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长沙-秋

5
梓影 (合肥) LV.5
2016-11-20 14:27 55/1

      湘江北去源江远、衡岳南来地脉长。(出处:岳麓书院·对联)
      长沙并不很大,但有条江,有片山;江是湘江,把长沙从中间分开,分成了河东、河西;山是岳麓山,连绵在湘江西岸。
         游走在长沙其他地方并不觉得这座城有多好,唯有这江与山;湘江让城市有了灵气,岳麓山则让长沙有了文化底蕴,今天想说的长沙的秋,只想说两棵树,一棵樟树,一棵银杏树。
         但要说树,却又绕不开江与山,光凭这一点,就让人从逼仄的城市中觉出一丝亲切;岳麓山属南岳衡山一脉,是72座峰中最后一峰,山高300米,枫林成荫,古树环绕,山上有岳麓书院、爱晚亭、古麓山寺、云麓宫。
         第一棵树是岳麓书院里那棵815年的樟树,树近有四层楼高,与地不在垂直,倾斜约有30度,树根部还缺失了一大片树皮,后人只好用铁皮将之补齐,并刻上仿制的纹路,让树看起来更加完整;长沙的秋多雨水,不怎么见阳光,树上布着青苔,枝桠岔开之处,又往往长着几株小植物。“我以地为生,汝以我为生”,还有攀在枝上的藤蔓植物,和樟树翠绿的树叶一同分享阳光。
        樟树在秋天几乎不落叶,浓浓的秋味在这株大树上并无太大体会,但某君一句:我站在这株八百多年前的古树前,渺小的如同一粒尘埃。说者或有戏谑之心,听者有意,八百多年前,中国还处于南宋朝代(1127-1279),很难去想象这株大树还是一粒种子的时光;他破土发芽那天的夜空中,离地球八百多光年外的那颗不知名星星发出的光,今天终于到达地球,这或许是你我的第二层联系,第一层联系就是我现在仍仰头望着你。

        第二棵树是云麓宫里的那棵710年的银杏树,他静静地长在断层边,在岳麓山山顶上俯瞰着这座城市,这一方天地里,秋天是黄色的。
        我追随着对银杏的印象上山,历经了两个小时的跋涉才终于在雾气缭绕中看到你,树的胸径1米,高30米,树下每寸地方都布上了银杏叶子,明晃晃的黄色,却不突兀,和黑黝黝的树干一起完成了美丽的构图。
        我在地上仔细的搜寻着落下的还算完整的叶子,把一片拿在手上,叶片上天然的缺口,细细的纹路都这么美丽,忽然觉得,仿佛这就是秋了,银杏大树和这落下的叶子就是这方天地里秋的实体。
        我为你而来,早就知你不言不语,但还是觉得心里有默默些伤感,说不清来路,或是感深秋,或是强说愁。我来不来,你都在,我走不走,你都在,但这一刻,我们命运相接,我站在你树下听身边的人说话,听树叶叠加腐烂的气息,是不是也听到了你如烟的歌唱。

(后两张配图是朋友所拍,去的稍晚些,银杏叶已经落的快要尽了)

本篇游记共含1089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美图!求美文!

2016-11-21 18:1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