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吴哥窟

13
陶意 LV.5
2016-11-19 22:22 303/3

     辗转17个小时才到暹粒,到暹粒的酒店已经是凌晨2点钟,为了向往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是再疲惫我也愿意,未来几天迷一样的吴哥就将展现在我面前。
     入住的酒店精致温馨,疲惫慢慢地融化在房间柔软的大床里,清晨醒来时已经是8点20分,我破不及待地站在阳台上看外边的世界,一个阴雨的日子,雨水顺着屋檐泪落下来,打在芭蕉叶上,声音甚是孤寂。红色的鸡蛋花被水洗得鲜灵许多,在白墙的映衬下更是夺目。我独喜欢这种天气,一个人坐在屋里看着雨发呆,想天,想草,想花,想鸟......
        餐厅很小,只有四张小桌,却很惬意。我看着雨水从餐厅一侧的影壁流下来,滑到下端狭长的鱼池,鱼儿却遇波澜而不惊,摆动着尾巴闲庭信步。我突然很羡慕它们的态度,任世间变幻,独自悠然。

     因为阴雨,我们临时决定去洞里萨湖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湖水泛着黄色,与黄河的颜色很像,两岸聚集着人家,住在蓝漆粉刷的长方形船上,岸上人家的生活看上去即慢又清苦。孩子们的学校也建在这样的船上,学校也多半是教会捐建的,从窗户望进去,却看不到几个学生。不知道当地人是不是重视教育,学校就是有了,孩子们不去上课又如何?

      从洞里萨湖出来,心情并不是很愉悦,加之阴雨,一路不想讲话。肚子已经咕咕叫了,才想起来午饭没吃,路边买了当地的烤竹筒饭,新鲜的稻米点缀着红豆,并散发着椰子与竹筒的香气,甚是好吃。柬埔寨的主要经济作物是水稻,我们去的时候应该是快收割的季节,道路两旁一片片金黄的稻田,很是漂亮。

     下一目的地是崩密列,崩密列是Suryavarman二世时期修建的供奉湿婆的印度教寺庙,但这个庙不知什么原因始终没有修建完,加之当时建筑物是沙岩材质,所以如今损坏非常严重,残坦断壁之外就是散落的石头,热带的湿润使石头上长满青苔,更加重了岁月感。崩密列给你的第二种感觉就是阴森,有一小段参观路线是穿过黑暗没有灯光的地下道,终于走出来的时候,却又是残坦断壁及热带外形诡异的树木,如果一个人在这里,定会让你毛骨悚然。

     进门的时候看到一个五头蛇Naga,觉得非常可爱就照了下来,回国后发觉这座雕刻是吴哥窟所有Naga雕刻中最可爱的一尊,圆圆的眼睛,上翘的嘴巴,像极迪斯尼的卡通人物。想想这位雕刻师肯定是可爱阳光的性格。

      第一次看到热带榕树的树根也是着实让我震惊了一下,遒劲有力的树根盘结在建筑物上,即张牙舞爪,又粗壮有力,有一种大自然对人类藐视的感觉,你不得不感慨大自然才是真正任性的造物主,作为人类应该寻求的是一种与自然平衡的状态,而不是狂妄的改造自然。

      从崩密列出来,雨停了,当地柬埔寨的小孩开始在景区门口要糖果吃,我给了一个小姑娘糖果后,她很高兴的让我给她照相,这样给了几个小孩后,我就成了小孩子们追逐的对象,甚至有一对兄弟还给我唱了首《我爱北京天安门》。回来后有些后悔做这件事,因为当地政府希望小朋友去上学,不要学好逸恶劳的本领,我变向鼓励了他们。
       暹粒当地的人在我看来是长得极周正的,五官端正,又大又黑的眼睛,嘴唇微厚,除了皮肤黑些个子矮些,也算是比较漂亮的。在后面几张与几个路边画家的合影中,更印证了这一点。

      回来的路上注意到路边人家的房子是吊脚房,有点像我们国家侗乡的房子。因为多雨潮湿,所以一楼是不住人的,只是几个木桩支撑在一楼,这样也便于通风。柬埔寨人民生活并不富裕,但偶尔也能看到有些人家在门前种上花,种上草,装饰着生活。一种积极有味道的生活态度!

     路边还经常看到印有柬埔寨国家领导人的宣传牌子,有点像朝鲜,但远比朝鲜的主席相小许多,没搞明白上边写的什么。

    我们的酒店在老市场附近,离Pub street也很近,晚上在“Red piano"吃饭,据说当时安吉利娜.朱利在拍《古暮丽影》时就在这吃饭。好像是吃的西餐,印象不深了。当地的PUB都是没有装玻璃窗的,电风扇架在头顶吹。我却很喜欢这种设计,可以让我用皮肤真实触摸暹粒潮湿的空气与夜晚迷离的氛围。我在二楼向外望去,也是灯红柳绿,一片喧闹的夜生活,东方人西方人穿插着说着各种英语。人种在这里已经混杂了,只有东方与西方,没有国度。

    第二天凌晨4点钟起来去看小吴哥日出,天却依稀滴起雨,咬了牙,还是上路,不管怎样,哪怕只看到霞光也认了。
    凌晨的柬埔寨已经忙碌起来,各路人马驾起各种车向吴哥寺奔去,只为找到最好的机位。车灯在黑暗中晃动着,只有车声,却没有人声鼎沸,人们虔诚的向往着吴哥。
     到了小吴哥,护城河前已经有许多人坐在那里等日出,这时东边的天空已经有红霞点缀,有种太阳要重生的感觉。可能是因为阴天,我们很容易找到一个位置,坐在那里慢慢地看朝霞印红天空,把小吴哥的寺庙一点一点照亮,小吴哥的倒影投摄在护城河上,油然的一种神圣。
    

    虽然太阳没有赏脸,但我还是很开心,看到天边第一缕曙光。拍拍屁股上坐了一早上的尘土,沿着50多米宽的引道向吴哥寺走去。引道穿过200多米宽护城河,笔直的指向吴哥正门,但这段距离却有1000多米,并且当你向吴哥窟走过去时,你的感觉是吴哥寺始终在你头上,所以这种空间结构的设计,已经让你肃穆起来。
      引道是由南北的两条七头Naga引路,Linga化身为引臂,长长的指向小吴哥主殿,也具有护拦的作用。
      引道两旁建有藏经阁,已经残破了,菩提树错落在一旁。从东向西看藏经阁与菩提树,也像神一样笼罩在霞光里。

     吴哥寺那种味道让我想起英国的城堡,古老沉淀,沧桑释然。我沿着外侧的回廊看着雕刻精美的一部部史诗,一部部神话,一个人游荡在石柱间,一种往生感使我欣喜,我似乎看到乳海蠕动,战车飞驶,大象嘶咛。
     我必须要爬到须弥的五层,俯瞰整个吴哥,看吴哥一层层奇幻的结构,回想公元12世纪,感受君王的尊威。

    我一次次地问我自己,为什么选择来吴哥。到了这里我给了自己答案,因为这里的古老,让你内心沉淀,释放下一切,茫然然一种往生感。

    朋友已经在小吴哥外的咖啡馆等我许久了,而我却兴致的在浮雕中找寻一个个阿普萨罗。曼妙的身材,浑圆的胸部,女游客都喜欢,又何况男游客。现在吴哥的所有建筑物都不让触摸,但以往留下的痕迹已经让阿普萨罗的胸部乌黑发亮了。

     天气已经热起来,我必须与朋友去另一目的地了。我们驱车去了变身塔,国王圆寂后,火化的地方。一进门有了年轻画家在卖画,我买了一张签字笔画,让他签了字,并合了影,为这次旅行留了纪念。变身塔是红砖结构,规模很小,但依然是按印度教的五层去建的。因为红砖的疏松性,浮雕已经模糊不清。

   从变身塔出来去塔布笼寺,是Jayavarman VII为祭祀母亲而修建的,也是电影《古墓丽影》的主要拍摄地,是由印度人援建的。因为印度教讲究是共生,所以寺庙里的树木并没有被砍伐,而是用架子支撑着不让树根将寺庙挤倒。这里的树木奇怪程度要比崩密列更甚,它们像怪物一样侵占着建筑物的领地,张牙舞爪着自己的须爪。塔布笼的特征就是树木与寺庙的共生。
     看到这些树木与建筑,你会慨叹多少年的轮回,多少年的姻缘才让这颗树纠缠在这座建筑物上;又历经多少风雨多少世故。

     塔布笼寺的门口有一条小河,牛儿在悠闲的吃草,慢慢的一种感觉。我自认为人生最浪漫的事就是慢慢的生活,慢慢的行走,慢慢的思考。我照了下来,以提醒自己静心,和平

   从塔布笼寺出来,已经是中午12点了,天气更热了。到中国援建的塔高寺,同伴已经累得不想下车了,我只身一人游荡在塔高。吴哥的寺庙原本的台阶都很高,并且台阶踩踏宽度又很窄。许多寺庙都在台阶上修了木头梯子,以便游人上下,但塔高没有。我收起手机与自拍杆,一丝不苟地往上爬,的确是手脚并用,不虔诚也不行。塔高寺的特征总结一个字就是“险”。你必须上上下下的时刻小心。
      塔高寺又叫茶㬵寺,是Jayavarman V在1000年左右修建的,沙岩结构,但也没有完工,所以基本没有雕塑。因为高棉王国没有记载历史的习惯,所以停建原因,现在无人可知。
      看塔的男子看我是一个人,要热情的给我照相,我知道他是想要小费,也就让他照了,他们也不容易。

    我从塔高出来,这一天我们已经在外边逗留了10个小时,两个小伙伴彻底不行了,决定吃了午饭回饭店休息。晚上再出来看大型歌舞表演《高棉的微笑》。这个表演是包自助餐,满餐厅都是国人,很是热闹。同伴有点怀疑是旅行团包场,进而怀疑歌舞质量。但表演开始后,整个场子嘎然肃静起来,歌舞到激动的时候,观众随音乐为之鼓掌。因为表演不让拍照,所以只留下开幕与谢幕的照片。这场表演是非常值得看的,对了解吴哥历史与文化也很有帮助。

     第三天8点钟出发去荔枝山,司机小伙子说暹粒的饮用水来自荔枝山,而且荔枝山有一个非常壮观的瀑布,所以我们是临时决定去的。车开不久就进暹粒的小山了,与北京的山比,我真的只能说小山。但地貌却与北京的山大不一样,因为热带植被茂密,山上的小路就像钻树木做的山洞,我们却也凉爽的happy、happy的。

   司机小伙子先把我们带到一段河流前,指着河道里的石板说:“Linga,Yuni”。还好之前来吴哥前看了些资料,知道21岁的司机小哥讲的是高棉王国的生殖崇拜。石板铺在河床上,被雕为方形的Yuni与圆形的Linga。

    司机小伙接着带我们去看山上巨石雕的Buda,就是睡佛。停车向Buda走去的沿路两旁都乞丐,我们不懂规矩,没敢施舍。近身Buda时必须赤脚,上台阶时,我把脚脱了,虔诚的参见了Buda,因为不知道什么教派,没敢乱拜,就是心生敬意,感谢佛祖慈悲。Buda旁摆着折的莲花,当时上山时看到有人在卖,还奇怪为什么要把好端端漂亮的莲花折起来,才明白是敬见佛祖用的。

     从Buda佛出来去瀑布开车只要5分钟,下了车,水流的声音就已经传来。我急匆匆地下了台阶,看到一幅宽50米长70米的瀑布挂在山上,一些西方人在水里嬉戏。这里可以游泳,但东方人多腼腆,基本没什么人下水的,有些西方人即使没带泳衣,穿着内裤也下去了。我也有冲动想淋浴一下自然的水,但苦于没带泳衣,就趟了趟水。

     从荔枝山出来,走上柬埔寨的红土地,前往班蒂斯蕾。班蒂斯蕾的门前就像个大农庄,狗儿在水里嬉戏,母鸡带着孩子们在找食,牛儿悠闲地吃草,小孩子们在欢快地捉泥鳅,其乐融融的一副大家庭的景象。

     班蒂斯蕾是Rajendravarman奖励给国师Yajnavaraha静心修炼的地方。很小却精致,班蒂斯蕾的建筑材质是红色沙岩,所以整个寺庙的暗红色会让你觉得班蒂斯蕾是所有吴哥建筑中最时尚的一颗。另外班蒂斯蕾雕刻的细腻是没有任何吴哥的建筑可以比拟的。如果说小吴哥是神秘巨大的震撼,那班蒂斯蕾是秘一样的美丽。在这里你根本不能移开你的脚步,美的摄人心魂。

    班蒂斯蕾在我看来还有一个最赞叹的地方是她的雕刻虽然繁复,却不零乱;奢华而不浮躁。重点突出,层次清晰,明确表达。图一中门的雕刻,你看到许多纹饰,基本没有什么流白的地方,却不零乱。暗红色压制了雕刻的繁复,使整体沉稳奢华,一派皇家的感觉。下图二,第二排是莲花的花苞,第三排是莲花盛开,多么明确的寓意表达。我总想做服装设计的可以多来研究研究班蒂斯蕾的雕刻。尤其某个喜欢用各种夸张图案的服装大品牌。

     班蒂斯蕾是印度教供奉湿婆的寺庙,男性生殖器的Linga就是湿婆的化身。所以班蒂斯蕾的引道虽然短小,但这些Linga却比小吴哥引道上的更形象。

    记得快回国的时候,司机小伙子问我最喜欢哪一个寺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班蒂斯蕾。对于我们这种小民,没有那么宏伟的胸怀,自然会喜欢精致唯美而又让人感觉亲切的班蒂丝蕾。
     顺便讲一下我们的司机小伙子,21岁,腼腆,爱笑,不爱讲话。为了供妹妹在金边上医学院,辍学工作,正常工作是饭店夜班前台,白天还拉些旅游客人。他多次表示自己也想上大学,但家里只能供一个人。

     从班蒂丝蕾出来是下午二、三点钟,我们驱车去涅磐宫,涅槃宫是Jaya varman VII在政期间修的医院,又叫龙蟠水池。当时种植草药在水池里,病人把身体浸泡在药池中得以治病。涅磐宫最惊艳的是木𣏾道两旁的风景,静静的湖水,但不知什么原因湖水上洒落着白色的枯树,静静的伸展着自己的枝条,热带的水生植物莹莹地长在水中,大朵大朵的云彩映在水面上,真的是一幅印象派最美的画作。我用手机照了几十张照片,回来看片时没有一张比实景好看。也许云朵与树木的处理没有突出重点吧,哪个都不想舍。

   涅磐宫的水池中央莲花头建筑上是两朵缠绕的Naga,因为雨水比较丰沛的原因,飞马救商人的雕像,只有马头与马尾能看到,其他都淹没在水中。并且这些雕像都在水池中央,游客是不可能近身看清的。

     从涅磐宫出来去圣剑寺,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太阳顶在头上,还好吴哥的植被茂盛,总能找到树荫。圣剑寺的规模与小吴哥类似,毕竟是Jayavarman VII为祭祀父亲而修建的,显示父权的建筑物多以宏伟来表达。圣剑寺门口雕塑虽然多数的头部都已被偷盗走了,但雕塑讲述的搅动乳海的故事还是很明显能看出来的。
      圣剑寺的引道已经看不到了,在原有引道通向大殿的红土地上,不知那位艺人在地上留下两副沙土画,画的柬埔寨曼妙的女子,细细的腰肢,圆润的脸庞,内敛的表情。画的太好了,游人都不舍得践踏,使我得以看到。
      圣剑寺不像小吴哥有向上的五层建筑,更多的是一种平面结构的铺展,各体建筑之间又相距较紧密,所以圣剑寺门与门之间的套叠,窗与窗的错落就显得非常有趣。很适合在这里照宫庭大宅照。

    圣剑寺内有一个Linga与Nuni的雕塑,因为是立体雕刻,许多人去触摸。我照了一张,整好把一个老外照了进去,他憨憨的向我笑了一下。圣剑寺的雕刻并不多,偶尔有一些阿普萨罗的雕像。圣剑寺带着一股淡淡的简朴学院风,或者说静修的殿堂。带着沉静,带着幽深。

     从圣剑寺出来回酒店要穿过整个吴哥城,吴哥的城门保存的比较完整,只是城门外搅动乳海的各大神的雕像被偷盗者掠走了一些头部。这不由得使我想起北京的德胜门,永定门,新华门,宣武门。这些门从我小时候就已经没了踪迹,虽然现在重修了一些,也没有什么历史感,几千年的历史没有沉淀下来痕迹,人也就少了一种归属感、一种爱国的使命感。
      吴哥城门口的风景更是一副大片,水光,倒影、夕阳,雕像融合在一起,静的像西子,美的像桃源,让人陶醉。

     回酒店的路上,路过一个儿童医院。司机小伙子说,这个儿童医院是一个瑞士人建的,所有12岁以下的小朋友可以免费接受治疗。柬埔寨因多年内乱,又与越南战争,使柬埔寨人民生活贫困,身体遭受到各种物理和精神疾病的伤害。于是世界这个大家庭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所以在柬埔寨经常见到各种援建项目。援建医院,援建寺院,援建学校......不管政治如何,善良的人们总是遍布整个世界。
     

    第四天早上又很早起来,想碰碰运气再看一下小吴哥的日出。天公真的是不作美,早起的吴哥又有些滴雨。人们还是奔腾着去小吴哥,可是这次小吴哥护城河外只有寥寥几个人在看日初,人们纷纷往小吴哥里走。我在护城河畔等了一会,实在觉得奇怪,赶紧也向小吴哥里走去,才发觉人们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聚在小吴哥殿外的莲花池前照吴哥倒影,我已经错过最佳时间,所以找了缝就挤了进去。这里的倒影比护城河畔照的更娟秀一些,加之莲花的衬托,小吴哥更像阿普萨罗在乳海中诞生,就是更阴柔些。

    莲花池前有几个人在卖画,我又买了一张很有意境的画,并与帅哥画家合了影。突然发觉吴哥这个文明很容易陶冶出艺术家。人们从小看到听到都是几千里几万里赶来朝拜吴哥古老文明的人们,而往往这种游客多数会有些小文艺,这种氛围熏染了从小在吴哥长大的人们。

   从小吴哥出来去巴扬寺,路过一片种满莲花的河塘,在刚刚升起的日光照耀下美极了,不少人在这里照相。在柬埔寨莲花是圣洁之物,多用于供奉佛祖。所以经常看到水稻田旁种植着莲花,粉红色,白色的点缀着金黄的稻田。只可惜我是在车上看到的,隔着车窗没有照出美丽的照片。

    傍晚时分暹粒当地人会拿着吊床在皇家浴池外的绿地上休闲野餐,经常游客也会加入其中。听司机小伙子说,之前是不让进绿地的,后来管不住,所幸也就不管了。

     我们到巴扬寺的时候还没开门,已经有游客聚在门前。我们看着一颗颗的Jayavarman头像沐浴在阳光下,安详,平和柬埔寨这么多年历经战乱,人民历经痛苦与贪寒,而这一张张微笑依然挺立在那里,带给人民生活的力量。任世间变迁,那一缕缕的伤痕总是在微笑中淡去。

    在巴扬寺内我看到一个看寺的姑娘,淡淡的向我笑,我突然觉得她很美,那种笑就是高棉的微笑。给她照了张相,但技术有限,没有抓住那种感觉。

     巴扬寺的浮雕与小吴哥一样有名,但巴扬寺的浮雕更生活化,小吴哥的更神圣化。我在巴扬寺的浮雕找到许多百姓生活的画面,比如斗鸡,斗猪,很是有趣。而且巴扬寺的雕刻真是传神,连人物的肌肉与脂肪感都刻画了出来。
    我在市场曾经想买一个微笑的照片或雕刻带回去,但看了许多都没有巴扬寺挂在天上那种沉静、平和的感觉。

    Jayavarman七世这一代军主,身上有着迷人的力量。他在世使柬埔寨最昌盛,他去世留给后人多少物质与精神财富。没有吴哥,又怎会这些趋之若鹜的游客带给暹粒物质财富;没有高棉微笑,柬埔寨又失去多少从痛苦中重生的力量。

     在巴扬寺门口看到一只猴子偷电动车上的食物,它偷了东西也不走远,就大摇大摆地坐在石头上吃起来。许多游人过来给它照相,它也根本不在意。我想印度教把猴子当做神,所以当地人是不伤害猴子的,猴子也自然不会怕人。

    两个同伴都累了,我只有一个人前往巴芳夺,巴芳寺是Udayadityavarman II于公元于1060年修建献给湿婆神的。巴芳寺规模很大,但残破的比较严重。正因为他残破了,得以让我看到石头与石头之间搭建的结构。石头直立码在一起的时候,是用了销子的原理。就是一块石头上有一个圆柱的洞,另一块有一个圆柱突起,使两块石头镶套在一起。另外屋顶及屋楣的石头绝对是错位码放。

   法国从1960年开始帮助柬埔寨修复巴方寺,当时考古学家把所有坍塌的上千块石头编上号,摆放在寺前的空地上,希望能一点点拼凑上去。1975年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上台后,赶走了法国专家,屠杀了帮助法国人修复古迹的柬埔寨人,销毁了所有档案。虽然1995年法国人又重新开始了修复工作,但因缺少技术资料使得这些石块再也无法被放置到原来的地方,所有修复工作都只得用新石块,原来这几千块石头只能永远地躺在寺前广场上了,以作为曾经的辉煌和近代的动荡之见证。我照了一些早期法国人修复时做的标记。

   巴芳寺有一个特别神奇的地方,我不知道有多少游客错过了这份精彩。游客从巴芳寺的西门下来往回看巴芳寺时,那一堵墙是一个Buda(睡佛)。不仔细分辨,尤其是下午太阳从西边照过来时,这堵墙就是黑乎乎一片。下图2就是Buda
    另外我也曾奇怪为什么印度教供奉湿婆的寺庙会有佛教的Buda,回来查了一下才知道,巴芳寺在15世纪的时候改为佛教寺庙。

     象台紧挨着巴芳寺,是Jayavarman七世时期阅兵的平台。象台细长,宽约50米,长约2000米,从南走到北就可以看到象台全貌。因为是阅兵用的,自然雕刻上会强调力量,所以象台两侧的浮雕不管是人,象,还是鸟神Garuda都显得神勇无比。

    因为同伴身体不适,我们先回酒店休息。下午我一个人再出来看巴肯山日落。回酒店的路上看到西哈莫尼的照片大大的挂在街囗,西哈莫尼是现任柬埔寨的亲王,西哈努克的儿子。其早年在法国学习舞蹈,接任国王之位后回国,至今单身。听司机小伙子讲以前他住在金边,现在搬回暹粒。毕竟国王只是这个国家的精神信仰,主要权力还掌握在首相手中。

    下午三点半出来看巴肯山日落,为了完成司机小伙子能拿到两张奖券的夙愿,去了一个巴基斯坦人的商店和一个印度人的商店。这两家商店的东西要比老市场贵许多,但质量也好许多。买了三只大象的摆件和一对合神闭目的女子雕刻,很是精美,尤其两个女子的石雕,美丽中透着安详,渗透着高棉微笑的精神。回来后怎么看都爱不释手。

   从商店出来,再爬上巴肯山,已经许多人在排队等待上巴肯寺了,因为巴肯寺上最多只能同时停留300人,所以没有人下来就只能等,不少游客都选择在巴肯寺下绕一圈就下山了。我告诉自己要坚持,就在长龙中傻傻的等待。其间内心也很焦灼,因为我不知道,寺上的300人加上排在我前边的600人,等我上去后是否日落已经结束了。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我上巴肯寺了,可能是等待太久的原因,我很宿命的留心看了一眼下寺后给我胸卡的人。一个中午欧洲男性把上寺的胸卡递给我后,我心中默念了几遍感激。
       顾不得楼梯陡峭,我三步两步就上了来,人都涌在西侧,拿着各种器材“咔咔”着。这时的太阳只高于地平线两米的距离,瞬它都有可能消失而去,我也顾不得修养了,架上我的自拍杆,利用我瘦小的优势,居然挤到了第二排。也想不起什么艺术了,就是尽量把美仑美奂的太阳放到我的镜头中,让她渲染整个暹粒。等我照完,往东边去看吴哥城时,天已经黑下来,吴哥城是看不到了。我只得跑下寺,去低处的观景台,再看一眼印红了的暹粒,才想起来这一刻的美景我没有用心去感受,也没看清周围的景色。那种壮观那种澎湃在那一刻消酌在为照相而照相中,不禁有些后悔。

     从巴肯山下来天已经彻底黑了,我们这一次的吴哥之行到这里也画了句号。但吴哥的美却已经印在我们的记忆中,那淡淡的一笑,承载多少沧桑多少世故,穿越时空给予我们力量,给予我们精神。你来过,你才知道你不虚此行。

本篇游记共含8864个文字,1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楼主怎么克服写游记拖延症?

2016-11-21 16:25

我也有呀

2016-11-21 16:4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11-21 17:0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