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去佛罗伦萨

19
Mini (成都) LV.6
2016-11-23 05:08 129/3

佛罗伦萨有过三次不同的体验,温馨,狂欢戏剧,一个人的火急火燎。

今年三月中旬,在罗马待到无聊的我瘫在床上,有了想去旅游的想法。国内的同学都选在佛罗伦萨学语言,这个城市成了我的首选。

联系晓雪,预定blablacar,戴好墨镜,就这么简单地上路了。

(一)

罗马佛罗伦萨私家车走高速三小时,司机是个卷毛大叔,英文还行,算是一次比较有说有聊到旅途。

卷毛大叔皮鞋,针织衫,绅士表,墨镜,本来以为他会是个绅士,不过素质不怎么样呢。他迟到了,从开始一直说对不起转变成都怪我非要把地点定在家门口而不是他常接人的那个车站。我侧过头默默看了他一眼又默默把头转回来。9:30,刚好早高峰,罗马可能作为意大利唯一堵的城市,让人深深地憋了一口气吐不出来。卷毛大叔一直抱怨着车况和他将迟到的午餐约会,差点擦挂一辆老头的车,他带有意大利特有的手势骂完脏话以后,用英语给我解释说:老人就不应该开车,老人就适合呆在家里,不然就走路。

终于开上高速了,这是我第一次将目光略过意大利的高速景,阳光,田园,小户人家,一片美好。在罗马的那种生无可恋有气无力一下烟飞云散。

卷毛大叔跟我闲聊,说他下个月去中国,他有个朋友要结婚了,姑娘上海的,特有钱。问我是不是也很有钱。我问他谈过那些跨国恋,他说不多,就和英国的,和罗马尼亚的……都是欧洲的。我说他playboy也夸他国际化,他很不甘心地表达,一些二十多岁的意大利男孩有过比他还多的女孩,试过比他还多的毒品。虽然事实我相信但是一个33岁的大叔还在攀比这些真心很弱智,在我对意大利长久的接触以后,stupid 是意大利人融入骨子里的一种风格,当然,他们会stupid 地很可爱也很好玩。

临近的时候他和我提到比起我在网上付款他更喜欢给现金,因为他通常和乘客分享汽油。不过在我后来坐blablacar 的任何经历里都没有分享汽油这一说。

他把我在佛罗伦萨市中心放下,我取下墨镜去拿行李,他说:哦!这下我可以看到你长什么样了。

晓雪家夹在一家书店和一家酒吧之间,晓雪从中间那扇木质门里探出身来。国内10月份在北京告别后想来也有半年没见了。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她帮我拎过箱子扛上楼梯,我在后面喜滋滋地跟着,心情有一种浸润在冬日暖阳里的感觉。

晓雪室友在家,肖桐,是个蛮帅的女孩,佛罗伦萨的留学圈里传言她是个拉拉,但具体事实我也不能妄加评论。印象挺好的,整个人利落干净,爱泡图书馆,学习挺优,有点李霄云的感觉。

晓雪在炖排骨,也熬好了绿豆粥,还有Mini啤酒,她还在厨房做菜忙活。

我是中午近12点到的佛罗伦萨,身体里的所有能量都已经被那股新鲜劲儿消磨光了,饿得直嚷嚷。

我怂恿着晓雪出门先去要个牛肚包垫垫底。牛肚包是佛罗伦萨的特产,反正在罗马的时候我是没见到过,印象中是3.5欧一个,中间有好多的馅儿,番茄酱味儿的牛杂。

最近和意大利室友住了才知道,对于她们来说不同的番茄制成的酱就是另一种酱,另一种口味,配上意面,就是另一道不同的菜。而意大利的番茄有好多好多种。

进了家对面的那家bar,要了coccolo和卡布奇诺,本来还想去市中心舔个冰淇淋的,但是被晓雪制止了,她说再不回去家里的排骨就炖烂了。

下午晓雪要上课,他告诉了我圣母百花大教堂的方向和图书馆的地址。我一个人出去溜达了。

先经过图书馆,门口像是一个小花园,等你找到图书馆真正的门还得摸很久。

百无聊赖地逛着逛着,俊昱打来电话,说来佛罗伦萨了怎么也不和她说一声,她刚因为米兰待得不开心搬到佛罗伦萨来,现在和爱琪和张跃东他们一起住着,如果我想的话今天晚上也可以和她们挤一张床……他们几个上周包车去里米尼玩刚出完车祸……

反正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我和俊昱在市中心碰头了,她想尽地主之谊带我逛逛。

近百花圣母大教堂的一家披萨店,我坐在沐浴在阳光下的广场里,俊昱在里面挑披萨,远远看着她端着满满一大盘上来我就幸福感飙升,傻的咧嘴合不拢。上面带有肉丸的披萨最好吃了,根本顾不上我午饭已经在晓雪家吃很撑了。

我还被带去逛了菜市场和菜市场楼上的“游客食堂”,是在这个菜市场里我清晰地记住番茄的意大利文是pomodoro.

食堂里我们每人喝了两杯橙汁,闲聊着,我还要了一块提拉米苏,也不知道自己前段时间在干嘛,那是我在意大利吃的第一块提拉米苏。

之后陪俊昱去花铺选了一枝花,她说她老迟到不好意思,想送老师一枝花。她走后我一个人正式开始闲逛。

广场上有许多画画的,漫天标价,黑白人头素描80欧,也会拉着你的手花言巧语道因为你长得漂亮我想画你的脸留作纪念,15欧,只是给你哦。不好意思拒绝加上闲来无事我就坐下了,在他画画的间隙,我一句他一句的练着口语。

他会说一句中文:集合了!大家集合了!我当时可吃惊了,然后问我为什么中国人干什么都喜欢组队。还说喜欢我的眼线,画我的裸体一定更漂亮,我立马后悔当时不应该坐下来,于是火力全开飙意大利文和英文,在意大利,只有你实力过硬的时候才会真正的被尊重,拒绝当被人摸一下,夸一下,还笑一下的傻白甜。

他开始觉得我不好骗了之后,索性和我聊开了,说其实他们都觉得游客比本地女孩好骗,尤其是亚洲女孩……

画技太差,把我画的像童装模特。

记得日落的时候我沿着老桥走,在河边拍风景,被一个意大利人搭讪了,微微有些秃顶,他说自己之前在重庆教英文!就他那口音和水平真不知道是哪个培训机构看上他的。我就用意大利语跟他长篇大论,跟他说自己还要去德国发展,他最后祝我buona giornata 自行走了。

只要自己高姿态,皮条客会自行绕道的,当然,高姿态的耍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触碰。

上了米开朗琪罗广场,看日落,相当漂亮也相当虐狗,全是甜蜜蜜的情侣在小城的日落里拥吻。满是恋爱物语和爱心锁。

晓雪差不多放学了,联系我说陪一个朋友去纹身,问我想不想一起去“参观”。纹身的男孩叫张大飞,几个月前才在国内完婚,然后就跑到意大利来留学,我觉得这样的发展挺神奇。

搞纹身的女孩是佛罗伦萨美院的学姐,家里挺酷的,三个人住,一楼客厅,二楼房间,养了加拿大龙猫?和变色龙?学姐学的雕塑专业,业余做纹身挣钱。

意大利是个超爱纹身,纹身超贵的国度。

傍晚,沿着老桥,一路走向市中心。街上人烟渐旺,舔了个巧克力味儿的冰淇淋。

bar开始由营业咖啡变成营业Aperitivo.(一种包括一杯酒精饮料和自助小食的套餐,消费在10欧左右)

晚上的时候张大飞家来了个沙发客,一会儿说是个瑞士人一会儿说是个瑞典人,反正是个帅哥,正好我们那伙人计划着今天晚上去夜店,就一起去了张大飞家想把小哥一起拉上。

结果小哥是个意大利人。

张大飞家是五个中国学生合租的,加上晓雪,肖桐和我那是个热闹。当时在场的只有我和肖桐的语言有能力持续聊天,同作为这个家这个城市的外来客,到最后居然是我和这个小哥一直在深度聊天,小哥23岁,医学本科刚毕业,目前在实习,他从现阶段计划讲到前女友讲到社会秩序讲到环境保护……

我一度以为他是我认识的唯一good boy型意大利男孩。微微有些小帅,娃娃脸附着微笑,言谈举止间都是满满的暖男气质,和我喜欢的潇洒艺术范儿是两种概念。我和他往后的联系断断续续保持到八月底。当时的他可是从夏日支教计划到家庭教育都能长篇大论的聊。

记得当时从西耶那来了一个肖桐的朋友也加入了我们。

那是我第一次进国外的夜店,之前都只是瞟一眼,逛一圈,傻傻回家。

不记得那家夜店叫什么名字了,但据说是佛罗伦萨最大的夜店,分为上下两层,两种不同的音乐。我只要时间和张大飞和肖桐呆在二楼,倒是在一楼亲了一个男孩子,美国意大利混血。二楼的摄影师是我见过整个场子里最帅的男人。

张大飞和一个女孩打招呼。那是我第一次见赵芮,现在,赵芮算是我在意大利最好的朋友。

赵芮跳舞很棒,当然也很骚,也许是我那天穿了一条pinko的小黑裙,有些撩人,她拉着我去舞池中央一起跳。她拉着我说夜店就适合两个女生一起来,明天我们去另一家。吵闹的音乐里我吼还回她道我明天上午就离开佛罗伦萨米兰啦,我是罗马过来的。两个人的初识是在舞池中央你吼一句,我吼一句,旁边绕着两个西班牙小哥。

凌晨三点才到家吧,很挺兴奋,很满足。

第二天上午我仍是把佛罗伦萨小城走了一遭,带着想带个礼物的心情逛了一些小店,小店大叔很有趣,和我攀谈着20岁的男孩喜欢什么,30岁的男人该送什么。他店里有些年代久远的剪报,藏品级的古旧香水,漫画,CD,摆设,我倒在想香水不是有保质期的吗?不过也没派上什么用。

到家的时候张大飞在晓雪家蹭午饭,我当然也就跟着蹭了呗。杂酱拌面加卤牛肉。在晓雪家吃饭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没多停留就上车去了米兰,还是blablacar,这次车主是个25岁的大男孩,自然的卷发加狂野的大胡子,他牵条狗,超大超俊的那种,后来知道他的狗是明星狗,这次是带它去米兰拍电影,而他是训狗师。

同行的还有一位欧洲大叔,没太懂他到底是来自哪个国家,原谅我地理不好,听到英文地名的时候总是很懵逼。

小哥气质温顺,英文不太好,但总是浅浅微笑示意。车内放着小哥喜欢的音乐,他手指时不时在方向盘上舞蹈。大叔人也不错,高速休息站停留的时候他把自带的三明治拿出来想分我。

(二)

六月底,第二次去佛罗伦萨的目的是取货晓雪帮我从国内给我带的两双鞋和一部手机。

很不幸上一部手机在巴黎的被偷了。倒是和赵芮和Fabbio 狂欢了两个晚上。

赵芮是在我从米兰罗马的路上由晓雪传达想加我微信,一来二去我们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某些方面还一拍即合。知道我又要去佛罗伦萨后,她主动说来接我,还说住宾馆多费钱去她那儿打地铺吧。过了几天她又说她查好了佛罗伦萨最正宗的意大利餐厅,带我去吃,已经预约好了,还有我去的那几天刚好是佛罗伦萨的节日,有烟花,一起去看。当时把我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Fabbio 是赵芮口中冒出来的一个朋友,最后的最后是Fabbio 来车站接的我,他家住在圣母百花大教堂旁,一分钟的路程,还是个两层的阁楼,反正那两天我和赵芮都寄住在Fabbio 家,三个人一块儿疯的。

Fabbio 不高,小白鞋微微有些厚底,和我齐平,白衬衫,素约的裤子,作为一个男生他涂BB,画眉,后来我知道他是个双性恋。接过我的包,是可以和我聊成自来熟的那种。

赵芮下午7点的时候从打折村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佛罗伦萨,迈着她的小细腿。我们向餐厅进发。

她是用viola这个名字预约的,据Fabbio 说,赵芮每个月都换一个意大利语名。

菜色是相当传统意大利风,可惜我们三个中国人对这风格不感冒。浅尝辄止以后就一直看着邻座的一对欧洲情侣吭骨头的一个香劲儿,服务员看我们把人家桌盯地出神,过来指着我们的菜说mangi!mangi!买单的时候他感觉到我们的不合胃口还主动给折扣了10欧。

夏天的佛罗伦萨热成狗。上街溜达,妄想占据看烟花的最佳位置。

那天傍晚是我出国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大中国的味道,人头攒攒,热闹非凡,小吃街,路天调酒吧,人满为患。买个意大利最正常不过的冰淇淋都排了老长队。目测烟花在意大利是个稀有事物,能聚集佛罗伦萨旁边好几个村儿的注意力。

我们选在半山腰和赵芮的朋友们集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胖,不过他貌似已经听说过我了,他和晓雪来罗马玩的时候,晓雪口中要去找的那个朋友是我,赵芮口中那个罗马来的性感女孩也是我。我常被说是性冷淡风格的,到了赵芮口中就成了性感,汗。

小胖抱条狗,叫鹏鹏。第一次见小胖没有多少特别印象,后来11月初的时候都灵再见过一次之后,现在也是朋友了。

还有另一个女孩,很一般,第一次见面人不错,主动和我打招呼,给我让了座,自己站着,她背了一个小ck 的包,那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新加坡品牌,除了这点其他也没有什么可取之处。第二天一起玩的时候她向我加了微信,但是第三天我回罗马的时候就删了她微信。她29岁了,学服装设计的,居然告诉我艾玛的品味最好,霉霉穿衣也很棒,暮光女穿衣最没品了……然而我觉得,首先艾玛根本没有自己的风格,一看就是全由团队打造的,霉霉就是一个玩不起时尚的傻白甜风格,暮光女虽然不爱打扮,常穿牛仔T恤,但刚好称她气质。她喜欢“拍照”,但比拍照更多嘴的是“这张我脸好大”“你把我P一下”“你把我P好看一点”“我男神还在某个角落看着我呢”“说不定哪天就来跟我表白了”对于我这种自拍喜欢向下45度角的人来说根本没办法和她交流。

10月末的时候我和赵芮聊到这个女孩,赵芮说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觉得她长得像蟑螂,我对这个比喻拍手叫绝。

比山上烟花更壮观的是山下的此起彼伏欢呼着的人海。烟花把鹏鹏吓得吼不停,鹏鹏被小胖和赵芮鼓励说是佛罗伦萨最勇敢的狗,

事后我陪赵芮回家换了衣服,她其实平胸,一身透视装,倒也显得性感适当。

当晚的佛罗伦萨还有小吃街,各种帕里尼,露天cocktail 5欧一杯。

去了佛罗伦萨最大的那家discoteca,可惜没多少人,稀稀拉拉的。每人16欧的入场费,进来了也就将就了。

一个比我还矮的没看清长相没记得肤色和年龄的男人过来找我跳舞,我一溜烟奔向Fabbio:Fabbio陪我跳一会儿,有个矮子在拉我。Fabbio 道:才有个小哥过来想和我搭讪呢,你就来了。

后来有一个壮汉很开心地过来搭讪我,对话在问到你从哪里来?我答完中国后就终止了,他溜了。10分钟后再次看到他,他已经在亲吻一个欧洲女孩了。

后来的时间里也没来人找Fabbio,我一直在和他跳,用赵芮后来转述Fabbio 的话,我那天小头甩地很性感。

那个29岁的女孩也跟我们一起去的,她说那是她第一次进夜店,有个韩国小哥搭讪她,用的英文,但她不会英文也不会意大利文,找我当翻译,我听了一下那个韩国男生的句子,跟他说了句:你说的是个错句。就扭头了。

当时在场的还有一对韩国情侣,女孩很受欢迎,在场的所有男士都去围她,她也来者不拒,摊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随意被任何男人吻着,当他激吻着那个连英文都抖不清楚的韩国男孩时,被她男朋友拖走了。后来在一楼看到他们,也是在亲着。

赵芮和一个胡子哥火上了,凌晨4点我们三个先撤了,赵芮表示也许会和胡子哥回家,看进展呢。

接近凌晨5点的时候Fabbio 还接到电话赶去给赵芮送卸妆品和安全套。

不过当我们第二天白天再见到赵芮的时候,她表示,小哥有车没房,住在佛罗伦萨外面,和父母一起住,没法儿带女孩回家,她家的话,先是赵芮觉得对房东和室友影响不好,再是小哥坚持当晚的把车开出佛罗伦萨,总之交通规则收费标准之类的原因。

我一直不觉得那个胡子哥有哪一点好,赵芮说:你不知道,他好有耐心的,我意大利语这么烂,他都一直听着,跟我跳。嗯,赵芮不会英文,也不喜欢中国男生,所以她的主攻对象就是意大利男士。没想到Fabbio 也告诉我那个胡子哥近看还不错,挺成熟的。

赵芮一直觉得我对男生的审美还停留在小学水平,一旦街上有瘦高型的十五六岁少年,她总指给我说:Mini!你喜欢的耶。对于她领略不到我选择性的精髓我表示无奈。

第二天白天午后才起床,三点过才出门,我和晓雪碰了头,逛了街,舔了冰淇淋,佛罗伦萨有那种花一般造型的冰淇淋,很是特别呢。

晓雪158,胖,不注意外形,但内心深处也是一个渴望爱的小女孩。我觉得主要问题是因为她饮食习惯不好,说好了去Fabbio家吃火锅,一个嚷嚷着减肥的女孩5点过点了一块芝士蛋糕一杯星冰乐之类的,这是果断退出的前奏啊。

同赵芮和Fabbio汇合。其实晓雪和Fabbio 是同班同学,不过介于Fabbio 自从谈了一个意大利女朋友之后就一直处于旷课阶段,那种同班同学的关系还处于没来得及认识呢。

中超买食材,和赵芮相处多次以后我发现她是一个看到什么就喜欢什么,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明知道吃不完,用不完,穿不完还买很多的女孩。

而晓雪是那种在生活上精打细算,也没几个钱可以挥霍的人,逛中超的时候她就表示她因为吃撑了得彻底退出了,其实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是怕到时候一摊钱自己冤枉。

我们煮了两锅,麻辣锅和番茄锅。要知道夏天的佛罗伦萨,能找到像Fabbio 家这样又有空调又有风扇的简直可以跪谢天神了。

晚上的时候晓雪受不了我们这伙人,走了。那个29岁的女孩拍赵芮马屁说她这样的人超好,会分享朋友圈,她很高兴认识我们。一看就是自己社交能力极差圈子极小却又希望自己是小公主的那种女孩。

我们商量好去酒吧街,一点过才出门。走着走着三个人莫名其妙被泼了一头水,赵芮骂意大利语脏话,我开始飙英文脏话,三楼开了一个窗子,探出头来三个少年,对,我们杠上了。大街上引起了围观,有意大利人帮我们指是哪个窗户的,有黑人对我们吼:what are you yelling about?还有两个小哥站在不远,其中一个问身边:看!美女,你不觉得她们漂亮?另一个仔细把我们看了好久,才慢吞吞地说:non è balla.赵芮果断去商店买了两瓶水,拧开一点瓶盖,呈漏水状态,让Fabbio 丢上去。虽然没有正中砸进窗里,但弧线还是相当让人称道的。29对的那个女孩当时以回家放菜的借口先逃之夭夭了(我们把没吃完的火锅菜都送给了她)杠上之后居然又被泼了一头水,没办法我们在低处处于弱势,惺惺地走了。

走在酒吧街,近凌晨3点,人群已经有些稀稀拉拉.还在气头上,突然有两个意大利年轻人经过我们,指着我们一脸嫌弃的说cinese,赵芮当时就急了,噼里啪啦回骂,两个人逗上鸡眼了。

那天我们很失落的回家,大家为什么不喜欢中国人。29岁的那个女孩当我们被不尊重的时候她躲得远远的,事后当我们失落的时候她充当起来导师,教育忍让,大度~,说我们太小了,经历太少还不懂。

赵芮本想第二天拖我去里米尼玩的,不过我才从捷克回到意大利,马不停蹄跑了趟米兰佛罗伦萨消耗了两个漫漫长夜以后,觉得自己透支到不行,给推了。

之后Fabbio来罗马找过我一次,吃了顿79欧的饭,他坚持他付,我当时觉得自己受宠若惊,意识到自己已经太久没有跟中国男生单独吃过饭了呢。

第二天一早,我穿着白色睡裙,懒得化妆抓过Fabbio 的墨镜戴上去找晓雪吃饭。

我给晓雪带了些礼物,法国买的翻糖小熊和捷克买的心形饼干。

虽然晓雪住在这儿,但我总感觉她什么都不懂,她说这是一家很专业地道的餐厅,结果逼格是高,还有“入户花园”不过是个俱乐部得办卡,也没点餐就是些小食,我感觉像是很久以前香奈儿热衷的那种艺术沙龙。

最后在离晓雪家最近的一家馆子里落了脚。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crudo是“生”的意思,很尴尬的点了一盘生牛肉切片配牛油果酱。

晓雪则是一盘熟猪肉切片配胡萝卜丁。服务员最后还送了一块巧克力蛋糕,我们说谢谢的时候他比了个“嘘”的手势。他问我们是不是香港人。

介于我跑过太多地方,这种问法是见怪不怪了。在欧洲人眼里只要你英语流利/穿着入时/非跟团/非无时无刻抱着大单反拍那你就有可能是日本人/香港人/韩国人/台湾人,反之则是中国人(大陆人),对此我深表无力。

(三)

八月底,我去佛罗伦萨考试,其实是我自己任性,非想趁晓雪考试的时候凑个热闹,看看自己的意语有没有B2。

去的前几天微信俊昱,想问能不能去她家挤挤,不过她已经有了男友,也同居了。也是在这次对话中我损失了俊昱这个人际关系。当时我刚从瑞士德国的7个城市旅游回来,兴奋的想跟这个25岁的姐姐表达一下我的激动,描述一下德国人的理想身高……结果她发来几段语音,以“亲爱的”开头,说外国人还不是人,你仔细想想,人就那几类,我就最讨厌你们这些95后了,总是追求酷炫,我还是更喜欢中国的中庸之道,心如止水,安安静静地呆着……我当时就错愕了,删了她微信。

之前贾静问我为什么喜欢俊昱,我还吊儿郎当地回答因为俊昱个子高,我是身高控,我是觉得她人好啦。那时贾静说了句俊昱只是情商高。

后来我在Angela处求安慰,她只说了一句话:你有没有伤害她,她不能包容你的性格就是心里没有你。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可笑。

阳高照,汗流浃背,寄居在晓雪家,先去舔个冰淇淋。

晓雪说她家楼下那家gerateria 只要她去,要小号的会给中号的,她带我去刷脸。西瓜味和芝士蛋糕味,西瓜味尤其甘爽。

我属于轻松裸考型,目的就是考着玩的,还在刷着Instagram.晓雪则像六年级小学生备考期末一样。

第二天上午我则在一家咖啡厅里尤其认真地备考作文。和国内的咖啡厅不一样,这里只有老奶奶和老爷爷。

第二天排队入考场的时候见到了俊昱和她男朋友,她男朋友我在北京的时候也见过,一起去过KTV.长得很给人安全感,性格是成熟稳重周到。

也见到了赵芮,她考的上午场,正准备走,我们抽了根烟聊了几句。

我想找晓雪溜街吃饭的,但她总是一脸紧张,一口的担忧语气,她觉得考试前应该紧张,至少紧张过这个事实可以给他带来心理安全感。

第二天的口语考试延迟,生怕耽误我去米兰看房的日期,一个人气急火燎地在小城里绕着弯,和远在中国的父亲通话抱怨着。昨天同一家caffetteria也呆了些时间,很喜欢那个座位,正对着街道,左边是白墙右边是小小的图书角和台灯。和店老板的女儿请教了些语言学习上的问题,abbiamo fatto piacere.

那两天的中餐我都在同一家中餐馆吃饭,一个人。味道一般,但十多欧能吃得很富足。

考完试想犒劳一下自己,进了一家汉堡店,名字是Red开头的,鸡翅正好在搞活动,有我最喜欢的lemonade ,算了招牌汉堡

下午的时候我匆匆地走了,在米兰办完银行卡,录取通知书和租房的事我也就急着回国了。一个人在欧洲乱跑了半年以后,兴奋充实,也很累。每一场旅行就像把我的19岁20岁分割,耗用。感觉自己有了遍布半欧洲的朋友,但只想有选择性的保留一两个。

从来没在佛罗伦萨坐过公交,一座步行就可以逛完的小城。
 

本篇游记共含8818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Mini 的图片:

2016-11-23 12:13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11-23 12:27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11-28 11:53
相关目的地:   意大利   托斯卡纳
24569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