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秋色似锦、清醉流华---南屏、宏村

  • 出发时间/2015-11-1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秋色似锦,醉了流年,染了芳华。
2015年深秋,趁着秋风不燥,秋叶正黄,与好友几人相约徽州
说起徽州,最先浮上脑海的定然是汤显祖“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悠然长叹,
那里的天地之灵、林茶之美、商贾之情、文风之盛,
那里马头墙下的徽风古韵、青石板路上的岁月悠悠,春天的花海秋天的红叶无一不惹人牵挂。

轻寒最是可人天

      写这篇游记时也是深秋,天空黯然无色,此时的秋雨霏霏,像极了彼时出发那日,即便如此,一行人依旧兴致勃勃,从出发的那一刻,心就远离了喧嚣。
      至黄山境内山峦渐多,青峰薄雾似足了一幅幅淡墨山水画,汽车飞驶,心是喜悦和宁静的,俗世种种皆抛身后。

        山水的灵秀总是让人依恋,与西方人寄托感情于宗教不同,中国文人骚客通常会寄情于山水,借山水言志,于山水中或旷达超脱、或宁静淡泊,也唯有山水可以安放不羁的灵魂、接纳浪漫的情怀。
     
     

       因不熟悉路况提前下了高速,驶进一段国道,一路人车稀少,茶园、稻田、农舍相间,山林静谧,恍若秘境

        徽州位于黄山市,有歙县黟县休宁祁门绩溪婺源六县,今次去的黟县又有宏村西递塔川南屏等古村落,因李白题诗“黟县桃源,烟霞百里间,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人称“桃花源里”。

       傍晚时分抵达南屏古村,入住南屏山居---一座明清古宅改造的民宿。
       对于南屏山居,是宿命一般的相遇---就在决定来徽州的前几天才不经意看到,像是老朋友相逢,急切的想要见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缘分。
       雨还在下,跟着男主人小可穿过泥泞的停车场、幽暗的泛着冷冷光晕的青石小路,到达山居时看到木格子窗户里隐隐透出的橘色灯光,小可轻轻说:到了,竟有回家的感觉,桌上是已经做好饭菜--还热着,定是算好了时间的....

      南屏山居最初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古宅,却让旅游至此的小可和红子感到温暖亲近,遂安家在此。女主人喜花草布艺,男主人爱读书养鸟,他们的生活简单快乐,打理一畦菜园,烤一炉面包,看春天第一只燕子归巢,采一束秋天的野菊花;等待一些意趣相投的远方的客人,比如我们,来分享他们的生活。小可和红子神仙眷侣的生活是我所思慕却无法企及的,能这样静静的在山居呆几天已经很满足了

      晚上小可和红子把咖啡吧留给我们,我们也不客气,只当是在自家一般。如此良辰岂能无酒,村里酒肆自酿的女儿红最是合适,小酌浅饮,劳顿皆消,道是“百事尽除去,唯余酒与诗”
      似乎每一次旅行都少不了酒,我喜欢陌生的城市,城市里某个小巷拐角不起眼的小酒馆,小酒馆的酒或辛辣或清冽,都是这个城市的味道,我在这个城市放下了原来的我,轻松恣意.....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第二日依旧阴雨,早起随小可去村头遛小R和开开---山居的两只旺,挺大个子却也只是几个月大,调皮热情,经常会和山居的两只小奶猫乱作一团

        穿过错综古老的小巷,踩着细碎的落叶走过树林,踏上一座老桥,村头一片荒芜中一条小路蜿蜒而去;斑驳的墙壁,有苍劲的枝桠越过墙头努力伸展,没有期望中徽州浓烈惊艳的美,却在沉寂中感知到生命之姿,一切在四季轮回中生生不息。

      早餐是红子老爸做的鸡蛋饼和白粥小菜,坐在正厅八仙桌前,有一种穿越的赶脚呢

         红子和小可总是贴心的准备好一切,却静静的并不来打扰,山居也刚好未入住其他客人,我们成了这座明清古宅的主人。雨越下越大,于是整个上午我们都窝在山居各种摆pos各种拍照---山居实在是太有怀旧文艺范了

正厅的天井,天气好的时候应该会有暖暖的阳光照进来

后院有咖啡吧和一个很漂亮的花园

二楼的公共书吧,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山居只有四个房间:静落、观岚、浮光、半亭,几个房间布置各有不同,相同的是古朴的意境和主人的用心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

小可亲笔所书的暖心小贴

           坐客皆可人,鼎器手自洁。   
           一楼古朴的茶室,剩下的时间都在这里打发了。作为一个爱茶人,每天上午的一壶清茶早已是一种习惯了,而此时,喝茶似乎变成了一种仪式,众人对坐品茶,如林清玄所说:最好的对饮是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轻轻地品茶。

        有没有“琅琊榜”里苏宅的感觉呢?据说今冬山居又添置了“琅琊炭炉”,再去可以围炉煮茶赏雪,只是苏哥哥需自备哦

        下午雨势稍小,随导游游览南屏南屏是一座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菊豆》《卧虎藏龙》部分经典镜头就在此拍摄。古村有三百多座明清古私塾和私宅,八个大小祠堂,被称为“中国古祠堂建筑博物馆”,由此可见南屏文风之鼎盛。

      独具古徽州特色的建筑,街巷幽深、古风依旧,白墙黑瓦解密了古徽州几百年徽商人家兴衰。

叙秩堂,也叫叶氏宗祠,“菊豆”中的镜头大部分都取自这里

叶氏支祠----奎光堂,“卧虎藏龙”里的雄远镖局

古建里精美的木雕

这些老物件上写满沧桑,能够完整保存下来实在不易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片菜地,青菜被雨水洗过泛着初春的新绿,远处云雾绕山,第一次发现深秋的雨后竟也这么美

        山居的夜晚,寂静的能听到秋虫的呢喃。男主人为我们升起壁炉,慵懒的窝在沙发上,翻一本好书,煮一壶白茶,触得到时光里温暖的纹理,深深的秋夜,浅浅的欢喜.....

       男主人小可在院子盘了一个面包炉,特意请我们品尝新鲜出炉的手作面包,小麦特有的香味经过木柴的烘烤,是纯粹的食物的味道,就像他们的生活一样,平常而耐人寻味。
      小可有一本关于面包烘焙的全英文专业用书,作为理科生的他是怎样逐句翻译实践,从失败直到成功我不得而知,只是他和红子对生活的热情和对梦想的极致追求却让我感动和汗颜,这就是我直到现在还只是上班族的原因吧。

山染修眉新绿

         第三日,雨停了,于是租车骑行距南屏8公里的碧山村碧山书局。碧山书局,被誉为“散落”在徽州中国最美乡村书店,是先锋书店的第八家连锁店,同样出名的还有旁边的牛栏咖啡馆和猪栏吧。

        “断红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雨后初晴,虽无断虹,却也是烟笼雾罩,青山如美人眉峰初修,飞转含情。

         从主路转进碧山村的山路,再不见车马之喧,骑车飞驶,远山近舍、耕牛农田如一副格调清新的水彩画卷徐徐展开,记起李白诗曰 “问君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不知是否为此碧山,只是这时却觉异常贴切了。

        碧山书局开在一个古祠堂里,书籍以徽州人文和历史古籍为主,被文青们称为“贩卖青春和文艺的乌托邦”,虽在僻静乡村,却吸引不少爱书人。

二层阁楼多为外文藏书,凭栏而立能看到远处的连绵群山,比之一楼的络绎人群,更适合静读。

         一起亮个像,原谅我们的肤浅,这些厚厚的外文书籍只能用来做道具了


        书局旁边的牛圈咖啡馆,好像最初真的是牛圈,保留了原有的木栅栏和黄土墙,通风口巧妙的被当作书架,昔日粗污之处如今充满了文艺小资气息,原来大俗与大雅之间只差一个奇思妙想啊。不远处的猪栏吧据说最初也真的是猪栏,因为近中午了肚子已经开始抗议,只得放弃。

        推荐一个吃饭的地方----书局出来后路边的泰来农庄,本是肚子饿的紧就近寻找的,不过老板的一手徽菜烧的却实在是惊艳,算是此行吃到的最正宗的徽菜了。

          骑车返回时路遇碧山村的一个古塔,能看到塔身上的摩崖石刻,饱经风霜古韵犹存,非景点也无游人,和碧山书局一样不收取费用。以后的两天,在游人如织的宏村、秋色无双的塔川,我们却经常会想起这个古老安静、民风淳朴的小村庄。

         下午告别小可,恋恋不舍的离开南屏去往宏村。如果黄姚古镇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小家碧玉,南屏就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沉静温婉,美丽而不自知;而马上要去的宏村大概就是一个热热闹闹的小媳妇了,成熟妩媚多情世故了

        关于宏村,早已是闻名遐迩,被称为“时而如泼墨重彩,时而如淡抹写意,恰似山水长卷”,在画家的神笔和摄影师的镜头里早已是绝色,在此不多做介绍了。

        南屏宏村不到20公里,接近宏村时开始拥堵,抵达时已近傍晚。宏村门票104元,提前联系预定客栈可以优惠价94元购票。我们是提前半个月预定客栈,大部分都已经满房,最后只定到沿河路一家小客栈---田园小溪客栈,老板是宏村本地人,客栈没什么特色倒也清净舒适。
        其实到黟县不建议住在宏村,附近像协里、奇墅湖、横山塔川都有不错的客栈,距离宏村都不过二公里左右,游客不多,更原生态一些。

空水澄鲜一色秋

        清晨的南湖,湖水澄明如镜、浮光倒影,意境淡泊悠远,如诗如画。只我的设备不够专业,怎样的取景都不及眼中所见的万一。

        月沼,和南湖一样是宏村的地标之一,我们到时已经被众多摄影爱好者架起的长枪短炮前后围了几层,场面壮观,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清净的角度拍了一张,就不好意思再照了,我的佳能D加手机完全拿不出手啊

        虽是清晨游客亦是络绎不绝,街道林立,客栈食肆古玩店遍布,相较南屏宏村更为恢弘大气,也更商业化。
        不喜热闹的我们选择包车到木坑竹海,再徒步经协理、塔川返回宏村宏村外的停车场这时已经拥挤不堪,心里暗暗惋惜这个画里古村的悠然宁静怕是无缘体会了。

         木坑竹海距宏村4公里,古称“滴翠谷”(更喜欢这个略带古风的名字)。谷深6公里,四面环竹,修竹苍翠,如避世隐逸之地。

         据当地人说是电影“卧虎藏龙”竹林的取景地,不过上山时路遇几个来自浙江的白发老者,却坚称取景地应是浙江安吉,说起安吉大竹海,言语间满是自豪,几个老者已过花甲却都精神矍铄,背着价格不菲重量不轻的专业摄影机,健步如飞远胜我们,一时几人俱是感概,不知自己花甲时会不会如他们般洒脱。

          走至山顶,几人正是口干舌燥疲倦困顿,忽见竹间有一茶室,竹屋石桌石椅,门口一个大大的茶字颇有古时茶寮的意趣,不禁欣喜。

山顶的一个小村落,开了几家客栈,倒是别致清雅。

           木坑竹海到宏村有两个选择,一是过宏村隧道走主路经横山塔川,路程近一点但游客车辆偏多;二是徒步走村道经协里、奇墅湖回宏村,有最美的皖南秋色却非常考验体力。我们在木坑竹海耗费大量体力,只能选择主路回去,错过的美景只当是为下次的徽州行做铺垫了。

数树深红出浅黄

        虽没有看到印象中的红叶满目层林尽染,一路秋色仍是悦目的,塔川的秋色丰富多变,乌柏古树随着季节层层变化,金黄、橘黄、浅绛、橙红,一棵树便是一季秋景了。

画家笔触下的皖南秋色,色彩浓烈而大胆

公路变停车场,庆幸没有开车出来啊

        回到宏村游客还未散去,南湖没有了早上的恬静,显得热闹拥挤;路边店铺挂红结绿喜气洋洋;美院的学生安静的在写生;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师们寻找最佳角度拍下夜色;我们躲回客栈喝酒聊天,为明日回程做准备。

一年好景君需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回程时路过一处开满野菊花的山坳,一抹云带轻挽青山,浅黄的野菊绚烂的铺满青瓦粉墙的房前屋后,绝美的秋色晕开在眼底,惊艳了这个深秋。多想这一隅清幽中,修篱、种菊,安度一生,然而不能,于是我决定在心中种菊,人生便处处南山.....

        秋天是一个怀旧的季节,我在这一季的深秋里怀念那年徽州的美,不浓烈却动人,只在弥漫的思绪里浅浅荡漾,带着美好与欢喜继续前行。

本篇游记共含4636个文字,2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2016-11-21 20:59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2016-11-22 13:25

引用 亲亲俺的baby 发表于 2016-11-22 13:25:24 的回复: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回复亲亲俺的baby:黟县现在正在下雪呢,可以看赏雪也是蛮不错的

2016-11-22 22: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