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里偷闲,浮世倾——欢宏村、西宏古道、木梨硔之行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1
冬眠的Snake LV.3
2016-11-24 11:29 165/4
  • 出发时间/2016-11-10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其它

 忙里偷闲,浮世倾欢
                                          ——宏村、西宏古道、木梨硔之行

       出行的心情总是放松的,出发的前一天,就是按捺不住的满心欢喜。宏村,西宏古道,木梨硔,如果要我给此行做个广告,那就借用本山大叔小品《策划》中的话:“自从我来到皖南,呼吸了两天新鲜空气,牙也不疼了,嗓子也不疼了,吃嘛嘛香。”光剩下脚丫子疼了   。去他娘滴吧,它都不管我了,我还管它干嘛。
       午后慵懒的阳光,掠过绰约的疏影,透过车窗玻璃毫无遗余的洒在我身上,好好享受这旅途中的温柔时光。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这么个黄昏时刻,与一帮子兄弟姐妹,行走在这去往皖南的路上,估计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修得的缘分。望着窗外变化莫测的云,领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的意境。想起以前一个选择题,你是愿做天上翱翔的鸟儿还是水中游走的鱼,那么我现在有了答案,那就是天上的飞鸟。     
        忽然对未来又增添了几分渴望,几分期待,当然还有心底一直都在的柔软和温情。

                                        水墨宏村----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是晚八点半,我第一次走进宏村。不要问我宏村有几个门,也不要问我从哪个门进的,我只知道映入眼帘的是两棵大树,一棵红杨树,一棵银杏树,分别寓示红白喜事,据说这树有几百来年的历史了。宏村是由后坡的雷岗山搬迁而来,五百年前的一场大火,将雷岗山烧为灰烬,所以全村搬至现在的宏村,因有了前车之鉴,村里家家户户门前都是小水渠,就连姓氏都是水汪汪的"汪"  。一排的门头房中,我独独看到了“旋转木马”四个字。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做旋转木马,神回复:若他情窦初开,为他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为他炉边灶台。  
 编辑 

       出行的心情总是放松的,出发的前一天,就是按捺不住的满心欢喜。宏村,西宏古道,木梨硔,如果要我给此行做个广告,那就借用本山大叔小品《策划》中的话:“自从我来到皖南,呼吸了两天新鲜空气,牙也不疼了,嗓子也不疼了,吃嘛嘛香。”光剩下脚丫子疼了   。去他娘滴吧,它都不管我了,我还管它干嘛。
      午后慵懒的阳光,掠过绰约的疏影,透过车窗玻璃毫无遗余的洒在我身上,好好享受这旅途中的温柔时光。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这么个黄昏时刻,与一帮子兄弟姐妹,行走在这去往皖南的路上,估计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修得的缘分。望着窗外变化莫测的云,领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的意境。想起以前一个选择题,你是愿做天上翱翔的鸟儿还是水中游走的鱼,那么我现在有了答案,那就是天上的飞鸟。     
      忽然对未来又增添了几分渴望,几分期待,当然还有心底一直都在的柔软和温情。

宏村——一生无绝处,无梦到徽州

       是晚八点半,我第一次走进宏村。不要问我宏村有几个门,也不要问我从哪个门进的,我只知道映入眼帘的是两棵大树,一棵红杨树,一棵银杏树,分别寓示红白喜事,据说这树有几百来年的历史了。宏村是由后坡的雷岗山搬迁而来,五百年前的一场大火,将雷岗山烧为灰烬,所以全村搬至现在的宏村,因有了前车之鉴,村里家家户户门前都是小水渠,就连姓氏都是水汪汪的"汪"  。一排的门头房中,我独独看到了“旋转木马”四个字。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做旋转木马,神回复:若他情窦初开,为他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为他炉边灶台。  

   晚上的宏村静得出奇,南湖,没有了光与影的映衬,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湖边几家店铺的红灯笼泛着朦胧的光。几只狗在追逐嬉戏,我一度担心狗会咬我们几个不速之客。恰恰相反,它们对我们熟视无睹,想来这宏村的狗亦是见多识广,见怪不怪。
        我更喜欢流连于大街小巷, 宏村的晚上没有了熙攘的人流,青石板路净洁清幽。随意推开一扇扇虚掩的门,便让我们唏嘘不已,这明朝的老房子,这高高门檐下悬挂着的熏肉,墙上吊蓝里盛开的紫藤与海棠花,漫说是在这人来人往的景区,即便我们在自己的个人世界里,亦应有此生活情趣,方不负这囹圄红尘走一遭。
       参差的小院,鹅卵石铺就的小路, 修葺的小小池塘,周围郁郁葱葱的花花草草,尽管已是初冬,依然生机盎然。仰头望去,二楼木制的门窗向外开着,俭朴典雅,古韵十足,眼前疑似出现倚窗而立,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小姐,正翘首企盼中意郎君的到来。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住在墨苑小筑。 
       一早,我们就又来到宏村,在这里,要感谢群主大人思虑周全,给我们买的宏村通票,使得我们可以三进三出(三天)
       我喜欢“月沼”,就是喜欢,没有理由。我穷尽词也写不出它的意境与带给我的感觉,言语也仅能表达能表达出的,没有拍够。上图吧。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赶脚。

我在宏村等你,任凭时光老去。旖旎的音乐让我有些糟心。

 残荷无言,意韵犹在,与残荷的不期之遇就在这里。林黛玉有诗:留得残荷听雨声。雪小禅在《残荷》中道破她的美、她的韵、她的神、她的梦:如果是深秋或者初冬.寒冷的风中,有一片残荷,几乎是枝零飘落,几乎是失去了所有取悦的颜色。完全是一副惨落的表情,那荷叶凋零的七零八落了,以枯萎的姿势倒在池塘里。呈现出一片残落的鬼魅.历经了这些风霜、打击和伤害,她看似寥落了,其实却有了铮铮的骨。
        那有了风骨的荷或事物,在时间并不光滑的隧道里与我一一相认,我看着它们,它们看着我,找到最本质的共同属性:清醒自知、坚韧饱满、铮铮傲骨、自在淡然. 
        把自己活成一朵残荷,不为懂得,只为慈悲。

  “要七点了,快快快。”我们一行五人狂奔在宏村的街头小巷。

        下午的宏村是喧嚣的,是大众的。人人都成了摄影师。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如若不是我个子不够高,即便不能像田姐一样锦衣日行,怎么也得走文艺路线儿,脚踩“恨天高”,着一袭棉麻长裙,胸前挂一陶瓷毛衣链,低眉垂首,含蓄内敛,与这宏村自成浑然一体。
  在木雕楼拍了张, 也算弥补了宏村缺憾。有没有“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意味。

 宏村的两棵树是“牛头”,月沼是“牛胃”,还有牛头,牛肚,牛尾,一句话:宏村,就是牛呀!

        塔川塔川是四大秋色之一,是摄影者的天堂,只是我们来得有些早,但一场霜降后,谁个又知也许就枝叶凋零了呢。未来是未知的。所以,我们遇见的就算最好的,现在就是上天对我们最好的安排。已经很好了。

“木坑竹海”,说是卧虎藏龙拍摄地,我倒更觉得是《十面埋伏》拍摄地。 

石林,花的海洋,美不胜收,匆匆太匆匆。

西宏古道——一路跋山涉水,一路欢歌笑语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队友们一个个都是深谙生活智慧的人,借言寓情,氛围轻松、自在、温馨又趣味横生。几十里的路程,在大家的嘻嘻哈哈,我的忍俊不禁中愉悦的过去了。
       我喜欢徒步,看看周围的景色,丈量一下脚下的路,不是很好么。多年以后,在皖南这片土地上,曾留下我的足迹。
       今天的领头走得忒快了,前面有黑风怪,叫你走得这么快,我要给他发个微信,让他把你抓起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
                                          我是一个努力干活儿,还不粘人的小妖精
                                          别问我从哪里来,也别问我到哪里去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生活充满节奏感
                                          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
                                          山涧的水,无比的甜,不羡鸳鸯不羡仙 
    
        路遇骑行车队,大家自觉避让。群主对素不相识的一高大的女骑行队员说“你们这里边数你最漂亮了,我们的女队员都不好意思跟你一起拍照。”我回头瞅了瞅那女骑行队员的背影说:“有句话,我得等人家走远了再说。”聪明如群主:“得得,您还是甭说了。”哈哈哈。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远处错落有致,黛瓦白墙的房子飘起炊烟袅袅,我是如此如此的眷恋这烟火人生呀!! 

木梨硔——白云深处有人家

                                                              木梨硔——白云深处有人家
    
        我喜欢原始、朴实的生活,木梨硔,我是为你而来呵/不远千里,踏着前人的足迹/在这里,依稀回到了孩提/依稀又找回从前的自己/还有自由自在的孩子气。
    张爱玲有语: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住在农舍,索性去找寻传说中的农舍隔壁。去那里时,已经开饭。混迹于她们、他们之间,我喜欢蹭来蹭去,如这门外嬉戏的小猫。还不时献媚地给左首打牌的的她们、右首喝酒的他们端茶倒水,然后会如小时候听大人们谈话一样悄悄听这些喝酒的兄辈们聊天扯皮。
        一向人前腼腆、爱手足无措的我居然能做出厚着脸皮给人讨酒喝的行径来。我想多年以后,这也是我人生生涯中的一次壮举,同时我得有多感谢他们的一点都不觉得突兀。姐姐们帮我拿酒杯,我自己动手,丰俭由己。天知道我有多爱你们。木梨硔作证,木梨硔与我一起在门外嬉戏的小猫作证。

       我举着酒杯颤颤巍巍走回农舍,一只白狗挡在我前面。这厮丫滴敢跟我对峙叫板儿。好吧,我败下阵来。只是我一步一叩头,三步一回首的,我容易嘛我!

        吃完饭,我又混到农舍隔壁去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喝酒的依旧进行着。我坐于两桌之间,逗逗猫,喝喝茶。我有一壶茶,足以慰红尘。不时起身跨过门槛,看看外面的大山,昏黄的灯光下,她们在分腊肉。  
        天适时地飘起了小雨,有友说:雨中漫步,别有情趣呀。在这里嘛?黑灯瞎火的,即便是走猫步,也不保险呀,我还是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托腮赏景、喝茶、添水、听聊、看分肉好了。农舍隔壁是我的道场,兄弟们就是我的护法。温馨的场景,踏实的感觉,永生难忘。
       我的任性终归是小小的惩罚了我,晚上没睡好。是喝了三碗茶的缘故,兴许是那杯米酒在作祟,更有可能是,一杯没过瘾,那感觉亦是馋虫一般的痒  。   
        早起,只有一个公厕,都搁那憋着呢。我干脆守株待兔,不一会儿,各房间探出一溜儿脑袋,不约而同地问:“有人?”我统一回复:有人。

   我们住的地方。木质的房子。

       临行前,农场主祝我们一路顺风,并赠予我们人手一根竹竿下山用。
       下了山,我把那根竹竿放在醒目处。还会有后来人的。
       归途:归来途中,大家情绪高涨地发红包,群主是始作俑者。仅省内有流量的还有木有!能不能不要这么刺激我。抢两毛五,花二十五的糗事坚决不能干,他们不停地报数:一块七毛一,一块五毛八。淡定淡定,妈咪妈咪哄。
       宏村,西宏古道,木梨硔,是一次寻找自我的完美旅程,是一场发现同类的奇妙旅程。
      从此我要过鲜衣怒马,锦衣日行的日子,愿大家有梦为马,随处可栖。
      希望那些温暖过我的,亦能温暖你。

本篇游记共含5670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着楼主的游记好羡慕,我上个月出行的游记还在草稿箱呢

2016-11-24 15:04

引用 csuman 发表于 2016-11-24 15:04:04 的回复:

看着楼主的游记好羡慕,我上个月出行的游记还在草稿箱呢

回复csuman:哈哈,紧着呀,灵感稍纵即逝哟。

2016-11-24 16:25

照片拍的太美了吧楼主的文笔非常棒,是游记也可称作一篇散文

2016-11-26 05: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城。会。玩。

2016-11-28 19: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