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留下足迹,带走记忆——记2016国庆年宝玉则徒步穿越

9
czj LV.9
2016-11-20 11:59 144/5

      这次年国庆节宝玉则的徙步更像是一场说走就走的徒步。原本是计划国庆自驾川西线,后又详细计划去色达与年宝玉则,但因时间有限,每到一地都是短暂的停留,时间都花到赶路上了。而年宝玉则最初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荒芜的高海拔山丘加一池碧水,没什么好景致。而待你细细去研究时,你才发现它是一个绝佳的去处,只是近年才被发掘出来罢了。而之前看到有朋友在4-5月份去时的确也没有什么景致。然后就看到了徙步穿越,但去的人多是在7-9月份,山花烂漫之时。10月份似乎太迟了一点儿,花儿也谢了,似乎一切又归于平静与荒芜了,而且还特别的冷。去过的人称——天神的后花园!比长毕穿越的风景还美!当然,仅限于每年的7-9月份!但是我们仍然想去看一看,于是有了这次的年宝玉则徙步穿越!

D1重庆——成都

   9.29号下班乘高铁到成都,晚间到宽窄巷子闲逛找吃的。我们找到一家名为“香积厨”的川菜馆,坐在小庭院内,晚风习习,绿树成荫,华灯初上,感觉终日紧绷而忙碌的神经似乎可以稍作放松。感觉环境与菜品都还对脾味。宽窄巷子整体氛围不错,比较小资情调。

D2成都 锦里—人民公园—春熙路

   9.30号早上几乎是睡到自然醒,早餐后去逛成都的锦里。其实感觉就是一个放大版的重庆瓷器口或一个缩影的丽江古镇,人为修葺的痕迹太重,加之人流较大,没有太多浏览的欲望。原计划在锦里找一清静之处喝茶,依窗远眺,消磨时光。但游人众多,我们已经厌倦了那人山人海的光景,不喜热闹,只喜清静。出得锦里,又在武候祠周边闲逛了一下,在“锦里味道”解决了午餐问题。
    早上走马观花路过人民公园,园内植被葱郁,树木成荫,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散落下来,清晨的露珠似乎才从树叶上消失,夏末的余热与初秋的凉意交织着,晨间的人民公园还算清静,晨练的人们还未散去,而公园内的茶馆早早的已经摆开了迎客的架势,望着空空的茶坐,匆忙的脚步也不由得慢了下来。
   午后到人民公园,所有喝茶的地方都人满为患,早上的清静到哪里去了?我们在公园内挨个儿寻找茶位,成都人喝茶备的茶点可真不少,瓜子、花生、水果、卤菜、糕点不一而足,大有坐它一整天的感觉。然后找到鹤鸣茶社——好名字啊!看看名字都有点浮想联翩。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在水池边找到一桌空位。
    坐下、喝茶、聊天、晒太阳、看手机、打瞌睡、发呆、各种葛优躺。。。。。。。

   我点了一杯红茶,看!这茶碗里都盛满了慵懒的阳光,时光似乎慢得要从这茶碗里溢出来。。。。。。

    成都还有一绝,喝茶、晒太阳、掏耳朵!好多掏耳朵的技师—所谓的舒耳郎。在茶客中转悠,不时抖动他们手中的工具大概有10多种各式各样的工具,镊子与钳子撞击发出一阵清脆的震动音,掏过耳朵的人更能体会那嗡嗡声的诱惑吧!   
    旁边一茶客看人家掏耳朵好不热闹,按捺不住招来一师傅想体验一下,询问价格。技师介绍有20元、50元、100元三种价格,各种价格提供的服务时间与流程有区别,也就是简单与复杂的区别。他原本想体验一下20元的,谁知技师一出手便发现他有耳结子,这就需要长长的耳勺进行深层清理、再药水浸泡、掏耳朵、洗耳朵、挠痒痒再加上肩颈按摩,这一套动作下来20元演变成了100元。掏耳朵的绝活可能在最后那抖手的一霎那吧!最后那一抖手的响铃震动,娴熟的手法,轻轻抖动的一刹那,耳朵会听到由远及近的铿铿的金属声音,直逼心房,两耳相通,在胆战心惊后,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舒畅与销魂!
      体验的茶客众多,不乏老外,也许真会让你过耳不忘。这就是成都慢生活的的魅力所在吧!一杯香茗,一把竹椅子,悠闲葛优躺,摆龙门阵,一个午后的时光就这样悄悄溜走了,恣意的享受这份闲散。

      我们5点多离开人民公园,去天府广场与春熙路闲逛一圈儿,然后在春熙路的龙抄手总店品尝了一下成都的各式小吃,打道回府。
     夕阳下的茶坐——
成都就是以一种慢生活的状态,让你难以忘记。。。。。。。。。

D3成都(文殊院)

    我们本次徒步仍然选择的是参加户外团队,轻装徙步。今天各路人马齐聚成都汇合,第二天一早出发。我们计划去文殊院喝茶,据说此地环境幽静,茶资也不贵。早餐又去品尝了一下成都的各色面食:担担面、燃面、素面。。。。。
    然后步行去文殊院。因为今天是10.1号国庆节吧!早上文殊院的人就格外的多,文殊院内的茶园坐满了人,真可谓一坐难求。
     

文殊院的茶室很有点儿禅味。。。。。。。

     文殊院始建于隋,清顺治被毁,清康熙重建,香火兴旺,免费领香免费参观,信众众多,佛门之地,清修之所。还有来自各地的体验者,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了北京的雍和宫。文殊院也是此行的一个惊喜,院内的后院很是清静,仿佛能嗅到泥土的芬芳,和青草气息。文殊院有着浓浓的佛教氛围,细心感受,能涤荡尘心,保持一颗虔诚的心,仿佛远离了尘世的纷扰。
    由于没有茶位,我们参观了一圈儿,出得文殊院门外,在它旁边另找了一家小院喝茶。小院还算清悠,院内有好大一株三角梅,开满了花,花期正盛。三角梅的枝桠从一楼蔓延到了二楼的屋檐,满枝条的花朵仿佛不堪重负又散落垂掉下来,似有满园的春色在秋日中怒放。    
    我们闲坐听杨哥讲述他十年前重装只身闯墨脱的经历,途中的艰辛、与沿途的艰难险阻、一路的所见所闻、奇闻趣事,以及成功穿越的感悟。听得我们津津有味,一杯香茗,半日闲情。

    午餐时分,我们起身到文殊院旁边的龙抄手店,这次我们点了一些川菜。这个店的格局风格古色古香,与春熙路的大不相同,在四合院的天井下,种满了各式灌木与花草,寻得一处石桌子石凳子,开始今天的午餐。
    餐后,犹豫是去青羊宫喝茶呢?还是继续在此间喝茶?亮仔笑道:这个转变也太快!刚刚才是佛教,立马又要去参拜道教。青羊宫是道家之地。由于考虑到晚上6点还有俱乐部的碰头会,于是仍然决定在文殊院继续下午茶。可能是信众在下午离开了许多,在文殊院内终于找到了茶位。在一个小回廊,在蒲团上坐下,继续消磨时光,浪费光阴,心下只想阳光暖一点、再暖一点,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这次真可谓是早茶、晚茶、上午茶、下午茶都统统感受了一通。一个结论:重庆生活节奏太快,真心感觉累!真的比不得成都人的悠闲,不由得欣羡成都人的喝茶时光,就以那么妙曼的姿态,让你难以忘怀,心下有点儿小忌妒和淡淡的艳羡。

    晚6点回酒店开会,本次的领队是阿杜,副领队是小强和麻子,三个20多岁的阳光男孩。而我们此行有27人来自全国各地(重庆上海杭州天津南京北京。。。)天南海北。当晚开会时人还未到齐,阿杜讲了一下此行的行程安排与注意事项,定于第二天早上5点半准时出发。

D4 成都——阿坝

   由于要避开国庆出游高峰的车流,早上5点起床,匆匆洗簌完备下楼,准时5点半上车。谁知竟有人迟到了,大家都有点气愤,因为不是迟到几分钟,而是一刻钟,说好的5点半出发,结果快6点才出发。然后就是一路的昏睡。

   今天的车程用时有点长,还好途中并不是特别的拥堵。成都理县(157KM)到阿坝(108KM)海拔3300M。中午在理县用餐,然后上车继续赶路,又是一路的昏睡,直到下午5点才到阿坝,入住香巴拉酒店。高原地带感觉气温骤降,有点儿冷。早早入睡,明天就要开始徙步了。

D5 阿坝—年宝玉则(仙女湖—妖女湖)

  10.3号早上8点出发,阿坝青海久治(73KM)到年宝玉则(47KM)车程。年宝玉则海拔4000M。我们中午时分到达了年宝玉则,行李让马帮托运,我们的徙步正式开始,景区没有栈道,一切都那么原始,未经过度开发的自然。

下面隆重介绍一下我们穿越小分队的成员,我们此行6人,从50后到80后组合:杜哥、亮仔、杨哥、王姐、我和美美。闪亮登场

王姐,曾重装徒步禾木。我们一起徒步了大雪覆盖的长毕垭口穿越,一起经历那场艰苦穿越的战友

美美、第一次参加高海拔户外徙步,本次经历了高反的头痛、翻越垭口的绝望与惊喜

我,喜爱暴走一族

杜哥,50后的老大哥,此次徙步走完全程,意志坚定,令人钦佩!

亮仔,第一次高海拔户外徙步,自诩是虐身虐心的第一次

杨哥,曾重装徙步墨脱,户外爱好者、行摄爱好者,我们此行的御用摄影师。

酷似江湖三女侠,仗剑走天涯

     刚刚起步走,就有一条河流横在面前,约有7-8米宽,河水不深,但穿鞋子过河肯定要湿鞋的。大家面面相觑,阿杜果断说:大家脱鞋子吧!赤足过河!我也愣神了,刚开始就是一个下马威啊!先下河的人已经一阵尖叫:好冷!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脱去鞋袜赤足过河。光脚踩在石头上,不仅滑还有点痛,刺骨的凉!稍不注意,就容易摔倒,咬牙坚持走下去,脚似乎冻得失去了知觉!
    小强在冰冷的河水中还不忘给大家拍照。亮仔挺会调侃,嚷到:这个才缺德哟!不帮扶一把,却在旁边拍大家的狼狈相!
    我先一步过河,也赶紧抓拍了几张,这张正好是杨哥接了王姐后再次回来扶美美过河

     好在河面不是很宽,我们在岸边擦脚穿鞋,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过了河大家在岸边稍作休息,解决中午的路餐,暖暖的太阳晒得人好舒服!
    其间遇一马队过河,牧民策马奔驰的感觉,好洒脱。。。。。

我们赤足涉水而过的小河,你来或不来,它仍然在那里静静的流淌。。。。。

   路餐后,起身往里走,没走多远一汪碧水闯入眼帘。难道这就是仙女湖?这么容易就见到了仙女湖?求证领队阿杜,他点头称是,果然是仙女湖!如果自驾或跟团游不徙步的话,不用过河,进景区向右走有一截短短的栈道到观景亭就可观赏到仙女湖,然后就打道回府,年宝玉则到此一游就结束了。而我们要沿湖往里走,走到湖的尽头,再绕过妖女湖,走到妖女湖的尽头扎营。

  仙女湖的湖水碧蓝,像一块蓝宝石相嵌在雪山之间,那么圣洁、那么纤尘不染。

   我们小分队忍不住在湖边摆了N个POS,借用一下我们的御用摄影师——杨哥的照片。

     那一池湖水哟!让你爱恨交加!

湖边的玛尼堆

回望来时路,愿记忆在那一刹那定格。。。。。

  走累了,休息一会儿。。。。。
   我愿在此静坐、发呆、静坐千年,化身为湖边的一块顽石,与雪山湖水相伴,感受潮起潮落,月圆月亏。。。。。。。。。。

     年宝玉则的秋天没有夏天的山花烂漫,但绚丽的秋色五彩斑斓,越往仙女湖里走,呈现在眼前的秋景越是漂亮。不高的灌木丛深黄、浅黄、枯黄、色泽多变,让秋意的味道越来越浓。天空也渐渐从万里无云,蓝得澄亮到朵朵白云飘飘,仿佛也乐得开了花儿。

   到仙女湖的尽头,天上的云朵像棉花糖一样,一丛一丛,煞是好看!

  沿途有马帮来回,不时有游客骑马往返,到年宝玉则不露营与穿越的游客,当天骑马往返仙女湖与妖女湖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在仙女湖的尽头稍作休息,补充一点能量再起身往妖女湖前进。今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秋高气爽,沿途不时能遇到从妖女湖出来的游客。

    穿过这片枯草地就是妖女湖了,夏天的时候这里是花的海洋,遍地都是鲜花,而今却是遍地桔黄。

江湖三女侠

      妖女湖比仙女湖小巧,由于下午4点多光景,太阳开始落山,我们所看见的妖女湖景致,与想像的有点不一样,妖女湖似乎没有传说中漂亮。我们沿妖女湖前进,一直到妖女湖尾的营地。今天的路程还好共10KM,从景区门口到仙女湖4KM,仙女湖到妖女湖尾6KM。海拔4000M,路程平缓,没有什么坡度,加之天气晴朗,一边走一边欣赏美景与拍照,感觉还比较好。

       我们6点钟到达妖女湖尾营地,美美与亮仔在队伍后边,晚一步到达,原本以为是亮仔走不动了,谁知竟是美美有点不适了。她感觉头痛,浑身乏力,嘴唇有点苍白,整个人都感觉有点儿不对劲,看来是高反了。
     我们坐在湖边休息,等待马帮把行李、帐篷等托运过来,左等右等都不到,越坐越冷,最后大家只好背靠背取暖,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马帮才到。领队立即搭伙房准备晚餐,我们则各自把自己的帐篷搭好,添加衣物做好保暖工作。高原的夜真的很冷,早晚温差太大,夜里温度零下。直到7-8点钟才吃到热腾腾的饭菜,顿觉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美美高反了,吃了晚饭后,给她泡红景天加葡萄糖水喝了,早早睡下休息。这一夜她睡得很沉也很香。我这次带了厚厚的羽绒睡袋,真的超暖和。高原的夜色星光璀璨,星空很美!北斗七星仿佛就在地平线,银河蜿蜒,满天的繁星仿佛唾手可得,伸手似乎能触摸到满天的星星。一个宁静的夜晚。
     

借用一张杨哥的图片

D6 妖女湖—垭口—下日干措湖

  高原上的睡眠并不是特别的好,睡得也不算安稳与深沉,感觉整晚似乎迷迷糊糊。下半夜的风特别大,吹得帐篷呼啦啦的直响。幸好昨晚帐篷的地钉钉得很牢固,不然真担心帐篷会被吹上天。
  

    杜哥与亮仔也是第一次住帐篷,都有点儿不习惯,加上高海拔露营,睡眠都不是很好。早上杜哥醒来较早,出帐篷发现下雪了,气温比昨天冷了许多。亮仔也感觉有点儿头痛,可能是夜里出来吹了冷风有点感冒了。
     反而是昨天高反的美美,因昨晚睡得很香甜,今天身体状态恢复得很好。而杨哥因为昨天马帮迟迟没有把行李托运过来,未及时添加衣服受了凉,也感冒了。
     早上6点钟我们开始起来收拾衣物、睡袋、帐篷。今天把所有防寒保暖的衣物都穿上了。7点钟吃饭后天空的雪花飘得越来越密集了,地上、山上都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了。我们今天的行程是三天徙步行程中最为艰苦的一天:今天全程20多KM,其间还要翻越一个海拔4550M的垭口,翻越垭口后还要穿越几道山梁的灌木丛才能到达今天的营地。
       想像垭口的积雪是不是比上次我们穿越长毕线的垭口更厚?毕竟上次还是6月份且只是下雨,垭口的积雪都那么厚,而现在是10月份了还下着雪。想像真是前路坎坷,而此时已有队员要求下撤了。团队里有一家六口三大三小,昨天小孩就像美美一样有高反了,今天似乎没怎么好转,为安全着想决定下撤。另有两个女生也下撤了。看此情景,也有点担心我们的6人小分队是否能胜任此次的穿越?因为杜哥、亮仔与美美都是第一次高海拔徒步,加之今天的天气看似那么恶劣!征求三人的意见是否下撤?大家都很坚定的选择继续前行,站在漫天飞舞的雪地里,大伙儿的表情都显得有点凝重与严肃。
       现在团队分为两拨儿,一路下撤,一路继续前进。团队的士气有点低落,领队阿杜豪放地鼓励大伙:我们的队伍肯定要走,就是背也要把大伙儿背过去!
     我看见副队小强与麻子正在整理装备,还有一根很粗的绳索!心中一惊,问道:这是准备危急时刻救援用的吗?还是像攀登雪山时要拉保险绳以方便上下山时用?他俩笑道:不是的,没有那么危险!别胡思乱想!看来我是多虑了。
     

    由于在雪地里站久了,身上开始有点冷了,脚也冻僵了,美美说我今天的状态看起来没有昨天好。可能是被冷到了。又等了一会儿,由于阿杜还要打扫营地,我们6人小分队决定跟随另一个穿越团队先行,而我们的大队人马稍后再走。
     于是8点钟我们从营地出发了。

  早上在身体快被冻僵前终于出发了,迎着这满天的雪花,我们向垭口前进!这次的路程比上次长毕穿越的垭口之路难度系数要小一些。虽然出发后就是山路,但都比较平缓,坡度也不大,一个接一个的小缓坡。但我们的6人小分队渐渐拉开了距离,杨哥体力是最好的虽然感冒了,仍然走到最前面,对曾经重装墨脱的他,眼前这个路程的确算不得什么。杜哥、王姐与我居中,美美与亮仔垫后。但走着走着,垫后的两人不见了踪影,杨哥在前面也不见其身了。因坡度平缓,我保持匀速走着,也较少停下来喘气,看着前面的队伍走,不能把目标跟丢了。
    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突然看见杨哥在路边等我们,但小分队垫后的亮仔实在太慢,今天早上他就喊头痛可能是有点感冒加高反了。杜哥昨晚没有休息好,今天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但在雨雪天气下,每次停留下来也不能等太久,时间稍长就感觉到浑身都冷下来了,脚也有点儿冻,只能又动身向前走。好在我们的大部队都在后面,加之团队的最后都有一个领队收尾,所以也不用太担心亮仔会走丢。
      在雪地里走着,虽有雪套保护,但鞋子里仍然浸了雪水,一双脚便浸泡在冰水里了,不能停,一停下来就刺骨的冷。美 

   美美不知什么时候赶了上来与我同行,王姐、杜哥与亮仔押后,杨哥仍是打头阵,我们小分队的三组人马格局就此定了下来,直到走完今天的全程。

    走着走着雪也停了

     前面的斜坡一个接一个,终于走到一片开阔地带

   以为是翻越这个积雪覆盖的垭口,结果不是

    我和美美匀速前进,在快到垭口的平台终于赶上了先头部队。大家正在平台休整,补充饮食能量,为冲刺垭口做准备。
    队伍稍作休息又开始出发了,而这时仍然没有看见我们小分队押后的三人组。队伍再次出发。。。。。

    向垭口前进,近50度的陡坡!先遣部队一会儿就到了半山腰上,而我们还在山脚慢慢爬行与仰望。这个体力与速度根本没法比,不在一个档次上嘛!

     我们以为前面的山顶就是垭口,翻越过山顶就是下山之路了,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我们到达三分之一的时候,先遣部队已经到达山顶了,我们以为的山顶,眼睛所及之处的山顶。

   费九牛二虎之力到达眼睛所及之处的山顶后,居然还有一个陡坡藏在山后!稍稍喘口气又继续前行,走过那个小山坡眼前顿时开阔了许多,有一大片草坝,但前方又是一个陡坡,越走越热,把雨衣脱了,走走停停,迎坡而上,山上的风又变得特别的大,吹得人冷嗖嗖的,又赶紧把雨衣穿上防风。

美美一直紧紧的跟在我身后,我也是走几步便停下回头看看她是否跟上来了。事后她说,在攀爬垭口的过程中,她的高反又出现了,每走一步都感觉头痛欲裂,咬牙坚持,运用我告诉她的呼吸大法,调整呼吸,紧紧跟上我的节奏。

   一坡又一坡,一个山顶又一个山顶,以为翻过这个山顶就能看到下山之路,可是让人失望的是又出现了一个山顶。好像这一坡接一个坡似乎没有尽头似的。虽然我的体力还不至于像上次长毕穿越般的耗尽,但也感觉到有点疲惫,并失去了耐性。

   走着走着终于看见有人下山,猜想应该是反穿过来的驴友,向他打听垭口的距离,他说快了还有50米,就能看到垭口了。太好了,终于看到了希望。仍匀速前进,果然走了不多久,当眼前再次出现山顶的时候,终于同时看到了彩色的经幡随风飞舞——那便是垭口了!我鼓励美美:我们马上到垭口了,加油!
       大约中午12点钟,我们冲顶成功

     当我们冲顶后,拍照留念,小分队人员彻底分散了,无法合影。于是准备下山,感觉也有点饿了,我们在垭口下的一块平台的大石头上坐下路餐。突然听见吆喝声由远及近,然后就看见托运物资的马帮的大队人马翻越垭口过来了,马帮的队伍浩浩荡荡。

   待马帮走后,我们又起身赶路,顿觉下山之路轻松了许多,暗自窃喜终于翻越了艰难的垭口,剩下的似乎是一马平川似的坦途。没想到我们是高兴得太早了,低估了后面的灌木丛。

      下得垭口,走过了一道山梁,领队阿杜赶了上来。我们询问他我们押后的三人消息。他说遇见他们三人时还未翻越垭口,正在垭口下方午餐,亮仔流鼻血了。三人的状态良好,慢慢走翻越垭口没有问题。由于到仙女湖后手机便没有了信号,徒步的全程是无法用手机联系的。
      杜哥三人走在后面也是趣事多多,经过一个又一个缓坡,王姐一路是不停的给他们讲话,在翻越垭口时,仍然是叽里呱啦。而杜哥和亮仔早已是气喘吁吁,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稀薄的氧气。也没有力气与精力说话,行走在崩溃的边缘。亮仔一心想,这个女人不得了,怎么精力那么旺盛?每翻一个坡,亮仔基本是靠手势与王姐交流。比如上陡坡是直上?还是Z字形的上?还是/斜上?

      我和美美下到第二个山梁时,眼前出现了碧蓝的海子——下日干措湖。沿途都有放养的耗牛与马匹在山坡上悠闲的吃草,慢悠悠的闲庭漫步。面对我们这群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没有丝毫的畏惧,无视我们的存在,该干嘛还是干嘛。反而是我们怕惊扰了这群山的精灵。下午太阳也出来了,阳光普照,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

   一直沿山梁向下日干措湖行走,沿途又遇到一拨反穿的驴友,大家相互鼓励:加油!快到山脚,带队的领队在前面指路,不能再向下走,而是要横着山梁向左边一直沿湖在一个又一个山梁上行走,直到到达下日干措湖尽头的湖尾扎营。而此时我无意间在脚下发现了传说中那块锈迹斑斑的铁牌,写着: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除了记忆什么都不要带走。这就是户外徒步、环保暴走的真谛!

   然后我们向左行走,走到领队所指的刚才马帮休息的地段,突然看不见前面行走的队伍与人影了。马帮在上面山坡上行走,我们是不能去走马帮的路的,因为那样会太绕路了。由于已进入了灌木丛地带,灌木丛有1人多高,又没有人带路怎么办?

   我们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等了等也不见有人跟上来。于是准备自己试着找路向前走。“路”的标准就是之前有马帮走过的马蹄踏过留下的马蹄印。

    在看不见湖尾的情况下,我们在灌木丛中越过一个又一个山坡,刚开始不时有马队在头顶上方的山坡掠过,还大声的互道“扎西德勒“。再后来四周都不见了人影,就我们俩人在山梁上踽踽独行。心下真的有点着急了,要怎样才能到营地?

    一路艰难地在灌木丛中穿行:前不见路人,后不见来者,念灌木之悠悠,独苍然而惶恐!这就是当时心景的写照。。。。。。

   突然看见先头队伍的人马在山坡脚下的湖边行走,顿时感觉有了希望也有了绝望——怎么才能下到湖边?相隔距离那么遥远,喊也是喊不答应的。突然感觉我们有被遗弃在山坡上的孤独与惶恐。
     我们在半山腰上,急着找方便下行的缓坡以便下到湖边,在山梁的灌木丛与杂草丛下行了约20米,突然又发现湖边的队员似乎又在找上坡的路,好似在向上行走。突然明白了,到湖边反而没有了方向感了,对目标所在与道路的选择没有了正确的判断,反而不如我们在山坡上对湖尾的目标看得真切,居高临下,朝着那个目标走便是了。如此一想顿觉释然了,反而变得轻松起来,对未知的前路也不感到茫然与惧怕了。这就应了那句老话:站得高看得远。也印证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然后,我们便从容地在无边无际的灌木丛中穿行,边走边感叹:杜哥三人走在队伍最后是幸运的,因为队伍最后有领队负责收尾押阵,有识路且有经验的人领路走灌木丛会少走弯路,不似我们自己找路,深一脚浅一脚,担惊受累!
    我们这边想像杜哥三人跟着领队走捷径,谁曾想他们仨遇到了一个当地的年青小伙儿引路,带着他们在灌木丛里上窜下跳:走着走着大石头挡路了攀上一人多高的大石,一会儿又是断头的悬崖折返又跳下峭壁另寻一条道。小伙子身强力壮加之又是当地人,把这灌木丛根本不当回事。可叹杜哥三人在高海拔地区已行走了6、7个小时了,早已是精疲力竭,还要经受这般折腾!于是他们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谴责带路的小伙儿:你把我们当成登山运动员在拉练吗?这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能不能好好走路了?

下午的天气很好,秋高气爽,秋色怡人,随手一拍都是美景。我的卡片机拍出来的效果都很不错!贪婪地享受这场大自然馈赠的视觉盛宴!

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雄鹰

    虽然知道怎样走到营地,但满山遍野的灌木丛仍然让我们走得苦不堪言,在能看到湖尾的山坡上,我们仍然走了近2个小时,才到营地。其间又过了三条小溪,在过第二条山涧小溪时,我在前面探路,一脚在石头上踩滑,差一点儿就滑入了冰冷的溪水之中,吓了我一身冷汗。看到营地走得哭,就是真实的写照。我们水杯里的水也喝光了,在溪水边灌上满满的一杯纯天然泉水——清澈、冰冷、甘甜。

营地在望了,加油。。。。。。

   我们俩终于在下午5点半到达了营地,从早上8点钟出发,我们走了9.5小时。而杨哥是下午3点钟到达的营地,全程用时7个小时。他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马帮才到。我们到达营地时,杨哥已把三个帐篷撑好,我们俩只是帮着钉了 一下地钉,感谢杨哥一路的照顾!

   营地风大,仍然很冷,我们收拾了一下,就躲到帐篷里稍作休息。杜哥三人到达时已是晚7点,全程用时11个小时。杜哥与亮仔终于坚持走完了今天的全程,体力已经耗尽并透支,全凭最后一股强力意志的支撑,已走到精疲力竭,走到濒临崩溃的边缘。为他们的坚持喝彩!为他们点赞!

   而我在晚饭后去伙房烤鞋子、等开水时在冷风中吹了十多分钟后,回帐篷睡下时感觉浑身发热,感觉发烧了!美美赶紧起身到领队处帮我拿了一粒退烧药服下,高原上感冒发烧可得小心了,很危险的事情。而后又喝了一些热开水,睡下后出了一身汗,终于退烧了,松了一口气!

D7 下日干措湖——西大滩——阿坝

     晚上在帐篷里听到外面好似下雨了,仿佛还下得很大,整夜也是迷迷糊糊的。第二天早上,我们还躺在睡袋里,就听见旁边帐篷里杜哥惊呼:什么东西?这么冰凉!原来他一觉醒来发现头上冰凉一片,帐篷好似进水了!紧接着亮仔也是一阵惊呼:我的衣服!我的衣服湿了!
      然后杜哥提议去伙房帮亮仔烤衣服,刚走出帐篷又是一阵惊呼:啊!下雪了!好大的雪!结果发现伙房昨晚已经被大雪压塌了!杜哥与亮仔的帐篷也快被大雪压塌了,所以才进了雪水。亮仔的秋衣裤被雪水浸湿,杜哥帮他烤衣服时,他一个人独自在快倒塌的帐篷里来了一张自拍,满脸的无助与惆怅,颇为自艾自怜!如他事后感言:果真是虐身虐心的第一次!

被大雪压塌的伙房。。。。。。

在大雪中的营地,远处是重新搭建的伙房

   旁边帐篷的女生请我们一起去堆雪人,她们把伙房的锅铲、勺子、盆子都拿来舀雪堆雪,玩得不亦乐乎。我们没有精力去参与,在帐篷收拾东西。他们四人在外面评说我们的帐篷都快被大雪掩埋了,门也给大雪封住了。姑且拍照留念一下。

  等到我们出帐篷时,外面果真成了一片冰雪世界,由昨日的秋景一夜之间就进入了千里雪原的冬季。

和美美在湖边来两张行侠仗义,行走江湖,论剑下日干措湖照

湖边的背影

      早饭后收拾行李,我们在湖边拍了好多照片,9点钟拔营出发。一行人在西大滩的雪原上行走,仿佛进入了茫茫的冰雪世界。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蔚为壮观,踏在雪地上,咯吱咯吱作响。

脚下的雪原在夏季山花烂漫之时就是一片花的海洋

还有不知名的小花盛开在雪地之中

     今天的路程很短,大约走了1个半小时,领队就说到了,很突然,大家都感觉到意犹未尽。11点钟在路边候车吃路餐,此次穿越圆满成功

    12点离开久治,回阿坝的车上随手拍了两张照片,很美!

    回到阿坝才下午3点钟,我们稍作休整,然后到阿坝的格尔登寺去浏览了一番。旁边的小河沟里,经幡之下,当地人正在冲淘什么?是淘沙金吗?

     阿坝的格尔登寺建于同治年间,距今有120多年的历史,是阿坝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

D8 阿坝——成都——重庆

     今天早上5点就从阿坝出发,一路畅通居然下午3点就到了成都。沿途随拍。。。。。

   回来后又开始忙乱了一段时间,像一只上足了发条的钟摆停不下来,每天仍然行色匆匆,匆忙的脚步与紧绷的神经在整理此行照片时仿佛恍如隔世。
   待到山花烂漫之时的年宝玉则,我们还约吗?

本篇游记共含10793个文字,1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好想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各种羡慕楼主呀!

2016-11-21 17:26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11-21 20:59

很棒的游记,好详细,仿佛又重新走了一趟,期待下一次的精彩!

2016-11-22 22:24

引用 tliny 发表于 2016-11-21 20:59:38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tliny:可以

2016-11-25 21: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沙漠胡杨 发表于 2016-11-22 22:24:03 的回复:

很棒的游记,好详细,仿佛又重新走了一趟,期待下一次的精彩!

回复沙漠胡杨:谢谢杨哥!谢谢你漂亮的照片与一路的帮助!

2016-11-25 21:4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