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方艺术文化寻根之旅-日本行

  • 出发时间/2016-11-1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10000RMB

经过漫长的等待,成都青年设计师协会组织的东方文化艺术寻根之旅终于启程。我也带着略微激动的心情踏上了这次期待已久的游学之路。
之所以选择去日本,是因为日本一方面继承了中国悠久的华夏文明,另一方面又将西方现代化的文明系统应用在生活中,是融合型文化的典型国度。我们在日本的研习,一方面可以通过古建筑领悟与回忆中国建筑营造法的智慧,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对城市的体验,感受如何将传统文化融入现代设计的技艺。“关系”是日本设计的着眼点,而这正是中国建筑营造法中的灵魂。所以,不断的思考关系,是我们这群年轻设计师拥有未来的关键。


废话不多说了,上图!

    成都双流机场

飞行中。

落地东京

赶往酒店途中,哈雷和大胡子很般配。。。。

达到酒店—品川王子酒店。


清晨醒来,发现东京的建筑都比较矮。
原来,早在1920年,日本政府就制定了一部《市街地建筑物法》,明确规定最高建筑不得超过一百尺(31米)。所以,日本大多数建筑都没有树木高。
对于人文和自然之间的协调关系,日本确实做的 

东京艺术大学。在日本国内被一致公认为日本最高的艺术家培养机构。想想明年可以来这里进行设计课程的研修,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啊!

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

    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是日本著名建筑师六角鬼杖的作品,外围墙采用日本传统和式的赤砂岩材料,100mm的厚度营造与上野熙攘人流的隔离,体现大学环境的幽静,建筑主体却使用铝板,营造轻盈的感觉,建筑底部采取圆形基座的造型,上方则采取矩形,体现出主体建筑是被圆柱托起的效果,体现出建筑的轻。
    日本国土面积的狭小让设计师努力思考如何通过设计让建筑体现轻薄感,从而削减都市人在城市中生活的拥挤感。设计中对人的关怀恰恰体现在这里。

东京艺术大学旁边的上野公园,是日本第一座公园。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法国建筑大师柯布西耶1950的作品,清水混凝土的建筑形式也因此在日本被正式确立。建筑考虑到地震的因素,每层天花板均设置了3重抗震元件,恒温恒湿系统确保艺术品可以最大限度的展示在参观者的面前,由于上野地区限高的问题,建筑师充分考虑了如何将建筑内部最大化合理运用的问题,人与室内空间相处的比例称为解决方案,柯布西耶在建筑中通过实验确定了不同功能区域与人体相处的最合理尺度,并以此提出了5类室内空间的设计“模度”,时至今日日本的室内空间规划与家具部品配置仍旧采用这个“模度”标准。
    柯布西耶在国立西洋美术馆的设计中尝试了大量的标准化方案,最终确定了人与空间的尺度关系,但为了避免刻板的体验,他通过“多米罗”楼梯的动线设计让参观者产生无穷无尽的探索乐趣。尺度与比例的匹配性自此成为世界建筑与室内规划的基本标准。这是让空间使用者自己体验到舒适与合理的设计手段。

罗丹《地狱之门》

罗丹《》

罗丹《思想者》

前往江户东京建物园。

小金井公园。随处可见野餐、散步、运动的人。

日本随处可见的青苔。

死掉的树,留下的树根。

江户东京建物园

东京几经地震灾害与战火的摧残,传承文化的建筑也因此被毁灭。于是政府将那些在岁月中消失但却代表着东京生活方式与文化演变的建筑1:1的复原在武藏野地区,江户东京建筑博物馆就此诞生。建物园以江户时代及昭和初期的建筑为主,游客可以亲身体验日本江户时代的街景。
30栋建筑,将民居、别墅、自家用商业,公共商业的物业类型全部呈现,室内设计对于功能与生活方式的还原也淋漓尽致。“城市、建筑、景观、室内”与“人”的关系在这里被精致的展现出来。
那些被摧毁的旧建筑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恢复了,但如果以复原的方式被收纳在博物馆中将是最好的生活与文化教科书。这一点日本做到了。江户东京建物园不仅仅是对过去的尊重与传承,更是对未来的思考。园中建筑大部分是还原1920年代的作品,今天我们却身处其中体验到了无比的舒适与美感。这些复原建筑所传递出来的生活气息也许才是人类未来最美好的生活方式。未来源自于过去,这是中国设计师必须拥有的设计意识。这个意识将决定我们是否可以拥有全新的未来。

品川车站

品川站,地下3层,地上4层,7层复杂的建筑结构将行人、电铁、商业有效的分割,同时又形成彼此交融的状态。动线将人流分为两类:上班赶路的人,下班生活的人。两类人在车站中穿梭但彼此互不干扰。品川站将半径500米以内的建筑作为自己的围墙,用空中联络线将建筑链接,形成无缝对接,同时空中连廊有自动的划分出了地面部分的街心花园,丰富了如此拥挤地区的景观功能。
品川车站旨在打造自然山谷栈道中不断前行的驿队这样一个画面。中间为谷地下方的树丛和河流,两边为山间栈道,驿队穿行其间。日本人对于自然的尊重在这里得到前所未有的体现。与自然产生最佳交互和融合的地方才能让人感受空前的安静和舒适。
“城市、建筑、景观、室内”四个建筑客体的关系是设计师开展项目规划的逻辑,而进一步关注建筑客体与人的关系则成为实施设计的逻辑。

六本木新城
六本木,世界综合商业体的建筑典范。立体交通,无缝相接,功能、景观、建筑用料与室内设计的施工工艺都达到了极致。宏观环境与室内环境的色彩、调性、材料的统一性是这个项目最值得学习的地方,这种设计手法采用了环境心理学中宏观环境与室内环境认知同一性的人体感受规律,运用系统化的设计呈现手法营造了身处其中的人们的“情绪冲击”(人们感受到美时的一种复合情绪反应),让体验者产生“持久的惊喜”。
用设计唤起业主的“情绪冲击”这是设计方面比较超前的手段尝试,同时也是一次成功尝试。在实验性的设计方面,日本一直在坚持运用心理学手段营造“持久的惊喜”效果。 沿用区域文化中已经存在的记忆元素,在设计中改变这些记忆原本存在的形态,这就是有效营造“情绪冲击”的做法。
六本木新城采用了连山团城筑城法。

日本人善于将视觉标识做的相对隐性。只有你真正需要它的时候,它才会在你寻找的视野中出现。而不强行进入你的视线。

整个建筑区域的地面部分始终与自然结合如此和谐。因为,设计师认为只有人进入自然的环境中才会有最大限度的放松和舒适。

前往21.21美术馆途中

21-21艺术馆
    由日本顶尖设计师三宅一生、美术设计师佐藤卓、产品设计师深泽直人出任总监,再加上副总监川上典子合办的21-21Designsight为3+1的强强联合。安藤忠雄是这家博物馆的建筑设计师。这是典型的“室内功能决定建筑规划”设计逻辑的代表作。3+1人组确定了室内功能,安藤只是实现功能的建筑者。

    21-21的名字取自英美俗语“20/20 vison”(视力100%正常)的洞察事实之意,而21-21更是超越20/20的常人意境——更进一步预示未来,以营造超前的艺术设计场所。门口一枚之布的设计配合大量落地窗充分使用自然光,使得整个艺术空间实现艺术和自然的结合。 展出内容不定,新设计的商业展摆脱商业气息完全变成一场艺术盛宴,而常规博物馆一般的珍宝展示也跳出规框呈现多元化的展示手法,馆内的企划展协定一年两次,由每位住建负责主题指定,在企划站之外也会有特别展,让人充满惊喜。

新宿街区

la kagu 集合店

设计团队:
由建筑师隈研吾
设计师平林奈绪美
买手达人岡尾美代子等
各领域达人组成的策划设计团队
针对现状进行创造性的更新设计

设计理念:
以時尚、家居和文藝为线索,打造承载与塑造一天完美日常的场所
为对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双重关注的新中产阶层提供一个{衣食住+知}新形态集合店

设计内容:

la kagu 一共两层,一层区域有有女装、生活杂货和咖啡;二层区域是男装、书店、家具及一个讲座空间。

设计亮点:

大楼梯的设置对城市开放
既创造了商业空间的双首层便捷到达
而且为城市街角处提供了
休息聚会的公共活动场所空间

la kagu 集合店

设计团队:
由建筑师隈研吾
设计师平林奈绪美
买手达人岡尾美代子等
各领域达人组成的策划设计团队
针对现状进行创造性的更新设计

设计理念:
以時尚、家居和文藝为线索,打造承载与塑造一天完美日常的场所
为对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双重关注的新中产阶层提供一个{衣食住+知}新形态集合店

设计内容:

la kagu 一共两层,一层区域有有女装、生活杂货和咖啡;二层区域是男装、书店、家具及一个讲座空间。

设计亮点:

大楼梯的设置对城市开放
既创造了商业空间的双首层便捷到达
而且为城市街角处提供了
休息聚会的公共活动场所空间

表参道世界建筑师走廊
    表参道是东京的香榭丽舍大道,现代商业气息与时尚潮流的汇聚之地,但世界所有的建筑大师在建筑面积与高度双重受限的去条件下,以树木为主体,将建筑巧妙的隐藏在树木的剪影里,形成一种树木自然景观是主体,建筑是客体的存在关系,让整条街道充满了和谐的气息。

    打造无形的、特有的“表情”和“时间的流动”。利用声音、照明、影像等最尖端的科技和日本国内最高水平的技术,表现无形的、空气感和空间的魅力。"Wa"的精神。"Wa"指Walk=迈步在这条街上就能感到幸福、Watch=观察这条街道就能丰富自己的感性、Wake=感觉到这条街道就能发现自我、Way=在这条街上就能追求新的生活方式。请以新生的表参道为舞台寻找各种"Wa"。

在表参道的研习是非常重要的。世界上很多著名建筑师与设计师的作品都集中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每个设计师都在竭力表现自己对于建筑与室内设计的思考,这个思考包括功能与体验两个层面。与此同时,这些彰显设计师个性的建筑彼此之间又形成了一种情感的联系,我们置身其中并没有感觉区域的杂乱无章,然而因为这些彼此独立却又相互影响的建筑让整个区域成为了一个时尚体验的大空间。这恰恰是“关系”的体现。表参道有非常严格的规划限制,设计师们不但没有被限制思维,反而利用了这些限制,将“关系”转化为设计,营造了一个杰作的走廊。这告诉参加研习的设计师同学们一个价值取向:在设计的追求上,设计师一定要努力通过作品表明自己的态度,造型不是区别他人的标志,由“关系”产生“功能”由“功能”得出“造型”的设计逻辑是体现设计师“态度”的设计方法,而以此方法体现的设计态度将成为设计师不可替代的设计标志。

安曼酒店
    位于东京金融区的安曼酒店,用传统和式的室内设计陈设艺术构建了一种极致静怡的环境氛围,让室外喧闹嘈杂的金融区气流被自然的消散。

教授讲评:室内设计的氛围营造是软装陈设艺术的关键,设计师要考虑到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的多感官体验效果。在喧闹的室外环境中,以安静得调性营造室内氛围,是都市陈设艺术的设计焦点。建筑师将各种寓意作为规划与设计的来源。寓意衍生功能,功能呈现景观。这样的设计逻辑呈现的作品将置身其中的人们自然而然引入神圣。心理学的研究发现,人们的潜意识当中储存了足够多的信息元素,这些元素将自动识别环境中的寓意,并加工成情感自动升发在内心。安曼酒店的设计就是典型的运用了这个原理。

根津美术馆
    根津美术馆位于表参道的尽头,隈研吾采用檐墙的形式来接纳表参道嘈杂与浮躁的人流气息,屋顶重檐与“蓑甲”的处理方式让建筑的轻薄感达到了极致,屋檐下方的吊顶处理体现了日本暧昧文化,剪力墙与10cm方形钢柱的搭配巧妙地解决了景观墙与承重墙的关系问题。

    隈研吾在东京大地震之后的废墟上产生了顿悟:自然灾害把一切都带走了,但即便在废墟上,人们仍旧感受到当时在这里生活的气息与痕迹。这就是“场所”,它是承载生活记忆与人气的空间。建筑是无意义的,场所才是建筑的价值,设计师要做的不是设计建筑与空间,我们是在设计人与环境的关系,这就是设计师的场所精神。

小田原—希尔顿酒店阳台夜晚.海景

pola美术馆
pola美术馆是由日本日建设计公司安田幸一先生设计的。“与周围丰富的大自然相协调”是设计的主题,在设计上突出了光的效果,在展示与保护的结合上进行了有效的处理。设计手法上采用了“借景”的营造,让人“身在馆中,人在山中”。 

 建筑初期,美术馆就以箱根的自然与艺术的共生为主题进行设计,整个建筑基本上都是埋在地下的。虽然是在地下,但是却并不是那种完全封闭的地下室式建筑。建筑时掘地很深。为了不影响美观,也为了达到最佳的采光效果,又围绕着美术馆建造了一些有坡度的台阶,减少了压迫感。同时,也让这栋天棚很高的建筑看上去就象是一个低矮的平房,朴素典雅,一点也不象都市高大建筑那样张狂。 

一切建筑与室内设计都是人为的创作,而人们内心对美的感受总是出现在自然之中。因此,在设计的过程中设计师要充分考虑如何让设计之美与自然之美融合起来。运用环境中已经存在的美的元素,或潜在的美的规律,在这些元素和规律之上展开设计策划,这是最高明的设计创作手法。 

箱根湖停车场

箱根

名古屋
    日本的“城”为领主及其武士所居之地,是其实力的显示,几座规模和建筑都较为出众的“城”,现已成为日本的重要古迹,名古屋城就是其中之一,同时名古屋城也为日本大名城之一。

    其天守阁是德川家世代居住之地,由正门右侧的大道即可到达,这是一座五层飞檐建筑,屋顶脊梁两端以一雄一雌的金色兽头鱼身铸像装饰。天守阁的内部经过整修,其木质结构已无保留,并增设了电梯。

    建筑文化遗产被不可抗力因素毁灭之后,重建过程绝不能犯“拯救如旧”的错误。它会导致文化痕迹的消失。名古屋城在二战中被烧毁,1956年重建后用60余年的岁月打磨重新让“城”的岁月痕迹沉淀下来。尊重历史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历史自然沉淀。从这个角度来看,室内设计师要帮助业主通过一栋房子沉淀属于自己的家族历史。因此,“持久的美感”成为室内设计与生活规划的核心焦点。

东大寺:
位于奈良地区,唐代建筑,至今保留非常完整。飞檐、斗拱,这些典型的中国建筑营造手法在这里被完整地保留着。而室内环境装饰以及陈设物又可以回味当年盛唐时期中国的辉煌文化与磅礴的历史图景。 

唐代的建筑,屋檐是厚重庞大的,斗拱松散,檐与檐的距离疏远,整体建筑尺度宏大,区别于清代的清瘦。彰显出帝国的威严与文化大国的包容性。建筑材料以杉木为主,日本当代对于木结构的古建筑采用透明防腐漆作为保护。一方面实现了古建保护的功能,同时又没有破坏建筑本身的样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处理可以让人无距离的接触到历史。庭院中日式的石柱采用阴刻的手法,凹陷的字体反而给人琼劲的感受。这是日本演化中国雕刻技艺的一个案例。 唐代建筑与室内设计要体现帝国无限扩张的气势磅礴,无论是建筑、庭院或是陈设物的尺度都是宏大的。这就是国家政权的需要。设计师一定要把握所谓业主要通过设计体现出来的意境。

法隆寺
隋朝时期的全木结构建筑,东西两院气势恢宏,但环境景观方面却朴质自然。营造手法上采用全榫卯工艺,榫卯结合处行程六边形的造型,实现最坚固的结构,是古代匠人运用建筑力学创造栖居奇迹的代表。建筑历经一千四百余年,期间多次遭遇洪水与地震灾害,却屹立不倒,完好如初。可见对建筑与文化最大的威胁与破坏不是自然,而是人类自己。

法隆寺是人类建筑智慧的奇迹,但遗憾的是法隆寺的特殊榫卯建筑技艺已经失传。在现代化进程的同时,我们也值得将过去匠人的智慧延习传承。就像禅宗中的佛语所云:“当思来处,方知始终。” 从中国的古建中我们可以从历史的痕迹中再次得到印证,那就是设计的产物一定是形式化的,但设计师绝不是为了形式而开展设计。形式背后一定是某种寓意,比如帝王或家族身份的象征,文化状态的投射,生活形态的表达等等;或者是生活功能解决,包括实用功能与情感功能。而实现这些寓意与功能化的表现做法一定是在建筑与环境的细节方面,斗拱、飞檐、庭院这些都是细节,但恰恰是这些细节渲染了建筑整体的存在价值。因此,设计师要不断培养与训练自己关注系统关系,并通过细节表达寓意与放大实用功能的设计思维。 

大德寺
始建于镰仓时代1325年的大德寺,是禅宗文化中心,著名的一休和尚80高龄的时候任寺庙主持,并重建大德寺。建筑采用隋朝建筑设计的风格,庭院采用大量的“枯山水”手段营造禅庭。小巧精致的院落彼此相连,形成巨大的院落群,体现出皇家庙宇的气势磅薄。小中见大的建筑手段与设计哲学很好的匹配了禅宗的“空见性”佛学哲理。

禅庭,到现在不仅是寺庙中的专属空间,日本的居家设计中也在广泛使用这个空间的规划,这是让人们静下心来观照内心得失与感受的空间。中国古人通过这个空间把室外的自然景观引入室内,形成一种内外交互的室内设计效果。人们在屋檐修养心性。日本将屋檐传承的同时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以庭院为核心的营造手法“禪庭”。禪庭,是扩大的屋檐区域,居者在这里冥想,梳理自己的心绪。正所谓“屋,是居心之所”。当下的中国强调民族复兴,国人开始关注新中式的设计风格。设计师值得将屋檐与禪庭的营造手段掌握,用于开展中式设计。 

美秀美术馆:甲贺山麓中隐藏的艺术秘境,由小山美秀女士捐建。由于她非常喜爱苏中园林的景观之美与中国的室内借景的设计思想,因此请贝聿铭展开设计,贝聿铭在得到完全支持的状态下将毕生设计智慧的究极奥义投入到这次的建筑与环境设计中,成为了世界环境设计的杰作。整体时间为4年,2年设计,2年施工。是中国苏州园林营造手法的极致之作。

苏州园林的透景关系是入口处的设计手法,正式入口之后,“借景”的室内设计技艺被运用的非常到位。贝聿铭采用“桃花源记”的故事营造了世外桃源的环境,隧道内部采用吸音板的材料,目的是让客人从入口处便开始静下心来去沉淀自己的心灵。以便可以用平静的心情去欣赏艺术品。

在营造窗的部分贝律铭采用了和式席地动线与视觉处理法,同时又使用了欧式天窗采光的手段,让自然光被最大化地引入室内,营造了室内光影变化的时间感,让整个空间不再呆板而充满动态的变化。

设计师在设计环境时是根据陈设物来决定功能区域与空间动线的。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设计逻辑。中国的传统建筑营造技艺都是根据这个逻辑展开设计策划的。

京都印象

大阪-夜

本篇游记共含7272个文字,18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11-23 17:26

引用 seanredd 发表于 2016-11-23 17:26:47 的回复: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回复seanredd:这个也不难的嘛

2016-11-23 18:17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11-28 09:54

引用 王珏温楠楠 发表于 2016-11-28 09:54:44 的回复: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回复王珏温楠楠:

2016-11-29 12:1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