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永远的莫斯卡

0
蚂蜂窝用户 LV.3
2016-11-24 00:01 52/1
  • 出发时间/2016-10-25
  • 出行天数/300 天
  • 人物/一个人

引子

2014年清明后,我去了一次莫斯卡,认识了憨厚率直的当地小伙子扎西雍罗。藉由他的介绍,通过塔新大师的安排,我还有幸拜见了日琼活佛。在这过去的两年半,虽然和他们联系不多,但情感上的牵挂延绵不绝,对莫斯卡的思念与日俱增。我非常想念那些善良淳朴的人们,还有坛城里随时可以听到的诵经声。2016年9月底,我打电话给扎西雍罗,告诉他我想去莫斯卡待一段时间,他很高兴,能再次见面确实很让人期待。

国庆假期期间,再次联系他时连续几天打不通电话。我猜想是因为莫斯卡手机信号不好,这在那里也属常见。国庆节后继续联系他仍旧无法接通,我开始隐隐不安。10月13日终于接通了电话,却是一个女生的声音,我说我找扎西雍罗。她告诉我她是扎西的姐姐卓玛,扎西的电话转接到她的号码上,问我是哪位。我说我是前年认识扎西的汉族朋友,近期计划去莫斯卡待一段时间。她说知道这个事,扎西提到过我。

停顿了一下之后,她很伤心地说:“扎西不在了。”

扎西前几天骑摩托车去接游客上莫斯卡,在磨子沟里通过一个木桥的时候,车子倒了,他掉进了河里。水深流急,他被冲了下去,河里遍布大大小小的石头。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无法救活了。她告诉我,他们家人现在都在色达,前一天已经为扎西办完了天葬。

我震惊了。脑子里混乱着听她断断续续讲完。我问她扎西父母怎么样,一定要老人保重身体,不要悲伤过度。她说老人还可以,各处的亲戚都来帮忙照顾。扎西雍罗的弟弟,扎西多吉,也从青海赶回来了。

我听扎西说起过他的弟弟,10年前扎西多吉就去青海出家,现在也是活佛。我给卓玛说,我尽快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就去莫斯卡看望他们。

翻看着电脑里2年前的照片,真实地感受到了世事无常。

第一次上传

10月25日,我到达了丹巴,在熟悉的登巴客栈遇到了一个法国人Peter。他对藏传佛教也很有兴趣,想和我一起去金龙寺看看。第二天莫斯卡村金龙寺的塔新大师安排了车辆来接我们。我和Peter在二瓦槽下了小车,坐2辆摩托车沿磨子沟上莫斯卡。载我的村民自我介绍说他叫罗洛,今晚我们就住在他家。记得2年前接近牧业村(小庙子)最后这段10多公里的土路需要不断跨过简易木桥,平均坡度相比山下更陡,经常发生落石滑坡,造成路面塌陷,不论任何车辆都不易通过,而现在都已经修好了水泥路,让整个行程轻松了不少。深秋的磨子沟色彩斑斓,途中休息的时候,Peter赞叹这里很像阿尔卑斯山

下午5点到达了莫斯卡。简单收拾下我和Peter就去了金龙寺。日琼活佛和塔新大师都在庙子里。最近几个月因意外伤亡的事故比较多,金龙寺邀请了道孚的几位法师从今天起一起做3天的法事,超度逝者祈福地方。法事间隙休息时,我虔诚地拜见了日琼活佛,献上准备好的哈达。日琼活佛了解我的想法,他很慈祥地指示我听从塔新活佛的安排。我和Peter坐在喇嘛身边,在经声起伏中默默祈祷。

左三是在主持法事的日琼活佛,左五是金龙寺寺管会主任塔新活佛

每天的法会结束后,村民颂唱莲师心咒,依次走过两位活佛座前,接受祝福。


第一天法事结束后,我和Peter走出庙子。外面凉风徐徐,繁星闪烁,银河纵跨天际。我一路上给他简单讲过一些藏传佛教的基本概念,他虽然无法深入了解,但法事上浓厚的宗教氛围和虔诚的人们让他感到震撼,这也是我如此怀念、迫切想要回到莫斯卡的重要原因。

回到罗洛家,喝过浓香的酥油茶,吃了几块烤面饼,我和Peter睡在新装修的客房里。Peter明天就得回丹巴,而我早上6:00就得起床去庙子里。我们留下各自的邮箱期望保持联系,互道晚安。

第二天早早到了庙子里,已经有更早的村民在转经。我仍旧坐在那一个角落里,取出我自己带来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从净业真言开始,祈请开经。我的行为引起一些村民和喇嘛的悄悄关注。这是我第一次在庙子里念这部经,并没有觉得冲撞或者冒犯。

不久法事开始了,仪轨庄严肃穆。喇嘛念诵的内容我一点儿也不明白,也无须猜度,只是慢慢沉浸在浓厚的氛围之中。

诵经间隙,厨房不断送来酥油茶、糌粑、麻花,正餐时间就有米饭、炒菜等。我跟着吃喝,
有些愧疚。午后的法事有更多降神驱邪等内容,我仍旧难究深意,也不猜度,仍旧念《地藏菩萨本愿经》,并回向给十方众生。

晚上法事结束前,一个帅气高挑的藏族小伙子走过来,说是扎西雍罗的表弟,叫雄青,他听扎西雍罗说起过我。我们略微聊了一会儿,他住在牧业村(小庙子),也做了几年游客接待,已经买了一辆SUV接送游客,家里有3层房屋20多个床位,以后还想扩张更多的服务内容。他表达很清晰,人看起来也非常干练。我在这里给他做个广告,想要来莫斯卡的朋友找他一定没错(雄青电话1822447800,莫斯卡信号时强时弱,打不通就多打几遍试试,他有时会在牛场,那里信号更不好,也可以打我的电话让我来转达 18229044246)


第三第四天都有法事,不同的是第四天的法事集中在寺庙的院子里举行,我除了诵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也参与了一些制作、诵咒等小事情

第三天法事后,塔新活佛给我安排了一个住处,这样就不用总是麻烦罗洛家。我在第五天没有集中做功课做法事的时候,坐拉货的卡车去丹巴,购买了电炉、压力锅、水壶、大米、蔬菜、调味料等生活必须品,打扫整理了住所的2间房,一间作为生活起居,一间作为念诵学习,开始了我在莫斯卡的新生活

卧室也是烧水煮饭的地方,我没有去捡木柴,钢炉不打算用了。晚上取暖用这个小电炉足够。

简易的佛堂清净安详,阳光经常在青烟和地板上画出一个“田”字。

有时候去拜访一下邻居,听他们说说闲话家常

休息的时候坐在窗前冲一杯茶看云淡风轻

11月初有时候会下一点毛毛雪,温度并不冷

有时候一个小旋风突然出现仿佛精灵路过


多数时候都是晴朗干燥,天空的蓝色如宝石般清澈

每天都要去庙里转转经,或者在经堂里静坐沉思

有兴致的时候就爬上村西的神山,在大风中念几段经文 


或者给自己放半天假,带着相机四处游荡

这篇东西可以算是游记,也可以算是我在莫斯卡新生活的流水账。到今天11月9日为止,我已经在这里待了14天。这里电力供应正常,自来水也基本接到了就近的地方,食物是从丹巴自己买或者有车下去办事的时候帮带上来。虽然手机信号不稳定,不过貌似也没有影响到什么,反而每次打电话都需要提前计划时间和内容,更符合我对与人沟通的要求。到目前为止,除了皮肤鼻孔干燥和无法经常洗澡之外,没有任何不适应的地方。而且下去一次丹巴竟然头疼,回到莫斯卡就自愈了,村民说我有低山反应。 
 
唯一的缺点是无法上网,想获得学习资料很难,也无法在网上及时更新自己的生活记录;好处是逼迫自己最大限度和智慧利用现有的资源,让我经常觉得自己蛮聪明的。 
 
11月9日上午有2个喇嘛分别找到我,希望我能在英语会话和日常普通话方面给他们一些辅导。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帮助他们。下午坐小庙子村长的皮卡到达丹巴,购买些生活必须品,同时买几本英语和普通话会话教材。莫斯卡和牧业村村民最需要帮助的还是在于改善生活条件。他们的牦牛奶制品非常好,真正的天然原料无添加无污染,特别是酥油,现在他们只是把家庭制成的酥油卖到县城的各个餐馆,实话说,价格太低了。 

第二次上传

我逐渐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一开始只是简要写下遇到的有趣的人或事儿,或者不同以往的感悟,后来就变成了几乎是事无巨细的流水账。我清楚这是生活过于单调、思维营养缺乏造成的,就像是代偿性甲状腺亢大。反正这里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说到准备,来莫斯卡(大庙子)之前,我从家里寄出了2个编织袋,里面是四季衣物和书籍,甚至还有被子毛毯鞋子。收件地址是登巴客栈。这样每次有机会去县城“街上”的时候,我就带上需要换洗的衣服,用客栈楼顶的半自动双缸洗衣机洗净衣服,也可以换上编织袋里的衣服。我非常感谢客栈提供的方便和帮助。如果换洗衣服和“上街”的时间凑不到一起,就只有自己在庙子里用盆子接水手洗。最好不要一次洗超过3件,否则手指冻麻的感觉并不好受,烧热水掺着洗也是好办法,不过我还没试过。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我的作息很规律,早上6:00起床,念2小时经文。手机里装载了不少,除了几部经典,有时也随意挑出一部不熟悉的念几次。我无宗无派,也没有师傅教导和传承,只是喜欢念诵佛经的时候,感受时常与佛祖心意相通的淡淡欣喜。早饭后去庙子里转经或者上西山发呆,午饭后看书学习写东西,晚饭后学着打坐。高原上体能消耗大,本地人一日四餐,而我本来已经行成的过午不食的习惯也不得不打破了。每餐就是米饭配土豆或者红薯、南瓜,在高压锅里一起熬煮,弄熟了配点老干妈或者豆腐乳。上周用白萝卜、甘蓝和莲花白混一起做了一桶泡菜,有了姜、辣椒、花椒腌出的酸辣咸麻味道,更容易下饭来喂饱臭皮囊。
11月9日坐牧业村(小庙子)村长同麦的皮卡丹巴“街上”,给想学习英语和普通话的喇嘛买书,县城就那么点儿大,几家书店一小时跑完,都没有合适的书,晚上洗澡洗衣后,下载了几个适合学习的APP,试过可以断网运行正常。10日早晨村长打电话来说要修车,11日才回去。我闲在客栈也无事,出门遇到车去中路就去了。中路风景宜人,却没有莫斯卡的味道。

11日从县上回来,村长同麦开车去乡里拉了40多袋紫花苜蓿种子,又领了防火责任到户的表格。皮卡后轮钢板被压得变形严重,上山前又在二瓦槽卸了一半种子才敢上山。

回到牧业村(小庙子)已是天黑,在村长家吃了面,闲聊几句就搭车回莫斯卡(大庙子)。当晚下了一场真正的雪。第二天早起后心猿意马地念了会儿经,看看太阳就要爬上东山,拿着手机就出门拍照去了。

牧业村(小庙子)离莫斯卡村(大庙子)不远,步行约1个多小时,我有时就去扎西雍罗家里坐坐,蹭点吃喝。按照风俗,他家里念经要满49天,直到11月29日才做完法事。这段时间他家里请了2拨喇嘛在2个房间里念经,我也念过几次《地藏菩萨本愿经》给他,愿他消除定业往生极乐。他弟弟扎西多吉是在青海修行的活佛,20多岁,看起来善良宽和,就是他让喇嘛来找我辅导英语和普通话。他因为念经很忙,我和他沟通不多,只有一次谈话,已让我感受到了他的虔诚。
 
11月13日午饭前,我去找才让惹内,就是要找我辅导英语的那个喇嘛。他30岁出头,上次法会上,看起来是担任执行法师的角色,他举止端正,仪轨严谨,给我印象深刻。问村民找到了他家,进屋看见法会上那个念经声音很特别的少年喇嘛,一问才知,他是惹内姐姐的孩子。这孩子刚刚睡醒,身上穿着白天的厚衣服,披着被子斜靠在火炉边的地铺上,见我进来赶紧揉揉眼睛开始念经。我跟惹内商量英语辅导的计划,他说最近1周都很忙,只能等过了这阵。
 
我离开惹内家去找嘎玛卓丹,也就是那个想学普通话的喇嘛。问了几个村民,知道了他在河对岸的牛圈里。牛圈被石头堆砌的矮墙分成内外两部分,我解开套在外圈门上的绳子进去,几头小牦牛紧张得逃开,给我让出通道。进入内圈,看见嘎玛卓丹正在给一只牦牛栓绳子。他一忙活完,就邀请我去他的牛场家里去学普通话。他说那里只有他妈妈和嬢嬢住一起,没什么人打扰学习。我有些犹豫,但架不住他催促,只得回屋里收拾东西。他跟着我一起回屋,我把下载到电脑里的学拼音的APP安装到他的手机里。本想带相机,他说那里现在风景不好看,用手机照照就可以了。我用相机包装了2本书和充电宝就出发了。

(春天打酥油的帐篷遗迹,基本上每家都有固定的地点,现在都用太阳能机打,“手打的不用了”)

赶着6只牦牛,一同出行的还有嘎玛卓丹的嬢嬢和姑父。他们告诉我说因为要“吆牛”,所以只能走这边的垭口过去。出牛圈向北大约1公里后进入山谷转向东行,没有急剧的爬升,但高海拔的威力逐渐让我举步维艰,且行且驻。卓丹让他姑父陪着我慢慢在后面,他和嬢嬢赶着牛就走了。他姑父叫白马旺丹,老家在雅安,今年43岁,以往经常在外打工做活,基本上做的都是土建装修一类的活计。他很健谈,一路闲聊,也舒缓了一些行走的压力。他是塔新活佛的连襟,活佛的另一个妹妹也在牛场,她就是嘎玛卓丹的妈妈。另外,活佛的弟妹也在牛场驻地,她的孩子就是绰号“科比”的高个子男孩。
 
两个多小时后,到了垭口。举目四望,苍凉高远。垭口下不远是一个小海子,水分五彩。我开始后悔没有带相机。白马旺丹说春天的时候牛场很多家都会吆牛来海子边搭帐篷打酥油,他还说今年老活佛回莫斯卡的时候也曾来海子,当时晴天,海子上凭空现彩虹,还有七色花雨从天而降。
 
在垭口上喝着前面嘎玛卓丹留给我们的饮料,吃着饼干。前方山海相映,耳边山风徐徐。目极天宇,怅然寂寥。我对白马旺丹说,我希望可以死在这样的地方。

休息了近半小时,我们开始下垭口。旺丹说后面都是下坡,不会太累了。下去的线路不经过海子,而是从海子的北侧下到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中。一路遇到两个老人,一位骑马牵白骡子从牛场捎带东西回莫斯卡,一位骑着白马去看牛然后会牧场的家。我们愉快地问候对方,坐在地上闲聊,然后同行一段,然后道别。

一路都是缓缓的下行,偶有短暂的上坡。有时走在开阔的碎石谷地,有时走在狭窄的林中泥径,阳光下干草闪亮,背阴处溪流冰封。在某处经幡围绕的清净地方,白马旺丹翻过石墙爬上山坡去给家里採些柏枝,要我先走他随后赶上。问清楚了大致方向和岔路,我独自前行,思考着以“牛场穿越1号”来命名这段徒步。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地方,感到完全的放松和畅快。

2小时后白马旺丹追上了我,他背着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编织袋,装了足有30多斤的柏树枝。煨桑是家里每天不可少的事情,他在那个清净处採摘的树枝必有佑应。我们继续赶路,天色渐暗,6点左右,我们到达了他在牛场的家。这是个中间凹陷的山坡,约300米长,从上到下分布着4户人家。最上面住的是绰号“科比”的年轻人和他妈妈、妹妹,然后是白马旺丹和他婆娘还有3岁的小女儿,再下面是途中遇到的骑马牵白骡子的老人,最下面是嘎玛卓丹和他的妈妈。据他婆娘说,嘎玛卓丹一行4点就到了,然后继续赶牛去了牛场驻地上面的山上,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了。我晚上睡在嘎玛卓丹的家里,那是个摆了8张藏床的大屋子,供着多个佛像以及很多活佛的照片。屋里还有嘎玛卓丹的妈妈和科比的妈妈,她们几乎一点儿也不会说汉话。睡觉前我小声地念经,她们小声地念咒,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应该都听到了。

第二天清早,我还是照旧6:00起床。为了不打扰别人休息,我拿着手机在屋外念经。晨风清冽,明月斜照,这个驻地海拔比莫斯卡低了不少,而且地势凹陷四周树林遮挡了风,并没有特别的寒冷。8点太阳从河谷对岸升起,照亮这边的山顶。我结束念诵,告别陪伴我的老牛,进屋喝茶吃糌粑,给佛像磕头。

本篇游记共含5869个文字,7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还没有上传完,马上要回莫斯卡了。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有网络。

2016-11-24 10:14
相关目的地:   甘孜   丹巴   四川
382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