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五访西安:秋之色彩—落英缤纷满长安

10
stina_827 (SH) LV.15
2016-11-26 11:41 199/2
  • 出发时间/2016-11-17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RMB

我的第五次西安之行缘于一篇微信文章的蛊惑。即便一年之内着魔般的来西安游玩过多次,却从未见过层林尽染的秦岭,没有赏过灿烂炫目的银杏林。于是,我为自己的“五访”西安定下了一个主题,那便是去寻找最灿烂的秋色。

行程安排

Day 1: 古观音禅寺、沣峪口(九龙潭)、大雁塔(大慈恩寺遗址)
Day 2: 高陵(泾河渭河交界)、汉阳陵、汉成帝延陵、大雁塔(大慈恩寺遗址)
Day 3: 淳化甘泉宫遗址、汉云陵、关中第一大峡谷(泾河峡谷)。

关于食宿:每次西安之行的主题绝对不是美食之旅,因此三餐都有些随意。这次将晚餐地点都挪在永兴坊,它虽然没有回民街的人气旺,但胜在干净,小吃种类也不少。

关于交通:全程包车,毕竟最远的甘泉宫距离西安有100多公里了。

Day 1 晚秋

2015年的朋友圈火了一棵树,今年,它的魅力依然不减。在古观音禅寺的微博上,早早就有人询问最佳的观赏时间,唯恐错过了它一年中最绚烂的时刻。毕竟,来得太早,树叶还未变黄,来得太晚,已是枯叶满地。错过一次,只能再等来年了!捕捉秋天,也需要一种缘分!

古观音禅寺位于长安区东大街办罗汉洞村,距离市区约30公里。如果乘车前往,那么916公交至南石村下车,按照提示牌,再走十多分钟就能到了。

西安终南山古观音禅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公元628年),距今约有1400年历史,为终南山千年古刹之一。原本它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却因为这棵银杏树,吸引了众多游客的前来。村里的道路两旁开辟出临时的停车场,小摊小贩一字排开,卖猕猴桃的、香肠的、米皮的,热闹得很。

看到这个阵势,我原本以为要排上两个小时才能看得到树,却未料周五游客甚为稀少。进了庙门,便看到它高高的伸出了围墙,第一眼便惊艳了赏客。

稍有败兴的是当日的天气。进入11月份,西安进入雾霾高发期,没有云淡风轻,银杏树的灿烂显得有些寂寞了!

寺内有一眼“观音神泉”,常年不歇。据老香客说,以前可以随便取水,现在只能求得了!

观音禅寺并不大,加之参观限制,只能绕树一周,算来也不过十多分钟,但这已为秋日之行画上了颜色最为浓郁的一笔。

秦岭有72峪,位于长安区的有17个,在去往观音禅寺的路上,就立有峪口的指示牌,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峪口名称。从观音禅寺出来为时尚早,我们便去了离得不远的沣峪口!

沣峪以沣河发源此谷得名,出峪口不远的沣河两岸就是周王朝的都城丰镐。据说一到夏季的周末,路上便塞满了车,许多西安人携家带口来山里避暑。

而深秋的山路上则冷清了许多,谷中云雾缭绕,山石嶙峋,红色、绿色、黄色的树叶参差相杂,一副湿冷的韵味。

一路前行便到了九龙潭景区,在此停车打算去景区走一遭。

九龙潭背靠佛教圣地观音山,迎面是道教万华山,原为第四纪冰川遗迹。整个景区是两山而夹的峡谷,有潭水、瀑布、洞穴等等,共有九个不同风格的水潭和八个不同风格瀑布。

但因为来此处只是一时兴起,穿着裙子、脚蹬皮鞋爬山,不太方便也不太安全,登上第三潭便放弃了。不过如果夏天能有机会再来西安,这里应该是个不错的避暑之地!

九龙潭出来决定再继续往前面开,景区的人建议说,前面20公里左右就是秦岭的分水岭了,值得一看。

越往山里开,空气就变得越好,原本混濛濛的天,开始出现了蓝天白云。

又开了大概30分钟,便到了分水岭,这里是黄河水系和长江水系的分界点,海拔2100米。除了巍峨的群山,便是冷到心里的山风。旁边的大爷大妈都是全副武装的冲锋衣,而我只是穿了一条薄薄的连衣裙,所以在分水岭只待了5分钟便下山了。其实,秦顶可看可玩的地方貌似还不少,只能等到下次机会专门前来。

在市内,也有一处欣赏银杏的绝佳去处——大雁塔及大慈恩寺遗址。特别是大慈恩寺遗址公园门口的那几株银杏树,在灯光的照射下美得有些非人间之物的错觉。一阵秋风之后便有树叶打着旋儿落下,引起路人的一声赞美与惊叹。巧的是,去的时候银杏落叶铺满了一地,也没有人打扫,此景颇有“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的画面感了。

Day 2 寻古

我们常常用“泾渭分明”来比喻界限清楚或是非分明,或者对待同一事物表现出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不过对于大部分游客来说,“泾渭分明”真正的地理所在却是遥远而陌生的。
渭河是黄河的最大支流,泾河又是渭河的最大支流,二水在西安高陵县船张村相汇,由于河水交汇处颜色的不同,早在2000多年前的《诗经·邶风·谷风》中,就以“泾以渭浊,湜湜其沚”记录了这一自然现象,这一成语也就诞生于此了。
而我对于“泾渭分明”的地理位置则来自于一张汉阳陵陵区的分布图,西汉时期,阳陵陵邑的位置已经延伸至两河交界处附近。恰好当天又安排了阳陵的行程,不如就将此地作为一天行程的开始。

过浐灞湿地公园,再过泾河大桥,进入高陵县后从“泾渭分明·生态半岛”上渭河大堤,沿大坝一路向东,就是两河交界的地方。但是大坝尽头离真正交界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只能沿着河畔的沙地高低不平的行走。而当地人告诉我们的观赏点则在河的北岸,这样一来又要绕一大圈,逐罢!

秋日的早晨空气是略有些凛冽,望着夹带着泥沙的渭水从眼前缓缓流过,河岸旁一尾尾的芦苇随风摇荡,既然来了秦地,就要接点地气,这眼前的画面分明就是《诗经·秦风》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意境嘛!

若不是一次偶然的阅读发现,我想我是绝对不会主动想到探访这里。而这种有些好奇的,甚至是有些不期而至的出行却往往颇有收获。至少,在从容不迫流淌的渭水前,我无法不想起它见证着时代变迁的厚重历史,还有那属于西北大地的秋水居然如此之美。

从两河交界处到汉阳陵约莫十多公里的路程。还没下机场高速,便看到阳陵停车场里彩旗招展,气球飘飘,果然阳陵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时候到了!

虽然阳陵是最具有参观性的一座西汉帝陵,但它被游客所了解的,却是大片大片的银杏林。进入11月,树叶开始变黄,一到周末,大家便蜂拥来此拍摄美照。也或许正是如此,树叶被摇得精光,只剩光秃秃的树枝了。

千里迢迢来此,却只能见到如此景色,难免有些遗憾。只能期待来年如有机会,能够见到连片灿烂的金色了。

阳陵是咸阳塬上9座西汉帝陵中最东边的一座,其他8座则由东往西散布于塬上,一直到兴平。而去探访这些帝陵交通也非常方便,沿着老的咸宋公路往西,会路过长陵、安陵、义陵、渭陵、康陵等诸多西汉帝陵。上次来打卡式的去了平陵、康陵、渭陵和义陵,这次的计划是去汉成帝的延陵以及渭陵的号称“二十八星宿”的陪葬墓群。

“二十八星宿”陪葬墓位于渭陵东北500米,东西四行,每行七座,当地人故称为“二十八宿墓”。目前现存的墓冢有12座。据文献记载,王凤、王莽妻、冯奉世等陪葬渭陵,但今名位难考。尽管我还随身携带了一本勘测报告,但数来数去也没有发现12座。

这些陪葬墓散布在村庄里,见证着当地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甚至成为了村中的一部分。现在,配合着五陵塬的开发,以后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小小的历史公园。但我对此旅游开发项目不甚看好,毕竟,真正让我们停下来了解这些帝王身前身后事,带着凭吊古迹的心情来此的游客,又会有多少呢?

我的向导兼司机帮我捡了几块瓦片,当做是纪念吧!

从渭陵往西,过康陵,便是汉成帝的延陵了。准确的说来,它位于渭城区周陵乡马家窑村,四周被农田和葡萄树所包围,所以车只能开到路边,然后从田间小路穿过去。或许是因为天子选陵的地方风水一定是绝佳的,所以在陵的东、北、西三面全部都是当地村民的墓地,也就是说,如果要去爬陵,一定得穿过一片墓园。如果一个人走过去,还真有点心发慌。

汉成帝是汉元帝刘奭做太子时与王政君生的儿子。“骜”这个名字是他爷爷汉宣帝给起的,意思是希望他做刘汉王朝的千里马,结果却是“赵氏乱内,外家擅朝”,死后没有后嗣,留下了王莽篡汉的祸根。
关于其人,则充满了香艳的故事。他为赵合德所打造出来的昭阳殿,以玉做环,以珍珠为帘,用花椒和泥抹墙,并绘有祥瑞之物,是当时天下第一奢华的宫殿。而又传说,赵飞燕体态轻盈,成帝并命宫人捧上大盘,让飞燕在盘上舞蹈。
为了修建延陵,成帝绝对是劳民伤财。他嫌延陵位置不好,令人在临潼新建陵,被称为昌陵。但昌陵离渭河过近,无法解决地下水排水的问题。于是又弃了昌陵而重修延陵,国库为此几乎损耗殆尽。总之,在他的手中汉家江山的底子几近败光。

咸阳机场离这些帝陵非常近,站在莽莽陵上看飞机掠过,总有一些让人迷醉的历史恍惚感!

咸阳回市区,我又打算去大慈恩寺遗址捡银杏树叶,可惜当天的落叶都被清洁师傅打扫光了,只留下几张银杏树衬托下的艳丽夜景做纪念吧!

一旁的大雁塔北广场人山人海。即便对喷泉司空见惯,但面对拥有1000多年历史的大雁塔,在这种氛围烘托之下,无法不有些感叹和沉醉。这也是我喜欢西安的原因,总会在不经意间,遇见一段厚重的历史,并被它吸引与感动。

Day 3 遗迹

西安的次数越多,我的路程也变得越来越远。比如最后一天要去的淳化,它距离西安有100多公里,几乎没有游客前往。但对于我来说,它可能没有声名在外的旅游景点,但仅凭甘泉宫遗址这一个地方,就绝对值得跋山涉水一趟了!

汉甘泉宫是在秦林光宫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秦之林光至汉犹存,汉武元封二年即磨盘岭山秦宫之侧作为之宫,是为汉甘泉矣。”它的遗址位于咸阳城北75公里处的淳化县铁王乡凉武帝村,即便跟随导航,也容易在小路交错的村庄里迷路。我们不得不几次停下车来问当地人,一听说我们要去甘泉宫遗址,第一个问题便是:“你们去哪里做什么呀”?知道我们不是文物钻探者,一家羊肉店的老板悠悠地说:“反正来这里的,不是搞文物的,就是盗墓的。”但我想说的是,其实现在有第三种情况了嘛,那便是要来发幽古情思的游客!

路过沟壑纵横的黄土塬,穿过了一座座农家小院,远远看到两座7、8米高的土丘,那就是甘泉宫标志性的建筑——通天台遗址。

甘泉宫遗址现存最著名的文物是分立两旁的石熊和石鼓。

《三辅黄图》上记载:“钩弋夫人从至甘泉而卒,尸香闻十余里,葬云阳。武帝思之,起通灵台于甘泉宫。有一青鸟集台上往来,至宣帝时乃不至”。又有记载,武帝在此设祭祀求仙,以获长生不老。而为了庆贺“甘泉宫内产芝,九茎连叶”,武帝还大赦天下并作《芝房之歌》。甘泉宫与未央宫、建章宫并称西汉王朝的三大宫殿,但它的传奇色彩却更为浓烈了。

遗址周围瓦砾遍地。

远方即是子午岭。

甘泉宫遗址一旁100米处就是秦直道起点遗址。《史记·蒙恬列传》中记载:“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直抵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堙谷,千八百里。”一般认为甘泉宫遗址区域就是秦直道起点。

有“古代高速路”之称的秦直道是秦始皇派大将蒙恬修建的从咸阳淳化直通内蒙古包头市的专用军事大道,全长约750公里,路面平均宽度约30米,最宽处约60米,南北直向,故称作“直道”。现在这里还立了两座碑,以纪念张骞通西域和王昭君出塞。

既然说到甘泉宫就必须说到钩弋夫人,而她的陵寝则在甘泉宫以南十公里的地方。我们顺着导航走,却把我们导到一片农家的果园里,却也收获到了关中农家秋日的景色。

最后,热情的当地人告诉我们应该原路返回,再直开到一个叫“大疙塔”的地方,就是云陵了。

钩弋夫人是汉昭帝刘弗陵之生母,死后葬于云阳,被追封为皇太后。汉昭帝发卒二万人建起云陵,邑三千户守护。
《史记‧外戚世家》记载,公元前88年,“上居甘泉宫,召画工图画周公负成王也。于是左右群臣知武帝欲立少子也。后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趣行,女不得活!”夫人死云阳宫。
前面已说过夫人死后,及殡,香一月。待汉昭帝即位改葬母亲时,打开棺材却不见遗体,只有一只彩色的鞋子。而钩弋夫人身前也是颇具神秘色彩,因为她生来两手始终无法展开,武帝巡视时闻有此女,命唤前来,方才展开双手,原来掌中握有一个玉弋,因此,她又被成为“拳夫人”。
即使她有再多的传奇,最终的命运却是悲惨的。哪怕再被武帝所宠爱,最终不过是遵从皇家的指令,一缕香魂以保后嗣的皇位。

拜访完云陵,时间尚早,决定去淳化附近的关中第一大峡谷打发下时间。但严格说来,真正的大峡谷需要徒步才可以领略到它的美貌,而我们只是一路开车在半山腰行驶,最终在观景台俯瞰了泾河峡谷,只能算是走马观花了。

这里属于仲山森林公园,据说当年武帝曾在此狩猎。深秋,满山遍野的是红叶与芦苇,在阳光照射下鲜艳发亮。而从地理上看,它其实位于昭陵的后山方位,所以从昭陵或者袁家村过来,走关中环线,应该还是比较方便的。

附上一张论坛上的照片,可以更为详细的了解峡谷的地理位置。

这便是我的第五次西安或者是陕西之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却发现了更多的美丽,还有更多值得探访的地方。如同我的一位朋友所说,陕西的美如同汉瓦,需要慢慢品赏!
那么,我便开始期待着下一次的“发现”陕西之行!

本篇游记共含5119个文字,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历史情怀

2016-12-03 18:21

引用 ... 发表于 2016-12-03 18:21:33 的回复:

历史情怀

回复 ...:

2016-12-03 18: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