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小跛子历险记一一EBC群山盛宴

17
TT (上海) LV.11
2016-11-20 22:46 450/5
  • 出发时间/2016-09-23
  • 出行天数/1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每个喜欢山的人心中都有一个尼泊尔梦。

自14年我就开始做这个梦。只是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尼泊尔到底有什么,只知道那里雪山成群,只知道我想去。今年年初,我正式开始谋划我的尼泊尔之旅。虽然听过ABC,ACT和EBC,但具体有什么区别我也不知道。既然要去那就去最好的吧。由于开始准备得太晚,错过了春节,再之后就只有十一这个长假了。四月份搭上大辉这条船,聊了几次,我就定了机票走起。

梦想这东西,要赶紧去实现。因为实现了这个,你就可以继续去做其他的梦了。

废话不多说,先总结一下EBC有什么可看。EBC指的是Everest Base Camp珠峰南坡大本营,西藏那头是北坡。此行最大的亮点就是可以一口气看到四座排名世界前十的山峰,包括世界第一(珠峰),第四(洛子峰),第五(马卡鲁),第六(卓奥友)。相伴的还有多条的冰川巨龙。不过仔细想想,第二名K2乔戈里峰新疆巴基斯坦交界处)和第三名甘城章嘉(尼泊尔印度交界处)也都在不远处。

全程有三个不容错过的观景台。
(1)Chhunkong Ri朱孔,是看马卡鲁Makalu(8463m,世界第五高峰),岛峰Island Peak(6189m)以及众多冰川的好地方。由于时间问题,我队没有全员走这条沟,看照片,风景也是一等一的漂亮,特点是有巨大的雪墙,还有N条冰川;
(2)Kala Pather(5545m)是近距离观看珠峰群峰的好地方,努子峰Nuptse,普莫里峰 Pumori,林特伦lingtren,坤布崎峰Khumbutse,章子峰Changtse.....数不胜数。还有大名鼎鼎的昆布冰川Khumbu Glacier;
(3)Gokyo Ri特色是看卓奥友Cho oyu(8818m,世界第六高峰)和格重巴冰川。不得不说Gokyo Ri是全程最强观景台。因为所有在EBC能看到的世界前十的山峰在Gokyo Ri都可以看到,就是距离稍远一点。

行程

Day 1 9月23日 上海-加德满都

Day 2 9月24日 加德满都卢卡拉Lukla(2850米)—Monjo

Day 3 9月25日 Monjo—南池Namche Bazar(3450米)

Day4 9月26日 南池Namche(3450米)—天波切Tengpoche(3860米)

Day5 9月27日 天波切Tengboche(3860米) —丁波切Dingboche(4350米)

Day6 9月28日 丁波切Dingboche(4350米)— 罗布崎Lobuche(5018米) 

Day6 9月29日 罗布崎Lobuche(5018米) —Gorak Shep (5140米) - 珠峰大本营Everest Base Camp(EBC 5364米)—Gorak Shep (5140米)

Day7 9月30日 Gorak Shep (5140米) —Kala Patthar(5545米) —罗布崎Lobuche(5018)

Day8 10月1日 罗布崎Lobuche(5018米)—宗拉Dzonglha(4830米)

Day9 10月2日 宗拉Dzonglha(4830米)—Cho La Pass(5330米)—Dragnak(4800米)

Day10 10月3日 Dragnak(4800米) - Gokyo(4750米) —第四湖Gokyo Fourth Lake(4843米)—第五湖Gokyo Fifth Lake(4998米)—Gokyo(4750米)

Day11 10月4日 Gokyo(4750米) —Gokyo Ri(5357米)—第二湖Gokyo Second Lake(4740米)—第一湖Gokyo First Lake一湖(4710米)—Machhermo(4450米) —Luza(4360米)—多尔Dole(4040米)

Day12 10月5日 Dole(4040米)-南池Namche Bazaar(3450米)—Monjo

Day13 10月6日Monjo-—卢卡拉Lukla(2850米)-加德满都-巴德岗

Day14 10月7日 巴德岗-釜山

Day15 10月8日 釜山-上海

出发前

总费用:1万左右(不含装备),总行程:16天(徒步13天)。

*出行时间
建议10月份中旬去,今年雨季结束得晚,我们去的时候经常大雾缭绕。

*机票
4月底购买于阿里旅行购买,大韩航空,仁川机场中转,全程10小时,往返含税4040,可退可改签。注意,机票时间以当地时间为准。

*小飞机
EBC的确只有两种交通工具,要么走,要么直升机。
加都到卢卡拉,我们选择小飞机,除非你愿意走上几天。虽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但我一直相信生死有命。而且此行我们运气爆棚,一点没在小飞机上浪费一点时间,基本上随到随走,而且是包机。

*向导Guide与背夫Porter
我们由于队伍庞大,一到卢卡拉就自动分成2小队。一队是提前网上订的背夫,一队是当场找的。都没啥大问题,一是运气,一是我们和向导提前讲定,费用全部最后结算。
具体费用,背夫12美金一天,向导13美金一天,小费10%-15%,我们给了15%,吃住由旅馆免费提供,当然你得在店吃饭消费。

*保险
保险一定要买。我们队伍中就有两人因为感冒高反坐直升机下山,好在没什么大碍,该撤就撤,别勉强。网上有很多说美亚赔付难的,不过队友亲测美亚还是良心的,直升机的费用美亚出(几千美金不等,根据你下山的位置),下山住院一天1000美金,自己垫付,回来报销。不知道说赔付不好的是不是没按流程操作,一定先电话人家,按人家说的操作,然后等直升机救援,速度还是快的,每天都有好多架飞机进进出出。
最后,还希望大家自觉,不恶意钻保险的空子,以便给后人留下方便。


*药
-白加黑:黑片有安眠效果,吃了真的很大提高睡眠效果,不然一晚上醒N次,但是药三分毒,全程我就吃了两片,回来后还有朋友说上了5000啥药也不能乱吃,不然就一觉不醒了。
-百服宁酚咖片:上海药店没卖的,北京有售,缓解头痛超级有效,我就吃了一次。
-奔肌Bengay:从天波切开始,我的左膝就废了,不能打弯,下坡剧痛,好在每天队友帮我抹药,早晚各一次,基本可以坚持到下午两点才会有痛感,真的是超好用,没有它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也因此落下了“小跛子”的称号。
-高原安:我帮队友讨了两粒,据她说很有效。
-脉搏血氧仪:有的话可以带上。

药尽量自己带够,毕竟都是救命用的。

*货币
一般在加都住泰米尔Tharmel。可以到加都的凤凰宾馆兑换,全程中文沟通无碍,可以人民币,美元,支付宝多种方式,支付宝转账汇率最优。除了在国内换好的500美金,在加都又用支付宝兑了3000人民币等值的当地货币。尼泊尔币全部用完,美金只用来付了背夫的钱。怕麻烦可以直接在住宿酒店换钱,汇率差别在接受范围内。

常用面值有1000Rs,500Rs,200Rs,100Rs。3000块差不多换了5万RS(X16.6),给我都是500的,加起来近百张,真是数钱数到你手软。

*语言
会英文最好,不会也不要紧,队友间相互帮忙也就过去了,建议至少一半人会,不然领队会很累。

*手机卡
可以机场买,关键省事,不会贵很多。低海拔全程有信号,到后面就不行了,真要上网只能在旅店花钱买wifi。

*其他
纸巾一定要多带,上厕所,擦鼻子必备。除了小包餐巾纸,我带了一卷大的都不够用,全对人员最后四处搜刮夹带餐厅的纸巾。
强烈推荐涪陵榨菜。
漱口水可以带一下。
充电宝一人能带俩个。
可以背点苹果、梨之类的水果上山。

特别声明

这是一篇团队作业。文中都是由各个队友拍摄,尤其是林,枪和切糕。无私奉献的摄影师们不仅不知疲惫地给拍人像,给拍风景,还提供高清无码原图。小跛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整理成文,给众山加上名字而已,希望对后来者能有一点点帮助,同时让昆布地区的山峰能更为人所知,还请勿用作商业用途,不然圣洁的雪山会惩罚你的。

卢卡拉Lukla

卢卡拉机场号称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跑道全长只有475米,而且是个斜坡。降落时上坡,尽头就是山体,如果刹不出车,就只能一头撞上去,起飞时下坡加速一路滑出去。可这完全不能阻碍山友们的热情。完全是载着一批进来,然后再载着一批出去,相当繁忙。

看肩章,貌似左边的是机长。

小飞机就是从蓝天那个小缺口飞进来。

落地后可以抽空在旁边的高地看飞机起降过程,不要太刺激。飞机降落时,紧张得怕它刹不住车一头撞上来,起飞时,简直就是潘婷广告现场,突然喷出一口气,给我们来了个透心凉,身上所有的热量仿佛都被它吸走。

滑出去喽~~

讨糖的孩子们,当地小朋友还是比较简单淳朴的。

这个门算是徒步的起点,上面有一个妇女塑像,纪念的是1993年4月首位登顶珠峰的尼泊尔妇女--夏尔巴人帕桑拉姆(Pasang Lhamu),这是她第四次尝试珠峰东南山脊线路,不幸的是,她在下撤途中坠入冰裂缝遇难,时年31岁。

头几天海拔不高,还是满眼的绿意。路边的墙上挂着很多花,有红的、黄的、白的,艳丽的花儿开得正好,不愧是大丽花。

满树的苹果,馋死人了。不过说真心话,这里的水果都很小、也比较干。不知道到底是这里的品种问题,还是自然界的水果本来就长这样。

南池Namche

南池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看到雪山的点。我们不经意拉开酒店的窗帘,然后就震惊了。真是一不小心住了个雪景房。

Tartikha(6093m)& Nupla(5585m) 左边这座山我管它叫鹰头。

后面的雪山就是鹰头。

特别提醒,南池有邮局的,想寄明信片的可以直接这里寄。傻傻的我们完全不知道。

第一次感到震撼,是从南池出发的清晨。当时日漫山迷雾,突然拨云见日,抬头就是庄严的雪山,那么近,那么美。真的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这里有两条岔路,左边这条通向Gokyo,右边通向天波切。等我们从Gokyo回来时,还会路过这里,完成环线。

学好英文走天下。X for xylophone,Y for yak(牦牛)。点菜的时候店主会说这是水牛肉(buffalo),不是牦牛肉(yak)。居然没有Potato(土豆)

要是我说这是前半段路途中最好吃的一道菜,你信吗?

天波切Tengboche

天波切真的是360度雪山环绕。可惜我们去的时候雾太大,不然一定美哭了。北侧是Ama Dablam, 洛子峰,珠峰,塔布切Tabochu。清晨可以看洛子峰日出。南面是前面在南池看到的山。这里还有昆布地区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据说要去爬珠峰的人,都会在这里拜一拜。

北山,从左到右,依次为:塔布切Tabochu(三兄弟之首,后面会近距离接触),珠峰,洛子峰,Ama Dablam,先看全局,等下我们分解来看。

洛子日出

天空中这道阴影,是因为Ama Dablam挡住了阳光。这是此行我第一次被她所震撼,真是戳向天空的短棒,又粗又圆。

虽然Ama Dablam只有6000多米,在8000+成群的山峰群里完全排不上个,但她却是当地居民的圣山。原因很简单,Ama,一听就知道是母亲的意思,你可能认不出珠峰,但你一定不会错过她。那独特的造型,加上一路如影随形,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

快来看看Ama这大块头

大师亲切地让我们一一和他合影。

这小眼神好有戏。寺庙护法之一。

拜完佛,向下一站丁波切Dingboche开拔,一路上,我们就这么迎着洛子峰(左前方)和Ama Dablam(右前方)走去,只是当时的我们还不知道这就是世界第四的洛子。

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看出她是谁了吧。没错,她就是Ama Dablam。这是第一次离她这么近,仿佛伸手就可以够得着。沿途有好几条这样的碎石坡,支离破碎中蕴藏着洪荒之力,让人感到敬畏。坡上散落着红石,和海螺沟雅家梗的红石滩有异曲同工之妙。看到红石,冰川也就不远了。

饭后有人来挑衅,说要和我们搞一个国际比赛,我们自然迎战。游戏的名字叫做Spoon(汤匙),是个需要眼明手快的游戏。计分方法有点意思。他们不会划正字,但他们会拼英文字母。输了一局就要加一个字母,谁先拼完Donkey(驴),谁就输了。

后面连着几天都遇到他们,才知道Burney老先生来自澳大利亚,是培训老师,教的课程是Leadership(领导力),学生是一群18到20岁出头的小伙和小姑娘,培训完就带着学生来爬山。说来也是惭愧,一是人家在这个年纪就开始培养领导力了,二是这么小就来EBC,家人怎么同意的,自己是怎么想到要来这里的。想想自己十几岁时脑子里真的是对世界没有一点概念,三,这是Burney第N次来EBC了,他的年纪和我爸妈差不多,不容易。给他俩来个正脸。

罗布崎Lobuche

Luboche附近的登山者纪念碑群。Scott Fischer,看过绝命海拔的人对他应该不会陌生。因为去之前看的贴子里提到,所以特意去合影。其他人一个也不认识,无知的我只能继续前行。

The Climbers' Memorials, Thok La, 4877m 

回来后又看了些贴子,才知道这里真的是人才辈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瞻仰一下。

Jerzy Kukuczka,当年曾和登山皇帝梅斯纳尔竞赛14座8000米高峰,他虽然晚了一年,但创造了最短时间的记录:8年,而且他的攀登过程更为困难:开创了9条新路线、1次单人登顶、5次阿尔卑斯法、4次在冬季。登山界对他的评价是非同寻常的坚强,对困难和危险有独特的品味。1989年10月24日,Kukuczka在洛子峰南壁8200米处失踪。

传奇夏尔巴Babu
他10次登顶珠峰,每次都不带气瓶。纪念碑上刻着他最辉煌的3件事:1995年创造了两周内两次登顶的纪录;2000年创造了珠峰最快登顶纪录,一般人从大本营出发需要三四天才能登顶,而巴布只用了16小时56秒;1999年巴布在珠峰顶无氧停留了21个小时,考虑到零下35度的峰顶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的1/3,巴布已经是半仙了。可惜神仙也有失手的时候,2001年4月巴布在营地拍摄日落时,不慎滑入冰缝遇难,年仅35岁。


Tea House喝杯茶
一直记得这里,不是因为这仨雪山,而是在这里我差点把一代目队长大辉给我的救命药膏给坐爆。回头看照片才知道,原来是你们仨。还记得在天波切Tengboche见到过的三兄弟之一塔布切Tabuche吗(左一)?这次终于走到他脚下了。后面还会再见。

夜宿4900km的Lobuche, 今早起来头痛欲裂,毫无生意,两杯水加一杯咖啡也没能唤醒。好在生命在于运动,强撑着把羽绒睡袋收纳进袋子后,居然醒过来了。

在我和稀薄空气做斗争的清晨,几位哥哥早早就去采风去了。摄影大咖林哥终于出境了。他正在拍三兄弟,下面几张就是他的出品,这张是他的工作照。

这三兄弟地处EBC徒步的中心位置,他们仨横亘在中央,阻隔了南北沟通,导致想要快速从大本营这边到达Gokyo,必须穿越很难爬的Cho La Pass。三兄弟中塔布切Taboche最为庞大,措拉切Cholatse依偎在一旁,尖耸的阿拉卡姆切Arakam Tse则独自兀立。

努子来袭Nuptse

现在回想起来,正是从Lobuche开始,迎来了全程的高潮,自此以后,雪山群扑面而来,风光无限。

走到这地儿,右手边突然出现了一片雪山,简直就像是一副展开了的画卷。这么近,这么巨大,这么摄人心魄,尽管当时并不知道它是谁,但就是想要再走近一点看看它。于是我离开主路,咬咬牙爬上了相反方向的这个山坡。这个坡比照片看上去的要高,而且主路是左边上坡,如果去这边,势必还折回再上坡。心里有各种不想动,也有担心,但山的吸引力战胜了一切懒惰情绪。结果我被老天发糖了。

这个山坡上的景色可谓是全程我觉得最赞的一个点。这一片雪山可都是叫得上名字的啊。正对面、山体面积最大的就是努子西峰Nuptse West(7,742m)。再往前分别是珠峰西肩Everest West Shoulder,章子峰Changtse(7,553m)坤布崎峰Khumbutse(6,665m),林特伦Lingtren(6,749m),普莫里峰Pumori(7,145m)。是不是发现很多山都是以tse结尾?

努子峰右边还有很多山,但当时有雾,看得并不真切,如果你够幸运,可以来个全景把他们全装进来。

直升机天天见

努子西峰大头照

珠峰西肩Everest West Shoulder,那个圆圆的雪宝顶。头戴旗云的是章子峰。

无敌观景台,距离近到时不时能听见冰裂的声音。

不要看这里有如乱石坡、碎石场,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昆布冰川Khumbu Glacier,这巨大的冰川,阻隔着我们与眼前的雪山群。顺着它向前望去,那白白一片就是珠峰大本营脚下的冰塔林

珠峰大本营EBC

由于心挂Base Camp,加上今天天气还算不错,我们在Gorek Shep放下行囊,午饭都没吃,就靠着早上的两个蛋一路杀到珠峰大本营,终于得偿所愿和冰川亲密接触,成功挑战5000米。

大本营最大的亮点一是要在EBC留下到此一游的合影,然后就是新鲜出炉的冰塔林,从珠峰和努子峰宣泄而下。这种美相机都很难拍出来。

珠峰大本营Everest Base Camp 2016,我们到了。下面是玩耍时间。

下去拍张照

Kala Pather珠峰观景台

登高望远。这段路比我想象中的好走,就是异常漫长。体力很一般的我,5步一喘,一路上轻微头痛,忍着没吃药,还费力地强撑着眼皮,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是这么睁不开眼。不过为了挑战人生新高度,我怎么都得上去,所以心无二意,埋头走路。

很喜欢林特伦Lingtren这个垂直雪壁,太酷了。主角Pumori是中尼两国界峰,所以说翻过这座山,就是我大天朝了。

还是Pumori

登顶Kala Pather(5,545m),对面就是世界之巅Top of the world。

不过无知的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谁是珠峰,我凭着以前看过的北坡照片和女人的直觉,认定对面的小黑脸就是它,可队友们却全然不信,还是背夫证实了我的猜测。回来后和第一波登顶的队友们说起这事,他们居然也不肯相信,我只能让旅馆老板告诉他们这个残忍的事实。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圣女峰就露出了一点点脸,差不多被努子峰给挡完了,完全没有世界第一的派头。好在旗云不会认错主人。

旗云成因
珠峰7000米以下的表面都被冰雪覆盖;从7000米以上到峰顶,反而是碎石坡面。太阳出来后,碎石坡面很快被烤热,热空气沿坡面上升,大约上升到峰顶的高度附近开始凝结成云,当云高出峰顶时,就立刻被强烈的西风吹向东方,于是一面“云旗”就高高飘扬在峰顶了。据说当旗云和峰顶平齐时,风力约有九级,这是要被吹飞的节奏啊。

向努子峰的右手边望去。要知道Kala Pather是个360度观景台,来让我们顺时针继续。

雪鞍Kangtega。这座雪山的名字是路上向导告诉我的,因为太特别了,引得我特意去问他的名字,并且四处寻找他的身影。他和Thamserku是好兄弟,也总是一同出现。

三兄弟又来了。

好不惬意,在5000米晒着太阳

Kala Pather回来,本来要一口气赶到宗拉。也就是Cho La Pass脚下。结果今天由于我想等他们送队友直升机下去后再走,导致出发太晚,加上我爬得又慢,脾气还倔,非得上去,导致清早登顶的队友就在旅馆白白等着我。像我这样爬的慢的人,就该带着背夫直接上,切糕等人走的快,会追上来的,没必要等他们一起走。等我和切糕回来后,我们临时决定分两小队,第一队先走,枪、切糕和我匆匆吃点东西,收拾下行李,三个人一路赶着在冰川的乱石堆中下撤回Lobuche。本以为要第二天才能和第一小队汇合,结果他们就在Lobuche等着我们。

感谢所有的队友,没有丢下我,全程也没有任何的埋怨。

这么一来,去宗拉一天的路被拉成两天,加上我们从高海拔下来,一路上就不急不慢,各种拍照摆Pose。

在Duglha Pass可以一览众山小。天堑Cho La Pass就在右手边。

前几天远远看到过的湖,今天终于可以近距离看看她。其实湖很大,照片没显示出来。另外可以我们海拔较高,只能远观,不能下到她身旁。

三兄弟脚下的Chola湖

开始装逼

我为可乐代言

Thamserku脚下的野花。蓝色的龙胆,高原必备。

做饭取暖全靠它。牦牛粪在高原地区真的是家家必备。

明天要恶战一场,今天要好好吃饭

Momo尼国水饺。Steam Momo蒸饺;Fried Momo煎饺,顿顿不能少。

今天时间多,几位贤惠哥干脆借了厨房,自己动手,咱们吃中餐。就是山上除了土豆还是土豆,胡萝卜也不少。

背夫们除了背包,还要兼做旅馆服务员,给我们上菜。我猜是因为这里的旅馆都是一家人自己经营,没什么伙计,背夫正好也需要赚取自己的食宿,所以一拍即合。不过这样一来,他们都只能等我们吃完饭才开餐,一个人背着四五十斤的包走了一天,还要等很久才能吃上饭,真是不容易。

最强垭口Cho La pass

如果说Kala Pather是我人生中新的至高点,那么Cho La pass可以说是我爬过的最难的垭口。上坡不长,全是巨石。一口气上去后,等待我们的居然是漫长的雪地,一直走一直走,可谓是我此生走过的最长的雪地,中途出了太阳,越走越暖,心中却生怕会雪盲。穿过雪地发现山另一面是另一个天气,大雾弥漫,什么也看不见,顺着接近垂直的石子路一路滑下去,然后等待我们的是满天冰雹,冰雹过后又是满天大雪,我一个劲的骂这下坡怎么没个尽头。终于看到远处的屋顶,又走了一个小时才到。还好我们是从这个方向过去,反方向的人们真是要哭了。

白茫茫的雪地并没有几个人。只能踏着前人的足迹一步步向前。

如坠深渊

神奇的伞队。路上还一直遇到集体穿始祖鸟冲锋衣的队伍,我们只呼他们为“鸟队”,然后让队里的土豪给我们也整一套队服。

劈头盖脸打来的冰雹雪

这个是六只脚的截图。从图中,可以清晰看出橙色路段为上坡,还有这颜色略浅的大下坡,真的不是一般的长。

翻过最强垭口,大家都放下了心口的巨石。看着门口的小溪和头顶的大太阳,想想多日未洗的衣物,我们果断决定和村民一起洗衣服,还不时打打水仗。洗得正来劲,干脆洗洗脸、洗洗脚,全不怕这雪水的冰凉,天知道多少天没洗过脚了。洗漱完毕,咱们又开始用这雪山泉水煮茶。这是一个愉快的下午。

今夜星辰。

格重巴冰川Ngozumpa

格重巴冰川也是超级震撼,在其中穿行了几小时,仿佛置身采石场,又仿佛置身月球表面。回来才知道它有多牛,全长36公里还是20公里。还路遇疑似天山雪莲的植物。在冰川中穿行真的是超乎我想象。

我要飞得更高。远山是Thamseku(6,608m)。

采石场也能开出这样美丽的花朵

遍地的天山雪莲

Gokyo

从格重巴冰川里爬出来,就能看到第三湖了。我觉得秒杀什么天堂湖。阳光下静静得在湖边喝喝茶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太美太美。第四湖第五湖没什么看头,还要走很远,不值得。

Gykyo论剑

大大圈里一个的H,这里正是Helicopter直升机机坪。露出脑袋的远山是卓奥友,赚到了。

登上Gokyo Ri之后,才得见格重巴冰川的全貌。实在是太伟岸了,和穿越时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此外,不得不说Gokyo Ri是全程最佳观景台。所有在EBC能看到的世界前十的山峰在Gokyo Ri都可以看到,就是距离稍远一点。自左到右,卓奥友Cho Oyo(8188m, 6th)、珠峰(8848m, 1st)、洛子Lhotse(8516m, 4th)、马卡鲁Makalu(8463m, 5th),跨度相当之大。这里也是一副雪山画卷啊。不过由于没有机器,也没有天气,这里就没办法帮大家标示山名了。不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Gokyo的餐厅里找到现成的全景照片。

卓奥友Cho Oyu

卓奥友在第五湖方向,也就是第三湖的右手边

打道回府喽,这才抽出空来拍拍集体照~~

远山还是6608m的塔塞库Thamserku。

一路上都是这样石头磊成的院子。我很喜欢。

超级淳朴的村民,热情地和我们远远地打招呼。等我快回到卢卡拉时时,一声声的稚嫩的问好声从农田中传来,哪怕我并不知道她们身在何处,但她们叫一声,我就应一声,如此往复。简单的开心

本来买的是第二天一早的小飞机,但我们一直赶路,希望能早到早走,以免天气不好导致停飞。千赶万赶,我们终于在中午到达卢卡拉。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小的缺口,我们直奔机场求改签。结果机场工作人员很爽快的就让我们赶紧拿上大包,准备登机,一切发生的太快。真是笑的合不拢嘴。要知道来的时候,和我们一起到机场的朋友,等了两天才飞,回去的时候,另一队也是等了一天才飞,结果我们是随到随走,还包机。真是运气好到爆。

巴德岗

由于提早赶上小飞机回加都,我们来了个计划外的巴德岗一日游。这么一看,山上数日,整个人都消瘦了。来来来,开始大吃大喝、有澡洗、有电有网、各种腐败的生活。

当地人民的生活的确算不上富裕。拥堵的交通、呛人的尾气、电力资源的匮乏,人口的稠密,这就是我对加都的观感。巴德岗地区到了晚上除了商家和大户人家,其实是没有电的。走在拥挤的街道上,你会发现很多人站在楼上窗口,就这么静静地不急不慢得打望着行人,或许是因为家里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登上孔雀庄的二楼,我也试图从窗口打望外面的街道,却突然发现这窗口之小,连脑袋都伸不出去,仿佛是用来窥探外面的世界。

看到巴德岗的古迹,我不禁想起了吴哥窟。这里有着精致的木雕,突然想起来印度貌似也都是各种木雕窗户。这些木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产物,至今保存得很好,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精美的吴哥窟,木雕vs石雕。

唐卡画匠

金店里总是挤满了人

走着走着,看见一个看似花园又仿若寺庙的地儿,于是我们故作镇定地溜了进去,突然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钟声,也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我们仨就灰溜溜地撤了,生怕亵渎了神灵。

这红衣女子就这么定睛望着我们,朝她举起相机,她也不回避。

终于洗白白了

再见EBC,再见亲故们

回来后,总有人问我是不是看了许多美景,可我却觉得和队友们一起的时光胜过无数。

作为颜值担当,虎妞为我一次又一次的扎起小辫,在我没来时为我护住盘子里的肉,作为全队唯二的女生和我相依为命。
我的小命全靠摄影师林哥的一管药膏吊着,除了每天为大伙各种拍照,抹药按摩是也是扎实的基本功,当然也顺带揩油还兼职大厨,任劳任怨地给一群吃货们炒菜。
X哥是我队最强驴X最强暖男X最佳闷骚,干活时争第一,可就是一点便宜都不愿占,啥也不说,但就是会在转弯处默默地等落单的俩妞。
台湾Penny是我队的翻译官和电话粥兼咳嗽专家,英文从coke教起,走到哪都不忘tissue,陪身残志坚的小跛子一路走来,在来人接后又默默走开。
只会使唤人的切糕大爷除了豪之外,还会三陪,帮忙背包,帮忙叠睡袋,放慢脚步陪小跛子一起登上人生新高度和远的没边的第五湖。
一代目队长大辉,哪怕不同行,也会记得把救命的药膏借我抹一抹,只是药膏被坐炸时的脸色,难看的我不敢看,还一路担心我过不了全是碎石路的最难垭口。
二代目队长枪哥,从出发保姆到回家,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地方,各种细心的安排照顾,对我比我对自己还好,所以说抱对大腿很重要。

山上的日子很好,没有肉只有土豆,没有网络没有电没有澡洗,但有你们,我因你们而温暖。

本篇游记共含10855个文字,1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11-21 11:56

2016-11-21 12:26

2016-11-21 12:38

收藏了!美不胜收。梦想地!

2016-11-21 15:26

很不错

2016-11-28 04:2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