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大地理系学习生活点点滴滴(1)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9
阙机龙 (悉尼) LV.10
2016-11-23 13:48 426/7

考上大学,喜上眉梢

1983年9月,我来到了福州福建省的省会城市,也是福建省最大的城市—报到,因为我被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系录取了。

考上大学,跳出农门,是我最大的梦寐以求的愿望,也是家人最大的殷殷期盼。

因为地处闽西偏僻乡村,晚上使用煤油灯照明(家乡1985年才通电的);繁重的劳作以及靠天吃饭的耕作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使我迫不及待地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考上大学就是改变我人生运行轨迹的分水岭。

报到那天,我提前一天来到了龙岩,因为从龙岩福州的火车每天一趟,早上6点左右发车,晚上抵达福州。我要在龙岩呆一个晚上,才能赶得上这部早早始发的列车。

到达福州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了。我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到了新生接待处。正是在那里,我认识了熊永良同学。我很高兴地得知他也是师大地理系的新生。

虽然我们之前不认识,但一见如故。因为我们都是永定一中毕业,而且是隔壁班的同届同学,他在二班,我在三班。

出门在外,有人互相照应,喜莫大焉。

我们肩并肩地站在军用卡车上面,感觉威风凛凛,像是来检阅的。那是敞篷汽车,风很大,路很宽,街灯很亮,我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我们被接到上三路的坡顶---就是福建師範大學校部,安顿下来。

(图1)1983年在倉山區校門口留影。左起:熊永良,數學系陳銘喜,阙机龙

宿舍同学情

我被安排在83级甲班,和我同宿舍的有肖友梅、李雄志、蔡剑虹、郑鸿、任斌和颜文景。还有一位来自仙游的翁正文同学,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得了神经官能综合症,入学不久就办理休学了。

翁正文同学,非常腼腆,没有说话,脸先红,说话时夹着浓浓的莆田口音。自他休学后,再也没有见到他,也没有他的消息。希望他安好。

我们宿舍的同学,学习起来都非常用功,按照学习用功程度分为:李幺,肖两,阙三。。。就是李雄志第一用功,肖友梅第二,我荣幸地排在“小三”的位置。

考上师范大学,不但不需要交学费,而且还每个月按人头发放饭金和菜金。天上真的是掉馅饼,我的心情简直胜于“心花怒放”。

第一学期,辅导员老师施维平把每个月的饭金平均分发(一个月30斤饭票),而菜金的发放则根据家庭的贫富差别按等级发放。

评选等级由小组讨论产生,再经过班级平衡和施老师定夺。

我虽然家庭困难,但不好意思申请特级,好在熊永良同学的鼓励和怂恿,我才申请了特级并被批准。

拿着最高级别每个月24元的菜金,我给父亲写信说,现在终于过上了想吃肉,就可以吃上肉了的生活了。

24元的助學金絕對是高工資,因為那時剛畢業走向工作崗位的職工每個月工資也就是37元。

和老家农村,一周才吃上一次肉(而且肥肉居多,用于熬制猪油)的狀況相比,现在简直有了天壤之别。吃着唇齿留香,红红的荔枝肉,我体会到“书中自有黄金屋”古训的无比正确。

郑鸿同学则是最低级别的,好像是14元左右,因为他来自福州大城市。

肖友梅同学那时饭量很大,我们一般是早上二两,午餐和晚餐各四两的安排,即使不够,也权且作罢,但是友梅午餐和晚餐经常是半斤的饭。

也许是放开的缘故,友梅是身高长得最快的同学,我的感觉是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他是节节拔高,一个劲地哧溜哧溜往上窜。

不夸张地说我们是看着友梅长高长大的。就在我们面前,他顺利地完成了第二次发育。

(图2)1983年在校部留影。

(图3)1983年和熊永良在校部留影。

新生军训,艰苦磨练

新学期开学的前面两周,我们所有的甲乙两个班的新生,全部接受军训。

军训的教员来自于部队,他们个个年轻力壮,血气方刚,要求严格,一丝不苟。我们每天頭頂炎炎烈日,在骄阳暴晒下列队,无数次练习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齊步走。枯燥单调,心有怨言,但敢怒不敢言。

最烦人还要学习叠被子,还要折出棱棱角角,90°垂直。我的妈呀,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叠被子,我的被窝就是一个“猪窝”,習慣成自然了。

没有办法,不想做也得做。

两周下来,脸上晒得黑兮兮的。有 一天和同宿舍的任斌同学拌嘴,我说他脸上黑乎乎的,像个矿工,他反唇相讥说,乌鸦笑猪黑,自己不觉得。他说的一点没错,我比他还要黑,只是因为自己不常照镜子的缘故。

两周军训的最后,是实弹打靶项目。我是平生第一次“真刀真枪上战场”。我记得各就各位卧倒后,每人发5发子弹,用力压进枪膛后瞄准射击。由于后座力大,要把枪托顶住右肩胛骨处。由于我是近视眼,带着眼镜眯着眼睛瞄准靶心非常吃力,刚开始还能像模像样地瞄准,到了第四第五发的时候,就全凭感觉扣动扳机了。

还好我的成绩不赖,五发子弹,40多环,算是顺利通过了考核。

就是卧倒在地时,因姿势不对,被考官抓住束在腰间的皮带,一把拎起来,像老鹰叼起小鸡一样,感觉不太爽。

宿舍生活

我们所住的宿舍靠近上山路。虽然从外面看,俄式建筑,高大巍峨,但是里面是木头结构。上下楼梯时,嘎吱嘎吱作响。

木板楼梯还非常窄,交汇时要闪让一旁,不然就会有“正面冲突”。我记得我很怕和一个80级的大四女生相遇。她个子高挑,身材细长,全身晒满了香水。

在相遇的刹那间,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从衣服间,从她的身体里劈头盖脸地,排山倒海般向你袭来,你躲没处躲,藏没处藏。

香水味瞬间把周围的氧气驱赶走,我顿时感到氧气不够,明显有呼吸困难的症状。她离开一会儿后,我才能缓过劲来。

这是我第一次闻到香水的味道,而且是如此近距离地闻到年轻异性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难忘的一拍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班级的李娟娟同学经常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飘逸而美丽。

我喜欢打乒乓球。在宿舍的底楼,也就是地下室,有一个乒乓球室,里面并排放着几张球桌。

一次打乒乓球大力扣杀时,因走动幅度过大,球拍狠狠地打在隔壁一桌正在打球的李娟娟脸上。我当时吓蒙了,不知如何是好,像根木头杵在那里。

李娟娟捂住脸,既没有哭,也没有闹。我倒希望她又哭又闹,这样反倒能让我减轻负罪感。

我们老家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俗成:如果男孩子伤害一个女孩,弄到她无法嫁给一个好人家,那么这个男孩子就得非娶那个女孩不可,对她一生一世负责。

我就在那儿纠结:如果这一拍够重,把她打傻的话,那么我就得娶她,尽管我内心不愿娶一个傻女人做老婆;但如果太轻的话,她美丽如初,又是大学生,完全可以嫁一个更好人家,那么她就不肯嫁给我。

看来这一拍不是太重,她不傻也不笨;也不是太轻,因为后来据她说,确实因为这一拍她把我恨得咬牙切齿的。

这一拍的力度恰到好处,不重也不輕,因为她从此后一直把我记着。

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大学二年级,当我们地理系搬到长安校区25号楼时,我和她竟然分到了同一组。

33年过去了,我们仍然是很要好的朋友。

(图4)大学青涩时代。从左到右: 李娟娟、刘雪萍、张福英。李娟娟提供照片。

电视剧《霍元甲》风靡校园

那时候,电视连续剧《霍元甲》正在热播。下课结束后,很多同学早早把宿舍里的椅子搬到过道走廊占位子。但是我总是早不过他们,每次看电视,我都是站在椅子上看的,因为是最后的末排了。

1983年电视连续剧《霍元甲》是大陆引进的第一部香港电视连续剧,片中霍元甲的爱国情怀,以及他和倩南的爱情故事,和徒弟陈真之间的恩恩怨怨被演绎得淋漓尽致,使我们欲罢不能,看完一集后,期待着下一集,不想漏看任何一集。

其中用粤语演唱的的主题歌《万里长城永不倒》的歌词記憶猶新 :

“昏睡百年, 国人渐已醒 ,睁开眼吧 ,小心看吧。

那个愿臣虏自认, 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开口叫吧! 高声叫吧!这里是全国皆兵。历来强盗要侵入 ,最终必送命。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问我国家那象染病。

冲开血路,挥手上吧, 要致力国家中兴。

岂让国土再遭践踏,个个负起使命。这睡狮渐已醒。”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粤语,也是我看的第一部香港电视连续剧。每次片头响起这首歌曲时,总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爱国主义情怀空前高涨。

“拳头加枕头”的故事,让我们如醉如痴,沉醉在曲折纏綿,跌停起伏的剧情中,久久不愿回到现实。

时隔33年,现在还能哼唱出这首歌曲,可见当初对这首歌的印象极其深刻。

当然也归因于那时候的影视剧贫乏,没有多少可供选择。

(未完待续)

阙机龙写于2016年11月23日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文章力求真实。但因时代久远,记忆力可能有误,时间、地点和人物皆可能错位。如果文章对老师或同学有所伤害,敬请原谅。

本篇游记共含3381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苹果)

2016-11-23 14:06

我是来跟lz学习怎么写游记的……

2016-11-23 17:26

记的很细,长安山情怀

2016-11-23 19:31

用这账号再赞一次,长安山情怀,写的很细

2016-11-23 19:36

引用 方人也 发表于 2016-11-23 19:36:54 的回复:

用这账号再赞一次,长安山情怀,写的很细

回复方人也:谢谢施老师。

2016-11-24 07:24

引用 方人也 发表于 2016-11-23 19:31:06 的回复:

记的很细,长安山情怀

回复方人也:我们班同学为助学金是多少钱争论不休,施老师什么时候发布权威报告?

2016-11-24 07:25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11-28 15: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