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哈巴记行

  • 出发时间/2016-11-05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今年11月5日晚,四十五岁的万师傅在丽江机场接上我就直奔香格里拉白水台乡哈巴村。万师傅是傈僳族人,我问他还会说傈僳语吗,他说他们这一代人已基本不会说母语了,我想这也是中国的56个民族中很多少数民族语言的现实境遇吧。凌晨1点多,我们投宿在哈巴村的一户回民家中,我也就开始了和那里的回民共吃共住的两天生活。

   酥油,砖茶,糌粑,打奶机,牦牛...,呵呵,别以为我在说梦话,这些都是哈巴村回民的生活物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还真难相信这里的回民居然像藏人一样的生活。

   在去往哈巴大本营的路上,我的哈巴雪山向导老郎和另一村民一路走着一路用方言交谈着,我好奇的问他们当地的方言,老郎说,那要看什么样的交谈对象,和藏人说话就用藏语,我又问,你们的生活方式怎么和藏人那么像,老郎笑着说,所以我们也叫藏回。老郎的扑拙和诚实,再加上吃着糌粑,喝着酥油茶,他还真有点像藏民。哈巴村属于迪庆藏族自治州,虽说我在这里没看到藏民,但是,这里的“藏回”让我感到了他们的存在。

   哈巴大本营一夜的狂风把我登顶哈巴雪山的梦吹散了。

   离开哈巴后,我去了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在松赞林寺,藏族导游指着松赞林寺的三个大殿问游客来这里求什么?然后他毫不客气的说,到这里的汉人百分之八十的人求升官发财,百分之十几的人求爱情,而这三座大殿分别象征着平安,健康和未来,他还说,藏人的寺庙里是有财神的,但这个财神是管精神财富的。

   走出松赞林寺,我来到3路公交车旁,3路公交车司机是个藏人,面对着松赞林寺的僧舍,我十分世俗的向他问了一个问题:僧舍的主人会不会向别的僧人出租房屋或床位,他断然否定了这种可能。接着,他把话题就此引申了出去,他说到了一些汉人遗弃老人的问题,我问藏人是否存在类似的问题,他说藏人不存在这种现象,藏人养老是长子或长女必尽的义务,我又问,老人遗产继承问题怎么办?他说长子或长女已经都为老人养老送终了,遗产自然由他们继承,谁还会和他们去争遗产呢?养老,遗产继承,这些常常引起汉人家庭纷争的问题在藏人看来就这么简单。说话间,他还几次感叹没信仰的人很危险,很明显,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也是他想说给所有汉人的听的。在大多数汉人的眼里藏人是愚昧落后的,这也是前几年在拉市海走茶马古道时一个藏人对我的诘问。而汉人在藏人的眼里又是什么样的呢?是贪婪,痴迷吗?我想也许是。

   时轮坛城是香格里拉的新文化景观,坛城广场背后醒目的建筑看上去有点像米拉日巴佛阁,这里的藏医学唐卡让我第一次从另一个侧面了解到藏民祖先的智慧和藏族文化深厚的底蕴,而我们往往把藏传佛教当做藏族文化的全部。在藏族讲解员向汉人介绍坛城,时轮金刚大佛,唐卡等文物时,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

   虽说没能爬成哈巴雪山,但松赞林寺和时轮坛城让我觉得这趟没有白跑。

   11月9日清晨,我打了个车去香格里拉长途车站,十分凑巧,司机是来自哈巴村的,呵呵,这也是我和哈巴的缘分吧。当他得知我没能爬成哈巴雪山时,他为我感到惋惜,下车的时候,他对我说,山永远都在那里。是的,她永远都在那里等着热爱她的人们。

                                                                                                                           2016年11月19日于北京

本篇游记共含1434个文字,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香格里拉   云南   迪庆
3938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