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沿着洛克的足迹 木里-亚丁

21
冲动 (江西萍乡) LV.7
2016-11-25 11:04 213/2

前言

1928年3月,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他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

1933年4月,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以此约瑟夫•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尤其是洛克贡嘎岭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的探险经历,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世外桃源"称之为"香格里拉",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这条线路,就是后人所说"洛克线"。由于至今这些地方车辆都无法通行,所以,只有徒步才能穿越。

徒步木里的行程,是一条世界级的精品穿越徒步路线。该线路较为艰苦,是由木里县境内的水洛乡沿白水河而上,穿越水洛贡嘎,围绕夏朗多吉、仙乃日、央迈勇三座神山而行,直至进入稻城亚丁之前。沿途景色是由森林、河流(白水河)、山涧瀑布、湖泊、雪峰组成的高原风光。整个旅程美景不断,令人目不暇接。最佳旅游季节是每年的5月和7月,漫山遍野是各种颜色的野杜鹃花。9-11月初,浓烈的秋色让人不能自己。木里县内的风景完全处于原始状态,对于摄影发烧友和背包一族来说,这是一条很具吸引力的新线路,它比稻城亚丁更“野”,包括自然风光和动植物更多。

去年走了贡嘎,对高原还是有点信心,一个月前最终下定决心走洛克线,买了睡袋及高反药品,下载了离线地图,做好充足的准备,与去年贡嘎领队吉祥沟通,最终确定参加9月28日的行程。

9月27日 萍乡-成都

临近国庆车票比较紧张,下午,我和简单、研君坐高铁到长沙,再坐k502到成都

9月28日:成都-西昌

由于这几年都在成都玩,城里的景点都去过,不想再去了,三个人寄好包,到成都有名的苍蝇店“明婷饭店”吃了个中餐,特喜欢吃店里的烤茄子。下午到春熙路逛逛,等到老猫,四个人一起走到了大慈寺,看到有茶馆,也就进去,喝了一下午的茶,四点多,出来,买点有名的小吃当晚餐,赶到成都北站,与邻队雪狼见面,也见到了吉祥,老朋友见面,分外高兴,拍照合影,晚上由成都坐火车出发去西昌

四人合影

冲动、吉祥、简单right、研君、老猫

9月29日 西昌-木里县城

第二天清晨到达西昌,雪狼叫大家自己打车到火把广场的汽车站,火车站边上有很多面包车,基本上是一人十元,但要注意小偷,我的手机差点在我放包时被贴上来的小偷偷走,到汽车站边上找了家早餐店吃早餐。全体队员都到齐了,自我介绍下,17个队员,两个领队(雪狼和璐璐),8点半乘车向今天目的地-木里县进发。中午到盐源购买当地的苹果,准备每天一个,沿途欣赏美丽的雅砻江,整齐的云南松,草地上开满野花,公路直直的伸向远方。傍晚到达木里卡卓大酒店,购买好六天的路餐。我们准备每天的路餐是一个苹果、一袋牛奶、两个蛋糕外加一焖烧锅稀饭(这可是去年贡嘎穿越学来的经验,中午有碗热稀饭,绝对是天堂)。

全体队员的大包小包

全队西昌合影

9月30日:木里县城-木里水洛乡嘟噜村


早餐后,原定的吉普车取消了,到水洛乡有了班车,我们队包了一辆,顺河而上,体验鲜为人知,原始的、未被人为开发的最自然状态。山路不好,路况也差,还要翻过一个4000米的垭口,班车几次搁底,晚上十点多才到达水洛乡,换上接我们的吉普车又赶往嘟噜村。直到十二点才到达嘟噜村向导家,吃上晚餐。在向导家客厅打地铺。 
烂路
 
向导家的客厅-打地铺

烂路

漂亮的三角梅

睡觉的山羊

盐源过后崎岖的盘山

向导家的客厅,很好打地铺 

10月1日 水洛乡嘟噜-菩萨洞营地


6点起床,打好背包,大包交由马驼,小包里有一天的路餐、饮水、应急药品及更换的衣服,差不多也有十多斤。今天是国庆节,我们也举国旗照张合影。

国庆合影,今天一上午国旗都在我们队伍中飘扬

清晨,山谷中飘荡着白云,象哈达在山间飞舞

向导家收获的玉米

 这是徒步的第一天,整个行程前期沿着白水河到水洛金矿,过水洛金矿后进入原始森林,海拔逐步升高。傍晚到达菩萨洞营地。 共24公里,前14公里是盘山公路,我们有10个人在此段路选择包车,两辆吉普,每车五人。向导仁钦开车,带我们到村里的嘟噜寺,并在经幡下为我们此次穿越祈福。与仁钦聊天才知道,今天穿越的人很多,有近两百人,我们19人配了16匹马和五名马夫,将近有400人和马在这路上行走。

大晴天

嘟噜寺

仁钦挂上经幡,点起香火,为此次穿越祈福

盘山公路通往金矿

马队

天气很好,早上还下了点雨,现在阳光灿烂,到达白水河河边午餐休整,不久选择走的队员也到达了,吃完中餐,开始进山,沿白水河上行,河水清澈,一路让了很多马队,马走前面,结果一路都是马粪,一路都闻着马粪味。走过一个小桥后,是一段坡度较大的爬升路,那个累呀,走走停停,路上还遇上几个反穿的驴友,我们才开始,他们就快结束了,在树林中穿行,不久听见很大的水声,只见一股水流从一个山洞中流出,形成一个大瀑布,这就是菩萨洞。

开始进山,白水河变清了

可能由于下雨,浑浊的白水

清澈的白水

回望来时的路

林中行走

趟过溪流

菩萨

营地就不远了,下午四点多到达营地。营地在一树林中,树木高大,白水河在边上流淌,地上很潮湿,可搭帐篷的地方不多,有牦牛在附近活动,地上到处是牛粪马粪,马队已提前到达,我们居然是最先到达的,可能是第一天,很多队员都要有个适应的过程,我反正觉得很累,四个同伴中我最后到达,一到营地,先坐下吃了个士力架和牛奶,补充下能量,选了一个还算平整的地方,与老猫一起搭帐篷,身上全被汗湿,换好干爽的衣服,营地也升起了篝火,队员都到火边烤衣服,领队开始做晚餐, 三菜一汤,吃完饭早早休息,我买的-20度温标的睡袋,那个热了,以至于整个穿越5天,我每天都在找晾快的姿势睡。这个营地不好,白水河的水声太大,晚上还下了点雨,但帐篷没事。

菩萨洞营地

租的全是新帐篷,左边第一个是我和老猫的

10月2日:菩萨洞-杂巴拉垭口下方营地

10月2日:菩萨洞-满措牛场-绕夏洛多吉-藏别牛场(呷日牛场)-杂巴拉垭口下方营地 
早晨6点起床,找个远点的地方想方便一下,结果头灯一照,树林中全是火红的眼睛,仔细一看全是牦牛在休息,赶紧离远点,别惹它们。收好帐篷,打包好背包,吃完稀饭、榨菜、几个小面包,顺便装好中午的稀饭、榨菜。

收拾好行李,大包全用编织袋装好,一匹马驮两个包

8点准时出发,继续穿行原始森林,右边是垂直的峭壁象一面墙,一眼望不到头,而我们今天的线路是绕过这面墙,到达第一座雪山下,走在丛林中,抬头,居然看到两山峰之间露出一点雪山尖顶,还看到了一个圆形的石洞。途中要几次走独木桥跨过白水河,都没事,结果却在一个一米来宽的小桥滑倒了,还好是倒在岸上,可一根登山杖断了一节,我后面一重装哥们就惨了,被包拖着住河里掉,还好我们领队抓住了,才没有完全湿身。

跨过倒下的树干,直径将近有1米

多次走木桥跨过白水

雪狼和包子用旗杆保护大家过河

原始森林中行走

石洞

今天天气很好,很热,穿件单衣就够了,穿过几个小牧场,在一片向阳的地方解决了午餐。

沿着山壁前行,看不到尽头

中完中餐,整理下行装

继续向前,森林渐渐稀少,从原始森林风光开始变成高山草甸、灌木林结合带,终于到达一个漂亮的草甸-满措牛场,抬起头三牯主神山的第一座:夏诺多吉就在眼前。看到雪山大家拿出相机拍,还有人带了无人机来航拍,继续前行又过了几个牛场,看见远方有很多队伍在那扎营,以为到了,结果不是,还要再住前走一个小时,又是一段上坡终于到达杂巴拉垭口下方的营地。

 夏诺多吉

行走

摆POSE

无人机航拍

简单与研君

老猫的POSE

牛场

夏诺多吉

央迈勇

这个营地比昨天 的好多了,地面平坦,中间有溪流,还有几个藏民的牛棚,营地位于夏诺多吉的背面,抬头就是雪山,上面还有个小海子,有些牛人居然还有体力爬上去拍海子,不得不佩服。远眺杂巴拉垭口还可以看到三牯主神山的第二座:央迈勇;杂巴拉垭口被云笼罩,今天天气好,能看到日照金山,果不然,太阳下山,两座雪山均出现金山,值了。  

营地

看似休闲地喝着茶,实际上累得抬不起腿,喝着补充体力的营养品

马队的牛棚

热闹的营地一角

火红的央迈勇,杂巴拉垭口被云笼罩

晚上繁星点点,有拍星轨的,有拍夜景的,我懒得去看,休息,可旁边的的队伍居然在唱歌,也不顾忌下藏民的传统,在神山下不能喧哗,这是对神山的不敬,后果是明天翻杂巴拉垭口的天气不好。还好最后有人去制止了。期待明天的好天气。

10月3日:藏别牛场-新果牛场

还是早上6点起床,昨晚很冷,帐篷外帐结满了冰霜,穿上羽绒衣出来,天还很黑,还能清晰地看到猎户座,站在营地中的牛棚前挑个好点的前景来拍金山,可等到7点钟了,天都亮了,还没看到,认为被山下的云挡住没机会了,只好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可不一会,金山又出现了,刚紧拍了几张,继续收拾东西。

日出金山

雪山下的合影

太阳一出来就相当刺眼,于是墨镜、防晒霜、围巾、帽子全用上,一开始走就热起来,阳光下就要减衣,荫凉下和风口就要加衣。今天的风景相当漂亮,但对体力的要求也相当的大,出发后从夏诺多吉南坡向上,用了将近三个小时翻越海拔4700米的杂巴拉垭口,上山的坡度较大,有几个地方连马都要靠人推上去。

远方最低点是杂巴拉垭口

回望夏诺多吉

攀登垭口

有经幡的地方就是垭口

实际上这个山口比刚才那个还要高

翻下垭口后,在一个四面环山的草地上边有一个营地,吃过中饭。

又一路向下沿着滑坡带向下横切,中间经过一个佛塔,仁钦和海王子挂上经幡祈福,老猫在边上照像,后来老猫给我们看相片说佛塔边上地上全是手镯佛珠项链,可见藏民的虔诚。

雪山上的瀑布

回望杂巴拉垭口
 
下降了几百米又是一个几百米的上坡,我们四人中就我体能最差走在最后面,最后好不容易爬上这个垭口,雪狼在垭口上告诉我,下面就是营地。

中间尖峰边上就是下午的第二个垭口

转过垭口,只见央迈勇如同一张巨大的大师椅,南坡下的新果牛场就是坐位,从雪山下流趟下的雪水灌溉着整个平原,再向下流入山谷汇聚成大河。

早到的马已放下行李,在牛场吃着草。下午3点多到达今天的营地,挑了个好地方,趁着太阳,支起帐篷晒一晒,顺便帐篷里躺着休息,阳光下帐篷里还是温暖的,开点外帐吹点小风,看看手机中的电子书,那个休闲,疲劳一扫而空,满血复活。天空也是多变,太阳下居然下起了雪子打的帐篷噼啪作响,不过没下多久就停了,吃晚餐时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明天比今天更幸苦,今天才两个垭口,明天有六个。新果牛场海拔大约4250米,晚上雪狼给大家准备了姜汤,并询问每个人的状态。领队还是很辛苦,带路收队、每天最早起最晚睡,还要做饭。

领队雪狼和璐璐

10月4日:新果牛场-蛇湖

10月4日:新果牛场-过黑海-呷独牛场-蛇湖 
从新果牛场出发,沿河谷,翻山脊,一直都在60度左右的山腰上沿着小道前行,路途艰险。今天徒步要翻过六个哑口,一哑口4330M,二哑口4400M,三哑口4450M,四哑口4500M,六哑口(黑湖哑口)4600M。中途路过水向墨汁一样黑的黑海,过央迈勇西南坡的呷独牛场,全天徒步6-7小时,来到海拔约4400米的蛇湖。在蛇湖上方可以看到央迈勇仙乃日两座神山,营地风景相当漂亮。

早上出发,本着笨鸟先飞的原则,我收好行装就出发,一开始就爬个很高的坡,虽然每天都四点多就到了营地,但海拔一天天上升,疲劳是一天天叠加的,刚起步就感觉有点没力,很艰难地爬上一个坡,每天早上出发的人和马队排成一条长龙,人肯定没马快,要先让马走,路窄,就退到路边让马通过这是个惯例,我犯了个错误 ,我退到了一个悬崖边上,感觉还有很宽的距离,当第一匹马走过时离我还很远,第二匹走过时离我很近了,边上还有两个驴友赶紧提醒我小心,我才意视到有问题,第三匹马对着我直冲过来,我赶紧往边上一闪,我们三个人都挤在一起才避开,我赶快说我们站错了位置,趁马走过的间隙,赶快穿到对面去,才避免了危险。所以提醒一个,马队通过时,一定要让自己在里面,不要站在有危险的地方,本来我让路的地方两边都比较宽,所以才没考虑太多,只是没想到马有可能不按规定路线行走,让自己处于一个危险境界。

爬上今天的第二个垭口,回望新果牛场及央迈勇,那个美,也看到前两天我们走过的道路,简直不敢想象。

这张相片,有登顶的感觉,让我想起了美军士兵登上琉璜岛那张插旗照片

央迈勇的旗云

一个又一个垭口,一个又一个横切路,没有尽头,我只能按自己的节奏走,不敢跟人或有人在后面赶我,这样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使自己更累,我跟不上其它三个同伴,只能自己默默地行走,当抬起头看见远方垭口我们队的旗帜,那就是我前进的动力。终于绕过了滑坡带,绕过了央迈勇的最西边垭口,开始向东北方向攀爬。

也不知第几个垭口,回望杂巴拉垭口、新果牛场

央迈勇的最西边垭口,马队向左绕过去

这时我的肠胃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开始咕噜响有点拉肚子,本来体力就不匝地,拉了两次,更软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地带,没有任何植被,全是乱石,只有我们这些驴友在褐色地带点缀一点亮色。远望驴友在路上形成的一条轨迹,通往远方的那个垭口,揭示着今天的行程还遥遥无期。

黑海,马队会从边上绕过来,队员都走捷径

又下到一个平地,中饭时间到了,边上有当年洛克拍照的一个景点(蝴蝶石),还有一个石头,有没有感觉像变形金刚。吃完中饭,向上攀爬去最后一个垭口(蛇湖垭口)

海子很美,反射着边上山峰的倒影,海王子帮我们来了张全景。

快到蛇湖垭口时,我和老猫都累了,坐在路边吃点东西,喝着牛奶,路过的驴友都羡慕都看着我们牛奶,让我们倍感有面子,充分认识到我们路餐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到达蛇湖垭口,蛇海,海拔4600米,藏语叫作“勒西措”,位于央迈勇的西南坡,成长条形,为古冰斗湖,央迈勇的冰雪直 接下伸到平静的湖面,湖水泛着宝石般的蓝绿色。湖的周围有很多宗教传说,其一是此乃修密宗瑜珈的观湖之地,据传西藏大召寺第一任堪布,谢巴多吉高僧曾在此修瑜珈观湖。湖的出口处面对央迈勇有两座玛尼堆,从飘扬的经幡与地上大量的信物可以看出藏民对于神山的虔诚。

蛇湖垭口

蛇湖对面有个营地,远方左边是仙乃日,右边是央迈勇,可峰顶均被云雾笼罩,无法看清全貌,早到的驴友守在垭口,期待全景,而我望着去湖对面的营地的路无语,这是一个60度的斜坡,由乱石组成的滑坡地带,路几乎是直上直下,马队是不走这个路,选择相对平坦的绕湖路,时间要要多一个多小时,我们肯定走近路了,研君有些地方是选择滑下去,下山用了一个多小时,再上一个坡到达营地,今天差不多走到了中后面,选了一个有点坡度的地方扎好帐篷,气温有点低,我换好衣服就到雪狼的炊事帐篷去烤火,做饭时居然下起了雪子,还见到了彩虹。可一直没见到两座雪山的全貌。

10月5日:蛇湖-亚丁-稻城

早上下起了雨,让这几天从来没用过的雨衣派上了用场,继续向上到仙乃日和央迈勇的松多垭口,垭口海拔大约4900米,翻越垭口后就进入亚丁景区,三年前我到过亚丁,那时是亚丁最美的季节,现在还早了点,树叶还没完全变色,加上前几天的美景,早就审美疲劳了,过牛奶海,爬五色海,沿舍身崖下到络绒牛场,沿途看到各式各样往上攀登的人群,看着望向我们那羡慕的眼神,心中不由得那个激动,不过没有去年从贡嘎穿越出来后见到人都有热泪盈眶的感觉,感得自己活着出来了是多么的不容易,有想告诉每个人的冲动。我们对每个人的问话都积极地告诉他们,离牛奶湖不远了,只要半个小时,加油!。到达络绒牛场,五天的穿越就此结束。

松多垭口

牛奶海

五色海

马队卸下我们的行李,开始返回,他们将沿夏诺多吉的东北坡返回,只要两天的时间,而我们将背上自己的所有装备,坐景区电瓶车到冲古寺,转车到景区大门-亚丁村龙同坝,再包车过日瓦回到稻城县城。由于是国庆节,游客很多,雪狼得到消息,说我们这样的穿越客由于背了两个包,景区电瓶车要多收一个包的钱,结果几个队伍,将近100人堵在了电瓶车站,还与景区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还好现在网络发达,队员通过打旅游热线,以不多占座位并没违反任何规定据理力争,最终全体人员均每人买一张票通过,顺利到达景区大门-亚丁村龙同坝。(第二天,同样的穿越队伍还被拦在那,在此我想说下亚丁景区,我们这些穿越队伍所有的门票均买了,没有逃票,虽说有两个包,但并不多占座位,要多付一个包的钱是不合理的),包车到稻城,居然是三年前我住过的圣地亚丁大酒店,只是现在没三年前那么总停电了,但热水还是要晚上9点后才供应,雪狼带大家去了稻城的茹布查卡温泉先洗一下,(不推荐去,一个池子,几个人一起洗,洗头洗澡都是这水,也没有一个先冲洗下再入池的设施,感觉不卫生)。

10月6日:稻城-新都桥

10月6日:稻城-新都桥
早晨从稻城出发,过红草地翻海子山,经过世界高城理塘,翻越卡子拉、剪子弯、高尔寺等大山,来到摄影家的天堂新都桥。三年前来过,加上多日的疲劳,在车上睡觉,所有的美景都只在车窗上瞟一眼,比起三年前,隧道已修通,路边修了很多的观光设施。中途来到有名的158道班,现在成了”川藏第一面”,墙上的原来随处可见的驴友的涂鸦打油诗也所剩无几,我觉得散失了这个点的文化内涵,如果没有那些涂鸦打油诗,让人们记起川藏线骑行的驴友的艰难,让人们把它当个景点来瞻仰,那收30元一碗的面是宰客。下午到达摄影家的天堂新都桥,我当向导带同伴走走拍拍照,顺便出去吃顿好的,补补这几天的营养不良。

10月7日:新都桥—成都

10月7日:新都桥成都 
早晨经过泸定、二郎山(这三年都在川西旅游,三年第一次经过二郞山隧道)、雅安回到成都。全队解散。我们四人坐上18点的动车到重庆,吃了个纸上烤鱼,坐上23点的火车,愉快的返程。

后记

       回家后,听闻10月6日(也就是比我们行程晚一天的队伍),有一个驴友因肺水肿去世,因此亚丁景区出通告,禁止任何穿越行为。对驴友的去世我表示哀悼,户外确实有风险,10月4日我们去蛇湖时的队伍也发生了骑马摔伤事件,请了五个藏民,连夜将人送到景区进行医治,在这样的高海拔,无信号、无人区的风险系数更高,对于每一个驴友,参加此类活动这前,应有个评估,从自身素质、准备程度、组织者的能力、可能存在的风险要有充分的认识,本着对自己对家庭负责的态度来参加这样的活动。活动中要及时向组织者反馈情况,以便及时应对,组织者也要及时发现队员的状况及时处理突发事件。
       对我来说,此次行程是一次全新的挑战,我坚持下来了,明年继续.......

                                                                                                        冲动     2016年10月30日

本篇游记共含7424个文字,1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6-11-26 15:25

很好,出行前又学到不少知识!

2016-11-28 12: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