来有些冰川发幽蓝色的光。

      飞机转向左侧,离开Tokositna Glacier,开始绕飞Mount Hunter,飞过一些小的山头和冰川,凸起的山脊锋利如刀刃。

      可以看到右侧的冰川化为河流

      如刀刃般锋利的山脊,迎着阳光一面露出黑魆魆的山岩,而另一侧则白雪皑皑,像两个世界。

      右侧刀削斧劈般的山体,山头始终不得见,飞机的飞行高度也一直保持在半山腰水平,我不确定这座山是否就是Mount Hunter,按飞行路线来推测应该就是。飞行员一直在做解说,而我一直不知其所云(只恨自己以前在学校没有把英语学好),终于看到机头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山峰,Mount Foraker?我们的航线必须在Mount Hunter和Mount Foraker之间穿过,进入到Kahilna Glacier。

      飞机开始倾斜转向,山谷之间又一次出现一条巨大的冰川,不一会,飞机就已经飞行在冰川的上空,我想这条冰川应该就是Kahilna Glacier,而刚才看见的山峰就是Mount Foraker无疑。

Kahilna Glacier

Kahilna Glacier

      Kahiltna Glacier是Alaska Range中最长的一条冰川,源于Mount Denali西南坡的Kahiltna 垭口,海拔3150m,冰川全长44miles,向南从Mount Foraker南侧和Mount Hunter的西侧穿出。

      两条巨大的冰川在这里汇合,无声的碰撞造就奇观。

      飞越了Kahiltna Glacier之后,飞机继续绕着Mount Hunter的西北坡飞行,然后飞到Mount Huntington的北侧。 后者看上去较前者更加突兀和嶙峋,岩石颜色更加深褐,积雪更多更厚。见下图

      Mount Huntington由岩石和冰构成山体,宛如一座巨大的金字塔,位于Mount Denali的西南面,直线距离仅8miles,海拔3731m,虽然和Denali比起来绝对高度差了许多,但只要看看照片就能知道,Mount Huntington在各个方向上都非常陡峭,垂直落差超过了1500m,峭壁上是厚厚积雪,雪崩的印迹历历在目,即便是最容易的攀登路线也比Mount Denali更加富于挑战,只有顶级水平的技术登山者才敢尝试,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人类征服Mount Huntington要晚于征服Mount Denali将近60年。
      飞越了Mount Huntingdon之后,飞机飞临这次Flyer Tour的最后一个冰川,Ruth Glacier。

       机长慢慢推杆,飞机缓缓降低高度,然后机长调整飞行姿态,机头对准一条雪道,开始降落,很快飞机落到了冰川上

       飞机平稳落之后,机长率先出舱,放下悬梯,游客一个个鱼贯而出,我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Flyer Tour的缺点就是时间短,从起飞到降落1个半小时,如果刨去路上来回的时间,实际在Denali雪山山峰间绕飞只有半小时多,降落冰川并停留只有一刻钟,而且收费奇高,我们预定的Grand Tour with Glacier Landing要420刀/人,后改为Flyer Tour也要375刀/人,但个人觉得这趟飞行值得这个价。当你在雪山间穿行,冰川在机翼下划过,寒风从窗缝间迎面扑来,这种体验从来没有过。特别是当飞机迎着一堵雪墙飞过去,慢慢减速,接近,看见机腹下厚厚的积雪越来越接近,然后机轮下的滑雪板蜻蜓点水般与积雪接触,滑行,停稳,整个降落过程一气呵成,迈腿跨出舱门踏上冰川的瞬间,似乎踩上了一块巨大无比的棉花糖,鞋套和积雪摩擦发出滋滋声,感觉就像一脚踏上了天堂的门厅,这种体验非亲身经历是不能感觉得到的。从每个游客的脸上所显露出来的幸福满足感真不是TM花钱可以买得到的。
        强烈建议各位如果有机会到Denali,一定要尝试一下空中巡航和冰川降落,切记。
        我们的机长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身材魁梧,精神矍铄,穿一件短袖碎花衬衣,牛仔裤,脚蹬徒步鞋,而其他人都穿着厚厚的防风冲锋衣,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冰川上风很大的,因为兴奋,也不觉得冷,远远地一堵雪墙下面可以看见几顶帐篷,那是登山者的营地,2016年北美登山季已经拉开序幕,而我们都是匆匆过客,在这里停留只不过短短一刻钟,但是就是在这么短时间所领略的美已足以让我回味一辈子。环望四周,白雪和冰川从脚下延伸开去,一直到山脚,陡峭的山峰,为皑皑白雪所覆盖,像冰人的肌肤,丝滑而富有光泽,这是一个人迹罕见的世界,天外世界,绝美的世界。

      远处山脚下是几顶彩色的帐篷,是登山大本营,看见有人在移动,那是登山者。

      按捺不住,自己也嘚瑟一下。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游客陆续回到飞机,我的副驾驶座已经有人占了,不一会,飞机又一次腾空而起。

Ruth Glacier


      机翼下又一次看见Ruth Glacier,很快,飞机离开山区,沿着Susitna River朝着Talkeetna的方向飞去。

Susitna River

Susitna River

     又看见了熟悉的George Parks Hwy,等一会我们还要驾车北去,就是走这条公路。很快我们回到Talkeetna小镇,刚才的一幕幕宛如梦幻一般在脑海萦绕。
        

George Parks Hwy

      结束K2的Grand Tour之后,再次驶上 George Parks Hwy, 前往晚上的住宿地Healy的Denali Park Hotel,地址:Mile 224 George Parks Hwy,距离Talkeetna小镇有166miles, 车程3小时,因为第二天还要去Denali National Park and Preserve,所以住宿点尽可能选在公园大门附近,以便节省时间,避免不必要的路途奔波,不过,在六月中旬,Denali国家公园附近的酒店已经非常难订了。
      晚餐吃得非常简单,白天的兴奋好像还未过去。
    

第三天

    2016-6-11 
    Day3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

         假如把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比喻成是Alaska的Mecca似乎并无不妥,去Alaska不去Denali就像到北京不游故宫,来上海不逛外滩一样,Denali是Alaska州的明信片,几乎所有关于Alaska旅游的宣传册子都是以Denali的样照为首页。或许是昨天K2 Aviation的Air Cruise留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所以自己对今天Denali的一日游抱有相同的期许。
         Denali公园非常大,就是有一点与美国西部的几家国家公园不同,禁止自驾,游客的车只能进入到园区约15 miles左右,在Savage Power Trailhead之后所有私车都不能入内,必须把车泊在停车区,然后换乘公园的Bus进入园区,我想主要原因是Denali国家公园内的道路状况非常糟糕,都是碎石子或泥路,且大多数路段都建在陡坡上,路面狭窄,只能单车通行,如果遇到下雨或下雪道路就会变得异常危险,在冬春季公园的道路干脆就是封闭的,另外Denali国家公园的生态系统特别是草甸、苔原和冻土带特别脆弱,一旦外来车辆大量涌入,很可能破坏保护区内生态环境,恢复需要很长时间。老美对环境保护这一点可谓不遗余力,不会过度开发,根本不在乎眼门前的这点蝇头小利。

        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 班车时间表

        从Denali公园入口至最远景点Wonder Lake的距离有85 miles,既然不能自驾,那就只有坐园区Bus了,路上看到有背着行囊在公元小径内徒步的,深为佩服。公园的门票当场可以购买,在Denali Visitor Center和Wilderness Access Center 即WAC都能买到公园门票,但是Bus票就需要提前预订了,特别是在旅游旺季,游客多而Bus座位有限,当场可能买不到车票,我提早一个多月就在公园官的网上预订车票,本想买当天最早出发的一班车,这样就可以在Wonder Lake的地方多呆一会儿,看看是否有机会拍到Mount Denali的倒影,可惜心想事不成,6月11日这天早几班的Bus票早就销售一空,只有早上9:15分的那一班还有少量剩座。从WAC到Wonder Lake的票价是46.75刀/人,另外NPS Park Entrance Fee 10刀/人。订票官网:http://www.reservedenali.com。如果要在Denali玩上两三天,除非在园区内宿营,公园门票可以多次使用,而车票则必须再次购买。
        Denali国家公园的所有观景点和宿营地都由一条Denali Park Road串联,因此只要坐上Bus,基本不会错过或遗漏任何景观,每到一处观景点,Bus通常会停留10-15分钟,司机会宣布开车时间,期间游客可以下车,看景拍照或小憩,然后再上车前往下一景点。游客如果觉得景色不错,也可以逗留更长的时间,等下一班车再搭乘也可以。景区内每一班Bus的时间是固定的,可以从Denali国家公园的官网上查到班车出发和返回的时间,最早的早班车于5:15Am 从WAC出发,11点15分到达Wonder Lake,单程6小时,所以即使是最简单的在Denali公园坐Bus到Wonder Lake来回一次也要12个小时左右。

        WAC,大部分班车从这里出发。

         Denali国家公园的Bus分两种颜色,一种是黄色,一种是绿色,前者票价高,司机附带有对公园历史、地理地貌和野生动物知识方面的讲解,我预定的是绿色的Bus,价格相对便宜,司机只负责开车,没有讲解,其实有没有讲解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反正我也听不懂。如果路上遇到有什么动物,比如熊、狼之类,满车子的老外都会激动地大喊大叫,司机听见后会及时停车,所以即便听不懂英语或没有讲解,也毋庸担心会错过什么精彩之处。实际情况是我们车的司机是个话唠子,一路吧嗒吧嗒地说个不停,让他闭嘴都难,自然有关Denali的专业解说我是一句没听懂,只知道司机在Denali已经服务了十多年,原因是他太喜欢Denali了——loves Denali so much,大学毕业后到这里当志愿者,因为喜欢就留下来工作了,这种生活方式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早上去Denali的路上在Healy的一家Subway买了好几份三明治,因为今天一整天都会待在Denali公园内,午餐和晚餐就靠三明治充饥了,Denali公园内除了水是没有地方可以买到食物的,据说这是因为公园多有野生动物如棕熊、黑熊、郊狼、狐等出没,食物的气味有可能会吸引到动物过来,甚至招来动物的攻击,对动物们来说,春夏之际正是食物相对匮乏的季节。这对游客来说似乎有所不便,但考虑到Denali原本是动物们的天堂,而游客只是外来的闯入者,不应该干扰到这里的原居民,所以自带食物和水也是应该的。当然如果有打算在园区内宿营的话,需要携带的东西就不止这些了。

        天气不好,乌云密布,时有小雨,据说Alaska春末夏初的天气就是这样,这有点像上海黄梅天。我把手机导航的目的地设置为Denal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但是到了目的地一看,一个游客都没有,知道找错了地方,停车场也根本见不到一辆车,左右为难之际,正好看到一个过路的老美,忙上前打听,他听不懂我们要问什么(汗颜!),我听懂了他叫我们到Denali Visitor Center询问。心急火燎地赶到游客中心,我赶紧把预订单给了一位工作人员,他仔细地看了我的预订单后说,“这里是游客中心,你们的上车点在WAC。”我一听头都炸了,虽然老先生详细的为我指出行车路线,我是根本没有记住,离预订开车的时间只有五分钟,我连东南西北方向还没有搞清,万幸的是手机导航上有WAC即Wilderness Access Center这个目的地,连忙掉头往回开,看到WAC的木屋和标识牌,连忙停好车,向工作人员打听,对方只扫了一眼预订单,在电脑上check后,就把车票打印给了我,然后指着门外的一辆绿色Bus说,“马上要开了,赶紧去。”在门外的上车点,绿色Bus已经发动,我们是最后上车的几位,惊出一身虚汗。
        请注意上车地点,如果手机导航设置到Denali National Park & Service 会一路把你带到Denali Visitor Center的停车场,要将目的地设置为WAC,才会找到上车点。

         私家车只能到这座桥为止,右侧有一个检查站,有几位Park Ranger值守。

        绿色的Bus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

        在我们前头的黄色的Bus

        只需看一眼Denali Park Road的照片就知道为什么园内不允许自驾了,路狭窄不说,拐弯的时候根本看不清另一侧的情况。

        初夏的公园,野花还没有盛开,只偶尔看见路边山坡上有一簇簇黄色的野菊,绿色的苔原和冻土漫无边际地伸展开去,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山脚下,满目的绿色看上去略显单调和乏味,调色板还在上帝的手里拿着,打翻还要两个月。目力所及之处起伏的山峦为皑皑白雪覆盖,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荒芜而又苍凉。看见有一辆绿色Bus沿着Park Road一路向着群山深处狂奔而去,车后尘土飞扬如同烟雾一般,使人联想到王维的诗句“大漠孤烟”。

        我们的大巴,注意这辆车的车顶指示牌是Wonder Lake,说明这辆车最远是到Wonder Lake

        Bus沿着Denali Park Road前行,两侧景色不断地变化,按路程的远近这一路有三个主要景点:Teklanika Rest Stop 30miles处,Eielson Visitor Center 66 miles处和Wonder Lake Campground 85miles处,注意:有些Bus的目的地是前两个景点,然后就返回,上车前最好确认一下。
         这里的习惯是无论谁先看见动物只要叫一声,司机就会立刻停车,所以大家一路盯着窗外,希望能够发现惊喜。很多时候,听到惊叫声“Bear!”或 “Noose!”或 “Coyote!”,然后大家到处张望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动物们似乎都有意躲藏了起来,有眼尖的老外指着数百米之外的几个移动的小黑点说那是是什么什么,我则老眼昏花,张大眼睛,却连黑点都没有看见。只有一次,看到几只幼年麋鹿在苔原上吃草嫩草和地衣,也是很远的地方,有游客嚷嚷后,司机加速反切过去,终于全车的人看清了动物的真面目。

        Teklanika Rest Stop

        Teklanika Rest Stop是一片碎石开阔地,有一个临时帐篷商店,里面出售Denali国家公园和保护区的各种纪念商品,诸如广告衫、帽子、纪念章、钥匙扣、旅游书籍等,也有水卖,但没有食物。商店四周地势平坦,视野开阔,不远处有一条浅河自南向北缓缓流淌,那就是Teklanika River。

         Teklanika River

        Teklanika River

          不知道这个老美在Teklanika河里看见了什么东西,躺在地上拍照,但老美的真性由此可窥一斑。

        Teklanika River是Denali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内的一条主要河流,属于辫状河(Braided River),其源头位于Alaska山脉北侧的Cantwell Glacier,向北流经Denali并汇集这一地区的大部分地表河流,最终经Tanana River注入Yukon River,河流总长91miles,途中穿过Denali Park Road和Stampede Trail步道。
Stampede Trail是Denali荒原地区的一条著名步道,1992年有一位名叫Christopher McCandless的美国年青徒步者在独自穿越眼前这片荒无人烟的苔原时失踪,四个月后他被当地的狩猎者发现时已经死于Stampede Trail附近的一辆废弃的改装车里,生命的年轮永远停在了24岁,他的死期和死因尚无定论,更难让人理解的是这位Emory大学人类学和历史学的高材生为何要在毕业后放弃所有可能的选择,偏偏独自一人跑到这么一个偏僻杳无人迹的地方徒步。
        1997年美国著名作家Jon Krakauer以此真人故事写就了一本探险纪实小说《Into the Wild》,十年后2007年,好莱坞导演Sean Penn将此故事翻拍成了同名电影,豆瓣评分8.6,对所有向往Alaska的人来说,这部电影值得一看。或许只有当你独自一人站在Teklanika River的边上眺望远山和苔原,才有可能从Christopher McCandless的视角来审视这个世界,才能理解他的行为背后的逻辑,自然之壮美有时候会像地心引力一样把一个人牢牢的拴在她的面前。
        很喜欢片尾曲里的一句话 
        On bended knee is no way to be free。

        Teklanika River的河床 
        Teklanika River之上的Denali Park Road

          下一个主要景点是66miles处的Eielson Visitor Center,天气晴朗的时候,在这里可以看到Mt Denali,再是幸运没有再次降临,浓云遮蔽了远山。
       

          在游客中心门口,看到了两个巨大的麋鹿角相互锁扣在一起,那是2003年春天的某一天,在Denali,有两头成年雄性麋鹿为了争夺这片领地以及与雌性麋鹿的交配权在这里斗得昏天暗地,结果两只麋鹿谁也没把谁斗倒,鹿角却相互纠缠在了一起再也不能分开,最后两头麋鹿相继死去,麋鹿的尸体自然成为食肉动物的免费午餐,只留下这两对麋鹿角。

        Eielson Visitor Center门口的这幅宣传画其实蛮具有欺骗性的,因为它使我产生了一种联想,就是在Denali Park Road的终点Wonder Lake可以看到相同的景色,至少可以碰一碰运气。实际情况是——不可能,先不说天气不帮忙,即使是天气晴朗也绝无机会看到倒影,因为Bus的终点Wonder Lake Campground位于湖和Mt Denali之间,山和湖是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上,虽然湖并不大,但除非在Wonder Lake宿营才有时间徒步到湖的对岸的山坡上,在天气帮忙的时候看到这一奇观,否则No Way。

         Wonder Lake

          Wonder Lake

         Wonder Lake有营地,可以露营,露营需要获得许可。

        Wonder Lake

          其实,从Wonder Lake沿着Denali Park Road再往前走大约7miles就可以到Kanitshna Roadhouse,这是一个在Denali腹地的僻静小木屋酒店,是保护区内唯一的住地,很多游记都提到Denali公园里只有露营没有住宿,这家可能是唯一的例外。而且由于这家酒店在Wonder Lake的对岸(北侧),天气好的话,应该可以看到Denali的倒影,如果预订住宿,酒店会派车接送,但是费用客观,所以好的景色有时候并不是免费的。
          酒店网址:https://www.kantishnaroadhouse.com

          Wonder Lake并没多少出彩的地方,甚至可以说相比起我们以后看到的湖,Wonder lake只能说太一般般,并且不知道是谁的翻译,把Wonder Lake译成“旺德湖”这么一个乡里乡气的名字。
我觉得天气和季节是影响Denali游感的两大因素,6月或许不是游玩Denali的最佳时间,8月底或9月才是最好的时节(后来在9月底看到我们在Homer住宿的房东游Denali,一天之内,她们就看到有六头棕熊,和狼及麋鹿等),秋天的色彩更加丰富,层次感更加深,天气也好。另外有时间的话最好不要一日游,而是在园内营地宿营一到两天,因为动物大多数都在清晨和天黑前出来活动。如果预算充足Kanitshna Roadhouse也是可以考虑。
          回程的时候在车上看到一个典型的美国家庭,一对夫妇带两个孩子,女孩十岁左右,男孩六、七岁,父母看上去健硕强壮,深红色的皮肤一看就是户外运动的爱好者,每人都背着自己的装备,孩子也不例外,在停车场取车时,看见他们全家上了一辆房车,顿生羡慕。我也希望以后也机会开着房车到处旅游,自由自在。

          晚上9点半结束Denali的One Day Tour,开车前往McKinley Creekside Cabins住宿,地址:Mile 224 George Parks Hwy ,259刀/晚,没有早餐。
         安顿好以后,外出散步,10点半,天还大亮,只是天气更加差了,还下起了雨,揪心!

          这家酒店都是由一栋栋小木屋组成,房间很小,但是样样俱全,就在George Parks Hwy路边上,很容易找。

第四天

    2016-6-12 
    Day4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目的地 Denali Hwy和Fairbanks

        早晨醒来,窗外依旧在淅淅沥沥地下雨,天色昏暗,不免心生忧虑。按计划今天先要走一小段回头路即从住地McKinley Creekside Cabins往回走到Cantwell,35 mils,接着从Cantwell左拐进入Denali Hwy (Alaska 8 Hwy)一直开到Paxson,115 miles,然后从Paxson转到Alaska 4 Hwy再一路北上前往Fairbanks,175 miles。 虽然全部里程加起来不长,前面35 miles和后面175 miles都是坦途,没有什么可担忧之处,唯有中间这段Denali Hwy让人放心不下。

          当然,如果不想这么麻烦,完全可以绕开Denali Hwy,从住地出来上George Parks Hwy后直接往北开,2-3小时就可以抵达Fairbanks,但这样做也就失去了Alaska自驾的一大半的意义。
          自驾旅行的很大一部分乐趣就是——On The Road。
          行前做计划的时候,朋友就建议我如果可能一定要走Denali Hwy,因为这是Alaska自驾中富有挑战性的一条路,另一条就是Dalton Hwy,我为此做了许多准备,如果仅仅因为下雨就放弃挑战未免有些畏手畏脚。

      Denali Hwy

        从图一和图三可以看到,几近平行于Alaska山脉中段走向的Denali Hwy在山脉的南侧横贯Alaska中部平原,是一条已经被废弃的公路,全程是砂石子路面,道路状况很差,有一定的危险,朋友提醒过,整条Denali Hwy中没有加油站和修补轮胎的地方,沿路也没有手机信号,而租车公司一般都不允许租客走Denali Hwy和Dalton Hwy,租车保险也不覆盖,万一途中遇到意外,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最常见的意外是爆胎,为此特地在行前从某宝上购买了全套的补胎工具,包裹车载充气泵,不远万里带到美国(省银子),并且还在YouTube网站上自学了补胎技术。(实际上根本用不着,这条路的路况比想象要好得多,只要小心一点,不会有问题。)
        因为计划中没有考虑到下雨这一天气因素 ,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如果雨势变大是否会影响到Denali Hwy行车的难度,心里一点也没有底,对远道而来的旅行者,最拍途中出现什么状况,然后被困在路上等待过路车施援,如果就我一个人,毫无疑问我会选择走Denali Hwy,但如果一家子在一台车上,一旦被困于路途之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就是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了。
从Trip Advisor的评论中,Denali Hwy始终是Alaska最吸引人的一条公路,没有之一,所谓must-go 公路,沿途景观壮美,原始而富有野性,一年之中,有八个月的时间这条道路会因暴风雪而被关闭,也仅6-9月才开放,这条路曾经被LP杂志评为Alaska甚至是北美景色最美的一条路,途中可能会遇到灰熊、棕熊、郊狼、驯鹿、麋鹿等,以及雪山、冰川、湖泊、苔原,草甸,北美针叶林等,听起来就心痒痒。
         一句话,如果不去心有不甘。

        早上在酒店办理Check Out的时候,我特地询问了一位年纪比较大,看上去经验丰富的酒店工作人员,她的回答是,这样的天气走Denali Hwy完全没有问题,只有在暴风雪的时候这条路才不能走,今天一大早,她已经遇见过许多从Denali Hwy开车过来的人。她的话一下子使我信心满满。

      Denali Hwy

         在Cantwell,George Parks Hwy和Denali Hwy交叉路口,有一加油站和Grocery,在这里补充了一些食品,并给车加满油,付款的时候我再次向售货员小哥求证,在雨天的情况下Denali Hwy是否仍然可以通行,售货员小哥也给了肯定的回复。
         一切准备就绪,上路。
        实际上我的疑虑很快就打消了,因为刚驶入Denali Hwy不一会,就在我们停车拍照留念的时候,就遇到迎面驶来的一辆房车,同方向上也看见两辆福特越野车,从我们边上飞驰而过,速度之快令我惊讶,很快两辆车就消失在前面的丛林之中。
       看来我们并不是孤独的旅行者。

      Denali Hwy

        Denali Hwy 大部分都是这种砂石路,车速稍快就可以听到小石子弹起击中车子底盘的沙沙声,一般车速放慢到30-40km/小时,这种情况就会消失。好在这条道不走大卡车,沿途遇到的车辆基本是越野车、SUV、房车、旅行车和摩托车,但也看到两个女孩驾驶一辆轿车一路颠簸而去。
        道路弯弯曲曲,顺着山势一会升,一会降,大部分时间里,视野范围内看不到一辆车,仿佛我们是孤独星球唯一的旅行者。

        一路上河滩都看见这种黄色和绿色苔藓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Nenana River

        Denali Hwy一路上有许多这样的里程路标,表示离开Paxson还有120 miles,还有漫漫长路等着我们。

        Nenana River

        Denali Hwy路上遇到的第一条大河,Nenana River,其源头在Alaska Range北麓的Nenana Glacier。如果天气晴朗的话,从这里可以看见Alaska Range西侧的Mount Denali,可在这种天气下连对面的河岸都模模糊糊,更不指望能看见Mount Denali了。

         小心翼翼地驾驶,期待前面有什么意外惊喜发生,可一路上并没有遇到熊或狼等野生动物,令人失望。放眼望去,远处乌云下的雪山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少了阳光的照射,河水、湖水也显得昏暗,没有了漂亮的色彩,矮树林和草甸都披上了绿色,但是色彩过于单一,除了空气清新,这一路的景色似乎没有什么惊艳之处。

      Denali Hwy

      Denali Hwy

      Susitna River

          Susitna River

          Susitna River在群山怀抱中缓缓流淌。

       前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前天我们走George Parks Hwy及在Flyer Tour的飞机上看到的那条辫状河就是眼前的Susitna River,这是Alaska中南部最大的一条河流,其源头在Susitna Glacier,Denali Hwy从这条河流的上游跨过。从低矮的桥面可以知道,桥下并不能通航,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河流起了保护作用。

          过了Susitna River 再往前走,差不多走到三分之二的Denali Hwy时抵达了这条路上的第二条大河,Maclaren River,河边有小木屋,牌子上面写着 Maclaren River Lodge,入口的地方有一巨大的木刻棕熊。
         MacLaren River距离Paxson 还有42miles,我们临时起意去小木屋看看,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能够看见小木屋还是很高心得,这种小木屋是Alaska荒原中典型的建筑,完全由原木一根根搭建起来的,看似简洁功能却很齐全,这里还提供各种服务,真是让人意外。事后还发现这个让路人可以休憩解乏的小木屋还有一个正式网站,http://www.maclarenlodge.com,在夏季提供有补胎、紧急加油、有限修车、餐饮等,在冬季则有各种雪上运动项目,也提供给旅行者各种各样的休闲活动,如:Hunting,Hiking,Fishing,Flying,Bird Viewing等等。

          Maclaren River

          Maclaren River

          实际上,Maclaren River 所处的河谷是整个Denali Hwy中最好的观鸟点,鸟类爱好者可以在这里观赏到Alaska特有的鸟类,如:
          Arctic Warbler北极柳莺, 
         Smith's Longspur斯密斯铁爪鹀, 
         Long-tailed Jaeger长尾贼鸥, 
         Whimbrel中杓鹬, 
         Surfbird滨浪鹬, 
        Lapland Longspur拉普兰铁爪鹀, 
        Horned Lark角百灵, 
        Short-eared Owl短耳猫头鹰, 
        Wandering Tattler漂鹬, 
        Gyrfalcon鹘鹰等。

          小屋非常温馨,只有一个胖胖的女孩做服务生,奇怪的是小木屋从屋顶到横梁,从窗台到墙壁都贴满了签了名的钞票,一问才知道,过往的客人们喜欢把零钱用大头钉钉在墙上表示下次再来的时候有钱可以花,我们也依样画葫芦,每人在一张一美元的钞票上签下大名,然后用订书针钉在墙上。

        屋子里还挂着熊皮、狼皮、狐狸皮等,这是可以出售的,像一个Alaska皮毛展厅。

           每一个到过Maclaren River Lodge的人都把一个图钉钉在自己的家乡的位置,我也按照仪式郑重的挑一枚红色的图钉摁在了上海

          过了Maclaren River不久,就到了Maclaren Summit,Denali Hwy的制高点,如果天晴少云,站在这里可以看见Alaska Range,特别是Mount Deborah和Maclaren Glacier,可惜老天不帮忙。

          在21miles处,砂石路终于结束,路面变成了双向车道

         下午2:30抵达终于抵达Paxson,Denali Hwy开了将近5个小时,情况还不算糟糕,沿路的风景没有达到期望值,但是作为一种经历未尝不是一种收获。稍作休息后,继续沿着Alaska 4 Route北上,后天,我们将沿着这条路再南下。
          到达Fairbanks已经是下午6:30分,整整一天没有好好进食,饥肠辘辘,在Trip Advisor上找了一家餐馆,名字叫Chena’s Alaskan Grill, 地址:4200 Boat Street,Fairbanks,AK99709- 4696。这是在Fairbanks排名第二的餐馆,果然名不虚传,晚上七点餐馆门口还有人在等位置。晚餐点了海鲜套餐,蔬菜色拉,牛排套餐,三文鱼套餐,味道确实不错,这是在Alaska吃的第一顿正餐,味道非常好。Come for the Food,Stay for the View是他们家的口号,但是天气不好,能见度差,再加上疲劳和饥饿,没功夫Stay for the View了。

        晚餐后前往住宿地,A Suite Alaskan Inn,地址651 11th Ave, Fairbanks, AK 99701,Fairbanks,导航终点发现是民居。把车停在路边,敲门,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我们预订的套房其实就是老太太大House底层的侧房,一室一厅加上厨房,其中客厅的一张大沙发打开就是一张大床,卫生间很大,各种设施齐全,超大的洗衣机连带烘干,连夜把这几天所有的脏衣服都洗了烘干。我们在这里住两天,房价440刀+8%的税,总价475.2刀,带早餐。

           Fairbanks是阿拉斯加州最北面的有常驻人口的城市,冬天每年9月至次年3月可以看到极光,这是世界上看极光最好的城市,每年至少有两百天以上可以观赏到极光,但是6月能看到极光的可能性比较小,完全是撞运气,我们也没抱任何希望看极光,因为即使午夜12点,天还亮着。

第五天

         2016-6-13 
         Day5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Dalton Hwy

          依然是雨、雨、雨、下个不停,不过在昨天冒雨走了Denali Hwy之后信心爆棚,觉得National Geographic评出的所谓“世界上最危险道路之一”也不过如此,不见得比我国云贵高原的道路更困难,所以对今天要去的Dalton Hwy没有像在走Denali Hwy之前那样纠结,当然准备工作还是要一丝不苟,充足的食物和水、补胎工具一应俱全,现在唯一需要操心的就是途中加油。
          从Fairbanks的住地到Arctic Circle Sign的地图距离差不多200miels,来回就是400 miles,我们的座驾是Nissan Pathfinder,如果中途加不到油的话,即使一箱满油出发也撑不到回家,途中必须要找到加油站。许多有关Dalton Hwy的帖子都谈到路途中加油的问题,第一原则就是——看到加油站就把油箱加满。网上的信息不尽准确,事前准备的时候了解到在正常情况下整个Dalton Hwy有两处可以加到油,一处是Yukon River,另一处是Coldfoot,我们的目的地Arctic Circle Sign在两者之间,比前者远,比后者近,Yukon River的加油服务要看季节性,而Coldfoot的加油服务一年四季都有,所以自驾驴一般是选择从Arctic Circle Sign再往北走大约60 miles去到Coldfoot加油,但这样一来会增加了120miles的路程,需要额外三小时。
            假如只我一个自驾,我可能根本不会犹豫,而是一鼓作气沿着Dalton Hwy一直开到Prudhoe Bay去看北冰洋和北极熊,这样也就不会存在加油问题,但是拖家带口的出来旅行,考虑问题的角度就完全不同,安全性压倒一切。

          8:50分从住处动身,出发时间有些晚,这也是自由行最大的问题。开车先去附近的一家加油站加油,付款时我就Dalton Hwy途中加油之事咨询了加油站老板,结果加油站老板也不确定,这令我感到颇为惊讶,Dalton Hwy的名声在全世界自驾驴中如雷贯耳,每年慕名而来的有数万人,而作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这位Alaska本地人,又和汽车打交道,居然从没去过。不过后来想想也是,名声在外的东西不一定符合本地人的胃口,东方明珠电视塔都建好二十年了,我也一次没上去过。我加好油去取找钱的时,一身工装服的加油站老板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说,他问过几个朋友,从Fairbanks到Arctic Circle Sign途中肯定没有加油点,唯一能加到油的地方就是Coldfoot,这个与我在网上得到的信息基本一致,也就是说,季节性的Yukon River加油站现在还没有开始服务,看样子今天不得不做最艰苦的准备了,一直开到Coldfoot。
           Dalton Hwy全长414miles,Coldfoot差不多位于途中点的位置,最初是作为卡车司机们歇脚地儿,后来这条路上自驾驴多了,慢慢形成的Dalton Hwy中唯一的补给点,有加油站、咖啡馆和餐饮,甚至还能提供住宿,建立了季节性Visitor Center。如果选择Dalton Hwy全程自驾,可以在这里住一天然后继续北上。而绝大多数不去北冰洋的自驾驴,一般也就开车到Coldfoot为止,补充后当天赶回。也曾读到过年轻的自驾驴写的25小时不间断的Dalton Hwy全程来回自驾的帖子,我当然是不可能这么做了,唯有感叹青春不再了。

        Dalton Hwy 路标,这里开始往北一路到北冰洋。

           从Fairbanks向北行驶,出城后先走Elliott Hwy,大约10 miles后来到一个三叉路口,Elliott Hwy继续沿主路向左手边去,我们则右拐驶上一条泥石路,数分钟后就可以看到路边竖立着一块两米多高的木制标识牌,非常醒目,这里就是Dalton Hwy的起点,陆路前往北冰洋的门户。
          Dalton Hwy起始路段依然是砂石路,经过一个缓坡,路两边都是寒带植被,郁郁葱葱,雨已经停了,路面还有些潮湿,天空乌云密布,偶尔看见云缝间露出瓦蓝色的天空。

        Dalton Hwy

          Dalton Hwy从这里一直向北延生至Prudhoe Bay,全程414 miles。这条路实际上是一条辅路,是为了修建Alaska石油输送管道而建造的。
          Alaska北部邻近北冰洋地区早在1968年就发现了石油,储量惊人,远远超过北美最大的油田东德克萨斯油田,但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和气候条件的严酷,开采成本太高,一直没有什么商业利用价值,彼时的世界油价还在2-3美元之间。
          1973年10月发生的以色列埃及叙利亚之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打破了这种局面,由于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站在以色列一边,以阿拉伯国家为主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声援埃及叙利亚,发起了全球石油禁运,导致原油价格节节上涨,短时间内油价就从不到2美元/桶一路涨到了13美元/桶,严重威胁到了欧美经济,欧美工业化国家为此吃尽了苦头。在这种情况下Alaska的石油开采变得有利可图,美国国会和政府决定开采Alaska的石油,彼时仍有一个问题横亘在中间,就是美国的炼油企业绝大多数在南方,如何把开采出来的原油送到南部的炼油企业是开采前必须解决的问题。轮船运输因为北冰洋冬季漫长的海洋冰冻变得不现实,唯有可行的方法就是修建一条穿越Alaska的长距离石油输送管道,将Prudhoe Bay开采出来的原油输送至Alaska南部太平洋沿海,这里借助于西太平洋暖湿气流终年可以通航,接着再用油轮将原油转运至美国南部的炼油企业。于是,一条纵贯Alaska平原和山脉的石油输送管道Trans Alaska Pipeline System就这样修建起来,从Prudhoe一直修到南部的沿海小镇Valdez,全长超过800miles,中途有十二个压力泵站。同时为开采石油和修建管道,大批的工人、石油开采人员和后勤辅助人员来到Alaska杳无人迹的北部地区,为保障这些人的工作和生活、各种物资和采油设备的运输,在建管道的同时沿着管道修建了一条道路,就是Dalton Hwy的由来,所以Dalton Hwy全程有Trans Alaska Pipeline System巨大的管道陪伴。

         与公路伴行的石油输送管道

          与公路伴行的石油输送管道

          Dalton Hwy的路况看起来比Denali Hwy要好些,毕竟Dalton Hwy还是一条商业上还在使用的公路,有些路段坑坑洼洼,而有些路段已经铺了柏油,一路上看到好些路段还在维护和修葺,所以车速也时快时慢,但总体上说比Denali Hwy要好开。

           需要注意的是这条路时不时有擎天柱驶过,这些巨型重载卡车的车速非常快,而且在Dalton Hwy上有优先通行权,飞转的车轮带起的小石子可以像子弹一样轻易地击碎小车的车窗玻璃,这可是保险公司不理赔的,所以最好还是注意避让。

          Dalton Hwy蜿蜒向前伸展看不到尽头,我们一路向北,随着越来越接近北极圈,周围的植被也逐渐起了变化,开始是矮树林带变为针叶林带,主要有松树和针叶松相互交织而成,树冠形似宝塔,树枝稀疏婆娑,山坡上到处是黄色的野菊花和白色的蒲公英。

          继续向北行驶,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由苔藓、地衣、小灌木丛和多年生草本构成的苔原,绿色的苔原中零星夹杂着野花,远处起伏的的山峦在乌云笼罩下显得有些幽暗,些许阳光从云缝中射出来,近处的景色渐渐明亮起来。有些路段的路面看起来维护还是很不错,车速可以提到60-70 miles,不晓得冬天这条路的情况是怎么样的,Denali Hwy在每年的九月底到次年的五月是封闭的,而Dalton Hwy则是全年通车的。有机会的话冬天应该再来一次。
        因为赶时间,同时没有看见有加油站,在过Yukon River的时候没有停车,打算回来的时候再仔细看看。

          12:55,看到路边这个指路牌,终于抵达目的地了,离开主路右拐开上煤渣路,就是一停车场,至此我们不停顿的开了五个小时。

          这就是北极圈的标志。

          在停车场的一边有一块木制标识牌竖立着,Arctic Circle Sign,这块牌子的位置这是地理上的北极圈,跨过这块牌子就进入地理上的北极了,北纬66°33′,其实这是我第二次来北极地区了,两年前在俄罗斯到过Barents Sea之滨的Murmansk,那儿离北极更近。
          注:我国最北端领土是乌苏里镇黑龙江主航道中线,北纬53°33′。
          停车场的一角支了一顶大帐篷,一对老年夫妇坐在帐篷里为每一位游客盖章颁发证书,证明到过北回归线。他们是志愿者,服务也完全是免费的,老两口是Coldfoot的常年住户,旅游季节每天从Coldfoot开车过来义务为游客服务。我向他们询问是否只有再向前开到Coldfoot才能给车加上油,老两口肯定的说,在Yukon River有一个加油站,我说,来的时候过桥并没有看到加油站,老两口说,回去路上先不过桥,右边支路拐过去就可以看到加油站。
          在Arctic Circle Sign这块牌子前拍照留念后开始返回,满箱油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了。

        原本以为Dalton Hwy会比Denali Hwy更加荒凉,人也更少,事实上走Dalton Hwy的车辆更多,除了看到运送货物的大型卡车,还看见各种越野车、皮卡、观光旅行团的大Bus、小型Bus、甚至有不少双轮摩托车飞速驶过。在快到Yukon River的时候看到对侧来了一辆改装车,又大又宽的防爆轮胎,车身上画着鲜艳的团,有电话号码,有老外司机和向导,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带有导游性质的小型租车公司,车上下来两位中国美眉,看见我们自驾分外略有惊讶。要知道一般租车公司是不允许租客走这条公路的,只有这种私人的小型旅行公司可以租到改装车,这种车带有应急设备,配有通讯装置,车胎也是防爆的。

         Yukon River

          很快到了Yukon River。
          Yukon River是Alaska最大的一条河流,发端于加拿大的British Columbia 省,经Alaska最后注入Bering Sea,这条横贯Alaska的河流曾经是一条繁忙的运输河道,而在Alaska铁路和公路陆续修建以后,曾经的繁忙已不再现,河水静静地流淌,北疆文学的鼻祖杰克伦敦有多部小说就是以Yukon地区为背景。

            Yukon River Bridge

          Yukon River 

          Yukon River

           大桥北侧可以看到有一片平地,有几辆车停在那儿,不远处一些木屋,这就是老夫妻所说的Yukon River旁季节性的服务站,我们离开主路,进入河边的服务站,终于看到油罐,可以加油。看来六月份这个季节性服务站已经开始提供服务了。进入木屋,我表示了要加油,服务生说这里的加油不能使用现金,必须用信用卡,我把信用卡递给了服务生后,自己出门去小屋一侧的油泵加油,只是这里的油价惊人的贵,要比Fairbanks贵出一倍,5.5刀/Gal,心里那个肉痛,一边加油一边飞快地计算到Fairbanks还需要多少油量,最后只加油7.4加仑。

          在Dalton Hwy经常看到有这种一个人一辆摩托车在杳无人烟的砂石路上呼啸而过,很难想象这些孤独的旅行者是如何克服途中寂寞的,亦不知道一旦车子出现意外他将如何处置。面对这些旅行者,想到自己出门前的种种顾虑和犹豫真有些可笑。

          Dalton Hwy

          Dalton Hwy

          回程轻松愉快,5:00回到Dalton Hwy起点,6:30分回到住地,心里面隐约有些懊恼,在Arctic Circle Sign的时候,我应该继续向前去到Coldfoot,而不是立刻折回。
         晚上整理行装准备明天去南部的Valdez的时候,把Alaska TourSavor遗留在了床头柜上。

第六天

          2016-6-14 
          Day6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From Fairbanks to Valdez

          早餐后去和房东老太太道别并付账,开门的是老先生,老太太不在家,老先生说老太太一早和几个朋友出去了。付了账,再次感谢两位老人的热情和好客,道别后出发去Valdez。

        Fairbanks距离Valdez有将近370 miles,全程高速,路况很好,行车速度比较快,60-70 miles/h 完全没有问题,只是这一路景色逐渐变得漂亮起来,天气也从阴沉变为晴天,不免有些分心,一路留意停车提示牌,希望在每一个景点停一下,但是还是一连错过了好几个景点。
       向东驶出Fairbanks后,右拐进入Alaska 2 Hwy,然后就一路向南,在Fairbanks郊外不远看见一个美国空军基地(见下图),与高速路只有一道铁丝网隔开,远远望过去跑道边停着一排F-16和几架C-130,是否有大名鼎鼎的F-22不得而知,本想停车拍几张照,但是一想这里是美国,私拍军事基地恐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只能过了过眼瘾。

         晚上查Google才知道,这个军事基地叫Eielson AFB,是Alaska州最大的空军基地,确实部署有6个中队的F-22,是专门用来对付Bering Straits对面的老冤家的。

          Tanana River

        Tanana River

          Alaska 2 Hwy 基本上是沿着右手边的Tanana River一路向南。
          Tanana River是Yukon River的一条主要支流,该河流过的河谷也叫Tanana河谷,该河流域曾今一度盛产黄金,而现在则是Alaska最主要的粮仓,出产土豆、谷物、蔬菜。河谷很宽,河道很浅,河水缓缓流过,属于辫状河,两岸的缓坡植被茂盛。

        Harding Lake

         再往前走不一会左手边有一个很大的湖,Harding Lake,湖水波光粼粼,清澈的湖面上散落着一层黄色的小花,煞是羡人,湖边有人在垂钓,也有人在休憩、遛狗、散步,自得其乐。

          Harding Lake

         继续往南,在一个叫Big Delta的地方,Alaska 2 Hwy越过了Tanana River,这座钢结构桥修得非常漂亮也很有特色,可惜看到桥的时候没有发现可以停车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大桥一闪而过,就已远远落在车后,事后回想还是觉得可惜,这是一处不错的景点,特别是Alaska石油输送管道在这里是悬挂在一座吊桥上的。
        再往南就是高速路的三岔口,Delta Junction,2 Hwy在这里和4 Hwy交汇,2 Hwy折向东南方向,一直延伸至Alaska东部地区,最后进入加拿大境内,而4Hwy先沿着Tanana River而后又沿着Tanana River的支流Delta River继续向南,从雪山峡谷中穿过Alaska Range,接着穿越Alaska中南部平原,最后越过Alaska南部太平洋沿海的雪山,抵达Valdez。

         Alaska Range是横贯Alaska的一条主要山脉,地质上是北美落基山脉在Alaska的延伸,东起加拿大Yukon地区的White River,西南至于Clark Lake,Denali Peak就坐落于这条山脉的西南端。相比较我国的喜马拉雅山脉,Alaska Range的海拔并不高,穿越这条山脉并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困难。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中部平原,Alaska 4 Hwy笔直通向前方的山峦,回看照片才发现路标指示这里是美国陆军的一个训练基地。远方隐隐绰绰起伏的山峦应该就是Alaska Range。

          穿越Alaska Range的石油输送管道。

          穿越Alaska Range的石油输送管道。

          穿越Alaska Range的石油输送管道。
         和我们一起翻山越岭的还有这石油输送管道和泵站。

          Alaska 4 Hwy在这里开始进入Alaska Range,群山间云雾缭绕。

      Delta River

          Delta River

          Delta River

           车子已经进入Alaska Range,时而山谷,时而山腰,一会儿是葱郁的山林,一会是是色彩斑斓的草甸,一会儿又是白雪皑皑的雪山,景色一幅幅变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穿越Alaska Range的途中景色。

          非常感谢这两位司机,看到我停车摄影,他们早早的把车带到对侧的道路,留给我一个安全距离,事后查阅照片,才发现我当时所站的位置其实已经违规,非常危险,而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完全沉浸在美景之中。道路中央是黄色实线,这一侧并不能借道,而自己当时不恰当的行为已经给两位司机产生影响,对自己当时的行为非常后悔,也对两位司机的善意由衷的感谢。

           穿过Alaska Range之后,左侧可以看见有一个深蓝色的湖,Summit Lake,像一块琥珀镶嵌在绿色的苔原上,湖的对岸是连绵起伏的雪山,我们才刚从雪山上下来。

        Summit Lake

        Summit Lake

      Summit Lake

          从Summit Lake 继续往南走就到了Paxson了,两天前我们就是打这里走过,由Denali Hwy转到Alaska 4 Hwy向北去往Fairbanks,今天又从Fairbanks沿原路走下来,虽然是同一条路,因为走的方向不同,看到的景色似乎也完全不一样,心情也截然不同,天气也格外晴朗。

          从Paxson往南走2miles有一个湖(见下图),Paxson 湖,湖边开满了黄色的野菊花和白色的蒲公英,漂亮极了。

          正聚精会神的开车,突然不远处的路边丛林里钻出一头动物,似马非马,似鹿非鹿,连忙踩刹车,老美惯例,凡路上遇见野生动物一律是人让动物,那头动物四下里张望,显然是想过马路,看见车停下了,便大摇大摆的穿过高速路,消失在丛林里,过后请教了同学方知这是北美比较常见的Moose。

        Moose的动作实在是太快,自己还没有对准焦距,就逃得无影无踪

          过了Paxson Lake后又是一路坦途。

          Alaska 4 Hwy

          Alaska 4 Hwy

        下午2:30,到达途中休息点Glennallen。
        Glennallen是Alaska 4 Hwy和1 Hwy的交汇点,路口有加油站和Grocery,还有一个Visitor Center,售卖一些小的纪念品,在Glennallen稍作停留,在超市买了午餐垫饥,油箱满油后继续沿着Alaska 4 Hwy南下,明天我们还将从4 Hwy返回到这里,然后走1 Hwy去往Seward。
        过了Glennallen,道路的左手边望过去远远的出现了一堵雪墙,越往前走雪墙越来越近,也愈发巍峨,隔着墨绿的丛林、浅黄的草甸和杂花、深蓝的湖泊,雪墙逐渐化为一道连绵不绝的山脉,Wrangell Mountains 耸立在眼前。停车路边,面朝雪山,让Alaska清冷的寒风划过自己的脸,使人从午后消食的昏昏欲睡的状态中为之一振,清新无比。

        The Wrangell Mountains

        The Wrangell Mountains

        The Wrangell Mountains

           The Wrangell Mountains是Alaska Range东南侧最大的山脉,大部分的山峰坐落在Wrangell-Saint National Park & Preserve之内。Wrangell实际上由一系列火山组成,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Mount Blackburn 4996m,Mount Sanford 4949m和Mount Wrangell 4317m,眼门前的这一山脉之名就是取自于后者,且Mount Wrangell目前是这一山脉中唯一的活火山。

        The Wrangell Mountains


        到Alaska旅行者很少会注意到这一山脉和这个国家公园,几乎没有将它作为旅行目的地的,我也是在回国后翻看照片、查阅资料后才知道自己拍摄的雪山名字叫 The Wrangell Mountains,以及雪山背后发生的故事,看过许多驴友发的帖子也根本没有提到这条山脉和公园,因此我们这次旅行也根本不可能有富裕的时间对她一探究竟,只有远远的观望,拍几张照片,仅此而已。
实际上对Alaska来说,The Wrangell Mountains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人们似乎忘了还有她的存在。The    
        Wrangell Mountains和其东南侧的The Saint Elias Mountains和其东西侧的The Chugach Mountains组成了一道高高的屏障,挡住了从西北太平洋上吹来的暖湿气流,从而使得Alaska内陆地区一直到The Wrangell Mountains北侧的大片区域在冬天成为北美最寒冷的地方,而暖湿气流带来的大量水分则化为降雪,成为Alaska南部太平洋沿岸高山冰川的一个重要补充。
        

       七十年代美国著名吟唱诗人John Denver曾经写过一首思乡曲,名字就叫Wrangell Mountains Song,在这首歌里,John Denver描写了一位Wrangell Mountains之子为捍卫自由,参军为国出征,在打完仗之后急于回到家乡和亲人团聚的心情。John Denver用他磁性的嗓音在吉他的伴奏下唱到:
      Sunday and it's rainin' in Alaska
      Seven days, I haven't seen the sun
      Flyin' bush, flyin' low along the shore line
      Doin' everything I can to make it home
      I can't wait to see the Wrangle Mountain
      I can't wait to do what I will do
      Honey, did I never say how time goes by so slowly
      When I can't wait to get back home to you
      Three years from the war, settled down now
      Did my time, served my country well
      In the freedom I defended, I fly beneath the North Star
      And I just don't know a better way to feel
      I can't wait to see the Wrangle Mountain
      I can't wait to do what I will do
      Honey, did I never say how time goes by so slowly
      When I can't wait to get back home to you
      It's a quiet life out here among the mountains
      In a cabin that was built with these two hands
      McCarthy lies asleep beside the glacier
      Its colder now, winter's in the air
      If you think they're wild it's just because they can't be broken
      It's a strong and gentle people living there
      I can't wait to see the Wrangle Mountain
      I can't wait to do what I will do
      Honey, did I never say how time goes by so slowly
      When I can't wait to get back home to you
      Honey, did I never say how time goes by so slowly
      When I can't wait to get back home to you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听听

        Willow Lake and The Wrangell Mountains

         Willow Lake and The Wrangell Mountains

   
    

         The Wrangell Mountains的最佳观赏点在Willow Lake,湖边可以停车,湖面非常开阔,天气好的话甚至可以看到雪山的倒影,在Willow Lake湖边,面朝东南,连绵起伏的山脉就展现在眼前,一览无余。

         过了Willow Lake,道路方向逐渐转向西南,进入到Alaska南部沿海地区,道路顺着山势蜿蜒曲折,一会儿是峡谷,郁郁葱葱,一会儿是山顶,白雪皑皑,在绿色和白色之间翻转腾挪,转过一道弯就是另一幅风景,简直目不暇接,时有摩托车呼啸而过,为了不辜负这美景,有时候只好把车停在路堤上,让后方的快车迅速通过,然后再起步。

         From Willow Lake to Valdez

         From Willow Lake to Valdez

         From Willow Lake to Valdez

         From Willow Lake to Valdez

         From Willow Lake to Valdez

         From Willow Lake to Valdez

        这是离Valdez不远处的一条步道。

          继续往前开,穿过这条峡谷,前面可以看见右侧一条瀑布,形状像马尾,所以叫马尾瀑布。过了马尾瀑布,10分钟后就到了Valdez小镇。

       晚上六点,经过一天奔波,终于在道路的前方看见了小镇,Valdez到了。

          Valdez是面朝Alaska海湾的一个小镇,以渔业和旅游业为主,Trans-Alaska石油输送管道也修建到Valdez的临海码头为止。小镇不是很大,逛一遍用不着一个小时,晚上入住在Best Western Valdez Harbor Inn,地址:100 North Harbor,Valdez,AK 99686,204.99刀/晚,税6%。

         酒店门口的停车场已经车满为患了,问了前台美眉,说是可以把车停在马路对侧的沿路边,回身见一连串摩托车驶来,就是下午遇见的那一拨。

        晚餐吃了汉堡墨西哥Taco。
       餐后沿着海边的码头闲逛,在晚霞中的码头、游艇非常漂亮。

         一位渔工在码头边的操作台上为游客们加工今天的收获,只见渔工将一条超大的Halibut置于桌子上,眼见手起刀落,一分钟不到鱼肉归鱼肉,鱼骨归鱼骨,整条鱼被拆分得干干净净,几只海鸥或在栏杆上或在天空盘旋,耐心地等待着属于它们的那份晚餐——鱼头、鱼骨、鱼内脏和鱼尾。早就听说老外“吃伐来”鱼,像这种鱼头、鱼尾、鱼骨头在中国人看来绝对是味道超过鱼肉的美食,鱼头做成汤,鱼尾红烧,鱼骨油炸,非但一点不浪费,而且可以卖得比鱼肉的价更高,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太阳移到了山的另一边,天空还是亮的,Valdez已渐渐笼罩在迷人的夜色中,窗外渔港亮起了灯,远远看过去,像是明亮的星星挂在天空里。

第七天

        2016-6-15 礼拜三
        Day7
        天气指数: ★★★★★
        疲劳指数: ★★★
        美景指数: ★★★★★
        美食指数: ★★★
        消费指数: ★★★★★
        From Valdez to Seward

        早上醒得比较早,揣着相机独自在酒店附近转悠,看见停车场空出许多车位,昨天抵达的时候停车场的车停得满满的,根本找不到位置泊车,而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人开车出游了,老美似乎对出游和出工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今天我们也要赶长途,从Valdez前往Seward,全程超过424 miles,至少要7小时。

        我是在酒店、码头、海边、路边商店等四处瞎逛,今天天气一级棒,心情也舒畅,天空是瓦蓝瓦蓝的,映照在海水里使海水也带上了一层深蓝,一架军机拖着长长的白色尾流如流星般划过天空,老美的空军也是蛮拼的,这么早就开始出勤训练,难怪厉害,一条小艇缓缓的离开码头,向外海驶去,载着一船的渔者,一只海鸥静静地站在木栏杆上,等着太阳初升,好开始新的一天,远处一群游客正在换装,准备出海Kayaking。

        Valdez的早晨真的真的非常静,非常美。

         Valdez 码头 

         Valdez 码头 

         Valdez 码头 

         Valdez 码头 

         Valdez 码头 

        Best Western Valdez Harbor Inn的早餐花样很少,不怎么合胃口,与中国的同星级酒店没得比,胡乱地吃几口免得途中挨饿,Check Out离开时竟然忘记了相机背包还在餐厅的桌子旁,在停车场清点行李发现少了一件,这才想起刚才吃早餐时随手把相机包放在桌脚边,我的全部家当可都在这个背包里,急忙折回餐厅找回背包,发动车准备离开的瞬间忽然有一种“欲走还留”的感觉,在Valdez停留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前后也就十几个小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全面领略Valdez的多彩多姿根本不可能,也许吧,也许还有下一次,下次定多留几天。

        沿着Alaska 4 Hwy 离开 Valdez

         9:30从酒店出发,开始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Alaska 4 Hwy再次展示了它独特的美,道路在山间蜿蜒,蓝天下雪山分外醒目。一路驾驶,注意到每隔一段路,路边就会有一个漆灰色的信箱,从信箱的完好程度来判断,这里一定是有人居住的,不由心生感叹,每天从信箱里取回报刊和信件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大多数国人可能早已遗忘,上海街头过去常见的绿色邮筒绝大多数现在已经杳无踪迹可循,令人诧异的是,在互联网最发的美国竟然还有人用传统的方式来传递信息和互致问候,或许触摸信封所能带给人温馨和关切的感觉要远超点击鼠标这种硬邦邦的机械活动,反倒是天天讲历史讲文化的我国把这种传统的纸质书写和阅

         11:00Am,我们又来到昨天来过的Willow Lake,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景,只因今天天气更好,所以心情也更佳,昨天还是云雾缭绕,今天却是晴空万里,镜头下,远处连绵的的雪山轮廓毕现。Willow Lake是观赏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 & Preserve诸峰的最佳地点,因为Willow Lake正对着Wrangell Mountains,直线距离也就20 miles左右,中间除了一片湖水和针叶林带没有什么隔断,只要天气好,一览无余。
          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 & Preserve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建立的国家公园,以前一直以为怀俄明州的Yellowstone是北美最大的国家公园,没想到眼前的国家公园占地面积要比Yellowstone大六倍,而且地质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更丰富。

        从Willow Lake边看到的Mount Wrangell,左侧小突起是Mount Zanetti。

        Mount Wrangell海拔4317米,外形比较容易辨认,山体宽大,坡缓,山顶圆滑,外形看起来像一面盾牌,是典型的Shield Volcano(盾状火山),这主要是由于火山喷发的岩浆是玄武岩浆,低粘度性,流动性高而形成。

        Mount Sanford viewed from Willow Lake

        Mount Sanford viewed from Alaska 4 Hwy

          Mount Sanford viewed from Willow Lake

          站在Willow Lake西岸朝东看,Mount Sanford在Mount Wrangell的左侧,显得更高更雄伟,毕竟前者的海拔较后者要高出600m,Mount Sanford海拔4949米。从Valdez一路驶来,首先看到的就是Mount Sanford,一条白色的带状云在山腰间缭绕。

          Mount Blackburn

        同样的位置眺望对岸,Mount Wrangell的右侧距离稍远处就是Mount Blackburn,其外形和Mount Wrangell相似,只是坡度更陡,弧度更小,同样也是Shield Volcano,Blackburn海拔4996米,是保护区内最高峰。

        Mount Blackburn

        当然这些关于Wrangell Mountains和国家公园方面的信息都是回到上海的家以后利用工作之余多方查找才知道的,实际上,拍照的时候自己根本不知道面对的雪山叫什么名字,只记录了具体位置和到达离开的时间,希望这些信息对后来的自驾者有帮助。 

          离开Willow Lake,继续向前开大约25miles,到达Copperville,徒步穿过一片丛林,可以来到Wrangell Mountains中最大的一条河流Copper River的岸边,换一个角度,依然可以看到Mount Sanford。

           Copper River

           广袤的针叶林带和远处Mount Sanford 

         Mount Sanford 

      12:15,到达Glennallen,停留片刻,稍作休憩。

          在Glennallen转到Alaska 1 Hwy,向西朝Anchorage的方向继续旅程。由于这一段公路几乎笔直,从汽车的后视镜中一直可以看到Mount Sanford,仿佛她一直目送着我们,追着我们。

          Alaska 1 Hwy

           在离Anchorage 100miles的地方有一个冰川观景点,可以近距离的观看冰川,这条冰川就是著名的Matanuska Glacier。

         Matanuska Glacier

        Matanuska Glacier
        Matanuska Glacier长27miles,宽6.4miles,是一个山谷型冰川,冰川日移动30cm,它是Matanuska River的源头,之所以有必要在这里提一下是因为这是北美唯一的一条汽车可以抵达的冰川,如果诸位不满足于饱眼福还想活动活动身体,离这里不远,可以看到一家冰川向导公司,MICA Guides,地址:Milepost 102.5,Glenn Hwy Glacier View,Alaska,官网: https://micaguides.com,你可以预订诸如:Ice Fall Trek,Ice Climbing,Extreme Zip Adventure等等。

        离开Matanuska Glacier,继续一路停停拍拍。

        Alaska 1 Hwy

        Alaska 1 Hwy

         4:00pm到达Palmer,在小镇加油,然后找了一家麦当劳吃中午餐。
         4:40pm离开Palmer,一路观景一路走,5:20Pm到达Anchorage,仍旧到Wal-Mart备货,特地买了Alaska冰镇虾。
       

         可能是好几天连轴转的缘故,感到有些疲乏,在Wal-Mart门口的停车场里,自己竟然在驾驶座上睡着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又收到Seward的Harbor 360 Hotel的邮件通知,我们预定的16日的8.5 Hour Kenai Fjord Northwestern Cruise因为船出了机械故障,须停航修理,公司为此感到抱歉,问我是否缩短时间改坐其它船,或改期,否则就只能取消安排退款了。又碰到类似问题,上一次是因为天气关系,Grand Tour改为 Flyer Tour,这次我不希望缩短巡游时间,最后只好接受改期,把Cruise改到后天也就是17日,而16日则决定先到Seward附近的Exit Glacier去徒步。这一改动影响是明显的,因为16日天气好的不得了,而17日则又阴雨连绵。
        

          7:00pm从Anchorage沿着Alaska 1 Hwy往南走,过了与Rabbit Creek Rd的立交路就进入到Seward Hwy了。早就听闻这条高速路的大名,几乎所有帖子凡有到Seward的没有不提到这条Seward Hwy的,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果不其然!
          Seward Hwy,Anchorage到Seward,全程行走在风景如画的Kenai Peninsula中,途径Chugach National Forest,Turnagain Arm,Kenai Mountains,全程125miles,美景无数,其起始段即自Chugach State Park到Portage长约35miles完全是沿着 Turnagain Arm湾北侧的海岸线走,见下图,过Portage后有一个180度的发卡弯,然后进入Kenai半岛的内陆即Kenai Mountains地区,这是整个Seward Hwy也是整个Alaska Hwy中的精华所在,右手是海,左手是山,山伴着海,海伴着山,山在海里,海在山间,车行其中如入人间仙境,这35miles,Seward Hwy和Seward Railway一路相伴而行,公路和铁路在山和海之间辗转伸展。

          这条铁路从Fairbanks通到Denali再到Anchorage直到Seward为止,在基奈半岛几乎与公路伴行,夏天旺季每天一班,车厢是特殊设计的玻璃顶,适合观光,虽票价奇贵,却还一票难求。这趟列车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Denali之星,2004年时代华纳拍摄了一部动画片“极地快车”就是以这趟列车为原型的。

        Seward Railway

         实在太美,仍不住再次嘚瑟一下。

          Turnagain Arm

        Seward Railway

          Turnagain Arm

        Seward Railway

        Seward Hwy

          Seward Hwy

           Seward Hwy

        Seward Railway

          Seward Hwy

        既然说到Seward就不能不说说下面这位人物,William H. Seward,他与Alaska有着不解之缘,Kenai半岛的小镇之所以叫Seward就是为了纪念此君对Alaska所作的贡献,关于他的故事甚至可以写一本书。 

           大家都知道,阿拉斯加美国人从俄国人手里买来的,至于这桩买卖的原委和其背后的故事可能就不是很清楚了,这一切都要从Seward这个人讲起。
           Seward是美国第二十四任国务卿,任期1861-1869年,他或许不是美国历史上最出色的国务卿(中国人可能对基辛格国务卿或希拉里国务卿更加熟悉一些,在笔者写游记的时候,希拉里正在竞选美国下一任总统。),但Seward绝对是最有战略眼光和商业头脑的国务卿,在其任期内,这位国务卿做成了一桩人类商业历史上最为成功也最有影响力的一桩买卖,可谓前无古人也不会有来者,就是在1867年的3月30日促成了美国国会仅以一票之多批准以区区720万美元从沙皇俄国尼古拉一世手中买下了Alaska,见下图。

        不过,后世历史学家考证说,美国政府实际上并没有支付过这笔钱。
        啥?全白拿?
        Oh My God!,天底下白拿这种事大概也只有美国人才能干得出来,并且一直干到现在。现在美国人与中国做生意也如出一辙,虽然从表面上看中国人赚了美国人大把的钞票,但转身却把钞票拿到美国财政部全部换成了债券…….,这里省略5千字,这和当年Seward从俄国沙皇手里买Alaska有什么区别?
        我勒个切,难怪尼古拉一世的后裔普京大帝对美帝是这么咬牙切齿……

        故事是这样滴:
        十九世纪中叶,尼古拉一世治下的沙皇俄国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为争夺黑海、地中海的海权在巴尔干半岛打得不可开交,史称克里米亚战争(这名字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目前这个地方依然不太平,原因依然在黑海和地中海的海权之争),当时欧洲大陆的强国法国和日不落帝国——英国为遏制沙皇势力的扩张,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土耳其一边,派兵参与对俄作战(是否很像现在的北约如何对付普金治下的的俄罗斯,历史有时候惊人的相似),沙皇俄国国内则因连年征战、农奴制的黑暗腐败,皇权内外交困,财政吃紧,危机重重,面对欧洲的列强,沙皇还要防备在背后虎视眈眈的日不落帝国,要知道当时在北美还没有加拿大这个国家,和Alaska相连的北美大片土地都是大英帝国的海外领地。
        1856年,沙皇俄国在欧洲战败后更加担忧Alaska的未来,与其被大英帝国抢走,倒不如卖了它,还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而这一块在当时还是不毛之地的北方领土对俄罗斯来说除了少量的皮毛出产并无任何商业上的价值,这一点连美国国会的许多议员都认同,所以当俄国急于出手Alaska的时候,美国国会的许多Senator是坚决反对这笔交易的,而当时的国务卿Seward凭借着超前的眼光、出色的商业头脑,力排众议促成国会批准完成了这一买卖,要知道最后投票结果是赞成票仅仅以一票之多胜出。虽然国会批准了这一买卖,但很多美国议员为此耿耿于怀咬牙切齿,觉得这样“乱花”纳税人的钱买一块根本无法居住也没有任何商业价值的飞地是Seward国务卿的大脑“坏忒了”,所以反对派议员们给这位国务卿起了外号,叫Seward’s Folly,把Alaska称为Seward’s Icebox,而这些外号则成了美语里的固定词汇。反观Seward则不无得意地说,“美国取得了Alaska和Aleutian Islands就等于向亚洲伸出了友谊之手,可以把中国日本方面的贸易吸引到美国方面来”,又说,“现在我把他买下来,多少年后,我们的子孙因为买到这块地会得到好处。”
        谁说不是呢?一百五十年之后,谁能想到中国日本美国最大的两个贸易伙伴。多少年过去了,有谁还记得当时反对过这桩交易的那些议员们,反倒是国务卿Seward名垂青史。后人为了纪念这位出色的国务卿,将Alaska Kenai半岛最早的港口小镇命名为Seward。
        在我看来,Seward一生唯一的不幸之处就是始终处于同时代另一位美国伟人的阴影之下,Seward任职国务卿时的那位美国总统正是那位在葛底斯堡做演说的Abraham Lincoln总统。
        按美元购买力计算,当时的720万美元即便放到现在也只有一亿两千三百五十万。
        你很难猜得到现在的普京大帝对当时美俄之间的这桩交易持什么观点,不过,从普京总统的多次讲话中我们还是可以管中窥豹,多少了解一些俄罗斯现领导人的想法,在一次普京和国民的互动问答中,一位俄罗斯妇女提出了下面这个问题,“克里米亚(原乌克兰领土)已经并入俄罗斯版图了,总统是否考虑过下一个目标呢?” 她实际上是暗指Alaska。
        普京似乎对再扩大俄罗斯领土不感兴趣,他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要Alaska有什么用呢,俄罗斯的寒冷冻土已经够多了。” 但是在另一个场合普京总统也曾这样说,“俄罗斯土地虽大,但没有一寸是多余的。”
        1989年前苏联突然分崩瓦解,苏联帝国失去了大片国土,这种丧失国土之痛或许只有蒋先生在被迫承认外蒙独立之时才能会体得到,详见蒋介石日记,国家衰败,国土不保。
         在前苏联帝国垮塌、俄罗斯经济一泻千里、前加盟国纷纷加入北约之时,普京也只能把被打落的牙齿吞到自己肚里,过过嘴瘾了吧了,私下里普京总统也曾有如下表示,“现在是让Alaska回到其土生土长的家园的时候了。”在对俄国议会的一次讲话中,普京总统甚至宣称:“Alaska的一草一木都流露着我们共享的历史与骄傲。”他说道:“在人们的心目中,Alaska一直是俄国的一部分。基于真相与正义,这一无法动摇的坚定信念被一代又一代地流传下来。我听到Alaska的居民抱怨说,在1867年,他们的先辈像一袋土豆那样被转了手。”同时,普京也补充到,俄国对把势力范围扩张到下48州没有兴趣,“不要相信那些人的话,说俄国在收回Alaska后还会占领其它区域。我们不需要那些地方。”
        而美国总统
奥巴马闻讯后则立刻回击说,“美国绝不会承认及接受失去阿拉斯加。”
        2014年3月,俄罗斯吞并了原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而克里米亚则是前苏联总书记赫鲁晓夫转让给乌克兰的,既然俄罗斯可以靠武力夺回曾经属于自己的克里米亚,为什么俄罗斯不能靠武力夺回曾经是自己的Alaska呢?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和西方强烈反对并制裁俄罗斯的理由之一。沙皇俄国也曾经靠武力夺去了前朝手中大量的国土,譬如,一个叫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地方,我们中国人管那里叫海参崴,而我只知道那是“海边的小渔村”。
        在克里米亚事件爆发之后,美国鹰派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呼吁美国国会对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进行“根本性的重新评估”。并支持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摩尔多瓦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俄罗斯驻欧盟大使奇若夫回击说:“请告诉麦凯恩先生,回去看好Alaska,那里也曾是俄罗斯一部分。”
        2014年9月,奥巴马在访问爱沙尼亚的时候曾在塔林市政厅发表讲话说,“……回到沙皇时代,试图重新占据19世纪丢失的土地,并不能让俄罗斯在21世纪重获荣光……”奥巴马的此番言论,让人联想起美国国务卿克里的话,克里指责俄罗斯克里米亚“回归”是在按“19世纪的方式”做事。
        …… 扯太远了。
        Alaska是美国最大的一块飞地。

        言归正传,过了Portage的发卡弯,开始穿越Kenai Mountains,天色渐暗,尤其是在山谷中的时候。

         从Portage至Seward都是山路,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多耽搁,路上的景点也没有多停留,晚上9:30到达住地,Seward Hotel,地址:2215th Ave,Seward, AK 99664。
         原来在Booking网上订的是另一家自助式旅店,但是在临出发前收到对方的邮件称旅店的安排出了问题,在原定的时间内对方不能提供住处,并且把押金也退了回来,遇到这种事也算是倒霉,要是在抵达当天才通知可就惨了,在Booking网和携程上已经订不到同时段的其它酒店了,最后还是在Hotel.com上找到这家只剩最后一间正好符合要求,连忙付全款拿下,房价1000美元,+ 11%的税 + 5%服务费总计1160美刀,在Seward要住上四天,我可不想每天拖着行李箱换地方。

         这家酒店并不靠海,所以没什么海景,另外也不提供早餐,不过出门步行到海边也就5分钟,周边有咖啡馆和餐厅。
        Seward小镇号称Alaska的瑞士,但是相比较Valdez,Seward略显局促,受到沿海雪山的阻挡,视野不开阔,海湾也很狭窄。海边有一条很长的步道,一直延伸到游艇码头,步道旁修建有很多房车营地,一排排房车停在营地,看上去很壮观。落日余晖之下,房车营地的人在休憩。天空还是湛蓝一片,阴影里已经觉得有些寒意了,海湾里风平浪静,波光粼粼的海面倒映着雪山,已经过了11点,毫无睡意。

第八天

        2016-6-16 星期四
        Day 8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Seward,Harding Icefield

       Seward Hotel不提供早餐,周围的几家餐厅和咖啡馆早晨也不营业,用Google Map搜到一家快餐店Subway,7:00am开始营业,从酒店开车过去5分钟。今天上午计划去Exit Glacier徒步,打算走全程,6-8小时,这需要携带充足的水和食物。
         我大概是当天第一位顾客,推门进店,两位亚裔美眉正在柜台后面忙乎着,看见我忙打招呼。我只当她们是当地人,乘暑期打工赚外快,于是用蹩脚的英语开始点餐,不想两位美眉的英语比我好不到那里去,正相互猜测努力理解对方的意思,其中一位美眉突然用标准的汉语问我,
         “中国来的?”
         我好不惊讶,“啊,啊,啊,是啊,你们是……?”
         “嗨,还是说中国话方便,都是中国人。”那位美眉说。
         刹那间好像时空穿越,我顿时有一种正在打浦桥日月光地铁站的Subway买三明治的感觉。
         “你们是从中国来的留学生?”我问
         “不是,我们是深圳大学的,通过暑期交流项目到这里来的实习俩个月。”
         我问,“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我们也才来俩周,还没有出去玩过。”
        “……”
        没想到在Alaska这么偏僻的旮旯里也能够遇见从国内来打工实习的大学生,小小年纪就能够这么自立真不简单。

          从酒店到Exit Glacier有12.5 miles。

          买了早餐和午餐,回到酒店准备后出发。
          Exit Glacier是从Kenai Mountains的Harding Icefield延伸而来的一条冰川,而Harding Icefield则是Kenai Fjords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Exit Glacier是Seward的一个著名景观和徒步路线,从公园入口处可直接徒步到冰川的观景点。由于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这一冰川每年在往后退缩,也许用不了多少年,这条冰川或将消失。
         上图中黄色虚线就是Exit Glacier徒步线路,从Nature Center开始走,大约半小时可以走到Glacier View,继续往上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Edge of the Glacier了,如果不满足于此,还可以徒步白色虚线,Harding Icefield Trail,来回8.2miles,这条路比较富有挑战性,每走1miles山路,海拔上升1000feet,全程要6-8小时。
          只读到过一篇游记作者说是走到终点。

          Harding Icefield Trail全程路线图

          公园是免费开放的,当然你可以自己付费找向导,甚至可以在向导的带领下直接上冰川徒步。在停车场泊好车,背上相机背包开始徒步上山。一开始徒步路线是平路,沿着山谷往深处走,小路两边都是树丛,透过茂密的树叶隐约可以看见远处的雪山。

          沿路都有标识牌标记当年冰川的位置,这是1951年冰川所处的位置,而现在已经是郁郁葱葱的山谷步道,可见全球变暖的影响之大。

          标示牌显示这条Trail来回有8.2 miles,之后步道很快就变成碎石铺就的羊肠小径,坡度开始增加,走起来有些吃力了。

          爬一会歇一会,随着海拔的升高,视野逐步开阔起来。

        山脚下的河谷,山坡上的林带,半山腰的雪线,雪线以上是皑皑白雪,步道在山坡上以之字型缓缓上升,转过一个湾,穿过一片林,眼前的风景就会徒然一变,刚才还是满眼的绿色,一会就是明晃晃亮眼的白了。

         从半山腰继续往上爬,可以看见冰川了。

          Exit Glacier

           Exit Glacier
           到了一处冰川的观景点,Exit Glacier就在眼皮底下,发着幽蓝色的光。

          Exit Glacier

          Exit Glacier

          Harding Icefield Trail的官网,这里可以了解这条步道详尽的信息。
          https://www.nps.gov/kefj/planyourvisit/harding_icefield_trail.htm
          之前在游记中读到有人在这条步道上遇见熊,建议带防熊喷雾剂,现在我看到的除了人还是人。

          半山腰遇见了一位老者,从装束看应该是Park Ranger,他说再往上走雪还没有融化,走坡路有些危险。大多数人听从劝告放弃了,只走到Edge of the Harding Icefield,我对他说,我们打算一直走到这条Trail的尽头,Ranger笑着说,Enjoy your trekking,听来心里暖暖的。

          从这里开始再走一会儿就是雪线了,往上道路完全为积雪覆盖,辨识不清也更加困难,而且部分融化的雪变成小溪水,不断地从山坡上流下来,在白茫茫一片积雪的山坡上看见一面面小红旗,边上是新鲜的脚印,这应该是刚才那位年长的Park Ranger所标识出来的徒步小径,再次为老美的细致服务和敬业精神所折服。

          越往上走,人越少,风景却越美。
          看见一对美国父子,默默的向上走。他们一直走在我们后面,也不说话,儿子在前,父亲在后。

          差不多就这样走走歇歇,三个小时后,终于看到山顶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爬到 The End of Trail,可能还剩下一小段路,因为看见雪地上有继续向前的脚印,由于之后是缓坡,估计难度不是很大,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小红旗就只到这里的山顶为止,而且有标示说这是终点,或许后面的路段有潜在的危险,容易引起雪崩之类,所以被关闭了。不过这里的风景已经美的一塌糊涂。

          在山顶看风景是什么滋味?

        看到下面冰川上有人在走,那是有向导带领的冰川徒步。

          Harding Icefield
          巨大的冰川,看上去静止不动,实际上冰川每时每刻都在移动。

        Harding Icefield

          在山顶休息的时候,又看见这对美国父子。

          开始下山,在积雪的山坡上下山比上山更加困难,为防止脚下打滑,下山时身体必须后仰,将重心保持在两腿之间,否则非常容易滑倒。

        老外似乎比我们更加适合在雪地下山,速度很快。

        沿着小红旗标示出的线路下山,很快就到达雪线以下。

        看见山坡上有花和植物生长,可惜叫不出名字。

       一天八小时的徒步终于结束。

        晚饭后去Seward海边散步,看到海水竟然有小动物出没,海獭?

第九天

        2016-6-17 
        Day9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Seward

        今天的活动是Day Cruise。
        行前在网上预定了6月16日的Day Cruise,在所有Day Cruise中,8.5小时的Kenai Fjords Northwestern Cruise时间最长,看的东西也最多。上午8:00 Check In,9:00出发,在整个海湾巡游时长达8.5小时,费用当然也不含糊214美刀/人,包一顿午餐。出发地点是:Seward 360 Boat Harbor。
        预订地址:https://majormarine.com/tour/northwestern-fjord-cruise/
        15日在从Valdez来Seward的路上,Major Marine Tours给我发了邮件,因为游船机械故障,将出行时间改到了今天17日。

          从下面的航线图中可以看到,Day Cruise的路线有长有短,目的地也不一样,短途仅仅以观看海洋动物为主,在Resurrection Bay里转悠一圈,稍长的Cruise是到Aialik Bay,我挑选的Cruise在航线图中为绿色实线,从Seward的游船码头出发,经Lowell Point,Caines Head State Recreation Area,Sunny Cove State Marine Park和Rugged Island,绕过Chat Cove的外侧,在Harbor Island和Chiswell Islands之间从   
          Resurrection Bay驶入并在Granite Island的内侧进入Harris Bay,然后一直进入Northwestern Lagoo,在Northwestern 的峡湾底是一条巨大的冰川,实际上这条冰川和昨天我们徒步所观看到的Harding Icefield冰川是联为一体的,在观看了冰川后再沿着原路返回。

          早上7点半从酒店出发驱车前往Harbor 360 Hotel,距离1.5miles,开车也就5分钟,沿着Downtown的4号大街由南往北一脚油门就到了,Harbor 360 Hotel是建在Seward码头边上的酒店,门口可以泊车,Day Cruise 的Check In就在酒店大堂的柜台办理,出示了预订单后顺利拿到登船牌,酒店大堂朝南临海的一边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坐在大堂可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Resurrection Bay的风景,穿过大堂,出门直接就是Seward 的游船码头。
          我们来的有些早,名叫Orca的游船还没有来,但是码头上已经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等着出发呢。 

           又是阴天,乌云翻滚,Seward码头风平浪静,海面像一面镜子似的铺开,无数的帆船静静地泊在码头,竖起的桅杆密密麻麻像丛林一般。

          几只海鸥时而掠过海面,时而在桅杆间绕飞,“欧,欧,欧,欧”的叫声划破早晨的宁静。一只叫不出名字的鸟躲在石头上享用着自己的早餐。

         8:45Am游船准时出现——Orca Song

          Orca也叫Killer Whale,其实不属于鲸类,而是属于海豚类,是最大的食肉性海豚。
          这条船不大,看上去有些破旧,难怪昨天它请了病假。船靠上酒店外的码头,船员系好缆绳,放下跳板,游客们依次穿过狭窄的跳板开始登船,接着把登船牌子交给船员,进入船舱,找位置坐下。船舱不大,两边是座椅,中间是过道,三十多个游客和船员差不多坐满了。
          9Am汽笛一声长鸣之后,船员解开缆绳,游船准时起航。

          灰色的建筑是Seward 360 Harbor Hotel,如果入住这家酒店则参加Kenai Fjords Northwestern Cruise可以有折扣,但是预定要早。

          Orca也叫Killer Whale,其实不属于鲸类,而是属于海豚类,是最大的食肉性海豚。
          这条船不大,看上去有些破旧,难怪昨天它请了病假。船靠上酒店外的码头,船员系好缆绳,放下跳板,游客们依次穿过狭窄的跳板开始登船,接着把登船牌子交给船员,进入船舱,找位置坐下。船舱不大,两边是座椅,中间是过道,三十多个游客和船员差不多坐满了。
          9Am汽笛一声长鸣之后,船员解开缆绳,游船准时起航。

         白天Seward码头停有这种巨型游轮,往往都是一早到,然后晚上离开,从西雅图温哥华出发的海上游Alaska都是乘坐这种游轮。

        白头海雕

        Orca Song渐渐驶离码头,刚绕过石块垒成的防波堤,还没有进入开阔的Resurrection Bay,船长就叫大家上甲板去看Sea Otter。
        在阴暗的海面上看见一个黑点,等靠近了,才看清楚Sea Otter的真面目,躺在水里吃午餐或睡大觉大概也只有Sea Otter能做到,有时候Sea Otter会一头扎到水里,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Sea Otter是海洋里最小的哺乳动物,喜欢吃贝壳,螃蟹,海胆等,而且会使用工具,常常把海床上捞起来的贝壳放在肚子上用石块砸碎然后进食。

        Orca Song渐渐驶离Seward,进入Resurrection Bay。
        Resurrection Bay是位于Alaska Kenai Peninsula的一个著名海湾,小镇Seward就位于这个海湾的湾底。 Resurrection这个名称来自Alexander Baranov,他是早期来到Alaska从事贸易的俄国人,一次在海上遭遇暴风雪,Alexander Baranov率领商船队退回到这个海湾得以获救,而暴风雪停止的那一天正好是复活节,Alexander Baranov于是将这一海湾命名为Resurrection Bay(复活湾)。

           Resurrection Bay 

          Resurrection Bay 

          在Resurrection Bay的湾口海拔650英尺的Caines Head上修有一座城堡Fort McGilvray,这个城堡是二战时美国军队为防止侵占Aleutian Islands的帝国海军进一步入侵Alaska内陆而修建的,因为Resurrection Bay在冬天并不封冻,所以是一个舰船进出Alaska南部Kenai Peninsula的理想地点。

        Kenai Explorer和我们的Orca Song差不多大小,类似黄浦江上的渡轮,分上下两层,下层船舱,可以坐,有各种饮料提供,咖啡,茶,啤酒等,上层主要是观光层,但大多数游客都喜欢站在船头或船尾,这里视野更开阔,游轮高速行驶的时候舰艏溅起的浪花扑在脸上让人感觉又兴奋又清新。
        船由船长和副船长轮流驾驶,同时也由两位一路解说,只恨自己英语没学好,根本听不懂解说些什么,唯有把注意力放在拍照上,好在每有动物出现,扩音器里就会传来船长船副的提醒,游客也会一哄而起,一会儿到船头一会儿船尾,长枪短炮的指向往往为我提示了目标。船长眼睛似乎特别尖,很多时候他(她)说在时钟几点处方向上可以看到什么什么动物,我睁大眼睛却啥也看不到,要等船驶近了,才发现水里真有动物在嬉戏。
        我的400mm定焦镜因为太重没有带在身边,这使我懊恼不已,这里强烈建议爱好摄影的驴友最好能带上两部相机,一定焦,一变焦,因为临时更换镜头实在不方便而且海上空气里的盐度对相机内部有很大的侵蚀性。船长一旦发现动物,会及时提醒游客,但都在离动物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情况下就把船发动机停了,以免发动机的巨大噪音打扰到觅食中的动物,螺旋桨也可能伤到动物幼崽,除非动物朝你所在的方向游过来,200mm以下的镜头能够拍到的影像很小,而当动物离你很近的时候,400mm镜头又无法将所有元素纳入到同一张照片中,带两部相机自由切换最为理想,也最节约时间。
         游船刚到Resurrection Bay的湾口,远远的看到有几艘小船停在那里,富有经验的船长通过扩音器说:One Clock!于是全船的游客都跑到甲板上,朝着船舷右侧一点钟的方向张望,船长举着望远镜,继续说:Killer Whales!果然远处的海面上可以看见Killer Whales的背鳍,几条Killer Whale正悠闲地在水中游弋觅食。
        忙提起相机一阵猛拍,可惜离得太远,而且天阴光线不是很好。

          海湾里有许多这样的小船,是专门观鲸的,因为船小,更加能够接近目标,所以如果单纯想看鲸的话,最好还是坐这种小船,当然小船不稳,更容易晕船。

          Killer Whale,也称为虎鲸、杀人鲸,学名Orcinus Orca,我们的船就叫Orca。他们是海洋里的终极杀手,即便凶猛如大白鲨也不是虎鲸的对手,虎鲸实际属于体型最大的海豚,也是海洋里最大的食肉动物,成年虎鲸的背鳍超过一米,黑色,呈三角形,身体背侧部分黑色,眼睛后方有一个椭圆形的白色斑,非常容易辨认,体长超过10m,体重可达10吨,镜头里的这条显然是成年雄性虎鲸。
         非常希望看到虎鲸越出海面或捕食海豹的场面,可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好些条虎鲸挤在一起,大船因为离得远,看的不是很清楚。

         在Aialik Bay,船长发现前面不远处海面有水柱从海里面喷出,停船后招呼大家仔细观察,果然在喷水的地方看到一头Humpback Whale时隐时现,每当Humpback露出水面换气的时候就会从鼻孔里喷出巨大的水柱,然后缓缓的沉入水里,巨大的背脊在水面划出一道弧线,数十只海鸥在Humpback附近起起落落,这是Humpback在进早餐,而海鸥在一边乘机从Humpback的嘴边上抢得一点吃的。

          Humpback Whale是海洋中体型最大的动物之一,或者说是地球上体型最大的动物之一,一年四季它们总是追随者鱼群在海洋中迁徙,春夏之际,随着洄游的鱼群,Humpback可以沿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地亚哥附近一直北迁至Alaska Gulf,它们的食物除海洋中各种小鱼外还有磷虾。夏天Alaska Gulf最多见的就是洄游的Salmon,于是就有很多机会在Alaska沿海看见追踪着这些鱼群来到西北太平洋的  
          Humpback,它们的菜单还包括herring鲱鱼,capelin毛鳞鱼,American sand lance美国玉筋鱼,mackerel马鲛鱼,pollock鳕鱼和haddock黑斑鳕鱼等。Humpback进食时总是吹出很多水泡,数条Humpback同时用力的话往往使处于“气泡网”中的鱼晕头转向,Humpback只需张开大口,数不清的鱼就会进入它的嘴里,然后上下颚中的褶皱形成的小沟可以迅速的将水排掉。
           中午11点开始午餐,每人领取一份,三明治,蔬菜色拉,面包,黄油和奶酪,黑米粥,饮料自取。曾读到过游记,说可以吃到Alaska King Crab,我猜作者应该是坐大型游轮,向我们这种Day Cruise游艇应该是没有,反正我是没有看到有。对于我来说,一路有景,和随时出现的海洋动物已足够。

        Harris Bay

           游船快速穿过Aialik Bay进入到Harris Bay,然后减速慢行,缓慢驶入Northwestern Lagoon,在这里的水深变浅了,海水由深蓝色渐变成浅绿色,两两岸出现了冰川。
          “Look!”
           突然听到有人叫喊,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绿色的海水中有一个黑点在移动,离的太远,开始还以为是Sea Otter ,但是从游泳的姿态上看不像,Sea Otter在水里总是一刻不停的打滚,游泳时也是把头没在水里面。
           “Bear!”
           甲板上不知道谁叫了一声。
           在这如此荒凉浮冰密布的海湾里能够看到一头黑熊在游泳真是太离奇了,所有人都紧盯着水里的黑点。黑点慢慢的游过海面,爬到岸上,抖动身体,甩干皮毛上的水,沿着海岸上的石头开始爬坡,很快消失在石涧和丛林中。
          从放大的照片回看,确实是一头肥壮的黑熊。

          船长很兴奋,说他已经在Kenai Fjords National Park干了十三年了,这是他第二次看见黑熊在这么深的海里游泳。在我仅有的关于熊的知识里,我只知道北极熊才能在海里游泳,这是因为它们最喜欢的食物环状海豹生活在北极地区的海洋里,要捕捉这些海豹,北极熊必须要会游泳,在国家地理的纪录片中也见过北极熊游泳,但这次能亲眼目睹黑熊在海里面游泳,不虚此行。

          游船继续往湾里走,海面越来越狭窄,两侧的冰川也越来越近,海面上开始出现浮冰,这是冰川上融化后冰块碎裂形成的,海豹舒服地躺在浮冰上,我们的穿从它身边驶过,它好奇地抬起头来注释这我们这些闯入者。

          Northwestern Lagoon
          在狭小的Northwestern Lagoon,又一次看见鲸鱼。

        No Name Glacier

        No Name Glacier

          No Name Glacier

          Orca Song继续往峡湾里行进,浮冰是越来越多,有些浮冰上可以看见Stellar Sea Lion悠闲地躺着晒日光浴。

          沿着Northwestern Lagoon驶到湾底就可以看见Northwestern Glacier,这是Kenai Fjords National Park中的一条著名冰川,像一堵雪墙直插海中。船长将船慢慢停下,大伙争相涌向甲板,海湾里布满了碎冰,许多海豹懒洋洋的躺在冰上嗮太阳,不时有轰隆隆打雷声,仔细观察发现原来是冰川融化,冰川碎裂后形成的冰块从高处坠入海里发出的巨响,碎冰溅起的海浪把海豹统统赶到海里,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海豹爬回到浮冰上继续享受日光浴。

         Northwestern Glacier

         近些年,由于全球气候变暖,两极冰川融化加速,Alaska也未能幸免。据美国国家地理协会的数据,1909年,Northwestern Glacier入海处的冰川高度为164英尺,而2004年的观测数据提示Northwestern Glacier入海处较1909年后退了6.2miles,这个长度超过了Northwestern Lagoon,原来从Harris Bay的湾口起始就为冰川完全覆盖,而现在冰川融化后则形成了Lagoon,以前这里根本看不见植被,现在Harris Bay的两侧都有植被覆盖。

          画面中,冰川融化后碎冰连续坠入海里,激起浪花。

        下午2点,Orca Song开始返航。

          不知名的鸟岛,岩石缝里密密麻麻都是黄嘴海鸥。

         返程途中在Aialik Bay再次遇见鲸群,这次仍然是船长最先发现,远远看见鲸鱼喷出的水柱,幸运的是鲸群朝我们停船的地方游过来,就在船头不到10米的距离处从容地游过,巨大鲸头、鲸脊、鲸尾先后露出水面,近在咫尺,几乎可以伸手触摸。

          两条Humpback Whale从容优雅地畅游在Aialik Bay。

          Puffin
          海鹦鹉,冰岛的国鸟,但在Alaska也很常见,这种鹦鹉体型不大,头冠是白色的羽毛,浑身是黑色,而鼓起的喙和脚丫子则是艳丽的橘红色,非常容易辨识,海鹦鹉翅膀较短,扑翼的频率极快,它们不像海鸥,可以借助风力滑翔,海鹦鹉基本是掠海飞行,常常在离海面几米的高度快速飞行。

          不知道这种和海鹦鹉一起飞翔的海雀叫什么名字,它的头冠、翅翎和尾羽都是黑色,而腹部是白色的。

         Steller Sea Lion

       Steller Sea Lion

           下午5:00,Orca Song按时返回到Seward港,那艘巨大的游船依然停泊在码头,房车营地里多了许多房车。

         Seward 码头

          回到酒店换了衣服,来到Seward排名第一餐厅,The Cookery。餐厅就在Seward Hotel边上,步行1分钟,店面其实不大,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在Trip Advisor上评价是最好的。过了晚上7点,门口还有人在等位。
          老外的菜单有些复杂,很难读懂,我们只挑看得懂的点,这家最有名的Seafood就是生蚝,产于Resurrection Bay,所以非常新鲜,有两种吃法,一种是奶酪焗,一种是冰镇生吃,我们选了后一种吃法,一份六个,吃完后不停咂嘴,意犹未尽,再要了一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三文鱼,老美的三文鱼吃法和小日本不同,不是生鱼片,而是一大块鱼烤熟的,淋上专门的酱汁,配上蔬菜和香料,色香味俱佳。猪肉饭也不错,大块的猪肉肥腻正好,胡萝卜土豆丝搭配,米饭浇上肉汁拌匀,然后淋上一点点柠檬汁,酸酸微甜的味正好解除了猪肉的油腻,松脆的肉皮入口即化。
            晚餐很完美,配得上Seward第一的名声,账单也……呵呵。

第十天

        2016-6-18   
        Day 10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趣味指数:★★
        Seward

          Seward的第三天,原计划去Sea Kayaking——在海湾里划独木舟,这是Alaska南部沿海小镇常见的娱乐活动,但最终没去成,或许是此次Alaska之行最遗憾之处。
          行前托朋友的女儿从美国买回一本Alaska TourSaver,里面全是各种Coupon,当然大多数Coupon你是没有机会使用的,你不会因为有了Coupon就去消费,比如Denali之星,从Anchorage至Seward的一张来回票就要302美刀,即使买一送一,这个价格也远超预期,更因为我们全程自驾,省时省钱,所以有没有Coupon对我们来说都一样。由于TourSaver里有一张Sea Kayaking的Coupon,仅限在Seward使用,买一送一,所以也就没有提前在网上预订,打算到时候临时购买一张,另一张使用Coupon,这样可省下不少美刀。不想在前面的行程中把这本Coupon书弄丢了,在Seward把所有行李都翻检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思来忖去,一定是落在了Fairbanks房东太太的家里。
而临时预定吧也是麻烦一大堆,Alaska的基础设施不如中国,我们是每天早出晚归外出活动,大部分时间里手机都收不到信号,以致不能及时收发邮件与对方沟通,而一早一晚老美又是休息时间,所以预订、回复、确认之间隔了两天,最后公司邮件通知说:18日早晨去Sea Kayaking地点的车子已经没有空位了,而由于行程的安排,明天我们就要离开Seward,最后只能放弃Kayaking。
           这样就多出一天时间不知道如何打发。 
           就Kayaking来说,选择在Valdez可能比在Seward更好,Seward的Kayaking在Resurrection Bay附近,昨天坐船经过,没有看到冰川,而Valdez的Kayaking是在威廉王子海湾,那里的更漂亮。

            早晨一个人开车去Lowell Point,这是从Seward往南开能够到达的最远处,碎石小路就沿着Resurrection Bay一路向南,最终抵达一处长长的浅滩,Caines Head在Lowell Point的南侧,是Seward的另一条徒步路线,从Lowell Point浅滩开始,沿着海岸线徒步,穿过丛林,约4.6miles可以到达Caines Head炮台,炮台建在600英尺高的山顶,那里可以俯瞰整个Resurrection Bay,由于前天已经徒步了Exit Glacier,也就没有再徒步Caines Head。

            这里往南可以看到远处的Lowell Point

          这里往北可以看到身后的Seward

          Lowell Point 浅滩

          Lowell Point的海景房,没想到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修的房子也这么漂亮。

          Lowell Point还有房车营地,许多Kayaking俱乐部,上午在这里入海,直接经Resurrection Bay从海上到达Caines Head,下午再返回。

          Resurrection Bay

           Resurrection Bay

           Resurrection Bay,少有的宁静。

           上午10点,Seward的街上也很难见到一个人,偶尔有车从路上驶过,这光景和国内小镇每到周末人头攒动喧闹异常截然不同,大多数的商店还没有开门。

          在Seward Hotel附近一个拐角处竟然看到一家中餐馆,红色的大门,杏黄色的招牌,北京两字分外醒目,路对面不远处是一家咖啡馆,尖尖的哥特式屋顶映衬在一片绿色松树之间,宛如一幅油画。

         因为临海,Seward小镇的许多建筑都带有强烈的海洋风格,海洋永远是Seward的主题。

         Seward有一家海洋馆,名字叫Alaska SeaLife Center,地址:301 Railway Avenue Seward, AK 99664,门票:21.95刀/人,离Seward Hotel步行5分钟。

          SeaLife Center规模不是很大,分上下两层,二楼有一个展区为触摸区,可以让游客触摸海洋软体动物,特别招小朋友喜欢。

      Salmon

          画与照片,哪一个更真实?

        不得不佩服老外观鸟的态度,笔记做的一丝不苟。

          大门紧闭。

           晚上仍旧去了Seward Hotel边上的那家餐馆,Cookery,依旧体味了一把原汁原味的Seward海鲜餐。

第十一天

       2016-6-19   
       Day 11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趣味指数:★★★★★
       From Seward to 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

          不知什么原因,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并非是大多数远赴Alaska旅行的大陆驴友的选项,行前在各大网站浏览驴友们写的游记,鲜有这个国家公园的情况介绍及游玩方式的详解,而自己也是在寻找Alaska棕熊的观看地点时才得知Katmai国家公园,在接下去的准备中过程中,几乎所有关于Katmai的信息以及在Brooks Camp的住宿预订、交通安排等都是在下面这个网站完成的,付款后,网站会发来确认信函。
          官网:http://www.katmailand.com/bear-viewing/index.html 

          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位于Alaska半岛,与Kodiak岛隔海相望,在Anchorage西南约470km,保护区以Valley of Ten Thousand Smokes和King Salmon以及Alaska棕熊闻名于世,由于没有陆路交通,所以进出国家公园和保护区都要依靠Air Taxi。
          虽然Katmai以观看Alaska棕熊捕捉Salmon而闻名,但这个公园与保护区的建立最初并非是为了棕熊和Salmon,而是为了保护1912年Alaska火山大爆发之后留存下来的火山遗迹,可以说是一个地质公园,只是因为National Geographic的纪录片拍的实在是太好以及Discovery Channel在国人中的影响,闻讯而来的驴友百分百是冲着棕熊和Salmon,例如我们。

          关于Alaska棕熊。
          在完全自然状态下观看野生棕熊与在野生动物园里观看圈养的棕熊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唯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这种即惊险又刺激的感觉,而想要近距离观看野生状态的棕熊非Alaska莫属。据估计,整个Alaska分布有23000头棕熊,仅少于俄罗斯远东和靠近北极地区,在Anchorage或Fairbanks也可以看棕熊,但那是在人工饲养状态下,和国内动物园没太大的区别,不值一提。Denali可以看到野生状态下的棕熊,但是机会不多(我们这次就什么也没有看到),而且是在观光Bus上,如果你想正真与Alaska棕熊来个亲密接触唯有前往Katmai,这里人与棕熊之间没有任何阻隔,除了你的胆量。
          Katmai有很多地点可以看到棕熊,如:Brooks Camp,Hallo Bay,Swikshak Lagoon,Geographic Harbor,Moraine Creek,等等,这次我们选择了前往Brooks Camp。

          从官方观熊指南(上图)中可以看到,六月份的Brooks Camp其实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观熊场所,七月和九月在Brooks Camp最好,六月份最佳地点是在Hallo Bay 和Swikshak Lagoon,主要原因是棕熊最喜欢的食物King Salmon还没有进入到产卵期,在Brooks River,Geographic Harbor,Moraine Creek中洄游的Salmon不多,这时候捕捉Salmon并不容易,而六月份Alaska的各种浆果正好进入成熟期,蓝莓、黑莓、蔓越莓等各式花果肉肥汁多,棕熊这个时段主要以莓子和在海滩上捡食各种贝类果腹,所以在Hallo Bay 和Swikshak Lagoon有更多的机会与棕熊接触。
    

          不过Brooks Fall的名气实在是太响亮了,国家地理和Discovery频道专门为此拍摄过纪录片,自己也是看了记录片后才中毒如此之深,特意在Alaska之行中安排两天观熊,另一方面Brooks Camp的住宿条件比较好,Hallo Bay是住帐篷营地,Brooks Camp是住小木屋。当然,如果不考虑住宿。选择一天观熊,从Anchorage或Homer出发,选择Hallo Bay也是可以的,但一天游要花大量时间在来去路上,而且在最容易看到棕熊的早晚时间段,人不在Katmai。
          这次我们选择两天的Bear Viewing Package,住Brooks Camp的小木屋和住Hallo Bay帐篷的价格差不多,故Brooks Fall应该是不二选择。当然更加省银子的办法也是有的,在Brooks Camp可以选择住Camp Ground,晚上自己搭帐篷,一晚上10美元不到,但自己露营必须携带很多装备,洗澡、上厕所等都要到营地之外的公共区域,非常不便。

           Brooks Camp Lodge每间可住四人,我们预定19、20日住两天。本来想预订行程中最后两天即22河23日,但越临近七月小木屋越紧张,提前两个月已经订不到了,只能把我们的行程分成两段,在Katmai之后再去Homer。
           小木屋如果住四人,每人的单价是1220美刀,包括两天的房费,来回的机票(四程),服务费,不包括餐饮,7.5%税和小费。如果是两个人包房的话,每人就需要支付1543美刀了。实际上我们是捡了个皮夹子,预订付费后不久Katmai发来邮件,说他们公司正好在搞活动,即住一天送一天,所以最后每人实际支付了851.4美刀,足足便宜了368.6美刀——一天的房费,早知到这样,我是应该在Katmai多住两天。

           早晨5点不到从Seward Hotel出发前往Anchorage,先要把车还掉,再赶上午10点的班机,因为怕迟到,所以出来得早,两眼还睡眼朦胧,一路在副驾驶座上瞌睡,睁开眼已经是在Anchorage机场大道了,8点赶到Katmailand Inc,这家公司是专门负责Katmai观熊服务的,地址:4125 Aircraft Drive, Anchorage, Alaska 99502,我以为是在这里Check In,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其他旅行者,正在疑惑之中,一位工作人员仔细看了我的预订信说,你们找错了地方,你们登机点是在Anchorage机场候机楼的PenAir值机柜台。幸好出来的早,还有充裕的时间去给车加满油,赶到Anchorage机场,还车,然后值机。

            PenAir值机柜台在Anchorage国际机场候机厅二楼,就在UA值机柜台的隔壁。托运完行李,取了机票后匆匆赶往安检口,一位安检小姐看了我的机票和护照说,你们的登机口在下面,我是满脑子糊涂,登机口在下面就不用安检么?

            下楼梯,右转,看到行李转盘,往前走,到L1登机口。

           真不用安检,坐PenAir的班机去Katmai国家公园居然用不着安检,随身行李连个X光机都不用扫,万一遇到个居心不良的人怎么办?坐飞机不用安检我以前只在尼泊尔博卡拉机场遇到过,但行李至少还是要过X光机的,这里连随身携带的行李都不用检查,只是要过磅称重。
          一切就绪后,大家耐心等候班机起飞。

          开放式登机口,出门就是停机坪
         10:30开始登机,大家鱼贯穿过这扇门直接走到停机坪,开始登机。

         怪不得叫Air Taxi,坐这种飞机,真有点像坐公交,并不是对号入座,我挑选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希望到Katmai的时候可以从空中拍摄一些照片,可惜天气不好,飞机一直在云层里飞,窗外什么也看不见。我的身边是一位老太太,他的先生坐在过道的对侧,一直在读报纸,老太太非常健谈,问了我很多问题,有些没听明白。当她知道我来自上海后高兴地说她不久前去中国旅行就到过上海,我问她对上海的印象如何,我以为她会说诸如浦东陆家嘴外滩或豫园老城隍庙等,不料老太太说,她印象最深的是坐磁悬浮列车,那个速度简直是太快了。我问她是否和我们一样也是来旅行的,并告诉她说我们是去Katmai看Alaska棕熊的,老太太说,现在正好是观熊的好季节,她去过Katmai两次,这是则是去King Salmon小镇。我不无担心的说,天气一直不尽如人意。老太太肯定地说,明天天气就会好的。这大概是安慰。
          飞机发动机的响声震耳欲聋,从窗户望出去一片茫茫然,我们正在穿过云层,一个半小时后,飞机在细雨中降落在King Salmon机场。

           透过模糊沾满雨水的窗户,看见机翼下方的King Salmon小镇。

          King Salmon机场比较简陋。

        飞机在雨中平稳降落。

        King Salmon是Katmai半岛的一个小镇,听名字就知道这里的三文鱼比较出名。由于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没有修建机场,只有水上飞机才能进出,所以我们必须在King Salmon转机,坐专门水上飞机去Katmai。在行李大厅却遇到一件令人心力交瘁的事,当传送带停止转动的时候,我的行李箱并没有出现,显然我的行李被落在了Anchorage机场的某个地方。
        来接我们的是一个老美,人高马大,胡子拉碴,穿着工装裤,他问我是否是去Brooks Camp的,我说是,因为环顾整个大厅只有我们是中国人,在得到确认后老美领着我们到大厅外路边停着的一辆摆渡车上,我跟他说我还有一件行李没有到,于是他陪着我到机场服务处,把我的行李的式样,颜色,大小,目的地,电话号码等登记一遍,老美让我们放心,下午或明天等行李来了后他会帮我们送到Brooks Camp,我是将信将疑,因为在Brooks Fall Lodge我们只住两天,我所有的替换衣服,包括电脑都在这只行李箱里。
         上车坐定,车上已经有很多游客了,十分钟后汽车把我们带到河边的一处小木屋,Katmai Air的值机处,在这里再次Check In,所谓的Check In就是点名、称量体重,每件行李也需要称重,工作人员将按照体重来平衡乘客在飞机上的座位,飞机么就停在木屋边的河里。

          Katmai Air的水上飞机

          Naknek River上的船

          Katmai Air的员工是用小推车把旅客的行李运上飞机的。

         所谓的Check In就是每个人称重,行李称重,没有安检。工作人员在认真记录每个人的体重。

          从排位来看,去Brooks的人还是最多的。

        因为人太多,只能分批走,我们被安排到第一架飞机,连飞行员一共八个人,机舱内空间狭小,连转身都困难,好在飞行时间只有半小时。

          飞机和刚才看见的那条船在一起并排行驶了很久才开始起飞,这条名叫Naknek的河与其说是河道不如说是机场,岸边停满了飞机,河面是跑道。天有些阴沉,Naknek River的景色依然漂亮,但是所有人的心思早就飞到了Brooks Camp。

          Naknek River 

           Naknek Lake

           沿着Naknek River飞机很快就飞临了Naknek Lake,Brooks Camp就坐落在Naknek Lake的岸边,而Naknek Lake经Brooks River和Brooks Lake连接。

          Naknek Lake 也是Brooks Camp机场

          终于到了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的Brooks Camp,下了飞机走在由火山灰石构成的湖岸上,就开始在心里念叨起什么时候会遇到棕熊,但是注意到地上有一连串新鲜的巨大的棕熊的脚印后,由不得自己惶恐起来,生怕这树林之后就有一头熊躲藏着,正“熊”视眈眈地看着我们。

          火山灰石上清晰可见的熊掌印迹,从这个巨大的印迹看,这头熊刚刚过去。

          穿过丛林,沿着这条火山灰石路走到游客中心,先进行20分钟的入园前教育。

          所有游客到达Brooks Camp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游客中心接受半小时左右的入园教育,一个胖胖的Park Ranger模样装扮的女孩模给我们讲注意事项,先放了一段公园影像资料,大约一刻钟,介绍公园的历史,有法语、德语、西班牙和日语的翻译,就是没有中文翻译,好在我马马虎虎能听懂个大概,小屋里连我们一共大概十个人。
          游客中心墙上画着Brooks Camp的示意图,屋顶上悬挂着一张巨大的棕熊毛皮,女孩子说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头棕熊攻击游客被放倒后制成的,自那时起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这里的棕熊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但这位Park Ranger依然要我们小心,毕竟棕熊是野生动物,你永远不能预测准这些猛兽的行为,她说这里是棕熊的保护区,一旦人与棕熊相遇,一定是人先行规避,她可不希望再看到有熊被放倒。接着,她一条条列举了许多注意事项,归纳起来下列几点需要格外注意:    
         1.Katmai国家公园和保护区之内,熊是这里的原始居民,而人都是外来者或“入侵者”,所以,一旦人熊相遇,人需要避开熊,给熊留下足够的空间,人要主动为熊让道而不是相反。
         2.与熊要保持至少50米的距离,与携带小熊的母熊至少要保持100米的距离。
         3.不能随身携带食物,熊的鼻子非常灵敏,会嗅到,自己的食物必须放在指定的储藏室。餐厅的食物不能带到餐厅吃的。我原来以为是不能带食物到Katmai的,实际并非如此,Brooks Camp是允许自己外带食物的,有些来宿营的老美就携带了食物,可以省下不少的钱,但自己烹调和食用以及食物储存都需要在指定地点。
         4.在园区内最好不要单独行走,要去观熊的Brooks Fall最好结伴而行,走路时尽量发出声音,拍手、唱歌、说话都可以,以便熊能够听到。老熊因为与人类长期接触,会选择避开人群。  
         5.万一与熊不期相遇,不能逃跑,不能背对熊,这样熊会认为你是他的“菜”,正确的方式是:停下脚步,面对熊,发出声音,大声说话,然后缓慢后退。
         6.不能和熊对视,这会被熊认为你具有攻击性。
         7.严禁站在母熊和小熊中间,这是最危险的举动。
         8.不能喂食任何野生动物。
         9.每人需带好垃圾袋,把自己生产的垃圾带到指定地点扔掉。

          这是露天餐厅,自带食物可以在这里烹调和食用,两天里没有看到有人使用。

        营区地图。

          营区工作人员会把所有当天到达旅客的行李都堆放在餐厅的门廊上,游客自己拿了行李之后用小车推送到自己的Lodge。

       这是 营区餐厅,一日三餐都在这里,食物只能在餐厅室内享用,不准带出餐厅之外,只有饮料可以在这里喝 。

        这是Brooks Camp Office,离开Visiting Center后就到这里办理入住手续。
       Katmai公园整个园区内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Wi-Fi,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Camp四周都是湖和山。放好行李后回到餐厅午餐,从早上5点到下午 一点还滴水未进。

        Brooks Camp餐厅

        Brooks Camp提供的一日三餐都是Buffet,早餐18刀,午餐26刀,晚餐32刀,这个价格是可以任意挑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一般有主食、副食和点心,你也可以不吃主食,只取副食——蔬菜、点心等,价格上可以便宜一些,也能吃饱,主食一般有六个品种,每餐不一样,建议试试这里的鱼,不同做法的鱼还是蛮不错的,期望中的Alaska帝王蟹连个蟹脚也没有看见。当然最省钱的方法就是自己带吃的去,然后在园区指定地点自己弄,但是没有看见有人这样做,想想也是,上千刀都花了,区区32刀的自助餐也就不在话下,而且这里的食物都是每天由Katmai Air从外头空运进来,这里的工作人员也是来自千里之外的暑期打工者,这样的价格还在可接受范围。
        排队取餐,然后坐在餐桌前享用,窗户正对着一片树林,正低头吃着盘子里的烤肉,喝着饮料,猛然间听到背后一个靠窗坐的游客大叫一声:
        “Bear!”
        一秒钟的停顿,然后所有游客停止进餐,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到窗前,顺着那个满脸惊讶的游客的手指方向望过去,隔着窗户玻璃,一头巨大的Alaska 棕熊仅仅在四、五米远的地方朝餐厅一侧走来,几分钟前我刚刚沿那条碎石路从小木屋走到餐厅…… 棕熊似乎早就注意到餐厅里有很多人注释着它的一举一动,也许见惯了大世面,棕熊不为所动,依旧一摇一摆的往前走,哇塞,后面不远处还跟着一个大块头。
整个餐厅除了惊喜的叫声就是相机快门的咔咔咔声,紧张和兴奋、恐惧与好奇纠缠在一起,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动物园了能够体验到的,我的下一秒钟的反应是,我的相机呢……

       巨大的棕熊近在咫尺,伸手就可以摸到。

         棕熊在餐厅附近的草丛中转来转去,像是在找野果吃,但我怀疑是否是午餐烤肉的气味把它们吸引过来的,由于距离近,人群的骚动立刻引来了Park Ranger,棕熊似乎对这些穿绿色制服的管理员特别害怕,对视了几秒钟之后,很快就消失在丛林里,去往Naknek Lake方向。
         仔细看,Park Ranger竟然是一个女孩子。
    

          午餐后没有休息,直接前往Brooks Fall。
          出餐厅门,沿着右侧的小路往前走三、四百米就是Brooks River汇入Naknek湖的河口,在这里,Brooks Lake的水经Brooks River注入Naknek Lake,再顺着Naknek River经King Salmon一直向西流入西北太平洋的Kvichak Bay。每年六月开始,大量的Alaska Red Salmon沿着这条水路从太平洋开始逆水洄游,最后回到自己的出生地Brooks Lake中产卵,然后结束一生,所以每年的六月,Brooks Camp的钓鱼季和观熊季同时开始,吸引许许多多人来到这里。外国人似乎对看熊更感兴趣,而老美则更喜欢钓鱼。

          在Brooks River的入湖口修有一座木桥,木桥几乎贴着水面,桥下不能通行,之所以这样可能是为了不让游船进入到Brooks River但同时又不会影响到King Salmon的洄游。Naknek Lake上可以Kayaking,但是Brooks River中则不行。桥的对岸是一个瞭望楼Lower Platform,在这里看不到Brooks Fall。

          白天游客比较多,瞭望楼里始终有一名Ranger在值守,河的这边有时也会有一名Ranger不停地巡视,Ranger之间都用对讲机通话,一旦有熊情出现,Ranger们马上会互通消息,桥的安全门随时会封闭以保证游客安全,但到晚餐后7Pm,我再次走过这座桥时并没有看见Ranger们,或许是一日游的旅客早已离开,只剩下住宿的游客还在,这两名Ranger也撤离了,不过倘使一个人要去Brooks Fall还是需要拿出一一点勇气的。
           过桥时先要打开门的安全扣,然后进入桥面,同时确保门关闭,安全扣会自动扣上。过桥后从Lower Platform的左侧绕走,继续沿着碎石路走大约四、五百米可以看见右手边有一条小径,路口有一块指示牌,这条小路就是Brooks Trail。

          沿大路走可以一直走到Brooks Lake,两百米之后有一条右手边有一条小路,路口有标识牌,这就是而走Brooks Trail,沿着这条小路可以到Brooks Fall,即大名鼎鼎的Alaska棕熊捕捉King Salmon的地方。

          Brooks Trail长0.6Mile,穿行在大片的丛林之中,路上看见许多巨大的熊爪印和一堆堆粪便,这个时节,Alaska棕熊以素食为主,所以排便很多,如果观察到粪便很新鲜则说明熊离开不久,那就放慢脚步吧,与棕熊保持足够的空间。第一次走还是有些担心,一路高歌、击掌,尽力弄出很大的声响,几次将草丛中黄色的断树根当做棕熊,弄得草木皆熊。路两边的草有大片的倒伏,应该是棕熊觅食、打斗嬉戏、睡觉打滚造成的,树干齐头高处有大片的树皮脱落,一看就知道这是棕熊挠痒痒的地方。
         终于走到一处高架步道。

        高架步道离地面2、3米高,步道下棕熊可以自由通行,沿着步道桥走到底就是Brooks Fall的观景台了。

          在Falls Platform有两个观景台,(上图中,笔直走和右拐),之间由木架走道通过一处休息亭连接。旺季的时候,如果游客比较多,为保证游客的安全和正常观看棕熊捕鱼,观景台的人数受到限制,游客呆在观景台的时间只能一小时,有Park Ranger在休息亭的门口执勤,大家只能在这个休息区等候。个人建议在园区内至少住上一天,这样就可以避开高峰时间,在早晨和晚上游客相对较少的时间段来Brooks Falls观景台,时间上也不受限制。

          Falls Platform的两处观景平台一处比较远,正对着Brooks Fall,另一处比较近,侧对着Brooks Fall,观熊当然是越近越好。一到观景平台,就看见有一头棕熊站在瀑布下面在捕鱼。

        Brooks Falls不能称为真正的瀑布,上下落差也就一米多,水流速度也不快,河面宽大约30米,之所以在全世界出名完全是拜Alaska Red Salmon所赐。每年的六月开始,这种红鲑鱼开始漫长的洄游,由于Brooks River的河床在瀑布所在地有落差,因此所有Red Salmon都需要在这里奋力一跃,只有越过这一米多高的瀑布才能顺利洄游到自己的出生地——Brooks Lake,八月,河里会挤满三文鱼,密度之大令人咋舌,数不清的Salmon在Brooks Falls争先恐后地跃出水面,此起彼伏,场面叹为观止。
         这种Red Salmon聚集一处无疑为Alaska棕熊捕食美味提供了绝佳的机会,也就是在这个季节,这里才会见到这么多棕熊。棕熊是独居动物,领地意识非常强,为保护领地会大打出手,而只有在这食物几乎无限供应的地方,棕熊才能相安无事,和平共处,食物才有可能分享,据说在8月,有人在这里看到十几头棕熊挤在狭小的河道里一同捕鱼。
         棕熊在河里跑来跑去,不时地把头探进水里面,显然是在抓鱼,不过这个时节水里的Red Salmon还不是很多,想要抓到一条还真是不容易,不像在纪录片中看到的一样,只要站在瀑布边缘,Red Salmon就会跃出水面,棕熊只需张张嘴接住就行了。棕熊站在河道中间、瀑布下方,来来回回地搜寻,并不在意观景台上的游客。镜头之下的棕熊看上去并不完美,体型偏小——是否冬眠醒来之后还没有吃过一顿饱餐?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打斗的痕迹?毛色不均匀,大片的地方有脱落,但是身手矫健,游泳、攀爬快速敏捷。
观景台上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没有时间上的限制,可以随意逗留,天气不是很好,但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在自然状态下观察野生Alaska棕熊对我们来说可能这一辈子也就是这一次机会。
很长时间都没有逮到一条,这头棕熊终于耐不住性子了,爬上岸,抖动身体甩干身上上的水,大摇大摆地离开。没有了棕熊,Brooks River好像平静了许多,但是观景台上的游客们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大家耐心地等待着下一头熊的到来。
          

         河里走了棕熊,海鸟就是老大,一对黄嘴海鸟在湖面上飞来飞去,雄鸟衔来水草向雌鸟献殷勤,这些海鸟都是机会主义者,和我们一样,它们其实也在等着棕熊抓鱼,只有棕熊抓到了Red Salmon,这些鸟儿才能从中分到一杯羹,棕熊只吃鱼肉,其余部分则是海鸟的大餐,否则它们也得饿肚子。

          不大一会儿,那头熊又折了回来。继续在河里淌水摸鱼。或许今天的运气实在是差,一个小时过去,那头呆熊仍然没有抓到鱼。

         整个下午都在Brooks Falls Platform。

       
        晚餐吃了烤鱼,味道不错。
        餐后独自一人到Naknek Lake边上瞎逛,火山灰和碎岩石构成长长的浅滩,天依然阴沉,远处的山峰躲在云层里,湖水泛翠绿色,平静地像一面铺开的镜子,放眼远望,天地之间唯此情此景不能辜负。

          Naknek Lake

          走着走着,碎石滩上忽然来了两只熊,有了下午的经验,我一路尾随着两只熊。不过还是被以为Park Ranger制止,要求我不要太靠近。

          开头以为是一头母熊带着小熊,从Park Ranger那里得知,其实是一头公熊和一头母熊,因为现在是Mating Season,所有才能看见两头成年棕熊在一起,差一点打扰了它们的甜蜜,春暖花开正是棕熊谈情说爱的时节呢。

        一架Air Taxi 送来今晚最后一批客人

        一切恢复平静之后的 Naknek Lake

          这些小木屋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在西雅图建造好之后运到此地,小木屋里设施齐全,有卫生间和洗浴室,两张上下铺床,颇像以前大学寝室,屋子里弥漫着原木的馨香,唯有一个缺点就是隔音比较差。

第十二天

          2016-6-20
          Day12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Valley of Ten Thousand Smokes

          在Brooks Camp的第二天独自一人报名参加了营区组织的一日游,去Valley of Ten Thousand Smokes,98美刀。由于事先对一日游并不了解,只是简单地在官网上浏览了活动介绍,以为这一日游是在向导的带领下以徒步方式寻找、观赏园区内的野生动物,实际上这一日游主要是去1912年Alaska火山大爆发之后残留的遗址“万烟谷”。从Camp营地坐车去万烟谷要走山路三个半小时,汽车是经过特殊改装的,轮胎巨大,大部分路段都是泥石或火山灰石路,有些地方还要涉水过河,最后要在“万烟谷”的峡谷中徒步2、3miles。

          早晨去集合点时路过Naknek湖,湖边的针叶林带和远处的雪山,山顶躲在浓密的云层里,水面平静如一幅巨大的绸缎,微风下泛起涟漪,天色阴暗,不时有细雨飘落。

        集合地点在Lower Platform,8点钟。

          车子几乎满座,导游是一位小伙子。我把全部注意力放在车窗外的景色,因为根本听不懂导游的讲解。

      Mount Katmai

      Mount Katmai

          1912年6月6-8日,Katmai地区发生了一次巨大的火山喷发,熔岩带着巨大的压力从Mount Katmai峰顶冲出,直接形成了一个4.5*3 Km,深度超过600m的火山口,冷却后成为一个火山口湖,大量的火山灰和熔岩冷却后形成的砂砾则最终沉积在由Mount Griggs和Buttress Ranger构成的峡谷内,四年之后,一个叫Robert F. Griggs的植物学家受全美地理协会的委托来到这里考察,发现这里是“the whole valley as far as the eye could reach was full of hundreds, no thousands—literally, tens of thousands—of smokes curling up from its fissured floor.”万烟谷由此得名。

          云雾缭绕中的Mount Katmai,山顶弧形边缘明显是火山喷发遗留的痕迹,我们所处的位置由于高度不够,并不能看到火山口湖。山脚下有一片黄色的地表看上去像泥土一样,这是火山灰沉积区。走近后发现火山灰积聚的高度惊人,可想而知当时火山爆发的烈度,万幸的是阿拉斯加并不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区域。

          在Three Fork Overlooks可以看到整个山谷,而对于“万烟”只能仰仗想象力了。从这里开始徒步,下到“万烟谷”底部。

        跟着这位健步如飞美国小哥开始徒步,他是一边走一边讲,我是连猜带蒙才听懂个大概。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尽量不踩到路边的蔓枝状地衣,火山大爆发后所有植被都被摧毁,历经百年才恢复成目前的状态。

          一百年前这里的温度足以融化这双徒步鞋鞋,而踩在火山尘埃上是松松软软的感觉。

          数十米高的的火山灰沉积。

          生命总是从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开始,枯枝上吐出嫩绿,尘埃里长出新红。

          一路上雨一直下个不停,但丝毫没有减弱大家的兴致。

          River Lethe

          River Lethe

         River Lethe
         这条河是万烟谷中最大的一条,从厚厚的火山灰岩中喷薄而出。

        徒步快结束的时候终于遇到小动物——土拨鼠。

          结束徒步,一路颠簸于下午4点半回到Brooks Camp,离晚餐还有一些时间,没有回小木屋,直接从Lower Platform去了Brooks Falls看熊。路上遇到一个小日本,扛着三脚架和大炮,我们只相互点点头示意,没有交谈。

          Brooks Falls Platform已经有很多人在驻足观看,往河道里看,果然有一头棕熊神定气闲地在水里淌来淌去,从这头熊的体格和毛色来判断显然不是昨天看到的那一头,这头熊看起来更加健康,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毛色也更加浅,在水中也更活跃。一会儿瀑布上,一会儿瀑布下,一会儿探脑草丛中,一会儿又把头埋进水里

          熊虽然有耐心,泡在冰凉的河水里抓鱼,无奈现在三文鱼不是当季,河里的鱼很少,灰熊使出浑身力气也没抓到一条,只好悻悻然离开。

          晚餐时间回小木屋,独自走Brooks Trail,心里有些起毛,从Falls Platform到餐厅,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一直警觉四周的动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迎面撞上熊,或者熊从林子里突然穿出,前面小路转过弯,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异响,忙停住脚步,只见前面路口有一大两小三头熊慢慢地在踱步,想起了Park Ranger的警告,带着小熊的母熊最危险。

          幸好一大两小三头熊不是朝我这边走,而是顺着道路朝Naknek Lake的方向走,正好和我同路,我只小心地尾随着它们,不知道这母熊领着孩子们是出来吃晚餐呢,还是晚餐吃好了出来散步消食。也许是到了餐点,这母子仨闻到了餐厅晚餐的香味。

          来到Brooks River和Naknek Lake的交界处,游客可以从桥上过河,可熊妈妈和孩子怎么过河呢?母熊好像在思索过河的办法。

          母熊在河边犹豫了一会儿,试探后下到水里,开始向对岸游去。突然看见母熊的后背有一大块脱毛的皮肤,这不是昨天下午在Brooks Falls里抓鱼的那头熊么,原来它还是两个熊孩子妈妈,难怪昨天在河里迟迟不肯离开,一直在努力找吃的,原来如果抓不到Salmon,空手而归的话,全家就会挨饿,顿时对这头妈妈熊充满敬意。

          熊妈妈已经游得老远,两个熊孩子犹豫片刻后才不得不也下到水里,紧跟母亲。熊孩子在河里奋勇向前,在河边的一处浅滩追上熊妈妈。

          看来母熊和两个小家伙心情不错,在湖边一起目送今晚最后一批游客离开Brooks Camp,飞机在Naknek Lake中划出一道白色的波浪,然后起飞,对它们来说这个场景很平常,对我来说这个场景很稀奇。

          野鸭妈妈也带着一大家子出来“遛弯”。

          休憩片刻后,母熊和小熊开始往营地的方向游去,这里的湖水更深。

          Naknek Lake靠近营地的这片水域是甩竿钓Red Salmon的一个理想场所,Brooks River的河水在这里汇入Naknek Lake,水面一下开阔,水流由湍急变为舒缓,Red Salmon在这里汇集,开始“鱼生”的最后一段旅程,沿着Brooks River逆流而上,然后在Brooks Falls奋起一跃,最后在Brooks Lake产籽和死去。每次路过这里,总能看到好些个老美在湖里飞竿钓Red Salmon。
          Katmai National Park & Preserve是全美乃至全世界最有名的钓Red Salmon的地方,每年一到钓鱼季,Salmon爱好者从全美各地飞来这里享受垂钓的乐趣。老美钓鱼爱好者和国内钓鱼爱好者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最主要的差异就是老美钓鱼纯粹是出于爱好,他们享受的是钓鱼的过程,至于结果根本不看中,有没有钓到鱼、钓到多少鱼不重要,而国内的垂钓者如果忙活一天晚上不带几条鱼回去拿到餐桌上显摆估计脸面就没地方放了,这一点相声大家高英培在《钓鱼》中详细描述过。去年在黄石,今年在Alaska看见老美钓鱼很少是坐在岸上的,几乎所有的老美钓鱼都是穿着专门的防水服站在齐胸深的水里面,然后用飞竿钓鱼。另外老美钓鱼也不是你想钓随随便便拿一根鱼竿过来就能任何水里下竿的,第一、必须要购买钓鱼许可证也就是所谓的Charter,只有拥有许可证才能钓鱼,第二、这种Charter都是临时的,有时间上的限制,例如可以是一天或一周等,而且时间越长价格越高,感兴趣的驴友可以自己到官网上去查,第三、允许钓的鱼的种类也严格限制,基本上只能钓一种鱼。下午看到一个老美钓到很大的一条Salmon马上放掉了,我好奇地问其原因,老美说这是一条Trout 不是Red Salmon,不允许钓,如果钓到必须马上放掉,我问,Trout不是也是Salmon的一种吗?老美说,规定现在这个季节只允许钓Red Salmon,不过我还是没有搞清楚这两种鱼的区别。第四、允许钓的鱼在数量有严格限制,在Brooks River里也允许钓Red Salmon,但所有钓上来的鱼都必须放生,不能带回,而在Naknek Lake这边允许钓鱼,每天只能带回一条Red Salmon,营地有专门地方为游客存储钓上来的鱼,离开的时候可以带回。

          看到母子三头熊游过来,钓鱼者纷纷收起鱼竿回到岸上,等待熊离开。

          这两位在Brooks River里面钓鱼,在这里钓鱼,所有被钓到的鱼都必须放生。

          晚上在餐厅里又多出许多新面孔,大多数是今天到的游客。希望能够吃到的海鲜一直没有出现,鱼排不知用什么鱼做的,不过肯定不是中国人最喜欢的三文鱼。

         餐厅的楼板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猛犸象牙齿标本,下面是一条Red Salmon标本,普通情况下Red Salmon并不是这个颜色,只有在鱼完全成熟的情况下才显现这种红色。

          餐厅靠窗的一角是一个小小的休息处,不用餐的人可以在这里休憩。

        木墙上是Katmai历史介绍。

          用餐区和休息区之间是一个巨大的火盆,底座用石头砌成,上面支着铁架,铁架上垒着大块木头,燃起的火将不大的餐厅考的暖融融的,火盆周围是一圈椅子,坐在椅子上,把脚架在火盆边上,一边喝饮料,一边聊天或看书,实在是再惬意不过的事。

          在餐厅很快用完晚餐,回到小木屋带了脚架和全套镜头再次前往Brooks Falls,离天黑还有好几个小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再去拍一些照片。

           经过餐厅门口的时候一个老外看到我长枪短炮的扛着,指着Brooks木桥的方向告诉我说,他才刚路过那里,看见一头大熊带着两个小家伙。我心下嘀咕,不就是我下午看见的那母子仨吗?走到Brooks River刚要过桥,被Park Ranger拦下,因为对岸出现了“熊情”,木桥临时关闭了,我只好隔着Brooks River观察,看见一大两小三只熊,不是下午看见的那三只,两个熊孩子的个头明显要小很多,可能是今年才出生的小家伙,毛色也更深,偏暗,两只小家伙不停地跑来跑去,而且一刻不休地打闹。

          熊妈妈忧心忡忡地看着湖水,思忖着是否带着孩子渡河,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下河,沿着湖岸朝另一个方向走掉了

          第三次走Brooks Trail就轻松多了,晚上在Falls Platform上看熊最大的问题就是蚊子,传说中的Alaska蚊子非常凶猛,即便我早有预防,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发现自己还是被咬的伤痕累累,好在Alaska的蚊子并不传染什么疾病。在等待熊出没的时候,第一次看到有Red Salmon飞越Brooks Fall,由于河里的鱼儿不多,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看见一回,且过程很快,几乎无法抓拍到。

          这是棕熊的标准站姿,站在瀑布的上缘,等待Red Salmon送上门来,仔细看,这头熊的头部和颈部都有新鲜伤口,这是否是为了独霸Brooks Falls经过激烈打斗。棕熊是领地意识非常浓厚的一种猛兽,除非食物供应无限丰富,否则绝无分享食物的可能,所以现在的季节根本不可能在Brooks Falls看到两头以上的棕熊在同时捕鱼。

           晚上10点,观熊平台关闭,回小木屋的半道上,遇见一对年轻夫妇,早就看见他们离开Falls Platform,看到我惊奇地瞧着他们,年轻夫妇指着前面小声说,有熊!原来他们是被熊挡了道,回不去。


          前面路中央果然有一大两小三只熊,就是来时看见在湖边嬉戏的母子仨,三头熊挡在我们回住处的唯一道路上,这么晚了,Park Ranger肯定都休息了,只能依靠自己。人多了胆子就比较大,大家齐声弄出很大的声音,母熊转过头,注视了我们一样,好像生气我们打扰了它们全家觅食,然后领着小熊不愿意地躲进了林子里。

          梦幻一般的Naknek Lake,存粹的湖水和天空。

        这么晚了,Naknek Lake中还有人在钓鱼,老美的执着和热情可窥一斑。

          已经是夜晚11点了,小木屋门廊上亮了灯,28号是我们的lodge,明亮的“夜色”。 

第十三天

          2016-6-21
          Day13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趣味指数:★★★★
          From Katmai to Homer

         在Katmai的第三天,天终于放晴了。早餐后再次独自去了Brooks Falls,希望还能拍一些棕熊的照片,中午12点就要离开Katmai,我还有半天的时间。
        不到八点,Falls Platform上没有人,在最佳位置架好相机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开始等待熊的出现。天逐渐晴朗起来,能够看到久违的蓝色,Brooks River静静地流淌,四下不见人迹兽踪,天地之间湖光山色之中唯有自己在等待一个不确定是否会出现的野兽,胡思乱想间脑子突然出现“断片”,恍惚中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仿佛有一个镜头慢慢升起,镜头里的人、河、山、丛林一开始还能辨析,渐渐镜头越拉越远,所有一切都融为了一体……
        八点半,步桥上开始有人走动,是昨天见到的日本人,也带着全套器材,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看模样像留学生,一问果然是,小伙子在Boston学习金融专业,今年刚毕业,已经找到工作,这次乘假期特地从波士顿过来,我问他怎么一个人,他说原来是有同伴一起过来Alaska,但是来Katmai的费用非常贵,同伴决定放弃,只留下他一人。他说他已经去了Homer,听我说今天下午就要去Homer,给了我一些非常好的建议,并且告诉我说在Homer附近一个叫Happy Valley的地方可以拍到老鹰。
        三个小时过去,Brooks River里空空荡荡,没有一头棕熊到来,有些失望。

        这个日本人和我一样也是全副装备在等待。

           第一次看清Brooks Camp周围的景色,有一点世外桃源的味道。

          中午是Katmai最忙的时间,不停有飞机离开和到达。一架飞机从King Salmon的方向飞来,送来今天第一批客人。

          待会儿我们将乘坐其中的一架飞往Kulik。

          和我们同时飞回Anchorage的有三位美国老人,看上去年龄都超过八十了,不知道自己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否有这样的体力和财力到处旅行。我们的机长是一位年轻人,竟然光着脚丫子,待旅客上了飞机后,他先站在水里,用牵引绳子用力把飞机拉到水深的地方,然后爬上飞机,坐到驾驶座上,开始发动飞机,赤脚开飞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从飞机的驾驶窗望出去,前面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今天是第一次看见全貌,山峰的名字叫Mount Katolinat,就坐落在Naknek湖Ilium Arm 的东南岸边,看上很雄伟,山顶白雪皑皑,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其实海拔才1442m,还没有安徽黄山高。

         Mount Katolinat

        飞机起飞了,再见Katmai。
        飞机越飞越高,原先平视的Naknek Lake渐渐展现在了机翼下面,这深蓝色的湖水里,正有数不清的King Salmon奋力地向自己的出生地Brooks Lake游去,不管前面有什么困难阻挡,这些鱼儿将义无反顾,这是生命对故乡的承诺。

        Naknek Lake

         Naknek Lake

         Naknek Lake

          从Naknek Lake到Kulik Lake的飞行时间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在飞越了一大片针叶林带后,机头下方出现了另一个湖,Kulik Lake。

            飞机缓缓在水面上降落之后,驾驶员直接把飞机开进了一大片水塘之中,下机后有专车把我们送到Kulik Lodge机场。

          Kulik Lodge也是Katmai国家公园和保护区的一处休息娱乐营地,坐落在Kulik Lake湖畔,风景优美。

      Kulik Lake

            Kulik Lake 

          这辆汽车把我们送到机场。

        Kulik Lodge 机场

         第一次看见,行李是放在飞机机翼里面的。

        开飞机的是老司机

            十几分钟后,飞机载着我们再次起飞,这次的目的地是Anchorage。我们的pilot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美国老太太则坐到副驾驶座位上。

         飞机座窗的玻璃影响了照片的效果,但是依然可以领略Alaska荒原的美丽。

        很快,云层下出现了Katmai半岛曲折的海岸线和Cook Inlet。

          很快,在我们的航线右侧机翼下方 ,一座雪山独自突兀地耸立在Cook湾深蓝色的海水中,山顶覆盖着白雪,远远看过去与日本富士山有七分神似,这就是Augustine Volcano,从形态上看就知道,这座岛屿和山峰完全是由火山喷发的熔岩冷却而形成。Augustine Volcano海拔1260m,山体形成于4万年前,而最近一次爆发则是在十年前的2006年。

          离开Augustine 岛,飞机沿着Cook海湾向Anchorage方向飞去,我注意到飞机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座高耸的雪山,雪山的海拔显然要超出我们的飞行高度。

           
           飞机迎着雪山飞过去,越来越接近。
           一开始我还以为我们又一次看到了Mount Denali,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这不是Mount Denali,我们正由南向北飞往Anchorage,Mount Denali 在Anchorage的西北方向上,我们必须首先飞过Anchorage才能接近Denali,而现在Anchorage离我们还有约1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所以面前的雪山无论如何不可能是Mount Denali,这一疑问直到回家,上网查了许多资料,研究了Alaska诸多国家公园的地形图才得以搞清,这座山峰是Alaska Lake Clark National Park & Preserve保护区里的一座活火山,名字叫Mount Iliamna,火山属于Chigmit Mountains的一部分,距离安克雷奇还有215km,海拔高度3054m。

          事实上一天之后在Anchor Point海滩拍摄白头鹰的时候,远远地隔海看到对面的山峰,左侧的那座雪山就是Mount Iliamna,这是后话。

          飞机近距离飞过火山,山顶部完全为积雪和冰川覆盖,其东北侧有明显的冰川移动留下的痕迹。

          飞机快要飞到山体的时候开始右侧转向,机翼似乎贴着雪山划过。

         飞机飞过Mount Iliana 后,不远处另一座雪山显露出来,渐渐由远及近,那是Mount Redoubt。Mount Redoubt也是一座活火山,海拔3108m,是Chigmit山脉的最高峰,而Chigmit Mountains属于由火层岩构成的阿留申山脉的支脉。

           Mount Redoubt

          Mount Redoubt

          飞越了Chigmit Mountains之后飞机转向东侧,机翼底下是茫茫丛林和海湾,不一会,机头前方隐约出现了一座城市,Anchorage到了。

          Old Pilot熟练地操纵着飞机在跑道上降落,令人万分惊讶的是飞机并没有在航站楼前停下,而是径直滑过跑道,转弯驶上了高速路,第一次看见开飞机像开汽车,飞机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住,一直到绿灯亮起,才启动滑过路口,一路开到Katmailand公司自己的停机坪。

          第一次看见在公路上开飞机,绿灯亮起后过交叉路口,两边的汽车都停着。

          最后飞机停在湖边。

        机库像一个修理厂

              Katmai Air Service

          抵达后,Katmailand公司用车把我们送到Anchorage机场。这里必须要夸一下老美的服务水准,一路上游客只需欣赏不断变化的美景,根本无需担心行李转运,接送等,时间节点丝毫不差,服务好,当然收费也好。
          在Anchorage机场租车时又遇到问题,没有车。原来Alaska TourSaver里有一张Anchorage租车的Coupon,送一天租车费,所以第二程就没有预订,在Seward发现丢了书,才临时通过携程预定了第二程的车。开始我们还是想订一辆SUV大车,但发现租车费涨了不是一点点,去Homer我们一共需要租车四天,但费用却和我们前面十天的租车费相差无几,无论是Avis或Hertz都如此,但在这个地方自由行又不可能不租车,思来想去决定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租两辆小车,这样至少可以节省至少三分之一的费用。但是在约定的时间,Dollar公司的小哥满脸为难地对我说,
          “抱歉,现在没有车,一辆也没有,公司所有的车都在外头。”
          “那怎么办,”我不无忧心地问,“我们还要赶路。”
          “如果不想退款,就只有等。”
          “等多久?”
          “你看,对面坐着的那两个人,他们已经等了20分钟了。”
          小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和我绕圈子,除了等待,什么事都做不了。我们只好把行李放在一边,耐心等待。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幸亏我们坚持等,让我们收获一个大大的红包。一杯咖啡还没有喝完,小哥就隔着柜台招呼我。
          “你看,你们订两辆车,能不能换成一辆,我们现在只有一辆。”
          “一辆车能装下这么多行李吗?” 
          小哥满脸微笑,“我们给你一辆大车,SUV,肯定能够装下你们的行李。”
          那最好不过了,我想,两辆车换成一辆大车,不省钱,但至少可以省一个司机,“好吧,只要能装下   行李一辆车就一辆车。”其实我想说一辆车更好。
          小哥一边办理租车手续,一边问我,“从中国来的吗?”
          “是的,中国上海。”
          “哇,那是个大城市,中国人打招呼怎么说?”
          “说你好,也说Hello。”
           我一边回答,一边签字画押,一切搞定之后,正准备离开,小哥嘱咐说,“By the way,不要忘记,另一辆租车费,回去后可以向租车公司申请退款。”
          我以为我听错了,我以为小车换大车就是两辆车换成一辆车,费用还是那个费用,没想到还能退一辆车的费用,真是天上掉下个皮夹子,一下子让我省下400美刀。感觉老美的服务真不错!
          什么时候中国租车公司能提供这样的服务,也这样人性化。

          顺利租到车之后,我们先去了Simon & Seafort's Saloon & Grill,这是一家在Trip Advisor上排名非常靠前的餐厅,地址:420 L St, Ste 200, Anchorage, AK 99501-5901‬,从机场开车过去大约一刻钟。

          餐厅在一幢大楼的底层,周围没有看到停车场,好在离餐厅步行距离内有一个免费停车的地方。餐厅的装潢既现代又富丽堂皇,门厅有一面很大的镜子,通过反射一下子就拓展了空间,上方悬挂着一个很大的北美驯鹿头,一看就知道这是在Alaska,餐厅有一排靠窗的位置,可以边吃边欣赏Cook海湾,Alaska山脉和Susitna山峰。
因为没有预约,等了差不多五分钟,一个服务生领我们来到靠墙的餐桌。

          除了King Carb,另外还点了Salmon、牛排、海鲜汤和蔬菜色拉。老美没有生吃海鱼的习惯,三文鱼是烟熏的,所以不怎么合乎胃口,但是入乡随俗,我倒觉得三文鱼还是很好吃的,能够接受这种口感,国人似乎更喜欢生食三文鱼,这是跟小日本学的,殊不知小日本的三文鱼都是深海养殖三文鱼,而野生三文鱼只有在挪威和Alaska才能吃到。牛排当然比国内的牛排不知要好吃多少倍,至于帝王蟹,很新鲜,肯定没有进过冰箱,因为肉质很有韧性(海鲜如果被冷冻过,肉质里的水分会结成冰晶,解冻过程中冰晶会破坏肉质,口感就有点“碎”,弹性也差),但是就是偏咸,难道老美是用海水煮的帝王蟹吗?    
 
          饱餐之后,驱车前往Homer,我们将在Homer住三天,在Booking上订了Halcyon Heights B&B/Inn(太平岭住宿加早餐旅馆),地址:1200 Mission Road, 荷马, AK 99603。房东发来邮件说,这个地方不是很好找,但用Google手机导航很管用,没走岔路。顺带说一句,这家民宿的房东太太是中国人,可以直接用汉语联系,而且为人很热情。

          从Anchorage到Homer有4小时的路程,226 miles。
          第三次走Seward Hwy,依然被这里的美景惊艳到了,要不是急于赶路,就是把车停在路边,坐在驾驶座上发发呆也很不错。

          Tern Lake

         在一个叫Tern Lake的地方,Seward Hwy转向东南方向,三天前我们走过,这次我们转向西南方向的Sterling Hwy前往Homer,终于在10点半赶到Halcyon Heights B&B/Inn。

          这是建在山坡上的一幢红白相间的House,原来以为是一家酒店,实际上是一栋民居,房东在楼道口等着我们,见我英语说得结结巴巴,马上找来了房东太太,房东太太是中国人,帮我们安排了住宿。

          安顿好之后,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天还没有完全暗,今天是6月22日,北半球的夏至,日照时间最长,如果在Arctic Circle Sign,就可以看到白昼。询问了房东太太,附近是否有地方可以看到Homer的夜景,房东太太说,有一个叫Skyline View的观景点,就在这山的山顶上,从住处出门,开到主路,沿着主路E-Hill Rd一直往山上开,到前面岔路口左转到Skyline Dr W,然后就可以开到山顶。
           按着房东太太指的路,一个人开车很快来到Skyline的观景点,这是Homer的一处制高点,从这里可以俯瞰Kachemak Bay、Homer小镇、机场和Spit,一览无余。

            观景点停着一辆Pickup,两个年轻坐在驾驶室边喝酒边聊天,看见我拿着三脚架和相机,满脸惊讶,我也有些吃惊,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人在这个地方喝酒,点头打过招呼,年轻人把车开走了,这么晚估计没有警察会查酒驾。我开始独自一人享用这无比美色,远处的天空还有些微微发红,然后渐渐变成浅蓝、深蓝,Kachemak Bay一片安宁,海面看不见一丝起伏,犹如一块巨大的铺开的蓝色天鹅绒,连绵的雪山在天空和海水的映照下也抹上了一层淡蓝色,Kachemak的天、山、水几乎是同一种色调,一首小船纹丝不动地停在海湾里,难道这么晚了还有人在钓鱼?

        一直等到12:20分,也没有看到月出,于是收起相机回住地,这可能是我在这次旅行中做的最傻的一个决定,因为几分钟后,我回到住所,正准备刷牙洗脸睡觉,偶一抬头,透过卧室的落地窗,看见Kachemak Bay对面山头上正有一轮明月慢慢升起,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漂亮的月亮,又圆又大的月亮离得这么近,并且看上去月亮不全是白色的,而是略微带有金黄色,在这明晃晃的月色光亮中月亮表面的月亮山也清晰可见,我惊讶无比,后悔回来这么早,如果多等那怕几分钟就可以看到月照Homer的美景,现在,我只能赤着脚,揣着相机,在房东的花园里不停地找角度,勉强拍到几张。

           我原以为,第二天我还能够看到月出,遗憾的是,第二天Homer的白天天色还好,一直晴朗,而晚上多云,奇迹并没有出现。

第十四天

         2016-6-22
         Day14
         天气指数:★★★★★
         疲劳指数:★★
         美景指数:★★★★★
         美食指数:★★★★★
        消费指数:★★★★★

       

           6月22日是北半球的夏至时间,在Arctic Sign应该可以欣赏到日不落这一天文奇观,而在Homer,夜晚的时间很短,睡觉时如果不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你会感觉一直是白天。Halcyon Heights B&B/Inn的住宿是带早餐的,早餐由房东太太亲自主理,可以在前一天晚上向房东太太提一些要求,毕竟中国人更能理解中国人的口味,所以房东太太做的早餐非常符胃口。房东是一位典型的美国人,煮得一手好咖啡,我的早餐咖啡就是房东煮的,香浓味美。房东太太看上去应该就是家庭主妇,而房东到底做什么则看不出来,据房东太太说,房东做过很多工作,参过军,做过训狗员和老师之类,以前在学校学的是心理学等等,房东原来不是本地人,他们家也是在十多年前因为喜欢Alaska才移居到了Homer。很明显,房东夫妇喜欢Homer这个地方,因为只要我提到Seward和Valdez,房东太太就会说Homer要比这些小镇更加适宜居住,景色也更加美,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但是当我说,Seward在游客心目中似乎是Alaska南部最好的小镇时,房东太太反驳说,那是因为Seward更加会宣传的缘故,在这方面Homer的投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