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登嵩山记》

7
weizi12 (南京) LV.3
2016-11-20 21:17 105/1

    说到嵩山,必提少林寺。其实,嵩山不只是少林寺有名,武则天登嵩封岳也青史留名,登封县名由此而来。
    嵩山,由太室山和少室山组成,各36峰,峰峰有传说,岭岭藏险峻。方圆450平方公里,东西绵延100余里,西临洛阳,东连郑州黄河、洛水、颖水环绕。
    太室山主峰峻极峰,海拔1492米。公元696年,武则天峻极峰登坛封禅,使得嵩山成为泰山之外第二座被封禅过的山岳。
    少室山主峰连天峰,海拔1512米。少林寺就位于少室山五乳峰下,而近些年来火热的三皇寨则深藏于瑞应峰下。
    《诗经》赞嵩岳,“嵩高惟岳,峻极于天”。古代帝王巡四方拜五岳,东岱西华南衡北恒中嵩,汉宣帝时期确立了嵩山的五岳地位。
    五岳来源于山神的崇拜,经五行观念的演变,受巡狩制度的影响,成为封禅活动的产物。嵩山身处华夏文明的摇篮—黄河流域的核心区域,这是历史渊源;又依托于天下之中千年古都洛阳—京畿之地,这是地理优势;同时,嵩山儒释道齐全,各领风骚,这是文化底蕴。这些因素促成了嵩山中岳地位。而峻极峰、三皇寨的自然风光,少林武术的盛名,进一步巩固了嵩山五岳之名。嵩山的精华还远不止儒家净地嵩阳书院、释家名胜少林寺、道家圣地中岳庙,还有北魏的嵩岳寺塔、法王寺,汉三阙,元代的观星台、会善寺,各自有着不同的地位与历史价值。
    如果说太室山是道教圣地,那么少室山就是佛教名山。嵩山八景十二胜七十二峰,直勾勾地把人带入“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境界。

一、登峻极峰

    登嵩山,就是东登峻极峰,西攀三皇寨。
    峻极峰有东西中三个官道入口:东路卢崖瀑布,西路法王寺,中路嵩阳书院。对外地驴友来说,最佳线路是法王寺上,嵩阳书院下,下山后再游中岳庙。这种组合最大特点是重要古迹一个不漏,卢崖瀑布线路就作第二次登太室山的选择吧,毕竟枯水期太长难见胜景。
    郑州火车站对面的中心汽车站乘车到登封汽车总站比较合适,而洛阳火车站对面的一运汽车站乘车到登封最为规范。登封县汽车总站可先乘1路公交,在市标站换乘2路公交再到嵩阳书院。嵩阳书院距售票处很近,大约300米。法王寺距售票处约3.2公里,景区售票门写2公里到法王寺,切莫上当,这个距离标注与实际有出入。卢崖瀑布则在太室山东南角,离嵩阳书院很远,2路公交韩村方向在陶瓷厂站下,还有4公里才到卢崖瀑布景区大门。
    如果从法王寺上山,嵩阳书院就是下山  最后一站,而嵩阳书院是宋代四大书院之一,曾是北宋的理学中心,以程颢、程颐、司马光为代表,与王安石变法分庭抗礼。司马光就不用介绍了,中国人谁不知道“司马缸砸光”的故事呢。程颢、程颐是谁?还记得《千家诗》里开篇那首“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吗?这首诗就是程颢写的。程颐,就是成语“程门立雪”中杨时所拜见那位高人。程颢程颐兄弟俩同为北宋理学创始人,著名哲学家、教育家、诗人,属于朱熹的前辈。
    嵩阳书院里有两样东西让我惊讶感叹。首先就是那棵4500年的柏树,历经那么久远,依然枝繁叶茂,生命力如此顽强,真让人刮目相看。第二件感叹的就是大唐碑,雕工圆润浑厚,字体遒劲雄健,一展大唐盛世大家风范,不过这座碑文是臭名昭著一代奸臣李林甫撰写的。
    法王寺为汉明帝为摄摩腾、竺法兰译经所建,规模宏大。从山门到金刚殿,再到天王殿、大雄宝殿、地藏殿、西方圣人殿,最后到藏经阁,七进院落,占地90亩。大雄宝殿前是登封八景“嵩门待月”最佳观赏地。法王寺号称“嵩山第一胜景”,这个不好说,但是法王寺有两处绝景最值得看,一处在院内,一处在院外。院内是两颗古银杏,历经两千年,到深秋季节,晴空朗朗,金黄的银杏叶落在地上,一派金秋祥和静谧幻景。院外是北魏时期的嵩岳寺塔,这可是我国著名的古建筑,十二边形密檐式砖塔,为我国这类砖塔孤本。
    借登山之机,观文化古迹,览五岳名胜,运动同时也增长了见识,乐此不疲。
    虽乐此不疲于见识,但太室山台阶还是很唬人的,大约5000多级台阶。我是从嵩阳书院开始登山的,嵩阳书院右侧有登山步道,穿过游仙桥,等到了太室山广场才知道,原来这里才算太室山正式入口。
    老母洞离太室山广场并不远,10分钟路程。金壶峰下老母洞倒有几分气势,一段陡峭台阶直通山门,两旁松罗密布。老母洞还供奉着太上老君,又叫老君洞。嵩山被道教尊为三十六洞天之第六洞天。听起来蛮厉害,实际假借名胜敛财罢了。
    出老母洞,再入登山步道,过逍遥亭直上,台阶渐陡,但还有平台可缓冲,逍遥亭转角处已初见太室山雄姿。放下背包,休息片刻,快干内衣湿透,风一吹,凉得不敢贴身。本来从逍遥亭到峻极宫用不了10分钟,可我用了20分钟,因为误导,从观音阁出口进观音阁小路,路标上写36米,实际360米都有。走到观音阁后墙,赶紧返回,这诚心浪费我体能啊。
    过逍遥亭,台阶之上就是玉柱峰下的峻极宫。当时很奇怪,峻极宫为什么大殿挂着“安阳宫”匾额?查度娘才知道,安阳宫原来是供奉无极老母的意思,难怪山顶也有个安阳宫。峻极宫后有块巨石,因像船,于是被称作石船。这座石船本是看石头节理的,可惜不懂,忽略,沿石船旁台阶继续上行。
    到聚仙亭,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坐下来休息下了。聚仙亭是个两层亭阁,四周群山环抱之间大有“空谷幽兰独自香,任凭蜂妒与碟狂”之意境。阳光灼热地照在山尖,像泼水似的贴着岩壁顺势流进山间。运气不错,连日阴雨,今天阳光灿烂,倒像好久不见的老友,格外亲切。若不赶时间,真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再累也只能稍加休息,继续前行,远处弯道处一挂壁楼阁引我入胜,走近才知这就是中岳行宫,当年武则天登顶封禅的行宫吧。凡是大山里有几处这样贴壁而起的高大楼阁,都显得几份雄伟有气势。借用王勃赞滕王阁的诗改编一句:阁中帝王今何在?槛外幽谷空足音。
    转过中岳行宫,是一段无限长的忽而笔直忽而弯曲的陡峭台阶,直达天梯回廊。路的西面,屏风似的金壶峰一直陪伴每一个登山者。站在天梯回廊前张望,金壶峰峦之上,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淡淡薄云,远处山林虽说不上多么鲜艳,却也是层林尽染,红叶点点,有的枝头还露出少许黄叶,再夹杂着干枯的树枝,红的绿的黄的还有岩石的白色,可谓色彩斑斓,突显山峰郁郁葱葱、俊秀挺拔。
    走出天梯回廊,是笔直陡峭的天梯石阶,全程强度最大的一段。路上,可见少室山峰的身影:蓝天白云下,远处少室山峰隐约可见,显得格外高大雄伟,多像天宫里的仙山啊。
    到了三皇口,简短进食,继续上路,最后一段路近在咫尺,却又觉得远在天边。明明觉得就要到顶,但不得不停下来调整呼吸三四次。这段平缓的台阶,走起来依然很累,很累。沿途看到天爷庙,看到女娲殿,看到登封坛,最后看到了峻极峰顶那块坐在一群无聊人屁股下的石碑。

    总用时4小时,算慢的,但也算满意的。我可以爬上一万级台阶的华山武当山,也崩溃又圆满地把五台山走完,眼前这五千多级台阶爬的还是显得那么吃力。究其根源,还是和没休息好大有关系。为了节约,火车硬坐了将近7小时,接着马不停蹄从郑州赶到登封,再从登封走到客栈,接着坐公交到嵩阳书院,连续折腾了将近10小时。体能储备不足,所以爬的吃力多了。我相信自己,要是休息足了再爬一次,肯定3小时左右可以到顶,而且下回会把护膝、登山杖都用起来。这次算自己懒到家,背包里护膝、登山杖都有,却没用。据说,大多数人3小时登顶,极少数人2个半小时就能登顶。更有甚者,见一报道,说一个民工在太室山修道八年后,一个小时就能登顶。仅仅说说,没比头,第一次登少室山,能这样已知足,起码没崩溃,起码登顶成功,起码从没放弃。登过很多名山,深深感到,千万别小瞧海拔一两千米的大山,黄山庐山泰山张家界等等,哪个不是这样。
    登上山顶,晴朗的天空,灿烂的阳光,心旷神怡,远望:山峦连绵,缥缈俊伟,近观:红叶点缀,高山嵯峨,绝壁峭岩,林木苍莽。远处古亭突兀,似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格外显得秀丽挺拔。朗朗秋日,如此壮美峻岭,觉得很值,不枉特地千里迢迢来登山。
    登泰山时我曾想,古代帝王到底是怎么到山顶的?那时总以为帝王们那么膜拜封禅,一定自己走上去的,正好秦皇汉武都是英武过人的马上皇帝,迷惑了我一下。今日看看峻极峰,再看看武则天,答案终于找到,坐轿子的。轿夫一定非常辛苦,因为我路上遇到两个挑夫,抬的不知道什么,类似寺庙用的纸,爬山非常吃力,看的说不出该是怜悯还是帮助,真帮助,也没那个能力,其中一个我还和他聊了会儿,等我下山时,他们才走了一大半。真是挣的苦命钱!古代劳动人民抬武则天应该比现在的挑夫更辛苦吧,毕竟那时的路不会有现在好。
    清人说五岳,泰山如坐,华山如立,恒山如行,嵩山如卧。为什么嵩山如卧,传说峻极峰如睡卧的女娲。这样说多不好啊,我岂不是从女娲身上踏过?赶紧下山。
    体能耗到极限,下山悲催的腿都打颤,只好取出登山杖用起来。好在2小时就沿原路下山。本想拖着疲惫的腿去嵩岳寺塔,结果一段半小时的平地一走,小腿肌肉绷得太紧,脚一落地,钻心的疼。走到岔路口,听说还有四五里地,立马泄气,直接选择坐车去了中岳庙。等公交时双腿都站不住,又没地方坐,腰酸背痛小腿涨脚底疼,真够狼狈的。
嵩岳寺塔下山道在天爷庙前,据说道路情况和嵩阳书院差不多,时间也差不多。这条路没走成,一来是我累得不想认真找下山路,二来因为没细心观察到,又没人问路,所以选择了原路。等问清楚嵩岳寺塔下山路,又累得不想再多走半小时回头路而放弃。嵩岳寺塔没去挺愧心的,但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安慰自己只要登顶成功,其他都是过往云烟。总不能什么都那么完美,维纳斯不还缺胳膊嘛—阿Q下吧。

    出山后,搭乘2路公交,去了趟道教圣地中岳庙。
    中岳庙,背依黄盖峰,面朝玉案山,西靠望朝岭,东连牧子岗,群山环抱。院内建筑众多,布局严谨,红墙黄瓦,金碧辉煌。最早始建于秦,原本是祭祀山神地方。随着祭祀山岳制度的消失,逐渐转变成皇家道教场所,而且成为五岳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道教建筑群,占地165亩。中岳庙,有皇家规制的中轴线,显示其帝王对其偏好。十一进院落,错落有致,有殿、宫、楼、阁等三十九座建筑,还有碑刻、古柏穿插其间。从正门牌坊起,中华门(即名山第一坊)、遥参亭、天中阁、配天作镇坊、崇圣门(即财神殿)、化三门(即文昌殿)、峻极门、嵩高峻极坊、中岳大殿(即峻极殿)、寝殿、御书楼,侧面还有东南西北四岳相称。
    中岳庙虽建筑宏大,但就道教建筑本身而言,与武当山道教古建筑群比较还是远远逊色。武当山古建筑不仅规制高,更重要是气势如虹、结构精妙、天人合一。一家有一家特点,记得龙虎山天师府的牌坊就很独到,石雕技艺出类拔萃、独霸群岳。也许中岳庙的建筑形式就是中原道观建筑特色吧,什么特色?我以为就是占地面积大、建筑内容齐全。
    太室山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大山肯定不止法王寺、嵩阳书院、卢崖瀑布三条入口,这三个入口仅仅是现在的官道,还有一种驴友爱走的登山野道,虽可以逃票,但要么危险,要么特别艰苦,选择要格外慎重,没有熟悉地形的强驴或当地人带领切莫乱入。嵩山这些年恐怕有不少驴友被困山中过吧,出行安全要绝对放在第一位。
    这里提下有特色的四条野道,分别是武则天登山道,汉武帝登山道,乾隆帝登山道和徐霞客登山道。这四条道的前三条均为御道,也就是当年的官道,只是现在人用新官道替代罢了。而徐霞客是大登山家,他以勇敢的科学探险精神摸索出来的道向来很难。
    武则天当年登山封岳,从嵩阳书院进逍遥谷,过野猪坡,经老母洞而登顶,这条道基本与嵩阳书院新官道一致,只是老母洞前段从野猪坡林子里穿越与现在新道不同罢了。这条道现在是逃票好线路,避开了太室山检票口,在没人检查的老母洞与现在官道汇合。
    汉武帝当年巡山拜岳,从万岁峰东侧直上,徐霞客游记里还提到过这条当年还是正规的官道,现在荒废了。这条道没细致研究过,应该还能找到一些汉武帝登山痕迹。
    一生爱好游山玩水的乾隆爷,清明开朗,很有资格封禅却不墨守成规,祭而不封,从中岳庙后山的黄盖峰北上,经青岗坪转入卢崖瀑布登山线路,渡铁链峡及顶。这条道现在还可以给驴友用。
徐霞客登山向来都很独到,他是从金峰玉女沟入,过大铁梁桥,登高崖,过白鹤观,最后登上峻极峰顶。这条道虽是捷径,但崎岖难走,有断崖。这些都是他《游嵩山日记》里的描述,仅作了解吧,很多地名我是找不到,好像当地旅游部门正着手摸索吧。
    游完中岳庙,一天行程终于结束,可以  拖着疲惫的硬腿,回到宾馆洗洗就睡了。太累了,累得已没心思考虑次日行程,起床再说吧。这真是“风尘苦旅苦中作乐,翻山越岭其乐无穷”。

二、登三皇寨

    爬完少室山才明白:太室看人文,少室看风景。
    可能有不少人会质疑这种说法,他们会说,太室山人文比少室山多可以认可,但三皇口到峻极峰那段山顶风光很好看啊。可我明确地说,单从风景指数来看,少室山比太室山好看得多。如果不是登山乐趣,更多人宁可只去三皇寨而不爬峻极峰。再说,太室看人文,并不是否认峻极峰风景,而是这条线更多是一个个人文景点串联起来。就像少室看风景,也没否认少林寺人文不足。少林寺的美名难道不是嵩山的文化符号了吗!太室山即使去掉峻极峰山顶的自然风光,武则天封禅的光环不依然是整个嵩山的靓点吗!嵩岳寺塔建筑形制不依然镌刻在中国古建筑史里吗!汉三阙不依然是古礼制、石雕艺术的珍品吗!而少室山风景连同少林寺大名,时至今日也无愧于五岳名山之列,正因为少室美景有别于他山的险奇特,还有不少人将嵩山和少室山名称混为一谈。
    徐霞客说“嵩山是天下奥,少林险奇特。不到三皇寨,不算少林客”。总觉得这句话不能让我心服口服。嵩山奥,可以理解。奥在哪?奥在少林,奥在封禅祭祀仪轨,奥在儒学渊源,奥在三阙造诣、嵩岳寺塔古老等等,简单地说,就是奥在灿烂的历史文化。而嵩山风景用险奇特倒很贴切,为什么用在少林?连天峡谷和三皇峡谷之美以三皇寨为最感同身受。虽然我很敬佩徐霞客,但绝不随意依附他的言论,于是把他那句诗改为:嵩山天下奥,少室险奇特,不游三皇寨,不算少林客。这是个人理解,一家之言,只当抛砖引玉。
    少室山有南北两个官道入口:北口在少林寺,南口在三皇寨。登过少室山的驴友几乎众口一词,三皇寨进,少林寺出,但这仅限登山爱好者,毕竟三皇寨好汉坡486级台阶足够吓退很多不爱登山或不便登山的老人。少室山有条少林索道,当地旅游部门瞎宣传,说这条索道是到三皇寨的,闹的很多不知情的游客坐上来就上当。少林索道上站到三皇寨中间连接的是连天大峡谷,上上下下步行在三皇栈道和连天栈道,单程就得1.5—2小时,来回要3、4小时。试想,连山都爬不动的游客,这3、4小时不是要他们命吗?难怪几乎所有坐过索道的游客都大骂少林景区管委会不地道。而政府机构对这种乱象不闻不问,不举报就不主动监督改善,正是沆瀣一气,龌龊。
登封县城到三皇寨,在登封汽车总站乘3路公交到底站耿庄,耿庄到三皇寨景区入口还有9公里,除了私家车没有其他交通了。包车吧,一般一辆车40—60元不等,讨价吧,人多(一般达到四人即可),每人10元也是可能的,单人30元算照顾了。
    登少室山,线路单一简单,无岔道,一条道从头至尾。一进三皇寨检票口,那笔直陡峭的台阶绝对称得上是下马威。少室山无需登顶,登顶也无正规道,虽然连天峰海拔1512米,但游客步道最高处是海拔1130米的连天吊桥,因此难度比太室山低。太室山精华在连天大峡谷和三皇峡谷这段,强度在一进三皇寨入口的那段好汉坡,剩下路是平缓的上上下下台阶,而梯子沟大多平缓的台阶,只有接近索道上站那一段台阶算是梯子沟路段最陡峭山路了,但毕竟很短,无法与好汉坡相提并论。梯子沟就是少林索道上站到山脚下那段林子,几乎无风景可看,除了杂乱的树林,就是上上下下的游客。
    经过一夜休整,加上自我重视与保护,护膝缠好,登山杖拿在手里,我仿佛疯了一般,从进三皇寨开始,到塔林结束,竟神奇般3个半小时就走完了全程。这个速度绝对属于快的,大多数人4—6小时。中途仅仅放下背包休息过两次,第一次,爬上第一段好汉坡,为了脱衣服,不得不放下背包;第二次,到索道上站,为了喝水,不得不放下背包。其实,不是走完全程计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走的挺快的,走的时候并没介意,以为正常速度呢。那时用30分钟到南天门时,我还算计,一般到南天门离顶就不远了,而这个南天门可能不是我理解的南天门,三皇寨还很远很远呢。毕竟第一次爬少室山,不知道景点距离远近。本想坐下来休息,可转念一想,下面的还很长呢,赶紧赶路吧。于是在那个南天门石牌坊转角空地,噼里啪啦拍了些照片,转身上路。可10分钟后,当三皇寨禅院完全展现在眼前时,我惊讶:这就到了?这是那个很火的三皇寨吗?是呀,和图片里看到的一摸一样啊,可怎么这么近?是不是上面还有一处三皇寨上院?将信将疑,又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昨天爬太室山太辛苦,不得不收住兴奋,边走边拍边看。在禅院里遇到一帮当地退休的老登山友,边走边聊地告诉我,按我速度还有两小时就可以到山底了。直到连天吊桥,我才真正解开疑惑,借助美景,立马兴奋起来。
三皇寨是一座依照遗留古迹重新修建纪念天、地、人三皇的佛教禅院。由于挂壁而建,又依托瑞应峰一处台地采用嵩山特产的朵岩仿北魏风格垒建,因而格外有气势。这气势在禅院里感觉不明显,走到吊桥回望三皇寨,简直就是“三皇高阁临渊谷,石寨钟鼓罢鸟鸣”,“飞霞照绝壁,宝塔观日夕”。“少室众峰几峰别,一峰晴见一峰雪”的“少室晴雪”景观是不是就指这里?“云间石寨近青天,缥缈飞阁千尺连”,历经千年物换星移,三皇寨胜景不负少室盛名。
    徐霞客评嵩山:少室嶙峋,太室雄厉。一语中的、顿开茅塞,不愧旅行大家,地理大师、文学造诣深厚,语言犀利准确。怪石嶙峋形容连天大峡谷再合适不过。在这里可以看见少室山独有的险奇特地貌特征,这里的朵岩形容不出什么颜色,有的白里泛黄,有的白里微红,总之看起来乍白还黄,黄中泛红,显出几份典雅,绝壁峭岩格外俊秀挺拔,连栈道的台阶蜿蜒曲折高低错落都显得那么富有美感,加上栈道悬空于绝壁之外,只有用险峻俏丽来形容了。而书册崖像巨大的一页一页合起来的一本本书籍,陡峭险峻,危峰兀立,赏心悦目。我可不可以形容为像手风琴,而演奏的曲目是不是和班得瑞的“寂静山林”很配?
    过了索道上站,进入梯子沟,步态轻盈,想跑下山的感觉,昨天今天登山两重天。不过有意思的是,到了山脚停车场,开始走平路,两条腿又觉得重起来,脚踩地面有些疼,这种现象直到三天后才真正消失。毕竟走石阶山路,对膝盖和腿还是影响很大的。
    路过少林寺景区,看了塔林、去了初祖庵,当然少不了看少林寺常住院。当进少林寺山门,被眼前四颗高大茂密的银杏树震撼到了。正值深秋最浓时节,银杏叶被艳丽的阳光照得金黄金黄,把整座小院覆盖在童话般的仙境里。幸亏不是菩提树,不然会不会说神木祥瑞、佛祖显灵?
    这是第二次来少林寺,面对全国各种大大小小寺庙道观疯狂敛财,忽然觉得少林寺没有单独售小门票?看来释永信还挺地道的嘛,多年来风口浪尖、是是非非、沟沟坎坎,不是我们局外人可以乱掺合得了的,这种事不知根知底的就不要枉加绯言了吧。
    少林武功无需赘述了。这次来少林一场武术表演都没看过,武侠剧看多了,对花拳绣腿也失去了兴趣,当初津津乐道武当功夫,也是顺其自然,正好有表演又不另外收费。还是说点寺庙自身事情。
    少林寺是禅宗五家七宗中影响最大的曹洞宗祖庭,可这正统祖庭不是唯一的,湖北随州的大洪山慈恩寺是曹洞宗发祥地,也是曹洞宗正统的祖庭,慈恩寺开山鼻祖善信大师曾做过少林寺主持。
    另外,很多年前曾在电视节目里听过释永信介绍,少林寺是十方丛林,而丛林还有一种主持传承制度叫子孙丛林。子孙丛林,通俗点说就是,佛家弟子执行的是家族式世袭传承制度。解释过子孙丛林,你就该大概明白什么叫十方丛林了吧,无碍乎主持不限定寺院本身弟子,整个佛教界弟子都可以被选为主持。正是由于十方丛林主持来自全国各地,需长期居住才可主持寺庙之事,所以主持所住的十方禅院就叫做常住院。就像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少林寺常住院,就是由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即藏经阁)、方丈院、立雪亭、千佛殿七进院落组成的,占地近90亩。
    据说,十方寺和子孙庙的区别是看山门弥勒殿里的韦陀手掌。韦陀手心朝上,表示该寺为十方寺院,可接受挂单。相反,子孙庙的韦陀手心朝下,就是家族寺庙。而寺院规模大小,看韦陀手里的神杵方向。韦陀将神杵扛在肩上,表示该寺规模很大,可以免费吃住三天;神杵平端手中,表示该寺规模中等,只能挂单一天;最后,韦陀手中神杵触地,表示家小庙贫,没有能力接受挂单。
    多年前,本该知道寺院这样划分和辨别,可每次进寺庙就忘了这些。希望今后有机会可以亲眼看到这种现象。挂单我经历过,还挂过两次单,九华山五台山,可那时都收费的嘛,不过即使收费我也很乐意,因为价格很实惠。
    少林寺景区大门外就是207国道,通往洛阳郑州许昌。大门南面有停车场,有班车直达洛阳。207国道边也可拦长途大巴去洛阳。停车场最下面一层,还有游8路公交和登封县城相连。

    游完少林寺嵩山登山活动就算全部结束了。
    这次特地远赴八百公里来爬嵩山,虽爬的两腿沉沉像铁块,却心满意足登山结果,又多认识了解了一座名山,又可以有资本回家翻看照片,又可静心写五岳游记了。当每个景点都靠自己脚一步步丈量出来时,当无忧无虑专心致志一座山一座城一座村镇时,就会对那里印象特别深刻,登峻极峰的艰辛和攀三皇寨的喜悦,会一直保存下来,十年后再回忆,仍会记忆犹新。虽然每次出行总有些地方没去成而遗憾,也会因意外的小插曲而有趣,遗憾和乐趣相伴相随每一次旅程,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旅程,只有完美的心情。



文字/摄影:微子
时间:2016.11
字数:8572
QQ:332881184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本篇游记共含8978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11-21 16:2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