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心灵之旅---徒步圣山梅里,世外雨崩

24
LEAworld (朝阳区) LV.4
2016-11-19 19:22 1493/4
  • 出发时间/2016-11-08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RMB

一个人,去哪儿?

第一次来丽江是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候的丽江好像只有古城一小块地方,周围都还是土坡农家。记忆里去了玉龙雪山、徒步了虎跳峡,沿着茶马古道骑行,一路上人烟稀少。

梅里这个名字第一次听到就觉得很美,和雨崩这个世外桃源联系在一起,便在心里长了草。终于在这个秋天背起行囊,开启了一个人的心灵之旅!

行程

蚂蜂窝上报6天行程:
第一天:丽江-长江第一湾-月亮湾-白马雪山-飞来寺
第二天:飞来寺-西当村口-雨崩上村
第三天:雨崩上村-笑农牧场-冰湖
第四天:雨崩下村-神瀑
第五天:雨崩-尼农大峡谷-巴拉格宗
第六天:巴拉格宗-纳帕海-丽江

金沙江上有个月亮湾

天不亮6点起床,拖着行李、背着相机包、拎着昨晚35元买的两兜水果(葡萄、圣女果、人参果、青枣、冬枣和小橘子),踩着石板路,往大水车集合。幸亏半路遇到个登三轮的,不然这点路已经让我出了一身汗。后来的几天越发证明,衣服这次绝对是带多了,其实雪山很暖和。

此行一个来自保定研二的女生田欣(脑海里出现的是甜心),一个资深驴友,来自河南信阳的子卫,还有藏族导游干太此里。藏民族没有姓,此里在藏语里是长寿的意思,干太的意思此里不知道怎么用汉语解释。一路上我们就叫他此里。

第一站是伪长江第一湾观景台,实际上是一个卖各种杂货的地方,楼顶修了个平台,真是混淆视听。拍张晨雾吧。

真正看长江第一湾在石鼓镇

一路上不时还飘着雨滴,偶有浓雾弥漫的时候,但大多数时候只是两侧山中仙气缭绕,即是仙雾,便有形韵,似一条洁白的哈达披在山间。拨开仙雾,露出秋日才有的点点黄绿。

月亮湾这个地方很美。金沙江在这里变得狭长、缓慢,绕了个半月继续向南。

过了月亮湾,山路蜿蜒攀升,忽见下面一个金鼎寺庙立在凸出去的地方,可惜没有喊此里停车。再往上山路左边便是白马雪山,一直有一团雾和我们赛跑、嬉闹,只让我们看了几秒钟白马雪山容貌,足矣!

三人小队第一次合影留念!遗憾的是子卫因为高反,第二天便掉队了,这也成为我们此行唯一的合影。

梅里晚霞、日照金山

经过几个小时的奔袭,翻过4292米的白马雪山垭口,在下午4点不到抵达了飞来寺(海拔3360米)。稍事休息,找到梅里十三迎宾塔观景台。这里能看到梅里十三峰的八个。经过连日的降雨,梅里诸峰列队,在晚霞下欢迎我们的到来。

早晨6.30天不亮就爬起梳妆,生怕错过日照金山。天亮真是一眨眼的功夫,忽然间看到窗外梅里雪峰印衬在淡蓝晨曦中,立即戴上帽子、围上围巾、欢喜奔出酒店,才发现没有换户外鞋。

与圣山梅里一起迎接清晨第一缕曙光

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峰迎接第一缕晨曦,其他七峰依次点亮,呈现出日照金山的完美景观。

这一刻,心灵变得安静。我愿以一颗善良、虔诚的心去感悟自然,去赴一场和梅里的约定。

转山走进雨崩村

吃过早餐,出发前往徒步雨崩起点西当村。西当村位于梅里雪山山脚下,进村的山路右侧是山,路上不时看到落石,左侧则是澜沧江峡谷,雨天还是有点危险。

从飞来寺沿山路驱车一小时到海拔2540米的西当村,开始徒步转山。转啊转啊,大概是因为高海拔,起初迈不动步子,爬行1/3后方适应了海拔高度。白马雪山一直在左手边,不时回望飞来寺和来时的山路。

经过一周的降雨,今天天气格外好。被路上不同形状、不同年轮的树木吸引着。

很多树上都有这种像苔藓一样的东西,我还以为是树老了长的胡须。可扎西告诉我,这种苔藓只在空气好的地方才有。

下午两点左右抵达一处能量补给站,喝了一碗酥油茶、吃了大半碗炒米饭后继续最后一段旅程。

天空中飞舞的经幡告诉我,就快抵达山顶南争哑口了。

爬行12公里,终于抵达海拔3740米的南争哑口。

18岁的导游扎西告诉我,藏族孩子的名字都是活佛取的。他一路上一直走在前面,可最后这段路特意等我。因为他从小听说,一个人走这段路可能被坏的山神转走。我心里真是感激这个善良的小伙子!

在山顶,太子峰(据说他的爸爸是卡瓦格博,妈妈是左侧的神女峰)和五指峰就在眼前。

一路上,每隔50米就有一个垃圾桶,可还是有不少人乱扔垃圾,有的甚至就扔在垃圾桶旁边。我这一路虽然艰辛无比,不能把别人丢弃的垃圾带出梅里,至少我可以沿途拾捡,把他们丢尽最近的垃圾桶。

以为来梅里的人都和我一样是为了净化内心,洗涤心灵。来梅里如果只是身体之旅,没有心灵的升华,在我看来,是对梅里神山的亵渎。

上山容易下山难显然不适合这里。6公里的下坡一口气走完。终于看见雨崩村了。

虽然很累,还是忍不住趁最后一抹夕阳去村子里走走。道一声扎西德勒!

见一条小溪,不自觉顺溪而下,心里想着,从另一侧应该可以爬上来。走着走着,太阳落山,天色一下子暗了许多,还没有看见有路往上去。心想不好,这条路该不会是往雨崩下村的山路。不得不原路折返,这才发现今天18公里的转山已经耗费了我全部的体力,再也没有力气爬山了。可天色越来越黑,我已经不能站着喘息,不得不蹲下,好像这样可以降低一点海拔。咬着牙,像狗一样往回爬,心里想着会不会天黑出来一只狼、一只熊就这样把我吃掉,或者我脚下一滑跌进旁边的溪沟......看着远处一点点亮光,我告诉自己,不许停下,就是爬,我也要爬回人间。

这一刻,我没有流泪,内心变得无比坚强!

今天大部分的徒步都是一个人在走,毕竟年长,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人生何不是一场孤独的旅程。从西当到雨崩,18岁的阿旺扎西最快2个多小时就可以走完,有的人走5个小时,我走了7.5个小时。沿途的风景虽然一样,但每个人看到的风景应该不同。于我,这是一次寻找自我的远足。

在路上,我想起小时候爸爸在我很小时写给我的十六个字“一事之成,在于坚持。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我也想起妈妈临终的话:“以后谁陪你聊天!”这样想着,听着自己重重的喘息,眼泪顺着脸颊流淌……

我的人生终究是一场孤独的旅程。

翻越雪山,走近冰湖

雨崩的清晨是安静的。晴朗的日子太子峰、五指峰也会呈现日照金山的光辉。

今天是此行最危险、劳顿的一天,从3000米海拔的雨崩村,爬雪山、过草场森林,抵达海拔3900米太子峰脚下的冰湖。往返徒步24公里。

早餐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便向冰湖出发。先平地步行一段高山草甸,沙棘树上还有橘黄的果子。

从冰湖流出的笑隆曲河,一路蜿蜒向雨崩上村崩流,又在下村与神瀑河交汇,变为雨崩河流淌,滋润着这片世外桃源

很快便开始登山

小扎西是山里的孩子,我一步步艰难地攀爬,他却总是连跑带跳、如履平地,远远地坐在前面听着属于他的音乐。

高山竹与雪山辉映,还有桦树、红豆杉,和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树种。

休息的时候有小松鼠来觅食

登上3700米的哑口,眼前便是太子峰。

随着海拔攀升,路面开始有积雪,变得湿滑

不忘给沿途的玛尼堆加一块石头

在中午1:30分左右抵达了雨崩村的夏季牧场,这里也是当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大本营。笑,千万之意。农,里面,既是卡瓦格博的千万神兵神将所在。今天的午餐补给只是两个鲜花饼、两条牦牛奶酪。事实证明远远不能支撑一天的运动量。

在笑农牧场略作休息补给,便向最后一段雪山路开拔。

随着海拔提升,登山的路由泥泞变得湿滑。最后攀登冰湖那一段因几天前的一场雪难度超大,不得不四肢并用,脚下不能打滑,一手用登山杖支撑,另一只手必要拽住树枝或抵住石头,方敢迈步。

无限风光在险峰

可以望见远方三处冰川墙

到了山顶,还是经不住诱惑,深一脚浅一脚地踩雪,来到冰湖旁边

下山站着太危险,即使穿着户外防滑鞋,依旧脚下打滑。索性蹲下滑着下去,速度太快时就要坐下,用屁股增加摩擦力。幸亏跟着几个年轻人一起下山,一个人还是有点危险。就这都滑倒两次,还好没有摔着。

下午溪水泛出清冽的蓝色

今天真是精疲力竭的一天。回到酒店,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硬生生点了一份白菜豆腐汤(感觉无盐无油),和一份西兰花炒香肠(油腻又吃不下)。生命就是顽强,只要补给一点点,身体就拼命地吸吮营养,晚上已经有力气洗个热水澡,看窗外的月亮和星星了。活着真好!

朝圣神瀑

昨天运动量过了,床铺似乎硬了点,今早感觉腰不给力。早晨照样一碗西红柿鸡蛋面,请小哥加了点白菜花,出发。

从上雨崩往下雨崩步行要1个半小时,还要经过一座阴森恐怖的寒冰地狱桥。过桥时,记得一心发愿,化解来生转到寒冰地狱之苦。

今天朝圣的路不算危险,但因为昨天体力透支,整个朝圣之旅步履维艰。担心负重,相机都没有背着。

五树同根,大自然如此包容

神瀑流下的水

蓝天烈日下,每一步爬升都无比艰难

朝圣之路挂满经幡

一头骡子挡住上山的路,我们只好从他身边绕过。后来发现这里的骡子都很淡定,眼神凄楚。

从上山最后一个休息厅远望神瀑

太阳、神瀑,还有五彩祥云。

朝拜神瀑,好似几道金光洒在我身上。绕神瀑三圈,沐浴圣水,增福增寿。

神瀑不同于一般瀑布,她更像天上洒下的圣水。

这里的马、牛、骡子在路上遇到行人都会靠边

回来走了溪水边的路,就是第一天摸黑的路。那一天折返得还不算晚,如果真走下去,就回不来了。

雨崩村的生活

雨崩名字来自“”些里崩”的谐音。些,东方。里崩在藏文中指经书。传说胜乐金刚怜悯末法时代的众生,把开启圣地大门的钥匙放在了雨崩村。所以,真有世界末日那一天,从雨崩村可以走向吉祥安乐的净土世界。

看见了猪的幸福生活

穿越尼农大峡谷,走出雨崩

今天早餐改吃稀饭和酥油饼。额外要了份煎鸡蛋,想让小哥再给煮点菜花,不答应。一再恳求,小哥终于又允我多吃一个西红柿。最后结账,这两天在客栈三顿早晚餐总共208元。

昨天接了圣水,今天感觉满血复活了。沿尼农峡谷一路急行军,徒步5小时下山,走出雨崩

快走出雨崩时在山林间竟然还有一个小牧场,养着好几头牦牛。

随着水声渐近,清澈的尼农河在身边欢快地流淌。过了桥,尼农河流到左边。

峡谷秋色

尼农峡谷就在脚下

如果遇到雨天,尼农峡谷还是有落石危险。即使是晴天,左侧山与右手峡谷之间平均也只有1到2米。有的地方因为山体滑坡,变得狭窄。沿山体修了引水渠,个别地方水漫过路面,小心靠左侧山踩水而过,不敢走右边,怕路面松动或太滑,踩空就掉进万丈深渊了。

走出尼农峡谷,尼农河汇入澜沧江澜沧江峡谷对面山上都是采石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采石的缘故,江水是泥土的颜色。

天边的巴拉格宗

此行的最后一天来到巴拉格宗,即来到白色的城堡。吉普车从海拔2000米一路开到海拔4200米的香巴拉佛塔样的山顶,天空澄净湛蓝,空气稀薄,感觉来到了天边。

回到人间

6天的旅程悄然而过,从天黑到天明、从冰湖到神瀑、从草甸到森林、从雪山到峡谷。相约梅里,膜拜神灵,身体经受了考验,心灵得以平静。淡回人间。

本篇游记共含4129个文字,10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LEAworld 的图片:

环境看着好棒啊,好羡慕楼主可以去这样的大氧吧徒步

2016-11-21 11:10

已收藏,好喜欢楼主的线路

2016-11-21 11:56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2016-11-21 21:25

 下次咱们去尼汝徒步到亚丁

2016-11-22 09: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