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半红尘一半佛——色达印象

18
紫烟 (北京) LV.7
2016-11-21 14:42 345/5
  • 出发时间/2016-08-10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色达印象

四川甘孜州的西北部,有一个小县城叫色达
在离县城20公里的地方有一条沟,叫喇荣沟,
顺沟上行数里,有一座喇荣寺
那里的山并不高,却离天很近,
那里的寺庙也不大,却离世俗很远
后来,这里出现了一座佛学院
渐渐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藏传佛学院
——五明佛学院

这里的僧舍很壮观,
密密麻麻的绛红色小木棚屋布满山坡,连绵几公里
在僧舍的围拥中,几座寺庙和佛堂,考究而辉煌;
这里生活着一群被称作“喇嘛”和“觉姆”的人,
他们身披绛红色僧袍,往来于僧舍和佛堂之间,
高原红的脸上溢满笑容和幸福,充满生机和祥和。

千里奔波,只为朝圣而来
内心始终相信,
在离天最近的地方,一定还保留着自然与人的秘密联系
那才是宇宙和人生的真理

再回成都

再一次来到成都,只为那未完成的川西北之行。
自从在丽江遇到热爱旅行和摄影的谢大哥
川西北就在我的心里生了根。
他告诉我,
那是个一定要去的地方,
那里是未开垦的处女地,
那里有原始的自然风光,
虽然交通不便,却是旅行者的天堂。

感谢鹏鹏和遥遥
——两个以游历丰富生命的自由的行者,
他们周密的计划,
他们一路上的细心照顾,
鹏鹏一路辛苦驾车,
才使我的圆梦之旅功德圆满。

成都到汶川

绕过身披蓑衣的大禹雕像,
一个依山傍水的清秀小城映入眼帘
一幢幢小楼整齐地依山势铺开。
只有那长长的地震纪念墙
和那楼体开裂却稳稳矗立的美术楼
让人感受到些许八年前的惨烈
奔流不息的岷江水,
带走了瓦砾下的亡魂,
也带走了幸存者的惶恐。

汶川到阿坝

汶川县城,
沿岷江逆流而上
桃坪羌寨只是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雨中的甘堡藏寨也只成为相机里的几帧照片



太阳向西边的山坡滑落,
我们的车依然在山路上盘旋,
天色渐暗,山顶却越来越低
翻过垭口,眼前豁然开朗,
暮色渐合的苍穹下
无边的草场,
拖着及地长毛的牦牛悠闲地啃着草,
高原已经在我们脚下

不知何时,
一轮皎洁的明月
悄悄挂在深蓝的夜空,
幽幽地望向我们,
仿佛有话要说

阿坝到色达县城

早上从阿坝出发
不远处有一座尚在修建中的寺庙,
几个小喇嘛在脚手架下玩耍,
对面的田野里
有两个出家人
向着寺庙虔诚礼拜。

通往色达的路
天空那么湛蓝,
云朵那么洁白,
而山和草是那么青翠,
花朵是那么鲜艳,
牦牛和羊群点缀其间,
公路在山间蜿蜒盘旋,
昨天在暮色中未曾看清楚的高原景色
像画卷一样徐徐展开,
满眼都是惊奇
满心都是感动
惊奇于自然的造化
感动于原始的圣洁
天上的云也不甘寂寞
变幻着姿态和我们随行
这分明是通往天堂的路啊

翻过一个又一个四千多米的垭口,
在金色的夕阳中
到达了色达县城

县城不算大
却充满浓浓的藏族风情
色彩斑斓的藏式民居
皮肤黝黑的藏族男女
每一间小小的餐馆
都好像被奶和油浸过一样
昏暗、污浊却又温暖、热烈

色达喇荣佛学院

夜的寒冷还没有消散
在清洌的晨曦中出发
只为早早赶往彿学院
在仅有的两家宾馆中抢到容身之所
这样便可以住下来,
静静沉入这红尘中的佛国

祥云缭绕、雾霭垂地
预示着佛学院已经近在咫尺

挤上摆渡车
顺着山势上行
一大片红色硬生生闯入眼帘
那是依山而建的小房子
密密麻麻
越来越多
越来越高
铺满了相对的两座山坡。

没有语言能够形容彼时的感受
壮观?震撼?
似乎都不够
只能无言
敞开所有的感官
把眼睛和心灵交出来
去饱览、去捕捉、去感受
接受撞进来的一切,好好收藏!


这些遍布山坡的小房子
是修行者的居所
看上去是壮观的满山红
走近就会发现它们破旧狭小,简陋至极
就在这些小笼子似的房间里
住着那些艰辛却乐观的修行者
一边的山上住着喇嘛
另一边的山上住着觉姆
一样的剃发,一样的黝黑和高原红
一律宽大的僧袍
遮住了觉姆们本来婀娜的身姿
看上去和喇嘛没有区别
一律的满面笑容
洋溢着内心的满足与幸福
其实幸福并非一定要物质来满足

来到色达
彻底颠覆了学院的概念
没有教学楼、没有教室
甚至没有专职的老师
只有那五座宫殿般的经堂
整日回荡着悠扬的诵经声

这就是他们学习的地方
这就是他们学习的方式
经堂外还有很多僧人
做着各种各样的日常工作
做饭、搬运、洒扫、待客
或许这也是他们的功课

很想走进他们的内心
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来这里
很想知道他们的未来
他们似乎回避此类的探询
只报以不解的目光或者酣然一笑
我以为他们是狡黠的
后来却想通了
或许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可笑的问题
或许他们从未把它当问题来思索
他们从出生起就接受这样的信仰
把一生献给佛是无上的荣光

放弃了解他们的努力
浅显的道理瞬间浮现
修行就是他们的使命
平凡的生活就是修行
于是一切变得自然而然
大道从来就是这么简单


在佛学院最高的山峰上,
众星捧月般矗立着一个金碧辉煌的建筑,叫"坛城"
它的上面一层是转经的地方,
据说无论你有什么疾病,在这里转上一百圈就能够好;
下面一层是转经筒,
不知曾被多少双手转过
只留下一串悠长而干涩的吱吱吜吜的响声

在坛城的四周
终日都有五体投地磕长头的人
有的从很远的地方一步一拜而来
有的在一个角落里一拜就是一整天
不知他们是否心有所求

在长长的经筒前
转经的人从早到晚络绎不绝
那步履蹒跚的驼背老僧人
那架着双拐的残疾老大爷
那在母亲背上熟睡的婴儿
都让人心生怜悯和敬意

我不知道他们转了多少圈
不知道那些老人们转了多少年
一百圈就能消灾祛病的传说
难道他们依然深信不疑?
或许正是有了这痴迷
才是他们熬过苦难的动力
和幸福一生的秘密

夜晚的天空星光点点
夜晚的山坡灯光闪闪
夜晚的坛城众星捧月
夜晚的佛殿璀璨庄严

夜凉如水
站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山上
举头看朗月繁星,星河欲垂
山下是灯海无波,宁静安祥
恍惚间天上人间已无从分辨
难道这里就是上天的阶梯

天葬台

早就听说过天葬
也曾看过一篇写天葬的文章
觉得野蛮、残酷、血腥、恐怖
心中一直不解
为什么藏人会选择如此的方式告别世界

说到去看天葬
心中忐忑,犹豫不决
带上披肩
做好了蒙头闭眼的准备

真正看到天葬
心情却出奇地平静
伴随着神圣而又神秘的仪式
几百只秃鹫从远处飞来,在空中久久盘旋
随着僧人的口令
顺序降落,在山坡上排成整齐的队列
严阵以待,像训练有素的士兵
待围幕撤去,才飞身而下
一阵喧嚣撕扯过后
天葬台上只留下森森白骨

天葬是藏族人最后的以身供养
心甘情愿并引以为荣
从无中来,回无中去
完成一个干净彻底的轮回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

(出于对民族习俗及死者的尊重,全程未拍照)


从色达到道孚

离开天葬台
一路上大家都在沉默
虽然每个人的想法不尽相同
但是内心最深处的弦一定被会触动

道孚是个小城
赶到时已是入夜时分
主街道正在施工
沉重的心情也还没有调整到正常频道
成全大家睡个好觉

塔公

塔公草原上停留了一下
在那里可以眺望远处的雪山,
一路上看过好几座雪山若隐若现的峰顶
包括著名的贡嘎雪山
对于我们来说,那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过了4298米的折多山观景台
一路向下行,傍晚前到了康定
那首熟悉的《康定情歌》又悠悠响在耳畔

康定


始终了解
在伟大的自然面前,
人类是何等的渺小,
语言是何等的无力

踏上归途
似乎只带回了身体
我的灵魂愿意留在那离人群很远却离天很近的地方
与草原、山峰和蓝天融化在一起。

本篇游记共含2925个文字,1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很赞

2016-11-21 15:16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11-21 15:27

谢谢

2016-11-22 10:26

期待看到你的游记哦

2016-11-22 10:27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11-28 11: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