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永远的莫斯卡(上)

  • 出发时间/2016-10-25
  • 出行天数/300 天
  • 人物/一个人

前言,搭不上后语

我是一个70后大叔,去过甘孜几次,特别喜欢莫斯卡。不仅是因为风景或雪猪子,最吸引我的是当地质朴的人情和处处可闻的诵经声。活佛给我在莫斯卡村安排了一个单独的住处,我在读书学习之余,也抽空四处徒步。爬过几次山,钻过几次林,逛过几次山沟沟。

莫斯卡自然保护区很大,里面有两个分属边耳乡和丹东乡管辖的行政村---牧业村和莫斯卡村,又被称为小庙子和大庙子,村民基本以牧业为主,再加上些採卖草药和游客接待的收入,生活宁静自然。村里各家都有自己或近或远的,在夏天和冬天放牧的牧场,以及春天挤牛奶打酥油的帐房。

这篇算不上游记的文章是我2016年10月到2017年1月在莫斯卡村的生活记录,也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莫斯卡自然保护区。年后我还会回去,继续我的学习。如需咨询请打我电话18229044246,那里暂时没有互联网。

缘起

2014年清明后,我去了一次莫斯卡,认识了憨厚率直的当地小伙子扎西雍罗。藉由他的介绍,通过塔新大师的安排,我还有幸拜见了日琼活佛。在这过去的两年半,虽然和他们联系不多,但情感上的牵挂延绵不绝,对莫斯卡的思念与日俱增。我非常想念那些善良淳朴的人们,还有坛城里随时可以听到的诵经声。2016年9月底,我打电话给扎西雍罗,告诉他我想去莫斯卡待一段时间,他很高兴,能再次见面确实很让人期待。

国庆假期期间,再次联系他时连续几天打不通电话。我猜想是因为莫斯卡手机信号不好,这在那里也属常见。国庆节后继续联系他仍旧无法接通,我开始隐隐不安。10月13日终于接通了电话,却是一个女生的声音,我说我找扎西雍罗。她告诉我她是扎西的姐姐卓玛,扎西的电话转接到她的号码上,问我是哪位。我说我是前年认识扎西的汉族朋友,近期计划去莫斯卡待一段时间。她说知道这个事,扎西提到过我。

停顿了一下之后,她很伤心地说:“扎西不在了。”

扎西前几天骑摩托车去接游客上莫斯卡,在磨子沟里通过一个木桥的时候,车子倒了,他掉进了河里。水深流急,他被冲了下去,河里遍布大大小小的石头。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无法救活了。她告诉我,他们家人现在都在色达,前一天已经为扎西办完了天葬。

我震惊了。脑子里混乱着听她断断续续讲完。我问她扎西父母怎么样,一定要老人保重身体,不要悲伤过度。她说老人还可以,各处的亲戚都来帮忙照顾。扎西雍罗的弟弟,扎西多吉,也从青海赶回来了。

我听扎西说起过他的弟弟,10年前扎西多吉就去青海出家,现在也是活佛。我给卓玛说,我尽快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就去莫斯卡看望他们。

翻看着电脑里2年前的照片,真实地感受到了世事无常。

祈福法事和第一场雪

10月25日,我到达了丹巴,在熟悉的登巴客栈遇到了一个法国人Peter。他对藏传佛教也很有兴趣,想和我一起去金龙寺看看。第二天莫斯卡村金龙寺的塔新大师安排了车辆来接我们。我和Peter在二瓦槽下了小车,坐2辆摩托车沿磨子沟上莫斯卡。载我的村民自我介绍说他叫罗洛,今晚我们就住在他家。记得2年前接近牧业村(小庙子)最后这段10多公里的土路需要不断跨过简易木桥,平均坡度相比山下更陡,经常发生落石滑坡,造成路面塌陷,不论任何车辆都不易通过,而现在都已经修好了水泥路,让整个行程轻松了不少。深秋的磨子沟色彩斑斓,途中休息的时候,Peter赞叹这里很像阿尔卑斯山

下午5点到达了莫斯卡。简单收拾下我和Peter就去了金龙寺。日琼活佛和塔新大师都在庙子里。最近几个月因意外伤亡的事故比较多,金龙寺邀请了道孚的几位法师从今天起一起做3天的法事,超度逝者祈福地方。法事间隙休息时,我虔诚地拜见了日琼活佛,献上准备好的哈达。日琼活佛了解我的想法,他很慈祥地指示我听从塔新活佛的安排。我和Peter坐在喇嘛身边,在经声起伏中默默祈祷。

左三是在主持法事的日琼活佛,左五是金龙寺寺管会主任塔新活佛

每天的法会结束后,村民颂唱莲师心咒,依次走过两位活佛座前,接受祝福。


第一天法事结束后,我和Peter走出庙子。外面凉风徐徐,繁星闪烁,银河纵跨天际。我一路上给他简单讲过一些藏传佛教的基本概念,他虽然无法深入了解,但法事上浓厚的宗教氛围和虔诚的人们让他感到震撼,这也是我如此怀念、迫切想要回到莫斯卡的重要原因。

回到罗洛家,喝过浓香的酥油茶,吃了几块烤面饼,我和Peter睡在新装修的客房里。Peter明天就得回丹巴,而我早上6:00就得起床去庙子里。我们留下各自的邮箱期望保持联系,互道晚安。

第二天早早到了庙子里,已经有更早的村民在转经。我仍旧坐在那一个角落里,取出我自己带来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从净业真言开始,祈请开经。我的行为引起一些村民和喇嘛的悄悄关注。这是我第一次在庙子里念这部经,并没有觉得冲撞或者冒犯。

不久法事开始了,仪轨庄严肃穆。喇嘛念诵的内容我一点儿也不明白,也无须猜度,只是慢慢沉浸在浓厚的氛围之中。

诵经间隙,厨房不断送来酥油茶、糌粑、麻花,正餐时间就有米饭、炒菜等。我跟着吃喝,
有些愧疚。午后的法事有更多降神驱邪等内容,我仍旧难究深意,也不猜度,仍旧念《地藏菩萨本愿经》,并回向给十方众生。

晚上法事结束前,一个帅气高挑的藏族小伙子走过来,说是扎西雍罗的表弟,叫雄青,他听扎西雍罗说起过我。我们略微聊了一会儿,他住在牧业村(小庙子),也做了几年游客接待,已经买了一辆SUV接送游客,家里有3层房屋20多个床位,以后还想扩张更多的服务内容。他表达很清晰,人看起来也非常干练。我在这里给他做个广告,想要来莫斯卡的朋友找他一定没错(雄青电话1822447800,莫斯卡信号时强时弱,打不通就多打几遍试试,他有时会在牛场,那里信号更不好,也可以打我的电话让我来转达 18229044246)


第三第四天都有法事,不同的是第四天的法事集中在寺庙的院子里举行,我除了诵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也参与了一些制作、诵咒等小事情

第三天法事后,塔新活佛给我安排了一个住处,这样就不用总是麻烦罗洛家。我在第五天没有集中做功课做法事的时候,坐拉货的卡车去丹巴,购买了电炉、压力锅、水壶、大米、蔬菜、调味料等生活必须品,打扫整理了住所的2间房,一间作为生活起居,一间作为念诵学习,开始了我在莫斯卡的新生活

卧室也是烧水煮饭的地方,我没有去捡木柴,钢炉不打算用了。晚上取暖用这个小电炉足够。

简易的佛堂清净安详,阳光经常在青烟和地板上画出一个“田”字。

有时候去拜访一下邻居,听他们说说闲话家常

休息的时候坐在窗前冲一杯茶看云淡风轻

11月初有时候会下一点毛毛雪,温度并不冷

有时候一个小旋风突然出现仿佛精灵路过


多数时候都是晴朗干燥,天空的蓝色如宝石般清澈

每天都要去庙里转转经,或者在经堂里静坐沉思

有兴致的时候就爬上村西的神山,在大风中念几段经文 


或者给自己放半天假,带着相机四处游荡

这篇东西可以算是游记,也可以算是我在莫斯卡新生活的流水账。到今天11月9日为止,我已经在这里待了14天。这里电力供应正常,自来水也基本接到了就近的地方,食物是从丹巴自己买或者有车下去办事的时候帮带上来。虽然手机信号不稳定,不过貌似也没有影响到什么,反而每次打电话都需要提前计划时间和内容,更符合我对与人沟通的要求。到目前为止,除了皮肤鼻孔干燥和无法经常洗澡之外,没有任何不适应的地方。而且下去一次丹巴竟然头疼,回到莫斯卡就自愈了,村民说我有低山反应。 
 
唯一的缺点是无法上网,想获得学习资料很难,也无法在网上及时更新自己的生活记录;好处是逼迫自己最大限度和智慧利用现有的资源,让我经常觉得自己蛮聪明的。 
 
11月9日上午有2个喇嘛分别找到我,希望我能在英语会话和日常普通话方面给他们一些辅导。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帮助他们。下午坐小庙子村长的皮卡到达丹巴,购买些生活必须品,同时买几本英语和普通话会话教材。莫斯卡和牧业村村民最需要帮助的还是在于改善生活条件。他们的牦牛奶制品非常好,真正的天然原料无添加无污染,特别是酥油,现在他们只是把家庭制成的酥油卖到县城的各个餐馆,实话说,价格太低了。 

第二场雪后,我去了牛场驻地

我逐渐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一开始只是简要写下遇到的有趣的人或事儿,或者不同以往的感悟,后来就变成了几乎是事无巨细的流水账。我清楚这是生活过于单调、思维营养缺乏造成的,就像是代偿性甲状腺亢大。反正这里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说到准备,来莫斯卡(大庙子)之前,我从家里寄出了2个编织袋,里面是四季衣物和书籍,甚至还有被子毛毯鞋子。收件地址是登巴客栈。这样每次有机会去县城“街上”的时候,我就带上需要换洗的衣服,用客栈楼顶的半自动双缸洗衣机洗净衣服,也可以换上编织袋里的衣服。我非常感谢客栈提供的方便和帮助。如果换洗衣服和“上街”的时间凑不到一起,就只有自己在庙子里用盆子接水手洗。最好不要一次洗超过3件,否则手指冻麻的感觉并不好受,烧热水掺着洗也是好办法,不过我还没试过。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我的作息很规律,早上6:00起床,念2小时经文。手机里装载了不少,除了几部经典,有时也随意挑出一部不熟悉的念几次。我无宗无派,也没有师傅教导和传承,只是喜欢念诵佛经的时候,感受时常与佛祖心意相通的淡淡欣喜。早饭后去庙子里转经或者上西山发呆,午饭后看书学习写东西,晚饭后学着打坐。高原上体能消耗大,本地人一日四餐,而我本来已经行成的过午不食的习惯也不得不打破了。每餐就是米饭配土豆或者红薯、南瓜,在高压锅里一起熬煮,弄熟了配点老干妈或者豆腐乳。上周用白萝卜、甘蓝和莲花白混一起做了一桶泡菜,有了姜、辣椒、花椒腌出的酸辣咸麻味道,更容易下饭来喂饱臭皮囊。
11月9日坐牧业村(小庙子)村长同麦的皮卡丹巴“街上”,给想学习英语和普通话的喇嘛买书,县城就那么点儿大,几家书店一小时跑完,都没有合适的书,晚上洗澡洗衣后,下载了几个适合学习的APP,试过可以断网运行正常。10日早晨村长打电话来说要修车,11日才回去。我闲在客栈也无事,出门遇到车去中路就去了。中路风景宜人,却没有莫斯卡的味道。

11日从县上回来,村长同麦开车去乡里拉了40多袋紫花苜蓿种子,又领了防火责任到户的表格。皮卡后轮钢板被压得变形严重,上山前又在二瓦槽卸了一半种子才敢上山。

回到牧业村(小庙子)已是天黑,在村长家吃了面,闲聊几句就搭车回莫斯卡(大庙子)。当晚下了一场真正的雪。第二天早起后心猿意马地念了会儿经,看看太阳就要爬上东山,拿着手机就出门拍照去了。

牧业村(小庙子)离莫斯卡村(大庙子)不远,步行约1个多小时,我有时就去扎西雍罗家里坐坐,蹭点吃喝。按照风俗,他家里念经要满49天,直到11月29日才做完法事。这段时间他家里请了2拨喇嘛在2个房间里念经,我也念过几次《地藏菩萨本愿经》给他,愿他消除定业往生极乐。他弟弟扎西多吉是在青海修行的活佛,20多岁,看起来善良宽和,就是他让喇嘛来找我辅导英语和普通话。他因为念经很忙,我和他沟通不多,只有一次谈话,已让我感受到了他的虔诚。
 
11月13日午饭前,我去找才让惹内,就是要找我辅导英语的那个喇嘛。他30岁出头,上次法会上,看起来是担任执行法师的角色,他举止端正,仪轨严谨,给我印象深刻。问村民找到了他家,进屋看见法会上那个念经声音很特别的少年喇嘛,一问才知,他是惹内姐姐的孩子。这孩子刚刚睡醒,身上穿着白天的厚衣服,披着被子斜靠在火炉边的地铺上,见我进来赶紧揉揉眼睛开始念经。我跟惹内商量英语辅导的计划,他说最近1周都很忙,只能等过了这阵。
 
我离开惹内家去找嘎玛卓丹,也就是那个想学普通话的喇嘛。问了几个村民,知道了他在河对岸的牛圈里。牛圈被石头堆砌的矮墙分成内外两部分,我解开套在外圈门上的绳子进去,几头小牦牛紧张得逃开,给我让出通道。进入内圈,看见嘎玛卓丹正在给一只牦牛栓绳子。他一忙活完,就邀请我去他的牛场家里去学普通话。他说那里只有他妈妈和嬢嬢住一起,没什么人打扰学习。我有些犹豫,但架不住他催促,只得回屋里收拾东西。他跟着我一起回屋,我把下载到电脑里的学拼音的APP安装到他的手机里。本想带相机,他说那里现在风景不好看,用手机照照就可以了。我用相机包装了2本书和充电宝就出发了。

(春天打酥油的帐篷遗迹,基本上每家都有固定的地点,现在都用太阳能机打,“手打的不用了”)

赶着6只牦牛,一同出行的还有嘎玛卓丹的嬢嬢和姑父。他们告诉我说因为要“吆牛”,所以只能走这边的垭口过去。出牛圈向北大约1公里后进入山谷转向东行,没有急剧的爬升,但高海拔的威力逐渐让我举步维艰,且行且驻。卓丹让他姑父陪着我慢慢在后面,他和嬢嬢赶着牛就走了。他姑父叫白马旺丹,老家在雅安,今年43岁,以往经常在外打工做活,基本上做的都是土建装修一类的活计。他很健谈,一路闲聊,也舒缓了一些行走的压力。他是塔新活佛的连襟,活佛的另一个妹妹也在牛场,她就是嘎玛卓丹的妈妈。另外,活佛的弟妹也在牛场驻地,她的孩子就是绰号“科比”的高个子男孩。
 
两个多小时后,到了垭口。举目四望,苍凉高远。垭口下不远是一个小海子,水分五彩。我开始后悔没有带相机。白马旺丹说春天的时候牛场很多家都会吆牛来海子边搭帐篷打酥油,他还说今年老活佛回莫斯卡的时候也曾来海子,当时晴天,海子上凭空现彩虹,还有七色花雨从天而降。
 
在垭口上喝着前面嘎玛卓丹留给我们的饮料,吃着饼干。前方山海相映,耳边山风徐徐。目极天宇,怅然寂寥。我对白马旺丹说,我希望可以死在这样的地方。

休息了近半小时,我们开始下垭口。旺丹说后面都是下坡,不会太累了。下去的线路不经过海子,而是从海子的北侧下到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中。一路遇到两个老人,一位骑马牵白骡子从牛场捎带东西回莫斯卡,一位骑着白马去看牛然后会牧场的家。我们愉快地问候对方,坐在地上闲聊,然后同行一段,然后道别。

一路都是缓缓的下行,偶有短暂的上坡。有时走在开阔的碎石谷地,有时走在狭窄的林中泥径,阳光下干草闪亮,背阴处溪流冰封。在某处经幡围绕的清净地方,白马旺丹翻过石墙爬上山坡去给家里採些柏枝,要我先走他随后赶上。问清楚了大致方向和岔路,我独自前行,思考着以“牛场穿越1号”来命名这段徒步。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地方,感到完全的放松和畅快。

2小时后白马旺丹追上了我,他背着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编织袋,装了足有30多斤的柏树枝。煨桑是家里每天不可少的事情,他在那个清净处採摘的树枝必有佑应。我们继续赶路,天色渐暗,6点左右,我们到达了他在牛场的家。这是个中间凹陷的山坡,约300米长,从上到下分布着4户人家。最上面住的是绰号“科比”的年轻人和他妈妈、妹妹,然后是白马旺丹和他婆娘还有3岁的小女儿,再下面是途中遇到的骑马牵白骡子的老人,最下面是嘎玛卓丹和他的妈妈。据他婆娘说,嘎玛卓丹一行4点就到了,然后继续赶牛去了牛场驻地上面的山上,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了。我晚上睡在嘎玛卓丹的家里,那是个摆了8张藏床的大屋子,供着多个佛像以及很多活佛的照片。屋里还有嘎玛卓丹的妈妈和科比的妈妈,她们几乎一点儿也不会说汉话。睡觉前我小声地念经,她们小声地念咒,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应该都听到了。

第二天清早,我还是照旧6:00起床。为了不打扰别人休息,我拿着手机在屋外念经。晨风清冽,明月斜照,这个驻地海拔比莫斯卡低了不少,而且地势凹陷四周树林遮挡了风,并没有特别的寒冷。8点太阳从河谷对岸升起,照亮这边的山顶。我结束念诵,告别陪伴我的老牛,进屋喝茶吃糌粑,给佛像磕头。

9:00左右嘎玛卓丹回来了。他昨天赶牛上山已是天黑,当晚就住在山上了。喝着热乎的酥油茶,他说,他妈妈让我不要在外面念经,外面太冷,在屋里念就好。
早饭后卓丹去帮他表弟盖房子,我去四周闲逛,再次后悔没带相机。

地上任何东西上都结满晶莹的霜露,驻地这一侧的金黄大草坡上,间杂生长着灌木丛和稀疏的松柏、青㭎木,树上挂满松萝。山坡上有麂子和短尾猴群时隐时现,几只苍鹰在清晨的的升腾气流中展翅滑翔。脚下400多米处是喧腾的河流,对岸郁郁葱葱的杉树林在阳光下层次繁复而有序,远处开阔的河谷地带如诗如画,宛如仙境。
 
阳光温暖,我坐在石头上发呆很久。

快到午饭时间,我向回走。很容易就看到了正在修建的房子。我下到工地,白马旺丹正在和科比一起修整石墙。我也加入了进去,他们告诉我最上面科比的房子已经住了10年,快要塌了,半年前选了这个位置,平整了坡地和树木,前一阵请了6个人用了8天建起了石墙,每人每天给了300元的工钱。石头都是就近从土里挖出来的,大致按照形状大小尽可能堆砌密实齐整,再用溪水混泥土作为粘黏。石墙完工后,他们在屋内立起3根立柱,上面搭上2根主梁和多根椽子,这些圆木也是提前半年就在上面山坡的树林里用油锯准备好的,拖来工地,抬放到正确的位置,用大钉固定牢,现在就可以在上面铺防水布盖木板再铺油布,屋顶就可以完工了。他俩现在检查石墙和椽子结合处,需要做修补和增添石块工作。

午饭后我开始帮忙从驻地顶端接近旧房子的地方拖木板下来。那些用大斧劈开的粗糙木板也是几个月前就在树林里处理好的。圆木和木板都需要从1公里以外的树林里拖到驻地,中间还要经过一个近10米深的春夏山洪冲击出的、现在干涸的沟槽,真不知道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体力。今天要拖去做房顶的木板宽窄厚薄不一,长度大致相当,每次我用绳索捆住3-4根板子,在山坡上拖拽下行,脚下是10几厘米厚虚浮的尘土。拖到平路没有坡度向下,需或背或扛把板子运到下一段坡路,再次捆扎绳索拖到工地。我虽然很努力,但效率不及他们的1/3。
 
工作到下午5点,大家各自回家吃饭。我跟嘎玛卓丹说,学习普通话的时间好像没有哦。他说这也没办法,科比是他表弟,他一定要帮忙的。晚饭后发现嘎玛卓丹家充电不稳定,我手机和充电宝剩余电量都不足了。第二天早饭后到白马旺丹家给手机充电,然后继续拖板子。
 
别看从地基到房顶所有的材料都是非标准件,看起来就像凑合出来的,但实际上,每面墙的宽度高度厚度,每个圆木的品种直径长度,每个房顶木板的宽窄都有传统的标准和口诀。即使某些标准如石块的大小或木板的厚度不是很严格,那也是为了适应现实而做出的善巧方便。白马旺丹以他多年在外修路建房的经验,很肯定地告诉我,这个新房子至少可以住30年。
 
房顶木板背到屋顶就钉在椽子上,有时需要用油锯和斧子在现场做些修整。到了下午,突然发现,钉子不够了,确切地说是现有的钉子都太短了。我查看过钉子,都是旧的,他们说是从别的地方拆下来的。科比的妹妹被派去找钉子,她一个人不用吆牛,就不走垭口直接翻山回莫斯卡,据说最快3小时就可以到,明天就可以回来。其他人都散了,我和嘎玛卓丹说要把木板都铺到屋顶再休息。他一边干活一边唱起了歌,曲调欢畅,歌声悠扬。我说他如果不作喇嘛的话可以作个歌星了。
 
铺完了木板,太阳还很热辣。我脱了上衣在溪水边用头巾作毛巾,从头到脚好好地洗了一遍。
洗完回到卓丹家里跟他说,我准备明天回莫斯卡了。这里充电不方便,我的经文都在手机里,不充电就念不了。而且他要帮忙盖房,学习普通话的时间没多少。我让他先自己跟着手机里的APP学习拼音,又留下一本书让他试着用标准的普通话朗读。布置好了作业,他说明天一早送我,不走垭口也不翻山,顺河谷从白塔那边出去。我说那好,到白塔上公路我就可以自己走回莫斯卡了。 

第二天8:30出发,行程非常顺利,而风景也一如我预料的美好。只是在第一个预定过河到东岸的地方,那根原木搭的“桥”上晚上结了很厚的冰,早上还没化;而且河深水急,不能冒险。我们就一直在河谷西侧徒步。嘎玛卓丹抱怨说,河东岸那边的路很容易走。我倒是没啥不满,表示过一阵有时间我可以自己从白塔走河东岸去牛场看他。

(出发时清晨的冰霜。有时一大片草坡上满眼亮晶晶的,走在上面沙沙作响,就像踩在钻石铺就的道路上。手机相机都拍不出来,只有亲眼见到才觉惊叹。)

11:30左右和嘎玛卓丹在大桥边道别后,我绕了白塔,回到了熟悉的磨子沟。沿着公路不紧不慢向上走回去,早晨吃的比较饱,中午没带干粮路餐,也并不觉得很饿。口渴的时候就去磨子河里掬一捧水慢慢咽下,心里打算着到牧业村(小庙子)扎西家里去蹭点吃喝。

补记:
今天是11月19日,据上次上传已经过去了8天。我有充足的理由说服自己去一趟丹巴:从牛场回来就发现,跟我走了很多地方修补很多次的这双老鞋子,左右鞋底都大范围开胶了,我需要去丹巴补鞋子。
    去牛场及返回白塔的路上我大致测量了距离和方向,结合手机拍的照片,可以画出一幅这样粗略的示意图。我知道小庙子牛场海拔更低,林木也更多,而且有一个姐妹海,有机会我要去走一次。

初冬的登贡神山和传说中的果仓措

中午吃的是土豆胡萝卜煮米饭配海会寺白豆腐乳+自制泡菜。泡菜的味道已经很浓了,主要还是我太懒,上一次直接弄了一桶,现在看起来一冬天都吃不完了。一有机会,我就送一碗泡菜给邻居,有人抱怨我的泡菜都泡得发苦了。午饭时间我独自一人的话,会有小小娱乐,就是手机里的歌曲。今天耳朵里听着Jack Johnson的Supposed To Be,比舌头上泡菜的味道更加浓郁。 

Maybe it’s up with the stars
Maybe it’s under the sea
Maybe it’s not very far
May be this is how it’s supposed to be
May be this is how it’s supposed to be

Maybe it’s trapped in a jar
Something we’ve already seen
Maybe it’s nowhere at all
May be this is how it’s supposed to be
May be this is how it’s supposed to be

Looking forward as we rewind
Looking back is a trap sometimes
Being here is so easy to do
If you want to

我在这一世,只要不死,就应该努力学习修行,如果死亡来临,希望我能得到在下一世继续学习修行的机会。不管这算不算是小乘的局限。刚刚在庙子东门内,见到了最近连续几天绕庙子磕长头的老人。他刚刚完成今天早晨的修行,脱下围裙,一脸轻松和满足。我对他说:“喀卓(谢谢)!”他微笑无语。他磕长头不是仅仅为了自己,也同时是为了我和你们。

写这些文字拍这些照片,还贴到网站上,甚至准备润色丰富加工出一部小说,可能是我对名利贪心未泯。就如某人说我,别人用财富地位装逼,我是用佛法炫耀自己,段位不俗。我倒是觉得,贴这些上网,或多或少让也会让你们生起一点点慈悲心肠,也许对弘教有益。至于图片叙事等,就当做方便说,尽量弄得有趣一些,虽然我经常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实在无趣。

时间已过去了一个月,与这里的人逐渐互相了解,有些几乎已经成为朋友。如果展开说,这上面每一个人都可以带出一段长长短短的故事。我的电动理发器也是交友利器之一,很多人半年剪一次头发的频率可以加快了。只要有电,我就会把理发器两个电池都充满以备不时之需。
 
莫斯卡秋冬天气候干燥,但也不妨碍云随着西南风的到来顺风涌出。云和山在每天不同的时候,都呈现出很多有趣的样子。如果凑巧正在看那个方向,我就用手机记录下来,不管是在户外还是在坛城内部。这个坏毛病导致手机使用频率蛮高的,终于在某个寒冷的傍晚,哆哆嗦嗦的手没握稳,摔坏了显示屏。幸好只是摔裂了最外层的玻璃,不影响使用。

天气越来越冷了。早晨经常霜雾弥漫,河面大面积结冰,村子里很多水龙头都因冰冻而不再出水。早上诵经学习完毕,马马虎虎弄个早餐,赶在9点太阳越过东山的时候,我会带上水壶去那个不冻水源打一壶水。顺道也算转了庙子。我基本保持着严格的作息规律,只要有电就开小电炉取暖做饭烧水。也发生过几次停电的事情,据说是线路在检修。这样诵经读书之余,就得带上锅和食材跑去邻居家用他们的柴火炉灶做饭。我的菜饭一锅煮的风味也与邻居分享,虽然获得赞誉不少,不过我知道没有人真的会喜欢这样的吃法。停电最麻烦的是晚上,天黑之前一定要快速绕庙子转一圈让身体发热,然后钻进温标-5℃的羽绒睡袋,带头灯看会儿书,早早就睡。

有时候分不清是晚上降下的是霜还是雪。这样浓雾弥漫的早晨特别寒冷,有时候甚至要等到10点以后太阳才能驱赶走浓雾。

喜鹊在电线上排队欢迎今天第一个上厕所的我。

小雪后霜雾弥漫,草叶树枝上都挂满了冰晶。西山北侧闭关修行人的房子空置着,但看这样的环境,进去修出半个神仙应该也不是难事。

结冰的河面
 
11月29日那天是扎西雍罗49天忌辰,也是最后一天念经超度。一早搭车去小庙子,一起去了3辆车,加上自己骑摩托和搭摩托的,再加上他家里从道孚请来的几个,一共去了30多个喇嘛。大家天刚亮就到了,陆续喝茶糌粑早餐完毕,开始了一天的诵经。经堂里是8位德高望重和法仪严谨的职业喇嘛,阳光房里挤着27位帮忙的喇嘛,我和一个穿着喇嘛服饰的老头子被安排进灵堂诵经。我问他为啥不和大家在一起念,他说他不识字,只会念咒子,念不来经。
 
我带了《地藏菩萨本愿经》和《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是否合用我并不知道,但仅从经文的教旨上看,一部是忏悔业障、消除定业、求得解脱的,一部是礼敬诸佛,广积福德,求生极乐的,即使不合汉地超度仪式,却是最贴切表达了我对逝者和其他一切有情众生的真实愿望。盘腿坐在藏床上,面对灵位上各种供奉的物品,旁边老头子在急速念诵六字大明咒,我开始按照步骤诵经。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傍晚6点,回向结束后,大家陆续离开。我在楼下供灯房里看着3000多盏酥油灯,灯火飘忽,擦拭添油点灯的几位妇女来回忙碌。想着这两年多发生的事情在发呆,扎西多吉走过来,我跟他说,我来莫斯卡最重要的一半事情已经结束了。

2年前曾在这个位置给扎西拍的肖像,现在外面多了敞亮的阳光房,墙上多了游客的涂鸦,人却没了 


白天感觉冷的时候,有时候就去西面的登贡神山走一圈,一方面折腾出些身体热量,另外顺带去捡牛屎。我借宿的房子里面那个小钢炉终于启用了,没有准备柴火,停电时的取暖就得靠牛屎了。现在捡的牛屎热效率很低,据说最好的牛屎是夏天6、7月份的,即使是这样,半山坡上的湿牛屎也总是被村民早早收集一起,堆在各自的地盘上晾晒。我不希望被别人误会,见到那些象征着温暖幸福的晾晒堆就只能叹口气远远避开。牛屎虽然释放的热量不多,但胜在燃烧比较缓慢持久。停电的时候找我的村民朋友讨一扎“芽芽柴”和几根细柴火,架好3、4坨牛屎,用火柴引燃。在烟尘的气息和细微的温暖中,搓着手静心诵经,实在是很惬意的事情。淡泊名利、享受凄凉,这是出离心最基本的表现,我好像很早就这样了。
 
为捡牛屎爬了多次西山,也曾带相机爬到最顶上的“玛尼旗旗”上面。那里坡度平缓,再几步就是山脊。这个季节,气候变化快,山脊上风总是很大,一阵风可以马上带来降温降雪,也可以带来阳光灿烂。

在登贡神山的山脊上,大风呼啸,群山肃穆。

去嘎玛卓丹牛场时,就要翻过对面这座山。在这边山脊上看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困难。

晴朗时,夕阳把山峰的影子投射到河谷和村子上,山坡上的玛尼旗旗就真的像卫士一样。

有时天色阴沉,更显苍凉。

没带三脚架,就随便搁在寺庙院子里的地面上,找个石头支起仰角,胡乱拍个星空。莫斯卡干燥的夜晚很多,星光熠熠,即使冬天也好像看得清银河。不过我器材不好,也不舍得用太多次的慢门。

现在已经是12月初,陆续下了几场不大的雪,都没有持续超过2天。我一直在盼望村民口中的大雪。左侧灯光处是老年人转经房,村里有2处,里面只有四个大的转经筒,坐在凳子上就可以转经,方便行走不易的老年人。右侧灯光处是我的佛堂。

某个雪后初晴的早晨,阳光还没露头,我冻醒了就跑到西山边去拍几张。下雪最不好的影响,就是几天之内都找不到干牛屎了。。。

朝阳照耀雪后西山顶,根拉香擦达嘉扎西效! 


这里的生活也并非万事顺意,虽然有几个相熟的村民可以简单地聊聊天,绝大多数村民对我在这里想干什么在干什么没法理解。所以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你还要住多久?”更有甚者,竟然传言,我在这里住是为了偷村里的娃娃!或许对有些人来说,一个外来人在这里的清苦付出只有偷娃娃才是值得的回报吧。前几天村里有人丢了摩托车,丹东乡派出所的陈所长带人来调查,顺便登记下我的身份证信息。谣言就此中断,村民的理解是,如果见到公安我没逃跑、或者公安没有马上抓我,我就一定不是偷娃娃的了。
 
我虽然表现平静淡然,但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嗔念,这可是修行人不能犯的错哦。所以,我决定徒步去果仓措,转海子念金刚萨埵消除业障。这个借口确实蛮不错!果仓措正确的名字是骨岑措,意思是常见金雕在此筑巢,山上遗留很多它们吃剩的动物骨骼。这里海拔4600米,没啥果,更不会有果仓。

出发时,晴朗的天上彩云飘扬。
 
走到山谷入口,天气突变,大风云雾雪粒不约而至。谷口石圈里一棵美丽的小树,枝桠上挂满昨夜的冰霜,在瞬间变化的气氛中如修士一般保持着他的自性清净。我呆呆地拍着,直到风停雪住。

徒步线路是在南北两座山之间的河谷中。冬季枯水,露在外面的河流断断续续。这个季节虽然景色略显枯槁,但独有的苍凉辽阔却比青翠鲜嫩更有一番味道。而且,我不需要考虑太多行走细节,草甸被冻得像石头一样硬,河水也都多处冰封,只要不踩到水里,基本没有难行之处。我在想,如果春夏季青草茂盛繁花似锦的时候,虽然景色怡人,但整个河谷到处泥湿陷脚,走起来也麻烦。
 
进沟没多久,后面走来了2个女人。我估计她们的牛场就在这条沟里。她们走得很慢,我就从容地把她们偷偷收入镜头中。

果然,到了第二家牛场房屋前,她们就坐下来休息,拿出望远镜观察山坡她们自家的牛。我走过她们的时候,或许是同路一段以后戒心消除,或许她们本来就知道我这个住在莫斯卡的外乡人,她们喊停我,连嘴巴带比划说了几句什么。我猜测她们是要我看望远镜。我接过来,远处大约500米外的高坡上几群牛在闲散吃草,估计有200只。然后我就知道她们要我看什么了,在牛群上面大约几十米的山坡上,一大群盘羊密密麻麻地在行进中,队伍拖得很长,估计有500只左右!我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野生盘羊,可惜距离太远无法拍清楚。

两个同路一段的女人坐在自家牛场房屋前面休息,左边的人手上拿着望远镜。

路遇一头固执的花牛,其它同伴见我走近都跑开了,它不知所谓地独自面对我。

这条牛场沟沟里有4家人,每家距离约1公里多,在分界线上,除了围栏隔离,各式标示也很明显。

进入山谷3个小时后,经过河谷西北侧第四家房屋继续前行1.3公里,我到达了第一个海子东南侧的坡地上。这个海子的东北方有经幡丛随风飘扬,西南方有部分水域未结冰,一群马在那里悠闲吃草。我手里拿着的是半路上捡到的一块白色石头,石头缝里长着青黄色的苔藓,酷似一个没包严实的菜包子。我打算带着它转完海子之后,把它搁在玛尼旗旗下面。

那群马儿好像很欢迎我的到来,甚至有几匹主动靠近我,让我摩挲他们的鼻梁和脸颊。

在第一个海子的西南侧,发现坡上有多条或明或暗的溪流流入海子。我沿着一条明显的溪流上行,半小时后,我看到了上面的另一个小海子。这个海子几乎完全冰封,转海子的途中只看到为数不多的马屎。其西南岩壁上,挂着几处小型冰瀑。在其北侧,有不明显的小路指向垭口。后来回村上得知,沿这路翻过垭口就是大金牛场,那里还有相邻不远的2个海子。

上面的小海子全貌

西南岩壁上的小冰瀑,回去后据村民说夏季瀑布水流踊跃。

西南侧草甸间干涸冰冻的小水塘组成的迷宫。冬季在此可以任意行走跳跃,春夏季估计就是一个大沼泽。

下面的大海子全貌

转完了上下两个海子,我边念诵经文边转了大海子边的经幡丛,把那个半路捡到的“菜包子”搁在了那里。
 
回程开始,我保持匀速下行,一边走一边念着“嗡班匝萨埵吽”,左手脱了手套捻珠计数。才走了不到半小时,西风骤起,天空迅速变暗,我回头看到大块乌云快速涌来。乌云带着雪花和冰粒,很快就超过了我。还好我带着抓绒手套和线帽,羽绒服够厚实,软壳裤也阻挡了寒风。

大约2小时到达谷口。这里风平雪住,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补记:
再贴几张途中的全景照

我习惯下山的时候计算距离,用的方法也很独特。我做过多次测试,念108遍“嗡班匝萨埵吽”用时1分45秒,这段时间走200-210步,每步约0.5米,也就是说我捻珠一圈走100-105米。简单地说,也就是下山1米/秒,3.6公里/小时。我只要记念咒的数量(或者步数,但还是记念咒数好),就可以大致算出行走的距离。这个办法只适合我下山,上山气喘吁吁,哪有平稳的节奏念咒。

盖了新房子,大家要穿新衣服

从果仓措回来的第二天,我感冒了。一开始并不严重,只是有点鼻塞,嗓子略有发炎。然后连续5天全天停电,白天晚上都很冷。晚上靠牛屎取暖已经不够热了,我向房东买了些柴,捆好了背回来。不到1/4车,按照一车350元的市场价,大致算了80元给他。烧柴虽暖,烟尘却大。嗓子在烟尘刺激下炎症加重,很快蔓延到气管、支气管。晚上生火就呛得咳嗽,不生火又冻得咳嗽,整晚无法入眠。又担心在这个海拔肺出问题,心理负担也重。

德他格曲去县城的时候,请他带一盒阿莫西林。他去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回来的车。我来这里时自带的维生素、葡萄糖粉、药品赶紧一起喂给这副皮囊。在未修成延年益寿、如意圆满之前,我还得借用健康的身体才好继续学习修行是吧。
 
和以往感冒一样,7天过去,自然就好了。回想当时怕得要死愁得要命的样子,我暗自惭愧。什么修行都不如一病,什么得道都不如一死。
 
感冒好了,电也来了。不论多惭愧,酥油土豆片还是要烤的。一颗土豆切成4片,放在加强版的烤架上,上面再罩上洗菜的不锈钢盆,调到中小火力,3分钟换一次面。每一面上抹点酥油倒些胡椒孜然盐巴,10几分钟就可以趁热边烤边吃。很多个早餐就这样幸福地对付过去。

这边是做饭睡觉的地方,中间蓝色桶里是我的自制泡菜。左侧门内是经堂。 

村里有人盖了新房子,在停车场搭了7,8个帐篷邀大家吃喝热闹。来参与的人带上几十块钱的随礼,穿上干净的衣服,坐在一起吃喝聊天,我也掺和其中。

因为村里最近死了几个老年人,吃喝之后的跳舞唱歌就不再举行了。 


现在已过12月中,流年不利,本月村里已经死了两个老人,据说另有2个身体也不行了,家里已经去县城采办,不安的气氛笼罩在日常生活中。16日日琼活佛回到了村里,给大家带来了不少信心。

这篇游记已经贴了近2个月,这里的基本情况也都差不多完全涵盖了,以后来县城更新的频率和内容或许会随着温度降低逐渐减少。希望这些文字和照片可以对宣传莫斯卡起一些作用,有更多的游客爱上这里,为这里的村民带来除了收入以外更多的东西。2017年8月份,莫斯卡道二瓦槽的公里就铺设完毕全线通车了。那时候交通的便利带动了当地和外界的沟通交流和商贸往来,也会给村子带来很多的思想和行为上的冲击。村里很多外出务工和读书的年轻人离开了家乡甚至不再打算回来,而传统放牧采集自给自足的生活也离现代社会越来越远。我和几位村民说了我的想法和忧虑,他们嘴上表示理解,但没有什么办法去迎接和适应即将和已经到来的变化。不管怎么样,莫斯卡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演进和转变,也都是我最喜爱的一个地方。  
 

两个游客,和一群放假回家的孩子

这是2017年春节前的第6天,我坐牧业村(小庙子)村长同麦的皮卡丹巴,准备回家过年。

过年的安排,我想了好久。以前在外地工作,20年内只回家2次过年,一方面是假期短,花销大,不想来回折腾,另一方面也有事业为重的借口。这次作为一个客居莫斯卡的闲散人员,没有啥借口不回去了。虽然村里多个相熟都诚恳邀我与他们家人一起过汉历和藏历2个新年(藏历初一是阳历2月27日),我却实在不想。

在本文没有更新的这一个月里,我没有等到期待的大雪。村民扎西彭措对我说,他不希望下雪。大雪会遮盖草住草,牛吃不到草就会生病死亡。我说这样的死亡是自然选择的结果,生存下的牛保留了优良基因,如果不下雪春夏季没有融雪的滋润草长不好更多的牛会死。他说春夏季会有降雨草不会长不好,他不管什么自然选择,牛不死才好。我们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只有等同样没有办法控制的天气自己来作决定吧。

这个冬天,莫斯卡干燥而冷峻。


这个月里,有2个游客进入莫斯卡,一个是福建的小李,一个是北京的霍霍。我和他们去了冰封的香塘措(日月海)和额森措。他们虽然只在莫斯卡呆了很短的几天,但也给我单调的生活带来了不少的新意,也给村民带来了一些新的话题。

从香塘措对面的山坡上回看海子和来时的垭口,还有小李在冰面上“孤独”的背影。春夏丰水季,湖面会更大些。

香塘措结冰的表面布满裂纹。冻结的气泡在某些角度,看起来就像夜空闪烁的星星。

霍霍上山的时候一直在下雪,下山的时候就晴了。

冰封的额森措,积雪在大风吹拂下,形成了类似波浪的纹理。

在这个月里,我去看望了住在牧业村(小庙子)的扎西的家人,他们的生活平静而虔诚。我还协助移动公司的工程师在牧业村开通了手机基站信号,那个基站已经建好了3年,现在终于等到了从党岭淘汰下来的设备。从此只要供电,牧业村(小庙子)的手机信号就是满格的,可莫斯卡村(大庙子)却被移动公司断了信号。相距仅5公里,也只有部分接受能力超强的手机在坛城外的个别地方能打电话。希望年后会有改善吧。

这个月里,我与另外3名寒假回莫斯卡村的藏语老师,给寒假回家的小学生和中学生组织了2周的补习,我负责小学语文和初中语文、英语的课程。在时隔多年之后,再次被称作老师。

在这个月里,我的一个想法逐渐成熟,并和村民进行了深入沟通和探讨。期待年后,新的一年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本篇游记共含15192个文字,2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错的一篇文章  能感受到那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照片也很美 谢谢分享呢

2016-12-29 17:21

引用 Cc 发表于 2016-12-29 17:21:06 的回复:

很不错的一篇文章  能感受到那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照片也很美 谢谢分享呢

回复Cc:谢谢。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和图片,限于马蜂窝上游记的更新方式,只能选一部分慢慢贴了。我现在家里过年,年后还会回莫斯卡,答应帮助村里的一些事情,希望能顺利开始,也能完美实行。

2017-01-30 22:25

适遇新年,这篇游记的上半部分就此结束吧。年后回去后,再续写下半部。城里的年味越来越淡,给莫斯卡的朋友们打了几个电话,问候了新年。回来不到一周,经常在早上醒来的瞬间,仍旧感觉我还在莫斯卡。

2017-01-31 11:06

接到不少驴友的咨询,感觉因为网上关于莫斯卡的不同年代的攻略很多,有些杂乱和失效。我在2016年10月底到2017年1月底这3个月的冬季时间,就住在莫斯卡村。诵经、读书之余,爬了几座山,逛了几条沟,这里把一些信息更新更正一下。

1.别再误把莫斯卡村当做莫斯卡自然保护区
莫斯卡省级自然保护区很大。一般网上介绍就是13700ha,即137平方公里,里面有2个行政村,一个叫牧业村(小庙子),一个叫莫斯卡村(大庙子)。那是多大呢?如果从进入莫斯卡自然保护区的两河口白塔的位置算作南面的入口,向北沿莫斯卡河进入到徒步可及的源头,大约20公里的距离,则河东西岸只能各占3.4公里,而我徒步已多次超过这个范围。很多美景都在四周围高山上河谷中,而不要只是在村周围喂雪猪子哦。

2.丹东乡到莫斯卡的道路已经废弃了!
很多几年前的攻略都还在说坐拖拉机或摩托车从丹东乡到莫斯卡村。对不起,那条是简易开辟的土石路,每年都会被两边山上下来的融雪和雨水冲刷,早就破败不堪。沿着它徒步走还凑合,至于通车已经很难了。而且,自2016年开始,从二瓦槽沿磨子沟修建真正的水泥路,这条丹东过来的旧路也不再修复。所以2017年以后进莫斯卡的,就别再从丹东坐车来了。磨子沟修路工程冬天暂停,开春后继续。进来的游客需要采用山下一段乘车,施工路段徒步,再山上一段乘车的方式进来。其实如果可以,沿磨子沟徒步进来是最佳选择,沿途风景很好!

3.莫斯卡村海拔3960米,已经过了这个区域的林线高度,植物以高山草甸和灌木为主。牧业村处于林线位置,杉树、松柏等高大乔木很多。两村距离相隔5公里,高差大约100米,但气候迥异,景物各别。建议除了莫斯卡的草地,也应该去踩一踩牧业村周围山上的林间幽径。

4.金龙寺的日琼活佛是个非常和善睿智的老人。每有游客在寺内晃悠,活佛见到了都会邀请他(她)各处参观,甚至获邀一起吃饭喝茶,游客总会获得活佛的祝福和他亲手送出的哈达。寺内拍照也没啥特殊限制。如果喇嘛们正在诵经,轻轻走进去,坐在他们边上,在听不懂的经声里让自己的心灵获得平静吧。

5.2017年春节后我还会回去,有问题尽管问我。不过那里没互联网,手机只能电话短信,网上回复慢。着急的就打我电话18229044246吧。代表莫斯卡欢迎你!

2017-01-31 20:17

引用 住在莫斯卡的老王 发表于 2017-01-30 22:25:27 的回复:

谢谢。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和图片,限于马蜂窝上游记的更新方式,只能选一部分慢慢贴了。我现在家里过年,年后还会回莫斯卡,答应帮助村里的一些事情,希望能顺利开始,也能完美实行。

回复住在莫斯卡的老王:我今年也计划去 希望能如愿

2017-02-06 08:54

引用 Cc 发表于 2017-02-06 08:54:42 的回复:

我今年也计划去 希望能如愿

回复Cc:好的啊,我三月份回去,希望能在莫斯卡遇到你。来之前打我电话,好安排车辆。

2017-02-06 18:55

引用 住在莫斯卡的老王 发表于 2017-02-06 18:55:09 的回复:

好的啊,我三月份回去,希望能在莫斯卡遇到你。来之前打我电话,好安排车辆。

回复住在莫斯卡的老王:好的呀  来之前联系你

2017-02-07 09:29

引用 住在莫斯卡的老王 发表于 2017-01-31 20:17:51 的回复:

接到不少驴友的咨询,感觉因为网上关于莫斯卡的不同年代的攻略很多,有些杂乱和失效。我在2016年10月底到2017年1月底这3个月的冬季时间,就住在莫斯卡村。诵经、读书之余,爬了几座山,逛了几条沟,这里把一些信息更新更正一下。

1.别再误把莫斯卡村当做莫斯卡自然保护区
莫斯卡省级自然保护区很大。一般网上介绍就是13700ha,即137平方公里,里面有2个行政村,一个叫牧业村(小庙子),一个叫莫斯卡村(大庙子)。那是多大呢?如果从进入莫斯卡自然保护区的两河口白塔的位置算作南面的入口,向北沿莫斯卡河进入到徒步可及的源头,大约20公里的距离,则河东西岸只能各占3.4公里,而我徒步已多次超过这个范围。很多美景都在四周围高山上河谷中,而不要只是在村周围喂雪猪子哦。

2.丹东乡到莫斯卡的道路已经废弃了!
很多几年前的攻略都还在说坐拖拉机或摩托车从丹东乡到莫斯卡村。对不起,那条是简易开辟的土石路,每年都会被两边山上下来的融雪和雨水冲刷,早就破败不堪。沿着它徒步走还凑合,至于通车已经很难了。而且,自2016年开始,从二瓦槽沿磨子沟修建真正的水泥路,这条丹东过来的旧路也不再修复。所以2017年以后进莫斯卡的,就别再从丹东坐车来了。磨子沟修路工程冬天暂停,开春后继续。进来的游客需要采用山下一段乘车,施工路段徒步,再山上一段乘车的方式进来。其实如果可以,沿磨子沟徒步进来是最佳选择,沿途风景很好!

3.莫斯卡村海拔3960米,已经过了这个区域的林线高度,植物以高山草甸和灌木为主。牧业村处于林线位置,杉树、松柏等高大乔木很多。两村距离相隔5公里,高差大约100米,但气候迥异,景物各别。建议除了莫斯卡的草地,也应该去踩一踩牧业村周围山上的林间幽径。

4.金龙寺的日琼活佛是个非常和善睿智的老人。每有游客在寺内晃悠,活佛见到了都会邀请他(她)各处参观,甚至获邀一起吃饭喝茶,游客总会获得活佛的祝福和他亲手送出的哈达。寺内拍照也没啥特殊限制。如果喇嘛们正在诵经,轻轻走进去,坐在他们边上,在听不懂的经声里让自己的心灵获得平静吧。

5.2017年春节后我还会回去,有问题尽管问我。不过那里没互联网,手机只能电话短信,网上回复慢。着急的就打我电话18229044246吧。代表莫斯卡欢迎你!

回复住在莫斯卡的老王:我们过了清明节前往那边,大概在4.5号左右,只是时间比较紧张可能没有办法住一晚上,是否可行呢?

2017-02-07 11:34

如果只有一天往返丹巴和莫斯卡,路上开车就至少需要4X2小时,没啥时间玩儿了吧

2017-02-07 12:56

能不能加个微信

2017-02-07 20:5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当然可以,用手机号搜我18229044246吧

2017-02-07 21:02

很喜欢您的游记!我们打算三月中过去,不知道可否联系您呢?

2017-02-19 11: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自由风的blog 发表于 2017-02-19 11:54:31 的回复:

很喜欢您的游记!我们打算三月中过去,不知道可否联系您呢?

回复自由风的blog:当然可以

2017-02-19 13:55

太美了

2017-02-21 11: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哇,好棒。三年前就想去莫斯卡,那时候攻略大多说的是进去艰险,今天看到这个游记觉得今年去还是有希望的。

2017-02-21 11:36

请问、如果3月来自驾来的话,车开不进莫斯卡吗

2017-02-21 11:4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奥特曼 发表于 2017-02-21 11:36:34 的回复:

哇,好棒。三年前就想去莫斯卡,那时候攻略大多说的是进去艰险,今天看到这个游记觉得今年去还是有希望的。

回复奥特曼:实话说,进出莫斯卡没啥艰险的。村民经常要去县城采购办事,线路很成熟。
来了多待几天,才能看到莫斯卡的美。

2017-02-22 17:37

引用 天是屁蓝 发表于 2017-02-21 11:43:16 的回复:

请问、如果3月来自驾来的话,车开不进莫斯卡吗

回复天是屁蓝:磨子沟三月份应该在修路,自驾不是最佳选择。

2017-02-22 17:39

引用 住在莫斯卡的老王 发表于 2017-02-22 17:39:24 的回复:

磨子沟三月份应该在修路,自驾不是最佳选择。

回复住在莫斯卡的老王:好的、谢谢啦

2017-02-22 17: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甘孜   丹巴   四川
382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莫斯卡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3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