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 俄罗斯(伊尔库茨克-贝加尔湖畔-利斯特维扬卡-科特-苏兹达尔-莫斯科)庆祝之旅

12
米老虫 (苏州) LV.11
2016-11-25 11:47 431/2
  • 出发时间/2016-09-05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9000RMB

  苏州终于降温入冬了,在透着寒意的夜晚,煮上一杯咖啡,配上欢快的俄曲,执笔2016年的俄罗斯随记,是一件符合意境又十分惬意的事情。在未涉足和深入那片国土之前,我能想到的形容俄罗斯的词似乎都和冷有关,比如“寒冷”、“高冷”、“冷艳”,所以大概那里的人们常常喜欢伏特加来调动每一个细胞的暖点和嗨点。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2016年选择去俄罗斯,想来也挺简单,原因大致有三。一是俄罗斯的秋天也一定有曾被北疆深烙心底的那大片白桦和胡杨;二是自觉玩转东南亚后,是时候冲出亚洲;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为刚退休的父亲准备一场庆祝之旅。父亲是儿子成长过程中,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导师,我父亲诚实谦逊的为人,爱岗敬业的态度,在他的生活和工作中,总是受到朋友和同事的一致好评,所以潜意识中,去往曾是苏维埃老大哥一部分的俄罗斯是我对父亲的一种敬意。
  在工作之余,断断续续花了3、4个月计划行程、完成邀请函、签证,并自学了33个俄语单词和常用词语后,一家三口于9月初启程,进行为期两周的俄罗斯庆祝之旅。

伊尔库茨克(Irkutsk)

  伊尔库茨克是出入远东的窗口城市之一,从北京过去只需要3个小时的航程,飞机快降落时,天气从云层之上的阳光明媚变成了云层之下的阴雨绵绵,一出机舱,寒风夹带着雨水便拍打在了脸上。“Здравствыйте”(兹德拉斯特维杰),向海关递上护照并附上我练习多次的“纯正”俄式问候,以期能尽快通关。虽是西伯利亚最大的工业城市,同时还拥有“苏联最大的战机制造基地”这样的头衔,伊尔库茨克的机场却给人一切从简的感觉,同机出关的“天朝子民”无不吐槽,如果初次造访不是入境而是出境,很容易忽视那栋“不起眼”的国际航站小楼,而转向步距相隔百米,06年建成的国内航站大楼,除了外观,至少那里面还有玲琅满目的商铺和能买到旅行必不可少的上网电话卡。

  翻开官网打印的伊尔库茨克地图,中心城区或者说整个主城并不大,人们可以在地面道路上找到对应地图标注的那条“Green Line”,这条总长约为5公里的绿线,串起了城市里的教堂、博物馆、庄园、大学、广场、雕像等等,通过它,可以触摸和了解到这座城市的印记。
  寒风和雨水带来的凉意,让我们暂时放弃了游玩“绿线”的计划,转而提前奔向中央市场,等候那里发往奥尔洪岛的班车。中央市场的私车和汽车站的公车为人们提供了去往市外的交通工具,而在市内,同样有很多选择,电车、公交车、小巴士,15卢布一个人即可到达市内的任何地点,后门上车,前门下车时付钱。  在机场前的站台候车时,出现了让人暖心的一幕,公交车靠站,人们依次排序等候上车,一位老妇双手握着把手想要踏上台阶时,或许因为挎着的包裹太重而踩不上去,后面的人们随即纷纷上前搭助。
  中央市场就是一个农产品和副食品的集市,室外露天区摆放着蔬菜、瓜果,而室内则有奶酪、面包、香肠、当然还有巧克力、坚果、茶、酒等生活必需,在这里可以看到当地人的主要饮食。饭点时刻,我们在市场边的小楼里找到了落脚点,穿过狭长的楼梯,二楼是一个像公共食堂的餐厅,干净而整洁,主食有面包、蛋糕、土豆汤和煮鱼,饮料是散包的茶、咖啡,吧台还有各种酒,令人愉悦的是点餐后可以免费使用洗手间,在俄罗斯,公共设施里的洗手间都会收费,10到30卢布不等。

  找一个靠落地窗的位子落座,在温暖的环境中享用我们的第一顿俄餐。窗外,纵横交叉的电线下,老旧的电车还在隆起不平的积水道路上努力的工作,停车时会发出笨重的“叹息声”;汽车在看到行人即将过马路时,便会远远的减速至停下;露天市场里,摊主嗑着松子,话着家常;裹着领子匆匆穿梭其中的路人除了金发碧眼,更多的看上去像中亚蒙古人。餐厅来了一位穿着黑色大衣的老妇,一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到每桌客人前说完几句后,大家都会各自从口袋中掏出硬币赠予,然后老妇走向点餐区,取食、付钱,当她颤颤巍巍的端起装载食物的盘子时,马上又有年轻人起身上前扶她落座。
  短短的两幕暖心瞬间,让阴雨天带来的萧瑟感一扫而空。出行之前,和朋友说起要去远东西伯利亚,总会被报以“你怎么想到去那个寒冷的流放之地”之类的回应,或许正是因为严酷的环境,将人们的心彼此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作为往返贝加尔湖畔和前往莫斯科的中转站,几天以后我们又回到了伊尔库茨克,而彼时,阳光明媚,整个城市充满了活力,我们在安加拉河边与鸽子们一起闲庭信步,在基洛夫广场听老年合唱团唱喀秋莎,在凯旋门和哥萨克人雕像下回望革命的胜利和城市的奠基,在苏哈切夫庄园感受艺术的力量,在庄严而肃穆的东正教和天主教堂外听那悠扬的钟声。

贝加尔湖畔(Baikal)

  两年前,带着西皮四坐火车从广西越南时,我就说这是为K3热身,如今当初的诺言没有兑现,K3途经的贝加尔湖却将来到我们的面前。“西伯利亚的蓝眼睛”,是我听到对她的最美形容。作为世界第七大湖,同时又是第一大淡水湖,丰富的水资源,生物资源和周边自然资源使得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村庄和小镇坐落在贝加尔湖畔。此行,我们先后会在奥尔洪岛(Olkhon),利斯特维扬卡(Listvyanka)和科特(Bolshiye Koty)去注视她那湛蓝的明眸。
  中央市场到奥尔洪岛车程5个小时,上岛前还会经过一次汽渡,7座的小面包驶出城后便飞驰在广袤无垠的西伯利亚大地上,放眼望去,满目黑云压境。本就不大的车厢,被行李占去了一半,同行的除了我们之外,都是去探亲或回家的当地人。漫漫长途中,狭小的空间让置身其中的人更容易去捕捉身边,面对而坐的小哥,全程酒不离手,途中驿站用餐时,他也只对酒情有独钟。几巡过后,他指了指我皮肤衣的Logo,问我是不是运动员,我说我很喜欢足球,他说他是守门员,就这样借着Google翻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上了。后来在岛上的萨满石边又被他远远地看到招呼,依旧是端了一盆的酒准备和友人落日余晖下把酒言欢。最先下车的是一个中途到家的中亚人,和其他人不同,他不怎么说话,全程都是小心地看护着在中央市场买的西瓜,终于在“安全”到家时,才露出微笑和大家话别,看来那只西瓜一定是意义非凡的礼物。

  司机上岛后,在路边一块看似像“祭坛”,已摆满“祭品”的岩石上点燃一支烟,应该是向神灵表达感谢和敬意。奥尔洪岛是北方萨满教的中心,这个宗教提倡世间万物皆有灵性,而萨满就是负责与灵魂沟通的中介。
  随着伊尔库茨克欧亚直航的开通,旅游的开发,岛上不时可以看到路边正准备兴建民宿的桩基,但在目前,人们大多还是选择聚住在位于岛中部的唯一小镇,胡日尔镇(Khuzhir),这里的民宿全是木屋,真正纯天然,环保,并且还保温,住在其中,暖暖的且充满了木材特有的清香。丰富的林木资源,让当地人得以就地取材。
  我们的民宿是“女主外,男主内”,老板娘Tatnaya负责对外联络,安排出行;而她丈夫,未告知名字,姑且叫他板爷吧(老板爷的简称),则负责一日三餐和房屋硬件。入住期间,平时在家酷爱捣鼓的老爸最羡慕的是板爷那用集装箱装的各种工具,估摸板爷就是靠着它们把木屋建造起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相比Tatnaya的外向开朗,板爷的话不多,但很细心,体贴,老婆的烟没了,他会默默地骑车去买回来;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他会支起大炉架,准备好酒和烤肉;最绝的貌似只有他在民宿的制高点装“导航灯”的,岛上没有路灯,虽然镇子不大,但天黑后仍会容易迷失方向,这还颇有些不管你回来多晚,我们都为你留了一盏“灯”的感觉。

  岛上的日子简单又松弛,早晚两餐可向民宿预定,三天之内板爷能变着花样绝不重复,当然你也可以告诉他你想吃什么,或者去镇上的超市采购了回来自己做。板爷做的基本内容还是比较清淡的,薄饼,鸡肉,土豆,烤鱼,燕麦,沙拉,这或许也反映了当地人的口味。看着同住的四川朋友因为在机场被没收了辣椒而食不下咽,真是替他们捉急呀。
  白天的行程都是满满的一日游,北线,南线,东线,游船等等,评价褒贬不一,全看个人喜好,当然,首先需要个好天气。我们的运气不错,岛上的日子天气全晴,选择了北线和南线,风景都很壮美,时而可以登上山头饱览无余,时而又能下到湖边耳视目听。北线相对热门,所以经常在地势平坦的地方出现数车并行而驰的壮景,而在相对冷门的南线,如我们行驶了一天也没有看到第二辆车。与风景相映成趣的,便是那一辆辆UAZ-452,前苏联乌里扬诺夫斯克汽车制造厂制造,此车主打越野牌,拥有四轮驱动,4前进挡1倒挡机械变速箱,二速分动箱,纵置半椭圆非独立悬挂,最大爬坡57°,涉水深度0.55米,性能彪悍,外形却圆滚可爱,形似面包,所以被人称作“LOAF”。毫无疑问,这里是最佳的试车场,作为回报,“LOAF”在岛上开辟了一条又一条原本没有的路。每天坐在其中,亲身验证“LOAF”的各项性能指标,绝对是一日游额外附送的超值福利。

  奥尔洪岛的最后一晚,是值得纪念的,9月7号,老爸的60岁生日,为此,之前担心岛上买不到蛋糕,在国内出发前就和Tatnaya联络准备惊喜。享用晚餐时,板爷进来关了灯,Tatnaya端出了点着蜡烛的蛋糕,大家合唱给老爸送上生日祝福,“异国他乡、退休之旅、家人陪伴、众人庆生”,无比美妙的夜晚。

GBT(利斯特维扬卡-科特)

  GBT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志愿者组织,他们在阻隔贝加尔湖畔村落间的山上,开拓徒步线路,并定期组织面向国内外的志愿者活动,包括维护路线(设置标识、清除断木树障),带走定点垃圾,建立露营区,开设自然研究课程,皆在促进当地旅游,紧密人们之间的交流,同时倡导对生态环境的社会责任感。如此有意义的线路,当然要尝试下,我们选择了位于利斯特维扬卡(Listvyanka)和科特(Bolshiye Koty)之间的那条线路。

  利斯特维扬卡小镇是伊尔库茨克市民周末休闲的首选,车程仅一个小时,中途笔直的公路会突然变得连绵起伏,在夹道两旁白桦树的“金色”映衬中伸向远方,非常美丽。小镇只有一条主干道,以及旁侧一些通向山林的蜿蜒曲径。五颜六色的木屋面湖靠山的建在路边,除了民宿,还有面包店、超市、咖啡店等。吃了几天俄餐,“中国胃”闹起了“思乡病”,正好民宿也有全套烹饪工具,所以我们决定自购食材制作中餐。
  傍晚,小镇的路上行人渐少,向湖的方向放眼望去,紫霞将整个视线中的景物融合在了一起,就像给那双蓝眸涂了漂亮的眼影。Cупер Mаркет(超市)是我列为俄语公共设施词汇中的必备,看到挂此招牌的木屋,刚要靠近,一个看上去四五岁的小男孩走过来向我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大概意思是已经关门了,和他“达斯维达尼亚”(До Свидания再见),离开后再回头,他已蹲在屋边的空地,拿着曲线锯在那边帮家人坐着木工活,这?!佩服。相隔不远,仍有一家营业中的超市,门面不大,却也琳琅满目,可是能做中餐的选择少之又少,浓油赤酱不敢奢求,指着能找几样绿叶菜却也没能实现。超市最显眼的位置是陈列着腌鱼的玻璃柜,里面红彤彤的腌鱼被竹签撑得像个标本。俄罗斯的国教(东正教)禁止人们平时使用任何肉类长达半年之久,对鱼却不做限制,加之丰富的淡水鱼资源,所以鱼理所应当成了主要食材。打包了货架上仅有的几个西红柿,配以鸡蛋和国内带去的榨菜,一锅番茄榨菜蛋汤,点缀几颗速冻牛肉丸,也算暂缓下“中国胃的思乡情”吧。

  科特有一个可爱的别名,叫“大猫村”,三面环山,一面靠湖,LP的描述是“Tiny And Roadless”,真正的世外桃源,没有Wifi,矗立在半山坡的电话信号塔也只支持一家运营公司。来“大猫村”,只有两种方式,坐船或徒步,我们从利斯特维扬卡坐船过来,宿一晚,养精蓄锐,然后翌日徒步回去。村里还有气象研究站和蔬果试验田,走在村路上,随手摘一颗伸出墙外的浆果,酸甜无比,富含VC。
  终于要开始我们的GBT了,全程24.7公里。早晨8点,迎着初升的太阳,我们准时出发,最初是沿着靠湖的半山路而行,踩在被落叶侵蚀的干土上,吱吱作响,极富节奏感。时而能与贝加尔湖隔树相望,时而能在突出的土坡上一览她的绮丽风光,我们走的算是“反向”,走走停停,前一个多小时都没遇到任何人。顺着志愿者开拓的线路和标识,出现了湖边的碎石滩,在这里碰见了从身后赶上来的Dima,一位来自伊尔库茨克的同龄小伙,每个季节都会来此徒步,他的加入让旅途变的更加生动有趣。时不时会停下来向我们介绍沿途的植被,和我们分享品尝无毒的野果和菌菇,渴了就喝“贝加尔湖”牌纯天然水,攀过峭壁路,穿过灌木丛,翻过独木桥,在一处露营点休憩用餐。解决了背包里的薄饼,饭团和牛奶后,负重变轻,我们开始进入森林沿“之字形”翻山,此后遇到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各个国家,各种肤色,还有跟在家人身后,拿着迷你登山杖进行户外历练的小孩。随着海拔的升高,林间弥漫起了雾气,树叶的颜色也变得更加有层次,加之脚边攀附在灌木上艳丽的菌类,好像漫步在仙境之中。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走了7个小时,终于翻过最后一个山头,开始下降,太阳透过树叶,让泥土变的温润而芬芳,耳边渐渐能听到潺潺的溪水声,来到一个大草坡上,孩子们正在上面练习摩托车,站在这里已经能望见利斯特维扬卡的主干道和尽头的贝加尔湖,回望这一趟GBT徒步之旅,大家都感慨不已,突然想起拿破仑的经典语录“先投入战斗,然后再见分晓”,真心佩服和感谢我的老爸老妈还能像年轻人一样战斗。

苏兹达尔(Suzdal)

  通过后来阅读的俄史了解到,斯拉夫民族历史上的第一次建国是基辅罗斯,首都在今天的乌克兰基辅。统治者将土地分发给贵族和主教,形成了基辅罗斯下属的各个公国,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罗斯托克便是其中之一。贵族们招募农民为其耕地,劳作,创收,同时为农民提供生活保障,农奴制度没有想象中的那般令人厌恶,农民有时甚至非常愿意生活在这样的制度下,受地理和恶劣的气候限制,他们需要寻找这样的依靠。主教们则利用土地建设教堂和修道院,传播思想,提供人们倾诉的场所,规范生活中的行为准则,同时通过宗教回馈帮助君主们稳固统治。教堂的钟声还是村社会议的召集令,“村社”和“农奴制度”一样,是伴随俄罗斯历史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大家习惯于通过集体会议来共商政策,通常主教们或长者会引述宗教里的行为准则作为指导,当然也有无法平衡的时候,就会爆发地主间的冲突,此时大地主就容易占据上风,因为他们有更多的土地也意味着拥有更多的农民,农民摇身一变就成了民兵。

  苏兹达尔拥有北方地区罕见的沃土,对农耕及其有利,富庶的产能也带动了手工艺贸易的发展,整个小镇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直到蒙古军队的到来,他们发动了人类历史上几乎一统欧亚的军事行动,这个游牧民族起初只是想为牲畜寻找合适的草原,在小规模冲突和掠夺的屡战屡胜中,被奉化为神的旨意,成吉思汗的金帐汉国带来了“兵役”“人口普查”“通讯驿站”,巩固和发展了贸易之路,但是蒙古铁骑也摧毁了大部分其所到之处。基辅罗斯被分裂了,苏兹达尔也未能幸免,好在战线过长,游牧民族也不善统治管理,对欧洲地区采取了进贡制度,苏兹达尔在废墟中恢复了重建,积淀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成了如今莫斯科郊外金环小镇中璀璨的一颗。

  到苏兹达尔最快捷的方式就是从莫斯科坐火车到弗拉基米尔,然后再坐班车前往。准点率号称全球Top3的西伯利亚航空给了我们偌大的“惊喜”,伊尔库茨克飞往莫斯科的航班足足延误了5个小时,直接导致我们作退了库斯科车站的火车票,甚至可能放弃苏兹达尔第一晚的住宿。语言和莫斯科庞大的地铁和火车系统让初次造访的我们无所适从,在路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周转至库斯科火车站,却因为语言不通,只告知售票员我们要去的目的地,买了从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发往弗拉基米尔的高铁票,发车时间将至,提前进站,在工作人员热心的指示下,辗转于库斯科站的各个月台之间,却始终没有找到对应的车次,而眼前的列车不提供上车补票的服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离去,后来才在密密麻麻的火车票上看到那小小的车站缩写是YR而非KV,此时已是晚上8点半。绝望之际,一直邮件往来的民宿主人Vladimir坚持告诉我们,不管多晚到达,他都会开车到弗拉基米尔车站等着接我们。原来库斯科火车站的售票大厅边还有一个的出售区间票的小厅,大概的区别是大厅出售G或者D,小厅出售K或者T,小厅的出口对面就是对应的检票口和站台,语言障碍加之功课不到位,真是“劳命伤财”啊。

  见到Vladimir已是子夜,寒暄过后,继续驱车20多公里赶到苏兹达尔,进入小镇时,他故意放慢了车速,如数家珍般的向我们介绍道路两旁的建筑,克林姆林宫(克林姆林在俄语中是城堡的意思),教堂,列宁像,贸易长廊等,此刻终于心定了,空无一人的街道显得格外有情愫。Vladimir在教堂工作,所以民宿被布置的富有浓浓的教义色彩,门上的风铃,精美的地毯,墙上的圣像。放下行李后,他从烤箱中端出早已准备多时,热腾腾的晚餐,倒上自酿的杜松子酒,为我们接风洗尘,如此这般热情,让我们在温暖的木屋中酣然入梦。
  早晨醒来,Vladimir已出门上班,游走在乡间小径中,到处都有苹果树和浆果树,随手摘一个,甜彻心扉。离民宿不远的地方就是尤希米乌救世主修道院,红色的外墙在“白石之城”(苏兹达尔大部分主建筑是白色的,故得此美誉)格外显眼,12个高耸的塔楼保护着院内的教堂。城墙边是静静流淌的卡敏卡河,对岸是白色的圣母修道院,顺着河的方向望向远方,有黑顶的圣季皮斯和圣扎卢卡斯教堂,蓝顶的克林姆林宫和白色的贸易长廊,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矗立着一个又一个“洋葱头”,仿佛置身在美丽的童话世界。
  九月中,莫斯科地区的天空阴云密布,太阳也努力的想迎合人们的期望破云而出,云层中偶尔透出着光芒,可是等来的却是疾风骤雨。躲进教堂,天籁般的吟唱中正举行着华丽的东正教仪式。基辅罗斯时期,弗拉基米尔大公将东正教定为治国之教,理由也挺有趣,伊斯兰教不能喝酒被排除在外,天主教仪式不够华丽也未能当选,犹太教完全没被考虑,但其实最关键的因素应该是想借此与当时盛极一时的拜占庭帝国(今土耳其)多通商贸易,古罗马帝国灭亡后,基督教当时分裂为天主教和东正教,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扛起了东正教大旗,自封“第二罗马”。随着君士坦丁堡被伊斯兰攻克后,莫斯科又肩负起了“第三罗马”的使命。
  在圣扎卢卡斯教堂边的街角餐厅坐下,享用了鱼汤和土豆芝士牛肉,餐毕,喝上一杯咖啡,看着窗外秋叶飘落。黄昏时分,太阳终于驱散了乌云,余晖洒下大地,还在贸易长廊的上空挂上了彩虹,走上克林姆林宫外的大草甸,四周一片金色,熠熠生辉,上百只盘旋在“葱顶”的乌鸦雀跃着,教堂的钟声让它们的欢呼到达了高潮,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悦动的音符,让人情不自禁地随之奔跑跳跃起来。

莫斯科(Moscow)

  准备了一顿中式晚餐感谢Vladimir的周到照顾,谈笑间也交流了很多他的亲身经历,包括昨日的苏联,今天的俄罗斯,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翌日,他又在上班前开车送我们到苏兹达尔车站,目送我们上车后再离开,空气中弥漫着彼此依依不舍的味道。
  再次回到莫斯科,我们没有了无所适从,没有了紧赶慢赶,一切都从容不迫。从莫斯科公国开始,到罗曼诺夫王朝建立的沙俄,再到十月革命后的苏联,直至今日解体后的俄罗斯联邦,莫斯科一直是国家政治,权利,艺术,宗教的中心,即便中途彼得大帝为了寻找出海口,建立和定都圣彼得堡也未曾改变她的地位。红场是莫斯科的窗口,沙俄时期,人们在这里可以见到沙皇,拥护他,欢呼他,后来也在这里批评他,倒戈他;苏联时期,红场成了举行重大阅兵式的不二场所。红场的得名不是因为她红色的外墙或是曾在这里洒下的鲜血,而是在俄文中红色代表着美丽,红场便是对美的称颂。

  的确,走在红场那古老的条石上,周围的建筑魅力独特,各为经典。东面是欧洲古典风格的古姆立商场;南面是“恐怖伊凡”为纪念战胜鞑靼人而建立的五彩缤纷的圣巴兹尔大教堂;西面是为扛起“第三罗马”大旗,立誓要比君士坦丁堡更华丽的克林姆林宫,也是莫斯科公国的雏形;北面是红砖银顶,像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国家历史博物馆。
  游车河可以多角度欣赏莫斯科,在乌克兰饭店或是高尔基公园搭乘游轮在莫斯科河进行全程或半程游览,乌克兰饭店是典型的斯大林式建筑,“七姐妹”之一,“结婚蛋糕式”,当时以美国曼哈顿摩天楼为蓝本,降低高度,以品字形设计,中心建筑群顶配有一颗红星,彰显浩瀚而又自信的帝国风格。游览途中还会在高尔基公园附近看到彼得大帝“扬帆起航”的铜像,这位通过游学欧洲,带回先进技术,并致力发展科学,教育,文化,建立海军和彼得要塞的伟人,将俄国带入了军事和疆域的强国之列,被人民歌颂至今。

  除了地面之上,莫斯科的地下同样精彩丰呈,始建于苏联时期,以战时防护为要求的地铁系统就像一本不断更新的纪念册。记录了每个时期领导人治下的社会主题和传播思想,包括站台的命名,设计,装饰。其中公认的属斯大林时期最为华丽,为了极力歌颂新制度和“第三罗马”,造型上多采用了罗马帝国建筑中的拱门,圆柱,装饰上则用铁锤、镰刀、横幅、士兵或工人的塑像。我们每天都会进出的马雅可夫斯基站便是一个三拱柱式车站,一个接一个的拱门给人带来空间上无尽的延伸感,每个拱顶凹陷处都有马赛克拼贴画,多以飞翔的题材为主,应该是纪念这位诗人对当时社会主义自由的赞颂。
  短短的两三天无法探遍莫斯科的每个角落,俄罗斯的历史又是如此源远流长,夜幕降临,马雅可夫斯基地铁站外广场上,人们在悠闲的荡着秋千,时值国内的中秋节,我们也以一顿高加索餐来庆祝旅行的完美收官。

本篇游记共含8661个文字,9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米老虫 的图片:

这是毒蘑菇嘛?感觉只在课本里面见过啊

2016-11-25 14:28

引用 狗剩儿 发表于 2016-11-25 14:28:25 的回复:

这是毒蘑菇嘛?感觉只在课本里面见过啊

回复狗剩儿:这个是毒的

2016-11-25 15: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