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The Overland Track【连载中】

这是我们第一次,涉足荒野。

小小的邀稿,让我打开那个藏在硬盘深处的文件夹,翻开塔斯马尼亚的那个冬天。我们人生的第一次徒步,第一次多日徒步,the Overland Track。

故事要从2014年的5月说起。那时候我大二,对待课业算是努力,但学期过半难免疲乏。一日,内心烦闷,心里有一种要挣脱的冲动,想颓,想疯,忽然“徒步”这个词闪过脑海。当时20岁的我一生只待过三个地方,广州悉尼和老家福州,对户外运动完全没有概念——除了偶尔的慢跑。打开浏览器,直接搜索“澳洲 徒步”,结果第一项是澳洲旅游局的中文站,里面赫然把一条叫Overland Track的徒步道标于首位,说是“名列世界遗产的荒原”。我说“好吧,就它了”。做决定的过程前后不超过三分钟。

从那天开始,这个念头在心里挥之不去,在网上找了很多攻略,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老头冬天solo的视频。那段时间,每次想到“荒原”、“雪山”这些词,总会多分泌一丝肾上腺素。暗自地已经下定决心,但是一直没有开始行动。这时候故事的另一个主角登场了,Vincent。在雅思补习社认识的朋友,后来到了同一个大学,吃过两顿饭的关系。我也没有寒暄,直接开口,“塔斯马尼亚的荒原,寒假,你要不要一起”。他没有敷衍我,说让他考虑几天。我把网址发了给他,也没有继续给压力。几天后他居然就答应了。

着手准备,才意识到这不是一趟轻松的旅程。Overland Track,位于澳洲南部岛省塔斯马尼亚内陆,全长82公里,起于摇篮山,止于圣克莱尔湖,横亘于千余米的亚高原上,沿途主要是草原和丛林。作为一个国家公园,它提供了最基础的设施——明确的路标,供每晚下榻的小木屋,还有雨水箱。换言之,我们的食物,煮食物的炊具,炊具用的燃气,都要自备。其他装备还有像睡袋、帐篷、雨衣、靴子、头灯这样的,各种各样的东西,以满足基本需求,应对极端天气。另外一个困难是体能,每天背着二十公斤的包走十二、三公里,还不是平路,这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很夸张。

做准备下了很多功夫,我们把从家里到山里的每一趟飞机公车汽车都规划好预订好,把山里每一天的三餐和零食按量配齐,自己混麦片奶粉做成一个个小早餐包。那两个月我们还每周坚持跑海岸,十公里十公里地跑——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是高中毕业后几年里,身体最好的时期,之一。

还有个小插曲。当时我们爸妈真的吓得快要飞来悉尼了。我们还事先谈论了,说父母肯定担心,所以我们把资料都准备好,装备都买好了之后才跟父母说的。但是还是经历了一番交锋,特别是Vincent的爸爸,天天给他发公众号,“徒步大学生墨脱失踪”、“徒步绝对不能做的十个找死动作”……

好了,定了七月十四号上路。

飞机,巴士,一个叫Launceston的小城,住进背包客旅馆。翌日坐上塔斯马尼亚的环岛巴士,三、四个小时之后,到达了Overland Track的起点。一条公路通往国家公园的入口还有外面的世界,两侧各是一个小停车场和起点的标志。望进去是一片矮灌木丛和几座山,一条木板路向山中延伸。

兴致勃勃地上路,我们都很兴奋,不过20分钟左右,身后的停车场已经看不见了,只剩脚下的一条木板路,还彰显着一丝文明的痕迹。行程不算艰辛,木板路走了大概两公里,地势开始爬升,渐渐的脚下植被稀疏了,露出黑色的土石。这段路上时不时有轻装的游客,气氛还是轻松的,最后一个陡坡,配着铁索,踏上崖顶之后,我们才明白旅游局广告里说的“荒野”是什么意思。这是一条山脊,地上还有大片的积雪,零星的水池结着薄冰,两公里开外就是摇篮山,雪已融尽,天是湛蓝的。我还记得当时天很安静,没有一点风声,我们在沙石地上嚎叫,用脏字抒发着内心的震撼——后几天也有雪地高山,风景甚至更极致,但这种震撼再没有过了。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我们沿着山脊,走过草原丛林,直到夕阳把摇篮山的侧腹照成橘红,我们还没到达第一天的终点。最后一段下山的路,天已黑全,碎石堆成的台阶上结着一层冰,想应该是雨雪水流过了这里又被冻起来。我们打着头灯,撑着登山杖,一点一点往下挪,脚下是没有摩擦力的,仅是艰难的保持着平衡,Vincent很有担当地在前面开路,有一跤摔得把指甲带了下来。现在回想,我们应该坐着下山的。

小木屋的夜晚很有安全感。它建在山脚的林间,有十几个床位,上下是木板通铺,要用防潮垫和睡袋。后方有一个简易厕所,所有排泄物都收集在大铁球里,定期有直升飞机来回收。室内有一个炉子,开了之后两个小时会自己关。还有一个收集雨水的水箱供烧水吃饭,但是水龙头总会冻住。我们到达木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树林里的一团黑影,除了月光和头灯没有任何光线,但能听到屋里传来的人声。第一夜匆忙解决了晚饭便睡下了,完全没心情打量这神奇的小屋。一夜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呼噜声,第二天大概5点时候已经有闹钟开始响,那些一天20+公里的大神准备要出发了。我们按部就班地走第二天只有5个小时左右,Vincent还在睡,我去后院拍了一下挂满白霜的灌木丛。

大概7点,我们吃完早餐,洗了碗,捡好行李,还在木屋里荡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出发。出门一看发现我们身在一个山谷里,回头还能看到昨天下山的路,阳光已经灌了进来,植物上的雪看来是短时间融不掉的。

我们的荒野大冒险正式开始了。(未完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eviously on 荒野处女秀:冲动的决定,我和Vincent的“荒野处女秀”在期待与忐忑中开始。第一天有震撼的雪景,有凶险的冰面,最后两人在夜色中疲惫地抵达“瀑布谷小屋”,度过山里的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的行程,从瀑布谷到温德米尔湖,7.8公里,预计3.5小时。身体还不太适应二十余公斤的负重,肩膀也被勒得发疼。所幸第二天的行程很轻松,一路是稀疏的树丛和草原,除了前后的些许海拔变化,基本没有起伏。

虽然昨天白天已经看到了地面上的冰,但它们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还是在天黑后颤颤兢兢的下山。此时笔者忍不住要描述一下这让我们摔了很多次的“水晶阶梯”。路,这一整条Overland Track,基本上是蜿蜒在山里林间的一条长径,不到两人宽,除了少许的困难路段有铺设木板——或一些离人迹近的,方便建设的地方——其余皆是由砂石土草等元素组成的自然路面。千米的海拔,没有多少树木的遮掩,这条小径直接面对风雨还有低温,水汇入小径,被冬夜冻死,变成一条小冰河。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半人造的石阶更可怕。也许是为了防止土石顺流而下,在许多坡度上,人为地有竖着一些木板,拦截泥石,形成一级一级类似阶梯的模样。但是在塔斯马尼亚的冬天,雨水被木板囤积在阶梯上,一夜过去便冻成一大块完整的冰块,变成名副其实的水晶阶梯。许多时候我们只能躲开冰面,踩在路旁的灌木丛上,才能找到一点摩擦力,然而第一天下山的时候,不巧正是植被太高,只能直接踩冰面的时候。

一路前行,身边多是齐膝的稀疏灌木,偶尔会路过几丛矮树,顶着一团绿,或者索性只有枝丫。随着地势升高,视野逐渐开阔,可以看到平坦广阔的山脉上,散布着许多冰川运动留下的水池——尺寸还不足以称之为湖。

来到了一片开阔地,理性地想这里应该是山脉里某个平坦的部位,可能是山脊也可能是山鞍,不可知,肉眼可见的只是前后左右都没有了东西——没有了山,只剩下蔓延到天边的矮草。脚下一条木板路通向前后的远方,颇为神奇。也是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信号,哦对的,我们是做好了与世隔绝的准备,事先告知了家人朋友,也已经确确实实超过24小时“不在服务区”。不记得是谁发现的了,反正我们当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妈打电话,我还记得我妈很开心,我爸如常的很酷。趁着Vincent跟爸爸妈妈奶奶报平安的时候,我结束了通话,上朋友圈刷了一会儿屏,还看到有人发了一张启德雅思班的合照,那是我和Vincent认识的地方,多奇妙的巧合啊。事前准备的时候我们都如临大敌,现在突然重新跟人类世界取得联系,我们都有点舍不得走,多想就坐在木板路上耗够两个小时再动身,但是不过20分钟,就看见天边一个方阵的乌云压了过来,无奈只好起身出发,好像我给我妈发的照片还没传完——虽然最后也没下出雨来。

走到一个岔路口,通往观景支线,公园慷慨地建了一个小平台,这里,是今天的第二个小高潮,我们跟乌鸦邂逅了。坐在平台上,从大包里掏出零食,什么葡萄干腰果香肠士力架之类的,徒步术语里把这叫“路餐”。旁边放着一个别人的大背包,是我们的solo大叔轻身去逛支线去了——这个大叔跟我们的日程完全一样,每晚都睡同一个木屋,故事后面他还会频繁出场。放下手里的葡萄干,Vincent起身往下面的小湖走去,看起来很享受不背包走路的感觉,毕竟20公斤嘛。过了一会儿我也往他走去,距离我们的背包越来越远。这小山腰没什么风,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听得见,大概走了有二、三十米的时候,就听到扑翅膀的声音,乍一回头,发现一只肥大的乌鸦已经盘旋着逐渐接近我们的背包。背包的拉链敞开着,刚才的零食也都毫无防御。攻略里明确的强调过野生动物有多丧心病狂,但是,亏还是要自己吃一遍才知道痛啊。Vincent还在玩湖,我看着它,愣了两秒,它已经降落在我们的背包上了,我还心存侥幸,喊了一嗓子想说吓跑它,结果它居然没搭理我!我撒腿就往回跑,边跑才来得及边跟Vincent解释。幸好这大黑鸟只是小偷,不是强盗,我们的零食也安然无恙。我把东西收好,拉链拉好之后,继续在小平台上休息,它还不死心的在附近盘旋,但终究没有再靠近。

说到被野生动物偷/抢食物的经历,后来的旅途,像South Coast Track或麦里浩径,我碰到的小袋鼠和猴子都比这乌鸦要高明得多,不过作为初体验,姑且花些笔墨描述这大黑鸟倒也不为过。

后来的行进也就乏善可陈,类似的景观,轻松的旅途,我们在下午天还正亮的时候抵达了今晚的小木屋,温德米尔小木屋。旁边还有个同名的温德米尔湖,没啥特别的,深蓝色的湖面,看不出来结了一层薄冰,我们很幼稚地用登山杖戳了好一会儿。在快到小木屋的时候还碰到了另外两只野生动物,一只小袋鼠和一只袋熊。这里提到的袋鼠,跟大家印象中的袋鼠可能还不太一样,它们叫wallaby,是一种澳洲小袋鼠,大概只有四五十厘米高,没什么攻击性。而袋熊,则也是另外一种神奇的小生物,反正我是这一趟才知道还有这种动物。它矮矮胖胖壮壮的,很害羞,见人就跑,听说力气很大,面相跟考拉有个三分相似。

早早的到达了目的地,我们放下包,休息了一会儿,便出发为明天作些许的探路,因为Day3的行程有16.8公里,我们想天亮前就出发,而“冰”和“夜路”是我们这两个新手很紧张的一些元素。后来也证明,我们的谨慎完全不多余,Day3是整趟Overland Track,最艰难的一天。

本篇游记共含4508个文字,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11-20 15: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11-20 16:05

引用 刘冠廷 · tǐngtíng 的图片:

2016-11-20 16:46

引用 刘冠廷 · tǐngtíng 的图片:

2016-11-20 17:51

引用 刘冠廷 · tǐngtíng 的图片:

漂亮,

2016-11-20 17:51

真美!

2016-11-20 19:03

2016-11-20 19:4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2016-11-20 20:1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2016-11-20 21:19

谢谢楼主的用心分享,介绍的这么详细,参考做攻略都省心很多了

2016-11-21 09:54

引用 ben021005 发表于 2016-11-20 17:51:27 的回复:

漂亮,

回复ben021005:谢谢~~

2016-11-24 19:2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