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从金雀花到温莎 ~ 二十天漫游不列颠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20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计划

五六月间即在盘算今年去哪里休个大假的,本打算去美国,六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一出,英镑大跌,英国游的诱惑一下子冒了出来。曾经在杨利伟首次上太空的时候去过英国学习,呆了一个多星期,对英国稍有了解,地方不大,环境优美,历史和人文气息浓郁,却又很国际化,铁路交通尤其便利,因此果断决定,改去英国度假。把度假排在了十月,利用国庆长假加上自己的休假,好好地玩一玩。

七月初开始具体考虑行程。初步打算去伦敦约克爱丁堡,高地,湖区,剑桥牛津等地,后来又增加了巴斯、科茨沃德、坎特伯雷等。早早地用积分换了十月一号从上海出发的上海伦敦的来回机票,又初步预订了宾馆,安排妥当后,即申请签证。七月下旬英国签证既已到手。

到了九月上旬,突然想到英国的火车票还没订。十多年前去的时候曾经领教过,提前订火车票和临时买票,价格最多可差三倍之多。上www.qjump.co.uk,搜索车次日期时间和票价,提前在网上把火车票都买了。

订火车票的同时,把相应地方的酒店全都一一预定落实了。其中,伦敦约克爱丁堡的酒店是用积分换的,湖区和巴斯住的是B&B, 是通过马蜂窝的合作伙伴Booking.com订的; 苏格兰高地斯凯岛之行则是通过马蜂窝预定了爱丁堡出发的一个三日游的当地精品团,旅馆也由该三日游的机构推荐安排。

订完了酒店,继续在网上搞定一些景点的门票,怕到现场排队人多,浪费时间,所以就在网上订了白金汉宫,议会大厦,碎片大厦等景点的门票。

这些都定下来了,整个计划也差不多准备了百分之七八十了。其他的就是准备信用卡,换英镑,准备行李了。

几个tips:
1,提前订的低价车票,一般没得改,如果要改变行程,只能做退票处理,会收取不少手续费。这次原来订了十月二号(到达的第二天)从伦敦剑桥的来回火车票,后来突然发现十月二号是白金汉宫今年最后一天对外开放,只能果断退票,改变计划,一共二十几英镑的来回票,被收了十英镑。
2,牛津剑桥这些大学周一到周五学生要上课,很多college不对公众开放,或开放有限定时间段。因此要适当做些准备。
3,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周末要做礼拜,不对游客开放,因此要错开行程。议会大厦因为平时要用来工作,只有周六才对外开放,所以这两个紧挨着的景点,反而没法安排在同一天。

Day 1,启程,抵达伦敦

十一上海伦敦的东航航班,几乎全满,十三个小时飞下来,人也傻了一半了。飞机起飞晚点一个多小时,落地已是当地时间晚上六点多。正值周六,机场进关排着好长好长好长的队,至少一个多小时才能办完。所幸我算是东航比较高级的会员,下机时机组给了我两张fastpass,可以走快速通道。出关,拿了行李,搭乘机场快线Heathrow Express到达Paddington。拿着事先朋友给的几张oyster card(交通卡),顺利进入地铁。很久没到英国了,花了些时间辨认了下路线和站点,坐Circle line三站到Baker Streeet, 换乘Jubilee line, 两站到Green Park出来,街角拐个弯即到预定的Holiday Inn Mayfair.

在Baker Street 换乘时,Baker Street站比较老旧,有些地方没有电梯和自动扶梯,只能走楼梯。一群帅气的小哥周末去酒吧happy正好路过,看到我们上下楼梯吃力的样子,主动伸出援手,帮助把行李箱搬上搬下。

酒店地理位置较好,因此大堂和房间都比较小,从住的房间窗口看出去,对面正对着鼎鼎大名的Ritz Hotel。附近Bar挺多,因为是周末,很多人在排队,各色人群。伦敦上海温度相差不少,在上海出门时还只穿着T恤,到了伦敦外面套件jacket还觉得有点凉。

伦敦帕丁顿火车站

Holiday Inn Mayfair

Day 2,伦敦的一天

一觉醒来,拉开窗帘,外面天气不错。下了楼,街边有家CAFE NERRO, 周六的早晨,没什么人。要了咖啡面包,坐在窗边醒醒神。

早餐完毕,退房。奔向第一个景点,白金汉宫。

Holiday Inn出来,步行5分钟穿过Green Park, 就到了白金汉宫。

Green Park

10月2日是白金汉宫今年对外开放的最后一天。早早已经在网上订了票,直接到窗口取了票,免了排长队购票。但入场依然要排队安检。

白金汉宫始建于1703年,1837年白金汉宫正式成为王宫,此后一直是英国王室的府邸。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自1952年即位以来,几乎每年都会邀请来访的国家元首到白金汉宫或温莎城堡做客。而白金汉宫的待客之道,堪称英伦典范的最高标准。

白金汉宫里面不让拍照。直观的感受就是,宏大!金碧辉煌!难以言表......

白金汉宫的侧面

白金汉宫的花园,可以容纳6000宾客参加女王邀请的party。

在等候白金汉宫入场前,正好看到皇家骑兵卫队经过。

小心!

白金汉宫门口的新郎新娘

出了白金汉宫,已经将近中午。想去唐宁街10号看看。穿过St. James Park,没想到先来到了Westminster Abbey。周六大教堂不对外开放,于是随手拍了几张照。

St. James' Park

肚子饿了,顾不得形象了,就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门口的小食亭买个热狗。

议会大厦广场,人头攒动。广场有好几座雕像,包括丘吉尔和甘地的,一群印度人围在甘地雕像前激动地又是合影又是唱歌。

沿着Parliament Street 朝北走不多远,就看到铁栅栏拦起来的唐宁街10号。只能围观,不得入内。问警察,首相平时从哪个门出入,警察笑眯眯地回答说:有好几个门,哪个门进出都有可能。

唐宁街10号

持枪荷弹的警察。

再往前走几步,看到Horse Guard Parade, 骑兵卫队在那里还有demo show,路人可以自由与之合影。

皇家骑兵阅兵场的门口

继续朝北,就是特拉法加广场。广场为纪念著名的特拉法加大海战而得名,广场北面是国家美术馆。原计划从唐宁街10号去大英博物馆的,但因为一路走一路看,到特拉法加广场都已经过了下午两点了,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决定去科文特花园转转。初来咋到,路不太熟。幸好英国民乐于助人为乐,有问必答,街角又有不少指路地图,于是继续朝北走。

阳光下的特拉法加广场

走没多远,看到一座教堂模样的建筑,门口有穿着演出服一样的人。凑近去一瞧,发现无意中竟然到了St. Martin in the Fields 教堂。最早知道St. Martin in the Fields 这个名字还是来自于一个同名的乐团,St. Martin in the Fields (田野里的圣马丁),其弦乐的音色极度迷人,世界顶级。回来后才偶然发现,这个乐团的创始人兼指挥内维尔马里纳刚巧不幸于10月2号去世。

田野里的圣马丁(St. Martin in the Fields)

St. Martin in the Fields 教堂周六也不对外开放。教堂地下却有个餐厅对外开放,餐厅名叫Crypt,头顶着18世纪风格的拱顶,脚底下踩着具有历史感的墓砖,供应他们自制的菜品。于是,就在这样一个氛围中开始了到英国后的第一顿午餐。当然也不是什么标准正餐,但味道还不错。

Crypt (St. Martin in the Fields地下餐厅)


边吃边休息,不知不觉快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看时间已经将近下午四点,于是出了Crypt, 继续往科文特花园走。

伦敦居然也有这么窄的弄堂,胖子怎么过啊!

店里坐着的波斯美女。

这个软冰淇淋店太火了

科文特花园其实不是个花园,而是一个集市(market),最早在17世纪就开始作为蔬果市场存在了。到了维多利亚时代,重新设计和建造了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上世纪60年代,科文特花园因为奥黛丽赫本主演的电影《窈窕淑女》的拍摄地一炮而红,最终摆脱了蔬果命,成为特色小商品市场。科文特花园不仅有市场,附近还有皇家歌剧院,也是一流的场所。

科文特花园集市

科文特花园集市内景,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小乐队在演奏。

科文特花园的集市里,卖各色小商品和手工艺品,几乎没有雷同。摊主也不吆喝,一旦你有询问,他们就很真诚地回答你,向你展示他们产品最有特色的一面。看中一个手工玻璃花瓶不错,差点就像拿下了,忽然想到在英国的行程才开始第一天,这要是一路带着到东到西的,说不定还没回家就已经破了,终于忍住没有下手。摊主是个帅哥,热情地说没关系,他一直会在的,每天到晚上六点收摊。

科文特花园集市摊位

科文特花园集市外景,前方是伦敦交通博物馆。

科文特花园集市南边与圣保罗教堂(St. Paul Church, 不是St. Paul Cathedral) 为邻。教堂门口,围着一群人,凑近一看,原来是个街头卖艺的,正吆喝呢。这个卖艺的口吐洋莲花,手舞足蹈,还拉了围观的人作为他的搭档,看热闹的人围了好几层呢。让我想起了儿时家门口耍把戏的,看来全世界都差不多啊。

科文特花园门口耍把戏的

看了一会儿热闹,想起还预定了六点半碎片大厦的票,便去往了地铁站。坐蓝线(Piccadilly line) 转灰线(Jubilee line), 到London Bridge 站下。出了地铁右拐,就看到高耸入云的碎片大厦,伦敦的新地标。

碎片大厦(The Shard) 高309米,据说目前是欧洲第二高楼。碎片大厦34-52层为香格里拉酒店(如果想用香格里拉的积分换免费入住,要求的积分数量不低)。观光层门票价格不低,每位25.95英镑,在碎片大厦官网(http://www.theviewfromtheshard.cn/zh/tickets-packages/)可以预定。我订的是傍晚6点半的票,事先查过伦敦那天日落时间大约在18:40,为的就是看夕阳下的伦敦和华灯初上的美景。碎片大厦后要分两次坐电梯才能到达观光层。到了观光层后,可以360度环视伦敦城区全景,近处的塔桥,对讲机大厦,伦敦桥,滑铁卢火车站,远处的伦敦眼,大本钟,圣保罗大教堂等,一览无遗。观光层在各个方向都有望远镜,可以让你看到每个远方的标志性建筑。随着红色的太阳慢慢地沉入地平线之下,只留下远处天边的一抹晚霞,而地面上灯光逐渐亮了起来,从星星点点到灯火通明,比白天的景色有一番别样的滋味。

伦敦眼、千禧桥清晰可见

塔桥、伦敦塔和贝尔法斯特战舰

泰晤士河上有15座桥,包括著名的塔桥,最新的千禧桥,还有耳熟能详的伦敦桥。很多人把 London Bridge 与 Tower Bridge 搞混了,把标志性的Tower Bridge 当成了London Bridge, 其实由泰晤士河口往里数,第一座是 Tower Bridge, 第二座才是London Bridge。现在大家看到的三孔跨度的London Bridge 是1973年新建成开放的,样式平庸,乏善可陈,远比不上老的伦敦桥。老的五孔伦敦桥在1968年被卖给了一个美国商人,搬到了美国亚利桑那州哈瓦苏湖旁的运河上了。

繁忙的 London Bridge 

下了碎片大厦,返回酒店取了行李,就直奔King’s Cross 火车站,准备搭乘当晚10点的火车去约克(York). 伦敦有八个主要的火车站,King‘s Cross 是伦敦最古老的火车站之一,主要承担发往英格兰东北方向以及苏格兰的列车。这几年它又因为《哈利波特》中的9又3/4站台而闻名。2003年去英国的时候,当时King's Cross站还只有老的建筑,后来为了2012伦敦奥运会,做了一些改建,那个老建筑旁的鸟巢顶就是新扣上去的。

到了火车站取了票,接下来就是干等。英国的铁路网四通八达,非常发达,也很方便,很多人就住在相对较远的地方,每天坐火车上下班。但英国的火车不像国内会事先在车票上印好车次和站台,他们是在临开车前15分钟甚至10分钟才在大屏幕上发布究竟在哪个站台上车的,所以去得太早也没用。另外英国的火车站也没有国内那么繁琐的核对身份证和安检过程,所以也不用排长队,到了就直接上车,哪怕就剩下最后一分钟都照样可以登车,这点感觉比国内更方便快捷。

晚上9点47分的时候,站台信息出来了,于是推了行李上了车。晚上的火车上人不多,坐着也挺宽敞。英国的铁路运营也不是由一家公司垄断的,不同的区域路线都有不同的列车运营公司,甚至于同一条铁路线上还跑着多家公司的车呢。到约克买的是Virgin公司的票,跟维珍航空同属于Virgin Group. 走了一天,感觉快要散架了,晚上也没啥景色可看,在车上倒头就睡。

大约半夜12点多,车到了约克(York),没几个人下车。还没出站的时候,有一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走过来问,有没有去兰开斯特的,还以为跟国内一样是个拉客的呢。等出了站,才发现原来站门口就停了一辆大巴,是当天最后一班开往兰开斯特的大巴,已经坐了七七八八了。那个人是车站的工作人员,所以要进来问大家。

半夜的约克,街道上几乎没人。出租车六七分钟便到了事先预订的酒店Hotel Indigo。酒店的公共区域和房间的装饰有点特色,只是房间有点小。

Day 3,霍华德城堡和约克大教堂

计划在约克停留一天半。第一个目的地是Castle Howard霍华德城堡,周杰伦大婚的地方,距离约克城区有十五英里远。

早上八点多起来,整理完毕,便到了大堂请前台小哥帮忙叫了辆出租,前往火车站附近的180路车站,打算坐9:10的车去往Castle Howard。180路是专门开往Castle Howard的,据说上午只有两班,9:10一班,10:30一班。等了大约15分钟,快到9点的时候,出租车来了。司机并不清楚180路车站具体在什么位置,就在火车站下了车。火车站附近的有好几个巴士站,问了几个路人,也不清楚180路的具体位置。眼看着已经9:15了,心想赶不上9:10的车了,只能傻等10点半的了。一抬头,突然发现街的斜对面有个巴士站一队人正排队上车,里面有不少中国人模样的,于是赶紧过去,一看是181路车,再一问这个车也是去Castle Howard的。终于赶在最后一个上了车,好庆幸。

车票10英镑。司机说,保留车票,回来只需出示车票即可,不用再买。因为是最后一个上车,车上座位已满,只能站着了。车开了近一个小时,10点10分的时候,到达Castle Howard。

Castle Howard 10点半以后才开门。看到售票处门外的院子里有个小超市,拿了一包Botham's of Whitby巧克力饼。超市对面有个小咖啡屋,点了一杯热巧,一杯Double Espresso。咖啡屋里只有一个小帅哥在忙,又是做咖啡,又是配热巧,还兼顾收钱。天非常好,碧蓝碧蓝。晒着太阳,喝着咖啡,吃着巧克力饼,没想到这个North Yorkshire 产的巧克力饼味道极为浓郁,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在后来的英国旅途中也多次买过其他的巧克力饼,但都比不上Castle Howard门口买的这个Botham's of Whitby的。

Castle Howard 属于私家庄园,门票17.5英镑。大门进去之后,走了约两三百米,巴洛克风格的城堡便在眼前了。霍华德城堡为霍华德家族所拥有并居住,最早由第三代卡莱尔伯爵查尔斯建造。他于1692受封后,委托建筑师约翰·范布勒和尼古拉斯·霍克斯穆尔来兴建了这座豪华的巴洛克式城堡。城堡的正面是一大片英式园林,园林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雕塑喷泉。

城堡的入口设在了城堡的侧背面。进去之后,是一组台阶,拾级而上,首先看到的是墙边的一排巨大的陈列柜,里面摆满精美的瓷器。

转角前行,便进入城堡的大厅。大厅位于整座建筑的中心,高80英尺,中央穹顶是典型的巴洛克样式,有着非常精美的壁画。两侧大理石雕像和科林斯柱林立,却又与画廊拱门相衔接,气势非比寻常。

通过大厅两侧的楼梯上到二楼的回廊,进入城堡女主人的卧室。精美的丝质床慢披挂下来,透露出奢华的气息。墙上挂满各个时代女主人的肖像画。卧室旁边是女主起居室及音乐室,羽键琴上的乐谱和一旁的竖琴让人感觉到优雅的音乐仿佛在四周响起。男主人的卧室里,一张小书写桌上的一支羽毛笔,似乎在告诉你,主人刚写完信离开。

女主人卧室

女主人起居室

绘画休闲室

男主人卧室

大餐厅

音乐室

霍华德城堡曾做过英剧Brideshead Revisited的外景,中译《故园风雨后》,一间空屋中陈设着剧照。屋中同时还陈列着一组照片和介绍,展示了包括霍华德城堡在内的约克郡的九座私家庄园在战时的征用情况。在一战和二战中,城堡的主人,男人上战场,女人志愿做为护士,城堡则被军队征用。霍华德家族在战争中有五位男性牺牲在战场。这也解释了为何英国的贵族拥有大量财富,与平民之间却少见对抗和冲突。贵族之贵,不仅在于占有财富,更在乎勇于承担的高贵品性。他们称之为Duty Call。

1940年的时候,霍华德城堡经历了一场大火,大火从中央穹顶燃起,殃及了多间房间。城堡的修复资金奇缺,中央圆顶的修复工作时断时续,至今还有不少地方只是用隔板挡着。二楼中央的一间较大的房间正对着英式花园,这间房间曾被用作电视剧《故园风雨后》的主要室内拍摄场所,墙上原先的巨幅画作已在大火中烧毁,现在的是为拍电视剧而覆盖上去的仿画。

城堡每年到了十月底便停止对外开放了,讲解员们便进入休假状态。讲解员说到城堡平时除了对外开放参观外,也承接婚礼仪式。于是好奇地问他在这里举办一场婚礼大约需要多少,他说一万五千英镑。掐指一算,也才12万多人民币,似乎不算太贵。

从窗户望出去的英式大花园

英式大花园和South Lake

从二楼来到一楼,穿过摆满罗马式雕塑的走廊,便来到了西翼大厅。由于整个城堡的建设历经多年,经历了几代人,可能是因为费用因素,西翼的风格简化许多,已不是繁复的巴洛克式风格。西翼大厅里展出了许多画作,还有主人收藏的各种家具,每件都价值不菲。

西翼的后面是富丽堂皇的小礼拜堂,其中的彩色玻璃是史兰顿勋爵也是当时海军大臣霍华德于1870~1875年改造的。

小礼拜堂看完,穿过Gift Shop, 就出了城堡大宅。城堡的背面是片很大的漫坡草地,尽管已经快到中午,草地上的露水依然打湿了鞋。草地的远处是个优美的湖泊,一群野鸭在湖上游弋栖息。城堡的东侧有一片林子Ray Wood,上面还有个圆形的小水库。从坡上可以俯视整个城堡。

Ray Wood 里的小水库

从城堡的背面转回到正面,便是之前看到的英式园林。这片园林占地面积极大,对称布局,修葺得非常漂亮,正好那天还看到园艺师在对巨大的方形冬青垛进行修剪。园林的中央是阿特拉斯雕像喷泉。一直往南走到园林的尽头,是蔓延的旷野,一条壕沟把庄园与外界分隔开了。园林的东侧是South Lake,静谧的湖水旁一对老夫妇在怡然自得地晒着太阳。

特拉斯喷水雕像

霍华德庄园跟外界相隔的壕沟

庄园外面的旷野

South Lake

玫瑰园

在庄园里转悠着,一看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两点了,便向出口走去。回城的181路下午两点在大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排队候车了。几分钟后,车来了,还是没有座位,只能站一个小时了。

三点多钟的时候,车到了约克。下车后想起午饭还没吃呢,站了一路脚疼的要命,碰巧看到路边有家意大利餐厅Bella Italia, 便进去点了一份Pizza。毕竟是专业的意大利餐厅,做出来的东西比Pizza Hut的强太多了。

休息了近一个小时,吃饱喝足,于是前往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

约克老城不大,由古城墙环绕,东西南北大约各一英里。最核心的建筑便是著名的约克大教堂,约克大教堂是英格兰最大的中世纪主教座堂和欧洲最大的哥特式教堂之一。约克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71年,罗马人为了防御外敌而建立的堡垒,城市四周环绕着中古城墙。它以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为中心,罗马人在7世纪建筑长达5公里的正方形城墙。对古罗马而言,约克("Eboracum")是一个主要的军事基地;罗马皇帝赛佛勒斯,和罗马帝国君士坦丁一世的父亲君士坦提阿斯分别于西元211年和306年驾崩于此。君士坦丁大帝在约克被军队拥立为皇帝(另一个会有皇帝被拥立的地方只有罗马当地)。

走了大约一刻钟,便到了约克大教堂。教堂门票10英镑一个人,可多次进入。教堂始建于公元627年,当时是一座全木结构的建筑,后来在内战中被战火摧毁。1066年征服者威廉占领英格兰成为英格兰国王后,于1080年建造了第一座诺曼式教堂。眼前看到的这座教堂是公元1220年开始兴建,并于公元1470年代完工,历时200多年。整个教堂气势恢宏,石材墙面工艺精美,两座塔楼高耸如云,很远就能看到。

进入教堂里面,因为已是下午四点多,首先夺人眼球便是那整片整片的彩窗玻璃。教堂里的工作人员说东南面的一整片彩色玻璃是全世界最大的中世纪彩绘玻璃窗,至今依然颜色鲜艳,图案精美,很难想象在700多年前的中世纪是如何对这么大面积的玻璃进行染色并组合和安装到墙上的。每一组彩窗玻璃都反映了不同的圣经内容,光是坐在那里陶醉于这些彩窗就可以耗费一个下午。

约克大教堂相当大,内部拱顶也很高,看起来仅次于后面将要去到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而比另一个英国著名的主教座堂坎特伯雷大教堂要高要大。据说《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的霍格沃茨大厅的拍摄地就在约克教堂大厅内。中央大厅中轴对称,正前方是一架巨大的管风琴,闪闪发亮。管风琴后方的拱门内是中殿,中殿的门口站着穿着黑色长袍的牧师。刚想进入中殿参观,被牧师拦住,问是否是要参加一会儿五点开始的service的。一开始没明白,顿了一下才意识到原来说的是晚祷,正想体验一下英国教堂的晚祷,于是便回答说是的。

进去之后找了个座位坐下。座位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圣经,还有一张纸片。不一会儿,主持晚祷的牧师来了,介绍完晚祷的主要内容后,便开始带领大家读纸片上的颂词,然后又请大家翻到圣经的第几页,朗读里面的某一段。完后又是纸片上的另一段,接下来又转到圣经上。来回几次,这个时候心里暗暗叫苦,因为对古英语为主的圣经词句不熟,因此念的时候磕磕巴巴别别扭扭。二十五分钟的晚祷,感觉象过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念完了,也跪着祷告完了,以为结束了,牧师说最后还要再唱一段。My God!都不知道该唱哪个调,只能跟着众人哼哼了。

晚祷结束,本想上塔楼的,但被告知当天最后一波已经结束了,只能明天再来了。出了教堂,夕阳西下,整个大教堂都像镀了一层金一样,太壮观了。


往回走的路上,经过The Shamble(肉铺街),发现摊贩们都已经收摊回家了,不少店铺也打烊了。

Day 4 上午,约克城墙,肉铺街,塔楼

一早起来,退了房,便前往约克古城墙。

约克城墙全长近5公里,几乎环绕整个约克老城,最早由罗马人建造,现在保留下来的大部分城墙是12世纪到14世纪重建的,是英国保存最好、也是最长的中世纪古城墙。城墙的门楼被称为“Bar”,大的门楼包括北边的Bootham Bar,西南边的Micklegate Bar,东北边的Monk Bar和东南方的Walmgate Bar。Hotel Indigo 在约克老城的东面,出门直走三百米,便到了Walmgate Bar. 

城墙高不到十米,可以免费上去。城墙上没什么人。从一个个城垛口往外望去,是川流不息的街道。走在城墙上,历史的沧桑感油然而生。

从古城墙下来,又前往肉铺街。朝阳下,摊贩们早已摆好了架势,卖菜的,卖水果的,卖衣服帽子的,卖小玩意儿的,啥都有。甚至还有卖布的,一匹匹布门幅却特别窄,也就六、七十公分宽的样子,不知道这样的布可以用来做啥。

肉铺街鹅卵石路面上的露水还没消退,狭窄的街道两旁的商店正陆陆续续开门营业。阳光透过屋檐的缝隙,洒在了斑驳的墙面上。

肉铺街也是《哈利波特》中对角巷的外景地。

继续向前,又来到了约克大教堂,打算登上塔楼俯瞰整个约克城。出示了昨天买的票,只需补五英镑,便可登塔。塔楼不是随到随上的,而是一批一批进入的,间隔大约45分钟。趁着还有近半个小时,便抽空往离大教堂不远的乌斯河(River Ouse) 而去。

乌斯河自西北向东南,把约克城区分成东西两部分,老城主要在东半边。站在桥上,蓝天白云碧水,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原路返回约克大教堂,正赶上登塔楼。塔楼有275级台阶。沿着狭窄的扶梯螺旋而上,转了大约有一百来级台阶,到了一个小平台,通过一个露天走廊,又进入另一个螺旋台阶。这个螺旋台阶是真正通向塔楼顶层的,更窄更陡,头顶着前人的脚跟,大多数地方仅容一人通过,没法交错而行。怪不得要一批人上去下来后,才让后一批上。

终于到了塔楼顶上,可以俯瞰约克全城了。天气非常好,能见度极高,可以看到几十公里外。

重新回到地面。一群孩子由老师带着正在大教堂里参观和上课。将要离开的时候,一对双胞胎帅哥如镜像一般把人看得目瞪口呆。

不知不觉已经11:15了,于是往酒店赶,准备拿了行李,赶12:35的火车。路过York Chocolate Story的时候,想起约克的巧克力很有名,是英国最大的巧克力生产基地,很多大牌巧克力都在约克生产,于是便拐了进去,各色巧克力拿了十几条,一来自己尝尝,而来也好送送回来送送小孩。

这次在约克住了两晚的Hotel Indigo算是洲际旗下比较有点特色的酒店,尤其是在装饰方面,适合于度假而不是商务出差。

不多一会儿,到了约克火车站。约克火车站始建于1873年,1877年投入使用,是英格兰最伟大的维多利亚风格建筑之一,当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

等了约20分钟,车来了,还是Virgin公司运营的车。人不多。英国的火车速度大约200公里/小时,比不上国内的高铁,平稳性也略差一些,行车途中时有晃动。但铁路网非常密,车次也很多。之前在网上订票的时候,曾被问及是否要选择靠窗或走道的位置(这个大家可以理解,就跟飞机上选座一样),还被问及是否需要挨着桌子,是否需要选择静音车厢。因为怕嘈杂,因此订票时清一色选的静音车厢。上了车才发现,静音车厢上是不可以打电话,不可以玩游戏弄出声音,不可以放音乐的。心想这太符合我的心意了,国内高铁上啥时候也可以引进这一做法呢?

Virgin的车上提供15分钟的免费WIFI, 只需输入姓名和邮箱地址即可。后来在乘坐Great Western 的车前往巴斯的时候,发现那个列车全程提供WIFI,又快又稳定。不禁感叹在国内,尽管高铁速度了得,但这些便利性的服务却似乎还早着呢。回来后跟中铁的人聊到此事,他们也说,其实不是技术上做不到,而是铁总的主管领导并不拿这当回事。早几年一度有好几家公司进京去铁总,希望能说服铁总展开高铁WIFI项目,铁总的领导认为这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可以让电信运营商提供基站无线网络服务,结果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约克爱丁堡列车预计运行3小时。列车穿越广袤的英格兰平原,途径New Castle 等地,沿着东海岸线进入苏格兰,下午3点20分抵达目的地爱丁堡,竟然比预计提前20分钟到达。

Day 4 下午,爱丁堡

爱丁堡苏格兰的首府。Edinburgh Waverly 火车站就在市中心。下了火车,环顾四周,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建筑风格和颜色与伦敦约克有很大不同,建筑外墙颜色偏黑,据说是因为苏格兰泥煤熏的。火车站人来人往,人流明显比约克大很多。搞不清哪里可以坐出租车,于是便找警察询问。警察的苏格兰口音一下子让我的耳朵打了两个折扣。

循着警察指的方向,上了出租车。这车跟国内吉利生产的那种英式出租车是一个版本,只不过不是Made-in-China. 

预订的Sheraton Hotel在城区的西面,距离火车站大约1英里多点,出租车过去大约六英镑。

很快地办理了入住手续。因为是Sheraton 白金会员的缘故,令人惊喜地给给升级到了套间,除了房间大以外,关键是盥洗室里既有淋浴也还有浴缸。有了浴缸可以泡脚泡腿,缓解走了一天的疲劳。后来十几天的事实证明,英国酒店房间里的浴缸大多数情况下近乎奢望,哪怕是伦敦400英镑一晚的房间。

稍事休息,趁着天色尚早,便出门前往王子花园。喜来登酒店正面正对着大圆顶的Usher Hall 音乐厅,每年8月的爱丁堡艺术节,这里是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家艺术家们表演和展示才艺的地方之一。绕过Usher Hall, 一抬头,蓦然看到爱丁堡城堡在山顶巍然而立,斜下的夕阳给城堡穿上了一件迷人的金色外套。

穿过一片墓地,来到了王子街花园。这是一个开放式的花园,沿着Princes Street, 从Waverly 火车站一直延伸到爱丁堡城堡脚下。中间矗立着苏格兰著名文学家司各特的纪念塔。

司各特纪念塔

向东走到花园的尽头,便向南折向爱丁堡老城,沿着Royal Mile前行。爱丁堡是海边城市,风特别大,很多人穿上了大衣或厚外套,快递小哥却依然穿着短袖,蹬着自行车,穿梭在街道中。天色渐暗,华灯初上,于是找了家餐馆坐下。

餐馆名叫The Castle Arms, 以提供苏格兰风格菜为主,装饰得还不错,更确切地说这其实是间pub。当天正好有特价供应苏格兰牛排套餐,还有一瓶红酒送,于是便点了这道菜。菜品并没有让人觉得惊艳,主要是性价比相当高,双人份加上一瓶红酒,也才三十几英镑。

席间发生一个小插曲。坐我身后的胖妹跟几个朋友聊天,一时兴起,F打头的词接二连三从口中蹦出,隔着两三张桌子远的一位老者忍无可忍,大声叫道:“公共场所请注意你的用词”。胖妹一时愣住,收敛许多。一桌人又聊了几分钟,便起身离开了。这时胖妹特意绕到老者的桌前,对着老者说:“我知道如何用词,  不用你来教训我”,说完便离开了餐馆。

穿蓝衣的胖妹,F打头的词张口即来

忍无可忍的老者

餐馆其实就在爱丁堡城堡的入口附近。餐毕,沿着城堡的背面走20分钟,就回到了酒店,顺便也摸清了第二天去爱丁堡城堡的路。

Day 5,爱丁堡城堡,圣吉尔斯大教堂

从喜来登酒店餐厅的窗户望出去,正是Usher Hall,还能看见背后的Edinburgh Castle爱丁堡城堡。用完早餐,便出发前往城堡。

爱丁堡城堡筑于一个海拔135米高的死火山岩顶上,一面斜坡,三面悬崖,只要把守住位于斜坡的城堡大门,便固若金汤,敌军纵有千军万马,对它都无可奈何。从冷兵器时代战争的意义上说,爱丁堡无疑是最坚固最险要也最难攻克的堡垒。

爱丁堡的魅力,在于它的古老。爱丁堡城堡于6世纪就成为苏格兰皇室的堡垒,比英格兰利兹城堡(后面会谈到)早200多年,比温莎城堡早400多年。城堡从公元12世纪到16世纪一直是苏格兰皇家城堡,见证了苏格兰的多次战争。16世纪初荷里路德宫(Palace of Holyroodhouse)落成,取代爱丁堡城堡成为皇室的主要住所,不过爱丁堡城堡依然是苏格兰的重要象征。城堡的大多数建筑在16世纪的长期围城(Lang Siege)事件中被毁,但也有少数建筑挺过这次围城,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建造于12世纪早期的圣玛格丽特小礼拜堂(St. Margaret's Chapel)。

爱丁堡城堡曾经是堡垒、皇宫、军事要塞和国家监狱,因此防御就显得犹为重要,如今在古堡的城墙上,还能看到整整齐齐地安放着一门门乌黑的铁炮,炮口对着福思湾河。著名的巨炮MONS MEG建造于1449年,口径0.5米,炮重7吨, 长度达4.6米,地上那一颗颗硕大的圆形石球就是她的炮弹。

爱丁堡城堡最让苏格兰人自豪的,是其在政治和文化上的位置。爱丁堡曾是苏格兰一国的政治、文化的中心, 这是哪个古城堡都不曾有过的地位。也正因此,它经历了许多痛苦和沧桑,政治和军事的斗争,使它始终处在中心角色的位置。苏格兰英格兰的漫长的争斗历史中,爱丁堡人表现出来的强悍和不屈的精神,体现了整个苏格兰人的精神风格。

爱丁堡的门票每位16.5英镑,语音自助导游设备每位3.5英镑。排队的人不算多,很快就进到了城堡里面。

米字旗与蓝色的苏格兰旗一同飘扬在爱丁堡城堡上空。

袜腿带匕首的苏格兰导游

Mons Meg 巨炮

St. Margaret's Chapel

英格兰苏格兰的历史,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部政治联姻史,还牵扯到法兰西的历史,甚至与德意志也有关联。与中国古代男尊女卑、皇帝以男人为主不同的是,英国更强调的是血统,因此历史上有好几位著名的女王。与爱丁堡城堡密切相关的一个著名的历史人物是苏格兰的玛丽女王,1542年-1567年在位,出生六天就成为了苏格兰女王。她的一生充满悲剧色彩,也因此成为苏格兰君主中最有名的一位。她有过三次婚姻,唯一存活的孩子后来成为了英格兰苏格兰共同的国王,也就是英格兰詹姆士一世、苏格兰詹姆士六世。玛丽女王于1587年2月8日在北安普敦郡佛斯里亨城堡被处极刑,罪名是被怀疑卷入阴谋,企图刺杀伊丽莎白。行刑那天,玛丽身着红色,表明她是一个天主教殉教者。

参观爱丁堡城堡的Great Hall的时候,正巧赶上11点钟有一场即兴演出,模仿玛丽女王的女演员表情生动,连说带跳,让众人忍俊不禁。

爱丁堡城堡可以俯瞰全城,王子街花园,司各特纪念塔,苏格兰国家银行大楼,Usher Hall,甚至包括远处的卡尔顿山和亚瑟王座,都一一在目。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原来是每天中午的礼炮操演。曾几何时,这中午的礼炮声成为了当地居民对时的一种方式。为什么是一点而不是十二点呢?据说是因为一点钟只需放一下,更经济省钱。

在城堡里转了三个多小时,下午一点半的时候,离开了爱丁堡城堡。

出了城堡没多远,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矗立在街头,这就是著名的The Hub, 以前被称为Victoria Hall, 现在则成了一年一度爱丁堡艺术节的中心枢纽。一阵悠扬的风笛声随着风飘过来......

The Hub 其实算是著名的Royal Mile 皇家英里的尽头。皇家英里现在已经成了一条购物街,有卖苏格兰羊毛羊绒制品的,有卖威士忌的。皇家英里的中段有一所风格独特的教堂,称为St Giles' Cathedral.

圣吉尔斯大教堂是一个苏格兰长老会礼拜场所,是爱丁堡的主教堂,也是苏格兰的国家教堂。教堂原建于1120年,后遭大火烧毁,于1385年重建。教堂的塔顶仿照苏格兰王冠设计,体现出它在苏格兰首屈一指的地位。 教堂中的蓟花勋章礼拜堂(Thistle Chapel)是苏格兰最重要的骑士团蓟花勋章骑士团的小教堂。教堂里最吸引人的是它极为精美的彩窗玻璃,因为教堂不是那么高大,因此玻璃上的花纹图饰可以看得很清晰。

一扇一扇彩窗看过来,不知不觉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出了St Giles Cathedral, 往Calton Hill去。Calton Hill卡尔顿山位于王子街的东头,与爱丁堡城堡一东一西相呼应。上了卡尔顿山,才发现其实最好的上山时间是在早晨而不是下午,下午在卡尔顿山上往城里和爱丁堡城堡看过去,正好是迎着太阳,一片逆光。往北和往东看过去,可以看到蔚蓝的北海。亚瑟王座则处在卡尔顿山的东南面。

回酒店前,特意往大象咖啡馆拐了一下。大象咖啡馆因为JK罗琳在此写作《哈利波特》而出名。人不算太多,但依然要排队。

Day 6,苏格兰高地

七月份在计划不列颠之旅的时候,首先确定下来的就是苏格兰高地之行。在蚂蜂窝网上看到一个苏格兰高地天空岛三日游的精品小团,爱丁堡发车往返,在天空岛住两晚,由当地的旅游公司组织,每位人民币1258元,不含食宿和门票。对高地向往已久,于是便报名参加了这个团。

按照预定单上说明的,早早地在8点半赶到了上车集合地点,上车地点正好就是前一天晚餐的Castle Arms门口的小广场。一辆白色的奔驰大巴,大约可以坐三十号人。旅游公司名叫Timberbush, 被苏格兰旅游协会评定为五星级。迎候在大巴门口的是一位穿着苏格兰毛呢裙的粗壮男子,操着苏格兰口音的英语,看着手里的一份名单,逐个核对姓名,并帮大家把一件件的行李搬到大巴的行李舱。

九点整,报名参团的二十八人全部到齐上车。粗壮男子向大家自我介绍说,他叫Marc, 司机兼导游,由他陪伴大家度过接下来的三天。有意思的是,这家旅游公司并不是一家华人开办的公司,司机兼导游也是一个标准的苏格兰人,但那天车上的人除了两位韩国女士,一对美国老夫妻外,其他大多是中国人,既有来自国内的,也有在英国读书的学生,全都是散客。

三天的苏格兰高地斯凯岛之旅,第一天是驱车从爱丁堡去斯凯岛,沿途会在一些景点停留,当天傍晚抵达斯凯岛;第二天全天在岛上游览;第三天从另外一条路线返回爱丁堡

车的第一站是格拉斯哥,因为还要接4个从格拉斯哥上车的游客。没想到路上发生拥堵,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格拉斯哥。一路上Marc边开车,边滔滔不绝,讲述着苏格兰的各种历史和风土人情。据Marc讲,苏格兰以前有三大支柱产业,造船业,石油开采业,以及煤矿业,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时任英国首相的撒切尔夫人为了调整产业结构,采取强硬政策,关闭了一些煤矿,并将煤矿企业从国有转入私有化,从此导致了苏格兰煤矿业的没落。格拉斯哥以前以造船业闻名,自从韩国中国的造船厂崛起后,格拉斯哥的造船业逐渐萎缩,据说如今只有一个船坞还保留着,因为跟军方还有合同需要对舰船进行维护。目前,旅游和教育已经成为苏格兰新的支柱产业。格拉斯哥就有好几所大学,整个苏格兰除了格拉斯哥外,Edinburgh大学,阿伯丁大学等均处于前列。

格拉斯哥中心广场

随着车子逐渐往北,双向四车道逐渐变成了双向两车道,沿途的风景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颜色也逐渐从一望无际的翠绿往黄色与绿色混搭演变,还不断能看到蓝色的湖。这些湖其实都是通向大西洋的。

Marc真是讲个不停,他说苏格兰一般称峡谷为glen,而不是valley,湖不叫Lake,而叫Loch,著名的尼斯湖就叫Loch Ness.。途中还经过了英国最高的山Ben Nevis (1344米)。中午时分,到了Fort William,停车休息午餐。

午餐后继续前行,下午两点来钟,车在Glencoe稍作停留,尽管艳阳高照,风却特别大。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居然有一个苏格兰老头在吹风笛,而且还有一辆卖冰淇淋的车,苍凉的风笛声在旷野中传得好远。

重新回到车上,一路继续奔向斯凯岛。Marc照样还在边开车边娓娓道来,谈到了电影《勇敢的心》,和电影所表现的苏格兰历史上反抗暴政的英雄华莱士。中间乘客有任何问题还可随时问他,他都一一作答。他甚至还聊到了自己的经历,说到自己业余时候喜欢改装车,以前曾经靠改装日本进口的车而赚过不少钱,后来英国政府调整了汽车零备件进口政策,他变得无钱可赚了,就放弃了这门生意,进了Timberbush,至今已在苏格兰高地跑了十年,而且深深地以作为一名苏格兰人而自豪。

将近5点钟的时候,太阳西下,已经快要接近斯凯岛了,车上的乘客昏昏欲睡。“Eilean Donan!", 突然车上有人叫了起来。抬头往车窗外看去,远处湖边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城堡。一下子,整车的人都开始激动起来。Marc 仿佛没有听见,继续开车向前。眼看着城堡已经被甩在了身后,众人正在遗憾叹息,没想到车却左拐下了路肩,到了一个岔道上,然后在湖边的一篇沙砾地上停了下来。“下车休息15分钟“ ,Marc说完,打开了车门。众人一阵欢呼。

"我们能不能进去参观啊?“ ,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
"We will stop there the day after tomorrow, when we get back." ,Marc 答道。
“好期待!”,有人在自言自语道。 编辑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车终于到达了斯凯岛的Portree 波特镇。波特镇其实很小,镇中央的四方广场就是它的核心。由于都是散客,分别住在不同的B&B, Marc 开车把大家分别送到各自的旅店,并帮助大家把行李推送到旅店门口。我们和那对美国老夫妇是最后下车的,住在了Timberbush帮忙安排的Dunborrodale Guest House.

Dunborrodale Guest House的主人是个看上去有点凶的老太太,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我们的房间在二楼,老太太将我们领上楼,一一介绍房间里的设施,包括要遵守的规矩。临了,老太太指着桌上一张菜单,说这是早餐单,让我们一会儿根据自己喜好填了以后,放楼下桌子上。

房间不大,典型的B&B风格。惊艳的是,这是一间景观房,从房间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Loch Portree。Fantastic! 编辑

歇了口气,一看已经晚上七点了,便下了楼出去找吃的了。

Dunborrodale 的B&B 除了有很好的view以外,位置也很方便,步行到镇中心的四方广场不到十分钟。Portree的主要餐厅和商店就在广场四周,包括邮局,银行,和一个不大的警察局。广场中心有一家名叫CUCHULLIN的餐馆,据说海鲜很不错,进去之后,却发现已经座无虚席,最早也要等到晚上八点四十才有座。其他的PUB一类的餐馆也有不少人在门口等座。正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晚餐,想起刚才从Dunborrodale走到广场的路上还有一小段地方有几间餐厅,便原路返回。其中有一间玻璃门上贴着Recommended in the Michelin Guide 2016,便推门而入。一问,也是要等座,但前面已经没有其他排队的人了,索性就在门口坐了下来等着了。

十多分钟后入席。拿起菜单,Two-Course 每位 32.5英镑,Three-Course 每位37.5英镑。于是选了两份内容不同的Two-Course,外加一杯阿根廷Malbec红酒,一杯意大利Presecco气泡酒。趁着等菜的时间,打量了一下餐厅,餐厅不大,一共只有七、八张桌子。桌上点着蜡烛,客人们在小声地说着话。

点菜送菜的就一个高大的帅哥,肚子微微有点凸出,动作却麻利而不失专业。

照例先是汤,忘了点的是什么汤了,味道相当不错;然后是前菜,点的分别是青口和鹅肝;主菜分别是海鲈鱼和千层肉。菜品极为新鲜,做得非常细腻,入口很有层次感,味道棒极,摆盘也很精致。配上红酒和起泡酒,爽呆了,完全对得起Michelin Recommended的招牌,和77.45英镑的账单。

美食一顿出门,这才看清这家餐馆名叫Scorrybreac。

从餐厅出来,散步返回Dunborrodale。乡间小镇,周边没有明亮的灯光,当晚天气又特别好,晴朗的夜空挂满了星星,密密麻麻,仿佛伸手可及,忍不住在躺在草地上数起了星星。

回到Dunborrodale已是晚上10点多,房东老太太有点生气地等在了门口,原来出门的时候忘了填早餐菜单了。赶紧sorry sorry,填了放到了楼下。

Day 7,Isle of Skye

早晨拉开窗帘,正是日出的时候,金色的阳光已经先声夺人地从山背后绕到了窗前,湖面上铺满了金光。

下了楼到餐厅,一片惊艳。餐厅有个玻璃阳光房通到花园,漂亮的花园,金色的湖面,尽收眼底。肚子还在叫的时候,眼睛已经看饱了!

不一会儿,老太太端上了咖啡和茶,还有根据昨晚填的早餐菜单精心制作的英式早餐。毕竟是家庭制作,原料和味道都比酒店里的自助早餐更胜一筹。

在这样一种环境下享用如此美味的早餐,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八点半的时候,Marc开车来接大家。整个这一天,就在斯凯岛上的各个景点转悠。

斯凯岛(Isle of Skye) 是苏格兰西部赫布里斯群岛中最大最北的岛屿。位于苏格兰西北近海处。岛长约 50 公里,最宽处不到 5 英里。岛上大多为高位沼泽地(又称“泥炭沼泽”或“苔藓沼泽”,为沼泽发展的后期阶段),并不适合开垦种植,因此自古以来,斯凯岛一直是荒凉、贫瘠的小岛。Portree位于岛的东南方向,是岛上最主要的小镇。

第一个要去的地方是 Old Man of Storr。

行车途中,Marc 问起大家昨晚是否看星星了,他说连他都被昨晚的星空给震撼了。

Old Man of Storr在Portree的北面,车行约二十分钟。Old Man of Storr是斯凯岛最出名的山峰之一,突出的峰顶与众多的岩石支柱云集,形成独有的景观。

另一个经典的地方是Kilt Rock, 在岛的东北方向。Kilt Rock以其如百褶裙般的悬崖,飞溅的瀑布,及阳光下的彩虹而闻名。

然而真正让我为之心动和震撼的,则是在岛的东侧Culnacnoc 、中部的Staffin、西侧Struan的所见,起伏的山峦,无边的荒野,海天一色的绚丽,已经没法用语言来表达了。

Marc 也忍不住掏出手机,对着大自然的美景拍了起来。他说他那么多年,也很少遇到这样的好天气,昨晚的满天星星已经让他觉得够surprise的了,没想到今天的斯凯岛更惊艳。

在驱车前往岛西端的Uig的途中,Marc 介绍说,斯凯岛游客最多的时节是八月份,人满为患,住的地方都没有,秋天游客就少很多。夏天的斯凯岛容易下雨,十月份晴天更多些,但象这样晴空万里的天气也是很少见的。

将近中午时分,车到了Uig,这时蓝天飘过几朵很大的白云,Uig湾两侧一下子就变得斑驳陆离了。

中午回到Portree,阳光下,看清了中心广场的全貌;Dunborrodale 房东老太太外出了,午间的小花园在宁静中艳丽着;白色外墙的Scorrybreac餐厅在蓝天的衬托下极具视觉冲击力。

下午来到了位于斯凯岛西北角的DunVegan Castle。Marc 说,是否进去自愿,门票自理。门票12英镑每位。

DunVegan Castle 是苏格兰一直有人居住的最古老的城堡,并成为麦克劳德家族的中心地近800年,1933年首次向游客开放。该城堡有很多重要的家族遗迹,其中最主要的是“仙女旗”(Fairy Flag)和“邓韦根杯”(Dunvegan Cup)。邓韦根仙女旗是家族最珍贵的最宝贵的财产。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日本明仁天皇都访问过这个城堡。

城堡一半对外开放,一半至今还住着麦克劳德家族。城堡有中文解释的卡片,但里面不让拍照。

下午的天气比上午更好,大朵的云团如棉花糖般飘浮在空中,与城堡外的湖泊和沼泽相辉映,给城堡增添的迷人的色彩。

从DunVegan Castle 出来,经过Carbost的一条小溪。大伙儿纷纷下车去溪边戏水。Marc象寻宝似地从溪涧里找了一堆石头,然后一个一个垒了起来,据说这是当地凯尔特人的一种习俗。

回到Dunborrodale, 已是黄昏时分。在夕阳的映照下,点点白帆的Portree湖和五彩斑斓的码头一起,构成了一幅交响音画。

昨天在Cuchullin订了座,因此七点一刻准时来到餐厅。Cuchullin 以提供新鲜海鲜菜品出名。东西很新鲜,量也很足,味道相当不错,只是不如Scorrybreac那么精致。

Day 8,爱莲朵娜,尼斯湖,皮特洛赫里

在斯凯岛住了两晚,第三天一早便开始往回走了。过了连接斯凯岛和苏格兰本土的斯凯尔跨海大桥,就算是离开斯凯岛了。天气有点阴沉,少了蓝天白云,高地看上去就没那么精彩了。

首先就到了Eilean Donan(爱莲朵娜城堡)。

来的那天傍晚远远地欣赏了Eilean Donan了一下,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今天终于得以近距离细看这位美女了。

爱莲·朵娜城堡是世界名堡之一,最早建于13世纪,用来防御维京人。到13世纪末期它已成为麦肯齐家族(Clan Mackenzie)的要塞。1511年,马克雷家族(Clan Macrae)继承了该城堡。城堡建于高地西部的一个小岛上,一座石桥跨湖连接城堡与陆地,安静的湖水和古老的城堡构成一幅如诗如画的美景。城堡因其地理位置在西海岸,从来都是遭受入侵首当其冲的地方。日耳曼人、维京海盗、以及后来的西班牙人,都在这里登陆。如今,这座建在三面环水的小岛上的城堡被公认为苏格兰最浪漫的城堡,许多新人到这里来拍婚纱照,或者在这里办婚礼。

Marc帮大家购买了团体票,每位6英镑。由于历史上主要用来对付海盗,因此爱莲朵娜城堡更多地是一个军事要塞式的城堡,里面的大厅也弄得像个作战会议室而不是象霍华德城堡那样歌舞升平。城堡两翼还有不少城垛口和便道,以便于走动防守。城堡里面主要的地方都不让拍照。

在Eilean Donan转了一个半小时后, Marc带着大家驱车前往大名鼎鼎的Loch Ness 尼斯湖。中午时分,我们的车到了尼斯湖。

尼斯湖的出名,并不是它有多漂亮,而是湖怪。跟苏格兰高地众多湖泊一样,尼斯湖并不是一个封闭的湖,而是通向大西洋的湖泊。在湖边有游船码头,可以坐船游览尼斯湖,有1小时,2小时,或者半天的游船活动,1小时的是每位8英镑。可惜我们到的时间与游船的发船时间不吻合,于是只好打消坐船的念头。

中午的尼斯湖艳阳高照,湖水泛出深邃的蓝色。在Loch Ness Cafe要了一杯热巧,静静地坐在湖边等着湖怪出现。

远处湖中突然起了一阵波澜,有一样东西游了过来。难道是传说中的湖怪?赶紧抄起相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狂按一阵快门。放下相机才发现,原来是一只狗正游向岸边,不知是去捕鱼了还是洗澡回来了。

看来没机会邂逅湖怪了,只好悻悻地上了车。

Marc照旧一边开车,一边滔滔不绝,既是出于职业需要,也是出于对苏格兰的热爱。在苏格兰二战纪念碑和Roybridge稍事停留后,车继续向爱丁堡方向行驶。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一片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突然呈现在了眼前,原来是到了Pitlochry(皮特洛赫里)小镇。皮特洛赫里是一个位于苏格兰高地南部高地,远离尘世的喧嚣,安静而美丽。皮特洛赫里有火车通向苏格兰其他城市,是英国一处颇有名气的度假地。 

Marc告诉大家,街角有家卖冰淇淋的小店,卖的冰淇淋在当地特别有名。于是毫不犹豫拿下两个。

吃完冰淇淋正往回走,突然看见一辆弹眼碌睛的摩托停在路边,是一辆Harley-Davidson,一对夫妇正在准备启动这匹巨大的双排座战马。

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道路开始变宽,两旁的绿色逐渐变多,Marc告诉大家,已经离开了高地。车子经过Perth(珀斯),驶往爱丁堡澳大利亚也有一个Perth,位于西海岸,最早就是由苏格兰航海家James Stirling所命名。

经过福斯河的时候,正是太阳落山的光景。往左可以看到著名的福斯大桥(Forth Bridge)。福斯大桥是一个铁路桥,1890年建成,现在已经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是世界上最长的多跨悬臂桥。可惜只是在桥上经过,没能停车下来仔细欣赏这座百年钢桥。

往右,可以看到正在建设另一座横跨福斯河的大桥,桥面即将合拢。

六点半左右,车终于回到了爱丁堡,三天的苏格兰高地斯凯岛之行结束了。

由于遇到了难得的好天气,由于有Marc这么一个极其热爱苏格兰的司机兼导游,这三天的高地之行给我留下了极其难忘的印象。

Day 9,圣十字皇宫..从爱丁堡到湖区

计划中这是一个转换日,将结束在苏格兰的行程,奔向湖区。

早餐以后,趁着上午还有些时间,便前往Palace of Holyroodhouse(圣十字皇宫,又称荷里路德宫)看看。

圣十字皇宫是皇室在苏格兰的官邸,现在仍是英女王在苏格兰的皇室住所。圣十字皇宫由詹姆斯五世建于1498年,前身是HolyRood Abbey,目前仍有部分修道院遗迹在宫殿中。这座精美的巴洛克式宫殿与苏格兰悠久的历史紧密相连。这座宫殿最出名的地方是其作为苏格兰玛丽女王(Queen Mary)的居所,在她执政期间有许多戏剧性的场景都在这里轮番上演。玛丽女王在荷里路德宫先后举行了两次大婚,亲眼目睹了她的第一任丈夫达恩利(Lord Darnley)在宫内的一个小型晚宴上刺杀了她的的私人秘书大卫里齐奥(David Rizzio)。今天,皇家套房仍经常被女王及王室的其它成员用于国事及官方的娱乐宾客的活动。

荷里路德宫内部照例也是不让拍照的,其前身Holyrood Abbey的部分遗迹依然留存于皇宫之中,历史沧桑历历在目。

返回酒店的途中,听到一阵苍凉的风笛声,走近一看,居然是一位年轻的苏格兰女子在街头吹着风笛。这几天看到男的吹风笛的也不少,但大多是中老年男性,年轻女子吹风笛,还是第一次见到,也算是新鲜事了。

中午12点半的时候,拖着行李到了Waverly Station,准备搭乘12:51的火车从Edinburgh 前往湖区Windermere。火车站的大显示屏前,依然站着许多翘首以待的乘客,在等待着站台信息的发布。一直到12:40的时候,我们坐的这趟车的站台信息才跳出来,需要过天桥,才能到达那个站台。于是看到人潮往自动扶梯而去,但并没有争先恐后、你拥我挤的情况。列车姗姗来迟,到站台后停了几分钟,才在每个车厢门口的一个显示器上显示出车厢号码,又等了几分钟,车门才打开。

湖区在英格兰西北方向。随着列车的缓缓启动,历时整整五天的惊艳的苏格兰之旅就告一段落,开始重新回到英格兰

坐火车前往湖区Windermere,必须要在Oxenholme下车,换乘从Oxenholme到Windermere的区间火车,区间火车大约每个小时一班,在Oxenholme与Windermere之间来回,全程大约二十多分钟,中间还要停三、四个小站。我们的火车票价里已经包含了这一段,因此不需要额外买票。由于在Oxenholme换车的时候刚好错过一班车,因此到达Windermere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

湖区(Lake District) 被称为英格兰的后花园。工业革命时期,伦敦大城市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污染。于是到了周末,人们便成群结队到西北海岸的这片覆盖着森林和湖泊的世外桃源去度假,逐渐造就了她度假胜地的地位。目前,湖区已被辟为国家公园。

英国湖区的小镇温德米尔(Windermere),一直是人们来到这个国家公园后必定要停歇的一站。一是因为它是通往湖区的大门。如果到湖区玩,一般都要先搭火车来到这里,再依赖当地的巴士前往其他小镇和景区。二是因为这里依傍着湖区、乃至英格兰最大的湖泊——温德米尔湖。 温德米尔镇位于温德米尔湖(Windermere Lake)的东边,距离湖岸大约步行15分钟。这里的有靠近湖区最近的火车站(Windermere Railway),相当于湖区的中心中转站。

早在一个月前,在蚂蜂窝和协作网站Booking.com上,经过反复比较,选择了Lindeth Fell Country House (林德斯菲尔乡间别墅),并预定了两晚。

到了才发现,Lindeth Fell Country House 距离火车站还是有点距离的,大约有三、四公里,坐落在一座小山坡上。跟一般的B&B不同,Lindeth Fell Country House 属于比较大的乡间别墅,有十五件房间。进了酒店门厅,居家别墅的设计,温馨的会客厅,一下子就把人吸引住了。

房间在三楼,没有电梯,需要人工把行李搬上去。打开房间门,映入眼帘的是青花瓷风格的素雅装饰,和窗外的青山绿草。房间比在斯凯岛的Dunborrodale 大,也精致得多,当然,收费也贵了60%。房间里除了常规供应的东西外,还放了一台胶囊咖啡机,更没有想到还有西班牙的雪莉酒。

朝窗外望去,除了山坡和花园外,还可以看到温德米尔湖的一角。只是,天色已晚,看不清什么了。

Lindeth Fell 离这儿最近的小镇Bowness-on-Windermere大约有一英里多点,附近没有巴士。因为想体验一下英国乡间道路,所以就没有叫车。路上没有路灯,一路倒是有指示牌。就着黄昏的光线在黑咕隆咚的乡间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终于看到了一片灯光,那就是Bowness-on-Windermere。

在街的拐角处看到一家tripadvisor上榜的餐厅Jacksons Bistro,貌似生意不错,就走了进去。

菜上来了,摆盘还算可以,菜的味道感觉一般,秘制羊肉的膻味很重,外加其他一些小点,结账三十几英镑。菜的质量与在斯凯岛的相比,差距不小。

吃完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沿着乡间小道往回走,一开始还可以借着路旁房子里的灯光看到路,走到离Lindeth Fell还剩约1/3的路上坡的时候,道路两侧已经没有房子了。四周一片漆黑,也没有月光,只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进行照明,一路碎碎念:”可不能没电了呀!千万不能没电了呀!“。心想要是有一只狼窜出来,会怎么样啊?!

终于看到了亮灯的地方,Lindeth Fell到了。

Day 10,湖区

早晨拉开窗帘,刹那间被窗外的美景惊呆了。灿烂的阳光把远处的湖面染成了金色,花园的一角五彩斑斓,与背后的森林融合成了一片。到了一楼的早餐厅,一边欣赏着远山近林,一边品尝着分量十足的英式早餐,那份惬意。

九点一刻的时候,预定的Mountain Goat湖区一日游的车子到了。开车的是一个瘦瘦的有点邋遢的英国妇女,五十多岁的样子(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车子一路上又到各处,接了好几位预定的散客。

Mountain Goat是湖区专做旅游的公司,据说也有十几年历史了,在Windermere火车站旁有他们的office。我们是在网上订的他们的“Ten Lakes Spectacular(十湖胜景游)”。在一路到各住宿点接大家上车的时候,女司机兼导游开得磕磕绊绊,显得对这片区域不是很熟。

车上总共有十余位游客,来自各个国家,其中貌似还有一对女同。

温德米尔湖是湖区最大也是最长的湖。穿过温德米尔湖北端的Ambleside镇,到了Kirkstone Pass,从峡谷的高处缝隙里可以俯视温德米尔湖,蓝色的湖水与褐黄的山相辉映,犹如水彩画一般。


穿过高山峡谷,来到了湖区东北方向的Ullswater。Ullswater是英格兰第二大湖,地势相对较高。平静的湖水映着青山的倒影,让人只想坐在湖边发呆。

随后车行至Castlerigg Stone Circle。这个地方有点巨石阵的味道,但石头没有巨石阵那么大(关于巨石阵,后几天会有描述)。阳光隔着云朵照在山坡上,光怪陆离。

女同中的一位一时兴起,拿起了大顶。

中午时分,车停在湖区另一个小镇Keswick镇。由于早餐太过丰盛,吃得比较撑,中午就在小镇上的一家叫JAVA & Chocolate的咖啡店吃了点,照例是Double Espresso 和热巧,做得不错,不偷工减料,至少比国内的Starbucks什么的都强。

咖啡店出来,转角看到两个鲜红的皇家邮筒,便给自己写了张明信片,往家里寄(结果隔了一个月才收到)。没想到小镇上还有摆摊现做现卖炒货的,挺好玩的,就买了几包尝尝,摊主还冷不丁冒出一句中文,把我们吓了一跳。

在Keswick稍事休息,便前往镇旁的Derwent Water (德文特湖)码头,乘船游湖。

湖面上风挺大,溅起的水花不时打到脸上。湖光山色在蓝天白云的掩映下,变幻莫测。一艘满载儿童的单桅帆船从旁驶过,孩子们兴奋的呼喊声很远就能听到。

刚下船,一阵炸雷般的巨响,一架皇家空军的战机从头顶上掠过;还没等缓过神来,另一架又接踵而来,以极快的速度低空掠过湖面,高度不足百米。

车子经过Buttermere后,在Honister Pass起点的Honister Slate Mine 稍事停留。Honister Slate Mine是英格兰最后一个开采生产大理石的矿场,现场可以看到大理石切片加工演示。门口用页岩垒起的墙象鬼门关一样挡在Honister Pass上,中间留开一个缺口。

女司机兼导游一路开一路说,更多的像是喃喃自语,也没有给出路线指示,尽管也看了不少美景和当地特色的地方,但始终感觉云里雾里的。她说她是住在西海岸边的,开车到湖区上班,相比湖而言,她更喜欢山。My god!  怪不得怎么感觉这一天在湖区看的山比湖还多!不过想想也是,谁让我选择的这家公司叫Mountain Goat 呢?

途中还真的看到不少羊,包括黑面山羊。

傍晚时分,车回到了Bowness-on-Windermere。路过一家叫Hyltons 的餐厅看着还不错,就推门入内。点了一份湖区特产的鱼(忘了鱼叫啥名字了),还点了一份鸡,外加汤什么的。菜的卖相看着不错,但吃起来味道一般。

离开餐馆的时候,天色已晚,温德米尔湖边的游船隐隐约约。

Day 11,乡间别墅慵懒的一天,回伦敦

早晨起来在卫生间刷牙的时候,透过天窗,看到外面又是湛蓝的天。

早餐的时候,忍不住问了服务员,那黑黑的圆饼究竟是什么?记得前天晚上在Jacksons Bistro的秘制羊肉里也吃到过这东西,早几天在斯凯岛的Dunborrodale早餐中也曾亮过相,吃起来有点怪怪的。一问才知,这便是鼎鼎大名的黑布丁,是一种用动物血、肉、脂肪、燕麦和面包加工成的香肠。

吃完早餐,边喝着咖啡边欣赏窗外的美景。邻座坐着一家三口,年轻的夫妻带着个孩子,看来也是来度假的。忽听得先生跟他太太说起张靓颖的母亲干涉女儿婚事的事情,两人还为这事争论起来。我的天哪!中国人也真够八卦的,出来度假还要为一个小明星的家庭破事操心。

本想自己出去到这个Mere那个Water再转转的,但想起这一天下午有一个电话会议不得不参加,于是早餐完后就到别墅外的花园里晒太阳去了,顺便也仔细看看Lindeth Fell的各个角落。

坐在院子里,晒着秋日的太阳看着书。听见远处又想起了隆隆的飞机声,抬头望天去找,什么也没看到,低头却看见一架黑灰色的战机在温德米尔湖上划过,飞得比山还低。女管家抱怨说,皇家空军的飞机经常从湖区低空甚至于超低空掠过,山上的人往往看到飞机在脚下过。

下午三点的时候,会开完了。告别了Lindeth Fell,前往火车站,准备坐傍晚的车回伦敦。半路上想到湖区是彼得兔的故乡,于是便在Bowness-on-Windermere的彼得兔世界(The World of Beatrix Potter Attraction)停车,选了两只可爱的小兔子,也算是给小伙伴们的礼物了。

温德米尔火车站等车的时候,跟旁边坐着的一位英国老太闲聊起来。老太家住伦敦,经常一个人拖着行李出去旅游,也曾经到过亚洲。老太颇有点老愤青的味道,对英国街头也同样存在的路边乞讨者嗤之以鼻,认为明明可以靠自己找活争取机会,却要等着别人的施舍,而且说其中大多都是外来者。我倒是觉得英国的乞讨者还算体面,至少没有象国内那样追着你乞讨,拉你衣服。

英国的火车上有时候也有查票,只是不像国内的火车是每车次必查。

晚上九点多钟,火车停靠伦敦Euston车站。在英格兰苏格兰大地上转了一大圈,时隔整整九天,终于又回到了伦敦,结束了拖着大件行李跑东跑西的日子。

当晚住在Marriott旗下的St. Ermin's Hotel, Autograph Collection(圣厄明斯酒店),靠近St. James' Park地铁站,交通极为方便,出门就是苏格兰场,走不多远就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和大本钟。洛可可风格的外观,漂亮的螺旋扶梯大堂,使得这家酒店具有别样的魅力,尤其适合于用作婚礼场所。美中不足的是,房间太小,大的行李箱一打开,就几乎没有立足的地方了。

Day 12,温莎堡和伊顿公学

在酒店用完早餐,便进入St. James' Park地铁站,准备到London Waterloo火车站,搭乘前往温莎的火车。

恰逢伦敦地铁早高峰,人流如潮,路人行色匆匆,典型的大都市的样子。

火车在12站台,从温莎伦敦的车刚到站,下来好多人,都是住在离伦敦稍远的地方的,每天坐火车到伦敦上下班的。

早上往温莎方向去的车很空。途中亦有列车员查票,又问我们是否已经买了温莎堡的门票,他也可以代卖。正好还少一张,于是立马就在他这里买了,比官网还便宜。后来到了温莎堡才知道为啥火车上的便宜了,原来火车上的买的票只能用一次的,而官网或温莎堡售票处买的票在签字盖章后,在一年之内可以多次进入。

伦敦白金汉宫、爱丁堡的荷里路德宫(Holyrood Palace)一样,温莎城堡也是英国君主主要的行政官邸。现任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每年有相当多的时间在温莎城堡度过,在这里进行国家或是私人的娱乐活动。

出了火车站,抬头就能看到温莎堡的外墙。由于不是周末,来温莎堡参观的人并不太多,不一会就安检结束,进了大门。

这时候,来了一队初中生,瘦瘦的男生穿着单件短袖衬衣,女生光腿穿着短裙,后来在牛津剑桥等地都曾看到过少男少女穿着短衫短裤在室外跑来跑去,真佩服英国人对孩子的锻炼要求。要知道,这时候温莎的气温也不过13-14度,很多成人都穿着厚外套。

皇家之地,室内又是不能拍照的。进入城堡内部,第一个区域展示的是莎士比亚与温莎的关系,尤其是其著名的《温莎的风流娘们》。然后进入瓷器区域,展示着数十套精美的皇家瓷器,虽说瓷器的祖先在中国,但欧洲在瓷器制造方面后来居上,把皇家用瓷提高到无与伦比的境地。看完令人叹为观止的瓷器,进入正厅。

走向大客厅的大阶梯两旁展示了冷兵器时代的兵器和盔甲,让人还没进入大厅就无形中感受到一种压力。大客厅又名滑铁卢厅,是为庆贺滑铁卢战役胜利而建的,在宽敞高大的长方形大厅内,墙壁上挂满在滑铁卢战役中立下战功的各方文武英雄的肖像,包括英国统领威灵顿公爵和普鲁士元帅布吕歇尔,屋顶上悬挂着巨大的花形水银吊灯。

出了滑铁卢厅,再往两侧走,分别是国王寝室,国王衣帽间,国王储物室,王后大客厅,王后交谊厅,王后谒见厅,王后会客厅,最后看到的是橡木楼顶的圣乔治礼堂,长度超过55米,是女王举行国宴的地方。这些不同的厅房金碧辉煌,风格各异,挂满了各种名人的画像,或摆放着珍贵的家具和收藏,令人叹为观止。

出了城堡大厅,就是方庭,它也是进行很多操演仪式的地方。远远地看到一个皇家卫兵端着枪在站岗,半天都一动不动,以为是个蜡像,没想到他突然就转身抬步走了起来,估计是站久了累了,活动活动腿脚。

温莎堡离希思罗机场不远,处在飞机下降的通道上。降落的航班一架接一架,间隔不超过一分半钟,这个密度比国内北京上海的机场要高两倍,看起来还是多年积累的管理经验在起作用。

最新消息说,英国政府已批准希思罗机场扩建新的跑道,而前伦敦市长等表示强烈抗议,附近的市民也举行了示威游行,说希思罗机场新建跑道将使空气质量进一步恶化,并带来更大的噪音污染。想想咱国家的市长什么的还巴不得机场扩建好把GDP抬上去呢。

出了温莎堡,过了泰晤士河,走个十分钟,就是伊顿公学了(Eton College)。伊顿公学是一座古老的学府,由亨利六世于1440年创办。伊顿以“精英摇篮”、“绅士文化”闻名世界,也素以军事化的严格管理著称,学生成绩大都十分优异,被公认是英国最好的中学,是英国王室、政界经济界精英的培训之地。这里曾造就过20位英国首相,培养出诗人雪莱、经济学家凯恩斯、也是英国王子威廉和哈里的母校。伊顿每年250名左右的毕业生中,70余名进入牛津剑桥,70%进入世界名校。

伊顿目前仍为男校制,这所私立寄宿制的男子中学目前有约1,400名13至18岁的学生,都是由中学读到大学预科的男孩。

伊顿的校服类似绅士的黑色燕尾服、白色衬衫、圆领扣、黑色的马甲、长裤和皮鞋。据说这套行头就要700英镑。一路上三三两两看到不少伊顿学生。不巧的是,伊顿公学对外处于close状态。

回到伦敦时间下午四点,Waterloo火车站人来人往。看着时间还早,就跳上了地铁,往Baker Street方向。地铁就是一个集中的大千世界,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贝克街221B是著名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笔下歇洛克福尔摩斯的住所,离贝克街地铁站不到200米。门口站着个英俊的穿着旧式警察制服的人。楼下是gift shop,楼上是小说中福尔摩斯的寓所,门票有点贵。

为了体验一下推窗即是泰晤士河的感觉,当晚预定的是泰晤士河对岸的London Marriott Hotel County Hall,过了威斯敏斯特大桥就是。考虑到正值下班高峰时间,地铁比较拥挤,于是就叫了辆taxi。相比爱丁堡约克等地,伦敦租车的费用要高出不少。一英里左右的距离,加上拥堵,花了差不多将近10英镑。

London Marriott Hotel County Hall,曾经是旧的市政厅大楼,旁边紧挨着著名的伦敦眼。房间比头一晚住的St. Ermin's Hotel Autograph大多了,但里面的装饰泛善可陈。所有的亮点,就在于拉开窗帘,正对着泰晤士河,站在窗边,可以看到伦敦眼的一角,只是这间房间看不到大本钟。

出去吃完晚饭回来,已是灯火通明的时候。这时伦敦眼已经披上了红色的外衣,对面的大本钟和议会大厦被绚烂的灯光所笼罩,河上依然还有船来往。

打开电视,BBC正播英国下院开会讨论脱欧的事情,只见得各方唇枪舌剑,梅首相也多次发言,回应议员们的提问。看着这一切,禁不住感叹:啥时候咱们的人大代表们能这样讨论国家和地区事务就好了。

Day 13,巴斯

早晨,金色阳光照耀下,泰晤士河又换了一副模样。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欣赏着流淌的河水和朝阳下的大本钟。

餐毕,便动身前往Paddington火车站,搭乘去Bath(巴斯)的火车。

巴斯英国唯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在伦敦西面约100英里的路程,离Bristol 21公里,是一个被田园风光包围着的古典优雅的小城。它的典雅来自乔治亚时期的房屋建筑风格;它的美丽来自于风光绮丽的乡村风光。

伦敦巴斯坐的是Great Western公司运营的火车,车上人不多,令人惊讶的是,全程提供免费WIFI,不像Virgin 只有15分钟的免费WIFI。

从火车站出来,慢慢走大约10分钟,到了巴斯大教堂。

巴斯教堂始建于公元8世纪,1499年由当时的奥利弗主教重建,以其雄伟的彩色玻璃及扇形的天花板闻名,因窗户多而得名“西方明灯”(Lantern of the West)。巴斯教堂是巴斯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巴斯国际音乐节和其他许多重大节日活动的举办场所。

一走进巴斯教堂,最醒目的就是东面雄伟的彩色玻璃,以56块玻璃的56个情景叙述耶稣生平的种种事迹,包括耶稣诞生到33岁被钉在十字架上其间的许多故事。教堂西面则说明了当初上帝在主教OliverKing梦中,指示如何建造教堂的故事,以及天使攀爬天梯通往天堂的景象。

恰逢教堂在举行service,于是又坐到一边,参加了一次祷告。祷告完毕,相邻座位的素不相识的人们互相握手拥抱,绿袍主教给信徒发放圣餐。

教堂门口广场的一侧就是著名的罗马温泉(Roman SPA),这座温泉有两千年历史,巴斯的得名也与这个温泉有关。公元前43年,罗马大军入侵英国,行军途中在巴斯发现了温泉,古罗马人深信此乃上帝创造的奇迹,便在温泉附近建造起宏伟的神殿,供奉泉神萨利丝·米涅尔瓦,命名该泉为萨利丝泉,视为圣泉。

巴斯温泉发源于地下3000米左右,水温终年保持46℃,泉水中富含43种矿物质。巴斯的泉水至今依然汩汩不息,乔治王朝风格的古典建筑及古罗马帝国留下的温泉浴池使巴斯成为世界著名的温泉疗养胜地之一。

巴斯温泉门票每位15英镑,包含自助语音导游设备。

首先是到二层参观,从二层可以看到整个温泉浴池,以及四周依然竖立的罗马雕像,让人感觉仿佛这是在罗马而不是在英国。很多罗马雕像因为年代久远,都已经风化了。

进入温泉浴场遗址里面,可以看到一间间不同功能的浴室,以及大大小小的室内浴池。还有至今还在冒着热气流淌的温泉。

罗马温泉昔日既是温泉浴池,又是一个集会场所,因此还能看到考古发现的神庙遗物。

到了一层,徜徉于温泉边,依然可以看到池中不断吐着泡冒着着热气。

巴斯温泉出来,已是中午时分。热闹的街市,人流不息。中午为省时间,简单吃,看着一家名叫Chandos Deli 的咖啡馆还不错,就进去了。丸子头的少年正跟店伙计在交谈着什么。点了咖啡、汤什么的,发现他们家的出品还是令人惊喜的,咖啡很纯正,汤的味道相当不错,点心也很有特色。

从Chandos Deli出来,下一个目标是圆形广场和新月广场。

巴斯的许多古老壮观的建筑都出自约翰·伍德父子之手,父亲老约翰·伍德(John Wood)在18世纪设计巴斯的城市规划时,建造了一座象征太阳的圆形广场(The Circus)和一座象征月亮的皇家新月楼(Royal Crescent) ,两者之间由布鲁克大街(Brock St.)连接。

首先经过 The Circus (圆形广场)。一栋栋外型一致围成一个半圆的蜜色房子在阳光的照拂下显得一片金黄,广场中央有棵很大的树,翠绿的枝叶随微风摇摆。

从圆形广场向西走没多远,就到了皇家新月广场(The Royall Crescent)。

皇家新月广场更显壮观,建于1775年,距今已有240年历史。

往回走的路上,经过简.奥斯汀的故居,著名的《傲慢与偏见》既作于此。

走了大半天,腰酸腿乏,于是便奔预定的Greys B&B而去。Greys B&B在巴斯小城南面的山坡上,从皇家新月广场走过去有点远。穿过铁道的时候走错了道,结果费了挺大周折才找到这家旅店。旅店的老板是个南非移民,挺热情。白色基调的房间装饰优雅,浴室比之前斯凯岛的Dunborrodale和湖区的Lindeth Fell要大。窗外望出去,可以看到一片花园和远处的巴斯城。这个小旅店离火车站大约步行15分钟距离。个人觉得,如果想选择环境好,Greys还算不错,但如果想离景点近方便,那还是在城区里找个旅店更合适。

当晚巴斯小城的购物中心广场人声鼎沸,都是少男少女们,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一天晚上是student night,很多东西对学生打折,怪不得学生们都蜂拥至此。

Day 14,巨石阵,科茨沃尔德

九月份的时候在网上预订了Madmaxtours的巨石阵/埃弗伯雷/科茨沃尔德的一日游。集合上车时间是早上8:30,在巴斯修道院酒店门口的空地上。Greys B&B的英式早餐据说很棒,但得8:30才开始供应,无奈只得喝了点牛奶果汁就匆匆出门了。

一辆二十座的奔驰,司机兼导游叫Henry, 一个英国人,五十多岁的样子,曾经去过香港,还会说一两句粤语。第一个目的地是巨石阵。

大约开了四十多分钟的样子,车到了巨石阵。

巨石阵属于英国威尔特索尔兹伯里地区,考古学家研究发现,巨石阵的准确建造年代距今已经有4300年,即建于公元前2300年左右。我们的车停在巨石阵外围的售票中心,然后换乘景点的大巴,行车约1英里,到达巨石阵的边上。巨石阵的四周用绳索围了一圈,游客沿着绳索外围的步道参观,边走边听手中的语音设备讲解(英国的旅游景点普遍配备自助式语音讲解设备,游客可根据自己的需要选听,比国内景区到处都是导游在聒噪要好得多)。

巨石阵所在地最早是古人的墓地,后来为了祭祀,古人们在这里将经过选择和修整过的巨石一块块立起来架起来,行成一个环形的象神殿一样的场所。巨石阵的环形石柱群被直径达一百二十米的土堤围绕着,石高六米,单块重三十吨,石柱上面是厚重的石楣梁,紧密相连,形成柱廊形状。很难想象四五千年前的古人们是怎么把它竖起来架起来的。巨石阵向东的一面为正面,要迎接夏至日的日出,因此这一面的石头更齐整,而西侧背面的就差一些了。经过几千年的风吹雨淋,有些巨石倒下或开裂,或被后来人搬走去造房子。

离巨石阵不远,有一个英国陆军兵营,天空中不时有陆军支奴干运输直升机飞过。

巨石阵门票每位16英镑,包含语音自助服务。

巨石阵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史前遗迹,同样在索尔兹伯里平原上另一个地方Avebury 也有一个巨石围成的圈。在巨石阵参观了一个半小时,便上车往Avebury而去。

一路上,经过一个叫Silbury的地方,看到一个大圆丘,据说已有4800年历史,也是史前人类留下的杰作,具体用途至今是个谜。

途经Churhill的时候,看到远处山体上的白马。这匹白马已有三百年历史,是人工在山坡上凿出来的。

中午时分,Henry把车开到了Avebury巨石圈(Avebury Stone Circle)。Avebury巨石圈不如巨石阵(Stonehenge) 那么有名,却比巨石阵更大(16倍于巨石阵),历史更悠久(比巨石阵还早1000年)。由于史料记载得不多,这里保存得反而更好。人们可以近距离接触这些巨石,甚至于去触摸历史,不像巨石阵被围栏隔开着。

看着这些巨石,想起了前几天在湖区Castlerigg也曾经游历过巨石圈,看起来在英伦乃至欧洲,巨石围成圈成为一种仪式中心已成为史前人类的一种习俗。更八卦的说法是说,上古时代的人们相信巨石具有康复能力,得了病的人到这里来寻求一种神圣的力量以获得康复。

中午时分,车来到了Lacock拉科克镇。

拉科克镇属于科茨沃尔德地区,如画的乡村中所有建筑都构建于13世纪-18世纪。镇上弯弯曲曲的小石子路,木石混合的建筑风格及特有的石片屋顶,使之成为英国最为美丽的小镇之一。

目前整个小镇及镇上的拉科克修道院的所有权,全都被捐献给了英国国家信托基金会(National Trust)。 为了保存古镇的原貌,整个小镇上完全没有电线,也没有斑马线。行走在街道小巷之间,会有一种时光交错的感觉。 

泰坦谷仓,建于14世纪,曾经从属于Lacock修道院,依然可见墙上当时谷仓门的痕迹。

Lacock 修道院,可以清楚地看到修道院门口的棺材。

小镇古色古香的气质,自然成为不少电影的最佳取景场地:《哈利•波特》和《战马》都在此地取过景。Henry掏出一张卡片,上面列出了电影《哈利波特》的取景地,他带着大家一路找过去,一一对应。

哈利波特父母居住的房子。

电影《哈利波特》的其他取景场所。

Locock虽小,却具有浓郁的英国乡村小镇的味道。

还有一所当地的小学校。

以及一只庄严的狗。

离Lacock不远,到了Castle Combe Village. 

Castle Combe Village位于科茨沃er德南端,田园诗般的村庄偎依在一片丛林山谷中,潺潺小溪从成排鸟巢似的农宅旁穿过。昔日的城堡以不复存在,但那些城堡的石头被用来建造了Manor House, 一幢豪华的酒店。

将近五点的时候,离开了Castle Combe Village,踏上返回巴斯的道路。没想到,进巴斯城经过Pulteney Bridge (普特尼三拱桥)的时候,竟然还有些堵车。

到Bath Abbey Hotel门口的空地上,与Henry 握手道别。Henry 给人印象还是很专业得体的,尤其是对《哈利波特》外景地的一一道来,让人在欣赏科茨沃尔德乡村小镇的静谧的同时,又增添了很多新的乐趣。下图中头发花白穿灰色外套的就是司机兼导游Henry.

趁着天色还早,于是又到Pulteney Bridge去看看白天的三拱桥是啥模样的。三拱桥横跨埃文河(River Avon ),连接老城和新城

与头一天晚上形成鲜明对比。

巴斯火车站等车的青春美少女。

火车返回伦敦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在位于海德公园东北角上的London Marriott Hotel Park Lane办理了入住。这是在英国游玩期间入住的第十家酒店。

这个London Marriott Hotel Park Lane的房间还不错,比St. Ermin's Hotel Autograph 的房间大,比London Marriott Hotel County Hall的装饰精美。前台领进房间时,对房间里只有淋浴房没有浴缸表示歉意,说知道中国的万豪酒店客房里基本上都有浴缸的。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爱丁堡住的喜来登是最好的了。

Day 15,议会大厦,大英博物馆

这一天是周六,议会大厦对外开放。

上午十点赶到议会大厦,找了半天才发现售票处在街对面的一条巷子里,所幸事先已在网上订了票,很快就拿了票到大门口排队安检了。

议会大厦,又称威斯敏斯特宫,是英国议会的所在地。威斯敏斯特宫是哥特复兴式建筑的代表作之一,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该建筑包括约1,100个独立房间、100座楼梯和4.8公里长的走廊。尽管今天的宫殿基本上由19世纪重修而来,但依然保留了初建时的许多历史遗迹,最早的历史可上溯到1045年忏悔者爱德华初建威斯敏斯特宫。

威斯敏斯特大厅高大宽敞,是女王或其他国家政府首脑来访时举行演讲的地方。威斯敏斯特宫有些地方允许拍照,如威斯敏斯特大厅等,而有些地方则不允许,如上议会和下议会等。

威斯敏斯特大厅

沿着指示牌指定的路线,边看边听语音自助服务机里的介绍(有中文的),对每一个厅每个房间的作用和装饰特点、每一幅画的内容、每一座雕塑等都有详细的介绍,尤其是其历史渊源。

上议院里金碧辉煌,中间金色的宝座是女王来的时候就座的。

下议院比上议院地方要大些,因为最多要容纳六百多个议员开会,但实际上仍嫌拥挤,装饰也比上议院朴素许多。在电视里可以看到英国首相与议员们在下议院发表言论进行辩论,参观者不得拍照。

不知不觉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出来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一刻了。回头看看议会大厦东北角的大本钟,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三十九级台阶》,高潮就是发生在议会大厦的钟楼(现在称伊丽莎白塔)。

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领袖克伦威尔的雕像

议会大厦隔条马路就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过去一看,周末不对外开放,只好临时改变计划,坐地铁去大英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离Russell Square地铁站大约6、7分钟路的样子,坐蓝线Piccadilly Line可以到。大英博物馆可以免费参观,但自助式语音导游设备需要花钱租。门口倒不需要排队,但里面人很多。

大英博物馆里最大最突出的是埃及馆。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大英帝国在其殖民统治期间,居然把那么巨大的法老雕像搬到了英国,而且还不止一个,有数十个之多。还可以看到很多墙上精美的浮雕也是整片整片地被剥下来搬到了英国

中国展馆正好处于重整状态,闭馆。在一个私人捐助的中国瓷器展馆中,见到了中国最早且有确切记载的元青花。

还有些其他著名展品。

离开大英博物馆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出馆的时候,有零星小雨,没想到还没等走到地铁站,雨已经下得很大了,浑身几乎都湿了。这是到英国两个星期来,首次遇到下大雨。

Day 16,剑桥,伦敦塔桥

剑桥的名声之大,自然不用多说,更因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而在国人心目中又多了一层浪漫的情怀。

一早起来,赶到Liverpool Station,搭乘前往剑桥的火车。这也是在英国期间

剑桥火车站到剑桥大学,大约步行半小时。因为是周日上午,剑桥的街上冷冷清清,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

剑桥大学其实是由多个分散的学院组成的。首先看到的是Christ's College。周日学生们不上课,因此学院对外开放。

剑桥最著名的几个学院,都挨着康河,包括国王学院,三一学院,以及圣约翰学院。

国王学院的门口,有三三两两举着牌子拉客坐船游剑河的小贩,甚至有的牌子上直接写着两个汉字“撑船”,而小贩往往是就读的学生(不见得是中国学生),号称撑船可以看遍剑桥所有的学院。这话其实又对又不对,很多学院的花园或草坪直接通到剑河的,因此在船上坐可以历遍几乎各主要学院,但岸边有围栏的。

剑桥的天气也是变化莫测,上午还在下着雨,中午就阳光灿烂了。

国王学院规模最大,是剑桥大学的中心,由亨利六世于1441年创建,学院的绿地上伫立着亨利六世的青铜像。经济学家凯恩斯、诗人徐志摩都曾就读于国王学院。

国王学院最不容错过的是礼拜堂。由亨利六世于1446 年下令开始动工,经历了一个世纪才正式完工。礼拜堂是哥特式建筑的杰出代表,拥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扇形拱顶和最出色的中世纪彩色玻璃,异常华丽。

国王学院背面出来,是很大一片草坪,草坪连着剑河,站着桥上,可以看到撑船。很容易可以分辨出哪个是专业的船工,哪个是学生或游客自己在撑。

国王学院的礼拜堂门票是每位8英镑。学院与学院之间是不相通的,不能从草坪跨过去。

出了国王学院,穿过小街,到了三一学院。

三一学院学院入口有亨利八世的雕像。在学院门口的绿草坪上有一棵苹果树, 那便是牛顿“万有引力”定律的来源。进入学院的庭院,宏伟的建筑带给人一种敬畏感。三一学院的教堂是由亨利八世的女儿玛丽·都铎于1554年修建的,虽然整个教堂的内部装潢要到18世纪才能全部完成。教堂前厅摆着从三一学院毕业的著名毕业生的玉石雕像,包括了牛顿、培根、丁尼生等人。

三一学院因为当天只是部分开放,所以门票3英镑。

三一学院有小径通到康河边,来来往往撑船的比中午又多了一些。

康河上还有一座著名的叹息桥,在圣约翰学院内。圣约翰学院在三一学院旁,但中间隔开了。圣约翰学院的门票是每位8英镑。

叹息桥建于1831年,它得名于威尼斯的叹息桥,虽然它们在建筑上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牛津也有一座叹息桥,比剑桥的要小,桥下不是河而是路。

圣约翰学院的看门人是两位穿着非常得体的老人,带着礼帽。当你向他们问路的时候,他们又很热情。在英国期间,感觉到英国老百姓还是非常乐于助人的。好几次向他们打听路的时候,如果他们不熟悉,也会立刻掏出手机,用导航软件帮你查询,然后告诉你怎么走。

圣约翰学院出来,已经是傍晚五点了。在St Andrews Street上有一家名叫Chocolate Chocolate的店,里面有卖巧克力Shots,非常醇;巧克力的软饼也非常棒,值得一尝。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回到了伦敦。想起伦敦塔还没去参观,就坐地铁过去了。

伦敦塔(Tower of London) 其实不是塔,而是个城堡。征服者威廉为镇压当地人和保卫伦敦城,于1087年开始动工兴建的,历时二十年,堪称英国中世纪的经典城堡。十三世纪时,后人在其外围增建了十三座塔楼,形成一圈环拱的卫城,使伦敦塔既是一座坚固的兵营城堡,又是富丽堂皇的宫殿。

伦敦塔在英国王宫中的意义非常重大,作为一个防卫森严的堡垒和宫殿,英国数代国王都在此居住,国王加冕前住伦敦塔便成了一种惯例。伦敦塔还是一座著名的监狱,英国历史上不少王公贵族和政界名人都曾被关押在这里,成为宫廷阴谋和王室斗争的地方。英王爱德华四世的两个幼子,爱德华之前的国王及堂兄与弟弟,亨利八世的两个王后,先后被囚禁在这里并被处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伦敦塔成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死狱”。

遗憾的是,伦敦塔下午5点就关门了,只能在外面转了一圈。

进不了伦敦塔,就上塔桥(Tower Bridge)。

在遇到高度超高的船只需要通过时,塔桥的主桥面可以打开,每半个桥面的重量都在1000吨以上。塔桥从1895年全面投入使用以来桥面一共张开过6000多次,平均每星期张开一次。打开桥面需要五个人,控制室里有一个人,另外四个人在外面监控路面情况。

回到酒店,想起还没在伦敦品尝过英国国菜Fish & Chips,于是到了离酒店不远的一个Pub点了一份,价格不算便宜,但感觉做的一般,还不如此前在爱丁堡去高地的路上Morrisons 购物中心里5英镑一份的好吃。

Day 17,利兹城堡,白崖,坎特伯雷

这一天的计划是参加由GoldenTours提供的利兹城堡/多佛尔白崖/坎特伯雷大教堂/格林威治/泰晤士河巡游的一日游节目,也是提前在网上预订了的。这几个景点在伦敦东南方向,如果都靠坐火车去,有些地方不那么容易到达。

预订的一日游每位80英镑,包含门票和一份午餐。

一大早不到8点,GoldenTours 安排车到酒店来接,集中到他们在Victoria中心的总站,没想到在总站却等了四十五分钟才上车。出伦敦的时候,在泰晤士河边遇到了严重拥堵,之前一直都是坐地铁,不知道伦敦市区白天的交通有多拥堵,这会儿也算是领教了,也明白了为啥伦敦要收拥堵费了。

车上除了司机以外,还有一位导游,年逾六十,很gentlemen的样子。

堵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从伦敦突围出来。第一个到达的地方是Leeds Castle (利兹城堡)。

利兹城堡并不在利兹,而在伦敦东南方向的肯特郡。城堡建于公元857年,曾是英国皇室的乡间别墅,深受历代皇后们的喜爱,因此被称为“王后的城堡”。由于它在英国历史和建筑史上享有盛名,因此又被誉为 “城堡中的王后”。城堡被一片宁静的湖水包围着,四周是花园和草坪。

利兹城堡旁的草地和花园。

透过城堡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大片静静的湖面。

绅士派头十足的导游。

历史上,利兹城堡曾经多次被英国皇家作为别墅。最早是1278年由以亚瑟王为精神偶像的爱德华一世的宠臣将其献给国王的,而亨利八世为了躲避伦敦的瘟疫而来到了这里,并且喜欢上了这里,于是出钱把它改造成为更为华丽的皇家行宫。

20世纪30年代,利兹城堡被贝莉夫人买了下来,并进行了又一次的改造。

壁炉上的亨利八世肖像画,以及右侧描绘1520年亨利八世和他的战船从多佛尔港出发的情景。

据说在这间会议室,曾经举行过埃以双方在签署《戴维营协议》前的斡旋。

浴室

图书馆

餐厅

贝莉夫人的卧室

如下是从空中俯拍的利兹城堡,由Barbara Van Cleve 提供

利兹城堡出来,车子继续往东南。看到前面路的上方有一大片乌云,开过去果然一阵大雨,五分钟后车子过了那片乌云,又变得艳阳高照了。

中午时分,看到一片海岸,以及一片白色陡峭的岸边悬崖,原来是到了多佛尔海峡,那片白色的悬崖,就是著名的多佛尔白崖了。

多佛尔(Dover) 是历史上英国通往欧洲大陆的门户,通过多佛尔海峡与法国加来隔海相望,最窄处仅33公里。

岸边悬崖上的多佛尔城堡,始建于金雀花王朝的亨利二世时期,是英格兰最大的城堡。

多佛尔海峡,隔着海峡,隐约可以看到对面的法国海岸。

多佛尔港湾里停泊的邮轮。

多佛尔海峡停留了半小时,上车继续往坎特伯雷(Canterbury) 而去。坎特伯雷罗马天主教会在英国最早的落脚点,也是英国圣公会首席主教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主教座堂。做为大主教驻地,坎特伯雷就成了英国的宗教首都。坎特伯雷座堂已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中世纪英国国教的圣地。

坎特伯雷大教堂的出名,还与历史上坎特伯雷主教Thomas Becket (托马斯·贝克特) 被刺杀事件有关。12世纪时,英王亨利二世任命他的臣僚和好友托马斯·贝克特为坎特伯雷大主教。但贝克特担任大主教后,逐渐变得独立,宣称他不再是国王的奴仆,而只听命于罗马教皇,并不断与亨利二世发生矛盾,以至于亨利二世发出了那句臭名昭著的话:“我的宫廷里养的都是多么可悲、可鄙的懒汉和叛贼,居然听任他们的主公被这样一个出身卑贱的教士如此可耻地蔑视!”  ("What miserable drones and traitors have I nourished and brought up in my household, who let their lord be treated with such shameful contempt by a low-born cleric?")。1170年12月29日,四名骑士将贝克特杀死于教堂。事隔三年,贝克特被信徒尊奉为“殉教者”圣托马斯。在此后的几个世纪里,难以计数的“香客”络绎不绝地涌入坎特伯雷,朝拜这位“殉教者”,坎特伯雷也就因此成为英国的“圣城”。

点蜡烛的位置就是当年贝克特棺木和神龛摆放的位置,后被亨利八世下令捣毁。

托马斯·贝克特遇害的地方。

约克一样,坎特伯雷本身也是一座迷人的古城。

坎特伯雷大教堂出来,就往伦敦方向回走了。下午四点钟光景,车到了格林威治。格林威治在伦敦的东面,泰晤士河的下游。

远远地看到了格林威治天文台。地上画了白线,示意这是零度经线,东经和西经的起点。

离开格林威治,来到旧皇家海军学院(Old Royal Navy College)。

旧皇家海军学院建筑优美,被列入世界遗产。建筑始建于1696年至1712年,原作为格林尼治皇家海员医院。从1873年至1998年,皇家海军学院使用此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