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徒步多切斯特(Dorchester)。探访托马斯·哈代的英国乡村之旅。【游记+路线攻略】

  • 出发时间/2014-03-2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RMB

宿命之旅

切斯特(Dorchester)坐落于英格兰西南部海岸的多塞特郡(Dorset),它是一个古老的集镇,也是英国著名作家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 1840-1928)的的故乡。依稀记得初中时读过哈代的小说《徳伯维尔家的苔丝》(Tess of the d’Urbervilles),除却少年时对苔丝感情宿命似懂非懂的悲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小说卷首的一句评语:托马斯·哈代的《徳伯维尔家的苔丝》是一场豪华的感官盛宴……他笔下的女主人公和他描绘的英国多塞特乡村一样,美丽不可方物。从此,文字里的多塞特就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憧憬的小小种子。刚刚到英国留学那会儿,当我得知大文豪哈代以及狄更斯的故居都离我们学校不远的时候,心情像是遇到飘缈的宿命一般,雀跃的激动不已。

受到哈代笔下描绘的多塞特郡风光的诱引,三月底一个阴晴不定的周五,我一个人踏上了寻找哈代的多切斯特之旅,想要去看看这位写故事像画画一样的作家,用线条,用色彩,用光线所描绘出的一草一花,一树一林,一朵云彩和一片山谷到底是怎样的迷人景色。

碰巧也是赶上在电视上看到BBC《徳伯维尔家的苔丝》(2008)迷你剧的热播(迷上“小雀斑”埃迪的入坑剧),为苔丝命运之苦悲伤的稀里哗啦的同时,重新燃起了我一直想要去膜拜哈代大叔的心愿,去走这一趟打入多塞特乡村内部的深度之旅。【推荐给想要领略英国西南部野生乡村风光的小伙伴们】

坐火车去

切斯特有两个火车站:西站(Dorchester West) 和南站(Dorchester South),都是很迷你的小站,可以从英国各城市坐火车前往。火车票的目的地购买Dorchester即可,具体抵达哪个火车站视出发的城市而定,到哪个都无所谓。个人建议买一天的往返票(return ticket),景点都不大,一天的时间,足够膜拜了。

可爱又憨厚的南站售票厅和候车室,以及它背后像女人迷一样善变的英国鬼天气。

徒步地图

先附上我在多切斯特小镇一天暴走的google map,让大家心里有个数,点与点的徒步时间如下:
1. 从 多切斯特南站 到 多塞特郡博物馆(Dorset County Museum),步行约15分钟。
2. 从 多塞特郡博物馆 到 Saint Michael Stinsford 教堂,步行约35分钟。
3. 从 Saint Michael Stinsford 教堂 到 哈代的出生地(Hardy's Cottage),步行约45分钟。
4. 从 哈代的出生地 到 哈代居住多年的故居(Max Gate),步行约1个小时10分钟。
5. 从 哈代故居 到 哈代的雕塑(Thomas Hardy Statue),步行约30分钟。
6. 从 哈代的雕塑 回到 南站,步行约15分钟。

多塞特郡博物馆

多塞特郡博物馆坐落于多切斯特市中心的高街(High Street)上,最初是由19世纪的一个诗人和一个传教士主张修建的,为了保护着多塞特本土的自然历史,这里馆藏着许多哈代的文学手稿以及过去的过去当地人的一些生活用品,处处都朴素的纪录着本地人生活过的痕迹。

切斯特紧挨着英国侏罗纪海岸线,博物馆里自然就少不了各种各样的恐龙化石了,包括下面这只出土于临镇Weymouth海湾的上龙化石,号称“咬出世界上最大的一口”。作为一个恐龙迷,恰巧留学在英国的西南海岸,衷心地感谢上天的恩赐。

Stinsford 教堂

Saint Michael Stinsford Church是哈代家的教区教堂。哈代的父亲和祖父是这个教堂里唱诗班的成员,19世纪初的前40年里,爷俩几乎每个周日都来这里做礼拜、拉提琴。哈代长大前自然也经常跟随着父辈来这里,对这儿感情异常深厚。哈代把它作为信仰里“最神圣的地方”,即使后来搬到了Max Gate居住,他也经常穿过溪谷回来探望。大部分哈代家族的成员都葬在这个教堂的小墓地里,包括哈代的爸爸妈妈、第一任妻子艾玛、第二任妻子弗洛伦斯,以及哈代自己的心。听上去略微有点惊悚,哈代把自己的心跟艾玛埋在了一起,而他身体“其余部分”的骨灰则被挪进了伦敦最著名的西敏寺,与其他著名的英国作家们收藏在一起。

Saint Michael Stinsford教堂偷偷的藏在一栋栋住宅小屋的后面,静静的坐在小山坳的平地上。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免费对公众开放。教堂的入口是一排爬满苔藓的低矮砖墙,斑驳的墓碑由于历史的吞噬早已模糊不清,不知都是谁长眠在这里。

揪一朵小小的黄色花朵,轻轻的摆在哈代空空的墓碑上,寄托上我的一份敬仰与喜爱。

教堂是从前的老教堂,地砖也是以前的老地砖,不禁开始遐想这呆萌的小爪印是来自从前的哪个从前。就像所有的故事都是从once upon a time 开始。

哈代是如此的敬爱这个教堂,经常把它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其中,哈代的第二部小说《绿林荫下》描述的梅尔斯托克就是以这个教堂所在的地方为原型的。不仅如此,哈代还写了一首描述自己在这个教堂里唱赞美诗的时候跑神儿的诗,《Afternoon Service at Mellstock》。

哈代家的乡村小屋

哈代的出生地离城镇最远,是一座地地道道的英国乡村小屋。沿途走过一个个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指示牌,意味着我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沿着石子儿路走到村子的另一头儿,终于看到了用木篱笆围起来的哈代家的小屋。入口处的小亭子里,坐着一个和蔼的老奶奶,既卖门票也卖纪念品,如果冷了,还能在这里买上一杯热乎乎的红茶暖暖身子。

哈代家的小屋是那个时代最典型也最普通的样式,二层小楼顶着特有的用麦秸密密铺成的屋顶,就像童话里的茅草屋一样。

院子里有花圃有菜地,三月里的春之初始,一片生机盎然。

小屋入口处醒目的挂着哈代大叔16岁时帅气又略显青涩的照片影像,恩,谁没年轻过呢。

屋子里尽全力的恢复起当时的模样,家具、摆设即使不是哈代家的,也是哈代那个年代那个样式的。一切都那么自然,没有一丁点儿距离,总让我恍惚,像是去别人家做客一样,会有主人端着茶点出来招呼我。

书房的老式木桌上罩了一层玻璃,锁着一些真正属于哈代的生活用品,有旧书,旧表,旧报纸,还有一瓶看样子已经风干了的墨水。也许就是用这瓶墨水,哈代在这个家里写完了小说《绿林荫下》和《远离喧嚣》。

村落的尽头还有一座古朴的哈代纪念碑,立于1931年,有趣的是,这个石碑是由来自美国的书迷崇拜者筹建的。

哈代故居

Max Gate(翻译成 大门?),这栋房屋建于1885年,是由哈代自己设计的,哈代的父亲和兄弟帮忙建造的,连名字也是哈代自己起的。直到去世前,他在这里住了40年,度过了他的整个后半生。就是在这所房子里,哈代完成了小说《林居人》、《无名的裘德》、《意中人》、《列王》以及我最心水的《德伯维尔家的苔丝》。随着名气越来越大,Max Gate也扩建的越来越大,哈代不仅种树造园,还特意在院子里给他的爱犬建了一个小墓园。

同样的,为了安放自己对这个房子的深厚感情,哈代又专门写了一首诗,《Everything Comes》,描述了他第一任妻子,艾玛,第一次搬进这所房子时的抱怨以及哈代虐狗式的安抚情愫。大文豪就是不一样,一言不合就写诗。

没错,在这个尽全力想一模一样还原哈代生活气息的客厅里,壁炉前还趴着他的爱犬模型(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谁家的狗偷跑进来了),真想为工作人员的用心点个赞。

二楼的一个角落,摆了一张小木桌和一把舒服的皮质椅子,桌子上放着一本《德伯维尔家的苔丝》,旁边还留着一张欢迎大家坐下来重温小说的纸条。在处处留有哈代气息的房子里,静静的读着他的书,度过一个悠悠的午后。

屋里收藏了很多最早期版本的《苔丝》,还有“苔丝”的人物原型,Gertrude Bugler小姐的照片。

帅气的哈代大叔生活照,推着时髦的洋车,背后的乡村景象似曾相识。

英国的景点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会有一个留言本和一支笔供游客留言,大家也都很支持,会写上各自想说的话。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留言本是一个老式的打印机,我也一如既往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打卡,到此一游。

花房里还散落着工具,仿佛主人收拾花草收拾的累了,才刚刚起身离开去喝一杯热茶。

屋门口的门铃上绑了一个手织的小老鼠,院子里的花坛边趴着一个手织的小瓢虫,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萌萌。

哈代的雕塑

这座青铜的雕塑是哈代的好朋友詹姆斯在1931年筹建的,坐落于老罗马墙边,紧挨着哈代生活过的多切斯特市中心,这里也是他的小说《卡斯特桥市长》的原型地。雕塑周边的很多建筑都是跟哈代同一个时代的,他生前也无数次从这条路上经过。现在,哈代依然坐在小镇的中央,每天每天,喧嚣或寂静,静静的注视着这个他深爱的地方。

偶遇一只在街道上散步的鸳鸯,这份气定神闲远在我之上。一方水土养一方鸭。

哈代笔下的多塞特乡村

在他身后,重山莽莽,阳光灿烂地照射在广阔的田野上,使整个景物毫无遮掩的呈现在眼前,一条条小路白晃晃的,一排排树篱低矮地盘结着,大气清澈无色。在这峡谷间,世界仿佛是按小巧玲珑的尺度建造起来的。这里的田野只是一些微缩的围场,从高处望去,那一道道树篱犹如用深绿色的线织成的网,铺在浅绿色的草地上。山下的空气懒洋洋的,给染成了一片蔚蓝,就连艺术家称做中景的地方也沾染了这种色彩,而远处的天际则呈现出顶深的佛青色。可耕地数量不多,面积有限。除了个别几处之外,整个景象就是一片辽阔繁茂的草地和树林,大山抱着小山,深谷套着浅谷。
                                                                                                            — 《徳伯维尔家的苔丝》托马斯·哈代

一路走来,我看到的就是哈代笔下的景色,山谷,田野,小路,篱笆,连空气都是一模一样。

路过的草莽与羊群。

路过的溪流与苔藓。

路过的房屋与村落。

压过的马路与铁轨。

如果生活在这里,夜晚躺在草甸上,也许我也能够体会得到苔丝所说的感受灵魂离开躯体的法子,“眼睛盯着天上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一心一意地盯着它,马上就会发现,你已经离开你的躯体成千上万英里了,你却好像压根儿不想出这种事儿。” 
追随着哈代生活过的轨迹游走了一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没有一丁点儿的距离感,就像是去探访一个老朋友,纵然一路都人迹稀少,却不孤独。也许,一路上,我的身边有着太多离开躯体的灵魂在山谷里跳舞嬉闹,哈代的多切斯特是个热闹的大自然。

最后,附上这些景点的官网链接,方便想要去膜拜的小伙伴们查询最新的开放时间、展览、票价等信息。

多塞特郡博物馆:http://www.dorsetcountymuseum.org/
哈代的出生地小屋:https://www.nationaltrust.org.uk/hardys-cottage
哈代的故居:https://www.nationaltrust.org.uk/max-gate

本篇游记共含4257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11-23 16:25

引用 冬叶覆雪 发表于 2016-11-23 16:25:17 的回复: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回复冬叶覆雪:

2016-11-23 22: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11-28 09: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