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横跨虎跳峡,醉卧白水台

4
tony (北京) LV.16
2016-11-26 00:53 272/2
  • 出发时间/2016-09-24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0RMB

  深秋束河的夜晚还是满冷的,终归是“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高原地带,海拔约2500米,昼夜温差较大。花街柳巷有诗意,但对初上高原的人,还是建议少洗澡,以防感冒。何况我们一行,更精彩的行程刚刚拉开序幕。
 
   “秋梦一夜景风堂,寒榻晓醒续征程。”今天的行程约280公里,出束河,到虎跳峡,沿东环线,经白水台,最终到中甸,入住古城国际酒店。

2 束河-虎跳峡-白水台-中甸

  早起第一件事,看看天气,老天不负有心人,蓝天依旧。丽江的白云像晨练之人,从不同的方向,往玉龙雪山慢跑,汇集在群山之侧,手拉手,跳起舞。我们也随着早起的云儿, 陆续起床,在小院茶室,吃过丰盛的早餐,8点左右迎着朝霞启程出发。
  

  从白汉场出口下大丽高速,上G214一路往北,约1小时的路程,车队在一个所谓长江第一湾观景台的位置稍作停留。虽然这里矗立着一座高二三十米的观景台,但是看不到第一弯全貌的,无非就是个噱头,吸引车辆停留到此购物罢了。按队长指派,我和财务总监代表大家登台一览,权且不辜负在此一停,为当地旅游事业做些微博贡献。登高望远,金沙江绕过山丘,仪态大方,款款前行,孕育着两侧的青山绿田。

  沿江北上,河边滩涂逐渐消失,河谷渐渐变窄,形成两山夹一江的态势,山色云景与峡谷光影成为视觉中心。白云环绕青山,如天降洁白的哈达,赐福这方水土。岩石裸露的山端,也许因为静电效应,往往汇集着一簇旗头云,远远望去,一座座山峰犹如戴了一顶顶白帽;山腰间雾气弥漫,云气蒸腾,衬托出山谷中光线笔直的身影。

  到达虎跳峡景区,购票进入东环线,在此一条南下的河流冒然冲入北上的金沙江的怀抱。这似乎是一桩多么不合意的交融,金沙江性情大变,一改平缓温柔之和颜悦色,转身东北向,一头扎进刀削斧剁开的峡谷,气急败坏,暴跳如雷,整个峡谷回荡着江水咆哮的浑厚之音。
  从停车场沿栈道下到江边,垂直落差约100多米,山坡陡峭,栈道千回百转,可以从不同的高度和视角一览虎跳峡的恢弘气势。随着江水的临近,从眼镜的清晰度上,可以明显感到水雾弥漫。还好,我们来此的时间接近正午,并未感到寒意。
  江水夹带着泥沙,昏黄稠密,沉重的江水一浪推着一浪,猛烈冲击着巨大的山岩,如排山倒海一般;整个峡谷在震颤,江水在沸腾。浊浪激石,水花飞溅,水嘶风吼,呼啸而过。从汽化的水雾上可以判断水流之急,冲击之烈,力度之大。金沙江翻滚着,怒吼着,喷出泡沫,似乎要撕裂一切,撞碎一切,挤压一切。
  这气势磅礴的景象,震撼着每一根神经,让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心中除了“震撼”以外,装不下任何一物。虎跳石独傲江心,斗气一般,任你拍打与推搡,我自岿然不动,绝不还手。很是惊诧这顽石之稳,不愧为真正的中流砥柱。相比G318尼洋河中的中流砥柱,实属无法企及。

  下峡谷,没有扛着三脚架,还好岸边建有密布的方形围栏,游客也不拥叠,可以平稳放置相机,用慢快门长曝,凝固拉长湍急的波浪,以呈现出虎跳峡的千姿百态。

  阳光间或直射江面,调出江水红黄的色调,更加勾勒出虎跳峡暴怒狂烈的颜面。江水犹如一条火龙飞舞,又如烈焰红尘,掀起阵阵风声,飞啸而过,穿行峡谷。

  离开虎跳峡,沿东环线在峡谷中继续向东前行,两侧悬崖耸立,直插云霄。右岸上空浓云密布,峡谷阴沉,隆隆轰鸣,顺着山岩向上攀爬扩散,似乎天地呼应。

  接近中虎跳,天空略显明亮,道路也沿着山脊迅速直上攀升,江水略显平缓,在深涧中摇摆穿行。翻过山脊在“核桃园”处,有一山间的平坝,我们在此稍作停留,长枪短炮一阵“狂射”。

  这是江左岸我们这一侧一段崎岖的之字形山路。江右岸的绝壁,直上直下,是绝无可能修路的。

  江出峡口,江色橙黄,像一条黄色围巾斜搭在山肩上,倍显成熟少妇的端庄和沉稳,与虎跳峡内悍妇般的疯狂,形成鲜明的对比。至此东环线慢慢远离金沙江,由东转头向西北。山势逐渐平缓,山村田野,坪坝梯田也遍布在漫漫的山坡上,一幅幅田野风光如画册般展显在我们的视野中。

  下午2点左右,我们抵达三坝乡白地村。远远望去,只见青山绿地间镶嵌着一块陈润的白玉,那就是传说中的‘白水台’。

  进入白地村,我们先安顿午饭,以备游览后享用。整个村庄好像只有我们这一波队伍,店家毫不迟疑,欢快地忙碌起来,杀鸡,洗菜,点火,造饭。他们的忙碌也吸引了其他村民的关注,纷纷围拢过来,有看热闹的,也有兜售自家特产的。你看这位大妈,就因为买了她自家种的梨子,区区十元,高兴得手舞足蹈,喜笑颜开,面对镜头,落落大方,甚是可爱。

  白水台正在修建观赏栈道,我们有幸能在此之前零距离贴近白水台,感触她温润的酮体。白水台因水而成,此处坡型平缓,富含碳酸氢钙的泉水自上漫坡平滑而下,在坡体上覆盖了一层水膜,水膜覆盖均匀,流速不急不缓,正适合水内的碳酸钙析出,日积月累慢慢在山体上铺盖。有些地方能够看出晶体凝结出水流的形状,像微缩的层层梯田。白水台千姿百态,色彩也有不同。有漫坡型,梯田型,台阶型,田垄型;色彩既有蜜蜡一样的温润黄,也有玉田般的羊脂白。爬上坡顶 ,还有一个个像微缩海边浅水湾一样的形态,泉水碧蓝。
  没有水的滋养,白水台会因光照或风化而剥落损坏。有些缺水的部位现已出现剥离的现象,露出下面黑色的胎体。所以白水台水嫩的肌肤很脆弱,必要的保护还是很重要,无论从保护上,还是对当地文化的尊重上,都应该避免太过亲密的接触,所以我们过后也为此次的太过幸运而自责。

  对面的山坡上,斜阳透过云层洒下斑驳的光影,影随云动,云伴光舞,沿途很多植物也结出秋天饱满的果实,斜阳下色泽鲜艳,令人望而流涎。村中的妇女们聚集在村头,尽享一天她们最快乐的“八卦“休闲时光。我们身处在这一乡间惬意的氛围中,不轻松不快乐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的。
  回到村里,下午餐已备好。选择在这里吃饭是正确的选择,虽然需要扛一段饥饿,但食材纯正:散养鸡,山中的蘑菌,自种的蔬菜,样样都是原生态。店家的手艺也是好,而且手脚麻利,里里外外忙道,在我们的夸奖下,像小姑娘一样露出羞涩。多好的媳妇!

  下午5点左右,一行离开白水台沿东环线继续上路。行约半小时,到达一个靠近猪场的垭口。只见一位在木屋前闲坐的老人,看到我们这一队人马,热情地打着招呼。在这地广人稀的艰苦环境中,人变为稀缺的物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有种渴望与外界交流,特别是孤独的老人。在他们的记忆中,有太多的传说与故事,希望能够讲与人听,而我们这些匆匆过客,犹如山顶的经幡,将大山中的精彩带回人世凡间。然而我们又能记住多少,了解多少?
  傍晚的寂静早早降临了山村,远山也早早地把各色厚厚的云被盖在身上抵御高原的寒冷。一束光柱斜照下来,在黑暗的山坡上照出一个圆形的光斑,这是山里的路灯吗?
  猪已归圈,人已回屋,炊烟已袅袅升起,只有我们这些过路人随着山路向黑夜行进。何处是归程?

  到达迪庆州,入住酒店稍作休息后,我们几位体力尚好的队员结伴在夜色中前往附近的龟山公园一游,并兴奋地加入了共转大经筒的行列,以祈祥福。高原的任何兴奋都是以耗尽体力为代价的。信仰对我们这些六根不净之人当不了饭吃,呼哧带喘中,沿途找了一家藏餐馆,喝了几壶香喷喷的酥油茶,吃了几张酥油饼,以补充转经后消耗的体力,回去早早地洗吧洗吧,睡觉。

本篇游记共含2925个文字,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tony 的图片:

美艳

2016-11-28 06:46

引用 tony 的图片:

虎跳峡还是中甸侧的更接近江面,也更显得气势磅礴!

2016-11-28 09:0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