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阿鲁,朋友!(二)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走,进山去

遇到小王老师是个偶然,认识旺修也是,包括这次旅行,都是生命中的不期而遇。

    
       小王老师,云南昆明人。偷翻他朋友圈得知很久以前他在理塘做过老师。他一点儿不老,只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就随着他的学生们改了口。但也没有当面叫过。
       旺修,康巴汉子,一头乌黑浓密又卷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把,一件合身的衬衣加一件肥大的藏袍,少言寡语,我也不对他多说什么,每次都是一个咧到耳根子的笑。他是小王老师的兄弟,也是这次带我们进山的司机。

       进山前,车子朝岔路一拐,旺修提起手机一顿叽里咕噜。不一会儿一辆吉普迎面开来,司机下车,对旺修又是一顿叽里咕噜,然后他变成了司机,后座上变成四个人挤成一叠。
       但这样的状态没持续多久。出了城,旺修就下车向那人道了谢,道了别。
       “这是怎么了?”
       “旺修不识字,没法考驾照,出城路上不是有警察嘛。”小王老师开口道,“当地像他这样的情况很多。”
       “……”

       旺修说最近在修进山的路,路况也不好,会稍微久一点。我没想到,路况不好到一颠屁股离地三尺多,稍微一久就是五个多小时。
   
       所幸旺修靠谱车技好。
       所幸不晕不反不枯燥。
       舍不得。

        一片片海子让我想起罗布泊,人说他是苍天的一滴泪,早已干涸。苍天不会舍得海子重蹈覆辙吧,毕竟还有世世代代的牛羊和孩子要养活。

        目之所及,咫尺天涯。

       每一个迎风坡都有彩林扎根,课本上的文字变成现实令人激动不已。病死的针叶林泛着雪青色,像极了参天的芦苇荡。

       在这儿,青草丰盛,天空长蓝,空气永远稀薄而寒冷,平原的传染病上不了高地,虽然农作物在这儿长得辛苦而贫乏,可是羊群和牛马在这儿是欢喜的。

       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给我,
       不飞遥远的地方, 只到理塘就回。

       炮儿姐和大叔在生着炉火的家里沉沉地睡着了,我跟着小王老师去爬附近的山坡。没有路,只能顺着牦牛的足迹慢慢走。遇到湿地便更不敢大意,只得踩着他的脚印前进。走上几十米就犹如在平原上跑了八百米,不能回头,只能闷头直奔下一个高地。

       格聂,在我眼里你沉静而祥和,一言不发。可一想到一个月前才被发现的失踪一年的两个日本登山者……
       夕阳下我们相视无言。

       你能生长在这里真好。
       如果有来生,我也要做一棵树,
       不愁吃喝,天地养活,
       不用奔波,只靠光合,
       然后思我所想,行我所爱,
       任性肆意,然后宁折不弯。
       
       真的。

        如果没被雪水冲垮,你会延伸到对岸。
        然而只有断桥没有尽头,你可以延伸到任何一处彼岸。

       断桥已断,桥基坚挺。
       不知道这河里有没有鱼,就算有藏民们也是不吃的,因为这里沉着他们祖辈亲人的身体。
       就像三毛前世今生里厄瓜多尔的“心湖”和湖滨世代印第安人的关系。

       我想一直坐在“断桥”上,看淡红色的云彩在远山上慢慢变成鸽灰,看河水和雪山在寂静平和的黄昏里隐去,不说什么多余的话。

       回来时柴火正旺,房间里又干又暖,像极了北国的冬天。
       只不过北国的冬是煤烟味儿的,这里的是松脂味儿的。火焰保持着最本真的颜色,红得发亮。
       即便舟车劳顿,我却丝毫不觉饥饿。一个小伙儿(就是开篇与我合影的那个)问我们牛肉吃汤的还是干的。
       “汤的吧。”
       进山前小王老师就让我们多备点方便面之类的吃食,怕我们吃不惯牧民的饭。
       直到饭上桌前我也这么担心。
       另一个高瘦小伙儿蹲在昏暗的门厅切着生菜,一小段一小段,说不出是生疏还是仔细。
       我走过去蹲在他身边。
       “我可以帮忙吗?我也会做。”
       他抬起头看着我,尴尬地笑了笑,又低头继续切菜,嘴里咕哝着我听不懂的话。
       我蹲了一会儿,起身回去了。不久,先前那个小伙儿走进来问我刚才和高瘦小伙儿说什么了,他听不懂汉话。我说没什么,就是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他转头翻译,二人说了几句,他又转头告诉我“他说不用了”。
       墙角灶台上的高压锅,我早先就注意到了,油渍斑斑,陈旧不堪。我一面感慨这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另一面替那口老锅担心,在高城的高山上它是否还使得出大力。
       肉倒进去了,菜倒进去了,水也倒进去了,高压锅蹲坐在炉火上本分地工作着。一屋子的人在一轮又一轮的酥油茶里愈发熟络。
       期间,我听到他们好像聊到了一个姑娘,一个让小王老师伤心无比的消息,小伙子们说笑着告诉他的。
       我不了解,不便多言。之前转过小王老师的文章,他会讲。
       而我想起了一首歌:
       盛开在山脉的花儿
       可怜她最早枯萎
       远嫁他乡的姑娘
       在爱人怀里凋零
       鸟儿已掠过天空
       没留下一点痕迹
       远嫁他乡的姑娘
       在爱人怀里凋零
       ……

       小伙儿突然拿来两块硬纸板,是拆了一个手提包装盒的两面下来,提绳还在上面。
       我听他们交谈,原来是要小王老师给他们写招牌。
       “这样写吧——‘草原帐篷旅馆,可以看星星。’”
       小伙子们笑着应着,也不知该说什么。
       “直接写‘草原星空旅馆’多好。”我插嘴道。
       “那样写别人会觉得不知所云。”小王老师否决了。
       他开始动笔,炮儿姐和我心里痒痒。
       “反正有两张嘛,我们可以帮忙!”
       炮儿姐正儿八经练过字,我属于野路子。我们俩协商,她写,我描边儿。
       到最后,我加的血肉带跑了原本的骨骼。
       炮儿姐挪到一边,懒得理我,最后还是默默地帮我按我的套路描完了所有。

(第二天早上炮儿姐问我“蓬”是不是写错了...我才改正)
    
       开饭时已过九点。
       锅盖一掀,一股醇香就扑鼻而来。新杀的牦牛,一把盐,加上青菜和白萝卜,比什么肉汤味道都正。
       就算我再无肉不欢,在高原上我也不敢放肆了。抵不过旺修热情,吃完一碗又添一碗。第二碗吃到哭泣……为什么是晚饭?!为什么这么好吃?!加肉汤就行了我为什么还要加米饭?!
       我不能剩,跪着也要吃完。但炮儿姐的第二碗我替她挡了,理由是“她怕胖”。
       一屋子的人开怀大笑,这个在家要被狠狠训斥的理由在这里得到最好的体谅。

       “你头像里黑乎乎的一片有什么?”
       “有我传达不了的5000米纯净空气和闪耀群星。”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2901个文字,1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11-23 20:26

引用 flora_y_wang 发表于 2016-11-23 20:26:07 的回复: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回复flora_y_wang:哈哈哈,谢谢您的肯定。难忘的经历,埋藏心里就足矣。

2016-11-23 21: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4 08:52

引用 快乐超级游侠 发表于 2016-11-24 08:52:02 的回复:

回复快乐超级游侠:谢谢!

2016-11-24 09: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11-28 12:53

引用 芝麻不开花 发表于 2016-11-28 12:53:02 的回复: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回复芝麻不开花:因为只是感怀,所以没有写得很详细,抱歉啦。

2016-11-28 17: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芝麻不开花 发表于 2016-11-28 12:53:02 的回复: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回复芝麻不开花:我尽快出一份详细的行程。您急嘛?

2016-11-28 17: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