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此岸和彼岸——从色达到年宝玉则

  • 出发时间/2016-08-0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2000RMB

写在前面——
    关于天葬这种仪式,并不想太多置喙。生与死应该是生命最永恒的哲学命题。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或许此生只是生命的此岸,而肉身不过是一个载体,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这具太过沉重的载体,并且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回归彼岸,也是只有人类才会纠结的问题。从大化而来,回大化而去,“天葬”的方式也许更达观更自然。
    其实我们与她们(色达的修行者),谁与谁更值得同情呢?她们在清贫简单的生活中清修,我们却在短暂抽离后,又必须回归沉重的物质世界,面对数不清的烦恼和疲累。众生皆苦,苦海无边,我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泅过这片苦海而已,而她们早早摆脱了俗欲杂念,能够比我们更早获得救赎呢?
    年保玉则仙女湖畔,雨点在湖面上砸出来点点小坑。一位披红迦裟的年轻喇嘛和一个怀抱乐器的藏族青年同撑一把伞,伫立湖边,久久注视着这一泓烟波。青年长发飞杨,两鬓处束成小辫;身穿短袖藏裙,披挂着佛链。面容黝黑,五官立体,十分英俊。怀里抱着一个与吉他相像的乐器,吟唱着我们听不懂的,却十分动听的歌谣。他是个民间艺人吗?我们要离开了,他们还在雨中伫立,我频频回望,感觉此情此景,有着仓央嘉措般的浪漫……

图片预告。
(文字与图片均属原创,请勿盗用,否则必究。谢谢)

国道317

成都色达的班车起点一般都是在茶店子车站。在某宝上预订好的户外旅行团集合点也在这里。眼看行期将近,旅行团却一直没有主动联系我们。我们打电话、发微信,一直到出发前一晚,深夜十一时多,才得到领队的最后答复,约好了集合地点和车型。8月8日清早,我们如期到达,原来讲好的中巴却换成一辆大巴。感觉开端似乎不顺,手机却响了,原来,旅行社因车辆无法调配,临时派来一辆小轿车,正好坐下我们一家三口,费用不变,只须负责司机的三餐即可。这样,跟团游临时变成了包车游,也算是因祸得福?我们从大巴上下来,坐上了司机小刘的轿车,开始了色达年宝玉则之旅。
离开成都,车子驶入川藏国道317线。317与国道318的景色大同小异,都是上倚峭壁下临急流。可能是因为海拔降低,这里基本上看不到雪山,也不及318惊险。但想起两条川藏公路都已经走过了,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沿途随处可见民族风情浓郁的藏式或羌式村寨。有村寨的地方一般就会有寺庙,民居精巧别致,寺庙华美绚丽,点缀在青山翠霭里。
甘堡藏寨是诸多藏式村寨当中最著名的之一。位于理县马尔康百里藏羌文化走廊的中心地段,藏语意为坡上的村落 。我们下车进入寨子小转了一圈。眼前全是石头的奇观。民居是石头修建而成,寨子的道路也是石头铺就。整个寨子子依山势而建,错落有致,脚下沱水滔滔流过。这美丽山谷里的居民,看上去很是浪漫呢。
不久,到达汶川——这座因大地震而闻名的县城。
中午,在著名的红叶景区米亚罗吃午饭。成都色达佛学院大概有六百多公里,按行程安排一天内赶到恐怕是不大可能了。傍晚,我们到达观音桥镇。观音桥镇是通往阿坝壤塘甘孜色达青海甘肃等地的交通要道口城镇。小镇不大,只有一条街,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是川藏线上重要的中转站。
观音桥镇对面的山坡上有一座硕大的转经筒,著名的观音庙应该就在那里。听司机的意思,如果想坐车去那里的话还要另外加两百元。因为藏式寺庙看过很多,我们便放弃了。第二天清早,离开观音镇,直奔色达

山坡上的像形文字,不知道是什么字。是“羌”吗?

色达

最初得知“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从几年前一个同事的口中。之后,陆续在网上看过很多色达的摄影作品:密密麻麻的小房子,挤挤挨挨的红色,从山脚蔓延到山顶,一直与高原的蓝天白云接壤。画面很是震撼。作为一个非狂热摄影爱好者,萌生了去那里的愿望——万一,菜鸟也能拍出几张大片呢?
坐车来到色达时,已经将近正午。高原的阳光炽热灼目,举目遥望,眼前的几座青山覆盖着密集的小红房,像一块接一块码放的砖红色积木。没有意料当中的震撼,却有了一丝密集恐惧感。
没有勇气冒着灼热的高原艳阳上山,便先在山下小广场处用过午饭。午饭过后一时许,正好到了天葬的时间。

关于天葬这种仪式,并不想太多置喙。生与死应该是生命最永恒的哲学命题。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或许此生只是生命的此岸,而肉身不过是一个载体,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这具太过沉重的载体,并且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回归彼岸,也是只有人类才会纠结的问题。从大化而来,回大化而去,“天葬”的方式也许更达观更自然。
天葬台离佛学院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幸亏我们有专车。天葬还没有开始,山上山下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们,有游客,也有不少是藏民。本该肃穆的地方,竟然成了旅游观光地。我们这些大老远赶来的游客,每个人都是猎奇者,然而在这样的场合,每个人多多少少也会思考一下有关生与死的问题吧?
天葬台下面是一个青石铺就的小广场,广场上修砌着石台和雕塑。山脚下一围石栏,围着一座石门,姑且叫它“生死门”,因为穿过这座门洞,就是死者进行天葬的地方。生死门正面是一张狰狞的脸,眼似铜铃,入口就是他的大嘴。里面的顶墙据说是用人的颅骨铺满的,我比较胆小,没有勇气进去。对天葬台也望而却步,远离摩肩接踵的人群,顶着大太阳在广场上徘徊。栏杆里有一座硕大的物体,酷似转经筒,上面密密缠着人类的发辫。本能地会联想到每一个被送到这里的死者。一位身披红色僧袍的年轻觉姆(在藏教里,女性修行者叫作觉姆),带领着一小群游客,用一口流利而标准的普通话进行讲解,她说:这座发塔上面的头发都是活人捐赠的,不是死者的。
进行天葬的地点已经被围了起来,不再是开放式的,即使挤到前面也看不到什么。年轻的觉姆说,是因为有的游客不尊重民俗和死者,随便拍摄天葬的过程,还发到网上曝光,不得己出此对策。这种行为,恐怕已经远远超过了尊重的范畴,根本就是缺心少肺了。
天空湛蓝高远,云朵像银白的飞艇。空中开始出现黑点,一个,两个,三个……正是这天葬仪式当中不可或缺的主角:秃鹫。
秃鹫越聚越多,密密麻麻的黑点缀满了天幕。这硕大的飞鸟,双翼开展,如同一小片黑云在天空中滑过。一股森然之气蓦地扑来,再想到它们接下来的使命,感觉这是一种能通灵的禽类,仿佛有翅膀的巫师。它们能替代人联接另一个世界,人类却只能在此岸观望。它们可以在空中俯瞰世间万物,人类却脱离不开脚下的土地。
又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眼前只看得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数不清的秃鹫时而在空中滑翔,时而在地面行走,体形高大,像七八岁的小孩子。突然,秃鹫群出现了一阵骚动,之后便蜂拥冲向门洞后面,一阵争抢之后,仪式也就结束了。

人群中有位藏族美女,盛装华服,像是来参加节日盛会。

佛学院依山而建,要参观必须一路上山,山脚下开通了公交小巴。旅游季节,要排很长的队。游客你争我抢,中间还夹杂着个别披僧袍的僧人,场面混乱,跟每个中国式车站一样。僧人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超脱和淡然,也许,是我们对他们的期望值太高了?
顺着山势一路向上,就渐渐进入了佛学院。路面是柏油的,因为一路攀升和拐来拐去,人们挤在小巴里东倒西歪。车子停在大殿前方,大殿内外随处可见身披红袍的僧众。这里并没有佛门清净之地的庄严和肃穆,金壁辉煌的殿宇、密密麻麻的小红房,红衣人熙来攘往,一眼间令人眼花缭乱。
积木般的红色小木房描绘着漂亮的纹饰,幢幢相接,屋屋相连,铺满了几座青山;房前屋后、窄道小巷里花朵摇曳,映衬着蓝得耀眼的天际,色彩浓烈夺目,看上去很是浪漫。游人、藏民和僧人们熙熙攘攘,热闹喧嚣,满满的烟火气。再加上旅游开发,还多了商业气息。
虽然这样里的修行者都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袍,却与众多前来旅游的红男绿女一样,满满都是芸芸众生相。当中有年幼的孩童,有佝偻身体的老者;有或斯文或高大的男性修行者,更有着很多布衣僧服也难掩娇俏的少女。他们无一例外都包裹着大红的僧袍,在僧房庙宇间来来往往,让人恍然来到了一座红色的童话王国。

然而浪漫和童话都是观感上的,走近他们,才会感觉到他们修行生活的清苦。小木屋看着很美,却局促、简陋而逼仄,卫生状况更是堪忧。秽物垃圾随处可见,时不时还有藏区特有的奶腥气的异味扑来。已经习惯了城市物质生活的便利和舒适的我们,对这样的居住环境还是望而却步。
在空气稀薄的高原走动,要不了多久便气喘吁吁。大巴车上的游客打算逗留到入夜时分,去观赏色达的夜景,而我们逛了一个下午,已经感觉疲惫不堪,再加上孩子兴致不高,身体也不大舒服,于是搭上我们的小轿车回到了色达县城。虽然色达县城宾馆的标间也比较简陋,公共卫生间,不能洗澡,但是和佛学院相比, 还是干净舒服得多了。
想起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里面写到的撒哈拉威人,几年不洗一次澡,粗俗、满身异味,然而三毛却还能够和他们打成一片,相处得像一家人。三毛的包容和善良,令我感到惭愧。这也许就是三毛能够成为三毛,而我们,却和所有前来猎奇的游客一般无二,怀着物质世界赋予的优越感,却忘了原来自己太过被肉体的需求拖累,忘了心灵的得与失。我想自己应该是缺少慧根的,在这个修行者聚集的地方,却没有感受到灵魂的净化和洗涤。
色达壮丽的夜景看不到了,也没有爬到坛城背后的至高点,风光大片和人文大片是没可能产生的了。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留下一些四处乱逛的“街拍”。
“坛城”于佛学院内最高的山峰上。辉弘而华美,底层的转经廊里放置了一圈转经筒。转圈的人,磕长头的虔诚信徒们络绎不绝,大多是藏民。和充满了优越感的旅游者相比,这些藏民还是比较淳朴,双目对视的时候,会向你灿然一笑,这样的笑容在城市里的陌生人脸上是看不到的。
这里的修行者有的友好热情,有的冷淡甚至倨傲,也有许多羞赧的少女。所以在这里最好不要随意地拍摄僧人,不是所有的人都欢迎游客举着镜头对着他们。尊重和礼貌是王道。狭窄的小巷子里,一位僧人突然向我们举手致敬,叽哩呱啦讲着我们听不懂的话,笑容满面,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我突然明白,他(她)是让我们给她拍照。虽然她光着头,脸色黝黑沧桑,从声音和体貌当中,还是能感觉到她是一位女性“觉姆”。拍好之后,在相机上回放给她看,想让她留下地址,日后洗出来寄给她,她却茫然地摇头,挤出一句汉话“听不懂”,很是遗憾,愿这位热情的“觉姆”平安喜乐。

不好意思正对着僧众拍照,只好用长焦扫街。镜头里,一位年轻的觉姆在窗前独坐,她有着一张年轻的脸,姣好的面部线条,表情迷茫略带忧伤。凭窗远眺的画面引人暇思。她在想什么呢,“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一句戏文突然乱入到我脑中。其实我与她,谁与谁更值得同情呢?她在清贫简单的生活中清修,我却在短暂抽离后,又必须回归沉重的物质世界,面对数不清的烦恼和疲累。众生皆苦,苦海无边,我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泅过这片苦海而已,而她早早摆脱了俗欲杂念,能够比我更早获得救赎呢?

佛学院快递。修行者也不是与世隔绝的。

佛学院菜市场,浓浓的人间烟火气。

藏族小女孩,面对镜头笑得很甜。

佛学院众生相。

我们比他人先赶到色达县城,相比佛学院,这里的生活条件明显好得多。因为孩子出现了呕吐等症状,担心他有高反。第二天出发前,满街寻找药店,想买氧气瓶。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慢,八九点了店铺还紧闭大门。我们转进了色达县医院,药房的人还没有来。医院的小花园里,树着药师佛的雕像。赶紧拜了拜,真是临时抱佛脚呢。

年保玉则

色达县城去年保玉则需要跨越四川青海两个省。一路上山峦起伏,青草漫溯。八月中旬的草原已经过了最烂漫的花期,却还是可以见到小片小片的野花缀在绿色的草甸上,时而是灿烂的金黄色,时而是浪漫的紫罗兰色。最喜爱这莽莽原野上的小野花,她们是草原的精灵啊。

路上车辆很少,我们沿着山路攀升,空气越来越清冽,云朵越来越低。据司机讲,我们已经到达了本次行程的最高海拔处。举目望去,天阔云低,一路随行的群山渐渐到了脚下。
司机虽然走过很多几次这条线路,却还是说不出这里的名称。看到路边的标志牌,才知道这里叫隆格山垭口。据说这里是能全景观望年宝玉则神山的第一个垭口,也是视角最好的垭口呢。低处,山势平缓,覆盖着青翠的茵毯,仿佛大地温柔起伏的曲线;高处,一脉峰峦耸立天际,山石裸露,犬牙交错,仿佛钢刀利刃,泛着森冷的黛青色。这一脉峭拔山崖在连绵群峰间显得卓尔不群,百度才得知,这正是年保玉则的最高峰——果洛神山。

年宝玉则位于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主峰海拔5369米,是巴颜喀拉山的最高峰,2005年被正式批准为国家地质公园。年宝玉则与四川阿坝县接壤,是川甘青三省结合部著名的神山,到处流传着藏族英雄史诗中格萨尔王的故事。这里相传是藏族果洛诸部落的发祥地,因而备受尊崇。
我们到达年宝玉则景区的时候已经是午后,这里不是开发成熟商业化严重的景点,食宿条件简陋,唯一的酒店每间标间高达七八百元。领队给我们安排的是经济型帐篷旅店。一顶帐篷也要两三百,七八个人一间,男女混住。夜幕降临,草原上气温骤降,猎猎寒风吹打着帐布啪啪做响。我们把能穿上的衣服都包裹在身上,搭着毯子瑟缩在床上。帐篷里唯一的取暖设备是一个火炉,要想生火还需要另外加钱。没有自来水,洗漱要到水沟边。要方便的话只有一间木板搭的原始旱厕,看到那简陋可怖的厕所,我宁愿远远离开人群,在草地深处,大自然当中解决问题。这样度过了一夜,忽然觉得,我如今是大车店住得,地边摊吃得,可惜天涯海角去不得。

帐篷老板家里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活泼好动。面对我的镜头,翻跟头打滚搞怪,一点也不怯场。与逼仄闹市里长大的孩子相比,这里的孩子率真野性得好像一头小鹿。在这无遮无拦广阔壮丽的大自然之间无拘无束地翻滚蹦跳,才一是个小孩子应该有的状态。
入夜,老板燃起篝火,邀请众人来参加篝火晚会。藏族小伙子跳起了锅庄,热情地鼓动每位游客加入。很喜欢藏族歌舞的独特韵味,轻松欢快,藏族舞蹈的动作简单,模仿起来却很困难。

年保玉则山系的海子据说有160多个,据说,较大的海子有16个,除了仙女湖、妖女湖外,还有上百个星罗棋布的小海子。因为年宝玉则不是高度开发的景区,景物保持得天然完好,除了骑马和徒步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因此这里很受户外爱好者青睐的路线。强驴一般选择重装反穿,把整个山系和众多海子都徒步走下来。对于我们一般游客,徒步沿着景区最大的仙女湖走下来,也是很考验体力的,当然乐趣也在其中。
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后就开始上路了。刚出发的时候,山水草场都笼罩在阴云里,寒意透骨。远远近近的山峰都仿佛披着一层乳白的面纱。不知走了多久,云开雾散,大山扯掉了面纱,露出了粗犷阳刚的真实本色。在阳光映照下,仙女湖泛滥出翡翠般的色泽,温柔潺缓在群山脚下。

河畔的玛尼堆

艰难前行的路

翡翠般的湖水,以及匐匍生长在草地上的野花。

这个时节,年宝玉则最惊艳的花海已经谢幕,只有零星的野花闪躲在绿色间。沿途基本上没有路,都是游人自己探索着往前走。我们时而在大大小小的石头上蹦来跳去,时而在荆棘灌木里钻进钻出,时而要淌过山泉,时而要踩一脚烂泥。就是这样艰难行进了三四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仙女湖的尽头、果洛山的脚下。这时,本来蓝天白云的天空又开始阴云密布,不一会儿便骤雨大作。草地上又泥泞不堪,难以下脚。看到这样的天气,想想还有漫长的返程要走,很有可能会错过领队规定好的时间。只好放弃了下面的妖女湖。事后得知妖女湖就在不远的前方,有点懊悔。
因为徒步的时间有好几个小时,午饭不可能返回景区门口吃,所以必须要自己带好路餐。因为下雨,我们想美美野餐一下的想法泡了汤,只好撑着雨伞匆匆填了肚子。踏上返回的路。

仙女湖畔,雨点在湖面上砸出来点点小坑。一位披红迦裟的年轻喇嘛和一个怀抱乐器的藏族青年同撑一把伞,伫立湖边,久久注视着这一泓烟波。青年长发飞杨,两鬓处束成小辫;身穿短袖藏裙,披挂着佛链。面容黝黑,五官立体,十分英俊。怀里抱着一个与吉他相像的乐器,吟唱着我们听不懂的,却十分动听的歌谣。他是个民间艺人吗?
我们要离开了,他们还在雨中伫立,我频频回望,感觉此情此景,有着仓央嘉措般的浪漫……

当天下午,坐车赶往阿坝县城。这一种所见的藏式建筑与之前见到的有所不见,明显简朴得多。一律朴素的黄泥坯本色,只在房檐下有一围彩色装饰。窗户很小,而且开得特别高。看着很像一个个军用的小堡垒。
处在青藏高原边缘的阿坝州,拥有川藏最美丽的高原风光和莽莽草原,以及令人目眩神迷的藏羌民族风俗文化,真是一个宝地。因而这里游客众多,住宿餐饮条件也比之前好很多。旅店附近有一家新开的火锅店,老板是四川人。一顿美味的热腾腾的锅仔,熨贴了饥寒的肠胃,也给连日来的疲乏划上了一个句号。明天,我们就要返回繁华的闹市——成都了。
8月19日,登上火车返回太原市。火车翻越秦岭,一路的青山绿水,伴随我们跨越了国度的南北分界,也为这段旅程拉上了帷幕。

本篇游记共含6744个文字,1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11-25 19:11

2016-11-25 19:12

2016-11-25 19:19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5 20:25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2016-11-25 20: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5 22:08

谢谢欣赏

2016-11-26 15: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心动不如行动

2016-11-26 15: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6 15: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6 15: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6 15: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6 16:00

2016-11-26 17:28

真美!

2016-11-26 18:16

引用 Lauyu 发表于 2016-11-26 16:00:17 的回复:

回复Lauyu:

2016-11-28 09:12

引用 快乐超级游侠 发表于 2016-11-26 17:28:13 的回复:

回复快乐超级游侠:

2016-11-28 09:12

引用 我是七号 发表于 2016-11-26 18:16:38 的回复:

真美!

回复我是七号:

2016-11-28 09:12

早就有计划要去!感谢楼主分享!

2016-11-28 09:58

引用 恭禧发财发发发 发表于 2016-11-28 09:58:13 的回复:

早就有计划要去!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恭禧发财发发发:嗯,值得去看看

2016-11-28 11:07

赏心悦目,赞得不要不要的,很有立马收拾行李的冲动。

2016-11-28 14:05

引用 毛毛 发表于 2016-11-28 14:05:51 的回复:

赏心悦目,赞得不要不要的,很有立马收拾行李的冲动。

回复毛毛:走起

2016-11-28 15:04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7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7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8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8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8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8

引用 云起 的图片:

2016-11-28 15:58

片子拍的好,更喜欢这些文字。想起了电影《道士下山》有两句台词:
     ----------------“命运就像那瓢一样,触着即转。上天与我们就是那执瓢的手,要是悟到生死轮回,无非花开花落。心有定境,不住因果,还有什么不快乐的呢?”
----------------不求过百年,只求心喜欢。

2016-11-28 16:05

2016-11-28 16: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8 16: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山野的风 发表于 2016-11-28 16:05:55 的回复:

片子拍的好,更喜欢这些文字。想起了电影《道士下山》有两句台词:
     ----------------“命运就像那瓢一样,触着即转。上天与我们就是那执瓢的手,要是悟到生死轮回,无非花开花落。心有定境,不住因果,还有什么不快乐的呢?”
----------------不求过百年,只求心喜欢。

回复山野的风:这段话好,我记下了

2016-11-28 16:24

引用 雪域 发表于 2016-11-28 16:14:51 的回复:

回复雪域:

2016-11-28 16:25

引用 云起 发表于 2016-11-28 16:24:00 的回复:

这段话好,我记下了

回复云起:您游记里的文字很走心,喜欢

2016-11-28 16:26

引用 山野的风 发表于 2016-11-28 16:26:36 的回复:

您游记里的文字很走心,喜欢

回复山野的风:感谢您的欣赏。有机会要照着您的大作,再去细细品味一下北戴河呢

2016-11-28 16:2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