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之华山篇

  • 出发时间/2016-11-04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关于旅行

故事的开始源于一次说走就走的想法,最终我和2个同学在11月的第一个周末去了华山西安。在华山上我就对我同学说回去以后我要好好记录下这次旅行,分为出发篇、华山篇、西安篇。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篇游记。多图记录,越往后风景越美!

关于花费

人均花费:1000元
关于华山
门票:90(学生证半价,原价180)
西峰索道:126(学生证9折,原价140)
西峰索道下站旅游大巴:40(其实就20公里路,但是是垄断的,你不坐也得坐)

关于时间

全程大约9小时。我们从早上9点左右从玉泉院出发,到西峰索道下站时是晚上6点。中间只去了北峰,南峰,西峰。时间关系不能一天把5个峰走完。我们是从北峰爬上山,西峰坐索道下山的,勉强一天游完了。但是时间宽裕的话最好准备2天时间在华山上,早上可以到东峰看日出。

关于游记

全文1万4千多个字符,相对来说比较详细, 从风景描写到内心描写,我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还原了整个过程。算给自己留个纪念,也算分享给广大游客朋友。


《岁月倥偬,愿你我如最初的模样》
天险华山一路关,南峰一线客情缱。
——题记
列车在漆黑干燥的夜里驶出了重庆北站,车上的人都脱下了厚重的外套,露出春秋时节的单薄衣裳,车厢里此起彼伏的交谈声在车轮和铁轨猛烈的撞击声里不断地传来,我看着眼前的王颖和陈小贱心里说不出的愉悦。
王颖单薄的牛仔衣里层夹着一件贴身的T恤,身着宽松的棉质运动休闲裤,很显然她的服装很适应此时的温度。她低着头看着手机和已经爬上华山的群友打听着华山攻略,陈小贱时不时在手机屏幕上摩挲着回复一两句。我看着眼前的陈小贱,浅黄色的卫衣,灰色的休闲运动裤和王颖的休闲裤几乎姊妹一般,很宽松也很合体,将她略宽于常人的体格包裹着,格外的合身,也格外地休闲自然。注视了一会她抬起头便盯着我,脸上露出秒杀一切的笑,和普通的笑不一样,不迷人也不醉人,但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里透露出一种让人踏实的温暖。
陈小贱和我对视着,嘴角微微上扬,我也露出微微上扬的嘴角,对视了一会陈小贱依然面不改色,而我已败下阵来,微微上扬的嘴角开始划开一条缝隙,缝隙里露出的浅白门牙暴露在车厢温暖干燥的空气里。我率先打开了对峙的局面,我开始回忆起高中时陈小贱,坐在我旁边一脸专心致志,后来也和同样专心致志的王颖做了同桌,所以从那以后榜样和风向标的称呼便由此而来。我开口说:我和你们都做过同桌,好幸运啊。接着对着陈小贱说:陈童鞋,我记得你可是我们班的语文科代表哦,每次都是100多120几的,像我这种及格都难哪。陈小贱反驳:哪里哦,当时我们那个语文老师XX撒,就是因为那次我语文得了高分就关注我的撒。他当时一样看好你哦。
我回忆起高中的那段日子。的确,当时语文老师确实也曾看好我,甚至在高二时还经常抽我们进行角色扮演,朗读课文里台词,而每一次我都怯生生地怕被抽中,然而被抽中的几率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后来每每回忆起高中时的语文课,我都会想到在那挤满70几个人的教室里当着全班同学面被点名起来进行角色扮演的我,害怕却又期待。
看着王颖和陈小贱的装扮给人很明显的感觉是为运动而准备的,然后看看自己,穿着厚厚的棉服和夏天穿的单薄贴身的休闲裤,明显的头大脚小。我们不停地聊着,仿佛多年不见的朋友,但实际上,我们基本保持着一年至少一见的频率。聊着聊着便聊到了西安华山,王颖旁边的大叔听到后不停地劝我们不要去爬华山华山特别险容易出事,并且给我们推荐西安的羊肉泡馍,我们连忙应允,但哪能改变我们对华山的冲动和迷恋,到后来我们都没有去吃羊肉泡馍。
聊着聊着大家已经开始累了,出发时已是21:40,此时也已经接近23点,窗外重庆迷离的灯火早已不见,漆黑的夜色里不断传来列车和铁轨轰隆隆的撞击声,车厢内交谈的声音也开始减弱。王颖和我对调座位,在没人的三人座椅躺下小憩,而我和陈小贱坐到了一起。一会闲聊后陈小贱已经靠在蓝色座套上搭着的白色枕巾上闭目养神,我也紧抱着背包靠着小憩。时间沉重又格外缓慢,轰隆隆的声音里听不出是引擎发出的声音还是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只是在意识模糊的睡意里不停地惊醒,看看对面的王颖然后又沉重地合上眼皮。
一阵惊醒又沉重闭上眼睛之后陈小贱轻轻拍了我一下,我迅速地睁开眼看着她,她说让我肩膀借她靠会,我说相互靠吧。说完后陈小贱的头便靠在了我的肩上,而我的头也沉沉地放在了陈小贱的头上,我的脸压在陈小贱浓密的头发上,说不出是温暖还是燥热,只是沉沉地困意让谁也没有力气去理会,也无法去理会别人的目光。
肩上的压力感渐渐散去后陈小贱起身让我看好包,她去看下后面的车厢有没有可以让人像王颖那样躺下休息的位置。陈小贱起身后我便再无困意,翻开手机看着,几分钟后陈小贱回来对我说后面车厢有很大一部分空位置,我们收拾好背包走的时候陈小贱问喊不喊王颖,我看了看睡得正香的王颖说:不用了,我们走吧。
一路穿过几个车厢,列车停在站上,列车员不停地喊着后面的车厢空,可以往后面走。到了后面的车厢后我们找了两个相对的位置给王颖发了条信息后便躺下,然后在沉沉的夜色和轰隆隆的声音里合上沉重的双眼。迷迷糊糊里王颖走了过来,想过来一起,我们想了想车票买在了那个位置,怕现在的位置有人买票得返回去,就让她回去了。王颖回去以后便又躺下,在沉沉的睡意和轰隆隆的响声里不停地惊醒,惊醒后看看对面熟睡的陈小贱,然后又沉沉地睡去。
再次醒来窗外依旧一片漆黑,看了看手机时间接近6点,睡意全无,此时陈小贱也已经醒了,头发一片凌乱的陈小贱信手理了理便和我聊了起来。从窗外一片漆黑到透着朦胧的清晨,时间过得很快。看着车窗外一片雾色和平缓的大地,我饶有兴致地翻出王颖的单反拍着,毫无疑问,什么也拍不出,只是在静静地装X。
王颖走过来,头发乱蓬蓬的,搭过话后便和陈小贱翻起东西去列车的洗手台梳洗。梳洗完毕窗外已是一片灰白,雾蒙蒙的看不见远方,但天色已是完全放白。王颖和陈小贱带上了牛仔帽开始收拾着准备下车。
列车到达华山站后我们背着沉重地背包踏上这块陌生的土地,载着兴奋与期待。
华山站的站台不宽,也没有高大的遮阳棚遮挡,一种视野很宽广的感觉,但望去根本看不见几十米开外的车箱,浓密的灰白色雾状东西将能见度拉到十几米。一条2米左右宽的站台中间种了矮小的针叶松,深绿色,给灰白的天空装点了一点色彩,左边是刚刚下车的绿皮快车,右边是冰冷的铁轨。
王颖和陈小贱在前面走着,我拿着单反在后面拍下了华山站台和他们的背影。
爬上出站的台阶,站在1层楼左右高的天桥上看向远方,破旧的华山站并排着很多铁轨,我没有去数,只是这一下视野开阔,可以看出华山站是一个普通的车站。

出站后我们直接乘出租车到玉泉院。在路上我们问起出租车司机爬华山的大概时间,最后决定从北峰爬上山,西峰坐索道下山。自古华山一条路,北峰是唯一一条上山的路。
玉泉院门口吃过早饭买了几瓶水后我们便开始了征程,沿着玉泉院往上走,典型的道家院子,有人一大早就去上香求福,也有人在院里练着太极,而我们正在通往华山的路上。
玉泉院逗留时遇到了一对重庆情侣,交流后便各自往华山爬去。刚到华山山脚大门时王颖和陈小贱便摆了无数个POSS拍照,而被我们甩在后面的那对情侣也已经拍照往前走去了,我们还停留在华山大门。后来在我的催促中王颖和陈小贱才跟了上来。
华山大门没有什么特别美的风景,甚至连普通的山都不如,没有茂密的植被,也没有高耸的山巅,一路望去平淡如斯。回首望去,玉泉院中有一条横穿而过的铁道,在低矮的灌木掩映下隐隐若若。

往前走不到100米便到了售票处。清晨9点的售票处排了七八个人,我们买了票便飞快地冲向检票口。
过了检票口便依稀可见华山的秀,光秃秃的山顶划过一片阳光,雪山那般白。山脚的路是青石和水泥堆砌而成的,有一辆车的宽度,行人走在上面格外舒爽,没有平滑水泥板的僵硬,也没有山路的坎坷。寒风阵阵袭来,即使在运动中的我也感受到了深秋的冰冷。山脚的路比较平缓,平均不到30度的坡度一直缓慢向上延伸,左边是干涸的小溪,被流水经年冲刷的石块成灰白色,溪底有一股水流潺潺流淌,流淌出高山流水的清匿。
我顶着寒风边走边大声地和王颖、陈小贱聊天,一路嘻嘻哈哈。陈小贱就是此行的一大笑点发生器,从他特有的损人口吻里出来的话总是让你忍不住地想笑。看到头顶白色的山壁陈小贱说起高中地理老师说的那个笑话:“站在高高滴山峰上,望着juojuo角角(重庆方言,脚的意思)的山。”我和王颖听后哈哈地大笑起来,遂说起高中地理老师讲的这个笑话。
速度较快的游人一个接一个地从我门身边闪过,王颖以她刚参加完马拉松21公里半程跑的经验告诉我们:保持这种步子能最大限度的保存体能,速度太快体能消耗得太快,爬山是匀速的耐力运动。
继续往前走了2公里,华山的绝壁开始显露出来。山脚沿途都是贩卖零食的小店,青石和水泥堆砌的步道依然能容得下一辆车,小溪对面山脚的植被开始从浅绿变成浅黄,一颗不大的柿子树上沉甸甸地压满了金黄的柿子。越往高处,植被的颜色变换越明显,依次从浅绿变成浅黄,浅黄变成深黄,视野尽头的山巅是阳光照耀下白得像雪山的绝壁。
王颖拿过她的单反各种摆拍着,头顶的蓝色牛仔帽和她蓝色的牛仔衣很搭,加上深灰色的休闲裤和运动鞋,满满的文艺风。王颖认真地举起单反,黑色的镜头和机身将她帽檐下不大的脸遮住,看上去很美。陈小贱此时在几米开外的后面拿着手里的相机不停地拍着,我走在前面回过头看着这一切,一切那么美好而静谧,俗世的烦恼与匆忙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沿着青石路往前走,路上有无数的商家、旅社、休息站。走了接近2小时后找到路边的亭子开始小憩,喝水。阳光从山顶懒散地投射下来,洒在路边无人的木屋屋顶,路边杂草钻出的孔状地砖上一只黑色的猫正眯着眼匍着晒太阳,阳光懒散地照在它黑色的毛发上,顺滑般黑亮。看着这一幕惬意安闲的景象,我放下手里的微单连忙问王颖借了单反记录下了华山这幕别样的风景。
小憩一会继续往前走,终于到了坡度为30度可以容下一辆车的青石路尽头,尽头处是偌大青石块堆砌的台阶,踏上去给人一种很坚实的感觉。踏上步梯走了一小会便到了勉强只有3人宽的第一关。大块青石堆砌的城门,狭窄的通道,恰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王颖激动得拿出单反各种摆拍,我在后面默默地拿起相机拍下了她的背影。我喜欢拍背影,因为背影能给人最真实的画面,也更唯美。
踏过第一关,山脚30度的缓坡开始变陡,呈一种30度到60度的坡度。半个小时的行程后山脚平缓的步道开始从眼下显现出轮廓,大块青石铺就的台阶上扎着手指粗的铁链,锈迹斑斑却十分干净。对面的山也显现出巍峨的一面,垂直的山上大片光秃秃的灰白石壁,稀疏的灌木红的、黄的、绿的交杂一片,似白色调色板里的七彩颜料。阳光从山顶对面洒下来,落在左边凌空十几米的悬崖上。
继续往上走不一会,沿途的铁链上套满了大大小小的锁和红带,给这沿途的风景增加了一分靓丽的姿色。再往上便是一处道观,道观前转角处一颗不大的树,树下转角的铁链上大大小小的锁和红色丝带堆积成一片红色的天地,阳光从头顶稀疏的洒下,映在红色丝带上格外显眼,细看,那些锁和丝带上印着种祝福的字。王颖和陈小贱跑过去开心地合了影后又跑到道观前坐着留影。

离开道观后继续往上爬,红叶渐渐明显,两边的林木从绿到红深深浅浅的颜色各异,似一副精彩的涂鸦。到达山腰时时间已接近11点,山腰里一片阴凉,山腰上面是垂直90度的绝壁和红红绿绿的植被,沿着灰白的石壁向上可以明显地看出垂直的山峦,阳光被头顶垂直的山峦挡在了另一面。告别了平坦的青石路和坡度不陡的上山步梯以后终于来到了山腰,山腰位于山坳的中间,向下看去,那条干涸的小溪两边是几百米高的华山石壁,石壁上长满了七彩的灌木,明亮的阳光洒下,映出一副色彩斑斓人的画卷。我们站在小溪上方看向脚下绵延几公里的山脚,是灰白的山壁和阳光下灿烂的林木。克制不住心中的那份喜悦,飞速奔上观景台举着手里的相机拍着。给王颖拍了几张照片后我看向阳光洒下山脚尽头的方向,心中说不出的喜悦,这一刻,我更按捺不住心中的向往,向山顶奔去,而观景台上拍照的王颖和陈小贱迟迟舍不得离开。
观景台继续向上,坡度开始变陡,山脚到第一关的坡度为30以下,而第一关到山腰的坡度为30到60,此刻观景台向上便是60到70。我背着王颖偌大的登山包在前面爬着,时不时回过头看看后面的王颖和陈小贱,观景台停留后人群开始汇集,我的目光只能透过外国游客别致的面孔和国人熟悉的肤色去定位王颖和陈小贱的位置,并不时停下鼓励陈小贱和王颖,以促使她们跟上我的脚步。
 沿着60度的坡度抓着铁链用力爬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得已休息,是一处平坦的高地。回过头向下看去,从山脚30度平缓的步道到山腰的观景台是一级阶梯,而这里又是山腰往上的二级阶梯。正前方是垂直的山壁,似一块被规则掰开的豆腐块一样,而它离我就是几百米稍显平坦的森林。太阳公公仿佛睡过头那般睡醒惺忪地睁开眼,光芒从山顶弥散开来,就像电视剧《西游记》里如来佛头顶的光芒一般,围绕华山顶四散开来,将天空和山顶映出暖人的光色。眼前是一面荒芜的墙壁侧面和一颗枯松,枯松干秸的枝干挡在垂直山壁的前方,给这个寒冷的冬日增添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王颖和陈小贱赶上以后稍显乏力,休息片刻后开始翻出预备的干粮补充能量,我接过一颗阿尔卑斯含着便招呼他们往左前方平行地向前走。越过沟壑后又见道观,道观前一颗古老的松树将枝丫沉甸地伸向院内,将院墙下的过道遮出一片阴翳。经过道观便是一条分叉路口,一条绝壁,一条相对平缓,最后我们选择了绝壁。选择绝壁那条路后便看着头顶90度的山壁和70的爬山步梯,双手扶着石梯往上爬。
爬到被称为千尺幢绝壁前的台阶停下歇息,看着面前被分为2条路的80度陡壁,绝壁上凿出的台阶在石壁夹缝中隐隐若若地延伸向上。王颖赶上来后我们便等着落在最后的陈小贱,陈小贱勾着身子双手匍在石梯上歇息着,我们鼓励她向上爬,并录下了她爬这段70度石梯的样子,四脚着地。
陈小贱爬上来以后我便征求她们的意见,陈小贱歇息着不肯回答,王颖也拿着单反扫拍着,我说着陡才有挑战性便往左边的看上去陡的道路爬了上去,不停地招呼他们慢点爬。前面的石梯很窄,只能容下一个人,看着前面的人艰难的爬出一段距离后我便谨慎地双手紧抓两边手指粗的铁链,踏过台阶前一段淌着水的步梯艰难地向上爬。接近90度的坡度上步梯只有一只脚掌的宽度,脚尖踏上,双手抓着两边手指粗的铁链依靠臂力向上攀爬,到达一段休息点时,双脚已颤动,心惊不已。
千尺幢有50米左右的高度,接近垂直的坡度很耗费体力,步梯的比普通台阶要低也要窄,石梯是从接近垂直的绝壁上凿出的,只有一只手掌的宽度。石梯上是压抑的巨石,像两快巨大平滑的地板重叠在一起,只是留有一人高的缝隙,缝隙中凿出的步梯让人得以通行。
在歇歇停停后沉重地向上爬了十几分钟后,终于爬出了这段让人恐惧的石梯。近50米石梯高度的尽头处有块平坦的高台,就像高高矗立的烽火台,接近垂直的石梯就是烽火台的塔身,而那块高台便是哨塔。平滑的高台横放在石梯上方,在石梯末端是一个地道般向上钻出的孔洞,爬出孔洞后便是哨塔般的高台高台上有一个小卖部和一块空地,空地紧靠着石壁,在石阶那边筑起一道岩石形成的石栏,紧靠着石栏放了几张可供休息的连体桌凳,桌凳上撑着一把大伞。阳光从头顶的天空洒下来,带着深秋阳光的温暖,照在石壁上映出灰白的山壁。站在高台上透过爬上来的孔洞向下看去,脚已开始颤动发软,我趔趄地走到旁边的桌凳上坐下。待歇息片刻后起身俯瞰脚下的山壁,接近垂直的光秃山壁让人不敢细看,心跳从激动到惊动再到颤动,慌忙收起视线看向远处,太阳公公早已苏醒,低悬在山顶上方,透过深秋温暖澄澈的空气洒向大地,带着五彩的光芒。

在长达20分钟的歇息和心灵平复后开始继续往上爬,继续爬了一段徒壁后稍显平缓,然后和千尺幢下道观旁岔路口那条平缓的步道汇合,继续往前,穿过稀疏的林间,阳光从头顶洒下来映出斑驳的暗影。穿过林间后又一座道观立在路尽头的方向,恢弘庞大,我们惊喜地以为到达了北峰峰顶,走近才发现道观门口是一处转角,而向上看去依然有一段坡度很陡的绝壁要爬。
顾不得道观的恢弘和景色,因为抬头便能看见北峰峰顶。这一段的路也非常陡和窄,和千尺幢相比不过是身边多了些七彩的植被和坡度稍缓,身边的游客不停地感叹着华山的险也不停地停下歇息,我只能紧抓手指粗的铁链从旁边侧着身爬过。“春华秋实”几个大字深深地刻在石壁上,给人一种殷实的感觉。石梯旁的石壁上是古老的只能容纳一个人攀爬的缺口,可以看出是后人在这条路上新凿出的石梯,两旁深扎在石壁里牵引铁链的铁栅栏上锈迹斑斑地可见日期,一九五六年到一九九九年不等。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叹和旁边的游客说着:这些人好伟大,这可是硬生生地凿出来的啊。
路的尽头是一块和山体长成一体的巨石,沉沉地压在石梯的尽头,往左一转踏上去便是平坦的石板,石板靠山是一块接近垂直矗立的光滑石板,石板上刻着许多字,我想这就是北峰顶了吧。我站在铁链护栏前望向爬上来的路,在密集的人群里搜寻着王颖和陈小贱的身影,并喊话告诉王颖和陈小贱,我先过去看看,随后便向路牌上写着咖啡厅的方向走去。

咖啡厅位于石壁上,一座有着古老宫殿建筑风格的小屋,屋檐雕有楼角,看上去一副雕梁画栋的样子。咖啡屋前的阳台悬空,护栏是几根水泥柱栏杆,栏杆中间是绿色的防护网。站在护栏前向下望去,1000多米的落差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护栏下是1000多米接近垂直的石壁,石壁上长满了灌木,随着海拔的升高和气温的下降,灌木从浅绿到深红颜色不一,像一个调色板,将华山北峰装点成涂满各种颜色的涂鸦墙壁。正下方是上来时看到的那个气势恢宏的道观,定睛,来时的路接近垂直,茂密的林木将险隘的步梯遮住,根本无从看到来时的路,如果不是那座恢宏的道观,根本无从发现来时的方向。顺着道观往下我猜测是来时山腰的观景台,两座长满灌木的石壁沿着小溪将落差1000多米的沟壑一直绵延到远方,绵延向远方模糊的轮廓里和天幕浑然一体。
只是拍了几张照片大致看了看我便回头坐在了看不见下方的休息凳上,因为1000多米垂直的石壁让我看着很害怕,害怕掉下去粉身碎骨。

逗留一会后我们继续往上爬去,因为真正的北峰还未到。
踏过震撼的咖啡厅观景台后继续向上便到达了山顶,山顶正中间是云台山庄,云台山庄继续往上便是北峰峰顶。当我们还未从咖啡厅观景台落差1000多米的绝壁震撼里抽身时便看到了北峰山顶的秀美风光——比小溪那边更巍峨的山,大块灰白的山体蜿蜒到远方,忽明的视野开阔让我瞬间忘却了咖啡厅观景台前垂直绝壁的心惊和震撼。脚下是北峰索道,索道架在北峰1600多米的绝壁上,从沟壑里蜿蜒向下延伸。

云台山庄穿行而过继续向上走去便是北峰峰顶和华山论剑。北峰峰顶是一块平坦的高台高台上赫然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华山北峰海拔1614.7米”。峰顶入口处铺着方形木制可渗水的地板,一位外国美女正悠闲地躺在上面,不大的背包作枕,地板为床,冬日暖阳为被,她很惬意地闭上双眼享受华山带给她的宁静安详。
华山论剑的石碑处围着很多游客,他们都在抢着时间和“华山论剑”合影,以证明自己来过。我随手托起微单拉近焦距对着著名的“华山论剑”拍了一张,随后便看向脚下的沟壑和远处的山峰。回首来时的山峦,云台山庄的方向,蜿蜒曲折的山脉像一条匍匐在华山的巨龙,而尽头处是山腰下看到阳光升起的地方,也是华山最高的地方,娇软的阳光从那个方向洒落过来,映在睫毛上散出七彩的光斑。看着这一幕景色我不断地对王颖念着:值,不虚此行。
看到远处雄伟的山脉我接着看了看路标,东西南中峰正在那个方向,我们正处于华山诸峰中最低的一峰。看了看时间,13点,便招呼王颖和陈小贱往西峰方向走去,因为计划今天必须赶在晚上7点西峰索道关闭前乘西峰索道下山,否者便会被困在山上,抵抗晚上低于零下的寒冷侵袭。
正准备出发时发现此时肚子已经在抗议,这时才意识到过了午饭时间,然而一路的险和秀美让我陶醉其中忘了补充体能,遂招呼王颖和陈小贱一起拿出预备的干粮补充能量。边走边吃,因为山脉上方,西蜂的方向更令我神往。

出了云台山庄沿着山脉往西峰方向走去,在和北峰索道方向交汇处地方有一条步道,只能下不能上,和北峰另一面上山步道相比平缓得多,从那下去便是北峰索道上站。山脉上的步道都是岩石上凿出的梯级台阶,两边分别扎着一根铁链,狭窄的地方仅能容下一人通过,一边是石壁一边是悬崖,悬崖上零星的枝桠挡不住底下垂直的绝壁,只能目不斜视盯着脚下的路紧抓着铁链缓慢向步梯挪动脚步。
云台山庄到苍龙岭是一段比较长的山顶石壁,沿着苍龙岭方向走去,路过云天弧光景点时坐下休息,阳光照耀下的石壁上如冰块一般凉,不到1分钟遂起身,一袭凉意很快贯穿全身。“云天弧光”四字刻在一块竖立的巨石上,景口似一副取景框,将北峰下的景色定格在这个特别的地方。我没有看到云天弧光的景色,只能从字面上去猜测这个景点有令人惊叹的光线景色吧。
路过云天弧光后来到一处石台石台光滑没有植被,稍显宽阔,石台上站着一位穿着马甲的挑夫,挑夫脚旁放着装满东西的担子,挑夫唱着一首稍显耳熟的民歌,脚下摆着一个碗,碗里装着零零散散的小面额纸币。从挑夫外围靠近悬崖的一边小心通过时,透过铁链看了看脚下,接近1000米垂直的山壁,毫无凸出的石台和高大的林木掩映,一眼望去深可见底,底下是红黄绿色彩交杂的植被。看到这一幕瞬间如千尺幢回首时那样心惊,不敢继续看便怯生生地往前走。

半个多小时的爬上爬下后终于到了苍龙岭脚下,那个在网上图片里看着白皑皑的只有一条狭窄石梯的地方。苍龙岭脚下是稍显平坦宽阔的山脊,山脊上有几颗古老的松树和各种不大的林木,松树下是道观,规模很小,但香火未断。
看着前方的高耸向上的山脉中间唯一的一条步道,两边都是灰白悬崖的苍龙岭陈小贱开始打退堂鼓,她喊住我大地意思是说我们坐索道回去,不想去了。我说:“哪有半途而废的,不得行”。虽然我也害怕脚下的万丈悬崖,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陈小贱的提议。
道观前停留了一会便继续往苍龙岭爬。苍龙岭是一段几乎没有植被覆盖的山脊,山脊宽度约2米左右,凿出的1米宽的石梯两边是坡度接近90度的山壁,一路上来扶手的铁链在这里换成了没有伸缩的钢管,钢管锈迹斑斑却干净,也是因为游客量大的缘故。我抓紧钢管向上看,丝毫不敢看向两边的悬崖,因为它深不见底的高度里是未知的恐惧,此时陈小贱已落在后面艰难地爬着。

爬出苍龙岭那段狭窄的山脊后便是林木遮挡的林间小路,一路蜿蜒向上,林间布着稀稀落落的商铺和供人进食的桌椅,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洒在地表上映出斑驳的光影。苍龙岭上的饭店前有一块不大宽的坝子,坝子上拍照的商人吆喝着15块钱一张照片,华山龙脉合影,不拍龙脉白来华山了哎。我走过去靠着他吆喝的方向望过去,脚下是苍龙岭,渐次往远是起起伏伏的山脊,北峰山顶的云台山庄在最远处隐隐若现,一路爬来时的山脊蜿蜒曲折犹如匍匐的巨龙,这一刻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称它为龙脉的最佳观赏地了。
视线从正前方渐渐收回往左偏移,脚下是万丈悬崖,比咖啡厅观景台的更震撼,高出几百米的落差让它更直观更震撼地震撼着心灵。大概看了下我便收回目光看身后的饭店,饭店立在苍龙岭上,饭店地基是在悬崖上堆砌而成的,没有一处略显宽阔的缓冲地带,垂直和山脊成一体,和伸向下面的悬崖衔接成一体。饭店后方便是在山腰看上来阳光升起的地方,光秃的直壁如矗立的墙壁直立立地压在中原大地。
停留了一阵后继续出发,从坝子正中的饭店大门进入,温度一下升高起来,一楼的餐厅稍显昏暗。入门处便是转角上楼的楼梯,顺着楼梯来到二楼,光线透过四面玻璃窗洒落进来,中间是环境优雅的餐厅,如古城文艺的咖啡厅那般。只是不用古色古香的窗帘和桌布装饰,没有挂在墙上的书籍陪衬,它依然有华山山顶餐厅的优雅和惬意。我们从用餐区外的通道走过,右边是点餐窗口,点餐窗口外是1000多米高的悬崖,透过没有一点枝桠遮挡的窗户看出去依然能感受到那深不见底的恐惧。

出了饭店便又进入石壁凸显的山脊,沿着山脊继续向上,北峰看去的最高峰已近在眼前。十几分钟后便看到山脊正中立着一块城门似的小门,门前掩映着古老的松树,松树下的道路两旁红色丝带扎满了铁链,铁链上扣大大小小的锁,路上是挤着前进的游人。顾不得去停下感受它的独特魅力,因为拥挤的游人让人找不到合适的站立地方,走到门下,门上赫然3个深绿色的大字:金锁关。
过了金锁关依然是险隘,只能紧抓着铁链或攀着石壁走,向左方看去是连绵的大山,大山上没有高大的松树,依然是灰白的绝壁和灰墨色的林木,险山一座连着一座,看不到边际。这里的风景相对于北峰更加巍峨辽阔,远处隐隐若若、雾气弥漫的轮廓里是湛蓝的天际。看到这一刻,我更加坚定了去西峰的想法。

继续往前一小段后便进入了北峰看上来最高的山林,山林里有几条岔路口,往西峰索道和东中西南峰。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15点,离19点西峰索道关闭还有4个多小时,我们最后决定去南峰和西峰,遂沿着中东西南峰的方向走去。
山顶的树林相对平缓,错落有序地长满了各种落叶林木,在寒冷的深秋和海拔接近2000米的山上只留下光秃秃的枝干。林木下的道路上是条形石块围砌的人行道,人行道中间有很大的条状方形孔,方形孔里的泥土略低于人行道,走在上面一起一落的感觉。人行道边是枯竹编织的护栏,篱笆装饰那般,手一碰便摇摇晃晃,好在这里地势平缓,几乎没有陡壁和坡度。
大约在这样坡度不陡的山间走了十几分钟后到了一处分叉路口,路口的左边是中峰,前方是东峰,而右边是南峰和西峰,看了看路标后我们毫不犹豫地往南峰和西峰方向走去。往前走了一段平缓的路面后右下方是西峰的方向正上方是南峰,我们计划先去南峰然后再去西峰,遂迈开步子跟着庞大的人流往上爬,一路上又碰到了山底买票时的那对重庆情侣,相互搭话后便鼓励向上爬去。

半个小时后,到了南峰和南天门的分岔路口,之前陈小贱说着要去走走长空栈道,所以我们先去了南天门。南天门入口处如它响亮的名称一样,一座城楼般的大门立在山顶入口处,门前是一段60度的台阶。进入南天门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有道观也有餐馆,院子上便是山顶的灰白崖台和长空栈道入口。
长空栈道入口处挤满了人,拥挤地排着队,挤上旁边的石崖便看见远处巍峨辽阔的大山,一眼望不到边。嶙峋的山像是被折断的树干那般,露出锋利的山脉直矗在地表,墨绿和灰白的颜色交杂成一块。山间弥散着雾气,若隐若现的山峦在远处和湛蓝的天际融为一体,相比金锁关前看到的更加巍峨辽阔。

崖边的铁链上扎满了红色丝带和锁,我怯怯地往崖边的挪过去,往下看去是光滑的石壁和很深的深渊,这一刻的感觉比苍龙岭更可怕,遂举起相机往下拍了一张照片后便后撤到崖台对陈小贱说让她去拍几张照片,我恐高。陈小贱和王颖过去拍了很久后崖台上的人开始减少,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怯怯地走到崖台的右边,靠着长空栈道的方向。一眼望去,接近垂直的石壁上有一条一人宽的栈道,栈道上排满了人,往前去便看到栈道下稀疏地站了几个人,那就是长空栈道。我很佩服这些人的胆量,匆匆举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后便后撤到崖台入口和长空栈道入口汇合的地方。
此地对面是一块悬在空中的巨石,巨石成鹅卵石状,顶部是年代久远的人凿台阶,台阶不宽,能勉强容一个人,巨石下是崖台看下去的万丈深渊。此时2个外国游客正往上面爬去,最后站在巨石中间看着远方巍峨辽阔的大山。这一幕被无数国人看到,一个穿着紧身运动衫映出胸肌的男子不服输爬了上去,以背后的险秀大山为背景拍照,随后几个胆大的男子纷纷效仿。
顺着巨石向左看去便是东峰,东峰是一面灰白的石壁,石壁上有一条不宽的栈道,栈道上三三两两的游人像蚂蚁一样正缓慢地向上挪动。东峰外的一块山崖上有一个亭子,远远望去亭子像一颗古松孤零零地矗立在灰白的山崖上,我让王颖看向那个亭子,王颖表示想去,我理智地给她计算着爬上去的时间和到达西峰的时间。

离开南天门返回到岔路口后便沿着南峰山腰斜着往走,路上有高大古老的松树,景区工作人员正在测松树的周长并做记录订上编号。穿过古老的松树林后到达一处方形条木搭建的休息台,休息台处是分叉路口,一条向上通往南峰峰顶,一条向前下方通往西峰。停下休息等王颖和陈小贱。

路口上是一处道观,道观继续往上爬了几分钟便到了南峰峰顶。南峰峰顶是光秃的石壁,石壁呈倾斜状,上面是人为凿出的台阶,顶上稍显平缓,平缓处有一块1平方米的许愿池,许愿池上漂浮着一张张紫色、绿色的纸币。许愿池旁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华山(南峰)高程2154.90米”。石碑旁边占满了人等待着和石碑合影。石壁外围被一根铁链包围着,铁链上扎满了红色的丝带和大大小小的铁锁,这条红色的风景线将原本突兀险秀的峰顶遮住,让人无法一眼望见后面几千米的深渊。
我走到铁链旁看着后面险秀的山峦,一眼望不到边际。阳光从对面山顶不高处洒过来,映在微风吹拂的脸上格外舒爽,墨绿的山峦此起彼伏,在阳光的照耀下映出一片深绿。蜿蜒的山脉如层层堆叠的水墨画卷,一层一层地印在视野里。山间缠绕着的雾气被深秋暖阳映出一片迷人的光色,一直到尽头处清晰的山脉轮廓,一幅人间仙境的景色。我连声感叹:五岳归来不看山。因为此刻的景色太美,美到枯陈的字句无法描述。后来我在朋友圈发了这幅定格的画面后附上一句话:天险华山一路关,南峰一线客情缱。

视野向右,一片云雾遮住了远处的山,白茫茫一片,视野拉近,山间氤氲的雾气和墨绿的山色层层叠叠,恍然让人感觉到了蓬莱仙山。视野向左,便是南天门看到的景色——“嶙峋的山像是被折断的树干那般,露出锋利的山脉直矗在地表,墨绿和灰白的颜色交杂成一块。”石碑的正左方是一块被斩断的绝壁,绝壁灰白地垂直向下方的深渊,被斩断的石壁上寸草不生。石壁顶是平缓的松树林,古老高大的松树顺着垂直的石壁长成一面三角旗的样式,可以看出这块处于风口的松树林在风力作用下形成的独特植被特点。
沉浸片刻,向下看去便是深不见底的绝壁,胆战心惊。
感受完了这幅绝美的画面后我便后撤到倾斜的石壁上,看着来时爬上来的方向。那块三角旗样式的松树林一直延伸到脚下来时的方向,在阳光下折射出灰绿的色彩,远处湛蓝的天际和地平线衔接成一体,交汇处隐隐约约可见一条颜色浅显的直线。

我沉醉在这样迷人的景色里无法自拔,当王颖喊起我时才回过神。回过神向着石碑右下方走去,立在南峰顶的栈道顺着山顶光秃的石壁向着下方西峰铺陈开来。走到右下方入口处便可见不远处的西峰绝壁,呈古城楼角那般缓慢延伸,在西峰峰顶处可见一座座房屋,阳光照耀下的西峰绝壁似抹上了石灰的楼角。

沿着山顶的石壁走下去,左边悬空的石壁上稀稀落落的红色丝带和大大小小的铁锁,扎在手指粗的铁链上。转角到达一处台阶,台阶上长着一颗奇松,奇松前圈起的铁链上扎满了红色丝带和大大小小的铁锁。继续往下走去台阶下有一处5平米不到的风口,风口位于两座石壁夹缝中,顶部被水泥板封了起来,风口下便是和南峰一样的绝壁,风口里有一条水泥凳。干冷的北风不断地从外面1千多米的峡谷吹上来,吹过水泥凳上陈小贱猎猎的衣角。站了一会,忍受不住风口强大的北风侵袭,我便走上了水泥板顶。水泥板顶上是被水泥柱栏起来的观景台,2个全副武装的摄影爱好者正架着三脚架摆拍着,此处看向台阶上的奇松,有网上看到的黄山第一奇松的感觉。我怕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连拍了几张奇松的照片,然后喊着王颖上来拍,因为这样美得景色必须分享

从风口的观景台下来后陈小贱已经走向了西峰的方向,我招呼王颖后便继续往下走。奇松下是一片森林,干枯的枝干在深秋的暗影里显得格外萧瑟。沿着森林往下走,在离西峰20几米处看到了和网上宣传的华山绝壁一样的景色——高耸的华山似被斧劈开了一半,留下光秃秃垂直的石壁暴露在阳光下映出泛黄的石灰色,而另一半似被愚公移走一般不见踪影。
这就是西峰,华山最有代表性的一副景色,被放到网上和书里的经典画面。走到这里,华山也就不虚此行了。

西峰石壁边是一条岔路口,下方是西峰索道,前方是方才看到一线绝壁,此时陈小贱站在路口不想上去,她朝着索道入口处去,我和王颖继续走向西峰。
踏上西峰一线绝壁那刻我再次被震撼,层层深绿的山峰在云雾的缠绕下呈现出一副云海的景色,太阳更加低沉,散出灿烂的暖黄色光线,光线映在雾里折射出仙山般的风光。此处虽比南峰低了几百米,但更加开阔的视野让人留连。石壁上扎着的铁链上红色丝带纷纷扬扬,王颖扶着铁链迎着阳光,暖黄色的光线照在她洁白的脸上格外唯美。

西峰顶有一座规模较大的道观,道观旁有一座餐厅,餐厅前有一块较大的用条木地板搭建的平台,平台上布着餐桌和椅子,一颗古老的松树立在餐桌外的陡坡上。从这里看向来时的路,大片高大的松树映在天边湛蓝的背景里。
停留半个小时后启程下山。

顺着一线绝壁原路返回到岔路口向下走去,陈小贱正站山坳的索道售票处排着队,看着她熟悉的背影后我们走了过去。十几分钟后我们拿着票便往索道口走去,看着山坳的洞穴便往里走去,索道乘车地点在西峰山体里。
检票上车后王颖和陈小贱坐在了左边的位置,视野和缆车行进的方向一致,而我坐在了她们对面。缆车在站内的行驶速度非常缓慢,脚下的石板和身边的石壁缓缓向后推移,我很享受地感受坐在缆车上的感觉,因为2013年国庆在歌乐山坐过后就念念不忘,终于得以再次乘坐。

缆车驶出站的时候在铁索和山顶交错地带小幅度抖动后便加速向下冲去,王颖和陈小贱开始尖叫起来,本来平静的我看到突然出现的视觉落差、听到王颖和陈小贱尖叫声以及感受到缆车的抖动后,心骤然猛烈收紧,垂下的左手迅速抬起紧紧地抓在玻璃窗上的背靠板,将侧着看向缆车行进方向的头收回过来,看着王颖和渐渐远离的索道上站出口。我大声地喊:“我他妈下次来再也不坐缆车啦,老子要走路下山。”
这时王颖喊我快看落日,我侧过头便看到昏沉沉的夕阳正停靠在远处模糊的山顶,昏黄的光线弥散开来和天际渲染成一片,隐匿在远处和天空交汇的云层里,将湛蓝的天际和墨蓝的云层捣浑成一片。西峰上看到的人间仙境般的大山此时在夕阳的背光里一片墨黑,我举起拿着相机右手拍下了华山的夕阳暮色。拍完以后我便迅速对着全景车窗外的风景摆拍着,以缓和收紧的心。

心渐渐放松后我透过缆车的全景车窗向外看去,脚下的山蜿蜒蔓延着很难看到底,山上的林木像一块调色不均的画板,红黄绿一片,十分秀美。回过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华山西峰,那斧劈的绝壁下稀稀落落的植被,红黄绿各色分布不均。心情缓和后看向陈小贱,这时才发现陈小贱脸上挂着几滴泪水,而手正紧抓着王颖的手臂和手腕,我连忙安慰她别怕。陈小贱一直在那里哭,我大声地说:“怕啥子嘛,大不了就是摔死。”这时陈小贱哭得更厉害了,王颖立马打住了口无遮拦的我,然后我又用了各种缓和的方式安慰着陈小贱。
正当我安慰时缆车又出现出站时的抖动然后便加速向下冲去,这时王颖和陈小贱又开始大声尖叫起来,陈小贱本能地压低头抽搐着。本来稍显放松的我心又开始瞬间收紧,心里不断地想着:千万不能向下看,千万不能害怕,对面2个妹子看着呢(然而内心早已风起云涌,排山倒海,但是表面必须得平静啊,不平静太不男人了o(╯□╰)o)。我强忍着胆颤把紧抓着背靠板的左手收回来,握住陈小贱带着手套的手背,不断地安慰她:别怕,有我们呢。别怕,有我们呢。

缆车在抖动和猛然加速后驶出了建在低矮山峰上的第一个铁索塔,开始像过江索道一样平缓地往前方山腰处的索道中转站缓慢推移,迎面一节节空洞的车厢缓缓从左前方驶来。回过头顺着眼前的望去,西峰斧劈般的绝壁上白皑皑地看不到植被,而斧劈般垂直的山壁就像一个昂首傲视的神祗,藐视着脚下渺小的众生。侧过头左边是幽深的峡谷,略低于华山南峰的山脉和南峰将地表狭小的沟壑掩埋起来,看不到沟壑延伸的方向。从右边看下,干涸灰白的沟壑里有水迹,两边依然是幽深的峡谷,峡谷上的植被红黄绿三色渲染成一片,赫然一幅深秋的画卷。在这相对平缓的行进中陈小贱开始缓和过来,擦干了脸上的泪滴,紧抓着王颖手臂的那只手也放松开来。
缆车开始缓缓驶进山腰的中转站,脚下的落差渐渐缩小,我们都高兴地以为到达了西峰索道下站,我翻出照片给陈小贱看她紧抓着王颖手哭泣时的样子,她开始笑起来。缆车驶进中转站后开始加速爬升,王颖和陈小贱又开始紧张地尖叫起来,我安慰她们别怕,而此时我已经开始享受这沿着树梢飞速爬升的感觉。

缆车爬上山顶后便又开始向下俯冲,王颖和陈小贱又紧张地尖叫起来,我握着陈小贱的左手开始稍微用力并不断地安慰着她。这座山比西峰低了接近一半的高度,此时我已完全放松,开始打量着脚下的山麓,看着如调色板的山色,拿起相机惬意地拍照。天色开始沉下来,我们也开始看到西峰索道下站那巨大荧屏闪烁的光影。缆车的高度随着时间越来越低,我开始放开握住陈小贱的左手,轻松地看着脚下的山麓和暮色下沉沉的山色。

缆车到站暮色已越发深沉,我们不急不缓地下了车,然后顺着西峰索道下站出口处摆满商品的过道下楼。出了索道下站大楼便是宽阔的大理石台阶,陈小贱如释重负般愉悦起来,王颖开始搜索着接下来行程,我和王颖换回我的背包后便向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出来我已换上厚厚的棉衣和加绒的休闲裤,然后继续往前走。刚走没几步王颖就一个趔趄地跪在了宽阔的大理石台阶上,我和陈小贱惊魂未定地扶起她,一个劲地问有事没事,王颖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没事,说完便坐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台阶上。
大约20分钟后,夜幕已完全笼罩,台阶两旁的路灯亮起昏黄的光线,陈小贱扶着王颖往下缓慢地挪着步。我收拾好东西后便跟上去提扶着王颖问能不能走,不行就让我背,王颖拒绝了我的提议,让陈小贱搀扶着一瘸一拐地挪着步。
沿着昏黄的路灯走出去便是旅游专线的售票厅,买过票才发现区区20公里的路程竟然收了40元的车费,我一边吐槽着天价车费一边无力接受,因为下面黑黢黢的夜色里什么也看不见。
买过票进入停车场便看见十几辆大巴,我们挑最近的大巴上了车,不到10分钟的时间大巴车便坐满了人,然后开始向山下驶去。
我坐在后排看着前面的王颖和陈小贱,疲惫地靠着头,然后在大巴车产生的震动里迷迷糊糊地看着窗外,看着窗外大山模糊的影子飞速地往后移,载着疲惫的大巴和游客。

落璃
2016.11.19

本篇游记共含15358个文字,19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沙发,楼主人又长得帅,又写得一手好文章,还拍的了一手好片,腻害

2016-11-25 14:51

引用 一曲弦殇乱流年 的图片:

2016-11-25 15:01

引用 王小小 发表于 2016-11-25 15:01:16 的回复:

回复王小小:同行的美女

2016-11-25 15:02

引用 颖儿 发表于 2016-11-25 14:51:33 的回复:

沙发,楼主人又长得帅,又写得一手好文章,还拍的了一手好片,腻害

回复颖儿:美女过奖了

2016-11-25 15:03

2016-11-25 17:1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2016-11-25 21:00

引用 戎出没 发表于 2016-11-25 17:10:47 的回复:

回复戎出没:

2016-11-26 10: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本色英雄 发表于 2016-11-25 21:00:33 的回复:

回复本色英雄:

2016-11-26 10: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2016-11-26 11:25

引用 漫游的快乐 发表于 2016-11-26 11:25:26 的回复: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回复漫游的快乐:去吧

2016-11-28 09: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2016-11-28 11: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