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法国】卢瓦河谷,国王们的光荣与梦想

27
魏无心 (黄浦区) LV.6
2016-11-24 22:28 793/3
  • 出发时间/2014-09-25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9000RMB

前言

一直以来,法国对我来说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曾在这里度过两年半的时光,读书、打工、旅行、生活;而自从2005年我离开法国回到中国之后,9年间,还从来未曾重游故地。

2014年的长假,我终于把目的地圈定,法国

18天的时间,因为带上了两个第一次去法国的同伴,所以这一次的行程安排可以说是“经典游”:永远的巴黎,不可不去的蔚蓝海岸,没有薰衣草的普罗旺斯,以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美的安纳西…… 

这一章,就来说说距离巴黎不过1小时车程的卢瓦河谷。这里曾经是法国的政治中心,如今一座座城堡,诉说着国王们的光荣与梦想。

从巴黎到卢瓦河谷

上海飞到巴黎戴高乐机场,到达时正是清晨时分。
我们入了海关,取了行李,就马不停蹄乘坐机场大巴来到蒙帕纳斯火车站,从这里搭乘火车前往图尔

图尔是卢瓦河谷最重要的大城市,可以把这里作为大本营。
几乎所有的城堡距离图尔,都不超过40分钟的火车车程。

到达蒙帕纳斯火车站,买点水和食物,补充一下体力。

屏幕显示器上会不断更新车次、目的地、途径的主要站点以及乘车月台等信息。

蓝色屏幕的是出发,绿色屏幕的是到达。通常来说,在火车出发前20分钟才会显示出最终确定的站台,然后旅客们看准了目标飞奔而去。

图尔火车站非常漂亮,法国的火车站大多是19世纪留存下来的,“款式”也都差不多。但是经过精心的修整,看上去都整洁明亮,钢铁的结构,充满工业时代的审美感,如今倒是够复古了。

到了旅馆,放下行李,稍事休息,出发去看城堡了!
路上经过图尔的教堂。

9月的清风艳阳下,寻常的街景也变得动人。

现代化的有轨电车。晚上的时候看更酷。

图尔火车站站前广场上的雕塑,这只犀牛不知道是不是图尔的标志性动物。

火车站。我们在这里到达,也从这里出发。

攻略:购买法国火车票

  关于购买法国火车票,在这里就简单来说一下吧。

  1、法国通票
  由于本次旅行有多达6段长途火车的旅程,所以起初我是打算购买法国通票的。二等座6天票的票价折合人民币约2100元。但是,这些路段中大多数需要乘坐TGV,持通票乘坐TGV必须事先订座,通过国内代理订座的话,订座费每张票要加十几欧(我是电话咨询的,具体数额忘记了);而如果直接到法国的火车站订座的话,我看了网络上的驴友们纷纷表示,一般是不可能订到当天或者第二天的TGV座位的,因为放给通票的座位极少。
  于是,我将这6程火车分别在法国国铁网站上查询了一遍,将显示的票价相加后,发现与通票的价格相似,共计284欧元。而通票如果加上订座费的话,那就远超过单独购票了。

  2、网络直接购票
  由于上面的原因,最终我选择了一程一程单独购票。
  法国国铁网站:www.sncf.com 有英文页面
  事实上,如果提前15-20天以上购票的话,很多路段都是有优惠票的,有些甚至便宜得惊人。使用VISA或者mastercard的信用卡就能付款购票了。购买成功后,将会发送一封邮件到你的信箱,即可下载pdf版本的车票了。出发前,将车票打印出来,带着上路就行啦。

    下图是我们从安纳西尼斯的火车票截图,我用中文标注了主要信息。这一程是最贵的,而且需要在里昂转车,且第一程是TER,第二程是TGV,可以说是最复杂、最有代表性的一张电子火车票,所以发出来给大家参考一下。

  3、火车站购票
  对于一些短途火车旅行,例如图尔到各大城堡,尼斯到其附近的城镇,我们就选择了当场到火车站购票。因为可以随时调整时间,而且短途旅行的车次非常频密,当场买的票一般都是当日票,也就是当日可乘坐任一时间段的某地到某地火车。
  举个例子,这一天的下午,我们从图尔到布洛瓦,购买了一张图尔-布洛瓦的来回车票。卢瓦河地区的区内火车票一般是一周内有效。可在有效时间段(这一周)内的任何一天使用。在当天,可以随意乘坐这两个地方之间往返的火车,我相信当中还能在该路段中的任意车站上下。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不是周票!只能在这一周内的某一天使用,上车前需要先在车站的打票机器上打一下,就会打上当天的日期。只能在该日期的当天使用。
  
  这就是我们的车票。它还是一张双人来回车票,小小巧巧的,非常环保。

1. 布洛瓦,美好的偶遇

  “香波堡离这里还有20公里?!” 听完布洛瓦(Blois)火车站旅游问讯处的工作人员的话,在这明朗朗、灿亮亮的晴天白日之下,一道雷劈得我和Soyota不由晃了两下,几乎要哭晕在车站厕所。

  这是我们到达法国的第一天。

  从戴高乐机场一下飞机,立即马不停蹄地乘坐机场大巴来到巴黎的蒙帕纳斯火车站(这里出发的火车通常都发往法国的西部与西南部),1个多小时后,到达图尔(Tours),也就是卢瓦河谷的中心城市。几乎所有的知名城堡——香波堡、舍农索堡、昂布瓦斯城堡等等——都距离图尔在40分钟的火车车程内,所以将这座城市作为城堡游的大本营是再合适不过了。

  找到旅馆,办完入住,稍事休息一番就直接乘坐火车赶往布洛瓦,打算把我们在法国的第一段游程,奉献给著名的香波堡。

  香波堡Chateau de Chambord,卢瓦河谷规模最为庞大、建筑最为壮观的一座城堡。它就像平原中突兀矗立的一个巨大的四合院,在所有的皇家城堡中拥有举足轻重的显赫地位。

  攻略中写道:“到达Blois之后,火车站对面是汽车站,向城堡方向走过去,其实还真的只有五分钟的路。”直到我们想去火车站旅游问讯处拿份地图,顺便确认一下城堡的方向,这才知道,所谓5分钟路程的其实是布洛瓦皇家城堡,而香波堡远在20公里之外,从9月1日到12月31日,周一至周五每天只有一班公车(2路车)从火车站前往香波堡,时间为中午12:29。今天的公车已走,明日请早。

  “要不,你们就打车吧。单程35欧,来回70欧。”工作人员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我俩。

  我们对视了几秒钟,又犹豫了几分钟,终于还是决定拼了。“来都来了,70欧就70欧吧!”Soyota的声音跟患了牙痛似的。

  顺着工作人员指引的方向,我们走向车站停车场。不幸的是,尽管已经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钞票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心情,我们却还是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出租车。寻了个在停车场上抽烟的时髦女郎问,她却摇头道:“抱歉,我也不是本地人。”

  就这样,与布洛瓦皇家城堡的邂逅,纯属偶然,纯粹无奈。但当我们踏上那条不过5分钟步行路程、通往城堡的道路时,还不曾预料到,后面的结果会是如此完美。

  公元十世纪,本地领主布洛瓦伯爵在卢瓦河岸不远处的高地上,为城堡打下了第一块基石。300年后,哥特风格的中世纪城堡已经颇成规模。如今,走进布洛瓦皇家城堡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完成一段奇幻的时空穿越之旅,它就宛如一部活生生的法国建筑史书,摊开来细读,每一页都流光溢彩。

  许多我们对法国历史略有所知就曾听说过的名字——路易九世、美男子腓力四世、弗朗索瓦一世、亨利二世、安托万·波旁、路易十三、加斯东·奥尔良……都曾经住过这座城堡。每当我们徘徊在国王与王后们的寝宫,看阳光穿过窗户上的铁艺图案投射到地面,在花纹地砖上映出深深浅浅的影子,就忍不住会感慨:或许,我踩着的这块地砖,伟大的弗朗索瓦一世也踩过……

  一路穿越过十三世纪的哥特式、十五世纪的火焰式、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风格和十七世纪的古典风格厅堂,也攀登过传说过达芬奇参与设计的螺旋式楼梯,我们结束了这一次时空穿梭,然后站在卢瓦河黄昏的斜阳下。圣-加莱小教堂旁,已长了数百年的高大树木在阳光里树影婆娑,远处的天空被滑翔而过的飞机画出一道道交错的弧线,如同印象派画家的画布。

  没有旅行团的喧哗嘈杂,却又有着丝毫不逊色于香波堡的体面与繁华。我们不必艰难地将镜头勉力避开人群,而可以从容地思古,也能毫无顾忌地想象。

  站在城堡的巨大平台上,俯瞰宁静无波的卢瓦河。眼前的一切仿佛还停留在加斯东·奥尔良公爵公爵的十七世纪,而东边的巴黎,公爵的侄子、他哥哥路易十三的长子,年轻的国王路易十四已经举起长剑、挽住战马,即将开辟一个崭新的时代。

  这是布洛瓦的夕阳,而波旁王朝的百合花,却正在怒放。

----------图文开始的分隔线----------

想去香波堡而不得,我们不得不踏上前往布洛瓦皇家城堡的路。

短短几分钟的路程,一路却风光秀美。

很快,拐个弯,就看到了城堡。
我们有点吃惊,它比想象中规模大得多。

依然是城堡外围。

用长变焦拉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各种各样的烟囱,比肉眼强多了,还能当望远镜使。

城堡对面,是St.Vincent教堂,离开小镇前,我们曾去那里一探。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极为安静,就如同Blois这个小镇,褪去曾经的繁华,返璞归真。

  在波旁王朝之前,卢瓦河谷曾有过一段光辉的岁月。

  不论是瓦卢瓦、奥尔良还是昂古莱姆王朝的统治者,都沿着卢瓦河建造了皇家城堡,在这里问政、居住、狩猎、行游。直到波旁王朝的亨利四世与路易十三在法国的地图上,于塞纳河两岸画了一个圈,卢瓦河才渐渐沉寂下来。

  布洛瓦皇家城堡虽然不及香波堡出名,但我觉得这更多的是因为它建造得更早,规模和精美程度略有不及。若论其历史的悠长、故事的丰富,以及在这里居住过的法国国王数量之众多,香波堡都是不能与之媲美的。

城堡今天的入口处,是路易十二侧翼,修建于1498-1501年。
所以,入口大门的上方,赫然就是骑马的路易十二像。

手持门票,在路易十二侧翼这里留个影。
有中文的说明页。

这片建筑是火焰哥特式风格,这种建筑兼顾了来自北欧的影响因素和来自意大利的装饰风格,塔楼顶端以及窗户上面高而尖、看上去有点像火焰的装饰,就是典型的表现。

在门楣上还能看到刺猬的浮雕。
刺猬是路易十二时代的象征,算是给自己造的房子盖个戳儿。

  话说,路易十二与路易十三可不是直系亲属,两人也差了快200岁,甚至不属于同一家族。
  路易十二是瓦卢瓦王朝的君王,路易十三则来自波旁家族,16世纪的时候,安托万·波旁也在布洛瓦城堡住过。
  当然了,这些个不同家族(不同王朝)的君主们,最初的祖先都是一个。他们共同的祖爷爷路易九世,在13世纪的时候就是布洛瓦城堡的主人了。


  1515年,弗朗索瓦一世登基。这一年,他21岁。
  这个雄(大)才(手)大(大)略(脚)的年轻人,野心勃勃,财大气粗,不仅在布洛瓦城堡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侧翼,还一口气修建了香波堡、昂布瓦兹城堡等等著名的皇家堡垒,可谓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大陆最热爱建筑和艺术的国王。

  他刚刚登基的同年,就开始建造这一片弗朗索瓦一世侧翼,用5年时间建成。

  这组建筑的装饰风格深受意大利影响,国王简直就是一个资深“意迷”,不难理解,1年后他就迫不及待、言辞恳切地从意大利把达芬奇给请了过来。

  达芬奇的到来,令弗朗索瓦一世侧翼的“意式”风格更加明显。

  这个螺旋楼梯就是证明。后来,在建造香波堡的时候,将这种螺旋楼梯做了进一步升级,变成了着著名的“双螺旋楼梯”——两组独立的楼梯相互交错地围绕着一个共同的轴心,螺旋式地盘旋而上,同时上下楼梯的人,可以相互看见,而不会碰面。据说,这是当年国王为避免王后和他的情妇正面相遇时引起尴尬和纠纷。

  传说中,这两种螺旋楼梯就是达·芬奇设计的,不过未经证实。后来在达芬奇故居纪念馆里,我见过很多他设计的建筑模型,其中有“剪刀楼梯”和单螺旋楼梯,但双螺旋则似乎不在其中。

  下图是螺旋楼梯外的雕塑。

  楼梯的底部雕刻着花体的F,以及带着皇冠的蝾螈。

  如果说,刺猬代表了路易十二,那么蝾螈就象征着弗朗索瓦一世。在这一侧翼中,蝾螈的身影处处可见,而它们出现在香波堡中的次数就更加频繁啦!香波堡内有一个厅堂的顶部,就“爬”满了蝾螈,这么多“国王”炯炯有神地看着客人们,够威风啊。

  正常的参观路线应该从路易十二侧翼进入城堡,然后来到弗朗索瓦一世侧翼,最后回到路易十二侧翼而结束。可以说,国王大厅、王后卧室、美术博物馆等等都集中在这两个侧翼。

  不过,我们却被气势十足的加斯东.奥尔良侧翼给吸引住了,直接从这里走进了城堡。

  加斯东·奥尔良公爵是路易十三的弟弟,也就是后来的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叔叔。此时,法兰西已经在波旁王朝的统治之下了。

  奥尔良公爵于1635-1638年加盖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侧翼。不过,因为哥哥路易十三的宰相兼红衣主教黎塞留曾经插手他的婚事,奥尔良公爵一直对他怀恨在心,后来干脆起兵叛乱,总之他跟国王和政府军一直打打停停,后来也没有心思盖城堡了,所以这一侧翼最后也没有全部完工,房子虽然盖好了,却没有完成装饰,里面空荡荡的,连他的卧室都没有,着实悲催。

  从加斯东· 奥尔良侧翼进入,路线就有点随心所欲了。
  我们走到哪儿算哪儿,那么这里也就拍到哪儿写到哪儿啦。

  国王大厅。这里陈列着曾经住过布洛瓦城堡的各位国王的画像和胸像。↓↓

雕塑大厅中现在放着的作品,有些是复制品,原件全部集中在当年城堡的厨房了。↓↓

  下图的这间卧室里,传奇王后凯瑟琳.德.美第奇(Catherine de Medicis)于1589年1月5日离开人世。


  凯瑟琳·美第奇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在当地的统治已经绵延数百年。这位未来的法国王后身世极为显赫,父亲是意大利半岛的统治者,母亲是法国公主,叔叔是教皇。14岁那年,她就在教皇叔叔以及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安排下,嫁给了弗朗索瓦的儿子、未来的亨利二世。

  新婚生活并不愉快,结婚后10年凯瑟琳都没有生育,以至于传出了他们将会离婚的消息。不过,其后她一口气生了9个孩子,其中有3个都当上了国王。

  围绕着这位王后,有无数波澜起伏的政治纷争、有值得八卦的女人战争:她是成功驱逐了丈夫情妇的原配,是两任法国国王的摄政“太后”,是引发细腰时尚风潮导致不少贵妇饿死的fashion icon,是艺术家和诗人的庇护者……

  房间里到处可以看到亨利二世和凯瑟琳.美第奇的名字交织字母,由一个H(指亨利)和两个C(指凯瑟琳)交织组成。

  王后卧室旁边附带一个祈祷室。这是宗教与日常生活密切关联的典型示范。

  据说凯瑟琳王后在亨利二世死后,每天在祈祷室怀念自己的丈夫。不过在我知道亨利二世与情妇们的各种旖旎故事,以及凯瑟琳好不容易将亨利最爱的普瓦捷夫人赶出舍农索城堡的故事之后,对此很表示怀疑。

  今天,在这个祈祷室里还可以看到凯瑟琳.美第奇葬礼的三折画,而下面这些彩绘玻璃则创作于19世纪。

  国王套房,则是亨利三世时代的模样。

  亨利三世是凯瑟琳.美第奇王后的第三个儿子,也是她三个国王儿子中最后一个登基、并且逐步摆脱了她的摄政的一位。

  或许因为母亲的强势,所以亨利三世当上国王之后,一直很强调自己的权威。比如,他规定这间卧室只有他本人才能进入,他的彪悍母亲和自己的王后都被禁止进来。

  而且,他也改变了以往在国王和贵族之间那种不拘礼节的随和关系,建立起君王的绝对权威。不过,他的这种激进做法不大得人心啊。母亲凯瑟琳王太后去世后不久,他也遇刺身亡了。

  上面这个房间还曾经发生过著名的吉斯公爵遇刺事件。

  吉斯公爵弗朗索瓦是当时一位权势极大的贵族,他的家族一度甚至把持了朝政。这位公爵脸上虽然有道疤,不过举止风流倜傥,深受巴黎市民欢迎。他对王位很有觊觎之心,凯瑟琳.美第奇和她的儿子们对这位吉斯公爵可谓恨之入骨。

  凯瑟琳王太后一直认为暗杀是政治必要的手段,他的儿子也继承了这一想法。于是亨利三世组织了一次暗杀,就在自己的城堡里进行。他找来20名刺客包围了吉斯公爵,公爵跑着跑着就跑到了国王的卧室,最后在这里被杀掉了。

  我一直很想知道,向来禁止除了自己之外任何人进入国王卧室的亨利三世,在这次血腥事件之后,还睡这个房间吗? 

  我们又看了议事大厅、新书房、杜邦长廊、新文艺复兴大厅等等,有些还原了当年的布置,倒是可以看到不少法国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室内装潢和家具风格。 

  出了城堡的室内,来到户外。

  在圣-加莱小教堂(下图中,左边的建筑)和加斯东.奥尔良侧翼(右边的房子)中间,有一条通道通往城堡的大平台。

  这里的树木极为高大,已经生长了上百年。

  走到平台上,回望圣-加莱小教堂。

  向下俯瞰,卢瓦河水波澜不兴。
  整座Blois小镇宁静祥和,好像直接从17世纪跨越到了今天。

  对面的是St.Nicolas大教堂,就建在河边。↓↓

  在平台上看看风景,晒晒太阳,拍拍照。游人寥寥,因而格外有思古之幽情。

  到了告别的时刻,站在路易十二侧翼的走廊,再次回望城堡庭院和弗朗索瓦一世侧翼。

  出了城堡,才发现对面的街上就是旅游问讯处。于是又跑进去拿了份地图,工作人员很仔细地为我们圈出了其他著名景点,特别提到一个地方,说:“这里看出去的景观很美哦!”

  于是我们穿越小镇,在Rue de Palais宫殿街这里找到了这处特别的所在。它是一长段台阶,登上台阶顶端,可以一直看到卢瓦河和跨越河流的桥梁。

  我和Soyota坐在台阶平台的长椅上,分吃了一包中国带来的西梅,静静地看了会风景,然后起身向布洛瓦告别。  

  回到图尔已经是日暮时分,霞光染红了整条街道。我站在旅馆的窗前拍下了这张照片,然后合上百叶窗,写完旅行日记,一上床就瞬间堕入梦乡。

  这是法国的第一夜。

2. 舍农索,荣耀属于女人

  9月27日。美好的一天从晴朗的清晨开始。
  前一天我和Soyota辗转于上海曼谷巴黎图尔的旅程中,放下行李又直接跑去布洛瓦游玩,再加上7小时的时差,等到躺下的时候,就直接秒睡了。
  凌晨3点多,我在梦中一个深呼吸,结果就直接咳醒了,嗓子干得几乎冒烟——已经很久不曾感受过法国这种干燥秋日气候了,幸而,只花了一天时间就适应了。
  清晨,天色从东方开始亮起。跟昨晚的照片角度刚好相反。

  下楼去吃早餐。我们所住的旺多姆旅馆布置得相当有感觉,旅馆老板是一对老夫妇,会说一点点英语。
  一大早看到我俩,老先生笑眯眯地问:“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我也笑眯眯地回答。
  “喜欢我们的房间吗?美不美?”他有点得意洋洋,虽然是疑问句,但显然认为我会以肯定来回答。
  “太漂亮了,我超级喜欢。”我自然也不会让他失望。

  不过早餐乏善可陈,法国的旅馆和家庭旅馆的早餐都比不上奥地利——好歹奥地利人民还会供应火腿、芝士,而法国人干脆只给几种面包、一点麦片、两三种果酱,再加上牛奶、果汁和咖啡。除了咖啡是热的,其他统统是冷食。

  餐具倒是很漂亮。  

  今天的行程,是舍农索城堡+达芬奇故居+昂布瓦兹

  依然是从图尔火车站出发。

  这就是我们事先在sncf法国国铁网站上买好的电子车票,打印出来之后直接带上车就行了。长途火车旅行的路段,都是事先买好票的。而短途则往往到了当地再购买。

  卢瓦河这一带的区域内火车ter的车厢都很新,而且座位处还有充电插座。

  在火车上写写日记、记记账。

  这是我们从图尔去舍农索的火车票,双人票。这次买的是单程,因为我们回程将从昂布瓦兹返回,那里比舍农索要近。

  火车行驶27分钟,就到达了舍农索站。
  十分迷你的小站,连个候车室都没有。

  一条道路穿过铁路。道路的这一头通往舍农索小镇,旅游问讯处、镇上餐厅等等都在路的那头。而待会儿,等我们参观完舍农索城堡,就将沿着这条路去乘坐公车前往昂布瓦兹。

  至于路的这头,一直走下去就是舍农索城堡啦。

  从火车站步行到城堡也就两三分钟。而城堡售票处的工作人员更夸张,在我询问公车站的时候,告诉我“走过去1分钟!”事实上,10分钟还是要的……

  买好票,带上导游手册,准备进城堡啦。

  检票员是个小帅哥,看到我们就用中文说:“你好!”
  然后用磕磕巴巴、费了老大劲终于才听明白的普通话问我:“你,包里,有没有,吃的?”
  我立马从背包里掏出一包西梅,殷切地看着他。怎么,要来点中国零食吗?
  他哈哈笑起来,改用法文说:“就这些呀?那快进去吧!”看来,城堡拒绝带食品进入。又看来,小帅哥的中文水平就到那两句话为止了。

  不过这已经很出乎我们的意料了,可见这两年中国游客数量之庞大啊。

  进了检票口,眼前这条路就通往城堡建筑了。

  林荫道路的尽头,两座狮身人面像护卫着路两旁。
  远处那精致的建筑就是舍农索城堡了。

舍农索堡:荣耀属于女人

  卢瓦河谷的光辉岁月,属于一代又一代法国君王。从昂热奥尔良,从图尔索米尔,河谷与平原、林地之间矗立的一座座城堡,大多散发着雄性的彪悍气息,代表了权力与尊贵。国王们在城堡里“上朝”,闲暇时则在城堡外的森林里狩猎。
  舍农索堡却是一个例外,它柔美、精致,充满了让人愉悦的浪漫色彩。作家福楼拜曾经赞美这里宁静的美景就仿佛“漂浮在水上云间”。这座又被称为“女人城堡”的宫殿,建于女人之手,见证过女人之间的战争,收藏过女人的泪水,也证明了女人的勇气与仁慈。

  1559年一个看起来仿佛十分寻常的夏日,凯瑟琳·德·美第奇站在舍农索堡的塔楼窗前,望着戴安娜·德·普瓦捷离去的身影,不知道是否曾经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也或许,以她的强悍性格,会在心里嗤道:“时间终于证明了我的胜利,婊 子。”
  凯瑟琳一直用上面这个词来形容戴安娜·普瓦捷——她丈夫亨利二世一生挚爱的情人,对此她曾经这样解释说:“这世上哪个深爱自己丈夫的女人会爱屋及乌地接纳一个婊 子呢?虽然‘婊 子’不是我这样身份的人该用的词,但是除此之外我实在找不出词来称呼她。”
  从这一天开始,凯瑟琳成为舍农索城堡的第三位女主人,这场女人间的战争终于以时间证明了她的胜利。

  凯瑟琳·美第奇与亨利二世的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悲剧性的“三人行”。
  亨利二世与戴安娜·普瓦捷之间的情缘,堪称法国版的“明宪宗与万贞儿”。亨利是著名君主弗朗索瓦一世的次子,在他还是个7岁的小男孩时,父亲弗朗索瓦一世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争夺意大利的统治权,发动了帕维亚战争,结果不幸败北,被查理五世给俘虏了。为了换回被俘的国王,亨利和哥哥弗朗索瓦只能作为质子被送到了西班牙
  临行前,美丽的家庭女教师戴安娜·普瓦捷给了小亨利最后一个告别的吻,这个吻让亨利一直难以忘怀。终其一生,他都爱着这个比自己大20岁的女人。
  1533年,14岁的亨利刚刚达到成人年纪(当时法国男子的成年年龄为14岁),就在父亲的安排下娶了来自意大利名门的凯瑟琳·美第奇。年轻的小夫妻两人同岁,可小王子眼里只有34岁的新寡少妇戴安娜,丝毫不顾忌两人的年龄差距,也毫不在乎戴安娜曾经是自己父亲弗朗索瓦一世情妇的经历。
  显然,亨利和凯瑟琳德的夫妻生活并不愉快,少女王妃默默忍受着丈夫对那个“老女人”的迷恋。与此同时,戴安娜则高调出入王宫,以一种施舍性的同情对待凯瑟琳
  结婚十年无所出,法国国内开始传言,亨利和凯瑟琳总有一天要离婚。戴安娜又一次向凯瑟琳施舍了她的大度,她温柔地劝说亨利“偶尔离开”自己的床榻,去和王妃“制造”一些合法的后代,以完成未来国王应尽的义务。这之后,凯瑟琳一口气生育了9个孩子(另有一说是10个),大约是把这个当作对戴安娜的示威性反击吧。
  女人们的战争最终由时间分出了胜负。1559年,亨利二世去世后,凯瑟琳立刻将戴安娜赶出了舍农索堡,自己住了进去。

  不过离去并不能抹掉戴安娜?普瓦捷在这座城堡的印记,事实上正是她让舍农索堡成为了今天这番模样。1547年,当戴安娜从亨利二世那里获得舍农索堡的时候,城堡在第一任女主人博伊尔侯爵夫人的修建下,还仅仅拥有主塔楼。戴安娜完成了横跨谢尔河的带顶廊桥,让舍农索成为唯一一座带有桥梁的城堡。她还布置出了正式的花园,并在城堡旁边的农场开辟果园与葡萄园,广植果树,放养牲畜,无论是她的国王情人还是附近的乡民都能喝上舍农索自产的美酒。这个皮肤如牛奶般雪白、在亨利死时已经60岁却依然如30出头般美貌的女人,以她智慧的头脑和迷人的身影,造就了舍农索的传奇。

  在凯瑟琳·美第奇之后,舍农索堡一次又一次在历任女主人手中辗转。亨利三世的遗孀露易丝曾在舍农索堡中苦苦等待自己那再也不会回来的丈夫;亨利四世的情人加布里埃尔·埃斯特蕾则在这儿生下了她和国王的二子一女;杜邦夫人把舍农索变成十八世纪法国知识分子们的“客厅”,正是她在法国大革命的风潮中拯救了这座城堡;西蒙娜·梅尼耶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将舍农索的跨河长廊改成了战时医院,自己亲任护士长,并且英勇救助过二战法国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
  舍农索的历史就这样由一任又一任女主人书写着。今天,人们甚至已经记不清弗朗索瓦一世曾在此小住,路易十四还亲自把自己的画像赠送给这座城堡,国王们不过是这里的配角,舍农索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每一块砖石仿佛都在宣告:荣耀属于女人。

  舍农索城堡的前身,属于当地的马尔克家族。

  1513年,当时的法国国王查理八世的财政大臣托马斯·博伊尔从马尔克家族手中买下了这块领地,打算建造自己的宅邸。

  我从百度百科上面截了一张法国历代君王的图表,这样可以对这一大堆路易、弗朗索瓦和查理们有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见上图)

  托马斯和妻子卡特琳·布里克莱特拆除了原有的堡垒和磨房,只留下了主楼,也就是今天舍农索城堡的主体建筑——马尔克塔楼。博伊尔夫妇用自己喜欢的文艺复兴风格,对塔楼进行了改造。监工,就由博伊尔夫人卡特琳·布里克莱特亲自担任。

  走过护城河,准备进入塔楼。右手边的这个花园是凯瑟琳花园,它是凯瑟琳·美第奇成为城堡主人之后修建的。

  传说中,亨利二世去世之后,凯瑟琳立即着手想要改造城堡。她让园丁们在花园中将冬青树剪出C字母(她的名字凯瑟琳的第一个字母),结果园丁们剪成了D(戴安娜的首字母)。愤怒的凯瑟琳炒掉了所有的园丁,并且直接驱逐了戴安娜。

  城堡前的这座小塔楼,可能是当年的瞭望塔。

  站在护城河的桥上,留个标准照片。

  城堡的大门是彩绘木雕的,建于弗朗索瓦一世时期。

  木门上方扁扁的彩绘玻璃下面,门楣上用金色刻着一行拉丁文铭言,中间还有一只金色的蝾螈。前面在说布洛瓦皇家城堡的时候我就讲过,蝾螈代表弗朗索瓦一世。照片上金色拉丁文字看不大清楚,反正翻译成现代文就是:“遵从上帝的旨意,弗朗索瓦成为法兰西的国王,克劳黛成为法兰西的王后。”话说,博伊尔夫妇还挺会拍国王马屁的。

  左边的木门上方是托马斯·博伊尔的家族徽章,右边木门上是他妻子卡特琳·布里克莱特家族的徽章。(照片上门开着,所以徽章看不大清楚)

  进入城堡大门,就来到前厅。

  前厅建于1515年,是法国文艺复兴初期雕刻装饰艺术最精美的典范之一。屋顶有一系列尖顶拱肋,拱顶石错落有致,形成一组折线。

  靠墙边那个放置着一大盆鲜花的桌子叫狩猎桌,用意大利大理石制作而成,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原物。

  城堡的参观,从一进大门之后,前厅左手边的卫兵室开始。

  这个房间没有太多看头,拍下的照片中也都是人人人。所以让我们穿过卫兵室一侧的一道雕有圣母像的门,就进入到了小教堂。

  1944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小教堂毁于一次轰炸中,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小教堂重建于1954年。彩绘玻璃是20世纪的彩绘玻璃大师马可斯·安格昂制作的。

  1944年的这一回,不是小教堂第一次遇到危机。

  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城堡当时的主人杜邦夫人机智地将教堂用来堆放木材,掩盖了它的宗教色彩,从而挽救了这座小教堂。

  卫兵室的隔壁,就是城堡的第二位女主人——戴安娜·德·普瓦捷的卧室。

  关于舍农索城堡的历代女主人,有一位新浪网友的游记颇为详尽,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去研究一下: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c9bdd01011ngl.html

  戴安娜的卧室布置得颇为清雅,灰蓝色的丝绒带盖床,墙面上也没有铺满令人眼花缭乱的墙纸,可见女主人着实品味不俗。

  床边的壁炉顶上挂着一幅肖像画,我下面这张照片中肖像画看不大清楚,画中的人物就是戴安娜的死对头凯瑟琳王后。

戴安娜女士是当时法国出名的美人儿,据说她的皮肤像牛奶一样雪白,画家们为她画了不少肖像画。

还以她的模样为蓝本画了不少女神像,让她出现在各种神话题材中。

  比如挂在舍农索城堡里的弗朗索瓦一世沙龙墙壁上的这幅画,人物是狩猎女神狄安娜(即戴安娜),与普瓦捷夫人同名,所以干脆就把女神画成了她的样子。
  果然是牛奶般的肌肤哦。(下图来自网络)

  本来她是作为家庭女教师来到宫廷的,当然,女教师与男主人之间常常会发生的故事在她和弗朗索瓦一世身上也发生了。不过,这位女教师比别人更彪悍的是,她还干脆与男主人的儿子、比自己小20岁的学生,也来了一段师生恋。他俩的关系让弗朗索瓦一世颇为尴尬,不过法国人果然是浪漫的民族,对“爱”的接受程度惊人。国王对此居然没有太大的反应,以至于这段恋情顺利地发展下去了。 

  1547年,亨利二世登基的时候28岁,而这一年戴安娜已经48岁了。
  让这段“忘年恋”一直持续到亨利生命结束的那一天的原因,不仅仅在于她是亨利的初恋、梦中女神,也因为她的确很会保养自己,几乎有着不老的容颜。
  据说直到亨利二世去世之时,她已经60岁,看上去还仿佛只有30出头,加上热爱运动,身材也保持得极为完美,难怪国王迷恋了她一辈子。

下面的就是亨利二世。

  戴安娜去世的时候,终年66岁。法国人在2008年将她的骸骨挖掘了出来,经过高科技检测,发现她的头发中含有很高的黄金成分,因而判断她可能死于过量饮用黄金液。
  据说,在当时的法国宫廷,黄金液被认为有保持年轻和治疗疾病的功效。炼金术士经常充当药剂师把氯化金和乙醚制成的药品当成治病良方,戴安娜很有可能就是被驻颜圣药所害。可谓成于美貌,死于爱美。


  戴安娜卧室里的这座壁炉,是由法国枫丹白露派著名的雕刻家古戎建造。
  当时戴安娜已经被赶出城堡,壁炉上面雕刻着亨利二世的名字首字母H,和凯瑟琳王后的首字母、交错的C。不晓得后来的香奈儿有否从这种设计中获得灵感,而设计出了双C的logo。

 如今我们看到的壁炉,是19世纪时候的女主人普鲁兹夫人修复的。

  我整理了一个舍农索城堡大事记时间表,这样应该就一目了然了。


  1513年 托马斯·博伊尔购得了中世纪的舍农索堡,他的妻子,卡特琳·布里克莱特以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重建了它。

  1533年 凯瑟琳·德·美第奇(1519-1589)与亨利二世(1519-1559)结婚。不久,舍农索堡被博伊尔卖给了王室。

  1547年 亨利二世登基,随即就将舍农索赠送给了戴安娜·德·普瓦捷

  1555年 戴安娜正式取得舍农索城堡及周围领地的所有权。

  1559年 亨利二世去世,凯瑟琳王后驱逐了戴安娜并继承了这座城堡。

  1575年 洛林·露易丝(1554-1601)嫁给了亨利三世,亨利三世是凯瑟琳德第三个儿子。亨利三世死后,露易丝就一直寡居在舍农索。

  1730年 杜邦夫人在舍农索堡开设了文学沙龙,当时法国知名的作家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等人都是座上宾。

  1789年 由于杜邦夫人的良好人缘和仁慈名声,舍农索堡得以在法国大革命中幸存。

  1863年 普鲁兹夫人着手将舍农梭堡恢复成戴安娜?普瓦捷时代的模样,她不惜借债来完成修复工程。

  1913年 巧克力制造大亨梅尼耶家族购下了这座城堡,至今为其所拥有。

  1915年 西蒙娜·梅尼耶将舍农索城堡廊桥改建成一次世界大战的战时医院,自己亲任护士长。

  1944年 舍农索堡的礼拜堂在二战的一次炸弹袭击中被毁,所幸城堡主体没有大损伤。战后得以修复完善。

-----------------------------------------------------------------------------------------

  戴安娜·普瓦捷的卧室连接着一个绿色办公室。
  当亨利二世去世后,他的大儿子弗朗索瓦二世继承王位,王太后凯瑟琳·美第奇摄政。这里就是她的办公室,她在这里统治着法兰西

  房间里很多地方都保留着16世纪凯瑟琳时代的原貌,门边各有两个当时的意大利柜子,我们看到的就是原件(见下图)。
  下面图片中左上角被切掉一半的画,是凯瑟琳的收藏,来自意大利大画家丁托列托的《赛伯伊的女王》。

  绿色办公室还连着一个六边形的小房间,这里曾是凯瑟琳·美第奇的书房。
  她在这里放置了工作桌,从这个房间可以看到谢尔河,以及旁边戴安娜花园的美丽风光。

  1525年建造的天花是意大利式的橡木藻井,带有小垂饰。这也是目前知道的在法国最早的天花藻井之一。
  天花上还有城堡的创建者托马斯·博伊尔T、B,以及卡特琳·布里克莱特名字的首字母K。

本篇游记共含13248个文字,9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错

2016-11-30 08:1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冈仁波齐 发表于 2016-11-30 08:12:32 的回复:

很不错

回复冈仁波齐:谢谢冈仁波齐大哥!

2016-12-07 22:35

仔细看了你写的关于城堡的游记,内容详尽,文字优美,今年秋天我也要去法国自由行,你的游记给我很大帮助,谢谢!

2017-08-31 19: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